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工作抗疫却换来不公平对待 俞利文促政府升级合约医护人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敦促卫生部及公共服务局(PSD/JPA)尽快实施在希盟政府自去年11月于内阁已同意事项,即将合约医生与医护人员从当前的UD41级别升至UD43。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这些医护人员承担着相同的责任和工作量,包括应对疫情感染风险,但却没能享有和UD44级别医护人员的同等薪金待遇,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他说,为了认可医护人员的重要性,希盟执政时期决定将合医护人员级别升至UD43,但至今已逾9个月不仅没有实施,根据卫生部在国会给予回复说国盟政府将在今年八月会重新检讨相关合约医生升级机制。 “我今天也在国会上再次向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提出质问,为何政府暂缓此项决定并重新进行检讨?但是,部长始终没有给予正面回答和理由。” 他表示,合约医生和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不但努力工作,甚至牺牲和奉献精神携手抗疫,但却换来不公平对待。难道这是政府对他们表达赞赏的方式? 当然,俞利文欢迎卫生部建议延长合约医生的合同期限,以允许透过“并行途径(parallel-pathways)”申请,以完成合约医生的专科培训。不过当他问及延长多少年合约期限和落实计划的具体时间时,卫生部长却没能给予完整答复。 根据卫生部官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31日,在1万9909名合约医生当中,仅有3.3%、即665人授予永久医生职位。这意味着我国有近97%的医生不仅是级别低,他们与其他永久医生虽然承担相同的责任和工作量,但却没能享有同等待遇,如无薪假福利、突发性事假、及本地大学专科培训等。 重要的是,所有在今年获延长六个月期限的UD41合约医生,没有一人被授予永久医生委任。 俞利文还说,今年4月他在国会有提到延长6个月合约举措是政府的权宜之计,只能是解决问题的短期方案,并无法为我国的医护人员带来工作保障。 他表示,医疗人力无疑是一项复杂的问题,虽然这些年轻医生和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付出很多,但可悲的是他们却没有被正视对待。 鉴此,俞利文促请国盟政府遵循希盟执政时期的决定,尽快将问题解决,以对医护人员给予认可和赞赏。尤其是医护人员更是需要安稳的职场保障,以提升他们的专业和专科水平。

砂火箭推荐砂、 沙首席大法丹斯里官理察马拉尊若接任成为下任联邦首席大法官。

随着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劳勿斯呈辞,于7月1日生效, 古晋市国候任国会议员俞利文强烈推荐砂、 沙首席大法丹斯里官理察马拉尊若接任成为下任联邦首席大法官。 俞利文今日指出,此乃东马希望联盟扎起国会选举前的共同立场。 这推荐的意愿绝非无中生有, 其中最重要的是理察马拉尊若乃目前联邦法院最资深的法官, 比原任联邦大法官资深。 他说,除此之外, 理察马拉尊若也给司法界带来了许多的的改进及良好措施。 其中包括在任东马首席大法官后不久,便开启了不少优良政策, 包括在2006年实行砂、沙法庭的电脑化系统,这对法庭、 律师界及公众,皆是受益。 “与此同时,他也密切参与及落实司法界的开发及措施, 其中包括落实综合法庭方案。这方案也荣获了2009年联合国世界 首脑会议的”电子政务与机构“组别奖项。”

