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声音导致政府倒台 刘镇东:希盟需坚守中间路线

刘镇东:希盟分裂倒台全因极端声音作祟 民主行动党策略家刘镇东指出,两个月前正是“极端的声音”导致希望联盟垮台。 这名前国防部副部长告诉《透视大马》,在第 14 届全国大选赢得联邦政权后,希盟未能坚持自己的说辞。 他说:“我们原本站在中间位置,但被各因素分化了。” 他说,很多大马人容易受到种族框架的影响,而希盟领袖则努力应对及处理。 希盟垮台至今已两个月,而新的国民联盟政府则背负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重担,让前领导人有时间反思哪里出了问题及如何东山再起。 刘镇东也谈及导致希盟政府不到两年垮台的政治危机时投向行动党的指责。 访问摘录: 问:在发生了导致希盟倒台的政治危机后,如今有什么正面的发展? 刘镇东:那是首次有国阵以外的人执政中央,虽然时间不够,但这一些人学习如何管治,这期间也足以让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增加、了解政策及与民会面。 虽然我们现在已离开政府体系,但你有一个曾执政中央的反对党,这是资产。 人民也了解到他们的民主空间可以这样被剥夺。 我们经过多年斗争,在2018 年 5 月 9 日所拥有的民主,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剥夺。旧体制可以在未经选举下卷土重来。 我希望这些有助于加强整个世代要看到大马成为一个民主及干净政府的决心。所有人都要想清楚,这不仅仅关于我们执政,而是建立一个永久的民主制度。 希望看到这个成果的人必须自问,他们如何在下一轮赢得 140 个席位。 这不再只是关于胜利的问题,而是如何创造民主浪潮。政党、民间社团及年轻人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问:你如何克服种族政治? 刘镇东:我们赢得执政权后未能坚持希盟的论述。希盟没必要与马华比较有更多华人,或与国大党比较有更多印度人,以及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比较有更多马来人或伊斯兰。我们必须处在中间路线,但我们被很多因素分化。 我们必须面对言论自由、假新闻及许多大马人仍容易受种族框架影响的问题,而我们的领袖也必须努力回应各方,最终我们在中间路线上分化了。 如果我们要回来,就必须教育自己,只有站在中间路线,我们才能打败其他人。我们必须告诉我们的支持者与领袖,我们不会在种族政治上竞争,而是建立一个可以赢得 140 个席位的中心。 问:行动党在中间路线吗? 刘镇东:行动党正在努力。曾有一段时间,伊党也扮演主张温和政策的政党角色。在法兹尔诺与聂阿兹的领导下,曾试图带领伊党迈向中庸之道,但最终因哈迪阿旺派系太强大,进而衍生了诚信党。 行动党建立在多元种族政党的基础上,且应该在经济上为大多数人服务,这也是支撑行动党的基本理念。 这些年来,行动党最高领导人一直非常明确地奉行联盟政策与策略。我们不是以一个政党而是一个联盟加入其中。但我们的对手却把我们挑出来,我们也有领袖觉得他们必须在边缘竞争。 作为一个政党,行动党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加中庸。 问:大多数声音没反映这一点? 刘镇东:我们是这样被投射的。我们的对手想证明行动党是一个极端政党。 当然,有人陷入其中,也有人这么做以引起注目。但是,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核心领导层,它致力于希盟,以及致力于为大家塑造马来西亚的理念。 过去两年,有人致力于提升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的温度。尽管有人为此屈服,但核心领导认为我们应该处于中庸位置。 问:你如何定义中间路线(centre)? 刘镇东:我们没有要和马华、国大党或巫统与伊党竞争。从选举的角度而言,只有中间派可以赢得这个国家的政权。从一开始,2019 年初始,巫统与伊党就不再追求选举策略,而是不惜毁掉一切策略。 问:行动党从此事中学到什么? 刘镇东:行动党已被妖魔化很长时间了。去年 10 月,希山慕丁(前巫统副主席)已试图呼吁解散行动党及诚信党,以组建一个支持大马民族的政府。 行动党的原罪是为安华达成法定人数。这也是为何行动党成为目标。行动党支持在 2017 年 1 月达成的过渡构想。 因此,他们认为剔除行动党与诚信党,安华将无法要求担任首相职。这是引发其他挑战的基本问题,而种族问题也被加入其中,使到行动党变得非常糟糕。 但这一切的起端是源自于高层的不信任。 进入下一轮,我们要建立信任及认同的立场。不止在民族政策,还有经济问题上,与人民建立联系以向前迈进。 问:土团党将“分手”原因归咎于行动党。行动党领袖是否扮演任何角色加强这种叙述? 刘镇东:中央领袖意识到有需要走向中间路线,但当你每天被攻击时,你会作出反应。在马来人方面,我们面对指控说行动党与(秘书长)林冠英主导政府,而在非马来人方面,我们却被指控保持缄默,但其实两方都错了。 在每日的斗争中,并非所有人都一致的。有时候我们处于压力之下而陷入对手的圈套,我们的领导陷入种族框架中,我不否认有这样的例子。 那个马来政党(土团党)也陷入种族框架。我们被极端分子拆散了,最终我们成为半届政府。 这是所有人的教训。为了国家向前发展,我们必须回来看看如何建立民主制度,基层领袖如何提升媒体素养而不是掉入假新闻与种族框架的圈套。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问如何了解彼此。我们是否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视为单一,这是种族框架。 我是在烈火莫熄时代开始我的政治生涯。1998 年 9 月 20 日,在首相官邸前示威时,我们被水砲车镇压。 当时,只有...

