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委会检讨MA63协议? 慕尤丁雷声大,雨点小

完成余下4个未解决MA63,陈泓缣指慕尤丁了无新意 雷声大,雨点小,这是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成立特委会检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评论。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表示,一开始大家期待,慕尤丁是否会带来突破性进展。 “国盟昨天下午宣布竞选宣言时,慕尤丁宣称,当晚会在砂拉越诗巫大马日庆典上宣布MA63有突破,令民众期待。” “没想到,慕尤丁仅仅宣布成立马来西亚协议特别理事会,并且自己担任主席,沙巴和砂拉越首长为副主席。这样的反高潮戏码,了无新意,令人大失所望。” 他认为,既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受委掌管沙巴及砂拉越事务,何以需要叠床架屋另设特委会来探讨MA63? 陈泓缣质疑,麦西慕所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在沙巴选举与国盟和国阵在15个州席大打多交战,因此慕尤丁是否利用MA63特别理事会,来架空麦西慕? “麦西慕受委沙砂事务联邦部长的意义何在?是不是沙巴团结党过后就会被排挤?是不是国盟已经跟沙巴团结党闹得不愉快?” 他续称,如果国盟政府诚心诚意要解决MA63课题,无需使用MA63在沙巴选举,威胁沙巴选民。 “慕尤丁说,只有沙巴与砂拉越政府跟联邦政府同心同德,才能够解决问题。他还搬出,砂州能够享有国油支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因为与联邦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这句话,显然地低估沙巴人民的智慧,而且带有要挟成分。沙巴政府在今年4月落实5%石油产品销售税,除了国油,其他8家石油公司都已经支付。” “何以砂拉越政府却能得到付款?沙砂两邦有落差,是否显示由慕尤丁为首的国盟,抱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态,来对待沙巴和砂拉越两邦。” 陈泓缣说明,慕尤丁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政策,完成4点共识就好,无需操弄课题。 “要解决MA63课题,国盟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的政策。原先,希盟联邦政府在21点MA63协议上,已跟沙巴和砂拉越政府达致17点。” “如今,只剩下4大要点尚待完成,包括石油税及石油付款、油气田、领海课题和两邦掌控大陆架的权力。” 他强调,希盟联邦政府执政22个月期间,已经执行17大要点,开启三邦平等的道路。 “就连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也宣布,倍增沙巴及砂拉越两邦特别拨款,以及发放52亿令吉发展拨款予沙巴,为全国各州和两邦之最。” “希盟恰恰是关心三邦平等的政治联盟。” 还有1个星期就是投票日,陈泓缣呼吁,选民能支持泛民兴党阵营,让沙巴自立起来,来届全国大选放眼主导联邦政治。 “沙巴引领大马,火箭扬帆,票投战船!”

陈泓缣呼吁选委会允许沙巴游子远距投票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于2020年8月19日(星期三),在亚庇发表文告” 选委会,请让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沙巴选民,远距投票 民主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呼吁,选委会允许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沙巴选民能够远距投票,而无需跋山涉水回乡投票。 媒体报道,沙巴净选盟2.0、全球净选盟、民统党及“马来西亚优先”呼吁,选委会落实远距投票设施,包括邮寄选票、非选区投票中心等。 陈泓缣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他说,选民有宪赋权利投选政府,外地沙巴选民不应面对新冠疫情限制,而没法回乡投票,抑或被迫支付昂贵机票从半岛和砂拉越返乡投票。 “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一般上,马来西亚选民需要回到各自选区的投票站投票。” “一些沙巴选民住在南中国海另一端的半岛,抑或隔邻的砂拉越。即便如此,他们申诉,需要支付昂贵机票和交通费,只为了回乡投下神圣的一票。” “如今处于新冠疫情,情况更显恶劣。州际边境管控严格,跨界人民需要通过健康检测,甚至可能需要强制隔离。” “为了配合社交距离及乘客顶限,就连飞机及巴士班次也大大减少。” 基于此,陈泓缣说,选委会应当设立远距投票站,方便外地沙巴选民投票,哪怕当局需要更多安排来处理。” “选委会署理主席阿兹米声称,当局没法为外地沙巴人提供所需邮寄选票,因为需要妥当准备。我认为,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如今,选委会建议在疫情期间,史无前例地寄送含有建议投票时段的选民卡,那么也应当在吉隆坡、新山、乔治市等重要地点,特别安排远距投票中心。” “这有什么困难呢?你在各州已设立选委会办公室,你只需要为这些办公室草拟远距投票指南。” 他认为,不若邮寄选票需要在特定时间发送和寄返,来方便计票,远距投票站无需如此麻烦,中心可以完成投票程序。” “倘若旅居半岛和砂拉越的选民没法远距投票,我估计,沙巴州选投票率十分低。山打根补选只有71%投票率。” “随着当局落实行管令,以及机票昂贵,投票率肯定低于70%。” 陈泓缣说,即便选委会来不及准备远距投票站,但必须开始测试如是投票站,以方便未来没法返乡的沙巴选民,履行公民责任。 “选委会应当主动出击。它是独立机构,不应该等待政府下令才行事。”

