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安南获释 人民和投资者丧失信心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2月9日发出的文告: 1.前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在收贿案中获释,这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将逐步撤销国盟领袖的贪腐指控,也将令人民和投资者对马来西亚丧失信心。 2. 随着东姑安南获释,这证明国盟政府只是嘴上说打贪,实际上做的却是对贪污选择性政治提控! 3. 反贪会对于前财长林冠英的案件却能神速调查,然而对于前国阵领袖所犯下的贪污案却因为新证据为由需要拖延,令人其背后动机是否双重标准! 4. 反贪会日前指出160万公务员中仅有0.01%,也就是343名公务员举报部门贪腐,然而国盟政府都不能捉大鱼或鳄鱼时,又如何能指望能够基层公务员主动打击贪腐呢? 5.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国盟政府面对贪腐都选择性提控时,自然难以鼓励公务员依照廉政标准独立行事,更令人担忧公务员将有样学样,上贪下贪,使马来西亚贪腐问题更加严重。 6. 经过希盟大力打击贪污行为的努力,马来西亚的2019年贪腐印象指数提升10名,排名的提升不仅显示民众对希盟廉洁的肯定,更能鼓励外国投资者来我国进行投资,减低不必要的生意成本。 7. 然而,喜来登政变后,国盟政府却已经释放前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和前沙州首席部长慕沙安曼,如今又再释放东姑安南,令人怀疑涉及贪污案的纳吉、罗斯玛、阿末扎希、阿末马斯兰、依沙沙末、邦莫达和阿兹阿都等将被国盟政府陆续释放,免于法律的制裁。 8. 公众有权力知道释放的理由和调查进展,而非一句会继续调查而敷衍了事。 9. 如果国盟政府没办法向大众仔细交代,这等同于漠视贪腐行为,那么人民自然难以对这个后门政府产生任何信心,投资者更不会被吸引到马来西亚进行投资。  

统民党开记者会挨罚四千 选委会应与各政党共同讨论SOP

柔佛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10月28日在发出的文告: 1. 日前以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为首的统民党在马六甲召开记者会,宣布将参选马六甲州议席,目前正在与在野党谈判。 2. 然而,当记者会结束后,统民党却遭到警方以违反卫生部禁止有关州选群聚为由,开出4000令吉罚单。 3. 实际上,赛沙迪在召开记者会也曾经咨询警方,而即使整个疫情期间,记者会都被允许召开。 来源:当今大马

黄益豪吁游子“在地过年” 不回乡团聚可阻疫情扩散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1月27日发出的文告: 《疫情严重 呼采用新颖方式共度新春佳节》 1. 随着新冠疫情没有减缓的迹象,我呼吁大众减少接触式的庆祝活动,采用非传统的新颖方式与家人和亲戚朋友共度新春佳节。 2. 目前我国新冠疫情病例以每日4000例左右的速度增长,而麻坡最近也爆发以家私厂为主的疫情感染群,在西马半岛目前也没有一个州属不属于“红区”。 3. 然而,农历新年佳节往往也增加人流群聚的可能,包括传统的上门拜年聚会等等,这令人担忧新年后将会疫情大爆发。 4. 我们必须吸取圣诞节和新年的经验和教训,当时国盟政府决定松绑“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让人们自由跨县和跨州,刚好也遇到庞大的人流庆祝圣诞和新年佳节,最终使得疫情“遍地开花”,一发不可收拾。 5. 因此,我呼吁大家以另类的非传统新颖的方式共度新年,适应新常态,包括亲戚之间和朋友同学使用线上的方式进行聚会和拜年,以防止因佳节人流而造成的另一波疫情。 6. 我也呼吁游子采用“在地过年”的模式,放弃回乡团聚,游子可以通过为家乡父母订购年夜饭,并与家人一同视讯吃团圆饭,阻止疫情进一步的扩大。 7. 虽然以上建议不符合华人传统习俗和大家一向来庆祝农历新年的习惯,然而病毒当前,每个公民也有义务进行改变,一同努力降低病毒基本传染率和阻止疫情广泛传播。

