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议员吁国盟政府检讨SOP 允许餐饮业晚上八点后营业

21名国会议员联合声明:吁请国盟政府检讨标准作业程序,允许餐饮业晚上八点后营业。 1. 我们吁请国盟政府允许所有餐饮业者,根据他们营业执照上的时间营业。既然目前的标准作业程序已经不允许顾客在餐馆内堂食,餐厅只能透过打包、得来速或外送的方式营业,餐饮业者应该获准营业超过晚上八点才对。 2. 目前的餐饮业营业时间让晚间下班却需要打包餐点回家的工作人士深感困扰,允许餐饮业营业时间延长,不仅可以协助餐饮业者以及外送服务员,也鼓励更多人安心坐在家里,因为他们八点回到家之后,也还能够点餐外送到家中。 3. 我们仅此吁请国家安全理事会修正这一项标准作业程序,因为这项规定已经大大影响了许多餐饮业者的每日营收。相较去年第一次的行动管制令,许多业者在这一次被迫承受更严重打击,他们必须完全吸收店租、薪水等成本,完全没有暂缓还贷措施缓冲。有鉴于此,我们也呼吁政府延长暂缓还贷措施至少六个月。 21名国会议员: 1. 兵南邦(Penampang)国会议员的达雷尔 2. 麻坡 (Muar)国会议员赛沙迪 3. 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阿兹加曼 4. 泗岩沫 (Segambut)国会议员杨巧双 5. 峇吉里(Bakri)国会议员杨美盈 6. 实兰沟(Selangau)国会议员 巴鲁比安 7. 双溪毛糯 (Sungai Buloh) 国会议员西华拉沙 8. 蒲莱(Pulai)国会议员沙拉胡丁 9. 古邦巴素(Kubang Pasu)国会议员阿米鲁丁 10. 古来(Kulai)国会议员为张念群 11. 古打毛律 (Kota Belud)国会议员依斯纳莱莎. 12....

80%确诊属无症状应大规模检测 政府受促以最佳经验科学化抗疫

2021年1月8日的发表的文告: 利用科学和最佳经验对抗新冠肺炎 昨日,马来西亚又刷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记录,新增确诊病例达3027宗。政府似乎已经失去了对第三波疫情的控制。我们的医疗系统处于崩溃的边缘。根据报道,前线医护人员都已经精疲力竭。讽刺的是,就在前一天晚上,身为执政党的巫统和土团党召开了中委会,讨论的不是疫情而是他们的政治生存。在国难当头时,他们必须停止政治谋斗。 我们坚信,政府必须听取医学专家的呼吁,开始进行大规模检测工作。首先要对所有高风险地区进行检查,尤其是外劳居住区、监狱和附近的社区等。根据国会答复,政府机构每天可进行近1万9489项的聚合酶链反应(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简称PCR)检测。卫生部可进行1万6670项;国防部可进行2819项;私营部门可进行5万9485项。我们国家每天的总检测能力接近8万项PCR检测。 由于约80%的确诊病患都是无症状的,因此大规模检测变得十分重要。这能尽早隔离病患并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至其他社区。结合流行病学数据和人工智能能帮助我们得到风险排序法,尤其是有大型感染簇群的社区。例如,雪兰莪州政府官联公司Selcare已在爆发疫情的巴生工厂附近地区进行了一系列社区免费检测。 他们在巴生高阳苑进行了两次社区检测。第一次是2020年12月23日,915个检测中有63个呈阳性(60名确诊者是本地人;3名是外籍人士)。第二次是2021年1月3日,根据目前为止所完成的75%分析,即1021个样本中,有45个为阳性(33名本地人和12名外籍人士)。这代表4.4%的阳性率。请记住,世卫组织建议阳性率少于5%作为控制病毒在社区扩散的阈值。诚然,在所完成的八个社区检测中,其阳性率约为7%至25%。 确实,随着我们进行更多的测试,阳性病例的数量将持续增加。 但这不是我们当“鸵鸟”的时候。 我们必须正视它,找到所有社区中的确诊病患并将他们隔离!政府必须投入资源进行大规模检测,因为我们日后必须付出的人力和经济代价将远远超过现在进行大规模检测的成本。 另外,我们认为政府有必要对追踪系统进行彻查。根据报道,MySejahtera仅占了马来西亚的检测报告总数中的4%。这表明政府仍然主要依靠“人手”追踪,即询问各别确诊患者他们的亲密接触者并进行相应检测。这也显示政府没有充分(或根本没有)利用通过MySejahtera收集的数据并将其与政府系统中可用的数据以及其他公共数据(例如: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和标签等)相结合做大数据分析,以开发一种更复杂的方法来追踪社区中的病患。 我们必须持续创新,不要对我们的早期抗疫成就感到自满。 目前为止,我国共累计12万5000宗确诊病例,超过515人死亡。我们已经超越了2019年疫情爆发的“震中”—中国。 我们必须采取预先和积极的行动,尤其是在雪兰莪、槟城和柔佛州防止工厂、工作场所和建筑工地爆发更多疫情,捍卫我们的绿区来减少确诊及死亡病患。 因此,我们呼吁政府更精明地部署并利用科学和公共卫生的最佳经验,以整体政府(whole of government)和“全民” (whole of society)的模式抵抗日益严重的第三波疫情。 YB祖基菲里医生(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前卫生部长) YB李文材医生( 务边国会议员;前副卫生部长) YB杨美盈(峇吉里国会议员;前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 YB依斯纳莱莎慕丽娜 (古打毛律国会议员;前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副部长)

