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化燃放烟花爆竹 一举四得的开明政策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黄文标,表示赞扬内阁刚通过合法化燃放烟花爆竹,不只让大马华社新春期间带来喜讯,更是一举四得的开明政策。 也是巴占行动党州议员的黄文标,是在选区出席巴占华小的新春团拜后,发文告表示由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代表内阁公布此喜讯,是解封超过30年燃放烟花爆竹的禁令。第一个关键好处就是为国家带来税收,来改善国家财政状况。 第二个好处黄文标说这样能杜绝黑市泛滥,让更多的正规大小型商人能够合情,合理,合法情况下公平售卖烟花爆竹,制造商机和就业机会,这也算是催化经济的作用。 第三个好处,黄文标指过往由于燃放烟花爆竹,是处于灰色地带,只有小部分的烟花种类才能售卖和燃放,导致执法官员趁机选择性执法,出现对售卖和燃放鞭炮者进行“收红包”行贿。所以合法化就能安心不必再偷偷摸摸卖和玩。

霹雳三读通过反跳槽法黄文标:迈向政治稳定一大步

霹雳州反跳槽法昨日顺利3读通过,黄文标表示这是霹雳州消灭政治青蛙文化历史性一刻,团结政府迈向政治稳定向前一大步。投资者,商家和人民可以更专注搞好经济,然后改善生活素质,治安等课题。 也是霹雳州执政党党鞭的黄文标,表示大选后的第一次霹雳州议会,在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殿下在开幕时清楚表示要政治稳定,不要再有政治分化,更强调要和睦共处,并接受多元化社会,继续极端和煽动性的政治举动会带来灾难性的下场 ; 马上产生立竿见影政治降温效果,同时也让倾向玩弄种族,和宗教狂热的国盟带来杀鸡儆猴的效应 , 也催化霹雳州反跳槽法顺利通过。 黄文标也表示国家政坛能够在大选后一个多月迅速发展,起点也是霹雳州在希盟与巫统上一届合作投前州务大臣费沙不信任票后,导致国阵与国盟开始决裂。然后希盟采取与当时中央政府签署MOU, 其中最关键性的落实反跳槽法,大选才能杜绝政治青蛙。最后也是霹雳州希盟比国会预先3日,与国阵成立团结政府来稳住政局,直到现在落实州反跳槽法,所以霹雳州希盟对国家政坛迅速和正面发展功不可没。 黄文标表示高兴因为本身过去有经历执政11月的民联政府,22个月的希盟政府,现在州反跳槽法实现后,霹雳州团结政府会更稳定,大家就不必再提心吊胆, 让新政府有充足时间去造福人民。

爆发路税贴纸荒 黄文标质问为何魏家祥逃避问题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黄文标针对全国私家交通工具面对更新路税问题,谴责交通部办事不力,也指路税贴纸又不是如新冠肺炎疫苗那样成为世界各地的抢手货,为何交通部长魏家祥指基于一些州属的2019冠病确诊病例很高,该部计划再延长豁免私家车更新路税措施两个月。  也是巴占区州议员的黄文标,今天与他政治秘书黄涵威,前斗华新村村长陈棠到霹雳州陆路交通部了解情况后,表示交通部是于1月29日宣布允许从2月1日至3月31日豁免更新路税。尽管交通部即日起豁免私家车更新路税至3月底,然而陆路交通局近期爆出路税贴纸荒,导致车商无法完成轿车买卖手续,严重影响车行生意。 黄文标说,电子政务服务公司MYEG目前是唯一还能提供更新路税服务,这也让MYEG垄断私家车的市场。这也让要更新路税的车主花费不必要的手续和快递服务费。 黄文标表示依据前交通部长陆兆福说路税贴纸是由一家公司专属供应,而该公司与政府的合作合约原本在2020年底到期。但实际情况是不是因为续约问题导致路税荒,还是其它原因交通部根本没有给民众一个清楚交代。 按照霹雳州陆路交通部局长根本没有闹路税贴纸荒,而且职员还展示全新的路税足够,但为何却不让民众更新?如果真是因为疫情,那么把2月和3月,甚至建议延长4和5月也无法更新路税,那么一开放不就要面对一大堆的群众,那么跟避免群集防疫不就背道而驰? 黄文标也要问魏部长为何电单车的路税与车辆的不一样,为何也一起无法更新?如果只是车辆路税贴纸不够,也可以让电单车路税纸来取代。所以这些足以证实交通部行政偏差,只会拿疫情来掩盖本身的问题。 图:陈棠(左一起),黄涵威,黄文标与陈家达到霹雳州陆路交通部总部了解私家交通工具路税无法更新状况。

