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政府补贴计划非常不足 行动党促推砂州版薪资补贴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2021年1月20日文告: 经过我与大马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查询获悉,尽管砂拉越不是实施行管令的州属,但那些有实施行管令的地区如诗巫、实兰沟及加拿逸的雇主,都可以申请《薪资补贴计划3.0》。 与此同时,在实施行管令以外的地区,从事旅游业及零售业雇主也可以申请《薪资补贴计划3.0》。 我们认为慕尤丁前日所公布的《薪资补贴计划3.0》非常不足: 1. 《薪资补贴计划3.0》只提供1个月的薪资补贴 大多数的公司或企业在2020年皆蒙受亏损,以致他们必须动用过去的储蓄来维持经营。随着我国落实紧急状态至2021年8月1日,国内先是有6个州属从1月13日至1月26日实施为期两周的行管令,另有6个州属则从1月22日至2月4日实施行管令,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经济和商业领域不可能可以在未来3个月内复苏。 2. 除了实施行管令的诗巫、实兰沟及加拿逸地区之外,砂拉越其他地区的雇主都不能获得薪资补贴,除非他们从事旅游业及零售业。 各行各业都受到行管令的影响,尤其制造业及服务业更是影响深远,然而在砂拉越这些领域或行业的雇主却都无法享有薪资补贴。他们也是深受疫情伤害的行业,但却无法得到政府的援助。 联邦政府可能是基于债务高企而面对财务困难。但是砂拉越政府一直都自夸拥有大笔储备金。 然而,自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砂拉越政府给予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协助,如减轻雇主支付员工薪资的沉重负担,可说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早前宣布推行的基建工程或许对建筑领域有所帮助,然而,建筑领域对砂州的生产总值(GDP)的贡献少于10%。随着砂州政府把大部分的发展开销集中在建筑领域,加上疫情肆虐导致经济放缓的情况下,其他领域备受忽略,雪上加霜。 砂民主行动党建议,砂拉越政府实行砂州版的薪资补贴计划,以弥补联邦政府《薪资补贴计划3.0》的不足。砂拉越的薪资补贴计划需涵盖如下: 1. 为所有面对亏损但持续经营的雇主提供为期3个月的薪资补贴;及 2. 为被裁退的雇员提供为期3个月的失业援助 除了薪资补贴计划,砂拉越政府也应该为砂州的中小型企业提供其他的经济振兴配套及拨款。 张健仁

不见国盟恢复砂拉越拨款 张健仁促动用州资金治水

如果砂政盟(GPS)政府无法获得国盟政府的拨款,砂政府就应该动用州政府资金,优先为古晋地区实行治水防洪工程。 砂水利灌溉局局长早在1991年已提出建设防洪道的建议,把砂拉越河的水,于有需要时,疏通去Batang Salak。如今30年过去了,砂州政府依旧无法落实有关工程,导致古晋地区每逢豪雨遇到大涨潮时,就面对水灾问题。 古晋地区有数以万计的民众备受水灾问题的困扰,砂州政府应该优先落实有关防洪道工程。目前,古晋区的人口约为70万人,占砂州总人口逾25%。难道这70万人的这基本福利,还不值得砂州政府动用州政府的钱来做防洪道,一定要等联邦拨款? 砂政盟一再吹嘘是促成联邦政府的造王者。然而,砂政盟虽造就了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的国盟联邦政府已长达10个月,针对他们之前一再声称所谓的希盟政府削减砂州的拨款,至今也不见得国盟政府有恢复砂拉越的拨款。 砂政盟支持的国盟政府在去年12月通过2021年财政预算案,然而,财政预算案中并没有砂州沿海大道的桥梁工程拨款,砂残旧学校的维修拨款未见踪影,也没有建设防洪道的拨款。 由此可见,前朝国阵政府为砂拉越提供拨款之说不过是空谈。 一切只是纳吉的口头宣布,然而在国阵政府的财政预算中,并没有实际的拨款。而希盟也没有刻意削减砂州拨款,一切只是砂政盟的凭空捏造子虚乌有的污蔑。 既然砂政盟无法使到国盟政府拨款,如果砂政盟政府真的为古晋地区及三马拉汉部分地区的民众着想,也可以用砂州政府的资金,尽速实行防洪道工程。 对此,我呼吁砂州政府别再拖延,应左言起行,尽快为古晋地区推行所需的治水防洪工程。 这项在1991年提出的防洪道工程拖延已久,30年无法落实一项建议,这也是一个天方夜谭的记录。因此,砂州政府应该尽早拨款落实此工程。再者,如今基于气候转变,古晋地区近年越来越多雨,更是迫切需要实行防洪道工程,解决水灾问题。别让古晋市民见雨心惊。 15-1-2021 张健仁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

