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最新决定:撤回爪夷文书法课(学生无需再学爪夷笔画)

教育部最新决定:撤回爪夷文书法课 近日闹到沸沸扬扬的爪夷文书法课,引起各方广大回响。但是在许多单位努力协调之下,教育部已经针对爪夷文书法事件做出调整,撤回之前爪夷文书法教学的模式。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在8月2日晚间10点左右上载面子书贴文,证实此事。以下为张念群面子书贴文全文: 针对爪夷书法,我和教育部长今天召开的会议共识如下: 1. 当我向部长反映爪夷书法掀起的涟漪后,部长在昨天就召见了相关的教育团体代表进行对话交流,并从中听取建议,也迅速在今天的会议中同意修改课纲及课本内容。 2. 在交流会上,绝大部分的出席者不反对学生在不增加负担的情况下多了解一点马来文的发展。 3. 然而,对于通过马来成语(simpulan bahasa)的方式书写爪夷书法,部长也认同不是最恰当的学习方式。 4. 因此,我们在今天的会议决定不延续透过书写爪夷文笔画来背诵马来成语。同时也会修订“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明确注明趣味语文(Seni Bahasa)的部分不会作为考试的内容,以消除家长的疑虑。 5. 教育部会继续和多方进行对话,商讨以适当的方式呈现爪夷书法课程的内容。 6. 我们生活中,爪夷书法其实出现在令吉钞票、国徽、州徽、国家原则等,因此小四课程内容,会以这些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来介绍爪夷书法,贴近日常生活。 7. 我必须再次强调,教育部没有实行“学习爪夷文“政策,而是”认识爪夷书法“。 张念群 教育部副部长

废除马新高铁之后,也别忘了改善大新山公共交通

鉴于财务状况吃紧,内阁昨日决定取消马新高铁计划,我相信这是一个痛苦但正确的决定。 然而,我敦促政府考虑以一些小型但更经济实惠的项目取代高铁计划,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 仅此提供一些建议供新政府参考: 1. 在全长1.7公里的柔新长堤建盖人行道以减缓阻塞。 每天平均有约30万人步行越过新柔长堤,专设的人行道将让他们获益,提升安全保障从而降低意外。 2. 提升现有的KTM火车服务,增加班次或车厢,为更多乘客提供服务。 同时也应该提升轨道,通过 Gelang Patah / Nusajaya 衔接新加坡 Jurong East。 3. 提早完成柔新捷运系统(RTS)。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于今年1月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于2024年年底前完成柔新捷运系统。这项计划拟定衔接柔佛新山武吉查卡(Bukit Chagar)站至新加坡兀兰(Woodland)捷运站,并将行程缩短至30分钟。 我很高兴交通部长陆兆福昨日重申了我们将落实这一项目。我吁请政府考虑将这个计划提早完成,因为柔新捷运将协助舒缓新柔长提上15%的堵塞。 4. 延长金马士-新山双轨电动火车(ETS) 至新加坡 我们已经有通向北部的双轨电动火车,希望交通部可以考虑延长南部金马士-新山的 ETS连接至新加坡,让新马两地的旅人有多一个选择。 大新山区的人口目前已经超过150万,我们迫切需要轨道公共交通系统来提高大新山区人口的生活质量。因此在宣布废除新马高铁后,我恳请政府考虑,如果善用省下的资金进行一些较小型的工程,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系统。

