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促教育部说明线上学习的进展和规划

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1月19日发表文告,促请教育部说明当前线上学习的进展和规划,以及何时能将2021年预算案下提及的15万台手提电脑发放给学生?线上  教育部再次推迟了返校开课日期。截至1月18日,整个马来西亚半岛只有金马伦1个绿区。同时,马六甲、吉隆坡、布城、雪兰莪、玻璃市和槟城都属于红区。  相反的,教育部在11月决定关闭所有学校时,半岛就只有16个红区。居家学习已经无可避免,我们都预计学生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将无法重返校园。有鉴于此,我们必须知道教育部对此有何对应方法。  政府此前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宣布,官联公司(GLC)和官联投资公司(GLIC)将捐献1亿5000万令吉予“精明基金” 以购买手提电脑给500所学校的15万名学生。  教育部在去年3月及4月期间向67万名家长及90万名学生,针对学生居家学习的预备情况进行调查。只有6% 的学生拥有电脑、5.67% 拥有平板电脑、 9%拥有笔记本电脑及46% 拥有智能手机。有高达36.9%的学生没有可以供线上学习的电子设备。  为了确保居家学习有效进行,教育部应向父母,尤其是B40的父母解释政府何时将派发这15万台笔记本电脑给学生。  同时,学生被告知需下载电子课本进行线上学习。教育部在启动电子课本教学时,本意并非立即替代实体课本,而是作为一种替代方案。  希盟执政时期,即使在推出在电子课本后,每名学生依然获得实体课本。  我感谢教育部延续推广电子课本的举措,但基于早前的调查显示有高达37%的学生没有电子设备,实体课本应在开课前发放给学生们。  即使对于那些拥有电子设备的人,我们也不建议让小孩长时间使用电子设备学习。因此,教育部应给予父母和学生选择,到学校领取课本以让他们进行居家学习。  教育部如今应意识到,这种没有顾虑到疫情、收入差距、数码鸿沟的“一刀切"决定,准定将以失败告终。

停课开课无标准 教育部无所作为

去年11月7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168宗,全国活跃病例1万1666宗。隔日,教长下令全国学校从9日关闭至年尾。 当被问到为何需要关闭处于绿区的学校,教育部长表示病毒不懂得区分颜色,不处于有条件行管令的地区一样发生病毒感染。 今年1月7日,全国新增新冠肺炎病例3,027宗,全国活跃病例2万5221宗。 教育部长和副部长说,全国学校将按照原定计划开课。 大学预科班的学生已经于1月4日返校上课。师训学院的学员也需于1月17日到校园报到。教育部的是否有任何最新计划?全国中小学是否将按照原定计划于本月20日开课? 我国目前的疫情与起去年11月相比,严重了一倍有余。可是教育部却视若无睹。 教育部的无动于衷是因为他们觉得新冠肺炎病毒如今已学会分辨颜色? 还是因为新冠肺炎病毒已经不会再威胁校园? 教育部绝对有必要好好向人民解释停课的标准与决定背后的逻辑。随着开课的日子步步逼近,全国的父母与莘莘学子都在等待教育部长于他的两位副部长的回应。 张念群

张念群:教育部何时公布今年华小增建和搬迁进度?

