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津贴公共交通系统 VS 长期津贴汽油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发表文告: 全面津贴公共交通系统vs长期津贴汽油 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和利率上升,加上失败的交通政策,将加重我国的经济负担。 马来西亚过去40年左右的交通政策,基本上就是对私家车的高度依赖,如果有所谓的公共交通,通常是盲目推动的大型轨道交通工程。其结果是,政府大量津贴汽油,大部分城市近乎没有公共交通系统可言,处处堵车,也有很多无法拥有私人交通工具的国民在交通方面的需要不获满足。 2022年,我国的汽油、柴油及液化石油气津贴达到惊人的373亿令吉。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更迫切需要在全国各地建立高效、以巴士为主的公共交通系统。

目前防疫工作已告失败 凯里应受委为卫生部长

凯里应受委为卫生部长 1.我恭贺凯里受委兼任新职务“免疫部长”,全民需要快速接种疫苗,性命攸关,我们都需要凯里成功完成任务。 2.目前的防疫工作已告失败,马来西亚需要新的卫生部长。一年的抗疫,证实现任卫生部长没有能力领导卫生部。 3.将整个公共卫生政策“外包”给卫生总监诺希山,对他或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总监必须为执行政策而负责,但政策的制定应该是由部长在经过首相领导下的内阁讨论后所决定的。根据西敏寺国会制度,部长必须为政策负上政治责任,而一旦该政策失败,就必须由部长及政府负上全责,不能退给总监。 4.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必须下台,或被调离卫生部到其它部门,为政府针对2020年9月开始、2021年1月剧增的第三波疫情的防控失败而负起政治责任。 5.由于阿汉峇峇无能的领导,卫生总监几乎必须独撑大局。初期阶段的防疫是有效的,总监作出了正确的判断。但他在某些方面的个人好恶,对第三波疫情有负面的影响。例如,他对大规模采用快速测试的厌恶与坚持不对无症状的近距离接触者进行测试,可谓在无意间导致了病例的激增。 但诺希山不须为此负上责任,因为必须做决定的是首相和卫生部长。如果卫生部有一个称职的部长,那么其总监就不需要做出这些困难的政策与政治决定。 6.一个星期以前,我在推特上表示如果有一个非政治任务能够被委任为卫生部长,也许首相的公共卫生特别顾问丹斯里仄米拉医生会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如果这个职务必须由一位来自巫统的政治人物出任以避免政治问题,那至少凯里看起来比阿汉峇峇更能胜任。 7.在此,我建议首相委任凯里成为卫生部长,否则委任凯里成为免疫部长,但他却没有卫生部官僚的支持,凯里将注定会失败。   8.疫苗接种计划攸关我们的性命,马来西亚人不愿看到它失败。我们要凯里成功,也希望这个国家早日战胜疫情。 刘镇东

