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空气污染指数恶化 张念群:学校可自行宣布停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表示,若空气污染指数(API)因为烟霾有恶化的迹象,学校可以自行宣布停课或暂停户外活动,无需向教育部提出申请或等待批准。 她说,根据标准作业程序,各校可根据各地的烟霾情况自行决定是否停课。 教育部给予学校的指示如下: 若空气污染指数超过100点,学校必须直接取消户外活动。 若空气污染指数持续飙升至200点,该地区或县内的学校必须立即停课。

教育部招收统考生来当老师!

教育部招收统考生当老师~! 教育部将于3月19日至3月25日进行2019年教师学士课程(Program Ijazah Sarjana Muda Perguruan, PISMP) 的招生,欢迎任何有兴趣成为教师的统考生踊跃提出申请。 申请日期:3月19日至3月25日 申请截止:3月25日,晚上11点59分 申请方法:网上申请:https://pismp.moe.gov.my. 申请条件: a) 必须是马来西亚公民; b) 年龄不超过20岁 c) 身心健康; d) 活跃于课外活动; e) SPM考试考获马来文和英文优等 (Kepujian),历史及格; f) 高中统考考获至少三科优等 教育部将会根据所制定的资格要求和标准筛选申请者。接着经筛选的申请者须出席和通过教师资格测试(Ujian Kelayakan Calon Guru,UKCG)。 教师资格测试主要分成2部分,即是45分钟内完成笔试 (Sesi Ujian Bertulis),以及体能测试 (Sesi Ujian Kecergasan Fizikal)。成功通过教师资格测试的申请者才会被邀请出席面试。

魏家祥无需再周旋 马华言论根本是前后矛盾

2月26日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公布,教育部正式在2019年2月13日注册彭亨关丹中菁二校,为彭亨州添一所新华小!张念群以行动向魏家祥证明,发批准信不难。 张念群表示,马华5年做不到的事,希盟政府在不到1年的时间内就解决了。关丹中菁分校从2013年开始运作至2018年4月,为什么过去都没办法获得批准信?魏家祥还好意思对此课题周旋争论。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今天在脸书发文反驳魏家祥,内容如下: “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已经在今天代表教育部移交中菁二校的注册证书给予该校的代表。从分校到二校,我在早前已经肯定了中菁董家教成员多年来努力,这点毋庸置疑。” “我原本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和魏家祥周旋,然则魏家祥一直强调没有“一换一”,频频拿出吉兰丹话望生布赖新村华小作为例子。我不得不指出,布赖新村华小在2011年获得独立行政,Waran Perjawatan不是从天而降,偏偏是从2010年砂拉越巴哥中华公学停止运作后,从砂拉越“西渡”吉兰丹,这点上魏家祥要不要和砂拉越的华社交待?” 中菁分校成为“政府学校”从来不是教育部开出的条件,这恰恰好是中菁董事部在2018年7月23日向州教育厅再度提出二校的正式申请中,清楚注明该校要成为“政府学校”的意愿,其中也因为分校的校地是属于政府的,成为“政府学校”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魏家祥先是问“发批准信很难吗?”,接着说“马华来不及落实”,既然他认为“发批准信很容易”,为什么张盛闻还“来不及落实”?这根本是前后矛盾。 “无论如何,随着中菁二校在今天拿到注册证书,我祝愿学校校务蒸蒸日上,也再次希望这件事情已经得到圆满处理。” 张念群 教育部副部长 2019年3月1日

希盟至今已拨款1400万给政府资助学校进行迁校!

首先,《教育法令》只有区分“政府学校”(Sekolah Kerajaan) 以及“政府资助学校”(Sekolah Bantuan Kerajaan)。马华在朝时把前者称之“全津华小”,后者则是“半津华小”。 在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上任后,许多华教领袖都告诉张念群不要再以“全津”和“半津”分类学校,这是错误的。 希盟政府没有拨款给政府资助学校进行搬迁?让数据说话: (一)森美兰乌鲁甘中园华小在2012年3月5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3日汇款三百万,学校计划在2019年完工,2020年新校舍开课。 (二)吉打巴林园培智华小在在2013年7月10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10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三)彭亨直凉金马梳华小在在2016年11月21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10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四)槟城乔治市益华华小在在2017年3月23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27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五)雪兰莪峇玲珑敦化华小在在2017年5月17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10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六)柔佛东甲新廊华小是10+6的搬迁华小之一,在2018年6月11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28日汇款四百万,学校计划在2019年完工,2020年新校舍开课。 而(七)霹雳太平华联二校在2013年1月15日获得迁校批准和(八)霹雳安顺十二碑华小也在2017年12月16日获得迁校准证,各别获得一百五十万的拨款事宜也在进行中。 以上八所学校都是“政府资助学校“,亦或者是马华惯用的“半津华小”,都有获得希盟政府拨款搬迁建新校舍。 这些学校获得迁校拨款一事,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已经在2018年12月27日公开全国883所政府资助华小获得五千万拨款的受惠名单中清楚列明,如实昭告天下。 这1400万的拨款给了政府资助学校,是为了协助学校虽然获得迁校许可,但却迟迟不能展开迁校工程的难题。未来,也还会有其他的政府学校和政府资助学校获得拨款进行迁校。 张念群说:“我欢迎反对党对我的表现进行严苛的监督,但希望这些马华领袖能够做足功课才来发言。” “上任至今逾六个月,我用4个月半的时间处理了5000万华小特别拨款、5000万教会学校拨款、1500万华中拨款,并且将受惠学校和数额一起公布。这个记录不会是绝后,但肯定空前。” “2019年第11天,我也完成了独中1200万特别拨款。以前我要求国阵政府效仿槟城州政府的效率,很高兴现在可以兑现。” 希盟与国阵是否不一样,未来会有更多的实例。 张念群