村委会难产村民奔波找人签名 黄文标:霹雳后门政府忙内斗在睡觉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黄文标针对霹雳州所有村委会成员,在今年5月1日开始被终止任务,但是到目前为止已接近半年却完全没有委任新成员。他谴责霹雳州“后门政府”到底是在发白日梦,还是在内斗争职位?导致很多官方申请需要村长盖章事务完全不能进行。  也是行动党巴占区州议员的黄文标,今日与巴占行动党团队成员,同声表示霹雳州的人民,在官方文件要村长盖章时,根本无法处理。如霹雳州基金会Yayasan Perak 的莘莘学子要申请升学奖励金,一个部分一定要村长或区长(Penghulu) 签名盖章,因为没有村长,导致所有申请者一定要找区长。加上一些区长不友善和难以联络,所以给民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黄文标指霹雳州后门政府高层明争暗斗,在争州务大臣尘埃落定后还是没有减少,反而变本加厉,如大臣出席的节目没有巫统行政议员的跟随,甚至巫统州议员质疑由大臣委任的州内的承包商,州内没有疫情惠民的上策,加上目前的村委会难产,就可以显示霹雳州政府目前的状况,是各自为政,自己顾自己的利益,人民就成为牺牲品。 在州内无村长的状态,单是他本身的服务中心,每天就要处理平均数百份的盖章签名表格,接近某些申请接近截止日期甚至可以超过1千份。黄文标呼吁相关部门从新检讨表格的格式,摆脱自古以来没有改变的方式,特别是现在疫情爆发,经济低迷时刻,还要劳烦人民到处奔波,甚至请假去寻找指定人物来盖章签名。 图:黄文标(坐者中)与巴占行动党巴占州选区团队,要霹雳州后门政府对人民解释,为何村委会难产原因。 图: 霹雳州基金会申请表格有注明一定要村长或区长签名和盖章,不然该部门就不接受申请。

霹雳疫情恶化由绿转红! 行动党促州政府厘清SOP

民主行动党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巴占区州议员黄文标、克兰芝区州议员张哲敏于2020年11月18日(星期三)在怡保联合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议员今日联合表示,霹雳州新冠病疫情由绿转红,眼见日益严重的疫情肆虐,却不见掌管卫生事务的霹州行政议员阿末赛迪主持大局。 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巴占区州议员黄文标、克兰芝区州议员张哲敏联合文告,敦促阿末赛迪立即现身并交代霹雳州疫情、标准作业程序及应对方案。 霹雳州近一周的病例不断攀升,但阿末赛迪却没出席今早关系抗疫的的霹雳州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 崔慈恩、黄文标及张哲敏直批论阿末赛迪自受委行政议员以来,几乎没有公开对霹雳州疫情发表言,质问后者到底是否有在工作,还是只是挂名无权的幌子? “政变后,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暂代处理卫生事务,尔后将此事务委托予阿末赛迪,但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曾见他曝光,甚至不知道掌管霹雳州卫生事务的他是谁。” 他们说,霹雳州截至11月17日累积新冠病病例已达932人,目前在怡保和太平有众多活跃病例,并已构成人心惶惶,担心疫情恶化。 崔慈恩、黄文标及张哲敏指出,霹雳州有许多行业依赖旅游及社交活动谋生,包括酒店、餐饮、土产、体育等,若疫情进一步失控或恶化,这些业者及相关职员将可能面临倒闭及失业。 “我们也促请政府尽快厘清现有标准作业程序的披露及灰色地带,包括巴刹、体育中心等SOP,避免商家及人民无辜遭殃挨罚。” 陪同者包括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黄家杰、怡保东区妇女组宣传秘书伍致敏。 图:崔慈恩(左三)、张哲敏(左二)及黄文标(左四)促阿末赛迪现身交代霹雳州疫情、SOP及应对方案。右为黄家杰、左为伍致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