沙巴大选决定全国政治新未来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国会上议员刘镇东于2020年9月12日发表文告: 沙巴9月26日的大选结果不只决定沙巴选民的未来,也对全国政治有着巨大影响。 今年2月爆发喜来登政变时,沙菲益并未加入慕尤丁的政变联盟。相反的,他选择和希望联盟+的友党共同进退,继续对抗慕尤丁政府。 由于慕尤丁政府在沙巴的代表和沙巴前任首席部长慕沙阿曼等人试图通过夺权手段推翻由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联合政府,沙菲益于7月30日寻求州元首解散州议会,举行州大选。 沙菲宜果断寻求解散州议会,为希望联盟+的支持者注入一支强心针。企图跳槽的“青蛙”议员不但得不到被许诺的回酬,还可能因此失去他们的州议席。这些人当中,多数不再被委派上阵。 我们必须确保沙菲益和沙巴民兴党领导的联盟可以在9月26日的沙巴大选大胜。 如果我们能在9月26日大胜,慕尤丁就不得不推迟举行闪电全国大选。 2008年,当时的反对党赢得马来西亚半岛165个国会议席中的80席。 2013年,民联在半岛同样赢得80个国席。 2018年,希望联盟在半岛赢得98个国席。 这意味着,希望联盟+在半岛的基本支持大约是80个国席。即便在最恶劣的情况下,我也相信希望联盟+可以在半岛赢得80个国席。 2018年,沙巴民兴党、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在沙巴赢得14个国席;在砂拉越,我们则赢得10个国席。 如果沙巴民兴党、民主行动党和我们的友党能在9月26日赢得很多州议席,就意味着一旦举行全国大选,沙巴能为希望联盟+赢下大约20个国席。 半岛的80席再加沙巴的20席就已经是100个国会议席,而这还未纳入希望联盟+能在砂拉越赢得的国席。 按照上述情况,一旦国会解散,全国大选很可能会出现“悬峙议会”的结果 —— 竞争的两个阵营会分别赢得大约111个国席,而吃亏的将会是慕尤丁。 如果只能赢得111个国席,慕尤丁不会想要举行闪电大选。只有当他有信心国盟能赢得大约135个国席,他才会解散国会。否则的话,全国大选只会利惠巫统,他和土著团结党则会被巫统吞噬。 因此,本届沙巴大选极为重要,沙巴选民可以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否决背叛人民的斗争和委托的政治叛徒。 沙巴政治局势的发展将会决定全国政治的未来走向。沙巴人民在9月26日的崛起,也将会重组全国政局。

巫伊联盟/马华—国大党:政治结盟背后的焦土策略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9年3月7日发表的文章: 在我们解读“巫伊联盟”的同时,也必须一起解读巫统与马华、国大党走向“分家”的情况。 国阵分家,无论是玩真的,或纯粹只是一场戏码,这样的政治重组已经是在“兵分两路”:由巫统与伊党在马来社会侧攻希望联盟,而马华与国大党则包办非马来社会。 从族群角度出发的侧攻,实质上是一种焦土策略,旨在为达胜利,不惜任何代价摧毁对手的一切。然而,在如此恶劣的手段下,受到最大伤害的始终还是马来西亚的小市民。 这样的焦土策略,企图在马来与非马来社会两边分别煽风点火,让希望联盟难以在马来西亚执政,尤其是在不同族群的民怨下,民选政府要维持多数选民支持绝非易事。 两边族群的要求会倾向于相互冲突,关系也会越来越紧张。巫伊联盟/马华—国大党的两路侧攻,是要加剧马来与非马来社会对彼此的相对剥夺感,大小事情都会陷入种族二元对立的框架。 这也是为了让中间路线因为种族两极化而失效,借此破坏希望联盟内部多元族群的结盟。 今天,巫伊联盟这种以族群路线为基础的新组合,把所有非马来人、非穆斯林的马来西亚人民妖魔化。在马华和国大党宣称不与巫伊联盟为伍后,巫统和伊党也没必要假装中道走中间路线,可任意操弄族群牌。马华—国大党的结盟亦然。 如此一来,希望联盟肯定不会比巫统“更马来人”、不会比伊党“更穆斯林”、不会比马华“更华人”,也不会比国大党“更印度人”。 不过,在这样黑暗的政局下,我们其实仍然可以看到一丝光明。相信马来西亚人有足够的智慧,为国家更好的前景团结起来。 为了让新马来西亚的目标得以成功,希望联盟必须将之推动成为一场全民运动。人民不能把509大选视为斗争的终点,打造新马来西亚需要全民参与,大家一起继续努力。 致那些相信马来西亚不该按族群撕裂的人们、致那些相信509大选是马来西亚重新启航迈向更好未来的人们,以及那些想要看到马来西亚立足世界发光发热的人们,我们必须站在同一阵线,对抗巫伊联盟/马华—国大党依靠撕裂族群捞取政治利益的阴谋。 除了半岛的许多人外,我也知道沙巴、砂拉越无论穆斯林或非穆斯林的同胞们,都向往着新马来西亚的建立。我们要一个多元包容、彼此关怀与全民共享的国家,拒绝宗教极端主义,推崇社会团结互助的核心价值。 巫伊联盟/马华—国大党的政治结盟以煽动族群情绪为目的,而希望联盟则是代表追求和平共处、精神力量、宗教包容、民富国强、社会进步的一场全民运动。 刘镇东

