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政府露出狐狸尾巴 目的是取消半津华小5000万拨款

国盟政府已露出狐狸尾巴,开始实行歧视其他族群的种族主义政策,首先拿华校拨款开刀,再栽赃嫁祸给希盟,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取消政府资助华小(半津华小)每年5000万令吉的拨款。 希盟执政,我国政府华小(全津华小)和政府资助华小(半津华小)都有特别维修拨款。在2018年和2019年,半津华小获得教育部每年50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而全津华小则在公益金的配合下,获得2000万的维修拨款。 希盟执政后,给予华教的拨款远比国阵时期更多,重要的是,希盟秉持同年拨款同年发放的原则,也强调透明、开放的模式处理拨款,政府资助华小、淡小、华中、教会学校的拨款都是通过电子转账直接汇入董事部,杜绝过往干捞事件发生。 国盟政府夺权才短短数月,就已经打华校拨款的主意,把拨给全津华小的拨款当着是拨给半津华小的拨款,借故取消半津华小的拨款。 由此可见,由巫统和伊斯兰党主导的国盟政府的种族主义政策已开始实行了,而华社和华教首当其冲。 砂政盟(GPS)为了政权和官位,出卖及背叛人民,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已是不争的事实,一旦让国盟政府得逞,借故削减或取消华校拨款,作为支持巫伊组成国盟政府的大功臣,砂政盟和人联党难逃其咎,必须给予砂拉越人民一个交代。 可以预见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巫伊共组的国盟政府将会慢慢实行各项宗教及种族主义政策,如禁酒、戏院男女分开坐等,严重破坏及侵蚀我国多元民族的权益。 遗憾的是,一同身在联邦内阁的砂政盟和人联党领袖,并没有发挥造王者的气势,站出来发声,让捍卫人民权益之说沦为空谈。 10.07.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张健仁:民主行动党保护人民钱财 不让滥权贪污的人得逞

民主行动党依然被视为国家财富及人民钱财的最佳保护者。 今天,砂行动党接获逾100位新党员递交入党申请表格,他们都是来自巴都林当州选区的居民,其中以印裔同胞居多,并申请成立行动党尖山支部。 在过去数个月的“喜来登行动”中,许多政党和领袖蓄意把行动党“妖魔化”,以把他们背叛人民委托的无耻行为合理化。巫统和伊斯兰党把行动党标签为“反马来人”的政党。其中一些土团党领袖也一起唱双簧。至于砂政盟(GPS),则宁愿与伊斯兰党合作,拒绝行动党。 尽管出现种种抹黑及诽谤性言论,然而,多数平民百姓还是视行动党为有诚信及原则的政党,并相信行动党能够保护人民的纳税钱。 有行动党一起参与执政,许多试图滥用官职或贪污来谋取个人利益之举不会得逞。 希盟执政的21个月里,财政部在政府采购及政府授予合约的事项皆严格遵循标准作业程序(SOP)。所有政府部门,甚至是各州政府及机构,在采购及合约方面都必须遵循财政部的通告。 政府部门及州政府若要越过公开招标程序,对一些工程或采购进行直接协商,必须先索取财政部的书面批准,才能够豁免公开招标程序。 众所周知,在希盟执政时期,由林冠英领导的财政部坚持以公开招标作为大部分政府采购的标准作业程序。许多其他部门针对他们的工程和采购提出豁免公开招标程序的要求均被拒绝。仅在极强而有力的理由和极少数的情况下才授予豁免。不过这也是非常罕见。 因此,当时财政部长林冠英并不受一些内阁同僚的欢迎。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确保人民的纳税钱不会被乱花及盗取。 这是财政部长的职责所在,也是行动党坚守的基本原则,即必须谨慎使用公帑及政府应确保纳税人的钱花得有价值。只要我们在执政时坚守此原则,政治人物贪污腐败和自肥的情况就会减少。 如今巫统和伊斯兰党共组联邦政府,希盟政府为确保良好施政所制定的许多保障都将逐步被废除,那时,1MDB丑闻可能会重现,而我们会听到更多“200万令吉只是我的零用钱”之说法。 虽然许多人对希盟政府垮台大为失望,不过,行动党不会放弃希望,我们会继续为打造更好的马来西亚和砂拉越而继续奋斗。 我也劝诫新党员们,成为民主行动党党员,必须肩负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我们必须坚守诚信和纪律继续我们的斗争。 21-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甘榜逾百人加入民主行动党 张健仁:人民重视政党诚信和原则

