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需“科学抗疫”与“生产力投资” 双驱动策略保经济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2月16日文告: 马来西亚需要“科学抗疫”与“生产力投资”双驱动策略来保经济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提呈2021年财政预算案时预测,2021年国家经济可迎来6.5至7.5%的增长率;而2020年经济成长率将下跌4.5%。 2月11日马来西亚统计局公布,2020年大马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5.6%,下跌幅度比财长预测的负4.5%来得高许多。这也是大马自1998年金融风暴之后,经济萎缩最为严重的一次。 去年我评论2021年财政预算案时即指出,随著政府闪电宣布10月14号开始有条件行管令(CMCO),财长必须立即重新调整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负4.5%、2021年6.5-7.5%,因为这些预估成长没有考虑到疫情的恶化;而各领域预估在2021年能够大大超越2019年的经济价值是“无可救药的乐观”。 现在不幸证明2020年的政府预测误差大,加上实行了原本不在经济预估的MCO 2.0,2021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乃至于各项经济政策,有必要因应疫情恶化而加以调整。 要因应局势变化而适时调整经济政策,国盟政府应该让希盟参与国家经济规划与政策实施,让希盟的经济人才进入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 我认为,马来西亚需要采取“科学抗疫”与“生产力投资”双驱动策略来确保经济复苏和成长。 科学抗疫即一切SOP相关政策,从行业可否开放与营业时间多长,需要按照马来西亚疫情大数据分析为依据,而数据分析可指出我国疫情感染途径、感染群属性与原因。 生产力投资即国家抗疫援助,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乃至于整体行业拯救,需要以长期可达致与产生多少生产力为依据,因为生产力才能生生不息产生经济效益,避免出现资源枯竭、外资流失的危机。 去年11月30日我也在州议会建议接纳希盟州议员参与州经济理事会,共策柔州经济复苏。

政府行管令决策不科学 应依据国内基本传染数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1月22日文告: 周忠信呼吁依据基本传染数(infection rate)来决定行管令 1. 政府应该“依据国内基本传染数(infection rate)”来决定是否延长、延长多久行动管制令2.0。 在昨天(1月21日)的记者会上,卫生总监诺希山指出,卫生部希望政府落实行动管制令后,可把国内基本传染数降至0.6或0.5。而当天的的全国新冠病毒基本传染数是1.14;而砂拉越州的基本传染数则高达1.5,反而是唯一没有实施行管令的州属,这样的决策完全不科学。 因此,政府应该公布他将行管令延长9天至2月4日的决策依据。国防部长表示这将统一和其它州属的行管令的结束日期;然而,这全然不是一个和传染病与科学性为依据的说法。 2. 抗疫战略必须是从“传染病(Epidemiology)和科学抗疫”的角度,才能有效控制和降低冠病传染,因此,政府应该公布病例是如何传染。 政府宣布延长六州属行动管制令但是没有解释决策依据,已经引起更多的疑问,暴露了当局在疫情防控措施方面缺乏深思及良好规划。 如果延长行管令至2月4日能压低基本传染数降至0.6或0.5,以达到卫生部在控制疫情的专业要求,相信民众都会支持。因此,政府应该公布行管令2.0颁布至今所取得的成效,来证明我们可以在2月4号结束行管令。 3. 如果基本传染数不是实施行管令的指标的话,那当局更有责任公布其所依据“行管令的实施标准”到底是什么?是否和政治局势挂钩?而不是卫生部对疫情的专业评估。 4. 目前行管令延长至农历新年一周前,为了保障经济复苏,政府应该提前公布如果我们成功压低基本传染数降至0.6或0.5,则是否商家“可否营业、开放程度”;因为商家需要提前规划农历新年的商机。 我们要求当局尽早公布农历新年期间的疫情防控措施,避免老百姓及商家因为当局的决策失当而蒙受重大损失。 当局的疫情防控决策反复、不一致,已造成市场信心大跌,前线人员身心俱疲,进一步影响疫情防控系统及其成效。 当局必须遵循专业意见,“科学抗疫”和制定长远的疫情防控措施。

天价罚款导致义山封山 周忠信促先宣导勿处罚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3月19日文告: 国盟政府有责任解决天价罚款导致全国许多义山管理层决定封山的严重问题。 今年清明开放扫墓,但是出现政府允许、民间封山的反常怪现象;比较起各行各业商业活动争取能够开放营业的情况相反,原因在于: 1. 个人一万、管理层五万天价罚款 2. 传统义山是开放式多个进出口,不可能要向管理层追究责任 周忠信建议: 1. 只能向违反扫墓SOP的个人进行处罚, “不能向义山管理层追究责任或开罚”。 2. 团结部官员应该在这几个周末派员巡查以便进行宣导,但是绝对 “不可开罚”。 3. 政府应该主动鼓励义山管理层开放和进行SOP宣导说明,并保证 “不会对管理层进行开罚”。 今天周忠信也会见居銮团结局局长NORIZAM女士,讨论团结部扫墓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也提出要求该部派出人员监督墓园以及骨灰塔的拜祭情况时,仅限于提醒、宣导,而不会进行处罚。 周忠信指出,MCO迄今一年期间,其办公室做了大量宣导,尽可能确保民生活动正常,协助调解许多民众与执法单位的不愉快事件;近期国盟政府终于提出执法开罚 “应该先进行宣导” ,显示迟缓的治理能力和同理心。

