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O2.0宽松不超过四周 黎潍裮:假限行令是否有效阻断感染?

民主行动党雪州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于1月14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很多商家来电询问,有手表店、有鞋店、有婴儿专卖店、有手机店的业主。 根据指南,政府只说明服装店、眼镜店、美发院、休闲中心、自助洗衣店(已获准重开)及三温暖不能开,其他的就没有明确的说明。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表示,他仔细的读了新指南,零售店、电器电子行业可以营业,所以除了被例名不能营业的商店外,其他多数都可以放在零售领域,手表、电话、电脑等可例入电子领域。 “我一律敦促他们例印由国家安全理事会所推出最新的指南,贴在店里,若执法单位上门执法,他们就可以出示给官员,自己行业所属领域。” 问题来了,若根据指南,超过80%零售行业可以开店营业,这也意谓员工必须上班,普罗大众则可以在遵守基本作业模式下,进出商店购买物品。 “我心中也纳闷,昨天政府公告说,限行令不会超过四个星期,但以目前的形式看来,这个假的限行令如何能让我们的政府有信心可在四个星期取得抗疫情的胜利 ?” 今天进入限行令第二天,警方所设的路障并不严谨,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外,还造成一些设有路障的道路出现堵塞的现像。 因此,我国目前进行的MCO2.0,其用意应该是要管制国人行动,不让大部份人外出活动,可惜管制不严下,这两个星期的限行令不再拥有意义,也在浪费我们的青春、消耗我们的时间。

抹黑保险人民计划 魏家祥企图误导人民

我对于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质疑希盟政府所推出的免费mySalam医疗保险计划感到纳闷,尤其是他指出每年花上4亿令吉替人民购买此保险但赔赏率却只有3.5%的说法。 身为一名博士的马华总会长,他故意忽略去年所发布有关mySalam政策的资讯而选择误导民众的说词已失去代表人民发表谈话的资格。 根据资料,去年公布的资讯中清楚说明,每年4亿令吉的费用是由大东方保险承担,这五年的计划共加起来就是20亿令吉,若五年内赔不完将循环回到基金里。 为何大东方如此大方的为人民提供如此优惠的医疗保险计划呢? 原因是国行规定外资持股限制30%股权需要售予本地机构,大东方以20亿分5年提供医疗保险计划来达到豁免这项限制。 魏家祥不是不知道以上资讯,只是他想以混水摸鱼的方式来混扰人民的看法,企图将希盟如此好的政策变为一项让人民感到反感的政策。 身为政府成员之一,我在莲花苑州选区内都一直替政府宣扬良好施政及政策的宣传的工作,除了要让人民更了解新政策之外,同时也可以拆穿反对党的谎言,还我国一个没有假消息的净土。 莲花苑团队将会在选区内的夜市场开设服务柜台,赶在3月31日前替选区内符合资格的居民申请此免费医疗计划,活动详情将会通过记者会、挂张宣传布条、社交媒体的宣传方式,向公众发布。 我认为,身为反对党国会议员的魏家祥,不要什么都为了反对而反对,良好及可惠及人民的政策,也应该致力的为自己选区的居民大力争取,就如以前身为反对党的我们,当国阵政府开放一马援助金的申请时,火箭同仁也一样在火箭服务中心替人民填写申请表格,甚至替申请者到內陸稅收局提呈申请表格。 无论如何,莲花苑团队乐意接待任何一名居民,包括那些被马华总会长散播误导此免费医疗保险计划的马华党员,我们欢迎您前来莲花苑州议员服务中心询问详情。 我坚持相信,只要我们一步一脚印地为人民付出,那些投机政客的真面目將会一一地被人民看得清清楚楚;我也绝对相信,人民会越来越感受到新政府的清廉將会为我国帶来更大的改变。 黎潍裮 莲花苑州议员

