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意缺席韓國瑜早餐會? 黃书琪:我根本沒受邀!

居鑾國會議員黃書琪針對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訪馬推銷農產品的行程遭到多方揣測,甚至被解讀為遭到中國和蔡政府的打壓,包括本地和台灣媒體大肆報導和國會議員的早餐會喊卡以及行程有變動等等,對此居鑾國會議員黃書琪發表正式聲明,以正視聽。 黃書琪在聲明中指出,她完全沒有受邀,因此所謂的“缺席”早餐會的說法並不成立,更遑論有任何一方“特意打壓”。 居鑾國會議員黃書琪正式聲明如下: 針對媒體報導今早(2月25日)在吉隆坡與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先生的早餐會,由於媒體報導引起諸多揣測,我謹在此簡單說明: 一、我並沒有收到任何邀請出席所謂的早餐會; 二、據我事後了解,高雄市府此次行程多是經過馬來西亞在地友人安排行程,我對早餐會毫不知情; 三、由於我不是受邀赴會者,所謂因為任何一方壓力而決定不赴會的說法不成立; 四、我僅接到馬來西亞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會長拿督丁重誠的邀請,出席今天中午的春節聯歡午宴,但由於今日有事在身,不克出席。 有鑑於此,外界謠傳缺席早餐會的諸多原因並不存在。過去台灣各級政府、行政機關前來交流,我都秉持著留台人飲水思源的立場,在行程可以安排的情況下,與台​​灣友人交流,促進雙邊了解,強化兩地民間友誼。 非常遺憾這一次韓市長的來訪行程被多方大肆渲染、揣測報導,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希望不影響日後兩地交流。

散播“柔女议员未婚生子”的假新闻 马华玩弄肮脏政治没品没格没底线

近日有新闻报道, 某柔州女议员遭人恶意中伤,以不点名的方式开贴文指她未婚先孕,甚至已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产下宝宝。 吊诡的是,新闻报道中也指出,该名女议员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依旧出席各种活动,因为有关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马华先有一名党员道听途说,散播假新闻;紧接着再有其他马华党员开贴继续误导,煽风点火、加油添醋。 当假新闻都可以变成新闻,我们不禁想问,政治的道德底线在哪? 我们也吁请媒体,不要推波助澜。 纵使新闻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不辩自明的假新闻依然不可取,更多的新闻曝光只会助长散播谣言者的气焰。我们希望媒体能够一起揭发假新闻并指责造谣者,而不是把证伪的责任放到被中伤者身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国州议员 张念群 杨美盈 黄书琪 颜碧贞 廖彩彤

回看抗疫防线的崩溃

当今年一月中国疫情日趋严重,即便是农历新年初二,以国家天灾管理委员会为首的跨部门应变小组也立刻召开会议。这个会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各部门专业官僚尽管专业,但有些问题必须跨部门呈报、解决。马来西亚的疫情一开始控制得住,关键在于有政治问责的政治领袖与专业官僚跨部会合作,而我国疫情崩于政治领导真空,超过三个星期没有跨部会的政治领导与协调。 一月杪疫情初始,国家天灾管理委员会主席即当时的副首相旺阿兹莎召开会议,出席者包括卫生部长、通讯部长、外交部长、副旅游部长、总警长、卫生总监、武装部队首长等人。 因为当时政府的反应迅速,让各部门之间消息得以交换、协调,并在专业官僚提供专业意见,政治领导承担政治决定责任的情况下,做判断与决定。所以,尽管马来西亚是东南亚重要的的海陆空交通枢纽,但我们的疫情始终控制得住,甚至有好些日子完全零个案。 但就在政变发生之后,从2月24日内阁集体解职到3月16日新内阁上任,整整三个星期,国家是在没有政治领导承担问责的情况下,被迫由专业官僚承担重任。问题不出在后者,而是出在没有政治领导的情况下,没有跨部会的整合与协调,导致第二波疫情的严重爆发与处理缓慢。 病毒夺命不看我们的肤色与信仰,来到现在这个危机时刻,怪罪任何已经举行的集会以及他们的出席者已经毫无意义,正如大城堡宗教集会的主办单位指出,是当时的内政部允许他们举办那个集会,当时的内政部长是谁? 纳吉公开在网络上指责希望联盟政府是导致第二波疫情大爆发的原因,企图替现在的政府卸责,但无论怎么推卸,都无法推推卸为了夺权导致政府整整三个星期,没有跨部门会议对抗疫情,导致最后疫情失控的重责大任。 人命关天,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场病毒战争,纳吉以及夺权那帮人如果还有空在网络上制造舆论带风向推卸责任,倒不如去医院当志工,让全国人民耳根清静,度过接下来将近三个星期的行动限制隔离期。 文/黄书琪

