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顺错把冯京当马凉

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2020年7月10日针对“马汉顺指希盟动用半津华小拨款”作出回应: 首先,感谢马汉顺澄清,希盟没有“挪用”拨款。 第二,感谢马汉顺出示文件证明,所发放的拨款是给予州教育厅,让他们去维修政府学校。 我在上一篇文告就已经提醒马汉顺,政府华小向来会向县教育局/州教育厅的Bahagian Pengurusan Aset提出维修申请,过去只有部分学校获得相关的拨款。若今年已经有学校获得政府任何拨款,请查明拨款来源,不要和政府资助华小5000万的特别拨款混为一谈。 华小5000万特别拨款是给予政府资助华小董事部的拨款。打自国阵时期,除了政府资助华小可以在这笔拨款下受惠,隶属于政府学校的华小有时也可以获得“政府学校”的维修拨款,可是这笔拨款并非直接下放给董事部,而是交给州教育厅或是县教育局,一切维修工程也由州教育厅或县教育局主导。 2017年和2018年,政府华小获得得拨款是RM5,004.07 和RM629,772.55。这笔拨款杯水车薪,所以我们才会从2019年与公益金配合,发放2000万的捐款给政府华小。同时,我也叮嘱教育部官员,在发放政府学校的维修拨款时,对政府华小和淡小也必需一视同仁。 不管马汉顺是被官员糊弄,还是自己搞不清楚部门运作与拨款的类别,错把冯京当马凉,等到新闻出街了才来改口说“他不曾指控挪用”。既然不曾挪用,那么使用政府学校的拨款帮助政府华小何错之有?马汉顺要做的,不是张冠李戴,而是确保国盟政府不会在急需开源节流的时候打政府资助华小5000万特别拨款的主意! 2018年和2019年的政府资助华小、淡小、华中、教会学校的拨款都是通过电子转账直接汇入董事部,拨款名单更加昭告天下,希盟强调透明、开放的模式处理拨款,杜绝过往干捞事件再发生。 希盟的拨款运作,在过去皆获得受惠单位的配合和认同,若按照希盟的拨款流程,根本不需要马汉顺的补救。 也请马汉顺不要回避我的提问,到底华小、淡小、教会学校和华中的董事部什么时候能在银行户口收到这笔拨款?以及今年是否延续华小2000万的增建拨款?政府资助学校额外的1200万水电费津贴至今的进展又如何? 如果马汉顺继续避而不答,那是否证明,这些拨款可能真的因为政权转移而不复存焉?

马汉顺勿乱扣莫须有罪名给希盟!

前教育部副部长、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2020年7月9日针对“2020年华小5000万特别拨款剩下620万”给予以下回应: 2018年,在我担任副部长的四个月半内,全国政府资助华小(半津华小)即获得教育部的5000万特别拨款。 2019年,全国政府资助华小(半津华小)同样获得教育部的5000万特别拨款。 针对政府华小(全津华小),我在和公益金的配合下,让所有政府华小向公益金提出申请,404所全津华小获得2000万的维修拨款。  以上两年的拨款都是“当年拨款当年发”,直接汇入各校董事部。 2020年2月的政权更迭前,我的办公室还未公开今年拨款的网上申请,换言之,今年的5000万华小拨款根本还没进行任何分配。 有关于希盟挪用半津华小2020年5000万拨款拨了4380万给全津华小,剩下620万给883所半津华小申请的指责,皆是虚假不实的指控。我挑战马汉顺出示证据,不要把莫须有的罪名胡乱扣在我身上。 我过去处理的各种拨款记录,皆可在各种渠道获得查证。 此外,全津华小向来会向县教育局/州教育厅的Bahagian Pengurusan Aset提出维修申请,过去只有部分学校获得相关的拨款。若今年已经有学校获得政府任何拨款,请查明拨款来源,不要和政府资助华小5000万的特别拨款混为一谈。 综上,我的办公室原计划于今年6月份发的华小5000万、淡小5000万、教会学校5000万、华中2000万的拨款,现在已经因为不道德的夺权而耽搁。马汉顺应该即刻向大众交代,上述拨款何时能够下放让各校受惠,而希盟开始的每年2000万华小增建拨款今年是否依然会获得延续。 张念群 2020年7月8日  