林冠英:新政府讲到做到钱马上到

今天是华教史上历史性的一刻, 由财政部长林冠英和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莅临新纪元大学学院移交1200万令吉拨款予全国独中以及200万令吉予新纪元学院。 在今天举办拨款移交仪式前, 各个独中和新纪元大学学院的拨款已经透过电子化转帐汇入他们的户口,新政府新作风,让各个独中和新纪元大学学院不需要苦等拨款。 林冠英在致辞时表示:"教育是基本人权,而且是在509换了政府才能做到改变。新政府讲到做到钱马上到,拨款已经汇入独中和新纪元户口。" "今天是见证历史性的一刻,这是联邦政府破天荒首次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及特别拨款予民办大专学府。" 509换政府后,其最重要议程是以教育为主,有教无类的原则做事。 " 新政府要做先锋,先走前一步;我们要强调人权,这样才能引起共鸣。" 林冠英说,政治和其他领域必须分家,不管是教育还是商家,最重要的是人民基本权力得到保障。母语教育要成为人权。 林冠英承认这笔拨款数目不大,但意义重大。他也感谢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积极,而张念群会成为历来最好的华裔副教育部长。 教育新气象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致辞时表示: 2019年新政府新气象,新政府将确保我国不分源流的教育可以越办越好,百花齐放 ,百家齐鸣。 而这次的独中拨款是由董总中央委员会开会讨论决定将1200万拨款平均分配给全国60+2所独中 。  张念群说,"原本预计是在一月底才举办的移交仪式,也因为财政部长林冠英的督促和提醒,提早在今天1月11日举办移交仪式,这也算是早到的新年礼物。" "未来欢迎大家继续监督教育部和希盟新政府,以达到标准。" 出席的行动党领袖包括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森美兰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国会上议员林思健,雪州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

1200万独中拨款成首炮 张念群:已开始搜集汇款资料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表示,2019年的特别拨款,会优先处理1200万拨款予全国华文独立中学,这次的发展拨款,将充作学校基建和维修用途。 “我的办公室已经向全国独中校长联系,开始搜集汇款资料,也会配合财政部在最短的时间内电子转帐给予学校,不干捞、不抽佣、不回扣。” 有别于前朝政府,希盟新政府在制度化拨款独中后,以透明化和行动兑现承诺,这是新政府落实改革的诚意和决心。 华文教育新篇章 1月11日,财政部也将移交200万拨款的支票予新纪元大学学院,也是中央政府第一次对华社民办三所大专院校的拨款。 无论是给予独中拨款,还是对华社民办大学的肯定,是新政府对华社的诚意,相信也是大马华文教育的重要篇章。

拨款电子转帐不会干捞 张念群:新政府绝不纵容从中得利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议员选区拨款抽佣一事在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 我已经和相关麻坡华小工委会主席联系,了解到这次拨款抽佣事件,涉及的是冒充议员助理的承包商,而非该选区的议员助理。我在获得有关信息后,已经马上告知有关学校和单位向反贪会举报。 我必须强调,这次的抽佣事件,是针对议员的选区拨款,而非教育部或财政部给予学校的维修特别拨款。 教育部和财政部在2018年12月发放的特别拨款,是通过电子转帐系统(e-Vendor),全数直接进入学校或董事部户口,因此不可能出现有如前朝抽佣或干捞的行径。 倘若有人对政府拨款要求回扣、抽佣或干捞,特别是给予学校的拨款,我呼吁校方或相关单位必须挺身而出,勇敢向反贪会举报,并将涉案人物绳之于法,否则将会姑息养奸。 针对有心人士冒充议员助理,学校也必须再三和相关选区的议员或其他助理求证,甚至是社区的社团领袖取得正确联络,才不会让他们有机可图。 新政府秉持廉洁至上的精神,绝对不会纵容任何人士对学校拨款从中得利。反贪反腐,人人有责。