联合文告:强化在野党联盟 拒绝国盟与腐败政客

这一年来,马来西亚面对了新冠疫情的严峻考验,在国盟政府的失败治理下,马来西亚更面对了行政紊乱、经济萎靡的双重打击。在野党联盟需要加强各党之间,还有国会议员之间的合作与协议,以提出重建马来西亚的共同议程。 马来西亚正面临着经济、公共卫生和政治的三重危机,当国盟领袖无法为国家制定明确的方向和计划时,在野党联盟应该善用这个契机,提出一个以民为本的共同议程。 既然国盟无能且无法兑现承诺,那么在野党联盟就必须通过制定以民为本的政策和倡议,共同发挥领导的作用。 面对这些挑战,我们呼吁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强化在野党联盟,并拒绝与盗贼为伍。无论与哪方建立任何形式的合作,都应该以这样的基础作为前提。 我们需要团结所有势力,专注于提升人民生活素质的共同议程。 团结互助,风雨同路 沙拉胡丁·阿育 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 (AMANAH) 莫哈末·阿兹斯扎曼 沙巴民族复兴党青年团团长(WARISAN) 刘镇东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DAP) 赛沙迪·賽阿都拉曼 马来西亚民主联合阵线联合创始人(MUDA) 巴鲁比安 砂拉越全民团结党(PSB) 2021 年 3 月 17 日 左起:沙拉胡丁·阿育、莫哈末·阿兹斯扎曼、刘镇东、赛沙迪·賽阿都拉曼、巴鲁比安。

为人民困境寻找有效方案 希盟需被视为可信任政府

一、迈入第四届任期 在实行议会民主制的国家,任何原任政府想争取连任四届都非易事。 虽然希望联盟作为联邦政府的时间不长,但我们自2008年以来执政雪兰莪和槟城两州,意味着,来届大选是希盟自15年前以民联名义成立槟雪两州州政府以来的第四次大选。希盟也在2018年起执政森美兰州。 面对第15届大选,我们必需努力争取选民第四度的信任和委托。我们当下面临的挑战不仅是晦暗的政治与经济环境,同时也必须符合民众的期待与保持团队坚韧不拔的初心。 作为三届政府,我们更需要为人民所面对的困境寻找有效的解决方案。希望联盟需要被人民视为值得信赖的政府,而我们同时也不能怠慢或松懈。

柔佛希盟支持召开特别会议 建议疫苗重开关卡等5议案

柔佛州希望联盟媒体
2021年5月21日文告: 希望联盟对国州议员特别会议的建议 柔佛州希望联盟全力支持柔佛苏丹陛下的谕令,既州政府必须召集所有柔佛国州议员参与特别会议。 我们也对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宣布将在下星期召开国州议员特别会议的声明表示欢迎。

为共同应对不断加剧的新冠疫情,我们相信跨党派的合作才能真正援助人民的生活与经济。 为此,柔佛国州议员特别会议需要立即讨论这5项议案:
 1. 实施大规模检测
 我们建议柔佛州政府立即实施免费的大规模检测,以有效遏止疫情在社区中传染。 柔佛州政府可以通过柔佛机构(Jcorp)拥有的KPJ医疗集团旗下医院,增加对疫情检测的能力,以找出更多无症状的感染者。我们也应该鼓励大量使用快速抗原检测试剂(RTK-Ag)。 相较于实施行动管制令,大规模检测能更快检测出确诊病例,这将有助于我们有效掌握、分析情势、减少成本与减低疫情的影响。 2. 柔佛州疫苗接种计划 通过手机程序吾安(MySejahtera)登记的疫苗接种自愿者依然偏低,至今只有290万人口中的124万人(43.83%)登记成为自愿者,而已经接受疫苗的柔佛州人民仅有4.38%。 国州议员特别会议需要商讨出如何将疫苗接种意识运动扩大到全柔佛人民的计划,让登记人数达到具资格者的至少70%。 3. 提供柔佛州人民一揽子援助计划 柔佛州政府需要推出额外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帮助那些在行动管制令3.0中受到影响的群体。州政府应该向低收入群体、中小企业、青年和收入受到行动管制令影响而损失的员工提供经济援助。 州政府、柔佛国州议员需要商讨出柔佛州的经济计划,并重新审视《2021年柔佛财政预算案》的适用性,维持人民的生计,并在疫情尚未消退的情况下保持长期增长。 4. 重新开放柔佛-新加坡关卡计划 柔佛州希望联盟对最新程序:允许包括在籍学生、持有长期通行证的马来西亚公民前往国外,尤其是新加坡表示欢迎。 但我们必须继续对此进行深入讨论,确保在长堤另一端工作的柔佛人和马来西亚人能够继续维持生计。

