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背脊发凉的笑话

不只是笑话一场 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马来语:Kementerian Pembangunan Wanita, Keluarga dan Masyarakat,英语:Ministry of Women, Family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简称KPWKM), 在马来西亚政府下,是负责管理社会福利、儿童、女性、家庭、社区、老年、赤贫、露宿者、灾害管理和身心障碍等事务的一个部门。   这部门需拟定政策和方向以使国家达到性别平等、家庭发展和爱心社会的目标,同时也履行联合国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北京宣言》。 马来西亚政府在参加了于1995年由联合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举办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后便着手成立一个专门为女性谋福的部门,而妇女部也终于在2001年1月17日正式成立,又于同年2月15日扩展至家庭发展范围,部门名称也随之更改。到了2004年,该部门进一步扩展范围,并包括社会福利和发展,而部门也随之于2004年4月27日改名为现名。 第一任妇女部部长由来自巫统的莎丽扎担任,但这家伙似乎是专注在用公寓养牛而非女性发展,可说是严重侮辱女性工作能力的女性部长。 接下来担任该部的部长们也不大有所作为,一直到希盟执政时期,由前副首相旺阿兹扎出任部长,还算是真正有实行相关工作,包括推行消灭童婚、零拒收学童政策等等,开始发挥女性的柔性力量之际,却被推下台了。 如今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自被“不是人民所选,但很关心人民”的后门政府接掌后,固然闹出了各种新鲜热辣的笑话,甚至是现在最滚烫的呼吁家庭主妇模仿小叮当的腔调向丈夫撒娇,以换取家庭和谐,成为国际抗疫期间的大笑话,各种恶搞、嘲讽的言论与图像在网络蔓延,也登上了外国新闻报导,可谓是让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进一步提升,这种本事似乎也只有纳吉的1MDB案可堪与之比拟。 然而,在谩骂、嘲讽与大笑之后,我们更应该隐忧于马来西亚如此重要而特殊的部门,由几位观念严重有问题的部长与副部长所领导,马来西亚女性的地位与权益、社会与家庭发展,究竟在什么位置上? 重新检视该部所发出的帖子所示为“倡导”女性如何维持家庭和睦的“贴士”;显然在他们的观念里,维持家庭和睦的所有责任都在女性身上,所以他们才会给出要女性在家也得化妆、穿戴整齐得体,而不可穿得居家随便,以显示女性在家办公的“专业”,同时也不会让丈夫因长时间对着黄脸婆而厌烦。 另外,该部另一个谬思是“做家务”这件事。再次显示他们完全不认为做家务是所有家庭成员的共同责任,而只是女人的另一项工作;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女性在开口要求丈夫帮忙做家务时,必须柔声细语,最好扮成小叮当,好让丈夫觉得你可爱,那么丈夫才会心甘情愿地帮女性做家务; 否则,丈夫会觉得妻子不可爱不温柔不体贴,会拒绝做家务,然后夫妻就会吵架,家庭就不和睦,但这吵架、不和睦的原因不是因为丈夫把所有家庭责任丢给妻子,而是妻子不温柔体贴和不会模仿小叮当的声音…… 秉持如此腐朽保守之观念的人,主导着我国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身为女性,笔者在大笑特笑之后,只剩下浓浓的忧虑。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本应引领我国女性突破封建思想的部长们,竟将女性埋葬得更深不见底? 在他们的观念里,女人的身体、思想、情绪、态度全都必须为丈夫、为家庭所扭曲。丈夫不悦,就尽可能让丈夫喜悦,哪怕要装可爱装温柔;家庭不睦,就是因为女性不会打扮自己,所以让家庭成员不高兴。总而言之,都是女性不够美不够温柔可爱的错! 笔者不禁忧思,在我国的各个家庭单位里,有多少女性是被这样的规范给拘束着而不见天日?又有多少男性是如此理所当然地将家庭与孩子的责任全推给女性,还嫌弃自己老婆不温柔不可爱? 在该部闹出这样大笑话后,自然是人人都乐于加上一脚尽踩到底,但在这耻笑的背后,别忘了,我国仍然是一个允许童婚的国家,我国的领导人、宗教师仍然时不时就发出“强奸者只要娶受害者就无罪”、“女性穿着暴露就是可被强奸”等等可怕言论,而这些人全都位居高官,是为马来西亚的“领导人”…… 这场疫情是照妖镜,牛鬼蛇神都已经全照出来了,而我国人民只能笑、只懂得笑吗?笑了过后,拿了几百块援助金,也就不了了之,甚至连那番“或许你没选出这个政府,但我们关心你”的言论都能使人感动,不就是以上高官们常说的言论吗? 高官们说的话,常常换汤不换药,而民众的反应才是最可笑的,只是有时也未免太让人笑得背脊发寒了。

