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说前朝? 不,前朝才是关键!

"我们不想再听到前朝的问题!" 以上是很多网民都会说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后,感觉上他们都了解前朝的腐败造成今天经济上的伤害。 他们不愿意听,不是因为想要逃避,而是因为那已是过去式的问题。 是吧? 他们责怪现任政府还再前朝前朝的,是因为他们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了希盟,那新政府就得赶紧把经济搞好。 是吧? 搞好经济不是靠口号,而是务实的带着国人向前行,问题是如何向前? 债务重组,新政府一上台马上就进行了重组规划工作,但是单单一马公司所欠的利息就足以让我国财政不能透气。 节省开销,新政府减少公务员的计划正在进行中,然而减少各项津贴,也是其中一项需要考量的选项。 增加外资,我国迫切需要外资进军我国,所以新政府才会努力的进行改革,例如新闻与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反贪独立,再加上财政部到访各国设立各国财政部的特别管道,让外资更容易进入我国。 前朝所造成的破坏需要新政府修复,可是马华等一众网上枪手无视前朝破坏的力度,迫不及待的责怪新政府重整经济的工作缓慢。 新政府一边大力地赶工修复前朝遗留的祸端,另一边则需要咬紧牙关地为经济把关,希盟不断地告诉人民,改革需要时间,这一切的破坏源自前朝,新政府则是扮演修复的工作。 或许大家都心里明白祸源,但是大部份都中了网上枪手的异论,变得不体谅新政府所面对想像之外的破坏程度,这就是为何新政府在执行重新规划的工作当兒,也不断地提醒大家勿忘前朝为国家带来的破坏。 马来西亚前景是灰是彩,不只是看希盟如何执行,而是要靠大家一起前行;再好的政策但没人跟随,那就只是纸上谈兵。 最后还是那句,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却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埋头苦干。 大家为这片土地祈祷吧,只要信念一​​至,我们的明天会变得更美好。 ~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

亲爱的马来西亚人,请挺住!

文:雪州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 第十四届大选,全国人民挺身而出的支持高喊新马来西亚的希望联盟,成功推翻了六十年独霸天下的国阵,让马来西亚迎接第一次的政党轮替。 我国人民期待的是一个新马来西亚的诞生,意谓着有一个以民为本、一个不分种族宗教开明治国的新政府接管我们的国家。 然而随着希盟补选而失守士毛月州选区后,焦点却不再放在如何制定新制度来捍卫全民的利益,而是中了巫统及伊党所制造出来的诡计,使到种族宗教主义再次重燃在我们的这片土地上。 从补选成绩中可看到华印裔的支持率还是停留在希望联盟,约37%巫裔选民还是依然的靠向新政府,从数据分析中看到只要希盟在介绍新政府执政纲领的工作付出更多努力的话,人民的支持率还是会持续上升。 然而遗憾的是,希盟的其中一位中央领袖竟然认为应该跟随巫统及伊党的脚步,加快速度落实马来人议程,这种不寻求改革却背道而驰的作法,只会让我国的政局陷入倒退的状况。 小弟个人浅见,此时此刻希盟不该让马来西亚处于倒退的状况,而是要更努的全力进行政改的讲解工作,让人民更加明白改革的迫切性。 马来西亚全国人民目前需要的不再是倒退的方向,而是迫切的需要把我国开往更开明与更民主的执政方向,只要能够的把我国的经济、工业、人文、基设,以及教育等方面进行妥善的规划与管理,下一步的共同目标就是迈向国际的新路向。