公开透明有效率 教育部顺利汇款给全国华小

2018年8月10日,财政部批准了华小5000万的特别拨款;2018年12月26日,教育部顺利汇款给全国华小。 883所政府资助华小中,68所不提出申请,37所属于教会学校类别,6所获得迁校基金,其余772所获得5000万的拨款。 从设计线上申请网站、公开线上申请、特许估价师审核、整理批阅拨款数目等,我们用了四个月半的时间发放这笔拨款。 第一次电子转账,全国同步获得拨款,学校不再需要铺张等待部长副部长莅临,也不再看到模拟支票却需要苦等拨款下来。 这一次,拨款到了我们才到,而不再是人到钱没到。 这些拨款,不是属于部长或副部长的,我们只是进行分配的工作,然后取之社会,用之社会。 而人民也有权知道这些拨款用在哪里,所以公告全国学校获得的拨款数目,我们一点都不迟疑。 权衡了申请项目的需要性、特许估价师的评估审核、学生人数、学校地区等,拨款数目无法尽如人意,但求尽心尽力。 2019年,我们要做得更好。 以下是受惠学校名单:   备注:这次的特别拨款是给予883所政府资助学校(半津)提出申请,没有开放予其余415所政府学校(全津)。因此,没有在名单内的华小即是属于政府学校(全津)。

新政府效率顶呱呱! 2018年华中1500万特别拨款已全数发放

教育部已陆续发出全国81间国民型中学(华中)的1500万令吉特别拨款了!因为教育部遵守诺言,1500万令吉赶在今年12月31日前发出。 教育部在12月13日收到财政部的批准后,雷厉风行,马上分配拨款的阶段,即华小、淡小和教会学校各获得5000万令吉,以及华中的1500万令吉。 身为副教育部部长的张念群披露,该部分别发放华小、淡米尔小学和教会学校各5000万令吉,以及国民型中学(华中)的1500万令吉特别拨款,全国共有超过1000所学校受惠。 “我们会从华小开始发放,再到华中,如今我们会透过电子转账方式发放,再也不是只有张念群去到那间学校,那间学校才能拿到钱,他们在我去之前就会拿到钱。” 张念群在今年7月2日就任教育部副部长后,便一直积极跟进华小、淡小、教会学校的共1亿5000万令吉拨款的事宜。 她指出,财政部指示各部门,必须重新审核任何超过1000万令吉的计划,而在她上任后,于8月向财政部提出申请,以继续发前朝政府批下来的拨款。 当时,教育部也向财政部申请,额外拨款1500万令吉予国民型中学(华中),并在8月10日获得财政部的批准。之后财政部指示,所有学校必须注册电子采购系统(eVENDOR),以申请学校拨款;教育部完成设立网站后,于10月4日开放让全国学校透过网站申请拨款。 她表示,教育部在11月正式收到各校的申请拨款文件。在 11月13日至15日与各校进行会谈后,针对华中的拨款,敲定1500万令吉拨款的分配,之后再提呈名单予财政部,以获得最终批准。 华中明年获制度化拨款 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宣布2019年财政预算案,华中将会在明年获得财政部制度化拨款1500万令吉。这也意味,华中明年不再需要向财政部提出申请,政府也会自动把钱汇入相关户口。 除了华中,2019年财政预算案,独中获得12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魏家祥自导自演涨学费 栽赃希盟新政府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揭露,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早在10月23日, 即是新政府在国会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9天前,已经向教育部提出拉曼大学学院欲申请涨10%的学费,而理由是为了应付日益高涨的成本,而不是因为拨款被削减。 张念群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指希盟新政府砍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而导致拉大迫于无奈涨学费,是栽赃嫁祸的说法。 “魏家祥的做法,是在逼新政府吃死猫。” 财政部部长林冠英今天发文告指出,魏家祥显然睁眼说瞎话,怪罪联邦政府减少拨款,逼拉大提高学费,事实上他是有备而来,要让希望联盟政府成为代罪羔羊,遮掩马华要涨学费的事实。 魏家祥谎言被拆穿 “既然被拆穿了,魏家祥和马华应该向华社和拉曼学生道歉。” 林冠英说,魏家祥是一名优秀的演员,自导自演这次的涨学费事件,要不是被教育部拆穿了他的好戏,他绝对可以得到最佳演员奖。在拉大提呈给教育部的信件里,完全没有提到2019年的拨款会减少,只是提及为了应付日益高涨的成本。 “我们志在在捍卫学生的利益,所以不让马华涨学费。” 然而,马华捉紧拉大不放手的话,拉大教职员的福利该怎么办?拉大的教育前途会如何?马华以政治利益为先,可否会考量到这些人的权益? 不应该批准涨学费 另外,以拉大的账目显示,其现金流仍然是充足的,绝对可以应付新的一个学年,因此政府不认为应该批准其涨学费的申请。 林冠英指出,当政党选择办校时,就要有准备不能够获得政府的拨款,因为政府不能滥用纳税人的钱注入在一个政党拥有的高校。 “如果马华能够获得拨款,这样其他政党办学校也应该获得拨款;同理,为何只有马华能够拿到政府的钱来办学,其他政党却不能?“ “马华不应该典当和出卖教育宗旨与华社利益,请马华放过拉大,让拉大获得最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而不是自私地不让拉大所培育出来的精英,即拉大校友总会接手。若是马华能够让政治与教育分家,拉大每年至少会获得3000万令吉的发展开销,十年下来就有3亿令吉的拨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