希盟柔州政府推“亲善妈妈”计划 为哺乳妈妈提供舒适卫生环境

“亲善妈妈” 计划是希盟柔佛州政府推动的项目,以鼓励政府/私人单位设立哺乳室,为哺乳妈妈提供一个舒适和卫生的环境,不仅为广大女性提供福利,同时也鼓励女性重返职场。 母乳哺育孩子有许多好处,然而,哺乳妈妈经常面对疲累、在公共场所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哺乳或挤奶,而被迫在茶水间、祈祷室甚至厕所哺乳或挤奶,常常面对十分尴尬的问题。 “亲善妈妈” 哺乳室的基础设备包括水槽、空调、沙发、冰箱、电插头以及一个干净和舒适的空间,“亲善妈妈” 哺乳室为哺乳妈妈解决以上问题,提供更友善的工作环境。 目前,已有超过35个包括地方政府、学校、私人界和非政府组织的单位已和柔州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此外,依斯干达公主城、新山、巴西古当、地不佬、蒲莱和古来区国会议员也同意拨款于24所学校与南方大学,用于设立“亲善妈妈” 哺乳室。 柔州家庭发展基金会将更进各个单位哺乳室的进度和规格,柔州政府也在2020财政预算案中拨款30万令吉,用于进行、推广以及宣导这项“亲善妈妈”计划,以期更多单位加入。 解放女性劳动力 为劳动市场注入活力 在2018年大马有48.3%女性接受或拥有高等教育文凭,而男性占38.2%,尽管女性的高等教育水平要高于男性,但根据2017年的统计,柔州的职业女性是50.2%,男性却达81.7%,远高于女性。此外,全国女性参与劳动的比例依然只有55%。这跟政府早期设定的60%目标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因此,为鼓励女性重返职场,政府也在2020财政预算案也推出Women@work奖掖政策,只要女性选择重返职场就可享有每个月500令吉的奖励,任何聘请重返职场女性的雇主也可以获得300令吉奖励长达两年。除此之外,重返职场的女性还可以获得所得税减免长达四年直到2023年。 希盟政府正努力推行更多利于女性的政策,除了显示希盟政府十分重视女性权益,也致力于为马来西亚打造一个对女性更友善,更尊重女性的社会。

