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难抗通膨反增负债 张健仁吁国行检讨政策

国家银行再调高隔夜政策利率(OPR)25个基点至2.5%对人民和经济都是有害无利。 这是国行今年第三度升息,从今年初的1.75%上调至2.5%。这0.75%的升息将对有房屋贷款和其他银行贷款的人民带来影响及负担。 举例来说,拥有30万令吉房屋贷款的民众,利率提高0.75%意味着其贷款每年的利息将增加2250令吉。换句话说,单是今年的政府升息,30万令吉房屋贷款人每个月则必须额外多支付187令吉50仙。若贷款额更高,那则需还更多的额外利息。 国行升息不仅加重一般银行贷款者的经济负担,也无助于抑制马来西亚的通货膨胀。

国会通过反跳槽法案 证明希盟MOU做对了

“如果你做对的事情,你会在希盟找到比巫统更多的朋友” -- 这是我昨天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反跳槽法案辩论时向首相传达的讯息。 尽管一些巫统的国会议员试图阻止反跳槽法案的提呈和通过,不过,希盟拥有足够的国会议员人数,与其他支持该法案的国会议员确保反跳槽法案能够顺利通过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员支持的门槛。 在国会提呈反跳槽法案,是希盟与当朝政府于2021年9月签署的谅解备忘录(MOU)中所提出的主要条件之一。 许多人对政府是否会遵守这项条件心存怀疑,更非议和谴责希盟与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及对政府的信任。 然而,我们并没有停止战斗,尽一切努力实现我们的改革议程。 同时,我们也利用我们国会议员人数的优势及现任首相岌岌可危的地位,来达到我们改革国家制度的议程。 国会通过反跳槽法案,希盟国会议员们向公众报喜。

张健仁助大学生追回2万盗提退款

经过5个月的焦虑,一名遭遇未经授权和非法网上银行转账事件的受害者终于从她的银行拿回1万9667令吉79仙的全额退款。 来自砂拉越的张小姐目前在雪兰莪一所大学深造。她在Maybank有一个储蓄户口。 今年1月,张小姐发现在1月8日至1月17日期间,她的储蓄户口出现99次的网上转账款项到一些第三方户口!而这些网上转账都是在她不知情及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进行,她也没有收到任何银行的一次性密码(OTP)或转账通知。 有关99次的网上转账总额为1万9667令吉79仙。 她立即​​向警方报案,并向银行申请退款,以拿回那笔非法从她户口中转帐的款项。尽管银行承诺会在两个月内作出调查,但她苦等数月却没有下文。因此她向砂拉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兼浮罗岸区州议员张健仁寻求帮助。

政府缓慢处理外劳申请 国家经济复苏最大阻力

政府缓慢的处理外劳申请程序,是国家经济复苏的其中最大的阻力。 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复苏我国经济,政府必须采取特殊措施以尽快批准本地小中大企业的外劳申请。 这是我于今早在布城出席国家复苏委员会小组会议时如是表示。 国家复苏委员会会议进行中。 根据原产部的报告,去年,因为缺乏外劳收成,油棕种植业就失去了大约100亿令吉的收入。而这巨大的100亿令吉的亏损,只是油棕种植业一个领域而已。外劳短缺的问题,是目前我国各行各业都面对的问题。对于全国整体经济而言,外劳短缺的问题所导致我国失去的收入,估计超过千亿令吉。

提供同等选区拨款 ...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发文告表示,“今早我移交15万令吉拨款给7哩圣心教堂作为维修工程经费。我的特别助理江峰年随行,由7哩圣心教堂的Felix神父和Paul神父接收支票。” 这是来自实旦宾国会选区的拨款,也是希盟与联邦政府在2021年9月签署备忘录的成果之一。 根据备忘录,在2022年7月31日之前,希盟答应将不会涉及或参与由国阵或国盟或任何阵营对首相发动政变或倒戈行动。而联邦政府则答应将: 1. 从2021年10月至12月实行暂缓偿还房贷计划,期间所有银行则不可计算贷款利息。 2. 注资450亿令吉刺激国家经济,为有需要的群体和中小型企业提供援助金,以及推行一些经济振兴配套。

