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万选区拨款下落不明 为何沈桂贤不敢回答?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质问沈桂贤,为何不敢公布他2017年州政府900万令吉特别拨款的去向和详细的分发资料。 张健仁是针对沈桂贤在报章上表示,若国阵胜选国选,将有更多拨款。 张健仁表示,沈桂贤本身自己发表,国阵的普通州议员,在2017年就每人有9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 “既然普通议员就有900万令吉的拨款,那身为州议员,又是州部长,又是上议员的沈桂贤,岂非有至少1500万令吉的拨款? 如今他连那2017年的900万令吉特别拨款的下落都不敢向人民交待。 石角人民原本应得到的拨款,如今却变得一个无头公案。” 张健仁指出,马来西亚包括砂拉越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民应得到的发展拨款,往往一大部份都给当官的中饱私囊,原本应得到100万令吉的拨款,却往往只得到不到50万令吉的拨款,其他的部份,就变成议员部长朋党的私利。 他说,这也是为何如今人民被逼要付消费税(GST)最大的原因,为了要填补国阵的贪污债。 他也说,沈桂贤在澳洲居住许多年,应该清楚施政透明的原则和必要。在澳洲,每一位议员或部长在花公款方面,都必须让人民知道他们所花的每一分钱。 “沈桂贤应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他不断的向外界公布他有很多拨款分发,但为何他却不公布这些拨款的详细去向?” 张健仁指出,这些拨款都是来自人民的血汗钱,是公家的钱,因此,拨款每一令吉的钱如何使用,都必须给予人民一个清楚和合理的交代。 “我们只要求沈桂贤给予一个拨款的清单。 他有许多政府官员可以帮他写明这些拨款的去向,给予人民一个拨款的清单。 为何到今天,还是如此闪闪烁烁,逃避大众人民的监督?难道他有一些不可告人的拨款去向?” 张健仁指出,每一个选区都有他们特定的拨款,在国阵州议员的选区,这些拨款是被称为选区特别拨款,为了方便国阵议员分拨款表演给他们的选民看。 在在野党的选区则这些拨款就被列为其他拨款,如道路发展,基建提升拨款及一些特定工程。 “这也是为何古晋市民可以常常见到市议会和工程局在许多在野党的选区做道路和沟渠提升的工程。 为了政治因素,政府不让在野党的议员批这些拨款。” 沈桂贤的900万令吉拨款下落不明,实际上是石角人民的损失。因为,在土保党内阁里,石角这个选区已经有了这笔拨款,应该够的。 但是,如果这笔拨款没有900万令吉去到石角人民身上,或去到选区发展上。 这下落不明的账,还是算到石角人民身上的。 他们在其他事项的发展,就会被相应的减少。 “选区拨款被中饱私囊,就是有关选区发展落后的最大原因。 这也是为何在野党的选区,往往发展得都比国阵的选区迅速。 因为,在野党的选区,有监督,政府官员不大敢‘暗干’拨款,而国阵的选区,拨款一大部分被人‘吃掉’。” 最后,张健仁挑战沈桂贤,如果沈桂贤“身无屎”,那他就应该回答以下3个问题,给予砂拉越人民一个交代: 1. 这2017年他所获得的900万令吉特别拨款,他分给了几个社团、公会及非政府组织,而这些社团、公会及非政府组织各别到多少? 2. 他身为上议院的拨款又是多少? 该笔拨款的分发,他又分给了几个社团、公会及非政府组织,而这些社团、公会及非政府组织各别又得到多少? 3. 既然他自称不足可另外申请,那,除了这笔900万令吉州政府拨款之外,他另外还争取了多少拨款,以及得到多少拨款?