俞利文:人联党应敦促国盟政府 延长城市转型中心服务时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与其责怪行动党,身在朝的人联党应该敦促国盟政府延长城市转型中心(UTC)的服务时间,尤其在非常时期为民众提供便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为了解决在行管令之后大批人潮涌入城市转型中心办理事项问题,行动党建议延长服务时间以舒缓人流。惟,此项建议遭到人联党抨击。 他说,在希盟执政期间,为了整合国家财务及开源节流,希盟政府将城市转型中心平日的营业时间缩至晚上7时。因为根据数据统计显示,在下午5时过后到访的客户流量时减少约15%。尽管如此,周末时段仍继续开放。 他解释,这或许不是最理想的决定,但希盟当时是以数据和财政整顿需要作出考量,尤其是涉及公币所以更加有必要负责任进行管理,况且那时候并非疫情时期,也无需清除在行管令积累的事项。 他补充,自希盟上台后,当时国家债务就高达一兆令吉,所以需要进行必要的财务整合。这些财务数据当时也在国会上透明地列出,有关债务报告甚至提交给由朝野国会议员代表组成的财政预算案特委会,并得到现任部长,即凯里和亚历山大的签署并认可。 “那些人说我们在国家财务状况事情上说谎,甚至说首相宣布推动经济振兴配套证明了国家有钱。其实,他们应该更好的去了解什么是财务借贷和债务。” 与此同时,现任财政部长已经明确表明预算案赤字将会翻倍,这意味国家将借取更多资金,进而导致国债增加。 “当财政部长说政府将在国内筹集资金时,这意味他们会从本地机构,包括向公积金局、国民投资机构、社险机构等借贷。而这些都是我们终需偿还的债务。” 俞利文指出,在现在国盟政府领导下,即使人流众多,城市转型中心的服务时间也从晚上7时缩至下午5时。这对于在下午5时下班的民众来说,他们无法在平日里前往解决事项。 他也说,根据当前社交距离的遵守条例,以及在行管令期间积累的事项,城市转型中心的排队时间甚至会比过去一周更长。 他认为,为了舒缓人潮拥挤,其中方法是通过延长服务时间以分散人群,直至将积累事项完全清除为止。同时,政府在非常时期也需要进行必要调整,尤其考量延长城市转型中心服务时间的建议。 鉴此,与其误导民众,甚至对行动党施加毫无根据指责,人联党应该推动他们的国盟政府以为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人联党应该去质问他们的国盟政府,为何在允许其他政府机构提早开放的情况下,却久久不全面开放城市转型中心的服务呢?” 他称,如果政府及早通过的标准作业程序开放服务,并寻求适当方案以解决排队问题,那么就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排队长龙,也保护民众免于病毒传染。

不断变更的SOP引混乱 俞利文:应推行警报级别系统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带头引入一项明确且具体的“警报级别系统(alert level system)”,来取代现有令人混淆的“行管令/有条件行管令/复原式行管令”,以确保民众更好的遵从防疫准则,进而打破传染链。 俞利文是针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日前公布将砂拉越的有条件行管令延长至5月17日,并针对不同地区更新其标准作业程序事宜,发表上述看法。 俞利文发文告指出,尤其在当前砂拉越确诊案例高居不下的情况下,本身虽然支持当局严格把关的举动,但是不断变更的防疫措施和各地区不同的标准作业程序却互相矛盾,引起民众甚至经商业者的困惑。 他表示,打从一开始民众就一直谨守标准作业程序,只不过朝令夕改的防疫措施导致他们混淆,他们需要更多的确定性和明确性。 此外,正因为政府本身的标准作业程序如此混淆,所以政府就不该把矛头指向民众,责怪他们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俞利文说,国家若能采用更清楚、更具体的“警报级别系统”来应对疫情将是最好不过,不然就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带头透过《联邦宪法》第九附表的共同列表,即联邦和砂拉越共同责任,行使砂拉越在公共卫生管理的主权来引入此项级别系统。 他披露,目前的问题是,政府只是在“美其名”现有的疫情管制令,尤其砂政府公布延长有条件行管令,但不同地区却有各自一套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例如古晋目前的有条件行管令标准,与美里、民都鲁、甚至诗巫的有条件行管令是略有不同。同时,现在所落实的有条件行管令标准也不同于与去年实施的有条件行管令,虽然名称相同。 相比之下,“警报级别系统”就显得更加明确且具体,其中为每个警报级别制定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例如级别1、级别1a、级别2等,以此类推。 一旦每个级别都制定了相关标准作业程序,政府在必要时候只需针对不同地区公布级别警报,民众就按照级别遵守相应的标准作业程序。 有关级别警报系统将基于特定的参数,包括传染率、阳性率、医院的压力和死亡率等进行分级,然后政府可以根据这些细化的数据来针对每个地区分级,并向民众通报。 俞利文表示,他自去年以来就一直在国会上推动有关举措,旨在减少不必要混淆和标准作业程序上的相互冲突,让民众可以更好的遵守防疫准则。同时当局亦应加强执法以提高民众对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意识,但执法的意义必须是具有教育意义,而不是惩罚性的。

