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土团党民兴党联合声明: 将尽力恢复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希望联盟、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于2020年5月17日发表联合文告: 在野党阵营领袖针对最新政治局势,包括5月18日国会的立场。 希望联盟、土团党与沙巴民兴党的最高领导在今日完成一场主要针对5月18日所举办的国会,在野党阵营所该持立场的会议。 此会议由国会在野党领袖暨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所主持。 在会议上,我们一致同意以最强的决心及努力,去恢复人民的委托与授权,以重新接管政府。 这是因为丹斯里慕尤丁无法在明日的国会中证明其拥有多数议员的支持,造成其政府失去合法性。 此外,会议中也提及,丹斯里慕尤丁为了得到国会议员们的支持,而试图透过委任国会议员为部长级特使以及执掌官联企业,不但是一种不良行为,更让希望联盟过去22个月所开始实行的体制改革都前功尽弃。 同时,我们在会议上也认为,从牵涉在一马公司案中的理查阿兹(Riza Aziz)被释放的结果来看,这是一种信号,显示未来其他涉及严重贪污大案的政治人物,也将会以相同的方式来解决。 另外,会议中也讨论了数个已经新成立的部门。这些新部门的预算,其实都从未在国会中提案过,更没有受到国会审查或批准通过,这无疑是违反程序,新部门的预算也将引起诸多问题。 会议也一致认同,丹斯里慕尤丁宣布的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至今也还未在国会中提案及通过,国会必须允许人民代议士在国会中辩论与检视这项计划,以减少该援助计划的纰漏。 我们也同意,国会是重要的民主机制,首相必须在此被检视有足够的支持与否,同时法案及民生问题也要在此被讨论、辩论与通过。 因此必须让国会运作如常,以确保监督与制衡都不受限制。 我们也对5月18日国会宣告不议事,只有国家元首御词环节深感不满,并再次重申立场,国会必须恢复正常,以加速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拿督斯里安华 人民公正党主席 在野党领袖 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敦马哈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 拿督斯里沙菲益 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  

不与巫统同流合污 柔希盟青年团欢迎团青立场

柔佛希盟青年团于2020年5月6日所发的文告: 1.对于土团党青年团(团青)中央领袖坚决反对与巫统合作的决定,柔佛希盟青年团表示十分欢迎。 2. 团青在文告中,表示该团坚持与一同打败巫统为首的盗贼统治的希盟同在,并且凸显战友精神。 3. 针对巫青团长阿斯拉夫的回应,我们劝请阿斯拉夫先自行照镜,因为国盟下的政治合作,才是背叛人民委托。 4. 阿斯拉夫必须自我反省,并为所属政党成为“非民选”的国盟政府一份子感到羞耻。如果他难以确定,不妨向首相求证! 5. 此外,柔佛希盟青年团也认为,团青的这个立场符合与人民在第14届大选委托希盟执政的意愿。 6. 柔佛希盟青年团向团青的同伴致敬! 柔佛诚信党青年团长 达吉乌丁(Taqiuddin Che Man) 柔佛公青团长 尤尼斯华兰(R Yuneswaran) 柔佛行动党社青团长 谢奥玛(Sheikh Umar Bagharib Ali)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经济“援助”并无实际帮助 希盟建议增加BSH 直接拨款各议员

  希望联盟秘书处于2020年3月23日发表文告: 针对丹斯里慕尤丁于今日下午1时在新闻发布会上所宣布的经济“帮助”,马来西亚人民已获得通知。 然而,丹斯里慕尤丁口中所提到的大部分人民,如:被迫关闭商店的小本商家、失去顾客的德士司机和电召车Grab司机、无法获得薪水的日薪工人”,在这项宣布中并没有提供明确而实际的援助给予他们。 另外,那些被允许提取自己公积金储蓄的人,则应该要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援助,而仅仅是人民从自己的老本中提取自己的储蓄来使用。 在这充满挑战的情况之下,希盟建议政府为生活援助金(BSH)的受惠者提供3月份RM1000及4月份RM1000的紧急援助;而政府所需要承担的费用仅为82亿令吉。这方法是最快速直接地去帮助那些受行动管制令而影响最大的群体。 希望联盟接受丹斯里慕尤丁所示的好意,即会不分政治立场地面对如今的疫情挑战;因此,我们也欢迎中央政府能够不分党派地给予各州政府援助拨款。 早在之前,为了缓解疫情所带来的冲击,雪兰莪州政府和柔佛州政府就已经不分党派地分别拨款3万令吉及2万令吉给予州内朝野中的各个议员,以协助他们帮助他们的选民度过难关。所以,我们也建议联邦中央政府能够不分党派地分配拨款予国会选区,让通过民主选举投选出自己代议士的人民可以直接受惠。 赛夫丁纳苏丁(Saifuddin Nasution,公正党) 卡立沙末(Khalid Samad,诚信党) 陆兆福(民主行动党)

拒绝敦马联合政府 希盟支持安华任相

2020年2月23日(星期日):敦马哈迪拒绝跟随阿兹敏、土团党,组建一个有巫伊联盟的后门政府来取代希盟。  2020年2月24日(星期一):因敦马哈迪拒绝与巫伊腐败分子合作,而辞去首相职务;民主行动党感激敦马不愿同流合污的原则,故表示继续支持他为希盟政府首相。 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然而,敦马在获得各方支持他继续为相后,却想要组建“个人联合政府”;这意味着只有敦马能决定谁可担任内阁部长,而这过程将不需与民主行动党或其他政党进行磋商。 此外,由敦马拟定的内阁可能会包括引发当前政治危机的人物,还有来自巫伊的国会议员。 希盟政府将变成马哈迪政府,而希盟所作的承诺都将无法实现。 我们曾邀请敦马前来参与希盟领导理事会会议,以商讨我们对该提案的忧虑;但是,敦马拒绝出席。 因此,希盟领导层决定捍卫509人民对希盟的委托,并支持安华为希盟首相以履行希盟的宣言。 同时,我们也呼吁所有马来西亚人支持安华为马来西亚的第8任首相,以确保我国能够恢复稳定发展。 但最终决定将交由国家元首来抉择,我们相信元首将依据联邦宪法并善用其智慧为马来西亚作出最好的决定。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2020年2月26日记者会发表文告: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