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万名长者、残友、教师尚未接种 “优先接种”承诺如同虚设

国家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日前宣布,快递业及送餐业员工,将从7月份开始,优先获得接种疫苗,以减少他们在外的风险。 无庸置疑,我绝对相信凯里的动机是好的。 可是,我也希望国盟能能够正视当前疫苗接种的进度。 根据凯里本人提供的数据,93万87名或是三分之一注册接种疫苗的长者,还在等待他们的疫苗。 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长也表示,28万登记接种疫苗的残障人士当中,已有1万9000人或百分之七接种。换言之,26万1000名或93%的残障朋友,还在等待他们的疫苗。 教育部高级部长也指出,全国共有14万8580名教师(36%)接种了至少以及冠病疫苗。这意味着,尚有超过26万4千名或64%政府学校老师还在等待疫苗。此数据尚不包括幼儿园、独中与私立学校的老师。 单单这三个应该在国家疫苗接种计划第二阶段获得疫苗的群体就尚有近150万人还在苦苦等待。 可是,疫苗接种计划第四阶段已经开跑。中五、中六生也将在下个月开始优先接种。政府公布的 “优先接种”群体还在不断增加... 看不到摸不到的“优先”,其实只是让更多国人陷入等待的焦虑。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柔州或面对疫苗供应量不足 火箭促疫苗分配资讯透明化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与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2021年6月23日(星期三)发表联合文告: 资讯透明是确保全国新冠肺炎免疫计划成功的不二法门 最近,我们接到通知柔佛州境内有三个分布在不同县属的疫苗接种中心必须暂时关闭,与此同时,也有疫苗接种中心要求接种第一剂疫苗者重新排期,只提供第二剂疫苗接种。 这三个必须暂时关闭的疫苗接种中心分别是笨珍县的北干那那疫苗接种中心、居銮县的新邦令金疫苗接种中心,以及峇株巴辖县的巴力拉惹疫苗接种中心。我们也得知,以上县署加上古来县,都出现每日疫苗接种总数急剧减少的情况。 这个现象告诉我们,柔佛州或州内个别县署可能面对疫苗供应量不足的情况。 尽管如此,全国的疫苗接种总数却一再创下新高,6月22日的疫苗接种总数为25万529剂。当中,19万224剂为第一剂疫苗,6万285剂为第二剂疫苗接种。因此,目前柔佛州所面对的疫苗供应短缺似乎不是全国普遍的状况。实际上,柔佛的疫苗接种曾经在6月14、15及17日冲破2万关卡,分别达到2万529剂、2万541剂及2万456剂;可是,在6月20日、21日及22日,却猛跌至1万3718剂、1万6738剂剂1万7268剂。 我们明白雪隆地区刚刚新增了几个大型的疫苗接种中心,每日疫苗接种量都非常庞大。与此同时,雪隆地区也是确诊个案数最高的地方,全国将近一半的病例都来自这个地区。所以,如果部长是为了加速雪隆地区疫苗接种,降低当地确诊个案数,我们也不会太惊讶。但是,部长也至少应该坦诚布公,公开所有这些资料,让人民明白全国新冠肺炎免疫计划把重点放在哪些地区。 最重要的是,疫苗分配应该依据每一个县署的人口比例。我们接到通报,有的部长选区都已经开始接种年轻人了,但是其他地区的老人家却还在等疫苗接种通知。社交媒体上甚至广泛流传如何插队打疫苗的方法,这些传闻在折损人民对免疫计划的信心。 如果人民都对免疫计划失去信心,我们也没有可能打赢这一场仗。因此,部长们应该确保疫苗管理与分配的资讯透明,在新冠肺炎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的网站上,公布每一个县署每天接种的疫苗总数,资讯透明是确保全国新冠肺炎免疫计划成功的不二法门。 张念群 古来区国会议员 黄书琪 居銮区国会议员

尚有80叟、70叟未获疫苗接种预约 卫生部应公布各地接种群体年龄

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我的办公室收到30位古来长者的资料,这些长者都已经超过60岁,但至今仍未收到疫苗接种通知。” “这份名单中,5名长者介于80至89岁。9名介于70至77岁。我在昨天已将这30位长者的名单交给古来卫生局,希望古来卫生局能尽早为安排他们接种疫苗。” 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昨日透露,75万7747个将于6月21日至30日期间接种冠病疫苗的预约当中,25万3719人是60岁以上长者,22万8397人年龄介于50至59岁,8万3610人年龄介于40至49岁,19万2021人则是18至39岁人士。 换言之,在接下来的10天内,60岁以上长者的只占了预约的百分之33.5。 然而,267万9219名登记接种疫苗的乐龄人士当中,却只有174万2141人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尚有93万7078人或百分之35仍在等待预约。 这样的安排导致民间怨声载道。不少长者尚未收到接种通知、许多老师还在等待,可是却也有18岁至39岁的壮年人士已经接种疫苗。让人民心中产生当中是否存在“插队”的质疑。 价值7000万令吉的吾安系统能够改善,卫生部也应该公布各地区的接种群体年龄,避免部分地区出现插队疑云。