阻派发物资铁证如山 张念群打脸魏家祥

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的回应如下: 3月31日, 古来福利局联系我的办公室,希望我们提供1000名需要粮食援助的名单。 4月1日 - 我的办公室将一份拥有1027人的名单交给古来福利局。 4月5日至9日 - 古来县社会福利局提供物资,我的办公室与希盟前村长们配合,派发物资给来自士年纳、甘榜武吉峇都、亚逸文满新村、太子城、士乃大马花园、沙令等地区的605户家庭,确保他们在行动限制令期间不必面对断炊之苦。 4月9日 – 收到古来福利局的电邮,派发物资的活动必须暂停,原因是他们接到指示,反对党选区的物资派发活动,需由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协调。剩余的422户家庭,我们必需另寻物资。 证据我已经出示了。现在我希望魏家祥也可以接受我的挑战,即刻写信给古来福利局,告诉古来福利局他不反对古来福利局继续派发物资给剩余的422户家庭,并且也不反对古来福利局在未来继续与我的办公室合作,并且保证官员不会因此而被刁难或是收到上层的对付。 同时,魏家祥也应该向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长 Datuk Rina Harun 表态,告诉她派发援助粮食的计划,在情在理都应该是在不分政党情况下,由各国会选区议员联合福利局依据名单去派发。 行动限制令于3月18日落实,我的办公室就展开“限行令送暖行动”,为古来600户家庭输送物资。 魏家祥身为国盟政府的内阁成员,有责任确保政治势力不介入人民福利事务,导致援助活动被迫暂停的问题。疫情当前,国盟政府应该将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竭尽全力协助人民渡过生活难关。

张念群:援助活动不应受到政治干预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4月9日,针对政治势力介入导致古来国会物资派发活动被迫暂停发表文告: 由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联合古来县社会福利局一起合作展开的古来国会限行令物资派发活动,由于政治势力介入,于今日被迫暂停。 国家福利基金会一共提供1000份价值100令吉的物资,协助古来国会选区内的清寒家庭。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提供了1000个受惠家庭名单予古来县社会福利局,并从4月5日起开始分发。 在短短4天里,我们与古来县社会福利局一共派发物资给来自士年纳、甘榜武吉峇都、亚逸文满新村、太子城、士乃大马花园、沙令等地区的605户家庭,确保他们在行动限制令期间不必面对断炊之苦。 然而,我们今天接到古来县社会福利局官员活动必须暂停的通知,原因是他们接到指示,“在反对党选区的物资派发活动,需由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协调。” 我想要问身为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的魏家祥,是否曾发出这样的指示?如果属实,为何他要阻扰我们与社会福利局的物资派发活动? 如今许多清寒家庭因为行动限制令而三餐不继,我们需要竭尽所能尽快将物资提供给这些家庭。 行动限制令于3月18日落实,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就展开“限行令送暖行动”,为古来600户家庭输送物资。政府一声令下,非政府组织不能直接派送物资予民众,我们也立即配合,改为与社会福利局合作派发。 我促请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关注政治势力介入人民福利事务,导致援助活动被迫暂停的问题。疫情当前,新政府应该将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竭尽全力协助人民渡过生活难关。

