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党与行动党联合文告:拒绝与韩沙再努丁合作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于2020年6月29日(星期一)发表联合文告: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认为,恢复人民委托的任何政治结盟都必须包含“希望联盟+”原有五个政党,因为这是马来西亚人民于2018年5月9日投票做出的选择。相关政党为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沙巴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著团结党。 韩沙再努丁作为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我们不应与其促成任何协议。任何纳入韩沙,却排除民兴党及马哈迪派系土团党的政治联盟,都是有违原则和不容接受的方案。 “希望联盟+”各党必须有所共识,辨清敌友非常重要。诚信党与行动党坚信,民兴党和马哈迪派系土团党并不是我们的敌人。相反,我们是一起对抗国民联盟盗贼统治的合作伙伴。 我们认为,参与政变夺权的慕尤丁、阿兹敏、纳吉和韩沙才是我们真正敌人。第十四届大选遭到人民强烈否决的盗贼统治政权,因一场政变死灰复燃,且面对贪污案的巫统领袖也陆陆续续逍遥法外。因此,我们严厉拒绝与这些领袖合组政府。 但愿我们的盟友可以分得清楚谁是敌、谁是友。错把敌人当朋友、错把朋友当敌人,最终只会把所有人导向灾难。 沙拉胡丁阿育                 古拉 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

沙菲益选项仍需讨论 希盟共同决定首相人选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于2020年6月27日联合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获悉敦马哈迪在两天前的非正式会面后发出文告,提名拿督斯里沙菲益成为新首相人选。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认为,这是重新恢复第14届大选人民给于希望联盟与民兴党委托的新选项。 但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需要把这项建议带到中央领导层进行讨论,然后再提呈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共同决定。 莫哈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诚信党及民主行动党联合文告:盼人民公正党、敦马及民兴党紧密合作

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20年6月22日发表的联合文告: 我们谨此感谢人民公正党终于宣布他们对于第二选项的决定,即拒绝敦马哈迪任相、拿督斯里安华为副首相、六个月交棒的方案。至于第一个选项,即安华任相、慕克力为副首相的方案,也已经被沙巴民兴党以及敦马哈迪否决。这两个方案都是5月30日希望联盟领袖理事会议决提出的方案。 自1998年开始,我们就支持安华成为首相,迄今依然。鉴于目前政治局势,唯一可行的方案是整合五党力量,即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民主行动党,加上民兴党以及敦马哈迪为首的土团党议员。这个政治长征已经耗了22年,我们不介意等多六个月,等到安华接任首相一职。六个月交接将会记录在案,由各党领袖签署同意,对外公开。 尽管敦马哈迪、民兴党以及人民公正党彼此之间无法达成共识,但希望联盟三党以及民兴党、敦马哈迪派系的议员必须尽力找到最大公约数,才能拿回2018年全国大选选民托付于我们的政府。选民把票投给我们、投给改变,是为了终结涉及数十亿美元弊案的贪腐政权,我们现在必须捍卫民主、数以百万计投票支持的意义。虽然我国仍在努力追讨弊案损失,但一宗又一宗弊案接连被撤销提控,依然是重大挫折。 我们想尽办法努力拿回2018年全国大选人民托付于我们的政府,但有些人却借机标签我们权欲熏心。我们也被人批评夺回政权的动作不够快,而我们也发现最可行的一条路,却被人指责为了官位权力。这样的指责有欠公允,因为我们从来都不怕做在野党,但请不要忘记,2018年人民投票的结果是让我们做政府。 过去三个月以来,民主行动党与诚信党努力不懈寻找最大公约数,但依然无解。我们希望人民公正党、敦马哈迪以及民兴党之间应该更加紧密合作,而不是自此形同陌路、分崩离析。我们是同路人,不是敌人,相视为敌只会让那些成功颠覆民选政府者气焰更旺,于归还民意毫无助益。也唯有当我们所有人想法一致,希望联盟才有可能拿回当初的民选政府。 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与颠覆希望联盟政府的关键操盘手(前希望联盟领袖)有任何谈判交易,希望联盟的选民不会原谅那些背叛选民信任、偷盗正当民选政府之徒。 希望联盟、民兴党以及部分土团党领袖至今依然不为非民选国盟政府威迫利诱所动,我们钦佩不已。所有的政党、人民应该与拿督斯里沙菲宜所领导的沙巴州政府同在,防止有人以卑劣手段颠覆民选政府。 作为希望联盟的一份子,我们应该继续履行百万人民票选我们推动改变的议程。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的经济损失与失业情况异常严峻,我们必须为民喉舌,确保公帑为民所用,而非肥上瘦下造成流弊。 眼看目前暂缓还贷措施有必要再延长六个月,加之大众对电费飙涨的愤怒,都实在反映,国盟政府根本无法有效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困境。 我们也将动员党内机制,全力备战闪电大选,与所有政党齐力对抗国盟政府。 莫哈末沙布                     林冠英 诚信党主席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李健聪非主席理事会一员 发表文告前应质询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于2020年6月20日发表联合文告: 1. 我们针对公正党总财政李健聪同志今日所发表的文告做出回应。他在文告中非议我们于昨日发表,对于希盟于2020年5月30日做出,有关希盟政府两个首相人选选项决定的文告。 2. 李健聪同志并不是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一员,他没有出席过任何一场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因此,他并不清楚5月30日会议中的会议内容和决定。 3. 我们会对该会议决定发表文告,是因为该决定已经被记录在会议记录中。 4. 我们建议李健聪同志在针对此事发出任何文告前,可先向贵党总秘书拿督赛夫丁查阅大会会议记录。 5. 就如昨日所说,我们欢迎并尊重公正党于立场所做出的决定,可是事实不容许被隐瞒。  卡立沙末 诚信党通讯主任 陆兆福 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  