谴责马大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 社青团:政府应立法防治性骚扰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有关性骚扰的文告: 日前,马大新青年与马大学生会踢爆校方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据悉,不少学生被同一名讲师性骚扰,但校方却只将狼师草草降级了事。 当判决生效时,狼师已届退休年龄。校方的​​判决书根本无法伸张正义,也无法还学生一个公道,如同废纸。 在国外,#MeToo运动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性犯罪幸存者纷纷挺身而出,指控加害者,揭开父权社会的遮羞布,将权力结构不平等导致的性犯罪摊开在太阳底下。 难过的是,因为民风保守,保护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压力,幸存者不愿被”victim-blaming”等因素,#MeToo运动效应并未在马来西亚掀起涟漪。 但这位勇敢的马大生却无惧社会压力及眼光,挺身而出,指控位高权重的讲师。 遗憾的是,马大校方却选私下了结,让马大校方成为校园性骚扰者的共犯。 性骚扰案件在马来西亚校园屡见不鲜。 2019年,私立大学讲师利用社交媒体发出性骚扰信息予同事与同学; 2018年东马大学保安员闯入校园宿舍房内,强行撕破一名18岁女生的衣物,试图强奸女学 生; 2017年,也在马大,2名日本及台湾学生被国际学生性骚扰,但管理层却指示学生撤回报案。 2011年,理大的研究显示75%的大学生曾被性骚扰。 这些只是浮上台面上的报道,被扫进地毯里面的数据相信更为惊人。 一个一个海量数据的背后,我们的大学学府似乎没有从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因此,我们做出以下呼吁: 1. 马来西亚各大专应设立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准则。 虽然马大已有类似准则,但却未被认真执行。 在2017年,马大学术职工会就曾抨击校方在处理性骚扰案件时,并未遵从准则。此外,校方处理性犯罪的手法也必须更细腻,更照顾幸存者的感受。 英国大法官Lord Hewart说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undoubtedly seen to be done。 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并且必须让㆟看到正义获得伸张。案件审讯过程应该让人感到合理和公正。 在此案件当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诚信委员会并未通知学生关于判决或调查进度。不但漠视受害者的知情权,也让受害者感觉不到校方采取行动的诚意。 2. 内阁需向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 国会需通过性骚扰法令,以一个独立的法案,更针对性地处理性骚扰问题。 现有的《刑事法典》并未明确定义性骚扰,也未构成指出性骚扰的行为,法条过于广泛,难以将嫌犯入罪。 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曾表示,在今年三月,内阁将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但后门政府上台之后,未见任何立法的决心。 若后门政府的确如阿莎丽娜所说的关注性别课题,那就应该积极通过《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这样比劝诫人妻们角色扮演小叮当,更有效地促进性别平权。 最后,我们声援这名勇敢的大学生,希望公义最终得以彰显。 此外,任何在校园内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大学生,如需要任何援助,可联络社青团。  

3月8日国际妇女节 希盟对女性和家庭的礼物!

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一个纪念女性权利运动而设立的节日。希望联盟政府同样致力于提高女性的社会经济地位,重视和保障女性的权利。2018年509成功改朝换代后,出现了马来西亚第一位女副首相旺阿兹莎,她兼任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希盟执政10个月以来,掌管女性相关权利的部门——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落实了多项对女性友善、尊重女性、照顾女性福利权益和特殊群体的政策,在极有限的财务资源下,依然落实了多项好政策: (一)弹性工作时间,由部门开始 自2015年开始,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推行公务员弹性工作时间制度,这是一项可以平衡工作与家庭的计划。这项制度没有限制性别,开放给在妇女部工作的男性、女性官员和公务员。他们可弹性的选择上下班时间,但需要履行每周38小时30分钟的工作时间,体现了工作时间的灵活性,让员工可兼顾家庭与工作。 截至2018年7月,在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实施的弹性工作制已进入第13个阶段,在政策落实的这段期间,共有330名官员和公务员参与。 (二)家庭主妇奖励计划( I-Suri ),实现在家女性财务独立 这项计划从2018年8月15日生效,此计划让家庭主妇享有私房钱,首阶段只要每月存入RM5,政府就会津贴RM40 ,这项计划让家庭主妇可享有社会保障及增加存款。第2阶段是政府的津贴将增加RM50 ,第三阶段将从丈夫的公积金,扣除2%作为妻子的公积金。然而这需要修订1991年公积金法令,预料将在2020年落实第3阶段,目前计划的落实处于第一阶段。 另外,目前共有4万923名会员注册为i-Suri。在i-Suri下注册和符合条件的女性将可在2018年获得200令吉的款项,并在接下来获得每年480令吉的款项。这可在家庭收入上帮补一点,这是希盟政府考虑家庭主妇的处境,保障家庭主妇。 (三) 教育类别的残障识别证 (Kad OKU ) 教育类别分成6组,其中包括全面性发育迟缓(GDD)、唐氏综合症(Down Syndrome)、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ADHD)、自闭症(Autisme)、智力和学习障碍(LD)。 根据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3月4日,马来西亚共有52万3320名残障人士。 其中,有17万8040名属于学习类别。残障识别证将可为特殊儿童提供更加系统的协助和康复。 (四)生活援助金汇入妻子户口 2019年申请生活援助金(BSH)有新的规定,即是援助金款项将会汇进妻子的户口,这可协助提高女性的经济力量,重视和肯定女性在社会上和家庭的贡献,并给予适当的保障和回馈。 援助金可以帮助应付女性家庭开销,协助摆脱贫困的枷锁和歧视。 (五)禁止童婚 旺阿兹莎在2018年9月宣布,将调高结婚年龄至18岁。新政府重视和保障儿童权益,绝不会在童婚事件上妥协。

