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应广纳抗疫建议 落实“扣留替代方案”

投资在改善移民厅扣留中心以及为移民厅看守所的孩童落实“扣留替代方案”,以缓减我们的前线人员的负担,并在同时控制新冠肺炎簇群的爆发。 根据公共账目委员会在马来西亚国会里所发表的报告书,还有他们最近在马来西亚移民厅看守所的巡访,政府似乎迫切需要加快在第十一次马来西亚计划下所核准的全国各地所有五个移民厅看守所的升级工程。这些基础设施的提升包括移民厅官员还有这些看守所范围内的职员的居住地方。 除此之外,公账会也观察到在这些扣留中心里也有一名新生婴儿,以及其他孩童和他们的监护人。 很显然的,扣留中心并非是任何孩童成长的地方。 公账会其中一个观察就是移民厅缺乏经费购置治疗疥疮、肺痨还有今时今日的新冠肺炎所需的药物。 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最近也被禁止进入这些看守所,因为移民厅认为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卡向那些欠缺资格的外籍人士分发。 我们昨天录得2643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病例总数是537宗。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表示,倘若我们还不大力对抗这场瘟疫,我们可能会在3月前目睹单日新增病例最高达到8000宗的状况。 魔鬼总是藏在细节中,我们依然没有国内移民厅看守所里的确诊人士,还有这些确诊人士的组成部分,如男人、女人以及孩童的确切数字。 内政部在2020年11月30日在答复我的国会提问里说明,马来西亚移民厅扣留中心截至2020年10月26日共有756名孩童。其中351名伴随着他们的父母或监护人,其余405名都是独自一人。 这些扣留中心分布在砂拉越柏戈奴(107名孩童)、吉打柏兰迪(167名孩童)、吉隆坡武吉加里尔(121名孩童)、吉兰丹丹那美拉(73名孩童)。这些地方共有468名孩童,但其余的就没有记录。 这些没有记录的孩童当中可能有一些孩童新娘,他们大多数都没有身份证明文件,从而导致将他们分类记录的工作繁复琐碎。 民主行动党工作及劳工政策工作队已经研究公账会报告书,我们会特别关注在扣留中心里的难民议题,并针对如何共同协力控制这些看守所里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提出建议。 在希望联盟当政的时期,政府里存在着往为移民厅扣留中心里的孩童落实“扣留替代方案”的方向的协同工作。这项前瞻性计划将会涉及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及福利部、内政部和移民厅,还有那些关注这个议题的公民社会组织,如此马来西亚才能在处理非法移民(“难民”这个字眼并不存在于政府的法律语言和法律里)上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公账会也建议所有在移民厅扣留中心或看守所里的孩童重新安置在由反人口贩卖及反移民偷渡理事会所管理的安全屋里。 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必须能够参阅到相关文件,还有观察和核实任何有资格获得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卡的以难民身份来到的人士。 我谨此呼吁政府尽快展开和带领这样的计划。 普罗大众固然会对这场瘟疫的严重程度和每日确诊病例的增长感到极度紧张和日益焦虑,但移民厅扣留中心里一旦发现确诊病例,还有政府如何处理这些事务,以及政府要如何获得支援减少执法人员、我们的前线人员以及这些看守所里的扣留人士的感染病例,这些都是更大的问题。 我全力支持由46位显赫的医学专家向马来西亚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所发出的公开信里所表达的,对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目前状况的严正关切。 信里第8点写道“加快规管程序,以让疫苗施打能够在第一批疫苗抵达机场后尽早展开。驳斥新冠肺炎和疫苗的不实讯息有助于加强我们的人民对施打疫苗的同意。 除了优先为高危群体施打疫苗,政府也应该严肃考虑为移工施打疫苗,以保护我们的工业和难民社群,后者都是沉静的新冠肺炎爆发中央点。 疫苗的价格必须限制在,对那些在私人医院施打的每剂不超过马币100令吉,然后从这里延伸开来,快速检验盒的价格也必须限制在每盒不超过马币100令吉,如此才能确保这些疫苗和快速检验都能为大多数人所负担,涵盖面也广。” 政府必须结束它“政府无所不知”的自我表现,并开放自己接纳崭新想法和建议,与各个不同机构合作,这包括卫生部,以确保孩童和妇女不再留在扣留中心里,还有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以控制移民厅看守所里层层叠叠的簇群的风险,不让病毒传染到移民厅人员和他们的家属,还有扣留中心里的扣留人士当中。 卡斯杜丽巴托 峇都加湾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国际事务秘书 民主行动党工作及劳工政策工作队