2000万增建拨款没有下文,多所华小兴建陷入维谷,教育部何时公布2020年华小增建和搬迁进度? 希盟政府秉持教育要百花齐放的理念,2018年上台后遵循“有需求,有华小”的原则,2018年开始,除了5000万的维修和提升特别拨款之外,每年至少拨款2000万作为增建和搬迁用途。 2018年和2019年总共4300万的增建和搬迁华小拨款都准时发放,共有26所华小受惠。 这笔4300万拨款下受惠并完成建校工作的华小包括: 1. 霹雳太平华联二校华小,2018年新校舍正式启用,希盟拨款150万解决建筑经费不足问题。 2. 森美兰吁鲁干中园华小 ,希盟拨款300万,2020年1月新校舍正式启用。 3. 柔佛巴西古当新廊华小,希盟拨款400万令吉,2020年3月新校舍正式启用。 4. 雪兰莪加影新城华小,2008年在国阵时代批准后拖拉10年迟迟未能开课。建委会最终在2019年8月提交教育部要求的所有文件后,2019年9月就获得教育部拨款30万完成建校工作。同年,希盟加码30万拨款协助该校添置设备,如今已经确定在2021年1月正式开课。 5. 雪兰莪峇玲珑敦化华小,获得希盟拨款300万令吉,建校工程完成,2021年可以开课。 6. 雪兰莪福隆港华小,获得希盟300万拨款,预计2021年可以开课。 其他获得希盟拨款,并如火如荼正在进行建校工程的华小包括: 如今,2020年2000万的增建和搬迁华小拨款却随着“喜来登政变”一直没有下文,让许多地区的华小搬迁和增建陷入资金不足的困境。 1. 槟城威北光育小学,2019年4月获得搬迁批文,2019年9月获得建筑批文,并于2019年11月获得希盟200万拨款。如今因疫情影响而无法筹款,尚欠700万建筑经费。2020年国盟拨款?零。 2. 雪兰莪蒲种培民华小,获得希盟400万拨款,建筑经费依然不足。2020年国盟拨款?零。 3. 雪兰莪蒲种朱运兴华小,获得希盟400万拨款,建筑经费依然不足。2020年国盟拨款?零。 4. 柔佛郭鹤尧华小,获得希盟400万拨款,建筑经费依然不足。2020年国盟拨款?零。 5. 柔佛武吉英达培才华小,获得希盟400万拨款,马华地方领袖接手建委会,扬言要将校舍从原本的36间课室更改为48间课室,然而至今未向教育部提出申请,建筑经费依然不足。2020年国盟拨款?零。 我在担任教育部副部长期间,除了定时向大众报告华小新建与搬迁的进展,也公开和透明地公布华小5000万维修拨款以及2000万增建拨款的受惠名单以及数额。 我希望,现今的教育部第二副部长办公室也能仿效,主动向大众交代“喜来登政变”至今,教育部给予全国增建和搬迁华小的协助。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平均成本暴增3倍 张念群促公布50所残旧学校名单

财政部长东姑扎鲁夫在11月6日所发表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讲词中,提及国盟政府将拨出7亿2500万令吉来提升50所残旧学校的建筑和基础设施。 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在给我的书面答复中提及,第11大马计划中,也就是2016年至2020年间,一共拨出了30亿5500万令吉来为全国773所学校进行提升和重建残旧建筑的工程。 所有拨款中,有4亿1500万令吉是用作为西马245所学校内的残旧建筑进行提升和重建工程,另有13亿8800万令吉用作为砂拉越291所学校进行提升和重建工程,以及12亿5200万令吉则是用作提升和重建沙巴237所学校的建筑。 教育部长在给峇南区国会议员安义尧的书面答复中,也提及在2018年至2020年间,共有241所砂拉越的残旧学校获得12亿1600万令吉以进行提升和重建工程。 尤其在峇南区国会选区内,在2018年至2020年间就批准了1亿6748万令吉,进行15项提升和重建学校残旧建筑的工程,涵盖兴建课室、科学室、食堂、厕所和其他设施。  教育部长必须解释,为何2021年政府为50所残旧学校进行建筑和设施提升工程的平均成本会突然暴增?  根据他在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所给予的答复,成本的差异在于施工范围的不同。有者是局部维修,有者是完全重建;有些学校在城市,建筑成本较低,而在郊区的学校,因要运输建材,成本也将提高。  部长此番解释毫无说服力。难道之前为残旧学校重建设施的工程,就没有考量以上因素吗?所有工程成本都需要获得公共工程局的确认。  以峇南区的学校为例,峇南县教育局辖下90%的学校是属于第3级内陆学校,另有5所1级内陆学校和3所2级内陆学校。所以峇南区重建残旧设施的建筑成本,对比起西马,或是砂拉越以及沙巴的平均造价都高。  有鉴于此,我敦促教育部公布50所残旧学校的名单以及即将进行的工程范围,以供各界审视。人民有权知道,这50所学校是否都位于深度内陆地区、每所学校的重建涉及多少间课室,又包括什么设施。只有高度的透明度才能消除人民的猜疑。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张念群三道问题追问 丽娜哈伦无法回应