配合国际残疾人士日 周末2日全天免费捷运

配合今年12月3日的国际残疾人士日,希盟政府给予残疾人士特别优惠,在这个来临的周末(12月7日与12月8日),残疾人士以及一位陪同者将可免费乘搭捷运(MRT)、轻快铁(LRT)以及单轨火车(Monorail) 。 残疾人士只需出示他们的残疾人士识别证(OKU Kad),就可全天候享有这个免费乘搭捷运的便利优惠。 其实还有很多残疾人士不清楚自己的权益和福利,包括很多的残疾人士不知道自己可享有公共交通的优惠政策。 大马基建公司(Prasarana)所提供的其中一项优惠是让拥有识别证的残疾人士获得50%的车资折扣。 根据数据显示,截止今天为止,共发出了9504张残疾人士识别证,但只有2738位残疾人士善用这项公共交通折扣优惠。 推广让更多残疾人士申请 希盟执政后一直在落实多项惠民政策,其中包括照顾残疾人士的福利与权益。 截止2019年6月,已经向福利部登记的残疾人士共54万9千554人。 因此,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也希望可鼓励更多的残疾人士向福利部登记以享用政府所提供的各项优惠福利。她也呼吁大众把这个资讯传播出去,让更多的残疾人士清楚了解知道自己的权益和福利,或者协助他们申请残疾人士识别证。 2020预算案福利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财政部也拨款照顾残疾人士的福利,其中包括设立5所新的自立生活中心、提供唐氏综合症训练计划、建立30所残疾幼儿园、打造无障碍学校以及特殊儿童零拒收政策。 希盟是全民政府,照顾各个群体的利益,其中不会忽略照顾残疾人士的福利。

Malaysians@Work计划,让失业的就业,让女性重返职场,让工作回到国人身上!