俞利文促首相署沙砂事务部长 对外公布MA63协商进展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首相署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长拿督麦西慕及副部长哈妮法泰益针对其部门在根据MA63恢复砂沙权益方面,尤其是沙巴和砂州社会经济发展所取得的进展,向人民作出解释。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在来临11月2日至12月15日国会上,他已将数个问题提呈予国会,要求该部门给予答复。 他强调,这是关乎公共利益的问题,尤其沙巴和砂州本应享有的权益长期被剥夺,因此人民有权监督并了解有关商议进展。 俞利文表示,人民不希望国盟纯粹是为了得到政治支持而成立沙砂事务部门,却没能为沙砂子民带来任何实际结果。 事实上,首相署沙砂事务部长拿督麦西慕曾在今年3月13日表态,其上任后主要任务之一是在六个月内解决MA63的问题。如今已经过了六个月多,甚至在最近一次召开的国会上,也没有提呈任何相关MA64法案或修正案。 此外,企业发展及合作社部长兼山都旺区国会议员旺朱乃迪在今年7月曾披露,联邦和砂沙政府之间正探讨在砂州、沙巴和西马半岛的国会议席各占三分之一的诉求,也预计在9月会公布此事。 但是,到目前为止却没有听到有任何公布,甚至连内阁特委会探讨的事项是知之甚少。 俞利文也说,在希盟时期,该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 “这不仅是沙巴和砂州的权益,也是对联邦有着重要影响。我们是根据参组马来西亚的精神去捍卫权益,所以不应该被看作可能会导致危害国家或扰乱公共秩序,甚至将之归在官方机密法令下处理。” 鉴此,俞利文促请首相署沙砂事务部长应该对外公布MA63的协商进展,而非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充当“橱窗粉饰”的部门无所作为。 “每个内阁部门都是各司其职,他们不能将新冠肺炎作为逃避问责的借口,而是发挥各自作用并在管辖范围内进行必要的改革。” 俞利文也披露,本身也收到许多来自选民的意见和反馈,包括医疗保健、教育、经济、一马房屋、政府应对疫情措施等事宜,这些问题都会在国会被带出。  

马拉尊任首席大法官 东马地位迈进一大步

我仅此恭贺丹斯里理察马拉尊获我国最高元首苏丹慕哈末五世陛下委任为马来西亚首席大法官。 理察马拉尊乃我国司法界这半世纪来,首位来自沙巴及砂拉越受委为全国首席大法官的人士。 如之前所言,我们有信心马拉尊将会毫无畏惧并公正的履行其职责,且他也将毫无条件的维护正义原则。当然毫无疑问的,他确有能力领导马来西亚的司法机构。 根据我国宪法第122 B条文,最高元首将根据首相的推荐,委任首席大法官。 我们砂拉越希望联盟早在选举前便提出委任马拉尊为首席大法官的建议。理由是他在联邦法院法官当中拥有最资深的经验及优点,其经验比原任首席大法官劳勿斯更资深。劳勿斯的任期原本在2017年8月3日届满,但前首相纳吉却在违反宪法的情况下建议延长其任期3年。 马拉尊获委为首席大法官不仅显示了他自身的优点及拥有合理的判断力,且也显示了他拥有对我国司法改革的愿景;更重要的是,这项委任也是对于东马在联邦地位的肯定。这点是之前在国阵执政时不曾出现的。 目前对于1963年大马协议赋予我们沙巴及砂拉越的权益有着不同的诠释,我们相信随着来自东马的马拉尊受委为全国首席大法官,对沙巴及砂拉越的地位而言,可说是迈进了一大步;尤其是在索回我们的合法权益方面,更是一项优势;同时更多程度上也可促进我国的平等化。 行动党古晋市候任议员俞利文医生文告:

内阁承诺商议解决合约医生问题 俞利文促首相和卫生部长速交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首相慕尤丁和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必须立即就内阁商议合约医生委任为永久公务员职务的上诉决定,向公众作出清楚交代。 俞利文补充,这是他们两人对合约医疗工作者做出的承诺,尤其会把这项关切事宜带到过去星期三的内阁会议上彻底讨论。 据报道,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也说此事将由内阁商议,甚至吁请合约医生保持耐心,静待结果。 然而,直到今天,首相和卫生部长之中并没有任何一人现身说法,也未有发表相关官方声明或方向,这已令到许多正在参与医疗的工作者,甚至与这些医疗人员站在同一阵线的广大公众感到相当沮丧,尤其诉求政府能够为合约医疗人员提供公平并且持久的解决方案。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政府在没有交代任何的讨论结果之下,特别是为这些合约医疗人员提供明确方案,卫生部长岂能要求他们稍安勿躁?政府的一再拖延也只会磨损他们的耐性。 他强调,合约医疗人员的问题本是长期以来的课题,政府不能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解决方案情况下当作借口来拖延问题,再次将之扫在地毯下。 鉴此,俞利文促请政府必须立即解决有关合约制的议题,不要再拖延问题,更不能坐视不理。 他说,内阁其实立即作出政策决定,包括允许合约医生申请联邦训练奖励(HLP)的机会,好让他们可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医学专科,并应允他们享有同等福利,尤其合约医生所承担的责任和面临的风险是与永久医生一致。 俞利文也说,有关政策并不会为政府带来主要的财务承担,并且可能会是有效解决合约医生问题好的开始。

古晋PR1MA购屋者三年未获钥匙 俞利文:联邦房地部长答应进行对话

在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积极施压下,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表示将会前来古晋,尝试与一马房屋(PR1MA)的购屋者进行对话,以寻求有效解决方案。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他昨天在国会再次提及早期购买一马房屋,尤其是在其选区以及国内其他地区购屋者所面对的问题。这些屋主希望政府当局能给予他们公平对待。 他指出,一马房屋的购屋者自2017年9月签署房屋买卖合同,至今已过了三年仍未获得房屋钥匙交付。尽管还没有拿到房屋钥匙,但屋主们仍需按时缴付房贷,甚至还要缴付有关房屋的维修费。 俞利文认为,这种情况本不该发生,所以在国会向房屋部长作出反馈。而部长亦承认一马房屋确实存在问题,并表示将严正以待。 “当局只有在屋主拿到房屋钥匙后,才能够向屋主收取维修费。” 俞利文补充,一马房屋机构是于2019年初在拥屋计划(HOC)下,为新的一马房屋购屋者提供高达30%折扣优惠。虽然他欢迎政府此项降低屋价的倡议,但该折扣优惠已影响那些在更早前以较高价格购买一马房屋的屋主。 他解释,30%的折扣差不多达9万令吉,这对新的购屋者而言是好消息,但对于那些在优惠前购买的屋主是不公平的。 尽管屋主们多次向当局提出折扣和回扣优惠的要求,但至今未见任何下文。 鉴此,俞利文要求房屋部针对有关问题解决方案给予说明,公平对待所有一马房屋的早期购屋者,让他们享有政府提供的同等优惠和回扣。

俞利文促国盟公布沙砂政绩 恢复MA63权益有何进展?