柔佛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丽娜哈伦在12月8日财案部门辩论环节无法回答三项重要提问。 根据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政府同意提高每月的福利援助金如下: 1. 无法工作的残障人士援助由250令吉增加至300令吉 2. 乐龄人士援助,残障人士及卧床病患的看护援助由350令吉增加至500令吉 3. 残障人士员工津贴由400令吉增加至450令吉 4. 贫穷家庭孩童援助金由每一名7至18岁孩子的100令吉提高至150令吉,每户家庭最高450令吉,或是每一名6岁及以下的孩子,则是提高至200令吉,每户家庭最高1000令吉。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11月6日的致词时就指出,这次的援助金涨幅涉及22亿令吉的拨款,也就是增加了7亿令吉,超过40万人将受惠。” 张念群向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丽娜哈伦抛出了三道问题。 第一道问题: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2020年的拨款是24.72亿令吉,2021年则是25.84亿令吉。那么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所指出的7亿令吉拨款增幅又在哪里呢?   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至今还在部门辩论环节。首相慕尤丁在12月3日的国际残疾人日便宣布,“福利部援助金将由原本的200令吉至300令吉提高至1000令吉并强调残疾人士将会是受惠的群体之一, 我会确保这项建议立即实行。”   第二道问题:  张念群说:“每月援金提高至1000令吉将在何时实行?首相慕尤丁所谓的 “立即”是几时?明年1月还是3月?如果首相有意把现有的福利援金提高至1000令吉,为什么不在财案中提及?更重要的是,这笔拨款将从哪里获得?” 假设这个1000令吉援金的受惠者将涵盖现有超过40万名的残疾人士,也就是说我们每个月需要高达4亿令吉的款项,即一年48亿令吉。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一整年的行政及发展拨款只有25亿令吉,那么首相所宣布的款项是从哪里获得? 第三道问题: 对于马来西亚籍母亲跟外籍人士结婚后在海外分娩,孩子将无法获得公民权的风波,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未能表达该部门的立场。  马来西亚籍男性的与外籍人士结婚后在海外分娩的话,孩子将自动享有马来西亚公民权。相反的,马来西亚籍女性与外籍人士结婚后在海外分娩,其孩子却无法自动享有马来西亚公民权。 这完全是对马来西亚女性的一种歧视。男性公民在海外出生的孩子也有可能获得双重国籍。为什么女性公民的孩子对国家安全却是种威胁呢? 这已经不是内政部第一次给出那么强硬及落伍的答案。我们的女性和孩子还在等着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部长及副部长捍卫他们的权益。

行动党4议员“撑阅读,救书市” 143所独中华中获捐赠书籍

民主行动党4名国会议员发起“撑阅读,救书市”运动,以行动支持受疫情冲击的本地出版社,同时也为全国143所独中和国民型中学(华中)增添书籍。 上述活动由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发起,并获得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响应,一共捐赠1430本书予62所独中和81所华中,包括恒毅国民型华文中学位于Bayan Baru的校区。 张念群今早与陈泓缣和黄家和,一起出席于文运书坊举办的书籍移交仪式,出席者也包括大将出版社代表,总编辑马保靖 、业务经理毛伟俊 、副社长林明志和文运企业代表,市场执行员潘燕婷。 张念群就此表示,因疫情肆虐缘故,许多行业面临冲击,而本地出版社也面对持续经营的挑战。 她指出,通过“撑阅读,救书市”运动,每所独中和华中能够获得一套大将出版社,和一套文运书坊的书籍,籍此也希望能丰富各校图书馆的藏书。 “在此要谢谢大将出版社、文运书坊和全国华中校长理事会的配合,让活动能顺利进行。” 一同响应的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也表示,“大将出版社和文运书坊为顶住新冠肺炎的冲击,纷纷举办书籍促销活动。有鉴于本地出版社过去在推动阅读风气与文化事业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我们决定以行动表示支持。” “疫情期间学校面临停课,学生依然可以通过阅读学习到新知识,因此我们需要持续性地推广阅读风气。”