政治干预反对党福利计划 黄书琪:罔顾民众利益

民主党行动党柔佛州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于2020年4月11日(星期六)于居銮发表文告: 联邦政府领袖及内阁阁员是否认同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要大家放下政治歧见,共同抗疫的呼吁?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前日在社交媒体上贴文,呼吁朝野放下歧见,共同抗疫,并在行动管制期间一起协助民众度过难关,哈斯尼的立场展现了其成熟的领导能力,可惜,他在布城的朋友却恰恰相反,针对反对党选区的福利计划进行政治干预,罔顾民众利益。 柔佛州的希望联盟国会议员探悉,在野党选区的1000份紧急援助物资,由交通部长魏家祥协调统筹分配。可是,这道命令却完全没有白纸黑字记录在案,而是透过布城口传下令给各县社会福利局官员。这种做法只是让依法行政的公务员成为夹心人,不负责任且造成各种误解;受伤害的是痴痴等着政府援助物资的老百姓,和里外不是人的公务员。 倘若布城方面完全没有作出上述的决定,魏家祥或社会福利局应该立马出示信函或公告,正式文件记录下来,不论执政党还是在野党,所有选区的1000份援助物资都应该由国会议员处理、分配。 首相慕尤丁呼吁全国人民团结抗疫,我非常认同;但如果布城口头传令公务员一事属实,却也只是证明他的内阁说一套,做一套,企图在此期间差别对待在野党选区的人民。 因为政治干预,如今各地的粮食援助都被推迟,无法及时送到有需要的人手里。我也获悉,同样的干预事件也发生在其他州属,好些巫统地方领袖越俎代庖,绕过当地民选议员派发物资。 我呼吁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伦,把人民的利益摆在巫统的利益之前,她必须向公众解释,这种假公济私,把公共福利当作政治资本,弃民于水火之中的行为,到底是谁下的指令?为什么要下这种命令? 最后,我敦促布城的部长们读一读柔佛州务大臣的社交媒体贴文,在我国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际,好歹学一学他如何扮演成熟领导人的角色。