虽然如今,跳槽、背叛及暗算已成为马来西亚政坛的新常态,不过,许多普通人民依然非常重视并珍惜政党和政治人物的诚信和原则。 昨晚,我收到来自实旦宾国会选区一个小甘榜超过100位新党员的入党申请表格,并在该地区成立新支部。 在与这些民众的交流中,我问起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加入民主行动党,毕竟行动党已不再是当朝政府,他们的回应出乎意料,更是令人鼓舞。他们清楚表明,比较欣赏“有原则且不会背叛人民委托”的政党。 在过去数个月的政治动荡中,行动党展示出其具有坚定原则及纪律的政党,在马来西亚如今跳槽背叛泛滥的政治环境中,可谓是出淤泥而不染。或许现今许多政治人物对于诚信和原则持有另类的观点,但是更多的人民仍视“坚持原则和立场”为这种政治美德。 毫无疑问,在整个“喜来登行动”及随后数个月的政治乱局中,行动党的表现鹤立鸡群,42位国会议员坚守立场和原则,始终与希盟站在同一阵线,捍卫选民的委托和信任,行动党没有任何一位国会议员跳槽或背叛人民。这就是行动党及党员坚守原则,纪律严明的彰显。 在现今政坛吹起的跳槽和背叛风中,许多人试图把自己出卖和背信弃义之举合理化。 然而,跳槽就是跳槽,背叛就是背叛,再美的修饰,也不能掩饰跳槽和背叛的丑陋。 如果一位政治领袖能够随意背弃人民的信任和委托,他也可以为了个人利益出卖一切。这种领袖对国家和人民,绝对是一个祸害。 至于砂政盟(GPS),阿邦佐日前大言不惭的把砂政盟比喻为追求者众多的美女真是荒唐可笑。我们不会忘记砂政盟在阿邦佐带领下的短暂历史,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2018年国阵败选失去联邦政权,作为国阵成员党之一的砂政盟随即与国阵划清界限,毫不犹疑的背弃其超过40年的伙伴。而当国阵的残党与伊斯兰党共组国盟(即,与极端宗教主义的伊斯兰党合作,让国阵借尸还魂),砂政盟即刻转态与国盟共组联邦政府。这就是典型的朝秦暮楚。 如果根据阿邦佐的比喻,砂政盟是一位女人,那这个女人虽与丈夫结婚超过40年,却在丈夫失势潦倒后断然离去;得知丈夫重拾权位后又若无其事的返回丈夫怀中,这是非常可恶的行为。 我在与这批新党员的短短一番谈话中,不忘多次强调民主行动党的精神,即,坚守诚信、原则和纪律。只有坚守这些美德与精神,不论其他政党和政治人物把马来西亚政坛弄得多么的乌烟瘴气和黑暗,人民还是会对民主行动党充满信心,而这也是我们欲带领马来西亚前进的基础。 14-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州政府忽略中小型企业需求 振兴经济配套微不足道

在疫情重击下,砂政盟(GPS)政府今年只为砂拉越的中小型企业提供总数约1200万令吉的资金援助,根本是微不足道,更显示砂政盟政府完全忽略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需求。砂州政府所宣布的三项振兴经济配套根本无法减轻砂州中小型企业的痛苦。 到目前为止,阿邦佐已经宣布了砂州政府的3项振兴经济配套,即: 1. 第一项振兴经济配套是在3月23日宣布,总额为11亿5千万令吉。其中的2千万令吉是给予中小企业的贷款。这些是带利息的贷款,而不是拨款。这些贷款必须连同利息一起偿还。 2. 第二项振兴经济配套是在4月10日宣布,总额为11亿令吉。其中的10亿令吉其实是给予中小型企业的贷款,也不是拨款。这些贷款也都是需要偿还的。有关10亿令吉的贷款是为期3年半的免利息贷款,砂拉越政府将吸纳约8070万令吉的利息。由于有关贷款只会在2020年下半年支付(这仍然还是未知数),砂州政府于2020年最多只吸纳并支付约1200万令吉的利息。这就是砂州政府在2020年给予中小型企业的帮助。 3. 第三项振兴经济配套是在5月8日宣布,总额为3亿令吉。不过此配套并没有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任何援助。 简单来说,阿邦佐宣布的3项振兴经济配套,中小型企业只有10亿2千万令吉的贷款可申请,并没有获得拨款,除了预算中于2020年总数约1200万令吉的利息津贴。即使是上述贷款,很多中小型企业也被银行告知,目前仍然没有资金可发放。 中小型企业是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占砂州商业领域超过75%,雇员近60万人。尽管中小型企业在经济领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并因着疫情所带来的经济衰退深受打击和重挫,砂州政府却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切实的帮助。给予砂拉越中小型企业那区区1200万令吉的援助,根本是杯水车薪。 砂州政府必须严正看待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在今年3月的预测,在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情况下,马来西亚大约会有240万名员工失业。以此推算,如果砂州政府不给予中小型企业足够的援助,预计约20万名员工将会失业或减薪。 砂民主行动党再次重申我们早前的呼吁,即砂州政府应该为那些深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型企业提供雇员薪资50%补贴。不要等到砂拉越的中小型企业开始倒闭或裁员时才来后悔莫及。 30-5-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禁酒”才是真议程 砂政盟应看清伊党极端宗教主义