申报财产只闻楼梯响 张念群:慕尤丁缺乏肃贪意愿

若丹斯里慕尤丁认真想要落实《国家反贪计划》(NACP),则他应先强制所有正副部长申报财产。 NACP于2019年推介,马哈迪在报告中的<愿景声明>中指出: “在2018年5月9日之前,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对在国际上被称为盗贼政府及其猖獗的腐败行为感到厌恶,他们通过投票换政府来表达厌恶,人民推翻了自独立以来一直统治国家的政党/联盟。因此,新政府要切记,能够推翻一个统治了长达61年政权的,正是政府的贪腐。 ” 讽刺的是,现在丹斯里慕尤丁选择与盗贼政府的政治领袖共组政权。 NACP反贪计划六个关键领域,包括政治人物的廉正、透明和问责、公共行政、政府采购、执法、法律和司法以及企业管理,而申报财产是实施NACP计划中22项的优先举措之一。 据报道,慕尤丁于3月11日的国盟首次内阁会议中要求,所有内阁阁员需要在一个月内申报财产。然而在将近4个月后,内阁阁员申报财产却还是只闻楼梯响。 正如NACP报告中所提及,申报财产的努力在执行上受到阻碍。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缺乏政治意愿而阻碍了反贪计划。 现任首相是否重犯国阵时期同样的错误?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张念群促请教育部制定特殊需求学生回校标准作业程序(SOP)

在此,我恳请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Radzi Jidin)关注于特殊学生的需求,以及父母和老师们对于特殊需求学生们返回学校及宿舍的复课指南所引发的担忧与焦虑。   自上届政府实施零拒收政策以来,特殊需求学生的人数已大大增加。 这也表示特殊需求学生、及其父母和老师是马来西亚教育部日渐重要的利益相关群体。 自从落实该项政策以来,我和马智礼博士一直将特殊需求学生列为优先关注的对象群体。因此,我呼吁教育部长对他们给予适当的支持和关注。   请特别注意教育部的特殊教育部门,因为教育部作为该领域专家的官员,应该提出重要的建议和措施,而这些建议和措施本应在几天前启动的复课指南中也同时纳入。   而且此复课指南的措施也需细细考量,以便“零拒收政策”不会遭受太多负面冲击,从而影响老师、父母、学生,乃至于特殊教育部门的所有官员。   另外,如果教育部认为此方案需要进一步加强,我建议教育部可向UNICEF的专家寻求协助,以确保所有能够妥善处理特殊需求学生复课后的建议、意见及想法都能够被制定出来,以应对目前的COVID-19疫情。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当今大马》藐视法庭案713开审 张念群:判决影响全民言论自由

联邦法院今早审理《当今大马》藐视法庭案,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今早到法庭声援《当今大马》,表示案件判决将对马来西亚所有网络使用者有很深远的影响。 张念群担忧,如果法院判决对《当今大马》不利,将影响全国人民的言论自由,并把所有媒体和社交媒体使用者曝露在受对付的风险,因为他们必须对留言负责。 “今天我发了一个帖,如果有人来留言,恶意陷害,难道我也要为他人言论负责任?我们不是24小时坐在电脑前监督社交媒体(留言)。” 她说,对于不负责任的网络使用者,绝对支持警方和多媒体委员会采取执法行动,以避免问题小事化大,严重则制造种族矛盾和对立,以让发言者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任,但此案不是针对发言者,而是针对平台。  联邦法院今日聆审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仑入禀起诉《当今大马》及其总编辑颜重庆藐视法庭一案。 依德鲁斯哈仑6月15日入禀法庭,针对《当今大马》一则新闻的读者留言,而《当今大马》及颜重庆藐视法庭。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日前发文告,强烈谴责有关当局的行动,困扰人们也挑起疑问,国盟政府是否正在压制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及压缩民主空间。