性别平等特辑 —— 张念群:社会共识未达成,教育改革仍需努力

曾为副教育部部长的张念群对于童婚课题,她认为作为政府或部门在推动政策方面,部长的个人议程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因此必须要得到各州政府的支持,才能实行全国禁止童婚。 无可否认马来西亚现在的群体在很多议题上都还没达到完全的共识,但这不表示我们不能去做引导的工作。若要成为这个国家的政治领袖和为国家留下有意义的东西和实际的改变的话,就需要拿出更多的勇气去引导我们的选民和群众去接受新的观念。 因此,政治改革还是需要各方政治人物拿出魄力来抗压,不要因为一些人民的施压或因为是对手提出来的,就将好的政策给搁置;而是朝野都应该一同去支持有利于人民的好政策。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去推动,而不是不帮忙之余,还扯后腿,这样做根本无利于马来西亚的进步,而且典当的也是我国女童和少女们的未来。 希盟执政时,是将禁止童婚写进议程里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希盟当时的妇女部长旺阿兹莎和副部长杨巧双是很努力积极地跟各州政府和统治者协商,希望他们能够支持禁止童婚。 遗憾的是22个月不足以让我们能够通过立法来改变;但目前来说,国盟政府有把禁止童婚当作他们的主打议程吗?显然是没有的。 张念群认为,宗教不应该成为不禁止童婚的理由,因为在很多以穆斯林为大多数人口的国家都已陆陆续续地禁止童婚,如:也门。所以要不要禁止童婚其实是事在人为的,张念群希望国盟能够拿出他们的诚意和行动力,而希盟自然也会不余遗力地支持他们。 认清家暴问题:使用暴力就是不对 张念群以自己与丈夫为例,认为在疫情压力底下,同一屋檐下的男女在面对生活挑战时,都难免有时会对伴侣有抱怨和抓狂的时候,但有底线的夫妻是不会因为一时情绪失控就对枕边人动粗的,而这个底线就是教育给我们的底线,让我们知道使用暴力就是不对的。 她加以陈述,家暴的发生很多时候并不是加害者无法控制自己,而是他觉得自己使用暴力是没有错的,这与他个人的学习环境、文化背景等有关。而有很多家暴受害者也并非第一次经历被打经验,很多都是一次又一次地忍受被暴力对待,这也与她们的个人文化和教育背景有关,让她们接受被丈夫殴打是应该的,这与她们会不会空手道并没有关系。 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家暴受害者是因为无法经济独立而担心若举报自己的丈夫或父亲,那么以后谁来养家呢?所以这些经济不平等的问题是因为背后的安全网做得不够好,而让大家在举报的时候会很犹豫不决。 教育是根本,但改革路很长 面对潘俭伟询问我国课本里是否有教育性别平等和尊重女性的课纲内容,张念群的答案是是有的。 但张念群遗憾地发现,虽然有了课纲,但大家对于课纲的理解和呈现方式还是有很大差距。 她指出,在不同语言的课本里,其内容就不一样。因为是三语课本,就由三个不同的编辑来撰写三种语言的课本,然后就发现在马来文课本和淡米尔文课本里,把教育孩子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方面,诠释为:“不可以穿着暴露”、“不可穿无袖、短裤短裙”等;而中文课本则没有这样的内容。 张念群表示这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们必须灌输孩子们正确的思想,而不是若真有什么不幸发生时,要受害者去检讨自己的衣着问题,这是不该被鼓励的想法。 当时张念群本想要改良这些课本内容,然而却有某些教育部官员认为这样的课本内容并没有错,因为他们认为穿得暴露就是不对!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即使我们依照国际标准来制定准确的课纲,但本地课本不见得会直接翻译,而会进行一些“本地化”的撰写和编辑。 因此,当本地的老师、出版社和课本撰写人的思维并没有跟上国际间更进步的思维想法的话,整个呈现方式也会是不对的。 即使现在教育部要求将错误观念的课本内容改正过来并发给所有学校,但老师又会怎么教呢?老师是否会在教导孩子们关于男女平等的观念吗?还是老师也还是教导孩子们:男性就是一家之主、女性做家务就是天经地义、而男人若做家务就会显得比较弱、男性要成为领导、女性就只要照顾厨房就好等等偏歪观念。 若我们想通过教育去进行改革,以上问题都会是我们所面临的困难。而我国的教师人数有达到40万人,当中会有思想开明教师,也会有思想保守的教师。 不过,张念群认为教育仍然是散播男女平权概念的最根本,我们应该要加以宣导正确观念给大人,再让他们传承给他们的孩子,而不是因为偏见和既定印象而理所当然地歧视经济和权势不高的人,或规定男女必须有别。不管对方的经济如何、社会地位如何,都要抱着尊敬的态度来应对,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平权。