马来貘带书去流浪 ,为偏乡小孩打开看见世界的窗口

造型长得可爱讨喜的“马来貘书箱”,每一只肚子装着40本新的书籍,将流浪到全柔佛州的偏乡一年,以接触小孩为起点,助推广偏乡的阅读风气。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报告显示,马来西亚人的识字率达93.12%,但平均每人一年仅阅读两本书,可见马来西亚人的阅读风气仍属低迷。 这项“流浪马来貘书箱计划”是由非政府组织《日出希望》策划执行以及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办公室支持,并在10月18日当天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户外推介礼,把40只名字不同、神色各异即将浪迹天涯的马来貘书箱摆在青草地,宣告马来貘书箱流浪旅行即将开始。当天同时也进行了儿童绘本故事会,让出席的小朋友聚精会神的坐在草席上聆听故事。  “流浪马来貘书箱计划” 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打破单调的阅读模式,以新颖和创意的方式去接近小朋友,让阅读成为一件很有趣很好玩的事情。同时也让阅读的乐趣可以传播到偏乡地区,透过分享的力量,为孩子们带来更美好的童年! 浪迹柔佛州的每一只马来貘书箱会在一站逗留30天,然后前往下一个领养单位,因此各站在一个月后会获得另一只流浪至此的马来貘,伴随40本新的书籍。 共同激活社区力量 所谓的社区营造就是从社区生活出发,结合各种资源和住在社区里面的人的力量,从动员到行动,一起共同完成某项计划。  《日出希望》策划人刘德全表示,这项计划的开跑可以解决偏乡购买优质书的困难、解决大人小孩选书的困难以及解决家庭购书的开销。同时,这项计划也可搭配流动巴士图书馆和社区故事妈妈下乡讲故事,让小朋友觉得阅读变得更有趣,给阅读一个快乐的起点。 刘德全指出,这项计划已筹备了半年时间,此次共购入约7000本书籍,除了用在流浪马来貘书箱企划,也正策划推行可移动的巴士图书馆。为了让书籍能够流动,其实“流浪马来貘书箱计划”也需要当地志工、社区妈妈、领养人的加入,希望能借此培养整个社区的意识。 “这项企划不单只是书箱的放置,后续也会有一系列的阅读活动,包括配合当地领养者推行社区妈妈说故事、阅读卡集点活动等。” “我们希望领养者都来自偏乡地区,后续也会为偏乡地区的社区妈妈提供专业的培训,让她们能带领孩童说故事、做手工及带活动等。” 同时社区的领养人也可以让小朋友以借阅记录和阅读心得报告换取小礼物以示鼓励,这可提高小朋友们的阅读兴趣。     欢迎成为领养人 这项计划需要大家共同推动在地阅读,欢迎大家申请领养一只马来貘,为你的社区增加一位可爱的新成员。申请的单位可以是一间教室、微型小学、咖啡馆、庙宇、公会等,只要有小朋友的场所,就会是马来貘的出没的地方。  如有兴趣领养马来貘书箱的单位,可联络010-665 1509,或通过网路填写表格申请领养,网址为:http://forms.gle/2GLazaoeFZVbYzgs8,或点击《日出希望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E6%97%A5%E5%87%BA%E5%B8%8C%E6%9C%9B-342584733010839/ 详情可点击:Tapir     让阅读成为习惯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在出席推介礼时受询指出,为了让书籍能够流动, 这个计划也需要当地志工、社区妈妈的加入,能借此培养社区意识。  “当越多人有阅读的需要,也会带动更多的人愿意出版,特别是出版拥有本土意识绘本等,都是需要社区及家长的关注和配合,不单单只是在金钱上的支持。” 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在推介礼致词中提到,社会上许多人有能力购买书籍,但大多数是买书来送礼,或是当作装饰,没有培养起阅读的习惯。 她说,并非每个家庭都有资源为孩子提供优质和充足的阅读材料,因此设有图书馆让公众前往,如今通过流动的小型图书馆,希望能让阅读和运动一样成为习惯,让国家更加文明和繁荣。

慕尤丁是否准备青出于蓝 打压新闻自由更狠

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0年7月22日(星期三)于吉隆坡国会发表文告: 慕尤丁是否准备青出于蓝,在打压新闻自由表现方面比纳吉更出色? 多媒体与通讯委员会现在才为了2015年就已经播放的节目,开罚寰宇电视,实在令人匪夷所思。随着慕尤丁政府执政日久,这个政府企图钳制媒体第四权的本质逐渐浮出台面。 为什么多媒体与通讯委员要在五年之后才来翻旧账?按理来说,这部由半岛电视台拍摄的阿丹杜雅谋杀案纪录片对2015年的首相才是敏感话题,现任政府本不应该有任何过敏反应,现在来罚款根本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的表现。 实际上,多媒体与通讯委员会的罚款是对所有媒体从业人员的一个警告,告诉所有人“老大哥在看着”! 无独有偶的是,这是慕尤丁今年三月上台以来,第二宗涉及半岛电视台的媒体纠纷。令人不禁联想,这是否是政府报复半岛电视台拍摄行动管制令期间我国政府对待移工新闻记录片的作为。 今年五月初,《南华早报》的记者Tashny Sukumaran也因为报道移民厅取缔移工,被警方传召问话,虽然多媒体与通讯部长赛富丁阿都拉随后要求不要继续调查,但事实摆在眼前,慕尤丁三月上台以来,打压媒体的动作不断。 我谨此提醒首相与通讯部长二人,在希望联盟执政的短暂22个月里,马来西亚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可是连续两年排名攀升。在国阵尚执政的2018年,马来西亚只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45名;在希望联盟政府倒台之前,我国的排名却已经跃升至101名。 短短六个月,我们是否就要看到马来西亚排名直落谷底?如果这样的情况继续,我们几乎可以预见,马来西亚在新闻自由方面的声誉将会扫地。 仅仅只是因为播放了半岛电视台制作的阿丹杜雅谋杀案纪录片,就开罚寰宇电视台,慕尤丁这么做是否是为了超越纳吉,成为更糟糕的新闻自由杀手?马来西亚的媒体自由与民主是否将在慕尤丁政府领导下,每况愈下?   黄书琪

