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贪腐还是这个国家的最大公约数

希望联盟再度与土团党合作与否,似乎是理想与现实的拉锯问题,前者认为希望联盟应该返璞归真,拒绝合纵连横,避免再让马来右翼成为钳制希盟的包袱;后者则趋向务实,面对国阵多年来灌输的民族右翼思想,拒之于千里之外不符合收益,有负于选民在上届大选的委托。 两者观点都有道理,但双方都得面对同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那就是贪污腐败的巫统国阵成功借尸还魂,透过政变重新掌握国家机关。 马来西亚人在509大选用选票拒绝贪污腐败的国阵政府,然而失去政权后的巫统、马华以及国大党是否就此忏悔、改变?并没有,巫统继续选择了丑闻缠身的阿末扎希为领导,而马华与国大党仍然独尊巫统,面对金钱与权欲,头也不回地背叛人民的意志,漏夜加入喜来登的狂欢。 所以,巫统还是巫统,重新掌权代表着贪腐重生,从慕尤丁不断给予政治酬庸,委任巫统议员执掌管企,到柔佛州两党基层隔空交火可见端倪,巫统拼了命在乘火打劫。国民联盟政权不稳,慕尤丁不断被巫统要挟,土团党退出希盟后遭巫统蚕食的剧本已非预言,而是天天都在上演。 但,若土团式微,获益的是谁? 无论与进步力量有多违和,马来右翼思想颇有市场,还是个得面对的政治现实,而土团党前有巫统挡路,后有伊党追兵,三党光谱重叠,无论做几次沙盘推演,失去多元力量支持的土团党注定在下一届大选遭到鲸吞。 借鉴英国大陆均势政策,希望联盟应集合所有土团党里不认同与巫统为伍的力量,以「希望联盟+」模式抱团,阻止右翼版图被巫伊联盟统一,才能避免极端主义论述继续成为政客的糖衣,阻碍民主化前行。 无论如何,马来政治版图从过去到现在并非铁板一块,只要争取中间支持,就能跳脱种族/极端论述的框架,就像第十四届大选以反贪吹起的号角,成功找到社会共鸣,而如今这个国家做大的公约数依然是拒绝贪腐,拒绝巫统。

【火箭广场】:希盟超出21个月的贡献

国盟夺权不久后,就开始大量的把前朝希盟政府委任的专业人士和议员一一撤换,并委任国盟后座议员和党领袖担任高职,以稳定政权。令人担心的是国盟是否会把前朝希盟政府所推出的惠民政策延续下去。 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早前宣布,因行动管制令导致My50及My100 无限次乘搭公交月票的用户,只需在5月前购买或更新月票卡,就可获赠15天的免费公交乘搭。让乘搭者,能够以同样的价钱获得总共45天的公交的服务。 换言之,民众只需以100令吉购买My100的月票就能在45天内无限乘搭包括轻快铁、单轨火车、捷运、快捷巴士、巴士及捷运接驳巴士。至于My50则是50令吉的月票,可以供民众在45天内无限乘搭巴士,惟不包括快捷巴士。 这项计划在民众踊跃响应下获得正面的回响,并在2019年为民众省下4738万令吉,不仅如此,My100月票卡有高达 11万名的活跃用户,而My50也售出了3万3000张,让打工族节省了不少的交通成本。 众所周知,My50及My100这项计划是希盟政府竞选宣言之一也是由前交通部长陆兆福推出,为了减轻人民生活的负担以及鼓励人民乘搭公共交通,舒缓市区交通阻塞。事实证明,这项惠民的计划获得国盟的肯定,并利用这项由希盟推出的计划,让人民在疫情期间受惠。 希盟执政不到两年,交通部推出多项新措施及落实反贪污计划,包括推出公共交通月票、佳节期间降低机票价格、解决单轨火车车厢不足、管制电召车、考车自动化、销毁废弃车、终止前朝不平等的合约等,解决国阵执政60年所残留的局面。 由于国盟半途夺权,可能导致多项筹备着的计划半途中断,包括饱受争议的安全座椅计划、加重对酒驾的刑罚、赔偿MH370遇难者家属和推广公共交通月票至各州的计划胎死腹中。 庆幸的是,希盟在21个月内的贡献,对国家的交通发展带来不少的提升,推出的政策和措施足以让人民继续从中受惠,如今,交通部由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担任,希望他不会因为不同阵营而中止这些利民政策。