国盟迫害及政治检控 打压民兴党和行动党领袖

沙巴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于2020年8月9日在亚庇所发的新闻稿: (亚庇9日讯)沙巴行动党州秘书陈泓缣今日发文告阐明,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权,如今政治检控沙巴民兴党和民主行动党领袖。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点出,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前天(星期五,8月7日)被控,不可能只是时机巧合而已。 “国盟受到怀疑,一早谋划此事,以便连带损害在野党声誉,进而获取支持。事实上,国盟成立没有共同宣言为基础,只是一群自顾私利的乌合之众。” “上周,他们威逼利诱我们的沙巴州议员,支持巫统党籍的慕沙阿曼,大搞政变来推翻民兴党为首的沙巴州政府。所幸受到挫败。” “本周,他们以毫无根据、虚构和无聊控状来提控林冠英同志据称在槟州首长任期内违法。” “我没法想象,他们下周还会使出什么手段。” 陈泓缣点出,自今年2月喜来登政变以来,政治检控近期内频密发生。 今年6月,沙巴民兴党副主席彼得安东尼在地庭被控5项乡区发展洗钱罪名。 接着,多名时任民兴党州议员,包括前瓜末州议员玛西翁(Masiung Banah)和前金马旺州议员加玛威惹化(Jamawi Jaafar)家中受到当局搜查,抑或受到内陆税收局特工队探访,原因是据称他们过去5年没有申报收入。 “这一切凸显国盟饱受巨大压力,没有信心面对选民,进而使出肮脏龌龊伎俩来对付反对党国州议员。” 陈泓缣认为,政治检控不局限在半岛,也在沙巴上演。 “高庭宣判纳吉在4200万令吉的SRC案中7宗贪污、刑事失信和洗钱罪成后,纳吉还可以支付额外100万令吉,保外候审。” “相比之下,民主行动党需要展开一人十令吉募款活动,以筹募林冠英保释金,因为我们没有纳吉所享有的巨大金额。” 因此,陈泓缣说,沙巴人以及全体马来西亚人,必须齐心协力拒绝低端恐吓及政治检控,进而在来届沙巴州选中,全力支持民兴党和盟党--希盟及民统,以便向国盟展示,沙巴人不会轻易受到愚弄和蒙骗。

陈泓缣:不应全面禁止稻米转运

亚庇区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19年3月19日国会文告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不同意以全面禁止稻米转运的方式来打击稻米走私活动,因为合法的稻米转运对地方经济而言,尤其是沙巴的沿海城市非常重要。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在国会部长问答环节时,询问农业和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该部门除了全面禁止稻米转运外,还有何对策打击稻米走私。 他之后发表文告表示,不是全部的稻米转运都是走私,农业部不应该为了打击稻米走私而全面禁止稻米转运,这就像将孩子和洗澡水都一起丢掉。整个船运行业、港口城市如纳闽等,就因为农业部的这个政策而严重受影响。 不久前,3月12日陈泓缣收到农业部针对“是否在3月底解禁稻米转运”的书面回答。 农业部回复说,一个包括财政部、内政部、交通部、国内贸消部、国际贸工部、经济事务部、和外交部的特别小组,已经设立以研究稻米转运课题,并提出涵盖全国港口的建议。在书面回应中,农业部预计将在最快时间内做出新决定。 “看来稻米转运是一个复杂的课题。我认为其中一项主因,乃我国的稻米入口由国家稻米公司垄断。稻米转运之所以禁止,就是有不守法的某方,试图以转运为借口从外国入口稻米,避免还税或被国家稻米公司过一手。“ 陈泓缣表示,他赞同打击稻米走私,因为国家税收蒙受损失。然而,我们必须在严厉执法和营造亲商之间做出平衡。否则,地方经济严受影响。 沙巴位于东合东部经济成长区域的中心,自古以来就有跨境贸易。没有货物转运,就没有物物贸易。他说,联邦农业部应在此课题上咨询沙巴政府,以在特别小组报告出炉后,推出一项清晰的稻米转运政策。 “如果国家稻米公司的稻米入口垄断是主因之一,我敦促联邦农业部加快步伐废除稻米垄断。“