张念群:马华如今逐渐式微,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2月27日 的文告: 何国忠与其发表文告批评林吉祥,不如声援被巫统围剿的郭鹤年 马华副总会长何国忠发表文告,抨击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行动党发动“剿灭论”,但事实上马华如今逐渐式微,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何国忠和众马华领袖到今天还不明白,马华从1995年大选赢得30国会议席和70州议席最高峰时期,到2013年大选仅剩下7国11州的最糟成绩,最大的原因是失去民心。 以近期的例子而言,对马华恩重如山的大马首富郭鹤年,连日来遭巫统领袖炮轰得体无完肤,然而作为马华代表的马华总秘书的黄家泉仅以“感到遗憾”回应,印证了常将“维护华人权益”挂在嘴边的马华,实际上对于巫统施加的不公不义,是多么的无力和窝囊。 有鉴于此,何国忠等众马华领袖,与其发表文告批评林吉祥和炒作“剿灭论”课题,不如以实际行动向巫统发出强烈抗议和声援郭鹤年,证明马华不是巫统的拥簇。 来届大选,马华虽然对外高调称华裔选票已回流国阵,但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总秘书黄家泉,皆不敢到华裔为主的选区上阵。原因很简单,口号毕竟是口号,马华完全无力挽回华裔支持,则是铁一般的事实。 何国忠文告中提到林吉祥两场败仗,分别是1968年的雪兰莪沙登州议席补选输了给马华候选人,以及1995年大选,在丹绒三役中,不敌前民政党主席许子根。 的确,林吉祥曾经于上述战役吃下败仗,行动党在1995年大选,在槟城甚至只输剩一个州议席。不过遭遇失败后,行动党并没放弃于雪州和槟城继续耕耘,争取赢回人民的支持。 第12届大选,行动党和盟党不单赢得雪州和槟城州政权,我们也于第13届大选进一步巩固两个州政权。雪州沙登国会议席上届大选,行动党的多数票为4万2206张,而丹绒武雅的多数票则为5515张。 而提起林吉祥这段败选往事的何国忠,自上届大选败阵居銮国会议席后,如今只能逃到地不佬国会选区,希望藉副总会长的权力,盘踞这个马华上届大选仅存的7个国会议席之一。 何国忠口中不离选区服务,但为什么何氏没有在败选后,留下来继续在居銮上阵?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认为马华地不佬基层服务做得不够出色,需要由他亲自带领? 马华领导层说一套、做一套,不愿正视华裔不满马华的原因,仅想着在大选前,祈求华社给予同情票。这样的消极竞选方式,要人民如何买账? 行动党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就是希望大马有朝一日能跳脱种族主义。相反,马华继续强调“华基政党不能被剿灭”的论调,则是延续以种族分而治之的旧有政治模式。 这两个方向,就是行动党和马华之间的差别,也是马华注定无法挽回民心的最大原因。何国忠或许并非真的不了解,只是比起面对和解决问题,逃避和将责任推卸给对手,是更容易的应对方式。

魏家祥炒冷饭 张念群5道回答打脸!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魏家祥指“10+6华小不获得拨款”发表以下回应: 1. 为何不拨款给10+6华小? 魏家祥炒冷饭,2018年华小2000万令吉增建拨款的分配与使用,早在2019年5月就已经三度详细解释过。 2019年5月3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2019/05/03/289340 2019年5月6日 https://www.facebook.com/158435150866099/posts/2292412517468341?sfns=mo 2019年5月8日 https://www.facebook.com/158435150866099/posts/2294746340568292?sfns=mo 事实上,魏家祥在国会特别议会厅的问题中,指我在2019年5月2日国会上议院的回答,违背了教育部长马智礼在2018年8月19日宣布。 可是,关键就在2019年5月2日国会上议院根本没有开会。魏家祥不认错,现在改口说他是指5月2日的新闻报道。我只能说,专业一点,媒体报道和议会日期都搞错,请自我检讨再来指责别人。 2. 为何不马上兴建沈慕羽华小? 柔佛马赛城有两所华小计划,一是在绿盛世(Eco World)发展区的“东甲新廊华小”搬迁计划,二是在马星集团(Mah Sing)发展区的“沈慕羽华小”兴建计划,这两个地点距离相差不到两公里。 沈慕羽华小确实坐落在1313 英亩的发展区,可是魏家祥没有告诉大家的是,这是一个“新”的发展区。 根据发展商最新资料显示,截至今天为止,1313英亩中只有25%的地区被开发。 距离两公里内的新廊华小已经完工,正在获得CCC的过程,在2020年正式开课。 换言之,教育部已经在符合当地学校规划下,优先进行一所华小的建设,妥善分配师资和资源。 魏家祥身为交通规划工程博士,执意要在未开发的地区马上兴建沈慕羽华小,这是哪门子的规划? 3. 为何华小要发展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才兴建? 这又是个莫须有的指控。我已经多番回答,希盟政府也全资负责雪兰莪蒲种培民华小和柔佛武吉英达培才华小的建筑经费。魏家祥一直选择性的忽视,居心何在? 事实是,如今有发展商愿意出资协助建校,为什么政府要拒绝?帮政府省钱就是帮人民省钱,难道这样也错了? 4. 为何华小进行了动土礼却不开工? 魏家祥说沈慕羽华小和郭鹤尧华小比新廊华小更早动土,可是这两所举行动土礼的学校,连最基本的教育部建筑准证,或是地方政府的图测批准和发展准证都没有,准备工作根本就是“零”,明显只是大选噱头。 2008年1月批准的加影新城华小,在2012年6月由蔡细历主持动土礼后,到2018年大选都没办法竣工。而加影新城华小的建委会主席郑耀民,就是魏家祥前高级机要秘书,现任马华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 魏家祥到现在还要用大选前的动土礼忽悠人民? 5. 为何不公布受惠华小名单? 有别于前朝政府的不透明,2018年和2019年华小5000万拨款、教会学校5000万拨款、华中1500万拨款、独中1200万拨款的完整受惠名单都已经公布。 2018年2000万的增建拨款也在完成分配后全数公布,2019年2000万的增建拨款也会在分配完成后公布。 我这一年半从来没有隐瞒任何拨款的受惠名单,任何华小的兴建和搬迁计划进度,我也会一一向人民交代。 张念群 2019年10月21日

