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人士和青少年需疫苗 陈泓宾促凯里关注柔佛州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9月16日发出的文告: 《凯里需注重柔佛额外的疫苗需求,加速外籍人士和青少年疫苗接种》 对比面对疫情的肆虐,我呼吁卫生部长凯里关注柔佛州额外的疫苗需求,包括尽速为外籍人士和青少年群体接种疫苗。 随着8月和9月柔佛各获得200万剂和190万剂,柔佛的疫苗接种也节节攀升,目前已经有90.7%的成年民众接种第一剂疫苗,同时有65.1%的成年民众接种疫苗。 然而,最近每日疫苗接种量却有所降低,7天的平均疫苗接种量仅为44,717 剂,与柔佛州务大臣口中的每日7万剂目标相差甚远,更与上个星期的平均疫苗接种量55,814剂少了约1万剂。

陈泓宾促柔政府动用储备金 协助中下阶层度过疫情难关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9月6日在柔佛州议会发出的文告: 1. 政府的目标不应该是为了制造盈利,而是应该协助民众度过疫情困境的难关。 2. 即使在赤字预算的情况下,政府也应大开水喉,包括柔佛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应动用部分储备金,协助中下阶层度过疫情难关,最重要是钱要花在刀口上。 示意图 3. 今日在州议会的问答环节中,我向掌管地方政府的州行政议员阿育贾米尔询问,地方政府是否有准备动用更多储备金对中下阶层提供更多援助,然而州行政议员的回答却是不是所有地方政府都有充足的储备金,因此地方政府无法给予产业税和营业执照费的折扣。

民众接种疫苗问题投诉无门 政府应改善MySejahtera系统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8月20日发出的联合文告: 面对接种疫苗给民众带来的不便,民众投诉无门,我呼吁政府改善MySejahtera的疫苗分配和投诉系统,确保民众能够顺利接种疫苗。 日前我接到徐先生的投诉,指他高龄72岁的母亲林女士时隔一个月还未在MySejahtera应用程序获得第二剂疫苗接种时间。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左)向林女士(右)了解疫苗接种情况。 林女士于7月1日到位于努沙再也的私立诊所接种第一剂疫苗,然而MySejahtera应用却迟迟未出现接种第一剂疫苗的记录。 更诡异的是,林女士的MySejahtera应用在7月4日要求她7月7日到另一间私立诊所接种第一剂疫苗。

柔佛连续8天确诊突破1000大关 政府需交代筛检和疫苗策略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8月5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全国单日确诊案例首次突破两万,柔佛的疫情案例不仅已经连续21天高于第二阶段复苏标准,也已经连续8天破千(今日1,300宗),确诊案例整体上也呈现上升趋势,疫情正在朝着恶化的方向发展。 大新山地区(新山、古来)依旧是重灾区,柔北的疫情也令人担忧,相比上个月有着明显恶化的趋势,同时医疗资源也越来越紧绷,疫情是否已经逐渐失控?政府制定出怎样的应对策略? 面对疫情恶化,柔佛卫生局有必要每日透明化公布数据,告知民众疫情的现况,其中包括每个县的每日筛检量、每间治疗冠病医院的、病床使用数量和其占比、ICU病床使用量和其占比、呼吸机使用量和占比、低风险隔离中心的使用量。

陈泓宾提特别动议:柔政府需确保每月至少获150万剂疫苗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7月30日发出的文告: 我在柔佛州议会召开前的14天提呈州议会特别动议,并获得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附议,要求柔佛州政府确保柔佛州获得至少每个月获得150万剂新冠疫苗供应,直到达到群体免疫目标为止。 根据统计局数据,柔佛拥有378万人口,其中18岁以上的人口大约为271万人,如果需要达到70%群体免疫,柔佛所有成年人口都必须接种疫苗。 目前柔佛共接种了1,039,924第一剂疫苗,第二剂疫苗也接种了422,633剂,总共接种了1,462,557剂疫苗。 然而,需要接种271万成年人口意味着至少需要542万剂疫苗,这也意味着目前柔佛的疫苗缺口至少高达396万剂。 示意图