通膨基于供应因素 升息无法稳定物价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将隔夜政策利率(OPR)调高25个基点至2%,令大多数经济分析员大感意外。 中央银行升息,将使经济缓慢下来。这是经济学的基本法则。在我国经济经过两年多新冠肺炎疫情蹂躏后,重新开放初期,而还未恢复到2019年的经济水平,国行升息的决定将对经济复苏进程产生负面影响。 根据国行的解释,升息是为了稳定物价和控制通货膨胀。 虽然国行升息的用意是好的,然而,在此时升息将无法达到稳定物价的目的,因为我们目前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是基于供应因素,而非需求因素。 过去一年,原料价格高涨,包括货运、肥料、动物饲料和建筑材料。这导致整体物价水涨船高,尤其是食品。马币的疲软更加剧通膨压力。

张健仁拨款逾11万令吉 提升古晋2华小电脑器材

我今日各别移交了5万5800令吉拨款给古晋7里三合新华小和4里半中华中公华小(总数11万1600令吉),以协助提升该两家华小电脑教学的器材。该拨款是来自实旦宾国会选区的拨款。 行动党一直以来都致力协助华教的发展,在过去2018年执政前,虽然资源有限,往往党员领袖都会自掏腰包捐助华校的发展。 在希盟执政联邦政府期间,大家有目共睹的就是华教的拨款每年逐增,拨款机制也更快速有效。甚至独中也得到联邦政府的常年拨款。而且,每年的拨款都会在上半年提早拨出以便校方可以做适当的计划,不像之前国阵执政时,今年所宣布的拨款要等到明年或后年才拨出。 如今,虽然希盟政府倒台,但由于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的备忘录,希盟的国会议员,即便是反对党议员,仍可获得与政府国会议员相同的选区拨款。

人联党挑战修宪本末倒置 张健仁:倒不如退出政府

人联党在砂州议会反对“砂拉越第三代及之后的华印裔为砂拉越原住民”的动议,为了掩饰他们这违背良知的举动,如今他们却企图混淆人民视线来挑战我在国会提修宪废除“土著”、“非土著”之分。 与其挑战我在国会提呈修宪法案废除“土著”、“非土著”之分,人联党更应该向砂拉越人民交代,为何土保党还未开声,人联党的议员们已迫不及待的在砂州议会表态反对“砂拉越第三代及之后的华印裔为砂拉越原住民”的建议。人联党的议员们甚至称说华人永远也不能成为砂拉越的“原住民”。 对于人联党的这项挑战,它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因为: 1. 人联党是政府成员党之一,做政府的本身不提修宪法案,却挑战在野党提呈。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若人联党是持这种心态,那人联党倒不如退出政府做反对党。 2. 去年12月的联邦宪法修正法案已经全权授权于砂拉越州议会自家决定谁是砂拉越的“原住民”。决定谁是砂拉越的原住民,这项权力是砂拉越的自主权,也既是说,砂拉越州议会议决就成事了,不需再通过国会开会批准。 既然砂拉越有这自主权,为何人联党又建议把事情带回西马国会决定,节外生枝,多此一举? 难道人联党要再次把这自主权交到联邦政府手上?就像过去几十年,人联党和砂国阵逐步出卖砂州主权一样?

砂第三代华裔同胞 应被视为“原住民”

砂拉越的第三代华裔同胞也应被视为砂拉越“原住民”,因为大家都是土生土长的砂拉越人,而且也已两代人在砂拉越出生了。 今次州议会,砂州政府提呈《2022年诠释(修正)法案》,建议将砂拉越诠释法令对“原住民”的定义,扩大到31大小达雅民族,包括 Bagatan, Bakong, Bemali, Berawan, Bidayuh, Bisaya, Buket or Ukit, Dali, Dusun, Iban or Sea Dayak, Jatti Miriek,...

承认执政22月未达人民期望 砂火箭鞠躬致歉

砂民主行动党州委今日召开会议,对刚落幕的第12届砂选举进行剖析及讨论。 第12届砂选举的整体投票率为60.67%。但,普遍华裔选民的投票率却很低。在华裔选民居多的城市投票站,投票率介于40% - 45% 之间。 至于土著选民居多的投票站,投票率介于 65% - 70%。 而军警的投票率则超过75%。 示意图 由此可见,砂拉越华裔选民在今次州选的投票意愿很低,这与2018年全国大选时华裔选民投票率超过65%的情况有很大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