Malaysians@Work计划,让失业的就业,让女性重返职场,让工作回到国人身上! 2020财政预算案另一个主要亮点就是财政部这次推出更完整的人力资源改革方案,那就是Malaysians@Work计划。这个计划主要是针对马来西亚有关毕业生无法找到工作、女性停职太久无法重返职场以及国民缺乏优良技术的就业问题而设。其实这可以说是2020财政预算案中最值得注意的一个环节! Malaysians@Work计划会被分成4大部分,这4大部分也相辅相成,以互补的模式使马来西亚长期依赖外籍员工的就业模式,通过这个计划逐步改善,把属于国民的工作还给国民,也让雇主重新启动聘请本地人的意愿。 依照林冠英在财政预算案的讲词中可以看到,马来西亚在2018年的统计就有50万人失业,当中14万人是大学毕业生。此外,在这些失业人士当中有29万是24岁以下的年轻人!若是要真正实现国家经济共享繁荣的目标,就要着手让这些在马来西亚失业的国民可以分享经济成长的果实,真正实现共享繁荣。 除此之外,马来西亚的职场性别依然差异很大,即使过去几年有显著的进展,但是女性参与劳动的比例依然只有55%。这跟政府早期设定的60%目标依然有很大的差距。如果可以实现这女性60%就业的目标,马来西亚人均收入将增加26.2%! 因此,这次政府积极推动更完整的协助就业方案,是希望透过破坏原本的聘请模式,将本地员工的就业机会拉回正规。而政府这次就将Malaysians@Work计划分为四大部分: A)Graduates@Work:这是为推动毕业生就业而设的。许多雇主偏向聘请有社会经验的员工或者外籍员工,但是却没有什么意愿聘请本地人。理由当然有很多,例如本地人不如外籍员工勤劳、卖命等等这种既定观念。因此青年人毕业后求职无门,反而却看到很多自己能胜任的职位早已被外籍员工坐上,即使要靠表现来证明自己也无从表现。多次碰壁后往往就是心灰意冷,要嘛就在家啃老、要嘛就是到他国谋生,再不然就是接点散工来度日。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有鉴于此,政府就要成为推手,鼓励比限制更有效。政府用明确的奖励金来让雇员、雇主双方都可以合作。毕业后的社会新鲜人若失业起码12个月以上,而后能获得聘用,每个月就可以获得500令吉的奖励金;同理,雇主如果乐于聘请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愿意提供机会让这批社会新鲜人展现自己,雇主可以依照每个符合资格的员工获得300令吉奖励金。以上双方都可以获得这笔奖励长达两年。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政府帮忙降低门槛只为了让社会新鲜人能夠正式踏入本地企业,並不代表政府会毫无节制地津贴下去。员工应该要在这两年里,打磨自己的工作態度,好好展現自己的能力,以让雇主愿意将雇员留下来继续就业。毕竟,以雇主的角度來看,只要员工表现正常,再加上已有2年资历,雇主并不会为了获取区区300令吉的津贴就将一位好员工炒掉转而聘请另一个新鲜人。要知道在许多行业中,2年资历就已经可以称为“资深”员工了。除非是员工自己表现太差,否則也不会撑得到2年后才被炒掉对吧? B)Women@Work:马来西亚职场对女性雇员往往更加苛刻。有时候对女性应聘者来说,甚至“要不要怀孕”和“应不应该现在怀孕”这个天职都成了会不会获得这份工作的因素。此外,在传统或约定俗成的家庭观念当中,如果有了孩子就在家照顾小孩。问题是当小孩逐渐长大、可以自主的时候,这些女性如果要重返职场,也因为停职太久能力生疏,即使有高学历也未必获得聘用。也因为这样,往往女性在经济无法自主,再加上没有收入,逐渐陷入一切以丈夫收入为主导的家庭地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因此,政府在Malaysians@Work计划当中就特别拟定了 Women@Work这个机制,它的功能跟Graduates@Work大同小异,主要是鼓励女性重返职场,不要因为种种的因素将自己局限在没有收入的情况。而这个机制的奖励,就包括女性在停职一年或者以上后,选择重返职场就可以享有每个月500令吉的奖励;同样的,任何聘用这批重返职场女性的雇主也可以获得300令吉奖励,以上两者都可以获得这笔奖励长达两年。除此之外,重返职场的女性还可以获得所得税减免长达四年直到2023年。 C)Locals@Work:马来西亚外籍劳工的需求量高居不下,对国民、国家来说都不是好事。除了因此而造就了许多资金外流之外,也间接地影响了本地劳工的求职门槛。而这个机制就是鼓励雇主将原本聘用外劳的费用花在马来西亚本地人身上,从而减少对外籍劳工的依赖。符合这项计划条件的雇主将获得每个月250令吉奖掖长达两年;而受雇来取代外籍劳工的本地劳工,依照不同的领域则可以享有300至500令吉的奖励,同样也是长达两年。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D)Apprentice@Work:把技术教下去,让员工可以自我增值。许多职场员工因为时代的变迁、技术的更迭,因此不再符合现今社会的技术需求。不论是任何领域,时间一长如果没有自我增值,那之前所学的技术有可能变成了“过时的技术”。不论是任何有技术含量的行业都有可能面对这个问题,往往因为职员没有获得公司的分配来提升价值,在面对各项挑战时(例如裁员风潮)无法成为被留下来的那一个,也因此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工作。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Apprentice@Work计划就是让员工可以透过政府提供的种种训练机制,将自己再度装备好,符合现在时代的需求,重新出发,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以更完备的技术继续发光发热! Malaysians@Work计划就是将资金重新投资在马来西亚国民身上,把资本用在自己人身上,让马来西亚各个领域的劳方可以获得更宽容的就职空间。当然,政府提供了开门的便利,而马来西亚国民就应该利用这些便利之门,同时好好装备自己,让自己在马来西亚各个领域成为杰出的一员。如果总是想着不劳而获,即使政府提供再多的便利,最终也会因此无法享有共享繁荣的果实。