若皇家彭亨榴莲成功收地 榴莲工业将被全面垄断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8月26日到国会下议院呈交备忘录之新闻稿: 抢救猫山王联盟今早到访国会大厦,打算针对猫山王危机一事,提呈备忘录予国会议员。但是却遭国会守卫拒于门外,联盟代表只好在入口处提交备忘录,所幸获得来自希盟9名议员的接待,并接过备忘录,表达对此课题的关注。 该联盟在备忘录点出重点,皇家彭亨榴莲(Royal Pahang Durian-RPD) 一心想做世界榴莲市场的大庄家,因此设立全马最大的榴莲冷冻加工厂,并拥有负责出口业务的子公司,准备把所有无准证芭猫山王占为己有,在不需付出任何心血下,掠夺农民的猫山王,实在可耻。 联盟提醒,RPD强抢农民榴莲园不止是一场土地风波,而是会影响马来西亚的农产业发展,毕竟猫山王是马来西亚品牌,一旦被垄断,榴莲产业链将全面被打击,急速压缩小农民的发展空间,更会导致数以千计的劳勿人的生计受到威胁,因此联盟把备忘录呈交予国会议员,希望联邦政府和朝野议员关注这起官商勾结,对农民赶尽杀绝的浩劫。 (左起)前国会副议长倪可敏、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马、前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慕扎希、前副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沈志勤。(右起)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劳勿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前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前来接见抢救猫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及一众代表,并领取联盟所呈交的备忘录。

副部长疏忽发布受害家属孩童照 希盟妇女组促理解并尊重儿童法令

希望联盟妇女组于2020年8月5日发表文告: 对于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督西蒂再拉在社交媒体(有关Instagram贴文已删)作出疏于保护儿童权益的行为,希望联盟妇女组表示遗憾且失望。 副部长将拜访谋杀案受害家属孩童的照片,发布在社交媒体的行为,引发网络疯传,甚至传至主流媒体,《前锋报》2020年8月5日便刊登了孩童的照片和姓名。 希望联盟妇女组强调,副部长不负责任的行为与疏忽,违反了保障儿童权益、福利及安全的儿童法令。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作为处理马来西亚儿童课题的主要政府部门,副部长理应更重视儿童权益,以身作则成为公众和媒体界的最佳榜样。 这些孩童的悲惨处境不应被公开广传,更不应被投机分子利用以博取政治支持。 希望联盟妇女组呼吁各造包括国民联盟政府领袖和《前锋报》,理解并尊重现有的法令,以保护马来西亚的孩童。 公正党妇女组主席傅芝雅 国家诚信党妇女组主席艾曼阿蒂拉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