一旦国会修宪成功沙巴复邦 陈泓缣支持沙菲益采取相应措施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2019年3月18日文告: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支持沙巴首长沙菲益的拟议,一旦联邦国会成功修宪,沙巴“弃州复邦”,州政府也需要采取相应措施,在所有官方文件上删除“negeri”字眼。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发表文告表示,这一季的国会会议,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将提呈联邦宪法第一(二)条文,将沙巴和砂拉越从第十二和第十三个州,还原至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平等伙伴。 首长沙菲益于日前扬言,州政府考虑在官方用途的文书上删除“州”字眼,如果修宪提案获得足够的支持,在联邦国会通过。 陈泓缣表示,“我有信心,此次修宪应该获得三分二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 回顾历史,1976年修宪将沙巴和砂拉越从立国伙伴降格变成联邦内的第十二和第十三个州时,竟然没有任何一位东马议员反对。当时,只有四名国会议员反对,除了陈志勤之外,另三位都是行动党议员,包括现今还活跃政坛的火箭老大林吉祥。 “为何1976修宪时,沙巴和砂拉越议员不反对?我认为那是碍于国阵的党鞭制度。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尤其是砂拉越联盟的议员,就算他们不是希望联盟的盟党,也不会对此次的对东马带来好处的修宪投下反对票或弃权。东马反对党议员愿意接受二次羞辱吗?” 他说,就算1976年时,行动党一个东马议员都没有,当时的议员都知道修宪将沙巴砂拉越降格的严重性。 陈泓缣在上一届还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时,于2016年4月5日,率先在州议会提呈动议,要求州议会拒绝接受1976年修宪后的联邦宪法第一(二)条文。可是,当时州议长不接受该动议。 “那是国阵时代无视东马权益的悲痛。这一次,我相信沙巴弃州复邦势在必行。”

2019联邦预算沙巴获五十亿 陈泓缣:非最完美但比国阵好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2018年11月14日国会文告: 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形容2019年联邦预算案为“不是最完美但是肯定比前朝更好”。他也敦促希盟新政府尽快召开1963年马来西亚内阁特委会的会议,以及在解决了国家欠债的财务问题后,必须履行缴付20%石油税的选举承诺。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今天下午在国会参与明年度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如此表示。他说,新政府是在财务状况最差的情况下,为人民拟定尽可能最好的财政预算案。前朝挥霍无度以及贪腐弊案层出不穷的情况下,国家收入入不敷出。就算不提一马发展公司的大案,影响沙巴的就有“工做了13%,却拿了87%款项”的价值40亿令吉的跨沙巴天然气输送管项目。 在明年度的预算案,石油缴付300亿令吉的一次性分红给予联邦政府,就是为了摊还拖欠人民商家日久的消费税退款。他相信,就是因为新政府需要填补此“财务大洞”,才不能遵照大选宣言所承诺,给予沙巴和砂拉越的20%石油税。他希望,在解决了联邦政府财务问题后,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联邦可以履行承诺。 他批评国阵议员,在60余年的统治期间,从没有批准给予沙巴20%石油税,还好意思在下野后批评新政府?这得感谢遗留下来的千苍百孔财务状况。 无论如何,就算在此困境下,联邦却没有忽略沙巴。相反的,还比国阵做得更好。在发展拨款方面,从2018年的40余亿令吉,提升至2019年的50亿令吉,增加了差不多10亿令吉。他也反驳那些指“此预算案为城市预算案”的言论,并一一列举哪些项目预算增加了、哪些用在沙巴的郊区: 他也指出,有许多发展款项,因为没有注明只是拨给沙巴,因此没有被财长林冠英列入50亿令吉发展款项里面。例如: 另外,他称赞财长在提呈预算案演讲时所提出的“机场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透过售卖机场房托的30%股权予私人投资机构,以筹措40亿令吉资金。他希望,沙巴的机场,应该优先让沙巴州政府公司认购30%股权,以让沙巴可以自行决定航空领域的发展。 无论如何,他也指出此次预算案不足之处。首先,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拨款,从2018年的2千180万令吉,剧降到2019年的950万令吉。他指出,公共交通不只是巴生谷的问题,而是每一个大城市的共同问题。亚庇的快捷巴士计划,在前朝已经完成了可行性研究,是时候要落实。 他也提出联邦宪法第112C条文规定的沙巴四成收益,我们每年有权获得联邦政府从沙巴获取之净税收四成作为特别拨款,从1973年以来,只是获得每年2千670万令吉,从来没有调整过。 他也提醒,若联邦迟迟不愿意归还特别拨款和提高石油税,砂拉越政府刚刚在州议会通过的5%石油产品销售税,难保会不会也在沙巴落实。归根究底,这两邦有宪制权利征收销售税。 最后,他催促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委会,尽快召开会议,为拖延日久的东马权益,一劳永逸地解决。

