砂拉越确诊疫情增加 陈国彬促砂政府采取应对措施

砂民主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今日发表文告表示,由於近几日砂拉越确诊疫情持续增加,而单单是昨天(19日)全砂就出现了8宗确诊病例,导致了人心惶惶,这不仅显示出了目前疫情爆发的曲线被压平其实只是暂时性。对此,他呼吁砂拉越民众不应松懈,同时也强调砂拉越政府在抗疫期间必须采取快速的应对措施。 他表示,由於目前新冠肺炎并没有解药,所以预防远胜于胜于治疗,有鉴于此,他表示无论是砂政府或者相关单位都不应该等到某些地方又再次出现确诊后才姗姗来迟采取应对措施。与其不断追踪,砂政府应采取一些预前的手段来防疫。 他举例说,实都东菜市场在疫情传出后才数天才关闭与消毒。这就显得当局应对疫情的行动缓慢。要知道这段时间内,与确诊者同时出现在菜市场的其他人都会有机会再一次接触到更多人群。这很可能形成新的感染源。 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表示,持续落实签到记录,是有必要的。砂政府甚至可学习邻国新加坡,设立官方网站透明公开确诊者所到过的地方让民众查询,免得无辜患病,不仅如此,这也可让许多假消息不攻自破。虽然政府强调不公开信息是担忧影响到经济复苏,但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立场。这将让民众不放心到传出风言风语的地方,进而影响到商业领域。反倒是,许多商家或公司自己站出来为自己澄清避谣以让民众得放心的做法更可取。同样的,这些公开透明的讯息可以让民众在健康条件受保障之下,选择性到疫情受控区进行活动。 他呼吁砂政府继续强制民众使用口罩,在多管齐下共同努力的当儿,政府不应忽略了口罩在防疫期间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不能因为暂时性的压平曲线就不强制民众戴口罩。许多抗疫成功的国家掷地有声的用事实告诉世界口罩能有效防疫。许多国家已印证了第二波疫情远比第一波还严重。砂拉越疫情一日未稳定,一日都不得松懈。  