“遏止酒后驾驶”只是藉口,“禁酒”才是真议程。砂政盟(GPS)应看清其内阁盟友伊斯兰党极端宗教主义的议程,别继续与其狼狈为奸,典当马来西亚和砂州人民的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社会系统和结构。 伊斯兰党已经原形毕露,提出“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的建议。禁止销售酒精饮料一直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因此,遏止“酒后驾驶”的说法只不过是伊斯兰党用来推行其极端主义议程的藉口而已。 在展现极端宗教主义方面,巫统似乎也不愿落于伊斯兰党之后,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建议隔日,巫统也要求联邦政府通过联邦法令,管制酒精饮料(即便这是属于州政府的权限)。换言之,伊斯兰党的建议侵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规范,而巫统的建议则是侵犯州属的权益。 事实上,国盟(PN)政府成立不到3个月,这已经是第二次挑起及针对酒精饮料课题。 第一次是在实行行管令初期。当时饮食供应商获准有条件的运作,Heineken的工厂也获准有条件的生产。然而,就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反对后,他们的准证随即被撤销。这家啤酒厂的运作理应是由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管辖。尽管贸消部长是来自砂政盟,然而,面对其巫统和伊斯兰党内阁同僚的要求,他还是妥协了。 现在,砂政盟和所有砂拉越人民应该清楚看到: 1. 国盟政府的议程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 2.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份子并不尊重或考虑到其他人民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他们还会捉紧任何机会要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人的身上; 3. 虽然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同组联邦内阁,但是砂政盟的部长根本无力阻止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为了保住官位,这些砂政盟的部长只能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起舞; 4. 禁酒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被实行,而砂拉越将无法幸免。 毫无疑问,巫统和伊斯兰党能够组成联邦政府是基于砂政盟的支持。不管砂政盟承认加入国盟与否,砂政盟已经是内阁的一份子,也是联邦政府的成员党之一。砂拉越人民并不会愚昧到会相信砂政盟没有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结盟,因而砂政盟不用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内阁决定负起责任。 28-05-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政盟称没加入国盟 张健仁:玩弄双面人政治

砂政盟(GPS)一直在与国民联盟(PN)结盟的课题上玩弄双面人的政治伎俩。 在联邦方面,砂政盟的联邦部长宣称他们已经与国盟一起。另一边厢,在砂州方面,其州部长却表明砂政盟并没有加入国盟。 这种玩弄双面人政治伎俩的原因显而易见。砂政盟那些身在联邦内阁中的联邦部长别无选择,他们只能跟着国盟的框架与政策走,而砂政盟的州部长及州议员则必须安抚砂拉越人的情绪,因为砂拉越人厌恶任何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合作的人。 事实是,作为联邦内阁成员,砂政盟无论有无正式加盟,都已经是国盟的一份子,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一起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砂政盟绝对无法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联盟切割和撇清关系。 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其中一个后果,就在日前对砂拉越人民实行的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必须向联邦警方申请准证一事表露无疑。3天前,砂拉越政府规定,凡是从西马返回砂拉越的砂拉越人民,必须在西马前往临近的警署申请准证,才可上网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返砂准证。 只有你获得警方的准证,就理所当然可以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如果你没有警方的准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就不会批准你的返砂申请。这也表示,警方掌握着砂拉越人民是否能够返回砂拉越的决定因素。 砂拉越人民想要返回家乡砂拉越必须先获得西马警方的批准,这还是头一遭。为什么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能自行决定一位砂拉越人是否可以返回砂拉越?砂州政府为什么要把允许砂拉越人返回砂拉越的决定权让给属于联邦政府的大马皇家警察?切记,在多数情况下,这种斟酌权将由西马警察执行。 巫统伊党主导联盟 这是巫统和伊斯兰党主导整个联盟,并控制砂政盟的明显迹象。 砂政盟只加入国盟政府不到3个月,砂拉越人民返回砂拉越的基本权益就已经被砂政盟政府出卖了。 砂政盟加入巫伊政府的另一个明显后果是,尽管砂州政府赢了对国油公司的诉讼案,然而却在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方面作出妥协和折扣。尽管法庭已裁定砂拉越有权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与其取回38亿令吉的石油产品销售税,砂州政府最终同意只拿回20亿令吉。 如今砂政盟身在联邦内阁中,国阵时期剥削砂拉越权益的历史将会继续重演。而这一次情况会更糟,因为伊斯兰党也是政府之一,他们将会在许多联邦政府政策和法律中加入其极端主义的思想意识。 上述2个对砂拉越权益不利的情况在国盟成立的这么短时间内就表露出来。因此,显而易见的是,砂政盟不能也不会为了捍卫砂拉越的权益,而悖逆其巫伊老大的意思。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23-5-2020

