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PR1MA购屋者三年未获钥匙 俞利文:联邦房地部长答应进行对话

在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积极施压下,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表示将会前来古晋,尝试与一马房屋(PR1MA)的购屋者进行对话,以寻求有效解决方案。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他昨天在国会再次提及早期购买一马房屋,尤其是在其选区以及国内其他地区购屋者所面对的问题。这些屋主希望政府当局能给予他们公平对待。 他指出,一马房屋的购屋者自2017年9月签署房屋买卖合同,至今已过了三年仍未获得房屋钥匙交付。尽管还没有拿到房屋钥匙,但屋主们仍需按时缴付房贷,甚至还要缴付有关房屋的维修费。 俞利文认为,这种情况本不该发生,所以在国会向房屋部长作出反馈。而部长亦承认一马房屋确实存在问题,并表示将严正以待。 “当局只有在屋主拿到房屋钥匙后,才能够向屋主收取维修费。” 俞利文补充,一马房屋机构是于2019年初在拥屋计划(HOC)下,为新的一马房屋购屋者提供高达30%折扣优惠。虽然他欢迎政府此项降低屋价的倡议,但该折扣优惠已影响那些在更早前以较高价格购买一马房屋的屋主。 他解释,30%的折扣差不多达9万令吉,这对新的购屋者而言是好消息,但对于那些在优惠前购买的屋主是不公平的。 尽管屋主们多次向当局提出折扣和回扣优惠的要求,但至今未见任何下文。 鉴此,俞利文要求房屋部针对有关问题解决方案给予说明,公平对待所有一马房屋的早期购屋者,让他们享有政府提供的同等优惠和回扣。

来临的砂拉越选举和全国大选 俞利文呼吁选委会改变投票模式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疫情依旧严峻,无论是州选举或全国大选,现阶段根本不是举行选举的时机。 他指出,沙巴于去年举行州选举引发第三波疫情爆发是前车之鉴,说明了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将是灾难性的,病毒更不会因为选举而告假。他说,虽然我国今年将实现更高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包括在砂拉越。但是疫苗并非“万灵丹”,尤其现在随着Delta变种病毒肆虐,可以看到疫苗并不足以抑制病毒的传播。 因此,俞利文在国会已向部长提出提问,询及选委会是否积极进行改革,包括将邮寄投票扩大至弱势群体,以及在外州工作或求学的沙巴和砂州游子。

跳水公主爆料教练勇气可嘉 俞利文:青体部应积极展开调查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对于堂堂一位青体部长竟说出不负责任言论,感到极度失望! 俞利文指出,身为青体部长的阿末法依沙,应该为小潘勇于揭露事实给予赞扬,以确保不会再发生在其他运动员身上。但遗憾是,部长始终没有以正确角度看待此事,甚至解决问题。 正如小潘所言,其他人也许会忘记,但受害者对性骚扰阴影却一直都在。 对于小潘无惧施压,俞利文为小潘直言不讳的勇气大力鼓掌。 俞利文强调,运动员是国家的荣耀,政府必须为运动员提供一个免受身心或精神虐待的安全环境,让他们可以毫无顾虑的全心投入训练,这将直接有助于她们在体育表上出彩。 “在体育运动中,我们绝不允许有任何性骚扰以及性别歧视的问题出现。”

东西马往返机票太贵 ...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联邦和州政府在疫情严峻时期,应该做更多事情来帮助航空公司,包括给予补贴和税务奖励以降低机票成本,尤其是往返西马和砂拉越及沙巴的机票。 俞利文今早在国会提出机票价格问题,要求交通部长魏家祥给予答复,而部长解释机票价格是采取浮动定价机制,以交叉补贴模式(Cross-subsidization model)管理,即赚钱的航线补贴不赚钱航线的运营成本。 俞利文表示,虽然他能理解有关机制,尤其现在恢复到正常时期。但是,他相信政府可以做出更多来适应时代的不断变化,特别是在疫情期间,确保航空公司不会因为航班少导致高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从而加重乘客的经济负担。