陈国彬:边界建城墙是大浪费 砂需集中发展经济成高收入州

砂行动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建一个长城又是一个大浪费。在加里曼丹的整个1032公里边界健个城墙需要有多厚和多需时多久长?一般的的网状篱笆无济于事,更不用说建造隔离墙的后勤噩梦和我们传达给印尼的政治信息。随着印尼迁都至加里曼丹,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以期望成为婆罗洲地区经济强国。 “砂拉越不再需要动用数十亿令吉的吹水计划,反而需要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来构建我们的经济系统,使其成为外国投资(FDI)和国内投资(DDI)的首选地。这才是实现砂拉越成为高收入州的关键。” 他说,时至今日回归现实,砂拉越许多企业正因新冠疫情而倒闭。即使是中产阶家庭,如今也很难确保三餐温饱。解决砂拉越人目前的需求才是最迫切的。疫情不断变异,变得越来越难控制,它们未来几个月甚至全年都可能与人类共存着。 旅游业是砂拉越生产总值的最大贡献者之一,2019年产生了115.7亿令吉的旅游收入,占全州生产总值的8.72% 。115.7亿令吉对于280万人口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根据马来西亚经济型酒店协会砂拉越分会的说法,砂拉越有百多家酒店已倒闭或处于倒闭之中。 如果砂拉越政府仍在认真建设詹玛欣的“伟大的长城”,何不考虑砂拉越现有的条件,并将其完善提升。这些提升工程是可立即执行落实到地方去的,例如: 1)通过物联网(IoT)在各机构之间进行有效的信息共享。 移民厅和警察局等执法机构应能够交叉共享数据,以使他们能够对任何跨境犯罪者采取行动。在边境,移民部门应该能够在警察接到报案后立即对试图潜逃的人限制出境。因为信息缺失,或部门没法互通有无,经常发生的是有人在越过边境检查站后未被逮捕。稍作些技术调整,我们将能够掌握这些信息并立即采取对应的行动以带来显着的改变。 2)加强诚信单位的管理,以取得重大监督成效。 目前,存在的“ 老鼠路”并非是砂拉越的主要问题。主要问题还是被委托在边界执法工作的行动部队(GOF)成员之间存在违规行为,甚至涉及到官员和组员之间滥权事件。据报道,一名GOF组员因涉嫌试图通过离古晋约70公里的打马庚边境协助三名外籍人士入境砂拉越而被捕。最近民众已经充分了解到“ 闭路电视”在关键时刻起不了作用,这让那些在值班时严重滥权或疏于职守的事件常有发生就见怪不怪了。 他称,即便想一劳永逸地解决这问题,但1032公里长的边界健“长城”的想法是一项极其昂贵且疯狂的。 砂拉越应该研究些符合21世纪要求的解决方案,以下是一些现成且经过证实可行的方案: 1)建设“智能墙” 智能墙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边界监视器,上面应用最新的电子传感器和人工智能(AI)。可以结合最新的地理围栏和无人机技术。与其建筑隔离墙,何不将资金花在科技技术上,同等价位的建设费,可满足更高要求的智能墙,更符合经济效应。从时间建设考量上,智能墙更是可迅速成型。边界的每一公里都是独立且具备不同等级的安全性。某些地方可能需要无人机的协助外加要使用“微型跟踪雷达”技术。借助这些技术,砂拉越将能够不断成长并达成稳守边境,确保保卫边界的任务取得成功。可以肯定的是,建立“看不见的智能墙”比建设长城可免去更多的争议。 2)多种智能(Multi-INT)命令,控制,通信,计算机,智能,监视和侦察(C4ISR)解决方案。 这是现代的“手术室”,将所有可用的情报数据显示为简化的,易于理解的视觉显示,使砂拉越的边境执法部队能够迅速,准确地执行任务。通过将跨机构的可用智能数据融合到用户友好的可视化演示中,从而可以一目了然地了解“地面情况”,从而实现了“协同作用”。它为地面指挥官提供了可行的情报。 目前,在砂拉越这种智能或“大数据”尚无法在各个机构之间共享。这将取代人工分析,让数据的汇集由AI接管流程,并将其处理相关信息整合到人工管理的解决方案中。 “这和民众在007电影中看到的指挥与控制(C&C)室一样,所看到的大部分技术和概念已经在这里。” 与花费数十亿令吉建立14世纪时期的边界围墙,陈国彬建议政府投资本土的科技公司在“智能墙”上提供解决方案。 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不但本地科技公司提供了走向全球所需的平台,同时保留了砂拉越的高科技技能。 “ 此举不仅为国家留住了人才。马来西亚人不必离乡背井就能发挥所长时,将会做得更好。”

砂盟五天内两度提呈修宪案 陈国彬:过程草率欠缺诚意

“短短五天时间内,砂政盟两度提呈砂宪法(修正)法案。这整个过程中不可谓不急。修宪弥补过去宪法中所存在的漏洞本是全砂人民都喜闻乐见的,但若修宪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私欲却又出卖了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时就不恰当了。” 砂行动党青草路筹备会主席陈国彬今日发文针对砂政盟匆匆忙忙在一次州议会二度提呈修宪且强制通过的做法做出了表态。 他说,修宪对于任何一个地方政府而言都需要谨慎为上,因为宪法本身起到了对于地方人民的保护作用。 然而,在此次砂州议会中砂民看到的却是极其“草率”的修宪过程。他表示,砂政盟在未经朝野共同坐下商讨环节,单方面提呈了第一版本的宪法(修正)法案,然而初版法案漏洞百出,几经波折被在野党极力反对之下被迫延迟。即便知晓错在哪,再经修改时,砂政盟依然自我不与在野议员商讨短短两天内又草拟了第二版(修正)法案。 “若不是心里有鬼,那么砂政盟应当坚持自己所草拟的法案,而不是在在野党指出草案的漏洞后匆匆忙忙撤回并加以修正。但是整个修正却显得欠缺诚意,感觉上砂政盟只是要这法案被通过罢了。 ” 在这过程中,砂行动党议员们为了保障砂劳越,建议将修宪内容稍作修改,那就是把条款第(2)(a)(i)“也出生于砂拉越州(was also born in the State)”改为“是一位砂拉越人(is a Sarawakian)”,以及把第(2)(b)“出生于砂拉越州(was born in the State)”改为“是一位砂拉越人(is a Sarawakian)”作为代替。唯最终直接被否决。 同时,砂行动党始终坚持有必要在修改这个条文,那就是将父母出生地改为父母是砂拉越人。 “别忘了,一个人的出生地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属于那一个州属,西马人可以在砂拉越出生,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砂拉越人,如果这个宪法被修改了,那么这个问题就将存在,那就是在砂拉越出生的西马人或沙巴人,如果他们的孩子也在砂拉越出生的话,那么那个孩子就有权力被选为砂州议员。” 同时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强调,若砂政盟不是在为“特殊的砂拉越人”铺路的话,那么他们绝对可以采纳行动党的建议,将“出生于砂拉越”改为一位“砂拉越人”,并给这个所谓的“砂拉越人”做出清楚的定义。

西马家庭用户电费折扣高达50% 陈国彬:为何砂州仅有2%折扣?