陈泓缣:民兴党希盟两党宣言雷同 本土党全国党互相配合落实共同目标

行动党沙巴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8年4月3日文告: 民兴党和希望联盟成功组成选举联盟,因为两党的竞选宣言基本一致。本土党必须得和全国党结盟,才能落实其要争取的“自主权”;同时,全国党也必须和本土党互相配合,才能实施新联邦的“地方分权”。 欢迎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在召开的党代表大会上发表的政策演说,其中许多政策性主张与希盟不谋而合。他相信,在两党都有共同目标的情况下,选举结盟就不会结束在选举后,才能走得长远。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一一评析沙菲益政策演说中,与希盟基本一致的主张: 沙巴政府敦促联邦政府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里所提及的20点保障沙巴及砂拉越合法权益的条款。希盟新联邦政府已经在《希望宣言》中列明,在执政100天内成立“检讨并落实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委会”。 争取20%石油税。希盟从其前身民联从上一届开始就开始此诉求。 检讨联邦土地发展局在沙巴的项目,并回归惠及垦殖民之原本目标。希盟的《沙巴新政》有提及。 确保土著的权利不会被剥夺,如土著习俗地的权利及废除社区集体地契的制度,重新发出原住民地契予申请的村民。《希望宣言》中也有提及此事。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政策主张雷同,只是出发角度不一样:希盟站在联邦角度,民兴党则站在州政府立场。在《希望宣言》和《沙巴新政》中,希盟承诺将七大自主权从联邦让渡给沙巴政府:教育、卫生、通讯与交通、发电、劳工与福利、旅游、商业和贸易。其中尤以教育和卫生为焦点,联邦政府将归还50%税收和提高石油税制20%,以让沙巴政府有能力支付相关治理费用。 希盟没有列明地方分权的执行机制,而沙菲益以“替代首长”之姿态,为此填充了空白。他提出,改组目前沙巴国阵政府架构: 将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改名为“州教育与革新部”,旨在让技术向教育教学领域的迅速扩展,让州内更多人才加入技术领域。同时,也协助州教育局准备属于沙巴州的历史教科书,以成为在籍的中学生必读的科系。 把州社会发展及消费人事务部改名为“健康及福利部”,以加强医疗卫生服务及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帮助社会发展。在诊所和现有医院的提供最新设备,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有效的治疗。而且促联邦政府加派更多专科医务人员,特别是在沙巴的医院。除外,也要供应住宿予在政府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的家人,以方便他们照顾病患。 这两项政府架构改革和重组,明显与希盟的教育和卫生自主权相得益彰。如果本土党没有相同理念的全国党配合,任何政策主张都是自讲自爽。他为民兴党选择和希盟并肩作战感到鼓舞,只有务实之道才能迎来最终胜利。他说,结盟必不辜负于人民的改变之心。