国阵应效仿希盟 公平分配选区拨款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黄祚信日前发表文告透露,自从雪邦国会议员不是国阵人选担任后,当地人民损失了中央给予国会议员至少500万令吉的拨款。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办公室特别事务官黎潍裮指出,黄祚信的说法,就是反对党一直以来控诉国阵中央政府对反对党赢得的选区进行对选民报复的其中一个例子。 国阵一直以来把选民的诉求当作交易来看待,国阵常常在人民提出诉求后作出有条件性的回应,you help me I help you 就是典型的例子。 相对的,自雪州在2008年赢得州政权后,雪州新政府对州内56个州选区的拨款公平的分配,一分也没有少。在反对党赢得的选区,州政府都会委任选区协调官分配及管理该选区的拨款,绝不像国阵中央政府那样,选民支持反对党,州选区拨款就不再下放的报复式方式教训选民。 黎潍裮也是民主行动党雪州副组织秘书,他表示,雪州政府在2014年11月再创先例,州务大臣阿兹敏宣布,为了尊重选民的決定,尽管大部分选民支持反对党议员,在民主的精神底下,雪州的12名反对党州议员在2015年享有每年2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这项破天荒的宣布让雪州成为首个让反对党州议员拥有选区拨款的州属。 黄祚信身为马华的新一代领袖,以他的智慧及才干,理应是要求中央效仿雪州政府,向国阵中央政府争取委任自己成为国会选区协调官,以便能够管理中央政府拨给国会议员的5百万令吉拨款,有效率及公平的分配到雪邦各社区,造福社群,而不是继续的使用老掉牙的方式,強调投票给国阵才能有拨款的落后理念,来骗取人民的支持。 人民之所以支持希盟雪州政府,是因为人民的双眼见证了新政府对于提倡新政的用心、看到州政府以民为本的诚意,以至他们继第12届大选后,毅然的在第13届大选时给于雪州希盟更大力的支持。

回应马华:别将自己过去的无能套在新政府身上

回应马华:别将自己过去的无能套在新政府身上 今早看到马华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郑耀民的一篇文告,其内容主要针对去年改朝换代后中央政府对华校及华文教育拨款的改革提出了他的看法。 他提到财政部必须在即将提呈的财政预算案当中,继续制度化拨款给独中、三所民办大专的600万的拨款,他是为了确保我国华文教育能永续发展,世代流传。 他的语气让人感觉到这样的一个为华文教育改革的方向,会因为改朝换代后而止步不前。 马华在朝六十年,独中不但没有拨款,就连总会长魏家祥本身的选区内的永平独中,被踢爆2017年只拿到其每年选区拨款600万中的7.5万令吉的拨款 。 郑耀明也不敢提及,今年教育部拨出有始以来第一次给予全津贴华小共2千万令吉的拨款。 我想劝请郑耀明放大眼睛看清楚事实,独中制度化拨款并不是在改朝换代后才有,早在2008年雪州槟州自反对党联盟执政后就由州政府开始推出,到了第十四届大选 改朝换代后,中央政府才破天荒的让全国上下独中享有共1200万令吉的拨款,魏家祥过后吐出一句:"至少是好的开始",当时魏家祥还补上一句"够不够就让各界去评论" 的酸酸语气。 马华此时此刻,想要学习当个专业的反对党,那无可厚非。 但是马华必须提醒自己,别把自己的无能套在他人身上,60年来做不到的让别人做到了还可以厚着脸皮对着别人酸一番。 希盟政府此时此刻一方面正在努力的填补前朝的无底洞,另一方面则是要在短期内让人民看到成绩,这看起来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可是在给予华教拨款方面,希盟做到了60年国阵做不到的,印证了希盟没有对不起华教,火箭也没有出卖华人。 黎潍裮 雪州莲花苑州议员

