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应广纳抗疫建议 落实“扣留替代方案”

投资在改善移民厅扣留中心以及为移民厅看守所的孩童落实“扣留替代方案”,以缓减我们的前线人员的负担,并在同时控制新冠肺炎簇群的爆发。 根据公共账目委员会在马来西亚国会里所发表的报告书,还有他们最近在马来西亚移民厅看守所的巡访,政府似乎迫切需要加快在第十一次马来西亚计划下所核准的全国各地所有五个移民厅看守所的升级工程。这些基础设施的提升包括移民厅官员还有这些看守所范围内的职员的居住地方。 除此之外,公账会也观察到在这些扣留中心里也有一名新生婴儿,以及其他孩童和他们的监护人。 很显然的,扣留中心并非是任何孩童成长的地方。 公账会其中一个观察就是移民厅缺乏经费购置治疗疥疮、肺痨还有今时今日的新冠肺炎所需的药物。 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最近也被禁止进入这些看守所,因为移民厅认为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卡向那些欠缺资格的外籍人士分发。 我们昨天录得2643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病例总数是537宗。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表示,倘若我们还不大力对抗这场瘟疫,我们可能会在3月前目睹单日新增病例最高达到8000宗的状况。 魔鬼总是藏在细节中,我们依然没有国内移民厅看守所里的确诊人士,还有这些确诊人士的组成部分,如男人、女人以及孩童的确切数字。 内政部在2020年11月30日在答复我的国会提问里说明,马来西亚移民厅扣留中心截至2020年10月26日共有756名孩童。其中351名伴随着他们的父母或监护人,其余405名都是独自一人。 这些扣留中心分布在砂拉越柏戈奴(107名孩童)、吉打柏兰迪(167名孩童)、吉隆坡武吉加里尔(121名孩童)、吉兰丹丹那美拉(73名孩童)。这些地方共有468名孩童,但其余的就没有记录。 这些没有记录的孩童当中可能有一些孩童新娘,他们大多数都没有身份证明文件,从而导致将他们分类记录的工作繁复琐碎。 民主行动党工作及劳工政策工作队已经研究公账会报告书,我们会特别关注在扣留中心里的难民议题,并针对如何共同协力控制这些看守所里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提出建议。 在希望联盟当政的时期,政府里存在着往为移民厅扣留中心里的孩童落实“扣留替代方案”的方向的协同工作。这项前瞻性计划将会涉及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及福利部、内政部和移民厅,还有那些关注这个议题的公民社会组织,如此马来西亚才能在处理非法移民(“难民”这个字眼并不存在于政府的法律语言和法律里)上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公账会也建议所有在移民厅扣留中心或看守所里的孩童重新安置在由反人口贩卖及反移民偷渡理事会所管理的安全屋里。 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必须能够参阅到相关文件,还有观察和核实任何有资格获得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卡的以难民身份来到的人士。 我谨此呼吁政府尽快展开和带领这样的计划。 普罗大众固然会对这场瘟疫的严重程度和每日确诊病例的增长感到极度紧张和日益焦虑,但移民厅扣留中心里一旦发现确诊病例,还有政府如何处理这些事务,以及政府要如何获得支援减少执法人员、我们的前线人员以及这些看守所里的扣留人士的感染病例,这些都是更大的问题。 我全力支持由46位显赫的医学专家向马来西亚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所发出的公开信里所表达的,对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目前状况的严正关切。 信里第8点写道“加快规管程序,以让疫苗施打能够在第一批疫苗抵达机场后尽早展开。驳斥新冠肺炎和疫苗的不实讯息有助于加强我们的人民对施打疫苗的同意。 除了优先为高危群体施打疫苗,政府也应该严肃考虑为移工施打疫苗,以保护我们的工业和难民社群,后者都是沉静的新冠肺炎爆发中央点。 疫苗的价格必须限制在,对那些在私人医院施打的每剂不超过马币100令吉,然后从这里延伸开来,快速检验盒的价格也必须限制在每盒不超过马币100令吉,如此才能确保这些疫苗和快速检验都能为大多数人所负担,涵盖面也广。” 政府必须结束它“政府无所不知”的自我表现,并开放自己接纳崭新想法和建议,与各个不同机构合作,这包括卫生部,以确保孩童和妇女不再留在扣留中心里,还有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以控制移民厅看守所里层层叠叠的簇群的风险,不让病毒传染到移民厅人员和他们的家属,还有扣留中心里的扣留人士当中。 卡斯杜丽巴托 峇都加湾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国际事务秘书 民主行动党工作及劳工政策工作队