希盟执政简化无国籍儿童申请公民权程序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8年4月1日亚庇文告: 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痛批当今政府没有兴趣或缺乏政治意志来解决严重的无国籍儿童问题。无国籍儿童往往被迫通过法律途径或受限于毫无效率的政府作业程序,屈辱地、卑微地渴望解决深刻影响其人生的公民权事宜。他表示,一旦入主布城,希盟政府将会简化无国籍儿童申请公民权的程序,以归还他们一个有尊严的人生。 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今天中午出席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召开的记者会上如此表示。黄仕平在今季国会中,继续跟进此无国籍儿童问题。有鉴于此问题关乎三十万人,陈泓缣也特地为此声援。 据悉,在我国,共有约三十万无国籍儿童。他们包括: 出生时就被遗弃; 没法找回其亲生父母; 其父母(其中一人可能不是公民)没有结婚证书。 援引内政部的数据,从2012年到2017年,共有15,394儿童出生在我国没有公民权,就算他们的父亲是马来西亚公民。换言之,每天共有8名无国籍孩童出生。 “他们没法上学,他们不能申请护照和驾照。他们在政府医院求医,需要缴付全部费用。这样多的人生挑战,他们怎么能够求得体面工作和体面生活?” 事实上,联邦宪法并没有明文规定父母一定要正式的结婚才能让其孩子享有公民资格。联邦宪法第二附表第二部分写道,“在联邦内诞生的每个人,父母中其中一人,无论是公民或永久居民,依法就是公民。” 他认为,因为父母的疏忽大意就毁了孩子的一生,是非常不应该及没有人道的。从2008年至2015年,我国颁布了五万个公民权给外国人,包括砂拉越元首的夫人。他质问,既然如此,为何政府不能给我们自己公民的孩子,同样的公民资格? 国阵政府应该简化无国籍儿童申请公民权的程序,因为他们都是马来西亚公民的孩子。只要生物认证(DNA)能够证明父子关系,或法律上表明领养孩子,理应都可以成为公民。 “如果国阵毫不关心无国籍儿童,一直用无穷无尽的繁文缛节来刁难公民权申请,我们不得不寻求改变。希盟将根据人道主义立场,来解决这些关乎人生的大问题。” 根据《希望宣言》,希盟第14届全国大选宣言,该政党联盟承诺在执政首一百天内,解决印度社群的无国籍儿童问题。也是沙巴希盟政策主任的陈泓缣表示,同样的承诺应该扩展至其他类群的无国籍儿童,尤其是沙巴和砂拉越偏远地区,往往有“迟出生,迟申请”的个案。

选区重划有利纳吉巫统? 高投票率全民海啸定江山

行动党沙巴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8年3月30日亚庇文告 选区重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强行在国会通过并在两天内得到最高元首御准并颁布于宪报,纳吉为此大费周章,看来成竹在胸,甚至可以重夺三分二国会议席。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却认为,一旦形成马来海啸,这样的选区划分结果反而加剧巫统的覆灭!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分析,这次选区重划主要是制造更多单元种族的马来选区,将华人社区都划进去人口爆满的城市选区,本来马华、民政赖以生存的马来为多数的混合区大幅减少。纳吉为了自保,可以牺牲国阵成员党弃之不理。政治现实,何其难堪。 纯粹从数据来看,假定上届大选投选朝野政党的选民全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而且投票选择完全一样,国阵在半岛和纳闽166个国席中赢得的议席,就能马上不费吹灰之力地从86席增加至94席,如果在野党在沙巴和砂拉越赢得不超过三个国席,那么希盟将失去国会三份一的否决权。 纳吉的假定是只要马来选民继续支持巫统,他就能轻骑过关。但是,如果马哈迪掀起的效应足够强大,那么这份选区重划可能会帮到希盟或土团党。昨晚希盟在马来心脏地带吉打的大型讲座,吸引高达一万五千群众冒着细雨出席聆听,马来海啸露出端倪,形成在即。 “不要以为选区重划就一定是对纳吉有利。两年前沙巴州议席重划和增加却在这次国会议程独漏,就是绝佳例子。众所周知,慕沙领导的沙巴国阵深怕新增十三个州议席反而对莎菲益领导的民兴党有利,因为东海岸穆斯林土著区不再是国阵定期存款。在选举来临之际沙巴议席重划喊停,不是害怕是什么?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他呼吁华社,在马来海啸形成在即的时刻,不能对未来悲观。只要华社保持改变热情,踊跃出来投票保持上一届整体的85%高投票率,加上马来选票转向15%,看来铜墙铁壁的纳吉政权政权就会一次过崩塌。15%马来选票转向,并不是天方夜谭。这次选举端看选民渴望民主的热情会不会超越临界点。纳吉政权是脆弱还是坚固,其实是人民说了算。全民海啸,靠你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