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撤换正副议长 刘华才拍马屁拍到马腿上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表示,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为了讨好国盟政府和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没有熟读联邦宪法就针对撤换议长一事胡乱发表文告刷存在感。   黄家和是针对刘华才昨天指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五十步笑百步”、并指希盟也曾经撤换议长的言论,发表文告提醒刘华才不要自曝其短、以免自取其辱。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表示,根据联邦宪法第57(2)(a)条文,议长一职在每届大选过后的第一次国会会议悬空,而随着而来的就是遴选新任议长和副议长。   “前任班迪卡的卸任,就是根据这项联邦宪法规定条文。现今慕尤丁要撤换正副议长,情况完全不同。刘华才用班迪卡作为往例,不是蓄意误导、就是对联邦宪法的无知。”   黄家和说,在希盟执政底下,国会改革成为了政府的首要议程,其中议长丹斯里阿里夫、副议长倪可敏更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确保国会的独立、以及马来西亚民主的健康进程,让希盟政府留下了亮眼的政绩。   “我们不需要刘华才对于国会改革给予认同,因为民政党连一个国会议员都没有,但是他在慕尤丁宣誓后公开效忠的行径,相信许多民政党人都看不过眼。”   黄家和调侃道,刘华才或许会沉醉在他每日文告的存在感中,但是如果他只会以口水论政、不分青红皂白地盲目捍卫国盟和慕尤丁,民政党之前高喊第三势力的口号将只会成为笑柄。   黄家和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东铁恢复旧路线多花200亿 黄家和促魏家祥解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7月7日(星期二)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希盟政府在重启东铁计划费尽心思,最后节省215亿令吉,但联昌研究显示揭露国盟要恢复国阵时代费用高昂的旧路线,将使目前440亿令吉的总费用或飙升至640亿令吉,令人震惊。 黄家和说,交通部长魏家祥必须要给人民一个交代,在提出重启东铁旧路线建议之前,是否有进行详尽的成本研究、还是仓促行事? 黄家和是于今日在德宾丁宜区分派生活物资予需要帮助人士,发表文告针对东铁计划生变课题,发出上述要求。 “国债债台高筑,希盟执政后,检讨东铁计划,在惠及东海岸人民的前提下修改路线,途经布城到巴生港口,但魏家祥现在却选择放弃此便宜实惠又有发展潜力的路线。” 黄家和说,联昌研究也指希盟修订的东铁C段工程进度已达16%,魏家祥若硬要再改回旧路线,将是浪费国家资源,也耽误东铁工程,令助推东海岸经济发展及人民使用火车的日子将再度推迟。 “联昌研究亦表明不愿评论更改路线的背后政治原因,映射魏家祥的决定有着强烈的政治议程,他必须对此作出解释。” 黄家和(站者右二)、阿都阿兹巴里(右三)分派生活物资予德宾丁宜区需要帮助者。站者左起:郑茜雅、张迪翔;右为米兹。

霹州政府地方政府SOP不协调 人民不敢开业怕挨罚

民主行动党霹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6月21日(星期日)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国家安全理事会(MKN)、霹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公布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有差异及不协调,导致商家与民众感到混乱,引起人心惶惶。 他认为,尽管霹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各有权限作出不一样的标准作业,但3方都有必要作出协调,并向公众作出清晰明确的宣布,以让各行业各类型业者安心重开业务,尽快让经济复苏。 也是行动党霹州秘书的黄家和日前视察甘榜斯里近打一所即将于7月1日重开的宗教幼儿园,随后发文告促霹州政府尽快为民众厘清疑惑。 黄家和以怡保夜市为例,霹州政府与怡保市政厅就出现协调问题,以致于其他行业业者在未获当局明确说明前,都不敢重开生意,以免遭到执法员检举,而蒙受不必要的罚款。 “在中央政府宣布禁止项减至11项后,霹州政府与地方政府至今没有给出更详细的宣布,人民已等候很久,有的业者已撑不下去,当局不应再耽误人民。” 黄家和表示,中央政府给予的援助并不足以抵消业者的收入缺口,若州政府或地方政府继续怠慢,将会造成更多企业结束生意,造成更严重的失业率,霹州经济将受更重的冲击。 上述宗教幼儿园为重开作准备及清理工作,邀请大和园消拯局到场进行消毒及指导教师消毒方法,黄家和也赠送电子体温计、洗手液及口罩予幼儿园。 在场者有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迪翔、大和园消拯局局长莫哈末法斯利。