加影新城华小 让你看到希盟国阵不一样!

较早前教育部及州政府携手宣布新城华小获得35万拨款及特别通道以便尽速开课(详情点这里),从一开始获得建校批文直到希盟政府接手后,经历了整整十年!其实单只是从一间华小来看,就明白到底国阵和希盟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件事情必须从2008年开始说起。相信大家还记得2008年是马来西亚即将举行第十二届大选年,而当时国阵政府为了赢取华社选票大派糖果,因此就在大选前(也就是2008年1月)批准了加影新城华小的建校批文。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众所周知,在国阵领导下的政府自然是效率低下,因此在2008年新城华小获得批文之后,就不了了之,毫无下文。 这一拖,就是4年。加影华小建校似乎毫无希望了。 就在华社一阵阵失落的情绪下,突然之间马华再次出手了,2012年(又是2013全国大选前)加影新城华小再次迎来建校曙光。当时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亲自主持的动土仪式,浩浩荡荡大阵仗的举行了。经过如此一番仪式,当地华社情绪再度沸腾。 动土了,大家觉得多久学校可以竣工?两年不够,还是3年?还是4年? 结果到了底年,也就是2017年,另一个不好的消息爆发:建校委员会面对资金短缺。当时的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一夫当关,马上宣布将会由政府拨款30万令吉,让建校可以顺利筹备及进行。 从之前国阵处理手法的模式来推测,其实我们都可以知道:拨款30万应该是再度拖延了对吧?没错,大家都想得没错。这说好的30万拨款直到2018年14届全国大选都还没发放。这时,当地华社已经整整耗了十年! 时间线一转,2018年14届全国大选后成功改朝换代,希盟政府接手成为新政府。民间华社对新政府的期待再度燃起建校希望。而这时民间对新政府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各种谣言、推测四起,报导铺天盖地,大家都担忧新城华小竣工无望。 而这时身份是魏家祥前高级机要秘书、马华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也同时是新城华小建委会主席的郑耀民也在媒体开炮希盟政府没有处理新城华小建校,质疑希盟政府没有要积极协助,造成当地华社更加担忧及失落。然而真相是:新城华小建委会根本没有交齐该有的文件,却贸然隔空开炮试图挑起华社情绪。 然而新的希盟政府并非国阵政府。在前朝因为大肆挥霍而国库空虚的情况下,马来西亚希盟政府依然排除万难,不但没有忽略新城华小面对的种种问题,而且还出手协助新城华小建委会把所有该呈交的文件补齐,加速建校进度!希盟政府并没有因为新城华小建委会主席是敌对阵营的人而故意怠慢进度,而是依照一贯的原则“有需要,有华小”来手把手协助建委会交齐所有资料及准证。 一番努力后,新城华小建委会终于在2019年8月30日交齐所有文件。让希盟政府可以依照合法、合理的程序,处理新城华小的建校工程。 2019年9月24日,新城华小在呈交所有文件后短短一个月内,迎来实实在在的好消息:教育部宣布拨款30万令吉,当地国会议员王建民也宣布拨款5万令吉,共计35万给与新城华小!更值得记录的是:这笔拨款,是实实在在的拨款,因为在宣布当下,30万令吉拨款就已经通过教育部政策——电子转账全数到位董事部户口!一分钱都没少给。 另外,雪兰莪行政议员黄思汉也开启特别照顾,以特事特办的方式,协助新城华小尽快拿到建筑落成与完工准证(CCC),这样一来,新城华小就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开课,造福当地莘莘学子! 希望联盟政府不说空话,而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与国阵政府的差异。只要大家给与希盟政府足够的信任及体谅,我们一定可以证明:我们真的不一样。