国阵应效仿希盟 公平分配选区拨款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黄祚信日前发表文告透露,自从雪邦国会议员不是国阵人选担任后,当地人民损失了中央给予国会议员至少500万令吉的拨款。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办公室特别事务官黎潍裮指出,黄祚信的说法,就是反对党一直以来控诉国阵中央政府对反对党赢得的选区进行对选民报复的其中一个例子。 国阵一直以来把选民的诉求当作交易来看待,国阵常常在人民提出诉求后作出有条件性的回应,you help me I help you 就是典型的例子。 相对的,自雪州在2008年赢得州政权后,雪州新政府对州内56个州选区的拨款公平的分配,一分也没有少。在反对党赢得的选区,州政府都会委任选区协调官分配及管理该选区的拨款,绝不像国阵中央政府那样,选民支持反对党,州选区拨款就不再下放的报复式方式教训选民。 黎潍裮也是民主行动党雪州副组织秘书,他表示,雪州政府在2014年11月再创先例,州务大臣阿兹敏宣布,为了尊重选民的決定,尽管大部分选民支持反对党议员,在民主的精神底下,雪州的12名反对党州议员在2015年享有每年2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这项破天荒的宣布让雪州成为首个让反对党州议员拥有选区拨款的州属。 黄祚信身为马华的新一代领袖,以他的智慧及才干,理应是要求中央效仿雪州政府,向国阵中央政府争取委任自己成为国会选区协调官,以便能够管理中央政府拨给国会议员的5百万令吉拨款,有效率及公平的分配到雪邦各社区,造福社群,而不是继续的使用老掉牙的方式,強调投票给国阵才能有拨款的落后理念,来骗取人民的支持。 人民之所以支持希盟雪州政府,是因为人民的双眼见证了新政府对于提倡新政的用心、看到州政府以民为本的诚意,以至他们继第12届大选后,毅然的在第13届大选时给于雪州希盟更大力的支持。

黎潍裮:剿灭马华民政的是选委会

民主行动党雪州副组织秘书黎潍裮于3月29日发表文告: 这次我国选区划分,其结果是将华人票及马来票分别集中在不同的选区,普遍上的看法都认为选区划分后有利于巫统及行动党这两个政党,理由是华人在过去两届都十分支持火箭,凡是超过40%华裔选民的国州选区,行动党都可轻易的赢得议席;反之,巫裔选民较多的国州选区,巫统也都轻易的将之拿下。 十粒糖果分给4位孩子,两位被分配获得4粒糖果,另两位孩子只获得各自1粒糖果的话,正常来说吵得最励害的应该就是分得最少的那两个小孩。 若以这正党的情况套在我国政坛,行动党就属于不正常的孩子了,选区划分的第一份建议书出炉后,反对最激烈的就是获得最多糖果的火箭,火箭国州议员不因选区内可分配到更多的华裔选民而暗中自喜,反而是积极的推动签名运动反对这项建议。 反观马华民政,这两个政党可称为更不正常的孩子,在选区划分的不正常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叫嚣投诉,还在3月28日的国会殿堂内参与新选区划分辩论时,公开支持有关建议书,并在投票环结中一致支持有关动议。 马华民政在国会殿堂内获得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新选区划分将对马华民政产生不妙的情况。 我认为,马华民政也晓得情况不妙,但是他们能够怎样?美其名是遵守国阵精神,其实是心感不妙也不敢违抗巫统的指令。 我重申,政党的生存基本条件就是选票,然而马华民政自己对于要争取自己生存的有利条件的勇气也没有的话,那这两个政党又如何可以造福他们自己的选民呢? 马华早前向华社申诉火箭要剿灭马华,但从新选区划分的报告书中看到,要剿灭马华民政的是选委会,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巫统,而马华无力反抗,自己更自愿的跳下巫统为马华民政所设立的坟墓,宁死也不敢抗命。 或许马华民政盘算着巫统会让出一些巫统强区让他们可以以寄生虫的方式继续在政坛中存活,然而这种寄生虫的政党则只会继续的看着巫统的脸色做事,华社的诉求更是如张盛闻那样,在只欠东风的情况下走到最后一步的最后一里路,然后又被魏家祥告知原来承认统考将有可能被列入国阵的竞选宣言当中。 连自己生存的基本条件都没有办法捍卫的政党,就是一个连自己也出卖的政党,我们对于这类政党的存在价值,也无需再提。