希盟全力支持沙巴州议会解散 唯有沙巴人民能战胜恶势力!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2020年7月30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全力并一致支持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和沙菲益政府,对抗邪恶、不民主及不道德的行为,企图通过收买人民代议士和鼓吹投机分子反叛,以击垮州政府。 希望联盟全力支持沙巴州议会解散,还政予民,以挫败由国民联盟份子引发的跳槽至其他政党的可耻行为。 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的全力支持下策动夺权,唯有人民才能够战胜这股夺权的恶势力。 希盟强烈谴责由丹斯里慕沙阿曼、首相、内政部长及国盟策动的政治叛变,他们献议每人3200万令吉及副首长的官职。而且,他们在国家努力对抗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企图夺权,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显然的,他们比较注重争夺官职和权力,不把人民的安康视为优先事项。 我们呼吁沙巴人民在即将来临的州选,支持拿督斯里沙菲益及其联盟政党,以复兴有原则的政治,并拒绝跳槽的政治,重新建立国家的政局,才能还政予民,让人民的力量成为政治的主导因素,而非金钱政治。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SRC判决纳吉罪成 人民带来的胜利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2020年7月28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获知吉隆坡高庭所做出的裁决,裁定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刑事失信、滥权及洗黑钱控状 ,全部罪名成立。 这一项裁决是马来西亚人带来的巨大胜利。如果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不站起来挫败国阵及给予希望联盟胜利,审讯程序肯定不会开始。在回顾该问题的历史时,拿督斯里安华是在2011年在国会首次提出了1MDB的治理问题。 希盟主席理事会要感谢所有参与此审讯过程的各方,包括启动审讯程序的前总检察长。 希盟主席理事会邀请所有马来西亚人仔细观察和关注今天所作的判决。 希盟主席理事会认为我国需要进行全面的体制改革,以确保在国阵执政期间所带来的腐败和巨大破坏不会重复发生,这只能通过恢复人民的委托来完成。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 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诚信党与行动党联合文告:以109席作为希望联盟+的基础而前进

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20年7月27日发表联合文告: 若要改变现状,我们目前应该先让安华尝试争取足够的支持成立政府,若不成功,则沙菲益也应该得到同样的机会尝试成立政府,两者争取成立政府的支持基础都应该是109席。 自希望联盟叛将发动喜来登政变以来,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就一直为恢复2018年大选民意委托不懈地努力,并扮演结合原“泛希望联盟”五个在野党的桥梁。 诚信党与行动党是以三大原则为行动基础: 第一,所有反对国民联盟的政党与势力整合起来,在国会共有109席,可发挥关键的作用,如之前携手力抗国盟政府撤换议长的非民主和肆意行为; 第二,首相人选的问题不该成为夺回人民委托的阻碍。因首相人选无法达成共识而选择在野,实在难以令人接受。在首相人选一事继续僵持,只会给人民错误印象,认为我们争抢相位还比恢复民意委托更重要; 第三,泛希盟政府可以继续让我们致力实现希望联盟2018年大选宣言。 回溯这数个月来的演进,诚信党和行动党于2月26日全力支持安华作为首相人选。 2月28日、29日,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及民主行动党再次与马哈迪联手,并支持马哈迪出任首相,以防止非民选政府诞生。 2020年3至5月间,诚信党与行动党全心全意投入重建2018年胜选大联盟的倡议,整合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沙巴民兴党和马哈迪派系土著团结党的力量。 经历了长时间的僵局,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5月30日确立了两个选项: 第一个选项:安华为首相,慕克里为副首相; 第二个选项:马哈迪为首相,安华为副首相,并在六个月后交棒安华。 过程中有许多紧密的协商和谈判,直到公正党在6月19日正式拒绝第二个选项。 为了打破僵局,诚信党、行动党、民兴党领袖和马哈迪一方于6月25日在吉隆坡沙巴礼宾馆举行非正式会议,寻求其他可行的选项。 马哈迪在会中表示,他本身并无意要第三度拜相。之所以自荐为首相人选,是想要帮助推翻国盟非民选政府,以便恢复真正的民选政府。 在这样的前提下,林冠英建议、莫哈末沙布复议,推荐沙菲益作为解决马哈迪与安华僵局的第三位首相人选。 诚信党与行动党提出有关建议后,马哈迪在短短两分钟内就果断地做出决定,支持沙菲益为首相人选。马哈迪重申,他担不担任首相并非重点,救国与恢复人民委托才是要务。 除了帮助缓解公正党对马哈迪的敌意,沙菲益也是首位被推举为首相的沙砂领袖,是具备历史意义的人选。 参与上述非正式会议的诚信党和行动党领袖也告知马哈迪与其他出席者,关于沙菲益为首相人选的新选项,必须先带回各党的领导层会议,再进一步由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做出讨论。 我们重申,109席才是我们恢复民意委托的基石,绝非少了民兴党和马派土团党的希望联盟91席,抑或少了公正党之后的71席。诚信党与行动党明白马来西亚人的失落感,尽管国盟以内阁、官联公司高职为饵,我们在国会的109席依然不为所动,但这109席却没有办法让我们恢复2018年的大选民意委托。 我们并不认为希望联盟可以把民兴党和马派土团党排除在外,单凭91席可以有效与任何一方谈判。同样的,倘若少了公正党的38席,我们也不认为71席能够带来什么改变。 我们认为,无论是安华或沙菲益,任何一人能以109席为基础,往上争取超过112席或以上的支持,他就应该获得任相领导联合政府的机会。 有人说,既然在野党之间解决不了首相人选问题,不如就做好在野党角色,等待来届大选。我们对此有不同意见。来届大选,单靠希望联盟本身,或任何少了希望联盟的组合,要赢得选举都是非常困难的。唯有包括希望联盟、民兴党和马派土团党在内的泛希盟,才是有望胜选的最佳组合。我们必须有个整合起来的力量,而不是任由在野党阵营四分五裂。 再者,放弃恢复民意委托,不仅仅是不负责任,也应视同背叛那些在509大选支持我们的人民。若不尽快想办法让民选政府重新上台,最终只会让喜来登政变、非民选政府,还有其所有非民主政策渐渐取得正当性,尤其是让人极为担忧的贪污腐败问题。如此扭曲正义的情况,我们绝不妥协。 若要改变现状,我们目前应该先让安华尝试争取足够的支持成立政府,若不成功,则沙菲益也应该得到同样的机会尝试成立政府,两者争取成立政府的支持基础都应该是109席。 与此同时,诚信党、行动党、公正党、民兴党及马派土团党的泛希盟国会议员必须合作,扮演高效与团结一致的在野议会党团,旨在: 政治、经济和疫情三重危机下,在黑暗中给予人民希望; 对抗国盟分而治之的政治手段,重建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信任与团结; 揭露更多和一马公司一样的贪污弊案,追求廉正廉洁政府; 加强人民的经济安全感,以及国人的团结互助精神,共同应对新冠疫情所引发的百年经济大危机; 以希望联盟执政期间累积的经验、专业和能力,提出解决当下困境的替代政策方案。 莫哈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不是还钱就了事! 1MDB洗钱案必须继续审讯!