柔佛需继续推高疫苗接种 陈泓宾吁勤查MySejahtera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7月1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呼吁大众勤检查MySejahtera》 随着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相信越来越多乐龄长者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常检查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自己是否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时间。 在7月度过半个月后,柔佛昨日的疫苗接种量终于突破3万剂,朝正面的趋势去发展。 柔佛过往7天的疫苗平均接种量也有22,371剂,然而这样的疫苗接种量远远不足拜摆脱柔佛疫苗接种后段班的位置。 无论单剂接种率,还是两剂疫苗接种率,柔佛都排名倒数第二,柔佛需要继续推高疫苗接种率到单日5万剂,才能真正加快疫苗接种速度,10月初达到群体免疫。 为了增加疫苗接种量,柔佛最近新增至少4间疫苗接种中心,搬迁2间疫苗接种中心,其中包括UTHM疫苗接种中心、拉美士疫苗接种中心、士姑来工大疫苗接种中心、新山谷中城、巴西古当玫瑰花园多用途礼堂。相信这几间疫苗接种中心将在下星期让柔佛往每日4万剂前进。 要想真正提高疫苗接种量,真正的重点在新山。新山作为继巴生谷以外的经济重镇,同时柔佛的一半人口也在新山。然而,截至7月11日柔佛州卫生局的数据,新山的疫苗接种率排名全柔倒数,依然拥有至少9万5000人或53.4%的乐龄人士还未接种疫苗。 目前新山粗略估算每日能接种至少7000剂,下周预估将随着新山几个大型疫苗接种中心运行,接种量将增加到每日1万剂,相信大多数乐龄人士也能因此受惠。 因此,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这3周常查看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是否已经获得疫苗接种预约时间。 士姑来社区中心自疫情以来,也已经协助超过2500人向卫生局追踪,并获得疫苗接种。士姑来州议员办公室也发动“免费载送打疫苗”计划,特别是为士姑来贫穷独居长者、残疾人士等提供预约交通接送服务,联络或WhatsApp热线为 010-5351758 或 012-5141758,请在接种预约时间前2天联络我们。

确保师生健康安全返校 陈泓宾建议复课3条件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7月14日发出的文告: 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所颁布的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的作业程序,所有涉及大马教育文凭(SPM), 大马技职证书(SVM), 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以及大马高级宗教文凭(STAM)考试,大马技术文凭(SKM),大马技职专科文凭(DVM)和参与国家考试的学生被允准根据教育部所制定的上课行事历复课。这些考生被允准在获得教育部、玛拉机构和其他政府机构的证明文件下,跨县跨州返校面对面上课。 同时,第二阶段的标准作业程序也允准参与面对面上课的教职人员返校备课,同时参与大考的寄宿生也被允许在得到相关单位批准下返校上课和备考【1】。 截至目前我国共有6个州属在7月初迈入国家复苏阶段第二计划,其中包括玻璃士、霹雳、吉兰丹、登嘉楼、彭亨、槟城。接下来其他州属包括柔佛预计将于这周或下周将进入复苏计划第二阶段。这也意味着哈芝节学校假期后的7月25日或7月26日,我国的中小学将可能迎来数十万的学子返校复课。 因此,我呼吁教育部长立刻出面向学生、老师和所有利益相关者交代学校复课的具体日期。同时,教育部也必须确保师生返校实体上课时的健康和安全受到保障。 根据2020年6月教育部公开的老师和学生数据,全国中学生共有198万8千456人,中学老师则有18万零178人。当中,雪州拥有最多学生,达36万3千441人;接着是柔佛州,学生人数共达24万3千872人。(参考表一) 数据来源: 中小学列表 (6月20日) - https://www.moe.gov.my/.../laporan-dan.../senarai-sekolah 就以柔佛来说,即将在2021年面对SPM和STPM的考生至少有5万人。其中部分学生来自全寄宿学校、玛拉理科初级学院(MRSM)或其它寄宿学校。教育部需要向民众交代,这些学校是否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学生返校学习? 我呼吁教育部必须确保所有学校在学生复课前,满足基本复课清单,而复课清单的拟定必须依据坚固的科学和数据基础。我认为,复课清单必须要满足以下3项条件: 第一,对所有复课的学生和老师接种两剂疫苗。在柔佛,虽然很多老师已经向各自的主管单位登记疫苗,然而目前依然有很多老师还未接种疫苗,甚至有老师私下嘲讽几乎每日收到国安会的关心短讯,但是却不知何时才能接种疫苗?老师接种疫苗的数据必须定期更新,向民众交代。 第二,政府需为17岁至20岁的SPM和STPM考生接种疫苗。虽然国家药剂监管机构(NPRA)已经批准12岁至18岁群体接种辉瑞疫苗【2】,然而政府仍还未决定是否为这群青年群体接种疫苗。在其他国家,新加坡青少年年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另一方面,其他国家比如英国在考量疫情传播程度和所带来的的安全风险后,暂缓青少年的疫苗接种。对于马来西亚的情况,我认为这批复课的学子,尤其是寄宿学校的学生应在返校前接种疫苗,否则密集的室内学习空间和住宿环境将是高风险病毒传染的温床。 教育部必须要为学校复课拟定适用于学校的室内通风指南,并确保学校严格遵守。2021年初,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已经强调室内通风在协助降低病毒传染方面,扮演其重要的角色【3】。马来西亚公共卫生专家也屡次呼吁政府出台相关的室内通风指南,自我国全面执行,而这项指南据指也已经送交国安会做最后的审核【4】。在学校的室内通风指南没有完整落实前,教育部应暂缓师生返校上课。 国家第二阶段复苏计划下的复课,教育部必须做出妥善和谨慎的安排。作为师生分阶段返校复课的第一步,清楚的指南的透明的清单,将能大大减低家长的忧虑,同时也能增强的家长信心。 参考: https://asset.mkn.gov.my/web/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9/08/Pelan-Pemulihan-Negara-SOP-Fasa-2-Kemaskini-9-Julai-2021.pdf   - M/S 8 https://www.astroawani.com/berita-malaysia/govt-reconsider-administering-pfizer-vaccine-adolescents-khairy-305979 https://www.who.int/publications/i/item/978924002128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81901