拟定新战略重振士气 培训人才加强地方服务

希盟及反对党在无法阻挡我国2021年财政预算案后,足以看到反对党真正的实力。 此时此刻除了面对实况外,我们也应检讨反对党本身的弱点,并积极定出新的战略,重振反对党士气,重新出发。 希盟除了应检讨过往的策略外,我党行动党也应该要重新布局,除了培训更多的新人外,也应该研究是否在来届大选上阵更多的议席。 战略是大局,然而地方上的服务也不容小虚,在全国大课题上节节败退,反之地方上的服务得到广大民众的赞扬,来届大选保住原选区并不会是件难事。 我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就预测,来届大选对行动党而言,并不再会拥有派谁都赢的优势,服务口啤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人民要看政党委派什么样的人选上阵才作出选择,也因为如此,培训人才在各地进行服务也是重要的一环。 在执政的州属,我们拥有地方政府的平台,可以委派党员进入市议会,除了监督市议会的操作外,还可以借此平台使用地方政府的资源为民服务,然而我在此强调,受委市议员并不是被册命封爵,市议员是一项若差,必须与国州议员配合,全力为选区服务,并带来改变。 在没有地方政府平台的反对党州属,我们的服务更不能够停顿,火箭精神其中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身为党员的我们不计酬劳的加入协助人民的行列,以改变人民的生活困境及为社会带来改变。 在随着槟州、雪州,以及森州执政的经验,我党需要加重在培训党员这一环,培养更多的党员依据地方政府的条规来给予人民更有效率的服务。 民主行动党向来给外界的印象是团结及遵守纪律,党员们无私的付出,配合中央领袖的决策来达到贡献社会的使命,接下来党领袖应该更重视默默耕耘的党基层为党为社区的付出 ,团结一致的重新从发,让民众更加了解行动党的理念。 在各国州议员都各自的在自己选区成立了强大服务队伍后,选区内的服务受到人民的赞扬的情况下,才能安心的为国为民做出更好的政策、监督中央政府的工作才会做得更好。 一个好的团队,將会产生更多的人才,才能在来届大选拥有更多人选进入战场。我重复,下一届大选不再是拥有派谁都能贏的的优势,培训人才过程中让他们有个平台表现才华,届时若争取到更多的议席,选民们才能看到委派的是何等人选,这样就可以有更大的说服力获得他们的支持,並让选民们作出正确的选择。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

认同2020预算案3项建议 活络经济市场资金流动

  2020财政预算案出炉后,我对于预算案中的三项建议非常认同。 鼓励妇女重回职场: 任何超过一年没外出就职的妇女重回职场,将可获得中央政府维持两年每个月补贴五百令吉的津贴,雇主同时也可获得三百令吉补贴。 鼓励失业大学生寻找工作: 任何超过一年失业的大学生若寻获工作后,将可获得中央政府维持两年每个月补贴五百令吉的津贴,雇主同时也可获得三百令吉的补贴。 最低薪金从一千一百令吉提升至一千两百令吉,意谓着若以上两种类别的福利享有者以最低薪金寻获工作,除了雇主的最低薪金一千两百令吉外,再加上中央政府的五百令吉的补贴,他们每个月最起码可赚得最低一千七百令吉的薪水。 而雇主方面,最低薪金减去政府三百令吉的补贴后,其实他们聘请这两种类别的福利享有者,老板们只需付出每个月九百令吉的薪水给这些受惠人士,从而会让依赖外劳的行业遂步的把聘请目标转向本地大学生与重返职场的妇女。 我再从更大的方向看回这两个政策,我觉得政府有意从国库当中把资金投向个体户,让他们拥有强劲的购买力,促使我国的市场出现一笔可观的流动资金,从而刺激我国的经济活动。 这还不够,财政部长也宣布,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建议,任何就业人士年入息不超过十万令吉,都可以无条件的获得中央政府一次性发放的三十令吉直接拨款,汇到他们的电子钱包当中。 有人笑了,才三十令吉。可是总数却涉及到四亿五千万令吉,这笔拨款通过个体户以三十令吉的方式分发出去后,市场上多了四亿五千万令吉的流动资金,再集合以上从返职场的策略,我可以想像到时的市场经济活动肯定会兴旺起来。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