黑洞案张健仁选择自辩 在法庭上继续未完成任务

高庭于1月8日审理黑洞案时,喻令我需做出选择,即自我辩护或是由委任的律师团队为我辩护。  如果我选择自我辩护,就不能有其他律师向法庭陈词或盘问证人。如果我选择委任律师团队,我作为当事人,就不能自行向法庭陈词,也不能盘问诉方的证人。这项庭令让我不能以父子兵,联手出庭抗辩。  “黑洞案”是关乎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砂州政府为数110亿令吉的公帑管理。这也涉及砂 州立法议会会议的程序及砂州政府的透明与公信。  砂州政府于2006年设立“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并截至2013年已拨出百多亿令吉给该信托基金。我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履行州议员的职责,审查有关拨款及该信托基金如何使用公帑,我也批评砂州政府对此信托基金户口的管理不透明,最终导致砂州政府于2013年对我提出诽谤诉讼。  追究该信托基金巨款去向的任务,既已由我于2006年在砂州议会开始,而之后被砂州政府带上法庭审讯而被搁置7年事件,我认为,这冗长及未完成的事务,我有责任在法庭上继续完成我那未完成的任务。  因此,经过我与张氏兄弟律师馆律师团队一番讨论之后,我决定选择自辩,自行盘问砂州政府的证人,去完成我在2006年开始但却受阻无法完成的任务。  通过这项决定,我将独自一人在法庭上对抗砂州政府的4名代表律师团队,张氏兄弟律师馆的律师,我的父亲、江峰年及沈杰龙则会在背后从旁协助。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11-1-2021

7年前追问砂政府财政被控 张健仁“黑洞”案明日开审

砂州政府起诉我的“黑洞”案将在明日开审。 这起官司是关乎砂州政府对“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的管理。有关信托基金是于2006年由砂州政府所设立,而截至2013年,砂州政府大约拨出110亿令吉给该信托基金。 当年,我一直在追问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的资金去向,最终,导致砂州政府于2013年对我提出诽谤诉讼。自此,砂州议长也以此课题涉及法庭诉讼案为由,不允许我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出有关该信托基金运作的问题。 针对此诉讼案的法律问题,双方已在法庭上斗争了多年之后。经过7年之后,最终,此案将于明日在古晋高庭开审,法庭也已安排会在本周和下周审理此案。 6-1-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如今每日的确诊病例高达四位数之多,我们正处于非常时期。教育部必须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以免对学生带来极大的风险。 再三展延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样的,在疫情肆虐期间强迫学生进到考场应考也不是解决方案。 ==... Posted by 火箭报 on Wednesday, January 6, 2021

疫情肆虐不应让学生外出应考 张健仁促速制定措施替代SPM

目前,面对2020年SPM考生们最大的问题是,教育部是否能够如期在2月22日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 否则,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又会被展延多少次? 如此无限期的不断展延考试,对学生们的身心,是巨大的压力和折磨。 如果以教育部先前两次宣布展延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之前的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记录来看,要在2月22日如期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不安全,也不妥当。 教育部是在2020年6月28日首次宣布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展延至2021年1月6日至2月9日,而在当时宣布这项展延前两个星期(即6月14日至27日),我国每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如下: 14/6 (8宗), 15/6 (41宗), 16/6 (11宗), 17/6 (10宗), 18/6 (14宗), 19/6 (6宗), 20/6 (21宗), 21/6 (16宗), 22/6 (15宗), 23/6 (3宗), 24/6 (6宗),...