性别平等特辑 —— 张念群:社会共识未达成,教育改革仍需努力

曾为副教育部部长的张念群对于童婚课题,她认为作为政府或部门在推动政策方面,部长的个人议程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因此必须要得到各州政府的支持,才能实行全国禁止童婚。 无可否认马来西亚现在的群体在很多议题上都还没达到完全的共识,但这不表示我们不能去做引导的工作。若要成为这个国家的政治领袖和为国家留下有意义的东西和实际的改变的话,就需要拿出更多的勇气去引导我们的选民和群众去接受新的观念。 因此,政治改革还是需要各方政治人物拿出魄力来抗压,不要因为一些人民的施压或因为是对手提出来的,就将好的政策给搁置;而是朝野都应该一同去支持有利于人民的好政策。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去推动,而不是不帮忙之余,还扯后腿,这样做根本无利于马来西亚的进步,而且典当的也是我国女童和少女们的未来。 希盟执政时,是将禁止童婚写进议程里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希盟当时的妇女部长旺阿兹莎和副部长杨巧双是很努力积极地跟各州政府和统治者协商,希望他们能够支持禁止童婚。 遗憾的是22个月不足以让我们能够通过立法来改变;但目前来说,国盟政府有把禁止童婚当作他们的主打议程吗?显然是没有的。 张念群认为,宗教不应该成为不禁止童婚的理由,因为在很多以穆斯林为大多数人口的国家都已陆陆续续地禁止童婚,如:也门。所以要不要禁止童婚其实是事在人为的,张念群希望国盟能够拿出他们的诚意和行动力,而希盟自然也会不余遗力地支持他们。 认清家暴问题:使用暴力就是不对 张念群以自己与丈夫为例,认为在疫情压力底下,同一屋檐下的男女在面对生活挑战时,都难免有时会对伴侣有抱怨和抓狂的时候,但有底线的夫妻是不会因为一时情绪失控就对枕边人动粗的,而这个底线就是教育给我们的底线,让我们知道使用暴力就是不对的。 她加以陈述,家暴的发生很多时候并不是加害者无法控制自己,而是他觉得自己使用暴力是没有错的,这与他个人的学习环境、文化背景等有关。而有很多家暴受害者也并非第一次经历被打经验,很多都是一次又一次地忍受被暴力对待,这也与她们的个人文化和教育背景有关,让她们接受被丈夫殴打是应该的,这与她们会不会空手道并没有关系。 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家暴受害者是因为无法经济独立而担心若举报自己的丈夫或父亲,那么以后谁来养家呢?所以这些经济不平等的问题是因为背后的安全网做得不够好,而让大家在举报的时候会很犹豫不决。 教育是根本,但改革路很长 面对潘俭伟询问我国课本里是否有教育性别平等和尊重女性的课纲内容,张念群的答案是是有的。 但张念群遗憾地发现,虽然有了课纲,但大家对于课纲的理解和呈现方式还是有很大差距。 她指出,在不同语言的课本里,其内容就不一样。因为是三语课本,就由三个不同的编辑来撰写三种语言的课本,然后就发现在马来文课本和淡米尔文课本里,把教育孩子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方面,诠释为:“不可以穿着暴露”、“不可穿无袖、短裤短裙”等;而中文课本则没有这样的内容。 张念群表示这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们必须灌输孩子们正确的思想,而不是若真有什么不幸发生时,要受害者去检讨自己的衣着问题,这是不该被鼓励的想法。 当时张念群本想要改良这些课本内容,然而却有某些教育部官员认为这样的课本内容并没有错,因为他们认为穿得暴露就是不对!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即使我们依照国际标准来制定准确的课纲,但本地课本不见得会直接翻译,而会进行一些“本地化”的撰写和编辑。 因此,当本地的老师、出版社和课本撰写人的思维并没有跟上国际间更进步的思维想法的话,整个呈现方式也会是不对的。 即使现在教育部要求将错误观念的课本内容改正过来并发给所有学校,但老师又会怎么教呢?老师是否会在教导孩子们关于男女平等的观念吗?还是老师也还是教导孩子们:男性就是一家之主、女性做家务就是天经地义、而男人若做家务就会显得比较弱、男性要成为领导、女性就只要照顾厨房就好等等偏歪观念。 若我们想通过教育去进行改革,以上问题都会是我们所面临的困难。而我国的教师人数有达到40万人,当中会有思想开明教师,也会有思想保守的教师。 不过,张念群认为教育仍然是散播男女平权概念的最根本,我们应该要加以宣导正确观念给大人,再让他们传承给他们的孩子,而不是因为偏见和既定印象而理所当然地歧视经济和权势不高的人,或规定男女必须有别。不管对方的经济如何、社会地位如何,都要抱着尊敬的态度来应对,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平权。