马安配乃希盟议决 公正党应接受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于2020年6月19日发表联合文告: 1.我们感谢人民公正党发表的媒体声明。这解释了公正党对当前政治局势的决定,尤其是关于是否接受由马哈迪出任首相为期6个月,作为重新夺回政权的努力。 2.我们尊重公正党作出决定首相人选的权利,但我们对此立场感到震惊,因为安华于2020年5月30日在公正党总部亲自主持的希盟主席理事会议上同意第二选项。 3. 当天的会议议决,如果安华为首相的第一选项未能争取多数议员的支持,就会提呈第二选项,即是马哈迪出任首相,安华为副首相。 4. 希盟在竭尽全力后,我们发现第一选项只获得最多96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即是91名希盟国会议员(公正党38 人,民主行动党 42 人,诚信党11人 )以及包括马哈迪在内的5名土团党国会议员。安华在争取砂拉越联盟(GPS)支持的最终努力也不成功,而达成共识的时限也已经结束,仍未能 获得足够的支持。 5.我们希望可以按照之前讨论的共识,支持第二个选项,因为国盟政府的执政下显然是在破坏国家机构和财政。 6.鉴于这是已经讨论并达成共识的选项,如果选项一未能获得足够的支持,我们希望公正党能够维持由安华在2020年5月30日亲自主持的希盟主席理事会议上所作出的决定,即是接受第二个方案 。 国家诚信党宣传主任 卡立沙末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 陆兆福

希盟土团党民兴党联合声明: 将尽力恢复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希望联盟、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于2020年5月17日发表联合文告: 在野党阵营领袖针对最新政治局势,包括5月18日国会的立场。 希望联盟、土团党与沙巴民兴党的最高领导在今日完成一场主要针对5月18日所举办的国会,在野党阵营所该持立场的会议。 此会议由国会在野党领袖暨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所主持。 在会议上,我们一致同意以最强的决心及努力,去恢复人民的委托与授权,以重新接管政府。 这是因为丹斯里慕尤丁无法在明日的国会中证明其拥有多数议员的支持,造成其政府失去合法性。 此外,会议中也提及,丹斯里慕尤丁为了得到国会议员们的支持,而试图透过委任国会议员为部长级特使以及执掌官联企业,不但是一种不良行为,更让希望联盟过去22个月所开始实行的体制改革都前功尽弃。 同时,我们在会议上也认为,从牵涉在一马公司案中的理查阿兹(Riza Aziz)被释放的结果来看,这是一种信号,显示未来其他涉及严重贪污大案的政治人物,也将会以相同的方式来解决。 另外,会议中也讨论了数个已经新成立的部门。这些新部门的预算,其实都从未在国会中提案过,更没有受到国会审查或批准通过,这无疑是违反程序,新部门的预算也将引起诸多问题。 会议也一致认同,丹斯里慕尤丁宣布的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至今也还未在国会中提案及通过,国会必须允许人民代议士在国会中辩论与检视这项计划,以减少该援助计划的纰漏。 我们也同意,国会是重要的民主机制,首相必须在此被检视有足够的支持与否,同时法案及民生问题也要在此被讨论、辩论与通过。 因此必须让国会运作如常,以确保监督与制衡都不受限制。 我们也对5月18日国会宣告不议事,只有国家元首御词环节深感不满,并再次重申立场,国会必须恢复正常,以加速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拿督斯里安华 人民公正党主席 在野党领袖 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敦马哈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 拿督斯里沙菲益 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  

不与巫统同流合污 柔希盟青年团欢迎团青立场

柔佛希盟青年团于2020年5月6日所发的文告: 1.对于土团党青年团(团青)中央领袖坚决反对与巫统合作的决定,柔佛希盟青年团表示十分欢迎。 2. 团青在文告中,表示该团坚持与一同打败巫统为首的盗贼统治的希盟同在,并且凸显战友精神。 3. 针对巫青团长阿斯拉夫的回应,我们劝请阿斯拉夫先自行照镜,因为国盟下的政治合作,才是背叛人民委托。 4. 阿斯拉夫必须自我反省,并为所属政党成为“非民选”的国盟政府一份子感到羞耻。如果他难以确定,不妨向首相求证! 5. 此外,柔佛希盟青年团也认为,团青的这个立场符合与人民在第14届大选委托希盟执政的意愿。 6. 柔佛希盟青年团向团青的同伴致敬! 柔佛诚信党青年团长 达吉乌丁(Taqiuddin Che Man) 柔佛公青团长 尤尼斯华兰(R Yuneswaran) 柔佛行动党社青团长 谢奥玛(Sheikh Umar Bagharib Ali)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