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布施行管制令却不一并公布各领域标准作业程序SOP 黄俊历:凸显国盟政府失责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财政兼东甲区州议员黄俊历于2021年1月12日发出的文告: 1. 首相于昨日下午6点正式公布全国13州实施不同类型的行动管制令,让我国在10个月时间内迎来第二次的锁国封城。 2. 对于行动管制令2.0的公布大部分民众已不感意外,毕竟在过去两个月的确诊病例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加上一个星期前就开始流传的封城消息,大家都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3. 然而,在经历过去年3月所实施的第一轮行动管制令后的混乱经验后,民众尤其是业者最担心的却是是否能够从管制令1.0的标准作业程序混乱局面中吸取教训。 4. 在首相昨午的宣布过后,大家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因为在宣布中并没有及时出台最新最详细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可以预见去年三月开始管制令期间的乱局还是会再次重演。 5. 国盟如果是个负责任的政府,理应在公布行动管制令之前就准备好各领域相应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涉及州政府及各地方政府职权下的相关指示。 6. 只有即时公布完整的指南及指示才能让全国人民清楚了解哪些行业及活动可营业和哪些工厂可运作及相关的申请方式。 7. 目前全国人民再次因为国盟政府的抗疫不力而再次面对行动管制令,也因为国盟政府的不负责任而陷入担忧及无助,对于我国的经济、疫情及国民的生活安定造成二度伤害。 8. 希望原定今午由国防部高级部长公布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能够是完整及完善的,而各个州里的地方政府发出的营业指南也能是有统一性的,千万不要再重蹈覆辙出现模糊地带或朝令夕改。

恶法频打压公民权益 国盟政府不尊重人权

东甲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财政黄俊历于2020年12月10日发出的文告: 《今年国际人权日 马来西亚维护人权日却倒退》 1. 今日恰逢国际人权日,然而今年国际人权日对马来西亚的意义相对来说更为苦涩,马来西亚在维护人权纪录上却出现倒退,恶法被大量使用,公民权益更难以保障,令人担忧倒退白色恐怖的年代。 2. 2018年改朝换代后,希盟逐步落实希盟宣言,其中包括扩大言论空间及公民自由权力,然而一切随着喜来登政变而而告终。 3. 英国经济学人更指出2019年度全球各国民主指数(Democracy Index),马来西亚排名比2018年上升9名,更比国阵时代的2017年上升足足16名。 4.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也显示,希盟执政时代2年内排名上升了44名,可谓是新闻自由表现大幅进步的国家。 5. 然而,随着喜来登政变,国盟政府大肆使用恶法调查异见人士,其中被调查的异见人士就有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提控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铭、传召后门政府的抗议集会者。 6. 人民之声(Suaram)就指出,警方今年援引煽动法调查的案件,近乎比去年增加了一倍。 况且,国盟政府也不尊重人权的发展,今年的国会会议也不如往年般辩论人权委员会的年度人权报告。需要知道,希盟执政下的2019年,国会首次在国会辩论人权委员会的年度报告,让国会能够辩论报告,并且从而施压政府采取行动,纠正侵犯人权的弱点,保障公民的权益。 7. 这一切的进步随着拥抱改革议程的希盟倒台开始倒退,国盟政府如此散播白色恐怖,打压异己,阻碍人权发展,509累计下的人权进步和自由的空气逐渐被压缩。 8. 因此,今年的国际人权日对马来西亚人来说是苦涩的,更是对马来西亚如今政局的反讽,也令人担忧未来马来西亚公民的权益将逐渐被压缩,回归白色恐怖时代。

推特促下台标签突破3万 黄俊历吁慕尤丁向人民道歉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东甲区州议员兼柔佛州民主行动党财政黄俊历于2020年10月7日发出的文告: 慕尤丁应收回“阿爸藤鞭论” 并向人民道歉。 首相慕尤丁昨日在万众瞩目的直播中发表了“阿爸藤鞭论”,这番言论不仅反映一国之首低落的民主素质,更让民众对部长各种“双重标准”行为感到愤慨,慕尤丁应收回这番言论,并向民众道歉。 在民主政治中,政府是由人民选出,民选政府自然需向民众负责,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然而,由于国盟政府并非民意委托的政府,自然也无视民主政治的基本主张,国家的主人顿时换位成为“阿爸(abah)”的慕尤丁。况且,慕尤丁所宣布的种种“惠民计划”,本来就是政府在疫情之下应该给予的辅助,然而如今却变成慕尤丁个人的政治宣传资本,难道不可耻吗? 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人民经历的是生计受影响的痛苦,反观慕尤丁却利用人民的纳税钱来疏困及通过发行爱民伊斯兰债券”(Sukuk Prihatin)向人民借钱的同时,竟然只是为了自己“阿爸(abah)”的名声。身为一国之首的民主素质如此低落,美国、新加坡等国都有类似的援助人民政策,为何美国、新加坡的首长却不是人民的“阿爸”? 人民更想看到的是马来西亚的疫情尽速受到控制,让马来西亚的经济能够尽速恢复,任何疫情的反复都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还有中小型企业聘雇的意愿。因此,国盟政府的领袖更应该以身作则,自称身为人民的阿爸,却对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只是轻罚带过,警方也已经二度呈上调查报告给总检察署,如今仍未被控上庭,反观人民现在却开始要受到政府的鞭打! 这种“双重标准”的执法令人感到愤慨,如今推特上关于慕尤丁下台(#MuhyiddinOut)的标签更已突破3万,更对内阁部长在沙巴助选后回到西马未进行居家隔离感到不满。因此,我呼吁慕尤丁尽速收回这些政治性的宣传言论,向人民道歉,并专注在疫情的控制和经济恢复上,好让马来西亚再次压平曲线。