联邦政府宣布全国所有家庭用户电费折扣将延长至12月31日,不过,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质问砂政盟为何砂州仅享区区2%的折扣,不像西马半岛的家庭用户那样可以享至高达50%折扣? 陈国彬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砂州政府拥有自己的公用事业公司-砂能源公司(SEB),但毕竟有关延长家庭用户电费折扣举措也是属于政策一部分,理应让全国所有州属,包括东马沙巴和砂拉越都必须享有联邦政府的公平对待,而非只有西马半岛享有最大利益。 他指出,在基础上,联邦政府应该与砂州政府的砂能源公司共同合作,将有关援助措施扩大至砂州,这才是公平之举。这样一来,砂州人民就可以享有额外的电费折扣与回扣,而非仅受惠予西马的电费。 他补充,目前在砂拉越,隶属砂州政府的砂能源公司所提供的23%电费折扣,是基于联邦政府当时在经济振兴配套宣布之前以2%电费折扣为基础。 基于这是联邦政府的举措,陈国彬认为必须公平对待所有马来西亚人。同时,政府也承认有关电费措施的拨款资金是来自联邦政府倡议之一,即电力工业基金(KWIE)。 他解释,在换政府之前,希盟政府的设定是在今年1月至6月,电力工业基金的资金额预计是逾15亿令吉,即该基金本身的2亿令吉储备金,以及来自发电成本转嫁机制(ICPT)和奖掖监管框架(IBR)的13亿6800万令吉。 由于这是在希盟政府良好施政下而获得的额外资金,既然是用在援助的倡议,联邦政府应该将有关援助公平分配给所有马来西亚人,而非仅限给西马而已,毕竟砂州人民也同样受到高昂电费的影响。 陈国彬还说,虽然砂州的电费是全国最低,但这并不意味砂州人民不会面对高昂且沉重的电费负担,尤其是在行管令和新冠疫情期间的影响更是感同身受。 “行管令期间,大多数人皆被限制留守在家以遏制病毒传播,相对的用电量比往常更多,也面对高昂电费,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与此同时,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拿督三苏安努亚在数周前亦曾宣布电费回扣举措,即电费77令吉或用电量300千瓦(Kwj)以下的电庭用户,从4月至6月将享受免电费。惟,是项措施仅限予西马家庭用户受惠,不包括砂州。 这意味着假如砂州家庭用户的用电量低于77令吉,就只能得到25%折扣而已,却无法享有免费的电力使用。 让人遗憾的是,身为国盟政府一分子的砂政盟始终没有为砂州人民向联邦政府作出争取,以致砂州人民无法享有与西马半岛同等的待遇。 鉴此,陈国彬促请联邦与砂州政府应将有关电费措施扩大至沙巴和砂拉越,以使所有马来西亚人都能受惠其中,确保没有人被忽略在利益之外。

陈国彬:适当用储备金助民 砂政府勿再拖延发放扶助金

砂行动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与行动党团队日前走访海唇街一代与商家们寒暄了解近期疫情后的行情。 根据商家的透露,疫情严重冲击了该地区的生意。相较与往日,此处作为旅游景点如今可说是门可罗雀。行情不好,再加上政府的我爱砂拉越扶助金(BKSS)迟迟未发放导致商家们雪上加霜。 陈国彬吁请砂政府,在协助民众的扶助金的问题上别再拖延了。储备金再富有,不用于适当的地方来说对于民众而言那只是一连串的数字罢了。 此外,从政府鼓励乐龄人士踊跃申请肯雅兰金卡开始,许多民众至今仍然对未拿到该卡甚至不知道要前往何处领取。 “与其让民众苦等,政府可将肯雅兰金卡寄到申请人的住处。” 他强调,相信许多申请人的地址都是邮寄方式可抵达的。即便是信用卡,如今都采取了邮寄方式。这不仅能避免在疫情期间领取肯雅兰卡的过程中形成群聚,还可更快速有效地解决民众苦等的问题。 图说:砂行行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率同砂拉越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一同走访海春街一带商家慰问民众。 图说:陈国彬向民众派发口罩保护夹,并呼吁民众严守作业程序一同齐心抗疫。