性别平等特辑 —— 潘俭伟: 从教育着手,女性别向“有钱老男人”认命

许多人所熟知的潘俭伟都擅长分析经济、国家财政相关课题,但其实他也曾为民主行动党提拔不少女性领导,包括杨巧双、张念群等人。被问及赋权于女性的重要性,潘俭伟直言,因为女性占人口中有50%,所以应该让有能力和才华的女性做代表,毕竟实力和人才是不分男女的。   若没有女性固打制的话,大众可能就会“慢慢来”,甚至也没有动力去实现。这可能会影响职场妇女的信心和市场的信心,进而导致妇女或许会不做工或者市场也不会主动去聘请有能力的女性。   潘俭伟也分析,目前缺乏女性担任高层要务的原因,除了是因为男性直接或间接地打压外,也因为有些女性已经“认命”。   在传统文化中或老一辈的观念里,都认为女性应该要认命,认为女性就是必须要结婚,而在家庭里必须以男人为主而女人为次。这样的观念和文化是直到今天仍然是大部分家庭在奉行着的,所以即使有些女性的能力比丈夫更好更聪明,但社会思维还是认为女人必须遵照丈夫的意愿来行事,连工作不工作都要由丈夫来决定。   因此政府也必须要针对相关的思维和观念问题做更多的宣导工作来改变社会上的认知偏差。   潘俭伟打趣道,现在的有钱人最多是男人,而且是老男人。因为他们是上一代的人,自然累积一定的财富,当有钱人更有钱的时候,也让男性在经济主导上继续稳坐位子;所以我们要打破这样的循环,多提拔和协助女性上位,让男女之间的经济和权力地位能够达到平衡,就如同我们要消除贫富悬殊,需要多帮助贫苦的人是一样的。   除了固打制外,潘俭伟认为教育也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教育我们的女性关于她们的权利、她们的能力、属于她们的平等,同时也要教育男性:女性可不是来做模特儿的。他举例表示,在跑车展览上总有车模什么的跟车子一起“展览”,显然对很多男人来说,他们的观念还是认为女性就是拿来“看”的!这种思维和看法若不从小改变的话,老了就很难改了。 家暴问题,空手道or not 空手道? 关于空手道能否解决家暴问题,潘俭伟无奈表示,其实真正的家暴问题根本就不是在于妇女们会不会空手道,而是任何会发生家暴问题的家庭,无论被打的是男或女,归根结底就是该家庭的关系已经是破裂了、有问题了。要解决这个本质上的问题,绝不是用空手道就可以解决的,反而若使用空手道的话,只会将问题搞得越来越糟糕。   从制度上,政府该做的是设置更多的服务中心让受害者可以去报案,有更多的非政府组织能去协助,还有更多的热线服务让受害者能够要求帮忙。   不过从长期来看的话, 最主要还是要从教育着手。 是否能从我们的政府小学和中学的课程里,就有教导男生和女生的权利?是否教导男生必须尊重女生的课程?或是明言家暴就是一件非常可悲可恶的一件事?是否有教导男生不可以打女生是必要遵守的原则?   潘俭伟认为这些事情都没有教育给我们的孩子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暴受害者即使去报警,警察也会劝说受害者自行去解决她们自己的“家事”。不管男警员还是女警员都会认为男人打女人是很平常的小事,女人接受就好了,不要搞大事情等等。   当我们没有把我们的小孩从小教好,等到他们20或30多岁时,他们的思维就会是觉得“男人是一家之主,所以打女人很正常”、“女人不听话时就要被打被教训”、“家暴只是小事情,忍一忍就好了”。如果我们没有改变我们的教育,这些思维还是会继续下去。 禁止童婚的阻礙:怕失选票? 另外,潘俭伟认为,实行禁止童婚主要的阻碍是因为州政府和政治人物害怕会得罪选民。如果他们不担心失去选民的话,他们会马上做的。   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如果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全国禁止童婚是无法实行的。 因为这关系到宗教,而宗教在各地都有不同的教派定义,所以有些地方觉得跟宗教没关系就可禁止童婚,有些地方又不禁止童婚,所以马来西亚就趋向保守态度,政治人物因担心若实行禁止童婚,就会得罪其中一派而失去选票,所以就对这个课题不大在乎。   要推动禁止童婚的主要办法就是要去说服那些保守人士去接受,当初希盟的旺阿兹莎和杨巧双就曾积极去与州政府协商这个课题,但可惜的是现在的妇女部部长和副部长都对这个工作没有任何兴趣去完成。