反对党操弄政治 牺牲弱势群体福利

反对党要玩弄政治课题的话,请到其他地方, 而不是让弱势和无辜的人民成为牺牲品。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强烈谴责国阵议员为操弄政治,竟反对政府财政预算案中,每年所派发于残疾人士的拨款。 她表示,根据国会议事记录,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福利拨款受益对象是残疾人士、老人以及儿童。这笔拨款对于社会的弱势群体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而这项福利也是不可被忽视的。令人震惊的是,竟然有国阵议员为了操弄政治,而对社会福利的预算案投下反对票。 她指出,那些投下反对票的国阵议员在表决其他部门的预算案时,并没有投下反对票,甚至是投下赞成票的;怎么轮到这些弱势群体的拨款预算时,竟投反对票? 这笔每个月拨放给残疾人士的援助金是必须的,而每个国会选区都会有各自的社会福利局中的受惠者,他们也是选民;所以那些反对这项拨款的国会议员应该要向他们的选民解释,为什么反对福利拨款,而且还是两次都投反对票。

性别平等特辑 —— 潘俭伟: 从教育着手,女性别向“有钱老男人”认命

许多人所熟知的潘俭伟都擅长分析经济、国家财政相关课题,但其实他也曾为民主行动党提拔不少女性领导,包括杨巧双、张念群等人。被问及赋权于女性的重要性,潘俭伟直言,因为女性占人口中有50%,所以应该让有能力和才华的女性做代表,毕竟实力和人才是不分男女的。   若没有女性固打制的话,大众可能就会“慢慢来”,甚至也没有动力去实现。这可能会影响职场妇女的信心和市场的信心,进而导致妇女或许会不做工或者市场也不会主动去聘请有能力的女性。   潘俭伟也分析,目前缺乏女性担任高层要务的原因,除了是因为男性直接或间接地打压外,也因为有些女性已经“认命”。   在传统文化中或老一辈的观念里,都认为女性应该要认命,认为女性就是必须要结婚,而在家庭里必须以男人为主而女人为次。这样的观念和文化是直到今天仍然是大部分家庭在奉行着的,所以即使有些女性的能力比丈夫更好更聪明,但社会思维还是认为女人必须遵照丈夫的意愿来行事,连工作不工作都要由丈夫来决定。   因此政府也必须要针对相关的思维和观念问题做更多的宣导工作来改变社会上的认知偏差。   潘俭伟打趣道,现在的有钱人最多是男人,而且是老男人。因为他们是上一代的人,自然累积一定的财富,当有钱人更有钱的时候,也让男性在经济主导上继续稳坐位子;所以我们要打破这样的循环,多提拔和协助女性上位,让男女之间的经济和权力地位能够达到平衡,就如同我们要消除贫富悬殊,需要多帮助贫苦的人是一样的。   除了固打制外,潘俭伟认为教育也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教育我们的女性关于她们的权利、她们的能力、属于她们的平等,同时也要教育男性:女性可不是来做模特儿的。他举例表示,在跑车展览上总有车模什么的跟车子一起“展览”,显然对很多男人来说,他们的观念还是认为女性就是拿来“看”的!这种思维和看法若不从小改变的话,老了就很难改了。 家暴问题,空手道or not 空手道? 关于空手道能否解决家暴问题,潘俭伟无奈表示,其实真正的家暴问题根本就不是在于妇女们会不会空手道,而是任何会发生家暴问题的家庭,无论被打的是男或女,归根结底就是该家庭的关系已经是破裂了、有问题了。要解决这个本质上的问题,绝不是用空手道就可以解决的,反而若使用空手道的话,只会将问题搞得越来越糟糕。   从制度上,政府该做的是设置更多的服务中心让受害者可以去报案,有更多的非政府组织能去协助,还有更多的热线服务让受害者能够要求帮忙。   不过从长期来看的话, 最主要还是要从教育着手。 是否能从我们的政府小学和中学的课程里,就有教导男生和女生的权利?是否教导男生必须尊重女生的课程?或是明言家暴就是一件非常可悲可恶的一件事?是否有教导男生不可以打女生是必要遵守的原则?   潘俭伟认为这些事情都没有教育给我们的孩子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暴受害者即使去报警,警察也会劝说受害者自行去解决她们自己的“家事”。不管男警员还是女警员都会认为男人打女人是很平常的小事,女人接受就好了,不要搞大事情等等。   当我们没有把我们的小孩从小教好,等到他们20或30多岁时,他们的思维就会是觉得“男人是一家之主,所以打女人很正常”、“女人不听话时就要被打被教训”、“家暴只是小事情,忍一忍就好了”。如果我们没有改变我们的教育,这些思维还是会继续下去。 禁止童婚的阻礙:怕失选票? 另外,潘俭伟认为,实行禁止童婚主要的阻碍是因为州政府和政治人物害怕会得罪选民。如果他们不担心失去选民的话,他们会马上做的。   