刘镇东呼吁柔佛效仿槟城 召开替代州议会传达民意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21年3月30日发出的媒体文告: 紧急状态下召开“替代州议会”是强化柔佛议会民主的关键 我呼吁柔佛州国盟政府效仿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召开“替代州议会”以确保紧急状态时期有一个让州议员制衡州政府各机构的平台,保持州政府透明运作。 “替代州议会”除了可以让州议员跟进州行政议员正在推动的政策与计划,他们也可借此机会监督州政府在紧急状态及行管令期间所落实的惠民计划并传达柔佛子民所面对的问题与诉求。 州议员和州行政议员应该通过“替代州议会”讨论关键的课题,其中包括如何确保即将落实的柔佛-新加坡通关计划得以顺利进行,尽早让人民,特别是越堤族的生活和生计恢复稳定。 此外,柔佛州目前仅27%的民众登记接种疫苗,柔佛州政府必须尽快制定一个完善的疫苗登记计划,鼓励更多民众登记接收疫苗接种。 召开“替代州议会”可以强化州政府和州议员之间的合作,确保柔佛在紧急状态下仍维持民主制度的良好运作,也让州议员参与且解决人民面对的问题。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应该以民为本,尽快召开“替代州议会”,通过惠民政策改善柔佛子民在新冠疫情危机下的福祉。

联合文告:强化在野党联盟 拒绝国盟与腐败政客

这一年来,马来西亚面对了新冠疫情的严峻考验,在国盟政府的失败治理下,马来西亚更面对了行政紊乱、经济萎靡的双重打击。在野党联盟需要加强各党之间,还有国会议员之间的合作与协议,以提出重建马来西亚的共同议程。 马来西亚正面临着经济、公共卫生和政治的三重危机,当国盟领袖无法为国家制定明确的方向和计划时,在野党联盟应该善用这个契机,提出一个以民为本的共同议程。 既然国盟无能且无法兑现承诺,那么在野党联盟就必须通过制定以民为本的政策和倡议,共同发挥领导的作用。 面对这些挑战,我们呼吁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强化在野党联盟,并拒绝与盗贼为伍。无论与哪方建立任何形式的合作,都应该以这样的基础作为前提。 我们需要团结所有势力,专注于提升人民生活素质的共同议程。 团结互助,风雨同路 沙拉胡丁·阿育 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 (AMANAH) 莫哈末·阿兹斯扎曼 沙巴民族复兴党青年团团长(WARISAN) 刘镇东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DAP) 赛沙迪·賽阿都拉曼 马来西亚民主联合阵线联合创始人(MUDA) 巴鲁比安 砂拉越全民团结党(PSB) 2021 年 3 月 17 日 左起:沙拉胡丁·阿育、莫哈末·阿兹斯扎曼、刘镇东、赛沙迪·賽阿都拉曼、巴鲁比安。

行动党推出护理经济蓝图 吁各党正视人口老化问题

为了有效协助人民面对国家人口老化问题,并从人口老化危机中寻找转机及商机,民主行动党今日推出名为“SiagaJaga”的国家护理经济及高龄化社会筹备计划。 行动党政策局及大选宣言小组成员李存孝今日在全国党总部召开记者会说,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全国的65岁以上乐龄人口在2045年将增至17%,大马届时将成为老人国。 李存孝代表政策局主任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发言指出,一个有远见的政府必须正视人口老化所将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挑战,例如护理需求激增,同时加重家庭负担。 示意图 他说,由于政策上的繁文缛节或疏漏,护理机构很难获得经营执照,造成有需要被看护的人士包括老年人、幼童或障友难以获得适当护理。 “有些家庭成员则被迫成为看护者,他们必须辞职照顾家人,无法继续发展事业,甚至失去经济收入。”