恒毅二校无下文、独中零拨款 国盟政府不关心华中独中发展

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恒毅国民型华文中学位于Bayan Baru的校区申请成为拥有独立行政的二校,原已在今年1月22日带入内阁讨论,并获得当时的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批准,而敦马也在当天的后内阁会议(Post-cabinet Meeting)指示教育部执行这项决定。 奈何,这项批准却随着国盟夺权而被搁置。教育部长在今年8月和11月10日的国会书面回答表示,教育部如今将提呈内阁备忘录,以供内阁审视和重新决定。 “显而易见,国盟政府不关心华中的发展。2021年8亿令吉的维修拨款中,也只有74所华中被计算在内,其余的7所二校完全被忽略了,希望国盟尽速批准恒毅二校的申请,并确保全国82所华中都能获得公平合理的维修拨款。” 此外,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也敦促中央政府继续拨款给独中。 “希盟在2018年上台后,历史性第一次拨款独中。国盟在掌权后,却没有继续这项良策,令人遗憾。若是按照希盟的惯例,62所独中将在一月获得这笔拨款,距离2021年只剩区区的23天,希望国盟能即刻拨乱反正,为独中捎来佳音。” 张念群今早与黄家和一起在雪州八打灵再也出席于文运书坊举办的“撑阅读,救书市”书籍移交仪式时这么表示,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也出席活动。

行动党强烈谴责伊党议员扎瓦威 毫无根据称美国“恐怖主义国”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12月2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强烈谴责伊党巴西富地国会议员聂莫哈末扎瓦威促政府宣布“美国为恐怖主义国家”的言论。 当我们谴责暴力时,我们必须确保自己不是在施暴。所以在进行任何谴责时,我们都需要保持客观和谨慎,以及认真地看待在议会厅里操弄情绪的后果。 无论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或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或是有利于双边贸易的其他协议中,大马和美国都是合作伙伴国。 当我们毫无根据地称美国为“恐怖主义国家”时,可能将对我国经济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更糟的是,我国如今正面对全球冠病大流行和经济危机所带来的挑战。 聂莫哈末扎瓦威促政府将美国贴上“恐怖主义国家”标签,是否是在建议政府切断两国的外交关系?他是否知道如此不仅会对国家经济带来重创,还会令成千上万名住在美国,或家人住在美国的大马公民造成多大影响? 聂莫哈末扎瓦威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同时也是伊党宗教师理事会主席,他应该意识到自己煽动的言辞,将对国家带来负面影响。 在此艰难时期,我们希望他在将国家经济稳定曝露在风险中之前,能多为失去生计的大马人多想一想,避免让他们雪上加霜。 同时,我们也敦促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训诫这名同僚,并且要他收回与我国外交政策背道而驰、且冒犯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的荒诞言论。  

2020年还剩不到1个月 华教拨款继续失踪!