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如果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全国禁止童婚是无法实行的。 因为这关系到宗教,而宗教在各地都有不同的教派定义,所以有些地方觉得跟宗教没关系就可禁止童婚,有些地方又不禁止童婚,所以马来西亚就趋向保守态度,政治人物因担心若实行禁止童婚,就会得罪其中一派而失去选票,所以就对这个课题不大在乎。   要推动禁止童婚的主要办法就是要去说服那些保守人士去接受,当初希盟的旺阿兹莎和杨巧双就曾积极去与州政府协商这个课题,但可惜的是现在的妇女部部长和副部长都对这个工作没有任何兴趣去完成。

巾帼不让须眉,女性政治工作者应给予更公平的参政机会。

古来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妇女组秘书张念群发表文告: 行动党一直以来,鼓励更多女性参与政治工作,以达成30%决策权的目标。数据显示,行动党女党员的代表人数,从2015年的1019名,上升到今年的1690名。这也意味着,参政不再只是男人的特权。我们期盼营造一个更平等的社会架构。 在国会议席,而上届大选参与竞选的女性候选人仅有56人。来到2018年,各朝野政党共687名候选人中,女性候选人稍微上升至75人,佔了总数里的10.92%,而在州议席,各朝野政党共有176名女候选人,佔了总数的10.69%。 另外,截至今年11月,相比与去年的23名,在222名国会议员当中就有32名女国会议员。我们希望在未来有更多的女性政治工作者的参与。虽然女性候选人和国会议员的人数在过去5年呈上升趋势,但仍未达到两性自由竞争及平等的政治氛围。 行动党主张女性参政的同时,不但提倡职场性别平等,也能让女性在社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为了在三个领域达到性别平等,即教育、健康及就业机会,我们应持有更开放的态度,互动扶持。纵观世界政治舞台,不管是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还是德国的总理默克尔,这都证明了女性参政不仅仅是口号,而是能实现在现实土壤的行动。 在此,我呼吁各位女党员踊跃出席,在12月16日 (星期日) ,上午10时开始,在梳邦再也Kompleks 3K MPSJ举行的2018年妇女组全国代表大会。 让我们一起告别落伍的性别歧视思维,尊重女性在政坛、职场和家庭所扮演的角色,不管性别、宗族和肤色,迈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挽留玛丽约瑟芬: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于2020年7月12日(星期日)发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吁请玛丽约瑟芬重归行动党大家庭】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今日呼吁玛丽约瑟芬回来行动党的大家庭,一起努力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 妇女组全国主席章瑛吁请玛丽约瑟芬记得,她是行动党第一位女性锡克族州议员,极可能也是全国第一位民选女性锡克族代表。 玛丽约瑟芬这么多年來对党忠心耿耿,与党渡过最艰难的时刻,到处协助党參与的补选,是党内出色的监票员训练员,深受大家的尊重。 国内政治面对巨大挑战,行动党需要每一个领袖和党员并肩作战,而玛丽约瑟芬毫无疑问的仍然有能力为党及人民做出贡献。 行动党是个大家庭,与党内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僚不可能事事如意,重要的是勿忘初心。 在面对逆境时,沉淀心情,重新调整,继续以党的理念为斗争方向。 在过去两年,章瑛和玛丽约瑟芬多次深谈,了解她的处境和感受。 章瑛希望她留在党内克服这些在她这阶层的一些领䄂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出走并不能解决困难。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需要更多力量,玛丽约瑟芬是我们的力量的一部分。 平权之路仍远,我们吁请玛丽约瑟芬留下,与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章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