政府抗疫措施被动 医疗体系陷紧绷窘境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过去一年确实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全世界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遭受了空前的打击。回顾去年1月25日我国出现首宗确诊病例至今,尤其当涉及到整个应对疫情方案难免会存在一些起伏,甚至时好时坏。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表示,马来西亚在初期一度拉平疫情曲线,在国际上还曾被誉为是其中应对疫情最成功的国家之一,特别是我国医护人员和前线人员在遏制病毒传播以及照料患者等职责的奉献,堪称是典范。 但是,有时候过于得意就会产生自满,所以没有为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未雨绸缪。尤其在沙巴选举之后,当时政府就错过了主动解决系统性问题且采取“全社会”策略的机遇,否则可以扭转疫情。 在我国16万9379宗新冠病例当中,有94%是在沙巴州选举后至今感染的。同时在497宗死亡病例中的80%也在同期发生。 目前,马来西亚是世界20个确诊病例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我国仅在38天时间从8万3000宗翻倍至16万9000宗,同时,我国每天的新确诊人口比例甚至高于印尼和菲律宾。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的疫情走势也超出了美国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于去年12月11日发布的预测,即最初预测会在今年2月1日迎来单日4000宗新确诊,但我国却在1月16日就已突破4000宗新确诊,较预期提早了两周。 不过,上述预测并没有包括未进行筛检的人,这意味如果政府扩大检测范围,新确诊数据可能甚至比该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预测的数据更高。 由于政府采取的措施较多是被动胜于主动,我国医疗体系才会出现紧绷窘境,以致医护人员面对超负荷工作。 如果政府当初及时成立以“全社会”为基础的专家咨询小组,并召集来自公共和私人相关领域的专家共同商议应对疫情,今天的政府就不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为此,俞利文希望政府能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并制定正确的抗疫方向继续往前走。 俞利文建议政府设立一个由公共和私人相关领域专家联合组成的调查小组,以审查过去一年我国在应对疫情的工作。成立有关专家小组目的是找出我国公共卫生单位在应对措施中存在的错误或偏差,并针对性的进行修复。即使疫苗已经到来我国,该应对措施至少可以持续至2023年。 他说,通过更好的提升数据透明度、动员所有领域的专家、下放权力特别是州政府,这将有助于提高检测效率、加快密切接触者追踪速度、以及加强隔离功能。 此外,该专家小组审查亦必须探讨医护人员福利保障的偏差,尽一切努力确保他们也同样获得照顾。 俞利文也建议卫生部公布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医务人员数据,如有。因为到现在人民仍不确定是否有类似问题存在,尤其在这非常时期,作为一个国家不应该把医务人员的奉献和牺牲视作理所当然。 重要的是,政府应该研究如何更好整合公共和私人领域的合作关系,不仅是解决当前疫情问题,也要确保其他疾病的护理质量获得照顾。特别是其他疾病的患者,如非传染性疾病、癌症等,他们因为疫情关系不得已推迟或错过治疗,他们的病情当然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他认为,政府只要正确且明智的进行分配,让私人医院透过合作伙伴关系加入疫情管理行列发挥作用,这将保护冠病医院的机能以免超负荷。 如此一来,有关审查报告将变得透明化,通过整体应对方案的改进,指引政府往正确的抗疫方向迈进。 为了确保我国今年抗疫工作可以做得更好,最好途径是借鉴过去一年的所有错误,从过去的经验中学习,以免重蹈覆辙。

巫伊极端政策冲击砂拉越 砂盟别再欺骗选民!