南华早报记者遭对付 国盟能否捍卫新闻自由?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0年5月3日(星期日)发表文告: 国盟政府会不会萧规曹随继续保持希望联盟的媒体自由良好记录? 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 在希望联盟执政的20个月里,马来西亚在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从2018年的第145位,大跃进至第101位。 从2013年到2018年,马来西亚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的成绩都差强人意,一直以来都是垫底25%的国家之一。但是,在2018年5月政权转移之后,我们的排名迅速从2018年的145名,跃升到2019年的123名,并在2020年公布的报告来到101位。 图表:2013年至2020年马来西亚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的排位 希望联盟政府在短短20个月的任期内修改或废除了好几项不民主法令,如《2018年反假新闻法》以及《1971年大专法令》。倒台前几个月,希望联盟政府才刚成立了由媒体业界代表、学者、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媒体评议会,旨在提升我国媒体表现,恢复我国社会对媒体的信心。 从一个逮捕、恐吓记者的国家,2018年5月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支持媒体自由的国家。记者、报纸、媒体可以畅所欲言,包括在20个月内任意的批评政府。 可是,只要国盟政府走回头路,我们好不容易达成的成果就就会荡然无存。根据目前整体事态发展,明年此时, 我们说不定就会看到辛苦爬到101位的排名成绩往下滑落。 虽然大家对于新政府实在缺乏信任,但我希望新任通讯与多媒体部长站稳立场,继续希望联盟的媒体改革议程,更何况他自己也曾经是希望联盟执政团队的一员。政府必须让媒体从业人员得以在免于恐惧、公平的情况下完成他们的工作。 有鉴于此,发生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的事件实在令人遗憾。国盟政府竟然以《刑事法典》第504条传召《南华早报》马来西亚通讯员Tashny Sukumaran。她最新一篇报道巨细靡遗记录了执法单位在劳动节当天,处理新冠肺炎强制管制区内的移工的状况,报道也访问了好些相关人士。 如果政府继续这样骚扰记者,媒体又怎们可能有勇气报道真相? 诚然,希望联盟政府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在媒体自由与后真相政治当中取得平衡,相当不容易。希望联盟政府必须面对林林种种的恶意不实资讯攻击,包括各种挑起宗教、族群紧张情绪的恶意资讯,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可靠新闻来源的报道,实际上全是有人在后面打广告的内容农场。 希望联盟政府最明显的败笔,就是无法有效对付恶意不实资讯。但是,我们绝对不应该为了对付恶意不实资讯,就把我国作为本区域新兴媒体自由国家的位置抛置脑后。 国盟政府千万不要以为可以抄捷径解决问题。要解决恶意不实资讯,但不影响新闻自由,最好的解方就是让所有人讲真话,新冠肺炎传染疫情已经实在的告诉我们,恶意不实资讯多么的危险,如何威胁健康与生命。要解决恶意不实资讯,只能够让可信度高的媒体讲真话。 倍受信赖的媒体是民主国家重要的一环,如果媒体无法在免于恐惧与公平的情况下报道事实,社会就不会有信任,社会大众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一个没有信任度,不尊重真相的社会终将失序。 可是,高可信度的媒体是需要培养、支持以及足够的空间成长。我国目前已经有足够的法律条文对付诽谤、暴力以及仇恨言论。政府必须以负责任且透明的态度使用这些法令来对付恶意不实资讯,不是用来摧毁独立第四权的媒体。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对付记者,已经让国盟政府大大扣分,如果再不加把劲维持马来西亚过去两年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上面的排名,国盟恐怕很快就会把马来西亚带回纳吉时代的糟糕状况。 黄书琪