村长被要求加入阿兹敏阵营

柔佛州东甲州议员黄俊历揭露,柔佛行政议员张发虎的助理要求新村村长提名人选签署支持阿兹敏阿里的信函,并同意成为阿兹敏阵营的成员。 他指出,他近日接获柔佛州非政府组织代表的举报,指凡是接受柔佛华人新村村长提名的人选,都必须签署这封“支持阿兹敏领导的政治平台”的信函。 他说,根据举报者提供的资料,该助理给了村长提名人选三份文件,文件A是遴选华人村长的资格与条件,文件B是村长候选人的个人资料,文件C则是支持阿兹敏领导的“效忠信”。 黄俊历昨日发文告表示,此事件显示现任国盟政府之间的矛盾和互不信任,更可笑的是,签署“效忠信”的对象是一个跟柔佛州没有任何渊源的政治人物。 他说,柔佛州的123名华人新村村长中,除了政治委任外,有一部分是来自地方上的非政府组织代表,而这些非政府组织代表过去不曾被要求加入任何政党及成为会员,更遑论是签署对于某政治领袖的“效忠信”。 他呼吁张发虎马上停止这项举动,也不要利用公职人员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民政党为讨好国盟国阵 副总秘书言论颠倒是非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柔佛州财政兼东甲区州议员黄俊历于2020年10月9日发表的文告: 巫统一手策动沙巴州变天,不怪巫统但怪沙菲益?黄俊历怒斥温蒂为讨好国盟,颠倒是非! 相信有关心马来西亚政治局势的人都非常清楚,沙巴州选是在什么情况下成形的,但今天我们很遗憾,民政党为了讨好国盟,竟然睁眼说瞎话! 虽然,许多国人都非常清楚沙巴州政府是在被逼的情况下解散,但我还是必须向或许“不知情”的民政党副总秘书温蒂说明,因为沙巴州政府突然出现了“政治青蛙”,最终前沙巴首长沙菲益选择解散州政府,重新寻求人民的委托。沙巴州政府出现“政治青蛙”,是由巫统和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一手策划的,他们试图联手这些“政治青蛙”让沙巴州政府倒台,并重新执政沙巴,这一连串的动作,最终造就了沙巴州政府解散及重选。 我很遗憾,首相试图通过直播承认沙巴州选是其中一个导致疫情爆发的原因,而在这之前许多来自巫统,土团,伊党的领袖纷纷开口,说疫情爆发不能怪政治人物,但试问如果不是巫统恋权,沙巴州政府就不需要突然解散,也无需在这个非常时期举办州选,所以今天疫情爆发,人们不怪来自巫统的政治人物,那要怪谁? 当国盟一再为自身开脱已让人民非常厌恶,当温蒂发表“疫情爆发全怪沙菲益”的言论时,的确让人深感对方在颠倒是非黑白,这当中是否包含了民政党的目的或议程,只有当事人心里有数。无论如何,今天既然首相都承认沙巴州选是导致疫情爆发的原因之一,而一手策动沙巴变天的巫统,国阵,国盟成员党都必须为此负责,若不是他们恋权,今天的局面就不会发生! 509大选后,灰头土脸的民政党选择离开国阵,当时人们还对民政党有些期望,希望他们能成为政坛另一股势力,但事到如今,人们对民政的寄望已变成绝望,他们最终还是选择跪舔国阵和国盟。民政党前些日子声称要结盟打选战,如今又为国盟,国阵背书,他们的动机非常明显,就是为了讨好国盟和国阵,希望被收留,在该联盟有个栖身之所。

国盟申报财产花样多变 廉洁之路敷衍了事

国盟政府上台后说要继续肃贪,然而人民看到的却是基本的申报财产都花样多变,可见国盟政府的廉洁之路可谓敷衍了事。 东甲区州议员黄俊历指出,现有正副部长的财产申报的期限被国盟政府由一个月改至三个月,确切数额也改成含糊的特定范围,让人不得不质疑国盟政府成为清廉政府的诚意。内阁成员和副部长的薪水皆源于纳税人的血汗钱。然而,纳税人在政府的隐瞒之下不能得知内阁成员的确切资产数额,可谓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 他表示,写明财产数额对于国盟政府来说应该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情。这让人不得不起疑,是不是有些部长与副部长的财产和收入高得让人咋舌,所以不便公开?比方说,共有11名部长的总资产超过1000万令吉,惟确切数额究竟是2000万,5000万还是8000万或是更多,人民也只能猜测,这将使国盟政府丧失廉洁执政的合法性。 黄俊历建议,国盟政府应参考希盟执政时期的财产申报,为了提高公信力,财产申报是准确的数额,而非含糊带过。另外,所申报的财产不仅仅是部长们的薪资和资产,连同配偶和孩子的资产亦然。 “可见,希盟政府更为坦荡,因此财产申报的过程不拖沓且透明。只有敢于向人民交代,面对问责,才能证明政府有心为人民服务,而非为自己服务。” 也是民主行动党柔佛州财政的黄俊历质疑,在数据模糊之下,竟还有13名正副部长尚未申报财产,当中包括5名部长和8名副部长。这些领袖身居高职,效率却如此低下,情况不免令人堪忧,更让人怀疑另有隐情。 再者,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先前于国会闹出的“数学不及格笑话”也恰恰体现出了国盟政府并未重视财产申报。政府连尚未申报财产的人数和巴仙率都并未清楚,足以证明该政府对进度并不了解。 因此,黄俊历呼吁国盟政府将财产申报透明化,尽快提出确切的数据并确保所有部长以及副部长都按时履行职责,申报财产。唯有将资料公开化处理,才能避免民众之间的猜忌,做一个有威信的执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