2021年“统考教师学士课程”被取消 教育部静静马汉顺失联

统考教师学士课程于2011年开办,目的是为了招收有兴趣成为华小老师的统考生。 2019年,希盟上台后,时任教育部长马智理延续了招收统考生成为华小老师的政策。然而,这个课题却被巫统和伊党蓄意炒作成为希盟是个“反马来人的华人政府”的例证。 2020年初,马智理离开教育部,马哈迪出任代教育部长。我亲自带着这个课题与马哈迪会谈,马哈迪最终也同意延续招收统考生的政策。 2021年,教育部宣布2021年教师学士课程由3月15日开始开放申请时,却没有公布任何关于“统考教师学士课程”的资讯。 按照之前所公布的时间表,教师学士课程的申请日期至4月15日截止。4月1日至25日将进行线上教师资格测试(e-UKCG)。成功通过线上教师资格测试的申请者必须在5月21日之前录制并上传关教学(Video Pengajaran VP)和体能的视频( Video Kecergasan Fizikal VKF)。 教师学士课程的招生结果最终将于7月16日宣布。 换言之,招生结果至今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统考生能在仅剩的25天内赶上这末班车吗? 吊诡的是,副教长马汉顺至今没有针对这个课题发表任何声明。唯一一则寻求马副部长的回应的新闻,是4月1日星洲日报的报道。而有关马副部长的回应,只是可怜的“至截稿前,记者还在尝试联系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以寻求回应”。 从4月1日愚人节等到6月20日的父亲节,马副部长还抽不出时间回应一下吗? 张念群古来国会议员

派电脑和教师疫苗接种龟速 张念群:政府失灵教育部长领白薪

财政部长扎夫鲁去年11月承诺的15万台免费手提电脑,截止今年6月5日,只派了1万2887台或8.6%。 国家冠病免疫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三月承诺,教师将优先列入第二阶段的接种疫苗计划当中。截至6月5日,只有7万名隶属于教育部的教师,或只有16.2%已经接种。其余83.8%的教师要何时接种呢? 隶属其他管理单位的国家学民办宗教学校、州立宗教学校、玛拉初级学院、皇家军事学院、私立学校、国际学校、私人宗教学校、华文独中等的教师,又要等到何时才能接种? 我们有8万9696名教师,在私人领域或由政府其他单位所管理的学校执教。我们也有3万1626名学术人员在政府大学服务。他们是否将优先列入第二阶段的接种疫苗计划当中? 15万台手提电脑是否能及时下放,将决定居家学习的教学质量,对于B40家庭的学子更为重要。 是否能及时为教师接种,则是打造一个安全教学环境的关键。如今,第四阶段的接种计划将于6月16日开始,然而至今仍有近84%的教师,仍未获接种。 国盟执政下,教育部一分为二,即教育部和高教部。部长也从1正1副,增加至2正3副。 纵使许多职务已经由高教部分担,我们的教育部长和2名副部长,依然无法照顾好中小学师生的安全与福利。不仅没有监督学校接种疫苗计划的落实进度,也无法确保15万台手提电脑如期发放。 真是“领白薪”和“失灵政府”的典型例子。

究竟多少教师已经接种疫苗? 张念群抨政府至今未兑现承诺

政府早前承诺将让教师纳入第二阶段疫苗接种计划,但至今仍未兑现,这是否与我国在5月未获得如预期中所获得的疫苗剂数有关? 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于3月25日,在推特上指出,除了特定的经济领域,所有教师都会优先纳入第二阶段疫苗接种计划。 迄今2个月了,我们想问究竟多少教师已经接种疫苗?因为我收到很多教师的投诉,告知他们他们至今依然苦候接种通知。 事实上,也不只有教师在等待安排接种。通讯与多媒体部在4月时,也承诺将让记者优先于第二阶段接种疫苗,至今他们也还在苦苦等待。 根据新冠疫苗特别委员会(JKJAV)早前的宣布,我国应该在5月获得至少400万剂疫苗。 然而卫生部长却于5月6日宣布,我国将在5月份收到352万剂辉瑞、科兴和阿斯利康疫苗。 摆在眼前的问题是,究竟我国在5月能获得多少剂疫苗?尽管各造不断追问,我们仍无从了解目前所获得的疫苗剂数。 所以我查阅了近期疫苗抵达的相关宣布,相加后发现,5月份我们只获得210万剂疫苗,与冠病疫苗委员会和卫生部早前的宣布相距甚远。 以下为5月份我国获得疫苗的相关新闻链接: 1. https://www.malaymail.com/.../khairy-malaysia.../1971295 2. https://www.thestar.com.my/.../khairy-m039sia-to-receive... 3. https://www.nst.com.my/.../malaysia-receives-another... 4. 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malaysia-receives-106... 国人迫切需要知道,究竟我国目前拥有多少疫苗,而我国所获得的疫苗数量又是否与预期相符。国盟政府之前是否过于乐观,导致今天疫情失控,诺言无法兑现。同时,全国的教师、记者和国人,也需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种疫苗?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柔州朝野针对疫情展开讨论 张念群建议三措施加快接种