选委会主席指疫情无阻大选 漠视疫情失控言论不负责任

柔佛文打烟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1年01月08日发出的文告: 《选委会主席漠视疫情逐步失控 言论极不负责任》 1. 日前大马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阿都甘尼指出,冠病大流行并非是第15届全国大选的障碍,这番言论不负责任,更无视我国疫情逐步失控的事实。 2. 大马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阿都甘尼指如果国会在近期内解散,新冠疫情并不会阻碍第15届大选的进行。 3. 选委会身为独立的机构,应秉持独立和中立的立场,不被任何机构所掌控,尤其在选务专业上应给予各造专业的建议,选委会要如何在现在确保实行更严厉的标准作业程序是有效防疫? 4. 我国的新冠疫情病例高居不下,每日都在4位数左右徘徊,而且本来相对安全或者绿区的州属随着有条件行管令的各项措施松绑后都受到影响。 5. 当卫生总监诺西山指我国的医疗体系已经频临失控,传染率R升至1.1,疫情没有任何减缓的迹象将迫使政府的资源都集中在抗疫,请问我国是否还有足够的人力与资源去监督确保选举活动都符合标准作业程序? 6. 选委会在去年年尾展延3场补选,其中的理由是选委会人手不足、无法避免跨州或跨县投票、选民面对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然而这些问题都还没解决下,选委会就敢大言不惭地告诉公众第15届大选没问题,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7. 一场沙巴补选已经造成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大传播,有条件行管令松绑带来的人流流动也已经使疫情恶化,如今我们在谈论的是高度人流活动,涉及全国范围的大选,请问选委会到底有什么妙招能够让我国不会重蹈覆辙? 8. 况且,根据过往的经验,选委会并无执法权,最后只能投报反贪会和警方调查和采取行动,更多的情况却是不了了之,因此选委会又如何去对付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人士,尤其是涉及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国盟政府已经有太多双重标准的先例。 9. 因此,我呼吁选委会应该站稳立场,并在选务问题上给予专业建议,而非信口雌黄,给予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就没问题的假象,否则我国今年所应该专注的经济复苏基本上将难以为继。

土青团长再发表荒谬言论 黄益豪轰慕尤丁充耳不闻

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1月6日发出的文告: 万费沙语出惊人,慕尤丁须约束自家党要发表建设性言论 青体部副部长万费沙再次语出惊人,声称银行应该免除B40的债务,首相慕尤丁必须表态是否赞成其荒谬言论,并请慕尤丁约束自家党要发表建设性言论。 万费沙继支持信和废除多源流教育的荒谬言论后,再次声称银行应该免除B40的债务,为了博出位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银行免除所有B40的债务,银行所遭受的损失难道是国盟政府利用人民的税收来赔偿吗? 市场本来就是就是依据市场的信用和合约作为基础进行买卖交易,然而在万费沙的口中却是可以任意破坏市场原有的机制,毫无理性政策分析的基础,而这样的人竟然可以身居副部长的高位,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身为执政党青年团的团长,理应给予政府建设性的建议,其中一个最好的建议既是接受希盟的建议,由政府牵头银行和私人借贷公司将暂缓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 同时,新的暂缓还贷款计划并将目标群体细致化,不仅包括受疫情影响的B40群体,同时也包括受疫情严重影响的企业,并将企业的现金流纳入考量,减少或暂缓企业的还贷款计划,让企业手上有更多的现金周转,保住马来西亚人的饭碗。 另外,身为土团青年团长的万费沙,也可以向政府建言效仿希盟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青年房屋计划”,为低收入青年首购族提供补贴及可负担房屋的贷款担保,让青年能够拥有属于本身的第一间屋子,实践“居者有其屋”的理念。 减低马来西亚人的债务负担有各种方式,但万费沙却选择这样的“廉价宣传”,为何自家青年团的团长,一而再地发表荒谬言论,慕尤丁却可以屡次充耳不闻呢? 委任部长和副部长是首相的绝对权力,不管是凯鲁丁,还是端伊布拉欣也发表过各种荒谬言论,慕尤丁却没有丝毫的歉意。 我呼吁首相慕尤丁约束其阁员和自家党要发表建设言论,别让这些荒谬言论浪费社会成本,让国家行政托付于低水准的政客手中。  