 柔佛州政府也需要敦促马来西亚-新加坡政府在局势稳定后,加速边境开放计划,确保柔佛州经济在受到新冠疫情危机的打击后尽快恢复。 5. 终止紧急状态

 我们希望柔佛州国州议员特别会议纳入这项议案。柔佛州政府需要敦促慕尤丁领导的联邦政府立即结束紧急状态,恢复马来西亚议会民主,让国会与州议会重开以商讨如何复苏马来西亚经济。 现在正是联邦政府实施跨党派合作、更具包容性的方式,让州政府、国州议员与人民携手对抗疫情的重要时刻。 有鉴于此,柔佛州希望联盟要求州务大臣在特别会议中纳入上述议程,以符合苏丹陛下的谕令,并保障柔佛人民的生活与生计。我们决心团结一致,共抗这场严峻的疫情。

 阿米诺胡达 柔佛州议会反对党领袖 希望联盟柔佛州主席 国家诚信党柔佛州主席

 赛依布拉欣 人民公正党柔佛州主席 刘镇东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

民主行动党关注柔佛董联会吊销事件 安排内政部长接见商议解套方案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9年8月29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非常关注柔佛董联会注册吊销事件。 社团注册官于8月8日发函吊销柔佛董联会注册,给予该会30天内向内政部提出不被吊销注册的说明与解释。该会在今年1月15日收到有关吊销注册的预告通知,董联会于7月23日回覆了社团注册局的部分质询,但仍因其他质询而受到吊销。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暨财政部长林冠英于今天的内阁会议,提出有关议题。内政部长慕尤丁告知,社团注册官的决定,源自社团注册官针对柔佛董联会章程的两项技术争议,当中没有任何政治因素。 今早,董总主席暨柔佛董联会主席陈大锦先生与我联系商议此事。同时,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与内政部长慕尤丁协调,内政部长将于近期接见柔佛董联会商议解套方案。 刘镇东

关于柔佛州务大臣呈辞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9年4月10日发表文告: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由衷感谢奥斯曼沙比安对于柔佛州的贡献,也感谢他在过去两年来与希望联盟友党领袖之间的互信。 我本身与奥斯曼在许多事项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特别是在土著团结党与希望联盟原有三党的整合过程中。 奥斯曼身兼柔佛州希望联盟秘书和代主席,投入了许多时间与资源确保希望联盟在柔佛的胜利。担任柔佛州务大臣期间,他也开放聆听各方面的意见,并着重在解决问题的方案。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希望奥斯曼与新任州务大臣可以顺利完成交接,也让柔佛人民可以接受新的人事安排。马来西亚的议会民主精神与实践,必须成为全球的典范。 有关柔佛大臣的权力交接,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已指示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全体州委,务必遵守党中央与希望联盟友党商议后的任何决定。 民主行动党中委会将支持首相敦马哈迪所推荐的人选,而该人选必须获得希望联盟、柔佛人民的支持,并且根据柔佛州宪法获得柔佛苏丹的信任。 我借此重申,柔佛是半岛最重要的政治战场,我们的政治领袖必须在柔佛展现其领导力和责任感,共同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马来貘带书去流浪 ,为偏乡小孩打开看见世界的窗口