政府应推居家快筛 为国家复苏做准备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6月20日在参与江加浦莱快速抗原检测(RTK-Ag)活动后发出的文告: 随着疫情案例居高不下,我呼吁政府推广居家自主快筛,截断疫情传染链,同时为国家复苏做准备。 虽然马来西亚这两周的冠病确诊案例已经从高峰期的9000例将至6000例左右,然而官方公布的筛检量也处于下降的趋势。 根据医疗新闻网站《CodeBlue》,对比5月第4周(5月23日至29日),6月第二周(6月6日至12日)的检测量已经减少了大约1万次,然而马来西亚冠病阳性比率依然处于6%以上,高于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 5%)。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指出,我国唯有单日新增冠病确诊病例连续七天少于4000例、加护病房病床使用率低于75%,以及10%人口完成疫苗接种,我国才能进入复苏计划的第二阶段。 然而,病例的减少不能因为筛检量减少而自我满足,我国现今的状况更需要提高筛检量,唯有足够的筛检,才能发现社区无症状病例,进而截断无形的传播链。 当政府面对医疗人员不足的窘境,更应该借鉴英法德澳等国的快筛经验,包括定期提供“验孕棒式”的快筛试剂给予民众,让民众能够在家就能够进行自主快筛。 举例来说,德国政府早在今年三月对抗第三波疫情爆发时,免费提供民众快速抗原测试,以扩大筛检规模的方式遏制疫情扩散。在疫情逐步控制,国家走向复苏阶段时,德国政府就规定学校或企业每周都必须提供一次免费的快筛,确保感染者能够早发现、早追踪、早治疗。 瑞士政府每月也会提供民众5份快筛试剂,快筛试剂已经成为每个民众防疫配备,同时也能降低大规模封锁带来的巨大损失。 如今市场的快筛试剂的准确度大约都在90%左右,因此政府受促大规模推广居家自主快筛,这不仅能够让民众能够自行检测,同时也无需太多专业医护人员。 大规模施打疫苗配以快筛已经成为多国抗疫的最佳方程式,因此我呼吁政府大规模推广居家快筛,以最低成本推动国家往复苏方向发展。 图:陈泓宾(右)、林吉祥(中)、祖基菲里(左)参与江加浦莱快速抗原检测活动。