霹雳州允朝野合作解民困 黄益豪促柔大臣跟进改革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0年12月18日发出的文告: 《在野党议员无法参与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 州务大臣应立即与首相讨论》 1. 日前柔佛州务大臣指州政府无权让野党议员参与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我呼吁州务大臣立即要求首相慕尤丁将在野党议员纳入会议受邀名单,使民生问题能够更有效地解决。 2. 在刚结束的州议会中,多名在野党议员要求州政府将在野党议员纳入县行动理事会会议的受邀名单,以便能够即时解决地方建设和民生问题。 3. 县行动理事会会议提供一个跨部门参与的平台让州议员反映地方建设和民生问题,并且通过多部门的努力解决相关问题。 4. 哈斯尼在日前州议会表达柔佛州政府欢迎在野党州议员参与县行动理事会会议,然而由于今年1月的新指令,“县行动理事会会议”也已经升级成“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而允许参与会议者的权力由首相决定,因此邀请的权力不在州政府的手上。 5. 当我们看到霹雳希望联盟的朝野合作内容,其中一项就是允许朝野州议员可以成为县行动委员会及天灾管理委员会的成员,然而在柔佛却因技术问题不允许,国盟政府是否双重标准? 6. 然而,我呼吁州务大臣别因这些技术细节而放弃这些进步的努力,州务大臣理应利用其于慕尤丁的良好关系推动改革议程,使州民能够获益。 7. 州议员在希盟执政时期面对地方建设和民生问题时,都能够通过地方政府县市议员和县行动理事会会议反映,并且解决相关问题。 8. 然而,随着喜来登政变,希盟议员成为在野党议员后,希盟议员无法参与地方政府会议及县行动理事会会议,这使得大量民生问题只能通过写信和私下会见等方式解决,手续来回不仅繁琐,当问题牵扯多部门时,更难以解决。 9. 在野党州议员执政的选区选民同样也有缴税,他们理应获得同样的服务,而不应该被制度性地歧视。 10. 同时,允许在野党议员参与将有助于议员将地方建设和各种民生问题带入每月定期召开的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使问题能够得到有效的关注,并且能够快速解决。 11. 如果在野党议员因为这些技术问题而无法参与会议,这意味在野党议员只能在国会或州议会反映民生问题,这将大大地压缩州议员的辩论时间。 12. 试想想,当州议员在州议会辩论的时间仅为20分钟,在这20分钟内又得反映各种民生问题,试问州议员又如何能够有效地讨论州的各种发展政策呢? 13. 首相慕尤丁同时也是柔佛甘蜜区州议员,理应在柔佛发展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非双重标准对待不同的州属。 14. 因此,我呼吁首相慕尤丁和州务大臣哈斯尼必须胸怀更大视野和魄力,以克服相关的技术问题,而非利用各种技术性问题,自我设限,最终使柔佛州子民获益。