挽留玛丽约瑟芬: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于2020年7月12日(星期日)发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吁请玛丽约瑟芬重归行动党大家庭】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今日呼吁玛丽约瑟芬回来行动党的大家庭,一起努力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 妇女组全国主席章瑛吁请玛丽约瑟芬记得,她是行动党第一位女性锡克族州议员,极可能也是全国第一位民选女性锡克族代表。 玛丽约瑟芬这么多年來对党忠心耿耿,与党渡过最艰难的时刻,到处协助党參与的补选,是党内出色的监票员训练员,深受大家的尊重。 国内政治面对巨大挑战,行动党需要每一个领袖和党员并肩作战,而玛丽约瑟芬毫无疑问的仍然有能力为党及人民做出贡献。 行动党是个大家庭,与党内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僚不可能事事如意,重要的是勿忘初心。 在面对逆境时,沉淀心情,重新调整,继续以党的理念为斗争方向。 在过去两年,章瑛和玛丽约瑟芬多次深谈,了解她的处境和感受。 章瑛希望她留在党内克服这些在她这阶层的一些领䄂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出走并不能解决困难。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需要更多力量,玛丽约瑟芬是我们的力量的一部分。 平权之路仍远,我们吁请玛丽约瑟芬留下,与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章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

反对党操弄政治 牺牲弱势群体福利

反对党要玩弄政治课题的话,请到其他地方, 而不是让弱势和无辜的人民成为牺牲品。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强烈谴责国阵议员为操弄政治,竟反对政府财政预算案中,每年所派发于残疾人士的拨款。 她表示,根据国会议事记录,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福利拨款受益对象是残疾人士、老人以及儿童。这笔拨款对于社会的弱势群体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而这项福利也是不可被忽视的。令人震惊的是,竟然有国阵议员为了操弄政治,而对社会福利的预算案投下反对票。 她指出,那些投下反对票的国阵议员在表决其他部门的预算案时,并没有投下反对票,甚至是投下赞成票的;怎么轮到这些弱势群体的拨款预算时,竟投反对票? 这笔每个月拨放给残疾人士的援助金是必须的,而每个国会选区都会有各自的社会福利局中的受惠者,他们也是选民;所以那些反对这项拨款的国会议员应该要向他们的选民解释,为什么反对福利拨款,而且还是两次都投反对票。

巾帼不让须眉,女性政治工作者应给予更公平的参政机会。

古来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妇女组秘书张念群发表文告: 行动党一直以来,鼓励更多女性参与政治工作,以达成30%决策权的目标。数据显示,行动党女党员的代表人数,从2015年的1019名,上升到今年的1690名。这也意味着,参政不再只是男人的特权。我们期盼营造一个更平等的社会架构。 在国会议席,而上届大选参与竞选的女性候选人仅有56人。来到2018年,各朝野政党共687名候选人中,女性候选人稍微上升至75人,佔了总数里的10.92%,而在州议席,各朝野政党共有176名女候选人,佔了总数的10.69%。 另外,截至今年11月,相比与去年的23名,在222名国会议员当中就有32名女国会议员。我们希望在未来有更多的女性政治工作者的参与。虽然女性候选人和国会议员的人数在过去5年呈上升趋势,但仍未达到两性自由竞争及平等的政治氛围。 行动党主张女性参政的同时,不但提倡职场性别平等,也能让女性在社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为了在三个领域达到性别平等,即教育、健康及就业机会,我们应持有更开放的态度,互动扶持。纵观世界政治舞台,不管是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还是德国的总理默克尔,这都证明了女性参政不仅仅是口号,而是能实现在现实土壤的行动。 在此,我呼吁各位女党员踊跃出席,在12月16日 (星期日) ,上午10时开始,在梳邦再也Kompleks 3K MPSJ举行的2018年妇女组全国代表大会。 让我们一起告别落伍的性别歧视思维,尊重女性在政坛、职场和家庭所扮演的角色,不管性别、宗族和肤色,迈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