黄家和:马汉顺访选区受辱 马华拥关键2席但是否敢跟巫统摊牌?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6月17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表示,马华今天连本身的署理总会长都被巫统州议员斗胆下逐客令,如果马华还有颜面继续委屈求全、支持一个对马华豪不尊重的的盟友巫统,马华的党威党信将荡然无存。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在一篇文告中表示,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在本身上阵的丹绒马林国会议席的活动,被当地的巫统区部主席兼州议员古赛里形容为“演戏”、并受促不要浪费时间,再一次印证巫统和马华的主仆关系,完全没有把马华放在眼内。 黄家和表示,马华在国盟政府内拥有关键的两个国会议席,扮演者造王着的角色,只要收回对于政府的支持,国盟就会失去多数议席。 “在这个情况下,马华在牌面上理应掌握更大的谈判筹码,但是残酷的事实却证明马华只是国盟政府内的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体。” 黄家和说,古赛里在面书的文章,更揭露了马华对巫统的另外一项妥协,也就是会在下一届大选把丹绒比艾拱手让给巫统。 “马华在509大选后曾经扬言要检讨与巫统的合作关系、并曾经在补选中用本身标志上阵,但是后来依然对于巫统结盟伊斯兰党、推动种族与宗教至上的极端政治默默接受,再加上同意把胜出的选区拱手让人,马华在政治妥协上是完全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可言。” 黄家和表示,马华如果还要捍卫可能还尚存一点的党信,就应该发挥“关键2席”的能力,果敢的跟巫统摊牌、而不是继续哑忍巫统的侮辱性行径。 黄家和

黄家和:国盟瘫痪公帐会 国家民主大倒退

公帐会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6月14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新闻稿: 慕尤丁主导的政府自从今年3月的夺权政变后,不但多番扼杀国会的民主精神,也完全瘫痪了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及其他国会特别委员会。 我在6月9日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寻求其准许重启国会公账会的公务。议长在之前通过其4月9日的信函发指示,在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期间,展延所有的公账会及其他国会特别委员会的会议。 我们通过议长办公室的口头回复,表示上述请求将会被驳回,主要因为公账会须要填补新的成员,而在政府更替后,遴选委员会未能开会及就有关事项作出决定。我目前还在等候议长的公函答复。 公账会在今年首6月仅召开了9次会议,最近一次会议是在3月9日;相较去年上半年同期则有23次会议。我们有4个报告已来到最后的敲定阶段,并原定在今年3月的国会期间提呈,但这些报告随着政府3月替换令国会展延皆没能提呈。 因公账会中5名原任成员已受委内阁成员,我们原本估计新成员能于今年5月召开的国会中获得委任填补空缺。在程序上,新成员的委任必须在遴选委员会报告提呈予国会时,由国会委任并生效。 遴选委员会作出委任新委员会成员的议程原定列在5月18日的国会中,但后来在首相指示国会在元首御词后就结束后,相关议程连同其他议程一并被去除。因此,遴选委员会未能作出任何决定,而公账会成员空缺最早必须等到7月13日开始的下一次国会召开才能够获委任,而前提就是政府没有再度展延国会会议。 我们必需履行人民及国会的委托,检查并确保政府行政管理方面的问责,尤其是在政府的财务运作方面。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未能履行这个责任。 慕尤丁主导的政府自从今年3月的夺权政变,不但多番扼杀国会的民主精神,也完全瘫痪了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及其他国会特别委员会。在这期间,政府的行为与决策将继续不受到立法机构的审查,这是国家倒退的一大步。 黄家和