在野党 VS 在野党 —— 柔佛毒河事件的反思

在野党 VS 在野党 —— 柔佛毒河事件的反思 我还深深记得2014年12月,吉兰丹州迎来了一场浩劫,大雨来袭造成丹州大水灾,全国上下无一不替丹州人民祈祷,向上天请求停雨解灾。 当年火箭在全国仍是在野党,没有中央政府的资源,但凭着一颗为民救国的热心,马上向私人界发动民间筹募干粮及必须品,并安排党内上下启动前往灾区的救济行动。 灾后数月后仍有灾民被迫住在帐蓬里,行动党为了要协助灾黎重建家园,与数个非政府组织成立吉兰丹之梦联盟,一步一脚印的把灾黎的屋子一间一间的重建起来。 我重复,那个时候行动党在中央仍是在野党。 过去十天以来,柔州发生了不负责任的人士把毒化学废料丢在柔州巴西古当的金金河,污染了河流之余也引发严重的空气污染。 好了,事情发生后,我们看到在野党群起而出,批评、讽剌、谩骂、指责以外,他们还为这事件贡献了什么? 这个时候我们要的不是谣传有人因污染事件而死亡的假新闻,我们不要听一些干扰拯救工作的喧哗声,人民要看到的是不分朝野的为这场不幸事故寻找一个解救方案,当年在野的行动党以身为一个全国性的政党,在2014年丹州大水灾事件中做到为灾区的灾黎该做的工作,然而此刻身为在野党的巫统马华,除了口水战之外,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若现在的在野党认为此时此刻下马后并没有足够的资源协助灾区工作,那我劝请他们静静的让政府各部门进行他们的工作,而不是在工作进行的时候要求这位辞职、那位该负责任。 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需要一步一脚印的把工作完成。 文:黎潍裮 雪州莲花苑州议员

马华曾经妖魔化伊党  接下来却与伊党结盟

文:黎潍裮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第12届大选后与公正党及伊党在4个州属联合执政,时称民联政府。当年的伊党由聂阿兹领导,他是伊党的实权领袖,也是伊党内众所周知开明派的重量级领袖。 当年3党抛开自己的执政理念,以3党同意的纲领作为执政的方向,因此多年来执政的州属不曾提及民主社会主义及宗教化的神权主义。 然而随着聂阿兹逝世,哈迪阿旺掌握了实权后,伊党从开明走向极端,尽管之前的共同执政理念没有谈及强化回教刑事法,但是伊党却坚持任由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伊刑事法个人法案,行动党当时被马华紧追在后头,把伊党编制成宗教极端主义政党,散播伊党的一意孤行是由行动党一手壮大的言论。 经过无数次的协调与谈判,行动党意识到伊党已不再像之前的那样开明,于是独自宣布民联瓦解,伊党开明派领袖也不能再忍受遂渐步向极端的伊党而分裂出来组织了诚信党,后来更与新政党土团党、公正党,以及民主行动党组成希望联盟迎战第14届大选。 当民联瓦解,伊党被抛弃后,我们看到伊党继续的玩弄宗教课题,他们变本加厉的持续以种族宗教课题对行动党展开攻击,宣告行动党就是排挤回教及马来人的政党。 这一切的发展,马华都看在眼里,可惜马​​华没有站出来为行动党说过一句公道话,马华非但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们还可能在未来与伊党结盟。 此时此刻,马华已经忘了当年如何妖魔化由开明派领导的伊党,马华忘了行动党如何与被宗教派领导的伊党反目成仇,马华故意看不到现在巫伊在我们和平的国土上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 马华一度被迫清醒,并且朝着解散及脱离国阵的方向前进,可是现实与诱惑让马华却步,并且故意忘了过去十年来指控行动党的一切言论。 我呼吁广大的马来西亚人,一起联手拼弃种族宗教极端主义污染我们的国土,一起拒绝任何直接与间接使到我国迈向极端主义的政党以及其政治领袖。