周忠信促政府公布感染途径 以提高民众抗疫警觉与效率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1月18日文告: 抗疫战略必须是从 “传染病学”(Epidemiology)和 “科学” (Scientific)抗疫的角度,才能有效控制和降低冠病传染,因此,政府应该公布病例是如何传染的主要途径。 据了解,近期病例暴增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病毒通过病患在触碰物体表面后传入口鼻。 因此,如果我们能够依据卫生部数据分析,科学性的运用在“行动管制令的制定”、地方政府行业营业的 “开放程度” ,将能够真正有助于我国抗疫工作的有效性 (effectiveness)。 我们需要宣导告知民众目前病例是如何扩散,是通过聚餐和交谈,还是物体表面和触碰。 政府也因此而能够通过管制规定来传达更有效防疫的针对性措施,譬如规定: - 手机店不能拆盒试用、 - 金店不能触摸试用、 - 小贩需要穿戴手套、 - 服装店、布庄等大多数商店采取“可营业但是不入店”等方式;这样除了让商家民众基于理解而配合遵守,也真正协助提高抗疫成效。

周忠信:不应为增设隆机场站 导致高铁计划破局惨赔3.2亿!

我国不应该为了坚持增设吉隆坡机场高铁站而让马新高铁计划破局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对于高铁计划(HSR)被取消、马来西亚赔偿了3亿2千万给新加坡,深表遗憾。 马新高铁触礁原因,除了新加坡交通部长所说的马来西亚政府要求撤除高铁的共同管理公司(AssetsCo),是因为马来西亚要把高铁衔接到吉隆坡国际机场,但新加坡拒绝。 在共同管理公司机制下,大马必须跟新加坡共同为工程招标发包,无法操纵和贪污滥权,照理是最有效率、公正和节省的模式。 周忠信指出,我国要把高铁衔接到吉隆坡国际机场对我国有重大国际战略规划意义,但是对新加坡做为国际中心的战略核心利益却是完全无法接受退让的;我国不应该为了坚持增设吉隆坡机场高铁站而让马新高铁计划破局。 我们需要了解到,这就像是台湾做为中国的核心利益,是无法拿来交换、退让的。 马新高铁将比马新航班带来更多巨大的经济溢出效应(Spillover Effect),将在数个城市带动许多领域的经济与商贸往来的重大效益,其中一项最重要核心经济价值是落实“一关两检”,这是国际航班所不具备的核心竞争力。 所谓“一关两检”,即马新双方将把关税、移民及检疫设施实现在同一高铁站内了,两国的乘客只需在同一个高铁站完成一次出入境手续即可通关。 2018年12月2号,我在州议会即提出在马新关卡应该采用“一关两检”的模式。 “一关两检”目前在加拿大与美国部分机场、英国法国欧洲之星列车、越南与寮国大湄公河关卡、中国大陆与澳门、中国大陆与香港落实。 此前国盟政府曾考虑以“吉隆坡-新山”高铁方案,取代马新高铁计划;对于这点我坚决反对,这不仅仅失去上述核心竞争力,更是与即将竣工的双轨火车重叠,是几可确认的巨大经济白象灾难。

周忠信建议消除政府农业地“中间人” 实施蔬果价格稳定机制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于2022年5月19日发表文告: 1.对于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表示,农业和食品供应链中的“中间人”(orang tengah)文化应该被消除,以控制通货膨胀导致的生活成本上升,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表示,与其指责供应链里的经销业者,不如消除政府农业地“中间人”,严格禁止转租。 2.周忠信举例,联邦政府在居銮的“现代农业计划”(Projek Pertanian Moden) 拥有3,653公顷的土地,但是2016-2019年的年均产值仅达到1亿产值目标的78%,当中许多是大企业承租大片农业地再分段转租给小农,应该取消这些违规大企业的租约。转租造成没有租约保障的小农不敢投资现代化科技,农业生产力无法提升。 示意图 3.马来西亚农业的结构性问题在近期的食物价格高涨时终于获得关注。疫情期间,大量蔬果农产品滞销丢弃和价格跌破生产成本,但是没有获得政府采购或扶助,导致农民缩减生产而影响了目前的供应量。

向国泰航空看齐 周忠信呼吁马航亚航提供优惠机票

周忠信呼吁马航与亚航提供优惠机票给海外选民 我感谢香港的国泰航空针对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允许免除机票改签(含各种类机票舱位)费用,如果乘客的飞行日期落在投票日。我也呼吁马来西亚的马航与亚航向香港的国泰航空看齐,提供优惠票价给回国投票的马来西亚公民。 目前有超过一百万海外马来西亚公民无法在可靠和保密的情况下于海外投票。 选委会于一月份推行新的海外邮寄选票,选民必须自行把选票寄回马来西亚,寄给他们各自选区的选举官。 我们相信许多海外选民还是不信任这程序,因为没有人可以确保选票在被选举官于投票日当天带去开票与计票之前是完整和不被篡改的。因此,大部分的海外马来西亚人还是倾向于回家投票。 有鉴于3月28号提呈国会的不公平选区重划,我也呼吁在马来西亚的注册选民务必出来投票因为来届大选将是每票必争。