民主行动党石角区候选人俞利文于2021年12月8日(星期三)在古晋发表文告: 砂盟不能天真地以为,巫伊两党极端政策不会冲击砂拉越,一再欺骗选民! 近来咖啡店和小餐馆需要申请酒牌就是一例。 尽管砂拉越政府通过砂拉越地方政府法令企图展现自治决心,不遵循联邦法律,但如果砂盟继续与巫伊两党在联邦政府勾结,大马与砂拉越肯定将持续饱受负面政策冲击。 过去政府从未要求咖啡店和餐馆持有酒牌,就连交通部长魏家祥也说,州政府获得授权决定。

航班频频延误仅道歉了事 政府应采取行动追究责任

尽管亚航已针对国内航班频频延误和更改时间,尤其在开斋节期间已给乘客带来各种不便,甚至造成经济损市作出了道歉,但亚航所给予的道歉理由是不可接受的,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应追究其责任以维护乘客及消费者权益。 亚航发出的道歉声明以飞机数量不足为借口,指旗下飞机自行管令期间长时间未有执飞使用,需要进行必要维修和保养。 亚航还说,航班延误也是因为用于大马和区域的飞机维修设施等待队伍很长,长时间未飞行的飞机必须经过维修后,才能重新飞行。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 俞利文提醒民众勿松懈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提醒民众切勿就此松懈,继续共同遏止感染,齐心阻断感染链。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抗疫是条漫长的路程,只要疫苗一天没有面世,冠病病毒仍存在社区内,当务之急就是设法管理和控制病毒,遏制疫情蔓延。 “我们还未战胜疫情,所以我们需要民众的配合,履行抗疫的社会纪律和社会责任。” 他说,尽管砂州的疫情已受控,但社会各阶层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所给予的配合,即遵守当局发出的标准作业程序和卫生部指南,避免早前的抗疫努力功亏一篑。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值得一提是,俞利文今早也走访青草路,除了为当地商家和民众分发口罩,也了解民瘼及地区民生。同时,他将当地接获的民生投诉反映予有关当局且持续跟进。 图示: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走访青草路商区分发口罩,同时了解民瘼及地区民生。      

手足口症病例增加 俞利文促各造提高警惕以及加以防范

随着全国手足口症病例不断增加,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促各造,包括公众、家长及教师在内的不同机构成员提高警惕,并与卫生部紧密合作。 与此同时,他也鼓励私人机构,将预防手足口症列为他们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包括向学校捐赠杀菌剂,为遏制疾病传播尽份棉力。 目前身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会会议的俞利文表示,根据卫生部长所给予的答案,今年1月1日至7月29日,该部共接获39,408宗手足口症的病例,其中雪兰莪病例数目最多,为11,669宗,其次是吉隆坡(4,552宗),而砂拉越则排行第三,有4,551宗病例。 他指出,随着近期在槟城有一名17月大的婴儿因手足口症因并发症导致死亡外,沐胶日前也有一名两岁孩童怀疑染上手足口症死亡。这名两岁孩童在7月24日出现发烧症状,隔天手、脚及口腔出现疹粒,并在7月28日凌晨逝世。 他说,所以公众应提高意识,特别是采取预防措施,遏制手足口症的病例继续飙升并夺走更多性命。 手足口症的病例其实在马来西亚全年都有发生。这疾病与个人及环境有着密切关系,尤其是7岁以下儿童为高危险群;托儿所、幼儿园、学校及公共游乐场等地点也是风险地点。 由于马来西亚及砂拉越的手足口症病例增加,卫生部将采取措施以控制疾病的传播,特别是提升民众意识方面;在托儿所、学校及幼儿园等展开醒觉运动,让教师、业者及家长们对手足口症的预防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这项醒觉运动将在接下来的3周内全面展开,主要是向民众灌输5个主要问题,包括个人卫生;正确的“洗手”方式;环境卫生;及所有托儿所、学前班和幼儿园的卫生检查与针对不同污染的消毒方式。” 他指出,在长期预防计划方面,当局将对所有教育场所业者和负责人员进行更多常年培训,以灌输各方面的预防知识。 也是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团长的俞利文说,除了教师之外,家长和公众在家中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以及监督孩子的状况也是预防手足口症的重要环节。大家都应该紧密监察孩子的状况,且也了解是否需要寻求医疗护理的意识也很重要。 “手足口症是由柯萨奇A16和EV 71病毒引起的疾病,其可通过鼻液、唾液、水疱和粪便直接接触传播。这疾病的症状包括发烧,手掌和脚上出现疹粒或水疱及口腔和舌头溃疡。” 他提醒家长们尽量让孩子呆在家里,避免带他们到公共场所,且时刻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 “我们都可以在遏制这个问题扮演我们的角色、确保我们孩子的安全,尽量避免再有人因手足口症失去宝贵性命。”

防止未来药品短缺窘境 ...