慕尤丁应迅速允许召开国会和州议会 让在野党议员辩论民生政策

柔佛文打烟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1年3月16日发出的文告: 1. 国会上议院主席莱士雅丁已经表达国盟不必害怕召开国会,我也呼吁首相慕尤丁尽快允许国会和州议会召开,让民生问题能够在神圣的议会殿堂进行辩论。 2. 自紧急状态以来,中央政府几乎封锁所有在野党议员监督政府施政的管道,大量民生问题和抗疫措施都没办法通过议会管道寻求政府答复,并对于政府施政进行建议。 3. 土著团结党党籍的国会上议院主席日前也发表国盟没必要害怕召开国会,因为在野党不信任投票将会失败。 4. 既然莱士雅丁那么有自信,不如采取实际行动使用党内管道施压慕尤丁政府召开过会,确保所有议员能够将民生问题通过国会管道进行反映。 5. 自紧急状态以来,太多政策需要通过国会进行辩论,包括,1万令吉的高额罚款、外劳宿舍问题、工业区非法外劳感染群、疫苗接种等议题都需要国盟政府通过召开国会和州议会,以进行详细的辩论,确保政策能够有效及全面地落实,并将其弊处所带来的的风险降到最低。 6. 举例来说,国防高级部长及总警长指1万令吉可向县卫生局进行上诉,而县卫生局却指无权处理上诉,这些问题本应该通过国会的召开,提前综合议员的意见以进行执法程序的处理,也包括针对不同的违反SOP行为给予相应的罚款限额,而非一刀切给予1万令吉的罚款。 7. 因此,我呼吁首相慕尤丁听从资深领袖莱士雅丁的意见,从善如流,迅速召开国会和州议会,对所有政策进行辩论吗,而非在不聆听民意下强行援引紧急状态颁布新法令,增加人民在疫情间面对的痛苦。

慕尤丁应邀朝野议员 召开紧急状态汇报会

柔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3月3日发出的文告:首相慕尤丁应邀朝野议员 召开紧急状态汇报会 1. 日前首相慕尤丁在首相署举行紧急状态汇报会,受邀者仅有国盟议员,在野党议员并没有受邀,我呼吁慕尤丁应对所有议员召开紧急状态汇报会。 2. 首相慕尤丁日前在首相署邀请所有的国盟议员参与紧急状态汇报会,然而在野党议员并没受邀参与,这又是一项双重标准的举动。 3. 紧急状态的宣布不仅牵扯执政联盟内的勾心斗角,同时也使国会停滞,政府行政权一家独大。 4. 当国会和州议会被冻结,国会议员和州议员无法代表选民在国会和州议会发声,然而国盟政府却允许国盟国会议员与政府官员交流,而在野党却被继续被噤声,难道在野党的选民没有缴税吗? 5. 同时,紧急状态汇报会也邀请了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和全国总警长拿督死里阿都哈密参与,请问这场汇报会是政府活动,还是政党活动?如果是政党活动,那么高级公务员扯入政党活动,公务员成了政党的跟班,失去政治中立的角色,难道不是党政不分吗? 6. 如果紧急状态汇报会属于政府的活动,那么政府就有必要在紧急状态期间,不分政党对所有的议员进行汇报,并解答议员心中的疑问,而非选择性地进行汇报。 7. 我也呼吁首相慕尤丁遵守最高元首紧急状态下可召开国会的御令,尽速回复国会的功能,包括允许各委员会成员履行职能,确保国会的立法权能够扮演监督的角色,使人民的利益不受影响。

黄益豪:错就是错! 部长违反防疫SOP如何服众?