性别平等特辑 —— 章瑛:从政策改变,发掘女性领导

从性别平权的定义来看,章瑛认为,从前的年代,因受经济关系,男女受教育机会大不一样;但现在生育率比较低,经济也比较富裕,所以女生受教育机会就比较多,现今的大学女学生比例还比男生更多。   然而在职场的高层职位上,大部分仍然以男性为主,有钱人也以男性为主,包括在政坛上的重要职位或高位也由男性来做,可见社会上仍然还是让男性更有主导权,女性仍然缺乏机会,从而无法影响政策决定权。   这是因为从前重男轻女的年代导致如今有权有势又有钱的都是男性,现在的社会也还是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之下,因此我们才要女性固打制来扶持女性在将来的地位能有所改变。   因此槟州今年开始就落实槟城市议员和官联董事委任上要至少30%女性的政策,同时乡村及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也必须要有30%女会员。   章瑛表示,在每个选区也设立妇女发展委员会,15个委员都为女性;同时州议会里也要有足够的妇女代表。在将来,若大选没有足够女性代表,也需要填补到足够30%。   实行“女性固打制”并不是要完全偏袒女性,也不会为了达到30%人数就去乱选无能之辈来出任,而是要发掘有才华有能力的女性,让她们有机会、有平台去发挥所长,同时也向民众展现女性领导的潜质不会亚于男性。   章瑛说明,她们最终是希望在将来能够达到一个平衡的目标,即:40%为男性,40%为女性,剩下的20%则让男女公平去竞争,从而达到平等状态,如此在将来的市议员或州议员当中都不会有任何一种性别超过60%。   要达到这种性别平等竞争的现象是为了让人们无论男女都有机会发挥所长,并且都会努力去做好工作 ,而不会因为哪一方有优势就散漫下来,如此社会才能得到真正的进步。 别把未来栋梁给折了!   就禁止童婚课题,章瑛认为,其实现在某些人的思想还是很封建,比如:女性不能随意出门、女人是男人的私人财产等等物化女性的观念还是不在少数。这种观念若没有改变、没有把女性当作是人类的平等伙伴,是无法改变现状的。   此外,她认为宗教应该展现更开明的态度,毕竟一个小女孩要怎么成为他人的太太呢?她自己也还是小孩子。即使是16岁的少女也还未完成中学、还未过完青少年期就结婚、成为大人,如此对她的家庭和未来的孩子都可能带来不好的影响。   因此,章瑛认为,我国人民的观念应该要与时并进,才能照顾每一个孩子。虽然我们常说“孩子就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但我们却做了什么去保护我们未来的栋梁呢?在她还没有成为栋梁之前就已经被曲折了,还如何成为栋梁呢?我们需要有法律去保护我们的儿童,谁也不能跟小孩子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