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应打造无歧视环境 让符资格无国籍孩童求学

国籍不应成为学校贷书和免费早餐限制,教部应让符合资格的无国籍孩童享有同等福利。 教育部长早前在国会宣称,“零拒收政策”不包含无国籍孩童的申请。这样的答复是让人非常遗憾的。 示意图 因为在希盟时期,“零拒收政策”是一项教育部、州教育厅和县教育局官员都被叮嘱认真执行的策略。在此策略下,各级官员被勒令需要简化无国籍孩童和特殊孩童的入学程序,尽可能确保适龄学童不会被遗漏在校园之外。 让人失望的是,喜来登政变后的教育部没有将求学视为所有孩童的基本人权,在无国籍孩童的入学上无法继续简化原有程序。

古来县10所华小缺30教师 ...

2月14日,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发表文告表示没阻征聘临教,并已指示各州教育局在一个星期内批准临教申请,以让学校能尽快获得师资,校务得以顺畅运作。 言犹在耳,3月24日,却有媒体报道指古来县10所华小共缺30名教师,其中培正华小就严缺9名教师。 古来县华小工委会主席吴令富也指出,学校董家协不获准自行聘请临教,而MySTEP...

国际学生早已学习国语科张念群:首相浪费时间,混淆视听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在2021年的巫统大会上宣布,强制国际学生必须将国语作为他们修读的科目之一。首相给予的理由是这项提议配合联邦宪法第 152 条文,为了进一步巩固国语地位。 这样的建议引起了更多的疑问,而且是模糊不清的。因为国际学生早已强制在通修课程中修读马来文会话(Bahasa Melayu Komunikasi)。 “他们(国际学生)也有机会学习种族关系(Hubungan Etnik)和亚洲文明研究(Titas)课程。自2014年以来,每所接收国际学生的本地大学都实施了该课程。”

张念群促外长和中东特使 施压塔利班重开女子教育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古来区国会张念群议员于2022年3月24日(星期四)的文告: 我敦促外交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和大马驻中东特使丹斯里哈迪阿旺向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施压,要求撤回关闭该国女子高中的决定,因为此举已经严重削弱了阿富汗女孩的教育和未来。 在阿富汗女子高中在近七个月来首次重新开放数小时后,塔利班就宣布关闭女子高中,我们对这项举措感到痛心无比。在还未根据伊斯兰法律和阿富汗文化所制定的计划出炉前,该国的女子学校都将持续关闭。塔利班的这种倒退思想行为则意味着六年级以上的女学生无法继续上学。

数十万柔佛选民在新国 选委会应设海外投票站

选举委员会受促于来临的柔佛州选,在新加坡设立海外投票站。柔佛州议会已在几天前解散。共有约40万马来西亚公民在新加坡工作,当中又以柔佛人居多。 如此庞大的选民人数,足以左右柔佛州选的成绩。 但是,马新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VTL),将会令回来投票的选民人数严重受限。 为了参与这次的柔佛州选,数十万名柔佛选民,必须向选委会登记以通过邮寄选票履行公民权利。 我希望选委会不会为难这些柔州选民,而是尽力协助让更多合格选民可以参与这次的选举。

400名临教仍在等待面试 教育部师资安排杂乱无序

2019 年受聘的400 名英语临教,即将在来临4月结束服务任期,但至今仍未接获教育服务委员会的面试通知。 这批英语临教在 2019 年4月22日受聘。他们已经在假期中完成师范学院专业培训,并且拥有在学校执教的经验。 教育服务委员会应该在他们的合约到期之前通知他们面试,让他们在合约到期后可直接转正。 虽然教育服务委员会的最新宣布指出,他们最迟将在2022年3月前进行面试,然而这项宣布却未能安抚这批英语临教忐忑不安的心情。 示意图

首相内长关注罗哈娜 其他无国籍儿童呢?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和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注意到了罗哈娜的悲歌,那其他拥有相同命运的无国籍儿童呢?  在我国,每一位无国籍人士都有唱不尽的悲歌。罗哈娜的困境引起了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甚至是首相的关注,我因此为她感到欣慰。 然而,其他面对同样遭遇的无国籍孩童,他们所受到的心灵创伤和所面对的困境,政府何时才会听见?   依斯迈沙比里 如果依斯迈沙比里和韩沙再努丁真心想要终结罗哈娜的悲剧,那他们应该给予其他无国籍孩童同等的协助,并承认政策上的缺失。 我向政府提出两大建议:

教师招聘乱象从生 七大问题投诉无门

去年,教育部展开一次性特别招聘教师计划,目标是录取1万8702名DG41级别的教师以填补该部学校的师资空缺。  我对教育部这项计划表示欢迎。然而,教育部和教育服务委员会应好好聆听,越来越多应试者所发出的申诉及心声,并作出回应。我接到的申诉包括: 1. 虽然面试许多具有幼教学士资格的应试者,但是为何获录取者却是少之又少? 2. 为何教育部和教育服务委员会开放让那么多高等教育机构幼教学士毕业生来面试,最后却没有给予他们公平的机会成为教师? 3. 为什么约有1000名来自幼教专业文凭的应试者,只录取区区12人?

面子书贴文事隔逾4年被调查 张念群:警方应打击实际罪案

因17年脸书帖文被警方问话,张念群坚决捍卫言论自由! 1月8日,警方联系我,说警方正援引《刑事法典》第504条文,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我在面子书分享的一则帖文,并传召我录取口供 。 我已给予警方全力配合。昨日我在律师沙立占的陪同下,于民主行动党总部,在《刑事程序法典》第112条文下提供口供。  示意图 过程中,警方透露他们正在调查我在2017年4月间,分享一则由社运艺术家所发布的面子书帖文。 

投执政联盟发展项目才获批 “大马一家”变“依斯迈一家”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威胁砂拉越人民,“万一他们在州选时做错决定,选择了和中央政府不同阵营的州政府,该州许多有待批准的项目或将不获得落实”,这番言论必须受到各界挞伐。 依斯迈的潜台词很明显,即“如果你不帮我,我也不帮你”,这和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席补选所说出的金句“你帮我,我帮你”更糟! 从2010年到2021年,究竟大马人尤其是砂拉越人民,还需要面对这样的恐吓和威胁多久? 依斯迈昨天的这番言论,完全与当初他上任首相时喊出的“大马一家”口号背道而驰。当砂州人民必须选出一个和中央政府同调的州政府,发展计划才能获批,这是什么“大马一家”精神? 所以依斯迈是否已承认,当他提呈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和第12大马计划时,对非联邦政府阵营执政的槟城、雪州和森美兰州有所偏颇? 依斯迈必须撤回其上述言论并公开道歉,否则就证明了其“大马一家”只是空洞的口号,而他领导的政府,实际上是奉行“依斯迈一家亲”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