申请加入他党行为大逆不道! 张健仁:本党尚待梁卓经回应

民主行动党(DAP)纪律委员会今日向霹雳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经发出书面通知,针对有媒体报道梁卓经申请加入马华公会(MCA)。 根据民主行动党的党章,任何党员成为其他政党成员,将立即失去本党之党籍。任何申请成为其他党员成员的行为,均被视为对本党大逆不道的行为。 民主行动党的党章也授权于纪律委员,对于任何影响本党利益的成员采取行动。 纪律委员会尚待梁卓经的回应,并将采取适当的行动。 2021年1月6日(星期三) 张健仁 主席 民主行动党纪律委员会

SPM考试延迟不如取消 张健仁建议采学校评估

教育部应该取消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而根据教师对学生过去的学校及模拟考试成绩或学生长年课业表现的评估,来颁发大马教育文凭给学生。 原本应该于2020年11月举行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因新冠肺炎肆虐,而被展延至今年2月尾。 但近期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居不下,政府亦决定延长复原式行管令至3月31日,由此看来,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在今年首季举行并不安全。 事实上,现在的疫情比去年原定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之时更为严重。如今,大马每天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连续几个星期达到四位数之多。 由此可见,在今年首季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将更不恰当。 对于受影响的考生们,随着教育部宣布将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展延至今年首季举行,他们则被逼需一段长时间的等待及承受沉重的考试压力。这样漫长的等待绝对会对学生身心带来压力,若再展延则也将延误他们继续升学。 对此,我今日通过传真致函给教育部长,呼吁教育部长取消举行2020年度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采用学校的评估系统来颁发大马教育文凭给学生。 我希望教育部能够为学生们着想,尽速作出适当的决定,让学生们无需继续承受及面对漫长,充满未知数及压力的等待。 4-1-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前线人员被批“自以为是” 张健仁抨砂政盟部长粗俗!

砂州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长阿都卡林针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前线人员要求入境砂拉越的艺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所作出的“smartass”(自以为是)的批评,是极不合理且粗俗的。 这些前线人员只是在履行他们的职责,遵循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行事。阿都卡林不应该对他们作出如此苛责。 再者,为什么砂政盟部长所邀请的嘉宾就有权享有豁免隔离的特别优待? 目前,砂拉越已有双重的标准作业程序,即一套适用于部长、政府官员及民选代议士,至于普通民众则需遵循另一套标准作业程序。如今,这种双重标准更已延伸至砂政盟部长所邀请的嘉宾身上! 阿都卡林声称该名艺人在入境砂拉越之前已进行检测,因而无须在入境砂州时再次进行检测,也无须隔离。如果在入境砂拉越之前进行检测就可以豁免隔离,为什么平民百姓无法享有这种程序? 为什么只有砂政盟部长所邀请的嘉宾能有这种特权? 阿都卡林应该切记,"无论你多么高高在上,'病毒'总在你之上"。新冠肺炎病毒不分一个人的肤色、地位及阶级。新冠肺炎病毒也不会区分一个人职位的高低,部长和平民百姓,或是富人和穷人。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过去数周我国的确诊病例高居不下,且维持在四位数,在这个非常时期主办千人跨年倒数活动根本是极为不明智的做法。 卫生部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一再劝诫民众避免群聚,甚至在圣诞节时限制住家只能同时容纳20人互访,如今砂政盟政府竟要主办一场千人跨年倒数活动,令人难以置信。 政府一边要求大家"留在家中,保持安全",另一边厢,砂政盟却主办千人庆祝活动。这无疑又是砂政盟政府的另一个双重标准。 阿都卡林美其名的声称主办庆祝活动是要奖励前线人员。我相信还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奖励他们的付出与辛劳(他们应得的奖励)。然而,主办一场高风险及有可能加重他们工作负担的活动,绝不是一个正确及合理的奖励方式。 30-12-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不认同部长和议员“豁免权” 张健仁返砂居家隔离14天