砂政盟与伊党组政府 出卖人民 危害世俗原则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暨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0年5月19日发表文告: 砂政盟与伊斯兰党同掌联邦政权不仅出卖砂拉越,更危害砂拉越和马来西亚的世俗原则。  砂政盟最终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如今,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结盟不足为奇。 其实,早在砂政盟与国民联盟(PN)合组内阁成为后门政府之时,他们就已经结盟为同伙。 我国的内阁制度是集体决策,因此,既然已成为内阁成员,却口口声声表明没有加入盟是极为荒谬的说法,根本是自欺欺人。然而,这就是砂政盟当初与伊斯兰党和巫统合组政府时所给的理由。 张健仁说,“认为由巫统和伊斯兰党领导的联邦政府会对砂拉越有利是愚蠢和荒唐的想法。即使有再多的拨款也不能弥补这种结盟对国家的基本社会结构和制度所造成的破坏。” 巫统贪污腐败的行为在1MDB丑闻和法庭上爆出的“200万令吉只是零用钱”言论表露无疑,而里扎阿兹洗钱案获撤销再次表明了盗贼政权已回归。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类似事件的发生,即涉及贪污被控的人士只要把部分款项归还政府,就可以逐一撤销控状。 简单来说,里扎阿兹的案件开了先例,即一个人盗取100令吉,如果被捕,他可以归还50令吉来重获自由。如果没有被发现,他则可以光明正大的花光所盗取的100令吉。 “砂政盟支持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政府不只是让贪污腐败的政权死灰复燃,同时也让宗教端主义的伊斯兰党掌权,这绝对会对联邦宪法和砂拉越社会结构的世俗主义造成威胁。” 砂政盟不可能保护砂拉越免受联邦政府实行的政策和法律的影响。就以孩子教育、医疗系统、金融系统、商业生态系统,这些都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将受到伊斯兰党部长思想意识的影响。 张健仁表示,1976年,砂政盟在前身国阵之下,已经出卖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权益。这一次,砂政盟让伊斯兰党组成联邦政府,更是对砂拉越人民做出更大的不义,破坏我们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结构。

20万粮食援助排挤在野党 沈桂贤应明确交代援金去向

砂民主行动党绝对愿意和砂政盟政府齐心协力对抗疫情及协助贫困家庭度过行管令的艰难时期。在过去几个星期,我们接获不计其数的求助电话。同时,我们也已经派送粮食援助给超过4500个家庭,这些干粮食品主要是由我们自掏腰包购买,还有来自商家及民众的慷慨捐赠及捐款。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面对资金不足的问题。  因此,由于缺乏资金,我们想要帮助人民的期望亦有所限制。  如果砂州政府可以公平允许我们使用拨给每个州选区的20万令吉援助拨款,我们将能够帮助到更多迫切需要粮食援助的家庭。  因此,砂州政府排挤在野党议员不允许在野党议员使用这20万令吉粮食援助拨款,并不只是针对反对党议员,实际上是剥夺人民理应享有的福利,尤其是欺压那些在行管令期间急需粮食援助的人民。 作为部长,沈桂贤必须对砂州政府如何使用公帑向公众作出交待。我们对粮食援助拨款如何运用作出提问并无不妥,尤其是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发出的公文中,清楚阐明沈桂贤不仅负责其石角州选区的拨款,也一并负责浮罗岸、朋岭、巴都林当及哥打圣淘沙选区的拨款。 因此,对于这些拨款如何使用的提问,包括每个选区有多少个家庭获得粮食援助?他们是谁?每个家庭获得多少钱的粮食援助?为什么反对党议员不能够管理有关拨款? 这些都是有正确思想的人民会提出的合理问题。 如果一个人不能接受提问,也不要对他所负责的政府拨款给予人民清楚交代,那他应该重新考虑是否还可继续担任公职。 如果这些资金是来自自己的收入或遗产,他大可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来花费。 但是一旦涉及公帑,那么面对人民的问责便是一个基本条件。 以采取法律行动作为威胁并不能阻止民众继续提问有关公帑如何使用的合理问题。而我们也将以法律抗辩来对抗任何试图通过法律行动来制止民众作出批评及拒绝问责的行为。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21-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