砂政府忽悠砂人民57年 不透明执政恐浪费公帑

砂拉越行动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砂政盟(前砂国阵)忽悠了砂人民57年。他们剥夺反对党议员的选区拨款,也破坏了砂拉越人民的民主权益和声音,尤其是当反对党议员也被排除在行动委员会之外而又没有被选任公账会主席职位时( PAC),就凸显了砂政府并非是一个健康,进步的民主体制所遵循的做法。 他说,在希盟执政时期,公账会主席一职是由反对派人选所担任,以便更好地制衡政府行政权力,有效地使人民拥有知情权,并仔细观察当今政府如何花纳税人的钱。 “一个良好而廉洁的政府是经得起严格的审查和批评的。” 当今的砂政府应该向全砂人民说明砂拉越人的钱到底是如何被使用的来改善砂拉越人的生活。没有透明度和制衡,砂拉越将面临浪费的风险。57年来的不透明,间中所浪费的金钱都可用于让砂拉越飞速的发展。令人遗憾的是,在砂政盟政府执政了57年后的砂拉越,砂拉越人完全不晓得砂政府如何使用砂拉越的庞大资金,来充作砂拉越的发展。 他指出,就在不久前的砂州议会中发生的情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议长否决了反对党对砂拉越政府机构DBOS和PETROS涉及数十亿令吉资金的运作细节提出质疑议程。 他补充,只有认真实践民主治理,问责和制衡后,砂拉越才能实现进步和迅速发展。一个健康的民主体制是能够公平地对待其公民不受歧视,合理使用税款。这样的政府才能妥善使用纳税人的钱飞速发展一个州或国家。如今砂拉越所体现的是一种伪民主体系。当今政府基本上具有“绝对权力”;直接任命参议员,没有地方议会选举,也可任命市长。这些受任命的官员往往都是随着政府的曲调起舞。 反观,反对党的席位在城市发展中被杯葛了,不被重视。这是对砂拉越人来说一个很大的耻辱。这与砂拉越人所需要的开明政府正好相反。砂拉越人民不应为他们应有的民主权利而受到差别待遇。 “纵观世界一流发展的国家中,市长都是由人民选举产生的,而不是由政府直接任命的。” 一个市长作为三权分立中的执法单位的一部分,全市政局的唯一总负责人,他应该是中立的,以确保市政局的透明度和问责制。显然这是符合每个选区人民的利益。砂拉越人自己可以通过投票选择自己认为最能为他们服务的人,而不是一个被用作政治工具的市长。很多时候,市长与市政局就是面向民众的第一层负责人。这促使他们对其管辖范围内的人民必须具备更高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度。 希盟当政时期曾经尝试恢复地方选举,但基于维护自己的政权和政治寿命,当时砂政盟并不支持。 他强调,如今霹雳州新政府州务大臣与反对派之间签署的信任与供应协议(CSA)标志着霹雳州改革的新里程碑。 砂政盟政府应借鉴并放弃不合时宜的政治治理手段,向霹雳州政府看齐,特别是在给所有选区分配均等拨款,而不是继续用“惩罚”的方式对待支持反对党的砂拉越人民。协同时遴选反对党议员担任砂公账会主席。这是双线制衡制度的开始,是大部分砂人民都想要且并且可以为之自豪的民主真理。