国会不讨论朝野事务 国盟对民主机制的最大伤害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今天,所有国会议员都收到国会一份令人震惊的通知,也就是518国会只会进行国家元首开幕事务,其他事务包括政府事务都不会被讨论。 换句话说,首相慕尤丁通过这个方式,直接避开了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之前所接纳的不信任动议。明显的,慕尤丁在议会议程上插手、一并拉下包括Covid-19相关法案一读的议程,就是为了让不信任动议胎死腹中。 在政治上,明显的这是慕尤丁对本身和国盟政权没有信心的举动。 在整个民主制度下,这是当今国盟政府和慕尤丁在通过没有民意基础的手段上台后,对国家民主机制的另外一项重大伤害。 在国会的通知书中,慕尤丁指这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说法,因为在经济领域都已经90%开放的今天,国会是没有任何理由把议程进一步限制到只有元首开幕的议程。 当政府领袖都呼吁人民适应新常态的时候,国会更是不可能不能落实新常态的议会进程 -- 无论是通过视频开会、还是更完善社交距离。 再者,如果我们看今天最新MCO6的宪报,当中第16条文明文写到MCO6的条规并不影响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出席国州议会。 显然的,卫生部在落实MCO6的时候,并没有意愿阻碍国州议会的进展。慕尤丁今天的做法,简直就是自打嘴巴的举动。 在希盟执政的时代,我们都坚持国会问政改革的重要性,但是可悲的是,在国盟短短两个月的治理下,议员在国会监督的角色却被糟蹋到荡然无存。 黄家和

被终止SEDA主席职 黄家和: 新部长应确保延续希盟改革

黄家和昨天下午接获能源与天然资源部通过电邮发出的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主席职终止信函。 黄家和表示, ” 我对此不但不感到意外,反而我还要“赞扬”国民联盟(PN)政府,因为在全国奋力防范与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际,国盟政府下的多个部门,还是能够在百忙中如此“有效率”地确保他们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撤换所有前朝的委任、为他们属意人选铺路。“ 他说,”我在此要感谢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全体董事成员、以及由总执行长所带领的管理团队及全体职员,在我执行主席职务期间给予全力的支持、配合与指引。我也要感谢希望联盟政府给予的信任,让我有机会领导此机构。“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MESTECC)与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在希盟政府的领导下,通过种种的制度改革,其中包括高绩效、透明化与具竞争力的系统,令我国再生能源发展取得显著的成长。我相信,在希盟执政下,马来西亚在未来的干净能源转型已经上了一个正确轨道。 新式净电能计量计划 2.0(NEM 2.0) 希盟政府与MESTECC改善了净电能计量(NEM)计划,贯彻真正的净电能计量概念,以“一对一”计算,让供电至全国电路网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抵消单位用电量电费。再加上企业参与此计划可获政府税务豁免,这项改变已经有效缩短商业单位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安装回酬期至短短的3年。 太阳能光伏工业发展也在新式净电能计量(NEW 2.0)的推动下取得极大的成长。单是在2019年,SEDA就审批多达94.14兆瓦(MW)NEM配额,也是2016年推介NEM至2018年3年总和的6.8倍。 电子竞标系统(E-Bidding) 在MESTECC的改革理念下,为了让再生能源领域有一个更健康的竞争,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也采用了电子竞标系统(E-bidding),作为沼气与微型水力发电电力收购(FiT)计划的公开招标平台。 此系统提升节约了一大笔再生能源基金,并腾出更多再生能源电力收购(FiT)配额。截至2019年末的两个回合电子竞标,中标价较以往非电子竞标合约的发电价低,已经在未来21年合约期省下为再生能源基金约5亿3500万令吉。 2035年再生能源转型路线图(Renewable Energy Transition Roadmap 2035)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也对电力行业减碳计划进行了研究,并于今年初完成了《2035年再生能源转型路线图》拟定。此转型路线图将是我国再生能源重要的指南,引领我国未来至2035年的能源发展。 新部长有责任确保《RETR》获得推介,因它不仅是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努力,也有相关领域机构包括能源委员会及再生能源业者的贡献。 制度已经拟定好、而路线也十分清晰。倘若新部长真心要把大马再生能源领域推向新高峰,就必须要确保此前希盟所作出的改革与努力,能够延续下去。  图: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董事以及职员在今年3月10日最后一次董事部会议后合影。坐着左为黄家和、右为董事部成员拿督阿末弗芝。