柔南新政,柏岭启动

旧有的模式早已行不通,我们需要落实新政才能走出困局。是时候让我们告别旧秩序,迎接新希望。 2018年,希望联盟成功执政联邦与柔州,但后来却有一群叛徒背弃了人民的信任和委托。名誉扫地的国阵,以及治理不力的国盟,都不是人们的选择。希望联盟,依然承载着大家的希望。 我受党委派,上阵大新山的柏岭州选区,除了领军民主行动党之余,也要让选民看到希望联盟落实良政治理的准备。 作为候任政府,我们将提出解决问题的新方案,尤其是针对柏岭及柔南地区的人民关注的议题。 (一)重开柔佛—新加坡边境 我们呼吁政府尽早重开柔佛—新加坡边境,并采取“检测与放行”(test...

【90亿濒海战舰丑闻】反贪会须立即采取行动

反贪污委员会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早在8月10日的内阁会议后,首相就宣布将会解密LCS采购案的稽查报告。8月22日,公账会终于从莫实得重工业(BHIC)收到这份报告。 我们同意公账会的建议,即内阁在今天(星期三)的会议上必须: 1)指示 BHIC 对 LCS 项目进行进一步的审计,以提供从2015年至今的所有交易详情、交易活动和得标信(LOA)详情; 2)既然BNS曾挪用LCS款项支付新一代近海巡逻舰(NGPV)计划的旧债,行政管理、采购和财务调查委员会(JKSTUPKK)针对这6艘巡逻舰的报告也必须被解密。

柔佛希盟支持召开特别会议 建议疫苗重开关卡等5议案

柔佛州希望联盟媒体
2021年5月21日文告: 希望联盟对国州议员特别会议的建议 柔佛州希望联盟全力支持柔佛苏丹陛下的谕令,既州政府必须召集所有柔佛国州议员参与特别会议。 我们也对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宣布将在下星期召开国州议员特别会议的声明表示欢迎。

为共同应对不断加剧的新冠疫情,我们相信跨党派的合作才能真正援助人民的生活与经济。 为此,柔佛国州议员特别会议需要立即讨论这5项议案:
 1. 实施大规模检测
 我们建议柔佛州政府立即实施免费的大规模检测,以有效遏止疫情在社区中传染。 柔佛州政府可以通过柔佛机构(Jcorp)拥有的KPJ医疗集团旗下医院,增加对疫情检测的能力,以找出更多无症状的感染者。我们也应该鼓励大量使用快速抗原检测试剂(RTK-Ag)。 相较于实施行动管制令,大规模检测能更快检测出确诊病例,这将有助于我们有效掌握、分析情势、减少成本与减低疫情的影响。 2. 柔佛州疫苗接种计划 通过手机程序吾安(MySejahtera)登记的疫苗接种自愿者依然偏低,至今只有290万人口中的124万人(43.83%)登记成为自愿者,而已经接受疫苗的柔佛州人民仅有4.38%。 国州议员特别会议需要商讨出如何将疫苗接种意识运动扩大到全柔佛人民的计划,让登记人数达到具资格者的至少70%。 3. 提供柔佛州人民一揽子援助计划 柔佛州政府需要推出额外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帮助那些在行动管制令3.0中受到影响的群体。州政府应该向低收入群体、中小企业、青年和收入受到行动管制令影响而损失的员工提供经济援助。 州政府、柔佛国州议员需要商讨出柔佛州的经济计划,并重新审视《2021年柔佛财政预算案》的适用性,维持人民的生计,并在疫情尚未消退的情况下保持长期增长。 4. 重新开放柔佛-新加坡关卡计划 柔佛州希望联盟对最新程序:允许包括在籍学生、持有长期通行证的马来西亚公民前往国外,尤其是新加坡表示欢迎。 但我们必须继续对此进行深入讨论,确保在长堤另一端工作的柔佛人和马来西亚人能够继续维持生计。

 柔佛州政府也需要敦促马来西亚-新加坡政府在局势稳定后,加速边境开放计划,确保柔佛州经济在受到新冠疫情危机的打击后尽快恢复。 5. 终止紧急状态

 我们希望柔佛州国州议员特别会议纳入这项议案。柔佛州政府需要敦促慕尤丁领导的联邦政府立即结束紧急状态,恢复马来西亚议会民主,让国会与州议会重开以商讨如何复苏马来西亚经济。 现在正是联邦政府实施跨党派合作、更具包容性的方式,让州政府、国州议员与人民携手对抗疫情的重要时刻。 有鉴于此,柔佛州希望联盟要求州务大臣在特别会议中纳入上述议程,以符合苏丹陛下的谕令,并保障柔佛人民的生活与生计。我们决心团结一致,共抗这场严峻的疫情。