张念群促请教育部 增加母语科电视教育时段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6月22日发表文告,促请教育部增加母语科电视教育时段,并增加国民型学校的其他重要科目于电视教育内容中:   从今年4月6日开始的电视教育,自落实行动管制令后,已成为学子居家学习的重要管道之一。   4月13日,我发表文告敦促教育部多元化电视教育的内容,以让国民型学校学子也能从中受惠。以下为该文告的摘录:   “我欢迎教育部通过电视教育让学生居家学习,通过大马国营电视旗下的TV Okey每天播放2小时的教育节目。对于一些网络覆盖受限的地区,电视成为替代学习的途径。如今,电视教育只提供中四中五课程,以及小一、小四、小五和小六的课程,而且只有为数不多的科目。我希望教育部近期能够提供更多年级及更多科目供学习,也别忘了顾及母语学校学生的需求。”   经过两个月的漫长等待,教育部终于在6月18日推出华文科的电视教学时段,及6月19日推介淡米儿文科的电视教学时段,对此我要表示感谢和肯定。 目前的中文课与淡米儿课,只是两天短短的一小时,绝对还有增加的必要。   与此同时,电视教育也必须涵盖国民型小学的其他主科。许多来自淡小华小学生的学习进度,可能已大幅落后今年课纲,然而至今 TV Pendidikan 只有以国语为媒介语的数学、科学、历史科的节目时段。   华淡小学生都是以母语学习这些必修科,但是电视教育节目以非母语教导,将影响华淡小学生的学习进度。因此,教育部有必要拟定适当的方案,确保母语学校的学生不会落后学习。   我想问国盟政府的教育部长和副部长,为何电视教育没有涵盖以母语为教学媒介的历史、科学、数学科目?难道照顾母语学校事务,不是教育部部长和副部长的责任吗?   同时,我也促请通讯与多媒体部增加电视教育节目的时段,包括开设新的频道播放教育节目,我们必须确保教育具有兼容性,以及政府将顾及全民的利益。   当新冠疫情造成只有应考生能在6月24日回校上课之际,当务之急是通讯及多媒体部必须全力支持教育部,推行有素质的居家学习计划。

拉大5800万转由马华控制 张念群促交代华小增建拨款

希盟政府2019年拨款550万令吉的行政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以及4000万令吉的拨款给予“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所有款项已经如数发放。 国盟政府如今的做法,是将“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尚未使用的1800万令吉取回,将之交给由马华前总会长廖中莱、现任总会长魏家祥所掌控的“拉大教育基金会”。 对比2019年拉大通过“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和“拉大教育基金会”所得到的4550万令吉,拉大在2020年仅获得4000万令吉,国盟政府并没有增加给予拉大的拨款。 除了数目,希盟和国盟对于拨款的处理最大分别在于拨款的管理对象。 希盟将拨款给予拉曼校友教育信托基金会,其成员来自三方,分别是拉曼校友总会、杰出拉曼校友和华人社团的代表。 (1)拉曼校友总会代表为会长叶国煌、署理会长拿督曾华健、副会长陈细睦、林国荣和张顺福。 (2)杰出拉曼校友代表则是大马厂商公会主席丹斯里苏添来和德勤马来西亚首席执行员余永平。 (3)华社代表则有怡克伟士董事经理丹斯里林景清、皇岦策略研究院院长丹斯里杨元庆、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公总总会长拿督江华强和隆雪家具公会会长拿督李光森。 (4)其余独立信托委员局成员,包括前拉曼大学学院校长陈泽却、顶级手套执行主席丹斯里林伟才、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荣誉顾问丹斯里吴明璋、资深律师拿督黄美锦,以及两名还未委任的成员,分别是财政部和学生代表。 反之,国盟是将拨款交给拉大教育基金会,其15位拥有表决权的成员,都是现任或前任马华高层,包括魏家祥本人。 恭喜“拉大教育基金会”如愿以偿。希望魏家祥也可以早日交代,希盟给予华小每年2000万令吉的建校拨款,今年又是否会如数发放? 希盟自2018年执政后,每年拨款2000万令吉给予华小作为增建与搬迁的用途,2018年和2019年已经发放了4000万令吉。 2020年的拨款,我们在2月份提呈了部分的分配建议予财政部,包括(1)柔佛武吉英达培才华小300万令吉、(2)吉打亚罗士打吉华H校100万令吉、(3)柔佛新山明智华小50万和(4)吉隆坡循人小学50万令吉, 总共500万令吉。 遗憾的是,拨款未能及时发放。 魏家祥在确保马华管理的“拉大教育基金会”如愿以偿后,是否也可以交代一下其他大家所关心的课题,也就是华小一年2000万令吉的增建拨款,是否能够延续? 张念群 行动党国际秘书