下一届,是选党也选人的年代。

文:雪州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 到底国州议员该如何让选民了解他们之间的权限与服务?民众如何去点评人民代议士的成绩与满意度? 这个很重要,因为下一届大选,选民不再是盲从的以投党不投人的方式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政党更应该让自己的代表在选区中突出自己的表现,以便在下一届大选能够保得住选区,让联盟继续的捍卫执政权力。 有人认为,只要执政党使出好成绩、提出好的政策,希盟大可继续的执政,我不以为然,下一届大选中若政党派出来的议员没有给予社区良好的服务,没有时时关心选区内的问题,州政府施政做得再好,选区可能连任的机率就会减少,士毛月补选就是一个借镜。 有人再问,任何的选举竞选活动,如何能够捍卫选区、如何能够克敌制胜?方法很简单,只要平时的服务让人民感到满意,选民自动会把手中的一票投向原任议员或原任政党所派出的候选人。 我重复,平时在选区内的服务很重要,无拉港就是一个例子,前州议员黄田志意外逝世,补选的投票率很低,但是其结果逛胜,只因为黄田志生前的服务工作都受到选区内的选民认同。 也因为如此,我常常劝勉我的同志们,包括我们的市议员们,投身政治并不是投身商界;被委任为市议员并不是受封荣耀;选上了国州议员并不表示一路顺风;被委以部长并不代表从此享受天乐。我同时也不时提醒自己,我们身负火箭旗帜,就应保护火箭名誉、就应全力以赴、就应服务民众,把最好的服务团队带入社区为民解困。 一届五年很快就过了,五年后又要启动竞选机制以重新寻求人民的委讬,俗话说得好,不怕慢只怕站,当初是我们让人民明白什么叫作当家作主、什么叫作人民就是老板,而主人及老板们的心里对于我们的服务肯定是有一把尺,而要让他们把尺量很有多长,主动权其实是落在我们的身上。 不管是县市议员、州议员、或是国会议员,我们需要不时检讨过失、跟进人民的需求、吸取最新资讯、学习外国新措施,以便把最好的政策贯彻在政府体制內 。

政府极限救财务 领袖不贪有出路

文:雪州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 过了华人新年,也经过了两场補选,希盟在这两场補选中失利,于是焦点集中在种族宗教主义当中,把国家向前迈进的方向给模糊了。 改朝換代的蜜月期已过,新政府最近被人民骂得很凶,笔者是火箭雪州议员,呼吁所有希盟的同志必须理性看待及听取人民的声音。无论如何,我想趁此机会替中央政府讲几句好话。 509后,林冠英被首相委任成为财政部长,上任后马上投入工作,他在检查财政部的每一个账戶后发现了一个称为统一收入戶口中,前朝留下了4.5亿令吉在戶口里头,此戶口的功能是用来缴付全国上下公务员薪资及退休公务员的退休金。 很多人想不到,每个月需要缴付的薪资及退休金,是80亿令吉,沒錯,是80亿令吉。 想像一下,5月头接管财政部后,月尾就必须要把80亿准备好,可是戶口只有4.5亿令吉,若我是林冠英,我何止每天上报大骂前朝政府? 财长是在去年9月尾时公布这个消息,他说尽管戶口內只有4.5亿令吉,但是财政部在5月尾至9月尾都顺利的发出这5个月的80亿的薪资及退休金给所有公务员,去年9月尾结账时,统一戶口从5月份的4.5亿的余款增加到37亿令吉。 为何林冠英做得到?只有一个理由,就是因为沒有贪污。 在今年年头,财政部宣布了一项好消息,前朝在2017及2018所欠下来的消费稅共190亿令吉,加上欠人民所得稅退款约180亿令吉,两个欠债加起来逾370亿令吉的债款,新政府从今年一月开始退回给商家及人民了。 希盟在短短9个月执政以来,把国阵欠人民两年的370亿存回来,希盟做到了! 为何新政府做得到?也是且一个理由,就是因为沒有贪污。 370亿的事件,除了证明政府沒有贪污,部长们认真的想尽方法填補债务外,也可以看到这370亿回到商民手中,將为我国经济市场注入一剂強心针,一笔近四百亿的流动资金將帶动我国的经济成长。 只要我们的新政府沒有贪污及认真的为国人做好他们的经济规划工作,3年后一定可以看到国家经济好转,这也是为何财长不断的要求人民给新政府3年时间的原因了。