反对党操弄政治 牺牲弱势群体福利

反对党要玩弄政治课题的话,请到其他地方, 而不是让弱势和无辜的人民成为牺牲品。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强烈谴责国阵议员为操弄政治,竟反对政府财政预算案中,每年所派发于残疾人士的拨款。 她表示,根据国会议事记录,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福利拨款受益对象是残疾人士、老人以及儿童。这笔拨款对于社会的弱势群体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而这项福利也是不可被忽视的。令人震惊的是,竟然有国阵议员为了操弄政治,而对社会福利的预算案投下反对票。 她指出,那些投下反对票的国阵议员在表决其他部门的预算案时,并没有投下反对票,甚至是投下赞成票的;怎么轮到这些弱势群体的拨款预算时,竟投反对票? 这笔每个月拨放给残疾人士的援助金是必须的,而每个国会选区都会有各自的社会福利局中的受惠者,他们也是选民;所以那些反对这项拨款的国会议员应该要向他们的选民解释,为什么反对福利拨款,而且还是两次都投反对票。

性别平等特辑 —— 章瑛:从政策改变,发掘女性领导

从性别平权的定义来看,章瑛认为,从前的年代,因受经济关系,男女受教育机会大不一样;但现在生育率比较低,经济也比较富裕,所以女生受教育机会就比较多,现今的大学女学生比例还比男生更多。   然而在职场的高层职位上,大部分仍然以男性为主,有钱人也以男性为主,包括在政坛上的重要职位或高位也由男性来做,可见社会上仍然还是让男性更有主导权,女性仍然缺乏机会,从而无法影响政策决定权。   这是因为从前重男轻女的年代导致如今有权有势又有钱的都是男性,现在的社会也还是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之下,因此我们才要女性固打制来扶持女性在将来的地位能有所改变。   因此槟州今年开始就落实槟城市议员和官联董事委任上要至少30%女性的政策,同时乡村及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也必须要有30%女会员。   章瑛表示,在每个选区也设立妇女发展委员会,15个委员都为女性;同时州议会里也要有足够的妇女代表。在将来,若大选没有足够女性代表,也需要填补到足够30%。   实行“女性固打制”并不是要完全偏袒女性,也不会为了达到30%人数就去乱选无能之辈来出任,而是要发掘有才华有能力的女性,让她们有机会、有平台去发挥所长,同时也向民众展现女性领导的潜质不会亚于男性。   章瑛说明,她们最终是希望在将来能够达到一个平衡的目标,即:40%为男性,40%为女性,剩下的20%则让男女公平去竞争,从而达到平等状态,如此在将来的市议员或州议员当中都不会有任何一种性别超过60%。   要达到这种性别平等竞争的现象是为了让人们无论男女都有机会发挥所长,并且都会努力去做好工作 ,而不会因为哪一方有优势就散漫下来,如此社会才能得到真正的进步。 别把未来栋梁给折了!   就禁止童婚课题,章瑛认为,其实现在某些人的思想还是很封建,比如:女性不能随意出门、女人是男人的私人财产等等物化女性的观念还是不在少数。这种观念若没有改变、没有把女性当作是人类的平等伙伴,是无法改变现状的。   此外,她认为宗教应该展现更开明的态度,毕竟一个小女孩要怎么成为他人的太太呢?她自己也还是小孩子。即使是16岁的少女也还未完成中学、还未过完青少年期就结婚、成为大人,如此对她的家庭和未来的孩子都可能带来不好的影响。   因此,章瑛认为,我国人民的观念应该要与时并进,才能照顾每一个孩子。虽然我们常说“孩子就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但我们却做了什么去保护我们未来的栋梁呢?在她还没有成为栋梁之前就已经被曲折了,还如何成为栋梁呢?我们需要有法律去保护我们的儿童,谁也不能跟小孩子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