 阿米诺胡达 柔佛州议会反对党领袖 希望联盟柔佛州主席 国家诚信党柔佛州主席

 赛依布拉欣 人民公正党柔佛州主席 刘镇东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

扭转砂官富民穷窘境 刘镇东吁选民投火箭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21年12月16日在诗巫的记者会发言稿。 逆风而行、逆流而上 2021年砂拉越州选,民主行动党在诗巫的战役特别辛苦。但我希望,诗巫积累的人民力量,可以让民主行动党的候选人胜选,为后GPS时代做准备。这是一场逆风而行、逆流而上的选战。 我在2010年的诗巫补选和2011年的砂拉越州选期间,各在诗巫住了一个月,在这里陪已故黄和联同志与诗巫人民共创奇迹。2016年州选我本来也是代表民主行动党中央负责诗巫选情,不过当时抵达后就被挡在诗巫机场,被勒令乘坐下一班机出境。 诗巫 民主行动党在诗巫经历了2010年补选、2011年州选和2013年国选的高峰,也面对2016年州选的落败,然后再经历2018年国选执政中央的高峰。更早以前,民主行动党自1978年在砂拉越成立以来,最早在诗巫和古晋于1982年赢得国席,也在1996年在诗巫突破首次在砂拉越赢得州议席。

经济要用20年的眼光来拼、金马仑的农业未来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8年12月26日出席金马仑高原德教会振胜阁晚宴发表演说择要: 全球对2019年的经济前景都很忧虑。我也明白马来西亚国人对经济前景的不安。 2019年全球经济面对美国经济放缓,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因为美国经济放缓加上中美贸易战而大幅放缓。出口中国和美国对马来西亚经济非常重要,也因此会受到牵连。 因此,2019年,马来西亚既要面对出口放缓,也要同时进行换政府之后的经济改改,肯定并不简单。 财政部长林冠英呼吁全民给予希望联盟政府三年的时间整顿经济结构,因为要改变60年的结构,需要一些时间。 2018年12月18日,是中国改革开放的40周年纪念日。40年前,邓小平宣布进行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做实验。中国在2019年也会面对严峻的经济挑战,但与1978年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我们谈拼经济,至少要用20年的眼光,也要有着“摸着石头过河”的精神,没有捷径、没有一步登天。 20年前的1998年,中国人来到吉隆坡或者金马仑,大概会总结马来西亚相对于中国而言,非常先进和进步。但是,今天,如果一名1998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出生的中国青年来到吉隆坡,他会觉得吉隆坡非常落后。这不等于说中国全国都和大城市一样富庶。中国的贫富差距是非常严重的。可是,无可否认的,中国在过去的20年,尤其是过去的十年在科技和经济的跳跃是空前的。 人均收入不是最好的比较,但从人均收入可以看出一些端倪。1978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156美元、马来西亚则是1219美元;(亚洲经济风暴前的)1996年中国人均收入为709美元、马来西亚则是5103美元;2016年中国人均收入为8116美元,马来西亚则是9374美元。 意思说,在1978年,马来西亚尽管不富裕,但人均收入为中国的八倍;1996年马来西亚为中国的7倍;2016年马来西亚为中国的1.15倍。以中国一线城市与其他城市的差距巨大来看,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已经是先进国水平。 因此,要拼经济要放眼未来二十年。其中要重新发掘农业的重要性。金马仑是马来西亚农业的重镇。前政府在“象牙行动”中,着重安全与执法;新政府将更着重永续农业发展,既要确保金马仑的环境得到保护,也要以政府整体的影响力,协助金马仑的农业领域发展,最终让全国人民受惠。

民主行动党关注柔佛董联会吊销事件 安排内政部长接见商议解套方案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9年8月29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非常关注柔佛董联会注册吊销事件。 社团注册官于8月8日发函吊销柔佛董联会注册,给予该会30天内向内政部提出不被吊销注册的说明与解释。该会在今年1月15日收到有关吊销注册的预告通知,董联会于7月23日回覆了社团注册局的部分质询,但仍因其他质询而受到吊销。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暨财政部长林冠英于今天的内阁会议,提出有关议题。内政部长慕尤丁告知,社团注册官的决定,源自社团注册官针对柔佛董联会章程的两项技术争议,当中没有任何政治因素。 今早,董总主席暨柔佛董联会主席陈大锦先生与我联系商议此事。同时,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与内政部长慕尤丁协调,内政部长将于近期接见柔佛董联会商议解套方案。 刘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