马来西亚必须加强居家学习的准备工作

上周五,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讲词中宣布,一日新冠病毒疫情没结束,一日学校就不会重开。 截至2020年4月13日,全球192个国家为了抗疫而关闭学校,15亿7661万5423名或91.4%注册学生无校可去。 大马必须事先准备,即便行管令结束,学校很有可能还是会关闭一段时间,而后才逐步开放。 教育部必须提前规划来处理如此前所未有的状况。居家学习很可能已经是新常态。 学校关闭会加剧现有教育体系内的不平等,对特别是弱势和边缘群体有更深远的冲击。因此,教育部的规划必需考量,避免学校关闭恶化教育不公现象。 首先,教育部亟需缩小数码鸿沟,这涵盖网络覆盖、教师是否准备网络教学,以及学校与家庭之间的沟通。 我举例,新加坡教育部提供当地莘莘学子3300架数码仪器,包括平板电脑和手提电脑,以及200多张无线网卡(Dongle),以供线上教学。 一峡之隔的我们,究竟有何方式来协助没有上网仪器的学生来居家学习? 居家学习不仅限于网络学习,也涉及线下阅读和功课。 新加坡政府规定,小学生需要每日居家学习4个小时,中学生则每日5个小时,同时规定,学生最多花2个小时线上学习。 就在幼儿园、课后托管中心、补习中心的等私人界提供线上学习,政府亟需提供电子学习指南,而且家长也应受促,不要让孩子耗时过长接触电子荧幕。 大马教育部通过电视教导学生居家学习是值得肯定的举措。如今大马国营电视台旗下TV Okey,每日两小时播放TV Pendidikan。 一些网络局限地区,电视可以是替代学习的管道。如今,TV Pendidikan只有中四中五课程,以及小一、小四、小五和小六课程,而且只限一些科目而已。 我盼望,近期内会有更多年级以及更多的科目供学习,而且勿忘母语学校学子的需求。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阻派发物资铁证如山 张念群打脸魏家祥

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的回应如下: 3月31日, 古来福利局联系我的办公室,希望我们提供1000名需要粮食援助的名单。 4月1日 - 我的办公室将一份拥有1027人的名单交给古来福利局。 4月5日至9日 - 古来县社会福利局提供物资,我的办公室与希盟前村长们配合,派发物资给来自士年纳、甘榜武吉峇都、亚逸文满新村、太子城、士乃大马花园、沙令等地区的605户家庭,确保他们在行动限制令期间不必面对断炊之苦。 4月9日 – 收到古来福利局的电邮,派发物资的活动必须暂停,原因是他们接到指示,反对党选区的物资派发活动,需由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协调。剩余的422户家庭,我们必需另寻物资。 证据我已经出示了。现在我希望魏家祥也可以接受我的挑战,即刻写信给古来福利局,告诉古来福利局他不反对古来福利局继续派发物资给剩余的422户家庭,并且也不反对古来福利局在未来继续与我的办公室合作,并且保证官员不会因此而被刁难或是收到上层的对付。 同时,魏家祥也应该向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长 Datuk Rina Harun 表态,告诉她派发援助粮食的计划,在情在理都应该是在不分政党情况下,由各国会选区议员联合福利局依据名单去派发。 行动限制令于3月18日落实,我的办公室就展开“限行令送暖行动”,为古来600户家庭输送物资。 魏家祥身为国盟政府的内阁成员,有责任确保政治势力不介入人民福利事务,导致援助活动被迫暂停的问题。疫情当前,国盟政府应该将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竭尽全力协助人民渡过生活难关。

张念群:援助活动不应受到政治干预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4月9日,针对政治势力介入导致古来国会物资派发活动被迫暂停发表文告: 由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联合古来县社会福利局一起合作展开的古来国会限行令物资派发活动,由于政治势力介入,于今日被迫暂停。 国家福利基金会一共提供1000份价值100令吉的物资,协助古来国会选区内的清寒家庭。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提供了1000个受惠家庭名单予古来县社会福利局,并从4月5日起开始分发。 在短短4天里,我们与古来县社会福利局一共派发物资给来自士年纳、甘榜武吉峇都、亚逸文满新村、太子城、士乃大马花园、沙令等地区的605户家庭,确保他们在行动限制令期间不必面对断炊之苦。 然而,我们今天接到古来县社会福利局官员活动必须暂停的通知,原因是他们接到指示,“在反对党选区的物资派发活动,需由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协调。” 我想要问身为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的魏家祥,是否曾发出这样的指示?如果属实,为何他要阻扰我们与社会福利局的物资派发活动? 如今许多清寒家庭因为行动限制令而三餐不继,我们需要竭尽所能尽快将物资提供给这些家庭。 行动限制令于3月18日落实,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就展开“限行令送暖行动”,为古来600户家庭输送物资。政府一声令下,非政府组织不能直接派送物资予民众,我们也立即配合,改为与社会福利局合作派发。 我促请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关注政治势力介入人民福利事务,导致援助活动被迫暂停的问题。疫情当前,新政府应该将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竭尽全力协助人民渡过生活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