我国目前作为药品净进口国处于弱势地位,联邦政府必须通过卫生部制定明确政策,以解决我国当前药品短缺问题,尤其制定长期的“国家药品安全策略”,防止马来西亚未来面临药品短缺窘境。日前,国内不同的医疗机构单位,如大马药剂供应商协会(MAPS)、大马私人医院协会(APHM)、大马医药从业员联合会(MPCAM)、以及大马医药协会(MMA)已经针对抗生素和非处方药(OTC),即用于发烧、伤风、咳嗽和感冒,包括儿童止咳和伤风糖浆等药品的短缺发出了警告。 示意图 虽然卫生部包括该部副部长拿督诺阿兹米在内已经出面淡化有关问题的严重性,并表示药品短缺已受控。但是,政府不能就此掉以轻心,因为此次药品短缺与过往的短缺情况有所不同,是全球供应问题,足以影响整个医疗保健系统,包括公共和私人医疗领域随着中国上海封城长达两个月,以及俄乌的战争,进而导致马来西亚的各种处方和非处方药品面对严重短缺。马来西亚的前全部成药供应要么直接进口,不然就是通过进口活性药物成分(APIs)和医药中间体,然后由本地制药商生产药品。由于种种外部因素,以及本地和全球对药品需求激增,打乱了这两个管道的药品供应链。即使是在马来西亚本地生产的药品,也过度依赖进口活性药物成分和医药中间体,而且中国是世界第一大活性药物成分和医药中间体的供应国。药品短缺问题正在缓缓波及我国医药系统,现阶段公众也许还感受不到,但只是时间问题,尤其当药品库存包括仿制药用完后,到时任何的补救都可能为时已晚。所以,卫生部必须制定明确的短期、中期和长期政策来解决当前问题,尽量降低药品短缺对我国医疗系统的影响。在短期内,国家药品监管局(NPRA)必须对公共和私人医疗机构所有的药品库存进行审计和清点,以了解我国药品短缺的全面程度。同时,确定制药厂的生产能力、流动率及当前药品库存也很重要。大马制药工业组织(MOPI)和大马制药协会(PhAMA)须致力确保创新药品和仿制药品的制药商有足够的生产能力来储存足够的药品。卫生部应该迫使相关特许公司,如发马制药公司(Pharmaniaga)和其他中央合同公司等,须优先向卫生部属下的政府医院和诊所供应充足的药品库存,因为那是有超过70%人口会前去就诊的地方。然后适当将药品供应分配,确保最需要的地方先得到。重要的是,卫生部可以向医疗卫生提供者发布通报,让他们开始配给一些供应品,以缓冲库存不足的可能性。同时,通过重新评估患者的治疗处方数量和持续时间,以减少药品的浪费。国家药品监管局可以勘察其他国家的新市场,重新考量一些非处方药品的替代供应商和品牌,包括从邻国如印尼甚至埃及进口该国产制的药品,确保我国药品供应暂时充足。从长远之计,“国家药品安全策略”必须包括在本地生产活性药物成分的计划,以及增加本地制药商和进口商的药品库存。 虽然药品短缺可能是一个暂时性问题,但仍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和未知数,尤其当涉及到药品等必需品时,绝不能掉以轻心。许多专家预测,由于中国的封城措施和俄乌发动战争将对全球贸易带来重大影响,加上整个全球供应链非常复杂,可能需要数个月甚至一整年才能正常恢复。一些专家甚至还预测,鉴于港口和航运瓶颈解决起来很复杂,全球供应链“今年不会恢复正常”。俞利文医生古晋市国会议员国会卫生、科学和革新特委会主席行动党国会卫生发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