虽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已就我于2020年12月19日从吉隆坡返回古晋给予“豁免”隔离,不过,我还是会在我从吉隆坡抵达古晋的14天里留在家里,就如大多数的砂拉越人民一样,遵循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减少与公众接触。 在这期间,我将继续居家办公,民众也可通过手机与我联系。至于需要亲临会面及提供服务的事务,我的助理江峰年、沈杰龙、阿都阿兹、周宛诗、陈国彬及陈祈开将会代我给予协助。 我在此说明,我并没有如砂政盟的政治人物一般,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豁免”隔离,只是透过该委员会的网站申请“入境砂拉越许可证”,就如所有返回砂拉越的平民百姓一样。 我是在2020年12月18日第一次申请“入境砂拉越许可证”,当时还附上我于12月11日和12月17日在国会进行的两次新冠肺炎检测报告以及国会会议通知书。我随即接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14天隔离令”的回复电邮。因此,我做好准备要入住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 当我抵达古晋国际机场时,执勤的民防局人员看到我的“14天隔离令”感到惊讶,因此,他们建议我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网站再次提交“入境砂拉越许可证”的申请。 在这第二次的申请,我也提交了相同的文件。 大约1个小时后,当我在等候巴士把我们同一班机的所有人带到指定的酒店时,我收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电邮,通知我被“豁免”隔离了。我向执勤的民防局人员展示有关电邮,他们随即把我的隔离腕带取下,并告知我可以回家而无需隔离。 这就是在2020年12月19日所发生的实际情况,我希望人联党在没有真正了解实情下,停止扭曲事实及造谣抹黑。 不像砂政盟的国会议员,我没有特别致函给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要求在返回砂拉越时“豁免”隔离。 我不认为部长和国会议员应该得到与普通人民不同的待遇,尤其是在预防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 因此,虽然我有获得“豁免”,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还是会继续留在家里和居家办公,避免与公众接触。 我也要感谢在古晋国际机场执勤的医护及民防局人员在执行任务时的良好效率和礼貌待人。 21-12-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赞扬霹雳新政局合作开明 张健仁促砂政盟适时改变

霹雳州国盟与希盟达致信任与合作协议(CSA)是国家改革过程中的新政治里程碑,也是我国政治局势趋向好转的转折点。 该信任与合作协议的重要性包括: 1. 带来体制上的改革 (a) 反对党州议员出任州公账会主席,更好的监督行政权力 (b)朝野州议员获得同等的选区拨款,人民不会因为支持反对党而受到'惩罚' (c)朝野州议员可以成为县行动委员会及天灾管理委员会的成员,更有效的执行政府政策和为民服务 (d)承认反对党领袖的地位,给予反对党领袖办事处拨款 (e)公平拨款给各源流学校及宗教团体 2.以多元政党及多向性合作来取代两个阵营相互对立的情况,在不影响监督与制衡的大原则之下,打造更稳定的政治环境。反之,让反对党州议员成为公账会主席及参与各政府行动委员会,更可增强反对党的监督作用。 3. 加强反对党在制定和影响政府政策的作用和成效。 4. 随着巫统和行动党是达成这项信任与支持协议两个阵营的主要政党,这将有助于减少巫统将后继续玩弄种族政治。巫统既已希盟达成协议,也需要希盟的支持来巩固及稳定政权,霹雳州巫统将会较为收敛,淡化种族课题,并专注于更好的施政及为民服务。 无可否认,霹雳州的信任与支持协议是国家的未来方向,以更具包容和建设性政治取代对抗性政治。而如果2018年没有换政府,这一切不可能发生。 目前,砂政盟(GPS)依然以最专制和不透明的方式管理砂拉越。砂政盟政府也依然剥夺反对党州议员的选区拨款,禁止反对党州议员参与政府行动委员会及灾难管理,不承认反对党领袖的地位,把公账会主席一职保留给执政党州议员。 州政府属下机构的运作仍然免受反对党州议员的审查。然而这些大型机构如砂拉越发展银行(DBOS)及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运作涉及数十亿令吉公帑。甚至于砂州公务员的种族比例或结构都受到州政府的保密,就连州议员都不被允许在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 随着霹雳州的政治局势已趋向更开明、合作及包容性,砂政盟是时候摒弃上世纪过时的行事作风,适时作出改变。 17.12.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