柔疫苗接种量创历史新高 陈泓宾:需持续改善弱点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6月15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疫苗接种量创历史新高,需持续改善弱点》 6月14日,柔佛的单日疫苗接种量也突破历史新高,达2万剂。对比一周前的疫苗接种量(平均1万以下),这是值得鼓励的数字。在多方施压下,疫苗单日接种量有上升的趋势。 同时,从过往的经验当中,我们必须总结经验,持续改善弱点,才能大幅提高疫苗接种量,并且避免遗漏某些乐龄群体。 政府应优先筛选70岁以上群体的名单,并通知接种,甚至对于这类群体,应允许直接走入(walk-in)疫苗中心接种疫苗,当场登记当场施打。 疫苗接种中心如今一周运作6天(周五休息),有者只运作5天,因此疫苗接种中心理应开放7天,加快乐龄群体的接种量。 此外,政府需增加城市疫苗接种中心数量,尤其是新山县应提升公共疫苗接种中心、私人医院、私人诊所接种疫苗的数量,加快城市庞大人口的疫苗接种进度。 在乡区和半乡镇,政府应设立疫苗流动服务队或小型疫苗中心,覆盖永平、拉美士、彼咯等半乡镇地方,使居民不必“长途跋涉”到城市接种疫苗。 政府需加大宣导力量,甚至政府机构职员化整为零,配合非政府组织与村委会进行上门登记疫苗服务。 这些都不是新的建议,目前也有少许进展,如柔北已经开始有流动疫苗服务队。 根据医疗新闻网站《CodeBlue》的统计,马来西亚如今拥有891万剂疫苗,然而如今却只的疫苗接种量仅为469万剂,仅占疫苗总量的52.62%。 全国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日前指柔佛未来可以达到每日接种5万剂,随着首相慕尤丁刚刚宣布7月尾我国将获得1600万剂疫苗的供应量,目前的疫苗接种量将由巨大的进步的空间。 当疫苗供应越来越充足,接下来疫苗接种量的瓶颈将是疫苗接种中心、私人医院、私人诊所是否能提高每日疫苗接种量将成为当务之急。 因此,政府有必要做出整体考量,疫苗接种中心、私人医院和私人诊所的数量也势必要增加,才能避免在每日接种量增加时时面对窘境。

民众指接种两剂AZ仅隔21天 陈泓宾:疑系统疏漏应速修正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6月14日发出的文告: 《又是预约系统疏漏? 接种两剂AZ阿斯利康间隔仅21天,降低免疫有效性》 这个周末,我陆续接到民众的投诉,指接种两剂阿斯利康 (Astra Zeneca) 疫苗的间隔时间只有21天,这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规范。我呼吁政府立刻修正问题,避免民众担忧。 陈先生*,69岁,是来自峇株巴辖退休的公务员。他在6月7日前往新山的会展中心(PERSADA)接种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数天后,他在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的官网进行查询,愕然发现第二剂疫苗接种的时间已经定在6月28日,两剂疫苗的间隔仅有21天。然而,陈先生的MySejahtera应用程序并没有显示任何第二剂疫苗的接种日期和时间。(*译名) 我收到多个类似的投诉(见图二和图三),都是来自从6月7日起在新山PERSADA接种疫苗的公众。难道政府耗费巨资打造的预约系统又再出现漏洞?陈先生是否应该在6月28日去接受第二剂疫苗接种? 全世界对于两剂AZ疫苗的接种间隔时间已经有明确规范,以设定在最低4周(28天)为准。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曾经在5月4日推特指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的间隔时间定在12周。 12周间隔期的有效性也被众多临床试验结果所证实,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期刊上发表最新的阿斯利康疫苗研究结果显示,两剂疫苗接种间隔12周的效能达81.3%,然而接种间隔少过6周的效能将大幅降低至55.1%。 我也检查了澳洲、英国,甚至是马来西亚的监管单位NPRA对于疫苗接种间隔期的建议,大家都将4周间隔期定位最低标准,而英国建议的两剂接种间隔期为8周到12周。因此,当民众从当局官网是查知第二剂的接种间隔期只是21天,心中充满疑惑和不安。 我呼吁疫苗统筹部长凯里即刻为不安的民众解惑,这不会又是一个失败预约系统的“杰作”?让我提醒部长,许多民众和这个预约系统"交战"多时,充满挫败感和糟糕的体验。 疫苗关乎人命,我呼吁政府不可再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