造型长得可爱讨喜的“马来貘书箱”,每一只肚子装着40本新的书籍,将流浪到全柔佛州的偏乡一年,以接触小孩为起点,助推广偏乡的阅读风气。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报告显示,马来西亚人的识字率达93.12%,但平均每人一年仅阅读两本书,可见马来西亚人的阅读风气仍属低迷。 这项“流浪马来貘书箱计划”是由非政府组织《日出希望》策划执行以及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办公室支持,并在10月18日当天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户外推介礼,把40只名字不同、神色各异即将浪迹天涯的马来貘书箱摆在青草地,宣告马来貘书箱流浪旅行即将开始。当天同时也进行了儿童绘本故事会,让出席的小朋友聚精会神的坐在草席上聆听故事。  “流浪马来貘书箱计划” 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打破单调的阅读模式,以新颖和创意的方式去接近小朋友,让阅读成为一件很有趣很好玩的事情。同时也让阅读的乐趣可以传播到偏乡地区,透过分享的力量,为孩子们带来更美好的童年! 浪迹柔佛州的每一只马来貘书箱会在一站逗留30天,然后前往下一个领养单位,因此各站在一个月后会获得另一只流浪至此的马来貘,伴随40本新的书籍。 共同激活社区力量 所谓的社区营造就是从社区生活出发,结合各种资源和住在社区里面的人的力量,从动员到行动,一起共同完成某项计划。  《日出希望》策划人刘德全表示,这项计划的开跑可以解决偏乡购买优质书的困难、解决大人小孩选书的困难以及解决家庭购书的开销。同时,这项计划也可搭配流动巴士图书馆和社区故事妈妈下乡讲故事,让小朋友觉得阅读变得更有趣,给阅读一个快乐的起点。 刘德全指出,这项计划已筹备了半年时间,此次共购入约7000本书籍,除了用在流浪马来貘书箱企划,也正策划推行可移动的巴士图书馆。为了让书籍能够流动,其实“流浪马来貘书箱计划”也需要当地志工、社区妈妈、领养人的加入,希望能借此培养整个社区的意识。 “这项企划不单只是书箱的放置,后续也会有一系列的阅读活动,包括配合当地领养者推行社区妈妈说故事、阅读卡集点活动等。” “我们希望领养者都来自偏乡地区,后续也会为偏乡地区的社区妈妈提供专业的培训,让她们能带领孩童说故事、做手工及带活动等。” 同时社区的领养人也可以让小朋友以借阅记录和阅读心得报告换取小礼物以示鼓励,这可提高小朋友们的阅读兴趣。     欢迎成为领养人 这项计划需要大家共同推动在地阅读,欢迎大家申请领养一只马来貘,为你的社区增加一位可爱的新成员。申请的单位可以是一间教室、微型小学、咖啡馆、庙宇、公会等,只要有小朋友的场所,就会是马来貘的出没的地方。  如有兴趣领养马来貘书箱的单位,可联络010-665 1509,或通过网路填写表格申请领养,网址为:http://forms.gle/2GLazaoeFZVbYzgs8,或点击《日出希望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E6%97%A5%E5%87%BA%E5%B8%8C%E6%9C%9B-342584733010839/ 详情可点击:Tapir     让阅读成为习惯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在出席推介礼时受询指出,为了让书籍能够流动, 这个计划也需要当地志工、社区妈妈的加入,能借此培养社区意识。  “当越多人有阅读的需要,也会带动更多的人愿意出版,特别是出版拥有本土意识绘本等,都是需要社区及家长的关注和配合,不单单只是在金钱上的支持。” 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在推介礼致词中提到,社会上许多人有能力购买书籍,但大多数是买书来送礼,或是当作装饰,没有培养起阅读的习惯。 她说,并非每个家庭都有资源为孩子提供优质和充足的阅读材料,因此设有图书馆让公众前往,如今通过流动的小型图书馆,希望能让阅读和运动一样成为习惯,让国家更加文明和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