45%的新增冠病病例来自于巴生谷,砂拉越以9至10%排第二,柔佛则以8.5%高居第三。 虽然如此,柔州却是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州属之一。柔州5.54%的接种率,甚至比疫情没那么严重的吉兰丹、吉打、登嘉楼、彭亨和森美兰都来得低。 显然,柔州并没有获得所需的疫苗剂数。 在第一阶段的国家疫苗接种计划中,有7万1623名柔州人接种了第一剂的疫苗,以及6万6883名柔州人接种了第二剂。 然而到了第二阶段,只有6万16883名柔州人接种了第一剂的疫苗,及8593名柔州人接种了第二剂。 虽然新增病例不断攀升,柔州在进行中第二阶段接种计划,却显然放慢了脚步。 对此,在今天的会议上我向柔佛州务大臣和柔佛州政府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1. 设立更多疫苗接种中心 州政府应动用更多由地方政府管理的礼堂,免费提供给冠病疫苗接种特工队(CITF),以最低的成本设立更多疫苗接种中心。 2. 招募更多志工协助接种工作 目前,由青体部负责招募的志工,每人需要在至少连续7天执勤6个小时。柔佛州政府应制定更灵活的机制,来招募更多志工投入服务,让疫苗接种中心运作更顺畅,尤其当进入接种计划第三阶段时,人力调度将更为重要。 3. 工业区进行大规模筛检和接种疫苗 在柔佛的第三波疫情当中,有40.8 % 的病例来自于工业区。确诊病例最高的3个县分别为新山、古来和麻坡,3个县皆为工业重镇。 当我们选择全面封锁,就必须提供经济援助方案,以及启动大规模筛检及接种疫苗。州政府应设立一个有流动性的工业区疫苗接种小组,降低工业区的感染率。 今天柔州务大臣、州政府高层官员和国州议员针对疫情展开讨论是很好的开始。然而,我们需要更多的后续行动,对各种方案付诸实践。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会议,我也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柔州署理主席

张念群吁关注孕妇优先接种 疫苗登记纳入孕期哺乳资料

疫苗接种登记表格应立即纳入孕期和哺乳情况的资料,以让孕妇在怀孕第34周前优先接种。 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上个星期告诉我们,我国只允许为孕妇接种辉瑞疫苗。 根据专家对卫生部的建议,只有辉瑞疫苗适用于第14周至33周的孕妇。如果孕期超过33周,那么孕妇必需推迟接种日期至分娩后。同时,该疫苗也适用于哺乳妈妈。 凯里也点名,其他国内正使用的疫苗包括科兴和阿斯利康,因缺乏医疗数据,因此并不建议用在孕妇和哺乳妈妈身上。 凯里的公布至今已过了一个星期,疫苗接种登记表格没有进行任何修改,“吾安”手机应用程序(MySejahtera)登记表格中,并没有要求登记者提供孕期和哺乳情况,疫苗登记网站上的登记表格也是如此。 没有这些资料,当局要如何通过数据分析和判断,依照凯里所说安排孕妇或哺乳妈妈接种辉瑞疫苗呢?政府又要如何知道需要为这个群体的妈妈预留多少剂辉瑞疫苗? 凯里告诉我们,冠病疫苗接种特工队(CITF)将与医院和其他相关专家协调,为孕妇群体优先提供辉瑞疫苗。然而,至今仍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我们须不停追问下去,因为正如凯里所所说,辉瑞疫苗只适合怀孕第14至33周的孕妇,一旦超过33周需要等到分娩后才适合接种。 换言之,任何的耽搁,即使是一天,都代表有越来越多的孕妇无法在分娩前获得疫苗接种。 既然凯里表示不推荐孕妇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所以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应该在阿斯利康疫苗开放给60岁以下的民众登记前,修改登记表格,避免孕妇或哺乳妈妈们错误登记。 此外,应用程序的登记问卷也应立即做出修改,加入怀孕期及哺乳情况的资料,确保这些孕妇,尤其是进入怀孕后期的妈妈,能在进入第34周前接种疫苗。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希盟妇女组总秘书