管制权当拥有权 阿邦佐误导砂人民

“管制权”和“拥有权”根本就是两码子的事,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奉劝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别把冯京当马凉,误导砂州人民。 砂州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指出,过去两周阿邦佐所谓的重大宣布,根本就非什么大宣布,也非争取到什么砂州自主权。 阿邦佐所谓的“石油管制权”,只是在现有的法令之外,加多一层由砂州政府所成立的管理机构,制定一些额外的条文。 但,国油公司(PETRONAS)及首相署还是最大最终的决策者。 阿邦佐在过去两个星期针对此项宣布不断的吹嘘,但都没有提到“拥有权”这3个字,原因就在于,砂州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额外的权力,最为显著的证据就是,砂州还是只得到区区的5%石油开采税。 针对阿邦佐所谓的“管制权”,张健仁以一间公司为比喻。 公司资产的拥有者是公司的股东,管理层就是执行董事和一些其属下的经理。 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拥有者是国油公司(PETRONAS)因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将所有马来西亚岸内岸外的石油和天然气,都赋予国油公司(PETRONAS)。 执行董事就是首相。 首相请了许多经理来打理国油公司的操作,这些经理就是PETRONAS的董事和执行董事。 如今,首相再请多一位经理来管理,那位新的经理就是砂州政府。 “这也是为何阿邦佐口口声声一直强调,‘首相已经答应了’。 其意思就是,砂州政府如今已被首相聘雇为管理在砂州境内所开采石油的其中一个区域经理。 你来帮忙联邦政府做工管理,你将得到一些薪水(也就是所谓的执照费),但最终你还是只得到5%开采税。” 至于阿邦佐所谓的将制定一些新条例,张健仁表示,其实,石油和天然气业目前已拥有的管制条例已是非常全面的了,这些管制条例也是全球通用承认的。 砂州政府也不能随意的增加什么额外的新法令,顶多也只是增多一些管制承包商的条例。 阿邦佐和砂国阵之为何拿这所谓的“管制权”来炫耀,最大的原因就是,在阿德南时代,砂州议会通过一项动议,要提高砂州5%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至20%。 但是,经过3年,仍无成果,无法向砂州人民交代,因此就提出这项“管制权”来鱼目混珠,把鱼的眼睛当珍珠一般的,把“石油管制权”当“石油拥有权”的来误导砂州人民。

成功争取石油开采权? 阿邦佐雷声大雨点小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揶揄砂州首长阿邦佐有关“成功争取开采石油权“的宣布,实质上是“雷声大,雨点小”,对了解砂州石油业者而言,根本就是大失所望。 张健仁指出,阿邦佐的宣布并没有改变砂州仍然只享有区区5%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其余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仍归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所拥有。 “更何况,基于《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条文,全马来西亚(包括砂拉越)的天然气和石油的最终控制权和拥有权,是属于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 张健仁列出以下两条《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赋予国油公司石油和天然气拥有权和控制权的条文,即: “ 2.(1) 在马来西亚境内或境外勘探,开采,赢取和获取石油的全部所有权和独家权利,权力,自由和特权归属于根据1965年公司法注册成立的公司或根据有关成立公司的法律。 6.(1) 尽管有任何其他法令的规定,除国油公司(PETRONAS)以外,任何人不得从事石油加工或精炼石油或石油化工产品的业务,除非有关业务获得首相的批准。” 张健仁说,法令条文所指的公司就是国油公司(PETRONAS)。 因此,若联邦政府没有修改《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相关条文,砂石油公司(PETROS)顶多也只是国油公司(PETRONAS)的承包商,无法和国油公司平起平坐。 而且,在现有联邦法令下,任何砂州议会所通过有关石油天然气开采的法令条文也将被视为多余即无效的。 他也指出,除了《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之外,另一个法令的存在,即,《2012年领土海域法令》,也大大的约束了砂州政府对石油天然气的权限。 因为,在这个法令下砂州的领土只局限于沿海3海里的海域,3海里以外的海域是属于联邦政府的。 “所有对于砂州石油天然气行业略有认知的人士都知道,在砂州3海里海域内,几乎已没有什么原油可取了,绝对多数的油田都是在砂州3海里以外的海域。” “简而言之,阿邦佐昨晚有关‘石油开采权’的宣布,又是砂国阵的另一欺骗砂州人民的伎俩,制造一个假象误导砂州人民以为真的有‘权力下放’,但实际却是,石油和天然气的真正得利者和控制者还是在联邦政府的手中。” 张健仁表示,国阵政府已骗了砂州人民55年了,如今又企图利用‘权力下放’的假象来再欺骗砂州人民多50年。 他表示遗憾,如今已是21世纪,又是知讯时代了,国阵还在用他们过去的“愚民”策略来欺骗人民以期赢取大选。 也是砂拉越希望联盟(希盟)主席的张健仁指出,有别于砂国阵的‘愚民’伎俩,希盟在其‘新政’中就直截了当的承诺给砂州人民,只要希盟在第14届国选中执政联邦政府,它将归还砂州20%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 因此,砂州人民若要真正的享有来自砂州原油的收入,就非换政府不成。

联邦巫统牢控三大部门 阿邦佐自主砂州空口说白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强调,砂州若要有权力自己决定砂州的前途,这3大部门的自主权是必要的条件。 在国阵体制下,最重要的3大部门,财政、教育和医药都是由联邦巫统牢牢控制,阿邦佐的所谓“本土政党自主砂州前途”只是在空口说白话。 张健仁指出以下几点巫统控制这3 部门,而砂州国阵完全受制于巫统控制: 1. 财政 联邦政府于2017年的税收和其他收入,总共是2200亿令吉,而2018年的预计收入则是2400亿令吉。 相比之下,砂州政府于2017年的总收入只是60亿令吉,而2018年的预计收入则是55亿令吉。 州政府的收入,还不到联邦政府收入的3%。 一切主要计划的落实,还是要向联邦政府祈求。在这种情况下,砂州何来主权可言? 更何况,财政政策如消费税的实行,每天都影响砂州人民。 这方面,砂州国阵不只没帮助砂州人民,反而助纣为虐,支持落实消费税,害惨砂州平民百姓。 2. 教育政策 所有的教育课程、教师编排及教学基建建设,都是由联邦政府说了算。 砂州政府没有话事权,顶多也只是隔海喊话“祈求”。 教育是塑造年轻一代思想的百年树人工程。 教育课程影响人民思想的深远,更不在话下。 这一环的政策,也都是由巫统联邦政府全权决定,砂州国阵政府没有决定权。 就连要不要设立英校,砂国阵还是必须听命于联邦巫统政府的定夺。 人民思想的发展由联邦政府主导,砂国阵完全受制于联邦的控制,砂州又有何主权可言? 3. 医药政策 医药政策如医院建设、医生护士分配、医药器材和药物供应等,是除了教育政策之外,影响人民福利最为深远的政府政策。 这些事项的决定权,也都是由联邦巫统政府所操控。 就如新的柏特拉再也政府医院和斯里阿曼医院工程的严重“生病”和延误,负责监管州内医药部门的沈桂贤部长也公开表示,砂州政府没有权力干涉。 既然连医院的建设州国阵政府也无权干涉,在医药领域上,砂州国阵政府也没主权可言。 张健仁质问,砂州首长阿邦佐天马行空的大谈要争取砂州主权,主导砂州未来,但对于这3个最重要,影响砂州人民最深远的领域,却只字不提。 “阿邦佐是否是不敢提这3大领域的主权问题? 是否阿邦佐知道巫统不肯下放这3个领域的主权给砂州政府,所以连提都不敢提?” 也是砂州希盟主席的张健仁指出,与国阵那不知所谓的“主权下放”相比,希盟的“新政”(即,承诺给砂州人民的新政策)就已特别阐明,这3个领域的权力下放给砂州政府。 只要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希盟“新政”将下放给砂州的3个自主权的重点: 1. 财政主权,即,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和50%所有在砂拉越所徵得的税收。 2. 教育主权,即,砂州政府将全权处理和决定教育课程编排、教师聘雇、学校建设等,包括设立英校。 3. 医药主权,即,砂州政府将全权处理和决定州内的医药政策,包括医院建设、医生护士分配、医药器材和药物供应等事项。 张健仁说,这是希盟给予砂州人民和砂州政府的承诺,不需要再协商,谈判或争取。 “有别于目前仍是联邦政府的纳吉和巫统,阿邦佐和砂国阵还要不断的协商,谈判和争取。若纳吉有诚意下放权力,应在国选前就下放权力了。更何况砂国阵目前所向纳吉协商,谈判和争取的所谓‘自主权’,还不包括财政主权,也不包括教育和医药的主权,而只是一些无关广大人民生活的琐碎事项。” 张健仁指出,到目前为止,阿邦佐和砂国阵还无法给予砂州人民一个具体的回答,他们所争取的到底是什么领域或部门的主权。 就连3年前砂州议会所一致通过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如今也石沉大海,了无声息。 若要依靠巫统国阵下放自主权给砂州,再等50年,巫统国阵也不会下放财政、教育和医药主权。 更何况,若再给纳吉巫统做多5年政府,整个国家将更不堪设想。 他说,砂州人民若要真正的自主权主导砂州前途,唯一途径就是在今次第14届国选换政府,选希盟为联邦政府,按希盟“新政”所阐明的,全面下放教育和医药自主权给砂州州政府,并给予砂州政府税务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