政变致大马股市 10天失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大马政变构成的政治动荡不稳,已导致外国投资对大马经济发展缺乏信心,大马股市10天失去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他说,据《南洋商报》大马股市买卖结算统计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6日,外资总买进为73亿8041万令吉,但总卖出共有98亿3325万令吉,连续10天买卖净额都是呈负数。 黄家和与行动党霹雳宣传小组开会后,发文告表示,外资持续抛售大马股票现象,在新首相上星期日宣誓后依然无法“止血”,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合并银行建议更震动金融股。 “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从2月21日闭市1531.2点,跌至3月6日闭市1483.1点,跌48.1点;而富时100指数则从10738.52点跌至10274.23点,下滑464.29点。”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他说,2020年世界经济已倍受挑战,中美贸易战的延烧,尔后再爆发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影响,要抗衡经济冲击已不容易,无奈部分政党害群之马竟罔顾人民生活艰辛,发动政变组织后门政府争权夺利。 “前财政部长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竭尽全力拟出经济振兴配套,更在希盟政府濒临倒台之际,托付当时的过渡首相敦马哈迪作出宣布,让救市方案减缓冲击。” 黄家和也揶揄马华秘书长张盛闻,在该党与巫伊组织国民联盟政府后,竟第一时间只想到恢复拉曼大学学院最高6000万令吉拨款,其所指的“新政府降油价”论更是让人贻笑大方。

新政府减少集会通知天数 黄家和建议:若事态紧急可向法庭申请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7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所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建议,政府在减少集会通知天数,由10天减至7天时,也应赋予法庭批准集会许可的权力,让和平集会法令更彰显民主精神。 他在国会辩论2012和平集会法令修正案,对修改法令第9条文所规定集会提前通知警方天数由10天减至7天表达欢迎,惟许多集会颇为紧急,建议政府赋予法庭更大角色。 也是执业律师的黄家和指出,很多集会是因特定紧急事件发生而做出必要的和平请愿,然而7天的通知限制,将令有关诉求来得迟缓。 他解释,若事发突然,通知天数不足7天,集会可通过司法管道,向法庭申请集会许可。 “此做法也与澳洲1992年昆士兰州和平集会法的第10条文是相符,当地规定集会通知天数为5天,少于5天时,可向推事庭申请集会许可。” 他说,此建议可避免全部权力集中于警方或内政部长手中,当法庭可扮演积极角色,整个马来西亚的集会与民主进程将进一步提高。 他也建议,政府必须在总结此修正案时,向人民保证有关法令不会被用于打压政敌。

周美芬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愚弄选民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表示,巫统及伊斯兰党已经从之前的眉来眼去到了现阶段的大礼完婚,马华总秘书周美芬还指巫统和伊党结盟是巫统自己的事,这是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愚弄选民的说法。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回应周美芬在马华劳勿区会2019年代表大会时指马华完全没有计划和伊党结盟的言论。 黄家和指出,在去年大选后,马华言之凿凿地指不同意与伊党合作,并多番发出要解散国阵的言论。但是在巫统一意孤行、不把马华和国大党放在眼内后,马华最后的立场还是议决留在国阵。 “到了今天,不单单是巫统,整个国阵和伊党的合作已经是一个事实,既然马华已经做了决定,周美芬就必须大方地承认与伊党的关系,何须还闪闪缩缩呢?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更在两个星期前指伊党马华合作关系会越来越好,这可不会是一厢情愿的说辞。” “就在昨天巫统、马华以及伊党的国会议员进行一项联合国会会前准备会议,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也是参与者之一,巫伊结盟无关马华事的说法不攻自破。” 黄家和指出,巫统和伊党结盟最后的结果将会是恶化种族和宗教政治、为本身的政治利益分裂国民,马华却选择继续为虎作伥,最后只会成为国家的罪人。 黄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