别把孩子的教育 当作选举的武器

2001年,双溪龙居民认为有必要在华人人口密集的双溪龙镇设立一所华小,于是民间组织与民主行动党就积极的推动争取增建双溪龙华小的运动。 2008年1月13日,时任马华总会长的黄家定和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宣布将兴建6所新华小,其中包括双溪龙华小和加影新城华小。 2012年3月1日,首相纳吉在双溪龙华小校地举行了动土礼,当时估计双溪龙华小会在6个月后完成校舍工程,并可以赶在2013年开课。 2015年1月1日,首相纳吉第二次主持双溪龙华小动土礼,并带来了450万令吉拨款交给董事长。 双溪龙华小从争取到宣布建校,再经历两次动土礼后,终于在2016年3月收生开课,然后让马华可以高呼"有马华有华小"、"马华与华社同在" 等听起来令人毛孔竖立的口号。 从双溪龙华小的实例,我们可以看到要在马来西亚增建一所华小是极奇困难的事。 现在,第14届大选即将到来,国阵也同样的做了同一件事,宣布增建10间华小,并且陆陆续续的举行华小动土礼,再一次上演"马华与华社同在" 的技俩。 古人说历史会重演,马华在增建华小课题中,重复又重复的使用老旧的技俩骗取华社的选票,加影新城华小就是一个例子,2008年宣布的增建华小的名单当中,加影新城华小至今开课也遥遥无期。 随着岁月的流逝,普遍上华社对于华小动土礼的宣布只抱着观望的态度。我依然记得救救白小的要员陈国光先生跟我说过的一句话,"那里有需求就建华小、那里没需求就关华小,何必搬来搬去?" 此时此刻,我们必须提醒中央政府,他们必须根据宪法所譂明各族拥有学习母语权力的精神对待增建各源流小学的申请,而不是利用各族对于教育的需求,达到其政治的议程。 我们也必须清楚知道,母语教育是受到宪法的保障,那是一项权力,不是国阵施舍下的奖品。

领袖忧国忧民 政客为权为利

"当官者享受高俸禄,根本不知道民间疾苦" 这话说得没错,在整个限行令期间,当官者的薪资、津贴都是准时发放,不曾展延也没有被 "折扣"。 然而莲花苑团队从限行令至今,从来没有停下脚步的在选区内进行发放物资的工作,同时也拿起消毒器具,为各社区社团进行消毒工作,一旦发现天灾树倒路陷,必定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 若是不知道民间疾苦且享有俸禄,莲花苑团队大可抛下人民不理,以限行令作为借口而舒服的躺在家里享受天伦。 不只这个,在复苏限行令后,更忙着替巴刹及夜市小贩们商谈复工的程序,市议员为协助小贩们而绞尽脑汁。 "夺权已是事实,请安分守己做好反对党的角色" "等到三年民不聊生、经济败坏后迎接大选,希盟才有机会翻身重新执政" 同样的,反对党议员,也是拿着政府的津贴,一样不会因为限行令而被扣除。余下的三年任期,津贴也一样发放,不会面对任何拖延。 我们身为人民代议士,人民的幸福或疾苦,责任落在我们的身上,那些要求等待我国三年后面临经济出现状况后才重返布城的说法,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态度, 试想一想,民间疾苦、民不聊生、经济败坏,受苦的其实就是自己。 有一点真的说得没错,当官的享受稳定俸禄,但只有不负责任的政客才会把人民的疾苦抛在脑后,真正的领袖才是会为民为国的四处奔波。 限行令后,我国经济面对非常严竣的挑战,国家急着从限行令中转为复苏限行令,主要原因是担心再封锁多一个月,我国经济将会崩溃。 希盟领袖要把政权从夺权者手中拿回,不是因为自己生活面对困境,也​​不是享受权力,而是希望从国盟手中拿回政权,修补国盟定下的错误政策,勉救我国的面临崩盘经济。 我举一例,倘若纳吉在七月尾被宣判无罪,我国政府将陷入诚信危机,也会因此付出代价,届时若要向外国要求支援我国经济,寻求外资进入我国,一切都会无功而返 ,人民将开始陷入绝境。 救国及告别腐败,一直都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没有忘记初衷,在执政后一直都在默默的为国家耕耘,耐何人民无法分辩敌营枪手的污蔑、不断制造课题攻击正在努力救国的希盟,以致人民忘了真正造成我国无论是政府体系及经济败坏的始作俑者就是纳吉及其执政集团国阵。 我记得我曾问过前财长林冠英同志,倘若真的重新执政,若又被委予财长一职,面对我国又再增加的一个债务大洞,他会接受如此重任吗?林冠英点头並回应说,救国重任尚未完成,他愿与人民共渡难关。 我们要相信,今天要拿回执政权力,是为了救国而来,希盟的领袖不会因为享有厚酬而忘了水深火热的人民,有些人常使用嘴炮猛攻乱对阵营,只能让人民的生活增添花絮 ,现实中是帮不了人民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黎潍裮 雪州莲花苑州议员