疫苗行政料创造数千就业岗位 周忠信吁聘越堤族及旅游业者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3月28日文告: 聘用合格越堤族与旅游业者协助疫苗行政工作 柔佛州政府近期考虑自购疫苗以便加快疫苗施打;而疫苗救经济柔佛需要鉴定经济战略领域,才能有效驱动经济活动和达致最大效益。 柔佛州的优先经济战略领域包括:越堤族、关卡人员、餐饮与旅游业人员;为了加快疫苗施打速度以恢复柔新的经济往来和减轻医疗前线人员的超负荷工作,我建议: 1. 聘用合格越堤族与旅游与酒店业者 协助疫苗行政工作。 2. 这类行政工作包括登记疫苗与排期、设立更多疫苗接种中心、加快疫苗接种中心的行政工作譬如审核身份、维持秩序。 3. 这样不仅加快疫苗施打和经济复苏,也有助于协助整个行业受行管令影响的过渡期就业; 双管齐下拯救经济。 4. 与其州政府自掏腰包买疫苗,不如自掏腰包制造数千个有生产力的就业岗位。

APHM要求抢购疫苗不妥 恐导致贫富对立破坏团结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3月4日文告: 大马私立医院协会(APHM)日前呼吁政府批准私立医院抢购冠病疫苗,让他们替企业客户安排疫苗接种、开放让公众选择疫苗种类,是令人所有马来西亚人蒙羞的“公然打抢”言论,必须受到“严厉谴责”。 该协会无视全世界疫苗供应短缺的现实,竟然以“加速疫苗接种计划”为借口,要为其企业客户、富人和特权群体“付钱插队”,完全违反国家目前制定的疫苗施打次序、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 这样的做法也将导致富人、穷人的社会对立,破坏国家团结。 如果该协会真的要加速疫苗接种计划,“应该协助卫生部执行第一、二阶段”的高风险群体优先接种疫苗;更应该“加入风险较高的冠病筛检工作” ,而不是有风险时袖手旁观、有利益时争先恐后。 如果该协会这么急着要跳去他们第三阶段的客户服务,那么他们应该把他们的诊所加入做为第一、第二阶段高风险群体的疫苗接种站点;罔顾基本科学抗疫原则与传染病风险曝露因素,而要求为自己有钱的企业客户插队接种疫苗来赚钱,是很没有素质的表现。 无论如何,我要赞扬小部分挺身而出的私人医院履行了企业社会责任(CSR),譬如居銮的KPJ专科医院,协助州议员办公室免费为许多居銮前线人员进行了冠病筛检工作;大马私立医院协会应该向该医院学习。

周忠信推廉价检测冠病 前线人员优先RM50起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2021年1月15日文告: 明吉摩州议员办公室推出廉宜的抗原快速检测试剂(RTK-Ag)给前线人员与民众;第一期共一千份,其中一半优先保留给前线人员,仅需50元,在居銮KPJ专科医院以得来速(drive-thru)方式进行。另外一半给有需要的民众,仅需70元,在私人诊所进行。 这两个群体的检测时间和地点将由明吉摩州议员团队另行通知。 今天早上我和马哥打区州议员莫哈末沙益也在居銮专科医院(KPJ Kluang) 尝试了进行上述抗原快速检测试剂,并在一小时内取得检测结果,皆为阴性。 上个月,基于疫情几乎失控, 《46名医疗专家给首相的公开信》提议应针对目标群体进行大规模的抗原快速检测试剂 ,因为快速检测可以让我们快速鉴定、隔离患者和追踪密切接触者,有助尽快阻断感染链。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也呼应,政府必须考虑专家的看法,增加检测的数量和采用抗原快速检测试剂(RTK-Ag),而不是聚合酶链反应检测(PCR)。 周忠信呼吁往返红区和曝露在高风险环境的人士,应该进行抗原快速检测试剂;昨日一位公正党议员由于在前往彭亨赈灾前,通过抗原快速检测试剂而得知确诊,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建议政府提供快筛给以下人员: 1. 居住在监狱外的监狱官 2. 警察扣留所警方人员和扣留犯 3. 地方议会执法人员、清洁人员 4. 参与水灾赈灾的前线人员,譬如民防部队、福利局、消防局   考虑到前线人员曝露在高风险环境,明吉摩州议员办公室也 拨款赞助警察、民防部队、消防局、福利局、市议会执法组各10个免费测试名额。 作为人民代议士,我经常需要与大众接触,因此我会定期进行冠病检测以保障自身健康,并减低在人群扩散疫情的机率。 我的上一轮检测是在12月底,结果为阴性;之前11月州议会之前我也接受了相关检测,同样为阴性。 有需要进行的民众,可以填写以下表格,明吉摩办公室人员将联系安排: https://forms.gle/xJVtAkJin9ZYFoAx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