文打烟区州议员兼柔佛州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0年10月6日(星期二)发表的文告: 霹雳州务大臣阿末费依扎认为人们不能因为疫情病例暴增,就指责政治人物或特定群体,这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大家都要有自觉,甚至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让全球人民都非常担心,当然马来西亚的人民也不例外,尤其是当看见每天的数据都在攀升至新高点时,政府难道不是应该扮演“火车头”,带领国民度过疫情和难关吗? 因为有前线人员的贡献,我们之前已成功控制疫情,每天的确诊病例维持在双位数,甚至是个位数,这些前线人员绝对是居功至伟,当他们在捍卫我们的健康,难道我们不是也应该配合他们吗? 疫情面前,人人平等,大家都有感染的风险,但目前既然我们没法站到前线帮忙,那我们就守护好自己,守护好我们的社区,尽量降低感染几率。 今天,如果大家都做好了防疫措施,但病例还是居高不下,那大家都无话可说,但今天事实却非如此,我们看到的是一名又一名的高级人物,包括部长,大臣等一而再地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先有凯鲁丁不知为何可以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前往重灾区的土耳其,从沙巴回到柔佛州的大臣在咖啡店和民众没有距离的交流,再有首相暑部长“5州趴趴走”的事件等,政府体系成员都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这让政府如何服众? 所以,我也要求政府清楚交代,会如何处置从土耳其回来却没有进行隔的的原产部长凯鲁丁,政府是否准备就让他罚款1000令吉了事?相信这也是全国人民在等待的交代,政府要知道之前可是出现百姓违反条例,被罚款7000令吉至8000令吉的先例。 同时,沙巴既然是重灾区,回来后自行隔离也是常识,为何首相暑部长可以没有隔离就“趴趴走”,而且还跨了5个州,须知他最终还是确诊人士,这受影响的会有多少人,谁该负责? 我要强调,不只是政治人物,任何人一旦违反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是法律责任,断不能因为某些人位高权重,就能享受特别待遇。

柔佛连续多天接种量不进反退 黄益豪促州政府加快自购疫苗

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于2021年6月28日发表的文告: 《柔接种量不济 促州政府加快自购疫苗计划》 1. 柔佛连续多天出现疫苗接种量不进反退迹象,却未获得中央政府的正面回应,我吁请柔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正视此事,加快处理州政府早前宣布的自购疫苗计划,同时交代进展,以期柔州子民能在短期内获得接种。 2. 我国当前处在疫情胶着的状态,柔州的累积确诊病例也在昨日(27日)突破7万宗,是全马第三高的州属,累积死亡病例更占居全国第二,达560人。对比居高的疫情,柔佛理应想方设法增速接种疫苗,但现实的情况却不尽人意。 3. 根据政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柔州在6月中旬一度冲到每日接种2万剂,近日却明显放缓,尤其接种首剂的疫苗的人数,更是从最高峰的1万5000剂,滑落至6月24日的1万222剂、25日7512剂以及26日区区的4890剂。 4. 这使到柔州已接种首剂疫苗人数排名倒数全国第五,目前以42万6842人或仅占成年人口的11.3%,排在沙巴(9.4%)、吉打(10.2%)、吉兰丹(10.5%)及登嘉楼(11%)之后。 5. 哈斯尼在5月27日主持全柔国州议员线上抗疫会议后,曾向媒体宣布州政府将透过“柔佛善行振兴经济配套3.0”,拨出4000万令吉购买疫苗,之后也透露会向新加坡及中国政府购买50万疫苗应急。然而,时隔一个月,各区州议员仍未收到任何有关州政府自购疫苗的细节或进展报告。 6. 此外,由州政府与移民局合作执行的“柔佛免疫计划”(Johor Immu Plan)自4月29日推出以来,至今已有超过10万人申请接种疫苗。虽然哈斯尼日前称申请者最快可在大批疫苗于7月抵马时优先获得接种,但随着各州纷纷陷入疫苗短缺的现象后,这项计划会否被拖延,令人关注。 7. 柔州过去享有南方经济门户之称,如今反复的疫情重创州内各行各业,数以万计在新加坡打拼的游子仍在等待马新边境重开,与家人团聚的那一天,柔州政府不应辜负人民的期盼,必须持续向中央政府施压及跟进疫苗库存。 8. 随着砂州早前宣布购得100万剂的科兴疫苗,雪州政府也在昨日进行自购疫苗的试跑计划,我也恳请哈斯尼能够仿效上述两州透明化处理自购疫苗的方式,定期向柔佛子民汇报细节及进度,以安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