2020年来到了尾声,距离2021年只剩下区区的30天,华教拨款继续失踪! 国盟通过夺取政权上台后,马华重新获得教育部副部长的名额,可是却发生拨款频频失踪的窘境。 自2月喜来登夺权后,2020年华小2000万增建拨款仍无下文, 1200万排污费拨款也可能只在2020年希盟执政时出现过一次。希盟秉持的“今年拨款今年发放”的原则将不复存在,国盟掌权后教育拨款失踪的噩梦再现。 2021年财政预算案已经公布了华教的拨款明细,独中拨款被排除在制度外,华中拨款更是从2020年的2000万令吉,减少至411万令吉,整整被削减了1589万令吉。 希盟努力争取回来的华教拨款,很可惜的断送在国盟手上。2021年的华小增建拨款和排污费是否会被延续,国盟同样是只字不提,拨款可能会冻过水,前景令人堪忧。 教育部为何拒绝提高上限? 张念群指出,“水电费津贴从2019年的2千657万令吉(RM26,567,800),提高到2020年的5千641万令吉,除了为了支付排污费,也是为了将津贴上限从每个月5000令吉的津贴提升至8000令吉。 张念群在国会的追问下得知,2020年的拨款水电费津贴还剩下1千483万令吉(RM14,833,500),高达26%的款项没有使用。 张念群说,“教育部依然不肯在今年调高津贴上限。看来,调高上限以缩小政府学校与政府资助学校差距,已成昨日黄花,不在是现今政府的议程。” 华中拨款一直都是教育部发放,并非由马汉顺所说的由财政部拨出。 张念群指出,2018年和2019年的华中拨款都是教育部办公室与华中发展理事会、华中校长理事会共同商议拨款数额,再由教育部发展司(Bahagian Pembangunan)处理,和华小、淡小、教会学校一样。 2018年和2019年,华小、淡小、教会学校与华中的拨款都是直接发放给董事部,所有的受惠学校都是最好的证人。受惠名单也是公开、透明地公布给媒体,甚至会上载到张念群的脸书,白纸黑字的清楚列明每一所学校所获得的款项。 马汉顺向媒体说,过去希盟是把款项交由县教育局发放,根本是搞不清状况,错把冯京当马凉。

近1500万水电与排污费津贴下落不明 2021还有排污费津贴吗?

近1500万水电与排污费津贴下落不明 政府资助学校在2019年所获的的水电费津贴是2千657万令吉(RM26,567,800)。这个拨款在2020年,则提升到5千641万令吉(RM56,415,600)。 这笔拨款的的大幅提升,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希盟扩大了水电费津贴拨款的用途。在2020年预算案之下,我们将排污费也纳入拨款使用范围。为此,我们增加了1200万令吉的拨款。 其次,我们计划将一个月5000令吉的津贴上限提升至8000令吉。 根据教育部长11月16日的国会回答,截至今年11月1日,该笔拨款已经发放了4千158万(RM41,582,100)给予各州教育厅以支付各政府资助学校的水电费以及排污费。换言之,在全国学校已在11月9日进入停课状态之后,教育部的该笔拨款其实还剩下1千483万令吉(RM14,833,500),高达26%的款项没有使用。 既然还剩下这么多拨款,可是,教育部却一直不肯调高政府资助学校每个月的津贴上限。 今年8月18日,教育部第一副部长 Muslimin bin Yahaya在回答我的休会演讲时表示,根据教育部于2017年所进行的调查,全国1千49所政府资助学校中,87.9%的学校的水电费都低于每个月5000令吉。 21所学校的水电费介于每个月1万至1万5000令吉。只有8所政府资助学校的水电费每个月超过2万令吉。 提高政府资助学校的水电费与排污费津贴,是希盟逐步缩小政府学校与政府资助学校差别待遇的重要一步。 政府学校与政府资助学校都是国家教育的一环,基本的运作开销都应该由政府承担。遗憾的是,喜来登政变后,政府资助学校固然依旧可以从1200万的拨款中获得排污费津贴,可是每个月的津贴上限依然维持不变,那就让可以受惠的政府资助学校大大减少,而且也无法继续拉近政府学校与政府资助学校的差距。 教育部应该解释,为何拒绝提高津贴上限,而今年所剩余的水电费与排污费拨款,既1千483万令吉,又用到了什么地方? 此外,国盟政府是否又会延续希盟的政策,在2021年也继续支付各校的排污费?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