限制媒体进入国会采访 黄书琪:议长企图操控媒体

民主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于2020年10月18日于居銮发表文告: 议长阿兹哈应立即撤回只允许15家媒体采访11月国会的决定。 11月国会复会在即,国会下议员副议长阿兹哈却只允许15家媒体在进入国会采访,这项决定非常糟糕且毫无道理可言。即将在11月召开的国会,是国会一年三次会议中最重要的一次,议员们将辩论联邦政府预算案以及其他重要法案。阿兹哈的这项举动无疑会被视为企图操控媒体舆论,若不立即撤回,其议长声望将毁于一旦。 疫情卷土重来,国会为了对抗疫情,必须实施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无可厚非。我们必须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绝不能便宜行事。可事实上,是国盟政府的正副部长频频知法犯法,不遵守防疫标准。现在,议长假借防疫之名,限制媒体采访重要如预算案的国会议事,这借口还真好用不是吗?简而言之,以防疫之名阻止媒体采访是非常卑劣、开倒车的作法。 国会与其限制15家媒体进入国会采访,不如制定清楚的防疫规范来得更加实际。例如限定每家媒体派出值班记者,严格要求记者们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例如使用MySejahtera、保持安全社交距离、时刻佩戴口罩等。议员们在国会殿堂里辩论的每一项事务都与民众息息相关,民众应该享有知情权,没有一家媒体应该在国会召开期间被拒于门外。 若议长认为到访国会的人数太多,我建议议长阿兹哈应该限制部长随行人员的人数。在过去七月份召开的国会中,我们看到部长、副部长出席国会时身后总有一大群尾随的随行人员,除了公务员到国会是为了协政府各部的议会事务,当中也不乏许多说客、扈从将国会大厅挤得水泄不通。若议长认为有必要限定到访国会的人数,倒不如从限定每名部长的随行人员下手,更为恰当,而不是将扮演民主第四权的媒体拒之门外,这在民主国家是非常荒谬的。 根据路透社《2020数位新闻报告》指出,网络媒体是目前马来西亚人最常使用的资讯来源管道。根据该报告,最多人阅读的网络媒体包括当今大马(MalaysiaKini)、Astro Awani Online、星报(The Star Online)、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阳光日报(Sinar Harian)、今日自由大马(Free Malaysia Today)、透视大马(The Malaysian Insight)等。由此可见,网络媒体是目前国人最大的资讯来源管道,议长禁止当今大马、透视大马、今日自由大马等网媒记者进入国会采访是不合理的决定。除了网络媒体,主流媒体的遭遇也没有比较平等。八度空间的新闻收视率较其他电视台来得高,但却也一样被拒门外。不知议长阿兹哈在制定这份媒体名单时,又是以什么作为依据? 最后,我促请议长在议会复会最后两周前将这不合理的决定撤回。与其限制审核媒体,不如让所有媒体参与。无论是媒体从业人员、部长、副部长或国会议员,每一位到访国会的访客都必须严格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才是较正确、合理的方式。 黄书琪

居銮免费希望巴士确定通车 把居銮周围小镇重新连起来!