马华曾经妖魔化伊党  接下来却与伊党结盟

文:黎潍裮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第12届大选后与公正党及伊党在4个州属联合执政,时称民联政府。当年的伊党由聂阿兹领导,他是伊党的实权领袖,也是伊党内众所周知开明派的重量级领袖。 当年3党抛开自己的执政理念,以3党同意的纲领作为执政的方向,因此多年来执政的州属不曾提及民主社会主义及宗教化的神权主义。 然而随着聂阿兹逝世,哈迪阿旺掌握了实权后,伊党从开明走向极端,尽管之前的共同执政理念没有谈及强化回教刑事法,但是伊党却坚持任由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伊刑事法个人法案,行动党当时被马华紧追在后头,把伊党编制成宗教极端主义政党,散播伊党的一意孤行是由行动党一手壮大的言论。 经过无数次的协调与谈判,行动党意识到伊党已不再像之前的那样开明,于是独自宣布民联瓦解,伊党开明派领袖也不能再忍受遂渐步向极端的伊党而分裂出来组织了诚信党,后来更与新政党土团党、公正党,以及民主行动党组成希望联盟迎战第14届大选。 当民联瓦解,伊党被抛弃后,我们看到伊党继续的玩弄宗教课题,他们变本加厉的持续以种族宗教课题对行动党展开攻击,宣告行动党就是排挤回教及马来人的政党。 这一切的发展,马华都看在眼里,可惜马​​华没有站出来为行动党说过一句公道话,马华非但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们还可能在未来与伊党结盟。 此时此刻,马华已经忘了当年如何妖魔化由开明派领导的伊党,马华忘了行动党如何与被宗教派领导的伊党反目成仇,马华故意看不到现在巫伊在我们和平的国土上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 马华一度被迫清醒,并且朝着解散及脱离国阵的方向前进,可是现实与诱惑让马华却步,并且故意忘了过去十年来指控行动党的一切言论。 我呼吁广大的马来西亚人,一起联手拼弃种族宗教极端主义污染我们的国土,一起拒绝任何直接与间接使到我国迈向极端主义的政党以及其政治领袖。

在野党 VS 在野党 —— 柔佛毒河事件的反思

在野党 VS 在野党 —— 柔佛毒河事件的反思 我还深深记得2014年12月,吉兰丹州迎来了一场浩劫,大雨来袭造成丹州大水灾,全国上下无一不替丹州人民祈祷,向上天请求停雨解灾。 当年火箭在全国仍是在野党,没有中央政府的资源,但凭着一颗为民救国的热心,马上向私人界发动民间筹募干粮及必须品,并安排党内上下启动前往灾区的救济行动。 灾后数月后仍有灾民被迫住在帐蓬里,行动党为了要协助灾黎重建家园,与数个非政府组织成立吉兰丹之梦联盟,一步一脚印的把灾黎的屋子一间一间的重建起来。 我重复,那个时候行动党在中央仍是在野党。 过去十天以来,柔州发生了不负责任的人士把毒化学废料丢在柔州巴西古当的金金河,污染了河流之余也引发严重的空气污染。 好了,事情发生后,我们看到在野党群起而出,批评、讽剌、谩骂、指责以外,他们还为这事件贡献了什么? 这个时候我们要的不是谣传有人因污染事件而死亡的假新闻,我们不要听一些干扰拯救工作的喧哗声,人民要看到的是不分朝野的为这场不幸事故寻找一个解救方案,当年在野的行动党以身为一个全国性的政党,在2014年丹州大水灾事件中做到为灾区的灾黎该做的工作,然而此刻身为在野党的巫统马华,除了口水战之外,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若现在的在野党认为此时此刻下马后并没有足够的资源协助灾区工作,那我劝请他们静静的让政府各部门进行他们的工作,而不是在工作进行的时候要求这位辞职、那位该负责任。 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需要一步一脚印的把工作完成。 文:黎潍裮 雪州莲花苑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