柔佛丹州病疫情升温 张念群促增接种中心

柔佛和吉兰丹的冠病疫情升温,政府应该在柔北和丹州增设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中心,籍此提高接种率。 5个州属60岁或以上的年长者,今日中午开始可以上网(www.vaksincovid.gov.my)登记申请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相比起第一阶段仅限雪隆一带,次阶段的登记接种扩大至柔佛、砂拉越和槟城,也增加了以下4个接种中心: • 槟城国际会展中心 • 柔州国际会展中心 • 砂拉越古晋婆罗洲会展中心 • 美里国家青年技术学院 第一阶段的阿斯利康疫苗登记取得非常踊跃的反应。在短短3个小时20分钟内,26万8000个预约时段获预定一空,因此将接种计划扩大至砂拉越、槟城和柔佛绝对值得肯定。 在今年5月9日至5月22日,全国累计6万6353宗冠病新病例。其中雪州、吉隆坡和布城分别累计了2万3170宗、6590宗和203宗新病例,3个地方占总数的45.2%。 砂州的新增病例是仅次于巴生谷,这段期间共累计6799宗,或占总数的10.25%。 柔州则排在第3高,在过去两周累计5765宗,或占总数的8.7%。然而和砂州有两间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中心,柔佛却仅有柔州国际会展中心。 有鉴于如今正在实行行管令,国盟政府应考虑在柔北地区增设一间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中心,从而减少行程时间和成本,也减少人口流动。 吉兰丹在过去14天里,也累计了逾5千宗新病例,达5001宗,槟城则有3720宗。 由于看到了新增病例的分布趋势,上周我和吴奕品医生发表了一篇联合文告,促请政府将阿斯利康疫苗接种计划扩大至其他州属,并至少在柔佛、槟城和东海岸设立疫苗接种中心。 眼看吉兰丹的疫情升温,我促请国盟政府也能够采纳在丹州设立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中心的建议。 根据冠病疫苗特别委员会(JKJAV)网站上的数据,截止本月22日,雪州、柔州、槟城和吉兰丹的接种率分别是4.21%、4.96%、5.64%和 5.88%。 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疫苗接种中心的设立,能够提高这些地方的接种率,从而减缓国内居高不下的冠病新增病例。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

3个教师节愿望

实际行动胜于千言万语。今天5月16日当我们庆祝教师节时,让我们来想想看,当前的政府能够给我们的老师们什么样的礼物,来感激他们的贡献。 1. 额外师资 当有老师需要进行居家隔离,许多学校就会面对师资不足的窘境。当实行居家学习时,我们的老师也承受着额外的工作负担。 国盟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拨款7亿令吉推出MySTEP或称“短期就业计划"。在这计划下,公共领域将提供3万5000个就业机会,优先填补护士、 医务人员、社会福利官和临教职位。 政府许下承诺至今已6个月,我们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聘请额外临教以填补学校师资的下文。 财政部说好的额外师资到哪儿去了? 有鉴于此,政府立即兑现去年11月6日所作出的上述承诺,就是对如今承受着庞大工作量的老师们,一份最好的礼物。 2. 在学校于6月开课前,为所有老师接种冠病疫苗 自学校于今年1月恢复实体课后,全国一同出现83个教育机构的冠病感染群,共累计4868宗确诊病例。因此,在学校于6月开课前,所有老师都应该优先接种疫苗。 在今年1月1日至4月20日之间,教育机构爆发的83个感染群中包括39个感染群来自教育部的学校和教育机构、共累计1420宗病例,19个感染群来自高教学府、累计1870宗病例,以及25个感染群来自教育场所、累计1578宗病例。 教育部属下政府学校的5万5539名有慢性疾病的老师,已被纳入第一阶段的疫苗接种计划。然而,其他政府单位下的国家学前教育机构(GENIUS)、民办宗教学校、州立宗教学校、玛拉初级学院、皇家军事学院,以及私立学校如幼儿园、宗教学校、独中、函授学校等依然被排除在外。 把这些教师纳入优先接种计划就是给予他们最棒的教师节礼物。 3. 立即为临教开办大学资格教育文凭课程 为了解决师资短缺问题,希盟执政时期教育部招聘了610名临教。这些临教没有教育文凭,但仍持有其他领域的学士文凭,他们需要参与教育部教师教育学院(IPGM)开办的假期师训班,以获取大学资格教育文凭,才能转为正式教师。 这些临教的合同将在明年2月14日到期,但教育部教师教育学院至今仍未能开办教育文凭课程。这也意味着临教们转为正式教师(DG41)的时间将因此被推迟。 趁着教师节的到来,教育部应立即开办上述教育文凭课程。 总结: 教育是国家未来的基石,教师在帮助国家走出疫情阴霾的过程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让我们推动能改善教师工作质量的政策,从而提升我们的教育系统,让这次的教师节更有意义。 古来国会议员 张念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