疫情加剧教育不平等 B40学生失上网课机会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促州政府照顾B40家庭的学生福利。 他表示,如果政府仍未采取针对性的措施解决这一群体学生无法上网课的问题,那么他们将在学术上掉队,无法跟上来自一个更好家庭的同龄人。 新冠疫情加剧了教育不平等,特别是学龄前,小学和中学阶段的学生。那些来自相对富裕的家庭,具备电脑,电子设备和无限互联网。而来自社会和经济弱势群体B40 的学生,因家庭经济不允许而失去了上网课的机会。 在线课程对父母和孩子来说意味着更陡峭的学习曲线。家长都需要学习如何掌握在线教学工具,更不用说确保孩子正确上课所需的时间和精力。这对B40群体的家长而言无疑是奢侈的。 他说,一堂最低素质要求的Zoom或谷歌课堂,需要每小时大约1.08GB的数据使用量,而更高画质的每小时需要1.6GB的数据使用量。通过共享屏幕功能进行演示的老师必须具更高画质。这将消耗掉Penjana计划下政府提供的所有每天免费1GB数据流量。平均每天3个小时或上三节课,每一个学生每天至少需要3.24GB的数据使用量。 B40群体中的许多学生连上网课的工具都不具备。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家长的智能手机只有最低配置,根本不适合用以上网课。即便如此,许多人仍需工作,因此他们的孩子在家长上班时就没有任何工具得以使用。即使学生想稍后再播放录制的课程,但鉴于Penjana的免费1GB数据也仅在每天上午8点至下午6点之间提供,这对大多数B40组的在职父母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对于那些拥有超过一个孩子的家庭,这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联邦政府应重新考虑Penjana的免费数据计划,并将每位学生每天的数据限制提高到至少5GB。重要的政府门户网站还应设包括访问教育资料的权限,并授予用户无限的访问权限。” 破屋偏逢连夜雨,对于许多父母来说,在疫情袭击之后,有的人不仅丢了饭碗更连三餐都难温饱。即便砂政府推出的BKSS 5.0也没能解决B40的迫切需求,陈国彬如是说。 他表示,州政府应立即介入解决这种短期需求,因为需求是真实的和原本早就应该具备的基本生活条件。他吁请州政府速改善全砂的免费互联网计划。甚至可与现有电信公司合作,以便无限制地访问Zoom,Microsoft Team和Google Meet等教育机构经常使用的在线平台。 “州政府应认真考虑采纳砂拉越行动党的建议,即通过合格电子钱包向民众至少3个月,每月RM200的现金。这不仅可以以加速推消费电子化,还可刺激到如今的经济。这是解决这些B40群体的迫切需要的最快方法。那些没有电子钱包的人可以选择标准的方式来接收这援助。”陈国彬强调,B40群体已肩负着够多的生活压力,州政府应该立即采取步骤减轻他们的负担。对如今需要上网课的家庭而言,可负担网络是迫在眉梢的问题。

GPS 露出真面目 陈国彬:背叛民意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遗憾砂政盟(GPS)选择了向极端主义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低头而不愿意与希盟合作,他也形容砂政盟这样的选择是背叛了民意。 陈国彬表示,极端的巫统可以连同伊斯兰党以及希盟叛将携手再次执政中央,砂政盟难辞其咎,就因为砂政盟背叛民意,才会让极端主义的政党联盟得逞,翻盘成功。 “虽然希盟后来获得的过半的国会议席,但是依然不能执政,原因就是因为砂政盟早就已经支持慕尤丁任相,才会导致整个政局变得诡异。” 也是前实旦宾国会议员的陈国彬也说,从这件事情看来,砂政盟一直都是愿意跟着巫统当跟班,而这次砂政盟支持慕尤丁当首相也应证了之前巫统的言论并非虚言,当时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说到,只要巫统再度执政,砂政盟将会重新回到巫统身边。 “可惜的是,就算砂行动党愿意放下成见与砂政盟合作,但是砂政盟却依然跟随着巫统以及伊斯兰党,支持盗贼治理国家。” 他也提到,如果不是希盟执政了中央,砂拉越几十年来所面对的残破学校问题根本就不会浮出水面,而希盟在这个知悉这个问题之后,教育部就即刻的进行处理。让人感到不解的是,砂政盟为何要选择一个种族极端的政党联盟而不是选择以民为本的希盟。 不仅如此,陈国彬也对于砂政盟只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支持巫伊联盟的政府感到遗憾,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在最有利的情况下并没有以砂拉越人的利益为出发点,甚至在慕尤丁宣誓任相后才向人民表示说砂政盟先支持了新政府再来谈砂拉越的权益,这根本就是只顾自身利益的佐证。 陈国彬提醒,砂政盟在二度出卖砂拉越拒绝国会修宪砂沙复邦动议之后,现在又为了自身利益支持巫伊联盟而否决希盟再度出卖民意,砂拉越人应该看清楚砂政盟的真面目,他也相信砂拉越都是有智慧的选民,在来届州选狠狠教训砂政盟,让他们知道人民才是老板。 11 Comments