【509二周年】:509是贪腐者的警钟

第14届全国大选,希望联盟成功终结国阵政府61年执政,结束贪污腐败的时代。希盟执政,对于贪官领袖可说是恶梦的到来,各种贪污滥权的劲爆丑闻一一爆出,到今时今日还在法庭面对审讯。 国阵执政多年,在掌握资源和权力的情况下打压在野党议员,让在野党没有权力监督或追问政府的施政议程或贪污案件。最令人深刻的莫过于震惊全球的一马丑闻案件,当时由国阵委任的下议院议长在国会上不允许在野党议员发问关于一马丑闻案件,拒绝服从者通通被驱逐国会。 最终纸包不住火,由于案件牵涉大量资金,最终在在野党和独立媒体穷追猛打下,一马案件公诸于世,也导致国阵丢失执政权。 贪官被控上庭 509变天可以达到警世官员的作用。看到前首相纳吉等贪官一一被控上法庭,对于每一位当权者来说无疑是上了一场震撼课,过去或许还可以一手遮天,胡作非为,想干嘛就干嘛,但是政党轮替在未来,可成为新常态,因此,他们试图贪污时将会投鼠忌器,因为没有一个政权将是长长久久的,贪污罪行也会有被揭露的一天。 当然,国阵掌权多年,贪腐案件不计其数,当面对质疑时,往往都会释出 “Cash is King” 现金才是王道的手段安抚人民或同僚。万万没想到,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两年前的今日投下一票,实现我国首次政党轮替,终结贪腐的时代。 虽然杜绝贪污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包括独立的反贪会、媒体自由及在野党的监督等等。但是509的变天,对当权者来说是一个警钟,让他们在掌权时更加警惕,不敢再胡作非为,也验证了政党轮替可以有效打击贪腐,我们509的票并没有白投。

【509二周年】:执政经验宝贵 希盟未来更强大

马来西亚政党轮替两周年,509的那个夜晚,全国人民都守在荧幕前,屏息凝视着不断更新的大选消息,等到希望联盟确定以简单多数执政后,内心的激动与街道上的狂欢,都成为了这一代人难忘的集体回忆。 然而,509只是改革的起点,希望联盟许多地方上的领袖都是新兵,第一次上任县市议员及村长,从过去批评的角色,转为参与决策位置,大家必须边做边学,摸石头过河,并在政策中贯彻我们的理念与价值。 过去,面对不同价值与观念时,我们习惯批判与冲撞,但我们知道作为政府,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够自己独立完成,许多事物必须与不同的部门及官员合作,遇见不同主张者,要懂得沟通说服,重要的是把事请谈成,做好。 执政地方政府让希盟获益匪浅,并发现其实不少问题都能在短时间内改善,譬如非法市集、巴刹环境、公共交通又或是因为照明/道路设计不佳,造成车祸频发的路段,而处理好以上问题,往往能更直接地改善民众生活,让民众有机会比较希盟与国阵的执政表现。 从现场勘查,召集跨部门的官员协商,到申请拨款、检视招标程序和监督承包商,最后验收工程项目,每一个环节都是学习机会,让过往无从得知的资讯与知识都摊在阳光下,化成无价的执政经验。 “如果我们已经很努力了,这个世界没有变好,怎么办?” 虽然,喜来登政变让许多希望联盟的支持者唏嘘,感叹政客的自私与权欲典当了一代人的付出与努力,似乎两年前的期盼只能换来沮丧,但民主改革本来就是场漫长的远航,我们不仅要争一时,更要争千秋。 509让希望联盟拥有无比珍贵的执政经验,未来无论在制衡执政党,或监督政府,将更加精准和专业,成为更强大的在野党,继续改变这个国家,而下一次执政,我们也将以这21个月的执政经验继续扬帆远航。

【509二周年】:载入史册的509变天

两年前的今天,我们历尽了几代人的努力,付出了无数的汗水,终于在509这一天改朝换代,把贪污腐败的国阵拉下台,并且还在和平的情况下转移政权,期间没有流过一滴血,堪称大马民主史上的典范。 我们不妨比较国外的情况,一旦出现政权更迭,就会发生大规模的流血冲突,输掉一方的支持者上街抗议,又或者发生军事政变,以各种理由否定选举结果。这种情况在第三世界国家比比皆是,远的不说,说离我们最近的泰国吧。泰国在前任国王继位以来,就发生过将近20次政变,期间就有军方血腥镇压学生抗议。在2014年,泰国军方不甩各政党,不举行选举,军方领导人干脆自封为首相。 记录大马历史上重要里程碑 此外,国阵统治国家长达60多年,巫统及其朋党有着千丝万缕, 盘根错节的利害关系,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国阵的主要领袖更涉及多宗丑闻,一旦失去政权就意味着大难临头,因此,他们将不惜一切手段都要阻止这一切。幸好皇室,军方和警队始终保持中立,并没有助纣为虐倒向国阵,警方更是在选举结果明朗化时,就派人来保护敦马这个准首相,当时官方还没有宣布最终结果。国阵眼看大势已去,不得不乖乖交出政权,国阵的支持者亦非常克制,并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国阵一贯的技俩就是用513事件恐吓选民,声称一旦政权更迭,就会发生暴乱,“要稳定,不要乱”几乎快成为马华的口头禅。有些家庭甚至在大选前就会囤积食品,仿佛会有什么大事似的。但是狼来了说多,也会有失效的一天,国阵低估了人民对贪污的忍耐,对求变的渴望。恐吓牌终于在509这天彻底失效。在未来,政党轮替将成为“新常态”,一个健康的民主体制,必须经历和平的政权更迭。 509的成果来之不易,我国独立至今不到70年,跟老牌的民主国家,如英国,美国等比较,大马还算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但我们的民主素养可不比他们差。这天不仅记录了大马历史上重要的里程碑,更见证了大马国民素质的升华。这天注定不平凡,注定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