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透露,2020年居銮县将增添两条免费巴士路线,让民众能使用更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路线包括【令金-居銮】以及【加亨-居銮】,籍此把居銮的周围小镇给重新链接起来。 居銮市区原本已经有2条免费巴士路线开跑,加上新增的【令金-居銮】及【加亨-居銮】路线,2020年居銮总共会有4条免费巴士路线,惠及居銮人及周围小镇的民众。 除了在雪隆大城市推行的免费巴士服务,新政府会逐步将免费巴士服务,扩大到其他的州属和小市镇,让人民受惠。 甚至有网民在黄书琪的脸书帖文,称赞新政府的计划,网民表示因为免费的“希望巴士”计划,能帮助贫苦的乡村人民方便去到居銮周围的小镇上学、上班、求医、探望住院家属、购物,网民认为这的确是值得赞扬的扶贫计划! 助民众节省交通费 居銮市区的免费巴士服务每日跑9趟,新增的【令金-居銮】路线每日跑4趟,而【加亨-居銮】则是每日3趟。 免费巴士服务路线将会涵盖学校和医院,让各年龄层的市民,包括学生、上班族和老人家都能够享用这项服务。免费巴士服务不但可协助民众节省交通费,还可以舒缓交通阻塞和医院的停车位问题。 免费巴士也可让住在居銮、令金和加亨的长辈们避免被困在家里,大家可乘搭免费巴士到附近找找朋友或是来个小出行,都是不错的选择。 收集民调规划路线 值得一提的是,免费巴士的路线规划是经过民意调查和采取政府机构的数据,以规划符合民众需求的巴士路线。 居銮国会议员办公室与市议会在今年初就开始进行民调和乘搭巴士进行现场调研,并向医院、学校等单位调取资料和数据,完成研究报告后向柔州陆路交通机构(PAJ)协商增添路线事宜。 即将落实的【令金-居銮】路线一年的车费将耗资29万令吉,由柔州政府全额补贴,而【加亨-居銮】则耗资45万令吉,由柔州政府及居銮市议会共同分担。 此外,原有的两条免费巴士路线也将进行微调,让路线涵盖居銮技职学院及明吉摩国中,而金峦镇也将在巴士路线延长后,让当地居民也能享有免费巴士服务。 发挥地理优势 居銮作为整个柔佛州的中心点,是预计四年后完工的双轨火车(ETS)的大站,届时居銮将发挥其地理位置优势,成为柔中的交通枢纽。 目前柔佛州政府需要规划更完善的公共交通网络,包括规划免费巴士路线,把居銮和周围的小镇给链接起来,以居銮为支点,撑起周围小镇的经济。 免费巴士服务尚有许多进步空间,柔佛州政府将继续努力改善,把居銮的公共交通系统完善化。

丢失国家名声,通讯部长失责!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0年8月5日(星期三)于国会发表文告: 作为政府的宣传主任,赛夫丁阿都拉无法捍卫我国良好名声,彻底失责! 身为通讯与多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应该在媒体错误报道我国情况时,站在第一线捍卫我国良好名声。但是,他不仅无力反驳半岛电视台的报道,还火上加油使用高压手段对付该媒体机构。 赛夫丁昨日在国会的回答一目了谈,慕尤丁政府之所以使用《国家电影发展局法令》第22(1)条文对付半岛电视台,是因为后者得罪了政府。 所以目前情况是—国盟政府使用一个他们自己都承认过时、排队等待修正的法令,来报复媒体,这根本就是滥用权力。 更重要的是,赛夫丁自己作为通讯部长失责就算了,不应该拿“前线人员”做挡箭牌。他在国会答复时说,半岛电视台的新闻报道冒犯了我国前线人员,但事实真相是,制作该新闻专题的半岛电视台曾经要求政府回应、解释,但政府却没有这么做。 如果媒体从业人员误解或甚至错误报道政府当时的做法,作为通讯部长,赛夫丁也应该使用正确管道澄清与说明。可惜的是,他彻底失责。他不仅没有透过媒体说明真实情况,或甚至利用这个机会强调前线人员在抗疫方面面对的挑战,他却使用高压手段骚扰媒体。 部长一边说他会维护媒体自由,一边却使用高压手段让媒体噤声,社会大众又怎么可能会相信他说的话? 没错,希望联盟在短暂执政的22个月里,来不及改革、修正所有过时法令,但我们也没有用这些法令对付媒体。更何况,无论是本地还是国际报告都肯认一点,我国媒体自由在希望联盟执政时大跃进。 令人莞尔的是,赛夫丁阿都拉竟然怪罪希望联盟没有修改过时法令,难道他自己当时不是希望联盟内阁部长?他不仅是希望联盟的部长,他还是希望联盟的总秘书! 或许他一点都不希望马来西亚人想起他之前担任外交部长,不但没有成功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与《罗马规约》,甚至还导致国内炽烈反对声浪的事实,而那些积极反对的人,就是现在和他一起坐在国盟政府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