随着国盟上台满一周年,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国盟政府必须充分发挥执政作用,向人民公布联邦根据MA63以恢复沙巴和砂拉越本应享有的权益,以及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然而,对于首相目慕尤丁近日表示将确保沙巴和砂拉越得到公平待遇,并与西马半岛平起平坐,俞利文对此表示欢迎。 首相还说,为了实现目标,国盟自上台便委任了专门掌管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以及MA63事项的正副部长。但是,如果首相纯粹是为了得到政治支持而委任,并没有发挥有关部门的实际作用,甚至没有任何进展,沙巴和砂拉越人民一样还是没有受益。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使联邦有特定的部长和副部长专门负责沙巴和砂拉越事务,但这些官位如果只是空有其表,尤其在捍卫沙砂权益和社会经济发展上未能取得任何进展,那么有关部门的成立就毫无意义。 他披露,根据公开记录,国盟政府自成立全新阵容的MA63特委会至今,仅在去年12月2日召开过一次会议。不过,迄今为止却未见任何商议进展或后续会议。 当时,该特委会在仅有一次召开的会议上,也同意设立另外三个特委小组,以负责处理沙巴和砂拉越的各种重要事务。 更重要的是,该部门和特委会以及特委小组必须向人民汇报过去一年所做的工作。因此,首相署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应该向沙巴和砂拉越子民展示他们的“一年政绩单”,确保国盟的承诺不会沦为政治空谈。 俞利文指出,每个内阁部门都是各司其职,因此他们不能将新冠肺炎作为逃避问责的借口,而是发挥各自作用并在管辖范围内进行必要的改革。 他说,这乃关乎公共利益的问题,尤其沙巴和砂州本应享有的权益长期被剥夺,因此人民有权监督并了解有关商议进展。 “我们不希望这个部门纯粹是为了争取到政治支持而成立,来巩固国盟政府的政权,却没有为人民带来任何实际成果。” 俞利文补充,在希盟时期,该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 他强调,这不仅是沙巴和砂州的权益,也是对联邦有着重要影响。尤其沙巴和砂拉越是根据参组马来西亚的精神去捍卫权益,所以不应该被看作可能会导致危害国家或扰乱公共秩序,甚至将之归在官方机密法令下处理。 鉴此,俞利文促请首相署沙砂事务部长应该对外公布“一年政绩单”,特别是沙巴和砂拉越子民高度关注的MA63协商进展,而非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充当“橱窗粉饰”的部门无所作为。

国会通过反假新闻法 俞利文:历史污点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俞利文医生指出,国会通过2018年反假新闻法,乃是历史上的污点。 这不仅是砂拉越的历史污点,同时也是全国历史的污点。我们的民选国会议员,尤其是来自砂拉越国阵的国会议员们无法捍卫宪法及参组马来西亚时所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力。 他指出,根据以白人拉者9项原则为基础的砂拉越18项协议,明确的指出了“无论是书写或口头的言论自由应该被允许及鼓励,且每个人都根据自身意愿表达的权力”。因此,这些权力应该获得严格捍卫。 这项法案不单是受到在野党国会议员的反对,同时也受到许多民间团体及媒体组织的批评。大家都认为这法案一旦生效为法令,将成为执政者用于打压反对声音的工具。 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相关法律来应对假新闻的传播,因此,在反对假新闻的同时,我们也反对任何纯粹供执政政府用以控制新闻自由的立法,尤其是被执政者认为威胁到他们地位的新闻与言论自由。 要打击假新闻,我国应该向新加坡学习。新加坡国会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来审核网上假消息,包括以前因、后果及对策个方面来作为审核为考量,且也通过公开听证会来获取反馈。 他指出,新加坡的做法或许也有遭到批评,但至少该国在打击假消息方面,是通过公开听证的程序,而非像马来西亚一样,这法案的通过,极可能成为来届全国选举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 “讽刺的是,即使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甚至是其友党联民党领袖都声称不应仓促通过这项法案,因为这可能将影响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力。惟,法案却也轻易的被通过。” “更甚的是,砂拉越有25名国会议员,且在内阁中也有部长,他们却全支持通过这项法案,根本漠视砂拉越人民的意愿,更没有捍卫先辈参组大马时坚持的砂拉越权益。” 在联邦内阁中,人联党的理察烈乃是联邦部长,但他却也指出这项法案的通过。 “如果沈桂贤正视砂拉越权益,他之前就该会叫理察烈反对反假新闻法案。但这项在内阁会议及国会都有讨论的法案,他却没有任何举动。” 这再次证明无论是土保党、人联党或是其他砂国阵成员党,都只能满足巫统的意愿,而不是关注及捍卫砂拉越权益。 他指出,这也说明国阵只以他们的自身利益为依归,且不惜任何代价的确保他们本身可以继续执政,根本没有理会是否危害人民的利益问题。 人民要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马来西亚;大家彼此交流加强彼此谅解,才是杜绝假新闻的最佳方式,而非通过法令来打压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