关于马来西亚国盟政府与涉及一马发展公司(1MDB)不法勾当的高盛集团达成和解,退还166亿令吉(约39亿美元)一事; 希盟理事会发表文告表示,到目前为止,已归还的人民资金总额为190亿令吉,但并不代表1MDB案件就此结束,司法程序并未完成,必须审查到底,将犯罪者绳之於法! 希盟理事会也表示,希盟政府并不同意高盛集团之前所提出的,只退还17.5亿美元的和解提议,因为真正必须追讨的索赔总额为75亿美元。 实际上,这项追讨工作是在国阵败选于第14届全国大选后,才由上台的希盟政府向高盛集团展开追讨资金的工作。 在此,希盟理事会感谢当时所有参与这项追讨工作的单位,包括:当时从法律程序为马来西亚人民伸张正义,追回人民血汗钱的总检察长。 同时,这笔钱的归还也证明了当时盗贼治国的国阵政府,的确存在各种不法勾当与腐败行为。 希盟强调,1MDB洗钱丑闻案里的所有主要人物都必须进行法庭审判,包括被美国司法部(DOJ)名为“MO1” 的一号官员,以及至今仍未被逮捕的刘特佐。 这些贪赃枉法之徒绝不可逍遥法外。

诚信党与行动党联合文告:拒绝与韩沙再努丁合作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于2020年6月29日(星期一)发表联合文告: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认为,恢复人民委托的任何政治结盟都必须包含“希望联盟+”原有五个政党,因为这是马来西亚人民于2018年5月9日投票做出的选择。相关政党为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沙巴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著团结党。 韩沙再努丁作为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我们不应与其促成任何协议。任何纳入韩沙,却排除民兴党及马哈迪派系土团党的政治联盟,都是有违原则和不容接受的方案。 “希望联盟+”各党必须有所共识,辨清敌友非常重要。诚信党与行动党坚信,民兴党和马哈迪派系土团党并不是我们的敌人。相反,我们是一起对抗国民联盟盗贼统治的合作伙伴。 我们认为,参与政变夺权的慕尤丁、阿兹敏、纳吉和韩沙才是我们真正敌人。第十四届大选遭到人民强烈否决的盗贼统治政权,因一场政变死灰复燃,且面对贪污案的巫统领袖也陆陆续续逍遥法外。因此,我们严厉拒绝与这些领袖合组政府。 但愿我们的盟友可以分得清楚谁是敌、谁是友。错把敌人当朋友、错把朋友当敌人,最终只会把所有人导向灾难。 沙拉胡丁阿育                 古拉 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

沙菲益选项仍需讨论 希盟共同决定首相人选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于2020年6月27日联合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获悉敦马哈迪在两天前的非正式会面后发出文告,提名拿督斯里沙菲益成为新首相人选。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认为,这是重新恢复第14届大选人民给于希望联盟与民兴党委托的新选项。 但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需要把这项建议带到中央领导层进行讨论,然后再提呈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共同决定。 莫哈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