黎潍裮:剿灭马华民政的是选委会

民主行动党雪州副组织秘书黎潍裮于3月29日发表文告: 这次我国选区划分,其结果是将华人票及马来票分别集中在不同的选区,普遍上的看法都认为选区划分后有利于巫统及行动党这两个政党,理由是华人在过去两届都十分支持火箭,凡是超过40%华裔选民的国州选区,行动党都可轻易的赢得议席;反之,巫裔选民较多的国州选区,巫统也都轻易的将之拿下。 十粒糖果分给4位孩子,两位被分配获得4粒糖果,另两位孩子只获得各自1粒糖果的话,正常来说吵得最励害的应该就是分得最少的那两个小孩。 若以这正党的情况套在我国政坛,行动党就属于不正常的孩子了,选区划分的第一份建议书出炉后,反对最激烈的就是获得最多糖果的火箭,火箭国州议员不因选区内可分配到更多的华裔选民而暗中自喜,反而是积极的推动签名运动反对这项建议。 反观马华民政,这两个政党可称为更不正常的孩子,在选区划分的不正常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叫嚣投诉,还在3月28日的国会殿堂内参与新选区划分辩论时,公开支持有关建议书,并在投票环结中一致支持有关动议。 马华民政在国会殿堂内获得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新选区划分将对马华民政产生不妙的情况。 我认为,马华民政也晓得情况不妙,但是他们能够怎样?美其名是遵守国阵精神,其实是心感不妙也不敢违抗巫统的指令。 我重申,政党的生存基本条件就是选票,然而马华民政自己对于要争取自己生存的有利条件的勇气也没有的话,那这两个政党又如何可以造福他们自己的选民呢? 马华早前向华社申诉火箭要剿灭马华,但从新选区划分的报告书中看到,要剿灭马华民政的是选委会,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巫统,而马华无力反抗,自己更自愿的跳下巫统为马华民政所设立的坟墓,宁死也不敢抗命。 或许马华民政盘算着巫统会让出一些巫统强区让他们可以以寄生虫的方式继续在政坛中存活,然而这种寄生虫的政党则只会继续的看着巫统的脸色做事,华社的诉求更是如张盛闻那样,在只欠东风的情况下走到最后一步的最后一里路,然后又被魏家祥告知原来承认统考将有可能被列入国阵的竞选宣言当中。 连自己生存的基本条件都没有办法捍卫的政党,就是一个连自己也出卖的政党,我们对于这类政党的存在价值,也无需再提。

山打根补选胜不骄 续发挥火箭精神回报选民

文: 雪州莲花苑区州议员黎潍裮 金马仑、士毛月,以及晏斗补选三连败,我都一直强调,那是因为这三区向来在六十年来都属于国阵强区,士毛月则在改朝换代的情绪中有幸的让希盟在第14届大选中暂时拿获。 金马仑,希盟从未赢过,补选时也不例外,巫统以3238多数票捍卫此国席。 士毛月,希盟趁改朝换代时拿下此州选区,可是在补选时,敌不过巫伊联手,最终巫统以1914多数票重夺州议席。 晏斗,巫统传统强区,在补选时以4510多数票捍卫成功,保住该州议席。 然而,当面对三连败的局面后,希盟又迎接另一挑战,就是山打根国席补选,此选区是行动党传统议席,也可以说是火箭强区,宣布补选时,很多人都说火箭不会输掉此国席。 发挥火箭精神 成绩一出,火箭强区,补选时投票率虽然只有54%,但是多数票却比第14届大选高,黄诗怡以11,521多数票捍卫山打根国席,打得刺激赢得漂亮,这种赢法才是真正突显传统强区的成绩。 从巫统以低票赢得三场补选后的言行举指及其让人看不过眼的意气风发,行动党则不能学习他们的那种傲气。 在赢得漂亮后接下来的三年里,发挥火箭精神,给选民最好的服务,那才算是回报选民的最好礼物。 行动党火箭同僚,大家一起检讨并一起学习,带领最好的服务团队服务选区,用行动告诉选民他们没内选错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