国盟政府对抗第二波疫情 陈国彬:未采取足够应对措施

“新冠肺炎疫情至今仍然反反复复,以砂拉越情况为例甚至可说第二波疫情已经来袭。政府宣布从8月1日起开始落实在公共场合强制佩戴口罩,但是砂州警察总监表示还没接收到来自武吉阿曼相关作业程序准则。”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对种种迹象表明国盟政府在对抗第二波疫情时并没有采取足够的应对措施而表示担忧。 陈国彬表示,在他之前的文告中就指出,在抗疫时政府需走在疫情之前,而不是在出现感染源后才不断的追踪。 就在第二波疫情来袭前,许多国会议员和社会人士都要求国盟政府落实强制佩戴口罩的条例,但基于种种原因,尤其是抗疫上的乏力,导致如今马来西亚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开始来袭。显然政府在应对第二波疫情时并没有做足充分准备。 国盟政府直到后来才宣布从8月1日起落实强制佩戴口罩。先前因驾驶私家车未戴上口罩被罚款的民众将可以要求退款,这正是基于相关作业程序至今仍未公告全国以致,全国执法单位甚至民众都陷入混乱中。 “罚款可以落实,但必须合理。目前我国的罚金为1000令吉,相较于澳洲200澳币(约609令吉)、法国135欧元(约665令吉),明显的马来西亚的罚款是偏高。” 他表示,由于慕尤丁目前的政府幕僚仅仅是有着简单多数议席的支持,所以政府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巩固政权上,这正是导致抗疫乏力的主因。国盟政府太公分猪肉的行径正好印证了这说法。来自伊党的司法部长达尤丁哈山表示,目前不在政府部门任职的国盟国会议员都将被委任到国联公司(GLC)任职。而慕沙阿曼趁着疫情肆虐都还想着颠覆沙巴政权可见国盟内的巫统派系简直就是枉顾了民众安危。为了政权,他们可以将自己的权益置身在民众利益之上。 同时也是张健仁特别助理的陈国彬呼吁国盟政府别再花钱在巩固政权和政治委任上。应该将这些钱用在扶助中小型企业上,因为中小型企业才是可以真正为国家带来利益的。即便银行不愿意掏出64亿令吉协助大马人民延后还贷。64亿令吉足以支撑770万人申请个人贷款和24.5万家中小型企业国盟政府从这些政治委任中所省下的钱财完全足够以资助全国人民度过这艰难时刻。 “在砂政盟的支持下,人民已经为这个后门政府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军机入侵反映强国急欲扩张势力 东盟列国应加紧推动南海行为准则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对最近中国军机入侵马来西亚领空一事表示关心。 他说,中国政府入侵他国领域是一个值得重大关注的问题,因为历史表明中国可能会通过进一步部署使僵局升级。与这起事件一样,上一次僵局的升级发生在2020 年11 月19 日。 在 2020 年 11 月的事件中,“中国海警 5204 号船在距离马来西亚砂拉越州仅 44 海里处骚扰了钻井平台及其一艘补给船,并进入了该钻井平台两海里范围内。CCG5204 号是一艘2,700-吨昭君级巡逻艇。 据亚洲海事透明倡议组织(AMTI)称,距离砂拉越仅 40 多海里,这是他们有史以来记录的最接近他国海岸的中国入侵记录。马来西亚皇家海军(RMN) 迅速采取行动并动员起来拦截CCG 以保卫马来西亚主权。 他补充,2016年至2019年,中国海军和海岸警卫队有89次侵入马来西亚专属海域经济区(EEZ)。期间,马来西亚外交部六次向中国提出外交抗议,均无果。此次,军机入侵事件也是如此。 6 月 1 日,16 架中国军用飞机在未事先沟通前提下飞越了新加坡飞行情报区和哥打京那巴鲁飞行情报区,占据两个繁忙且活跃的飞行情报区(FIR),并拒绝回应控制区的问话,是非常危险的。遗憾的是,中国驻吉隆坡大使馆的回应严重淡化了这一事件。 他直言对于外国侵犯马来西亚主权和领空值得关注的几点: 1. 在没有提交飞行计划,没有事先就飞行意图进行沟通,更糟糕的是,故意无视来自各地FIR 的空中交通管制员(ATC) 的呼叫。16架中国军用飞机在两个飞行情报区上空,没有按照国际民航组织(ICAO)协调的国际标准和建议措施(SARPs)中概述的原则和目标编队飞行,已严重危害商业空域安全。 2018年进出或横跨新加坡飞行情报区(FIR)航线,红标地区为受中国军机入侵所影响路线 2.在新冠疫情肆虐前,根据国际民航组织(ICAO)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