10+6没有进展? 华小增建与搬迁,把前朝的手尾解决了

教育部在2018年发放了2000万令吉拨款作为华小增建与搬迁用途,受惠学校共有13所。 而在2019年也依然继续发放2000万令吉拨款。 在华小10+6计划公布之前,前朝就搁置了10所华小搬迁计划。这10所华小其实已经获得搬迁批文,但却迟迟未能完成。于是,希盟政府也出手解决这10所华小的搬迁工作。 以下为相关的10所华小名单及目前的搬迁进展: 而2017年10月27日所公布的是10所新华小计划,也在“有需要、有华小”的原则下进行得如火如荼; 以下为这10所新华小计划的进度表:     此外,还有6所华小搬迁计划,经过各方面的考量与商议后,已有4所华小会继续进行搬迁工作,另2所华小则为校方需暂缓进行,其进展程度如下:

散播“柔女议员未婚生子”的假新闻 马华玩弄肮脏政治没品没格没底线

近日有新闻报道, 某柔州女议员遭人恶意中伤,以不点名的方式开贴文指她未婚先孕,甚至已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产下宝宝。 吊诡的是,新闻报道中也指出,该名女议员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依旧出席各种活动,因为有关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马华先有一名党员道听途说,散播假新闻;紧接着再有其他马华党员开贴继续误导,煽风点火、加油添醋。 当假新闻都可以变成新闻,我们不禁想问,政治的道德底线在哪? 我们也吁请媒体,不要推波助澜。 纵使新闻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不辩自明的假新闻依然不可取,更多的新闻曝光只会助长散播谣言者的气焰。我们希望媒体能够一起揭发假新闻并指责造谣者,而不是把证伪的责任放到被中伤者身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国州议员 张念群 杨美盈 黄书琪 颜碧贞 廖彩彤

马华堡垒柔佛不能制度化拨款独中 张盛闻逃避问题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2月6日发表文告: 我不敢自诩是辩论高手,可是张盛闻却绝对是逃避问题的高手 2月1日,我发表文稿要求马华和其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解释,为何柔佛作为国阵与马华的堡垒,却不能效仿其他州属的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给独中? 事实上,我在我的文稿中也清楚注明,除了希望联盟执政的雪兰莪与槟城,国阵州政府也有拨款给独中的。我的原文如下: “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自希望联盟执政后就开始制度化拨款给独中,一所独中平均一年50万,那已经不是新闻。可是必需说明的是,事实上在某些国阵执政的州属,国阵州政府也有拨款给独中。信手拈来的例子就有:砂拉越平均一所一年42万、沙巴平均一所一年35万,就连马六甲州政府都在去年给予25万的拨款给培风中学。” 所以张盛闻指责我,说我不承认其他国阵州属有给独中拨款,那才是很明显污蔑。 既然张盛闻自己也承认部分国阵执政的州属同样有拨款给独中,那么我希望他能代替不敢回答问题的魏家祥向柔佛州人民解释,为什么却是在国阵的堡垒州柔佛,州政府做不到制度化拨款给华小? 槟城州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一年13亿、马六甲州政府的预算案一年3亿7千万。柔佛州政府的预算案一年15亿。有什么理由马六甲可以,槟城可以,柔佛州不可以? 更何况,2018年柔佛州的预算案是一份盈余预算案。收入15亿4百万,支出15亿3百万,盈余114万。张盛闻能不能够不要逃避问题,正面回应为什么,为什么砂拉越、沙巴做得到,柔佛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