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从未隐瞒师资数据 马汉顺恶人先告状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10月9日发表文告: 马汉顺指责我刻意隐瞒2019年在任期间师范招生的数据。事实上如果他有做功课,就会知道我于2019多次在众多场合主动提起华小组学额申请数目不足的问题。信手拈来就有2019年7月20日“优化教学,提升素养”马来西亚华校阅读教学大型公开课。“我要当老师”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衍生。 反之,不论是师资问题、恒毅中学二校,还是华小一年2000万增建拨款,马汉顺从未主动交代,若非国会问答,我们恐怕至今都不知道恒毅中学二校的批准和华小2000万增建拨款都泡汤了。 问问题=攻击人? 我9月7日的文告希望马汉顺告知对目前各源流学校所面对的师资荒的对策,马汉顺却觉得我是在攻击他。我明明已经要求教育部恢复招聘临教,马汉顺却指责我没有提出更有建设性的建议。我在2020年2月批准了5000令吉给予董教总“我要当老师”活动,可惜因为换政府而被砍,马汉顺现在指责我未曾协助董教总鼓励学生申请师范。公开数据满足大众的知情权,马汉顺觉得那是消费师资课题。所以隐瞒才是马汉顺最好的建设吗? 2019年师范招生不足,我在教育部开启了二度招生。二度招生后依然不足,我在教育部推动了二次临教招聘。马汉顺现在告诉我们教育部将在下个月启动华小师范课程 Program Diploma Pascasiswazah Pendidikan,这本来就是希盟为培训临教准备的课程。希望马汉顺能告诉大家,2021年华小的师资到底是多少空缺?教育部又要如何填补吗? 我在担任副部长期间,马华诸公包括马汉顺不曾消停。我的话马汉顺可能听不进,那让我以张盛闻的“金玉良言”勉励马汉顺,“别再不断指责前朝,请副教长发挥作用”。

国盟执政师训华小组新生比2019年少20% 教育部应立马招聘临教以填补现有空缺

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9月7日发表文告: 教育部第二副部长拿督马汉顺医生在董教总“我要当老师”工委会主催,雪隆华小董联会主办,巴生区发展华小工委会承办及光华独中协办的“我要当老师”说明会开幕致词时表示,师资短缺问题一直困扰教育部,全国各源流学校整体皆面对3至4%的师资荒现象。 鼓励学生报读师训课程是为5年后的师资做好准备,值得给予肯定,然而今年的师训课程已经开课,明年进入师训学院的学生将在2026年才毕业投入服务。正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马汉顺对目前各源流学校所面对的师资荒有何对策。 希盟时代,我们对师资问题采取多管齐下的策略。 首先,我们增加师训学院华小组的学额。2019年师训华小组毕业生419人,同年进入师训的华小组学生为1054人。 2020年师训华小组录取839人,比希盟时代少了215人,降幅高达百分之二十。马汉顺应该交代,最终的报到人数为多少,让各界知道师资录取的真实情况。 其次,希盟也在2019年开始系统化招聘临教。所有被录取的临教将得到3年的合约,并在3年内得到正式的培训以便在3年后可以转正成为正式老师。2019年的临教招聘分别在2019年9月(Fasa 1)以及2020年3月(Fasa 2)展开。教育部理应在今年9月继续展开临教招聘以应付2021年的师资需求。 2020年师训华小组毕业生为683人,明年则是318人。教育部必须未雨绸缪,在未来两年积极招聘临教,才能避免师资问题在来年继续恶化。  

搁置恒毅中学二校批准 国盟再次破坏希盟建设

今年1月22日,马哈迪领导的内阁批准了恒毅国民型华文中学 Bayan Baru 校区的申请,让该校区可以成为一所拥有独立行政单位的华中,简称恒毅第二分校 SMJK Heng Ee 2。 随着这项申请的批准,意味着我们增加了一所新的华中。恒毅二校以后不再需要和恒毅中学分享资源,学校管理层也不必再蜡烛两头烧。 奈何,随着国盟政府的上台,这项批准现在必须重新考虑。这对恒毅、槟城子民和我本人,都是个非常难过的消息。 国盟可以重新检讨希盟任何不合理的决定,可是恒毅2校的申请,绝对合情合理。国盟不应该从中干预。这样的举动不是在惩罚希盟,而是在惩罚恒毅的校长、老师、学生。 我希盟国盟能够尽快批准恒毅中学二校的申请。既然内阁已在1月22日批准,副教长马汉顺应该确保教育部尽速执行。再不然,热心华教的交通部长魏家祥应该在内阁提出这个问题。 国盟上台后,我看到诸多希盟有利于教育的政策被搁置。当中包括: 1。政府资助学校水电费没有提升至8000令吉一个月,仅维持在5000令吉一个月,虽然希盟额外播出了一笔1200万令吉的拨款。 2。华小一年2000万增建拨款没有下文。 3。国盟教育部至今未接见统考委员会。 4。2020年没有新的临教招聘。 5。《大专法令》不会被取代。 6。恒毅2华文中学批准搁置。 这些U转,刀刀都是伤害教育的发展。希望国盟正副部长可以认真看待,认真办事。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邦莫达领导沙巴将是灾难 团结部应教育改造邦莫达

沙巴州京那巴当岸巫统国会议员邦莫达在8月17日的国会中,指“小学的多源流教育是国民分裂的开始,我们通过学校教育孩子分裂。” 邦莫达难道不知道,沙巴有3万6069名学生就读华小,其中有高达71.5%为非华裔,即2万5818名学生? 邦莫达是否也不清楚,刚刚于8月18日,由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主持开幕的柔州武吉甘密新廊华小,有高达68%的学生为非华裔? 幸好国家团结部长拿督哈丽玛在这个课题上,与邦莫达持有不同的意见。部长在今天的国会中,保证国盟政府不会改变现有的国家教育体制,也不会取消各源流教育,以达至社会团结。 分裂国人的并不是多源流学校,而是邦莫达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不负责任议员。我希望国家团结部能够为邦莫达准备课程,好好地教育他,以免他再出言不逊,发表分裂国民团结的言论。 若是邦莫达当上沙巴首长,对州内的国民型学校以及在华小就读的3万6000名学生,将是一场灾难。 而向来以华小守护者自居的马华,居然全力支持邦莫达在来临州选举领导沙巴国阵,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马六甲副议长因转发假新闻向张念群公开道歉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8月19日,针对马六甲州议会副议长拿督威拉卡查里的公开道歉发表文告: 马六甲州议会副议长拿督威拉卡查里于今年6月20日,通过其面子书书账号分享了了一则关于我的假新闻。 在我向他发出律师信后,他已于今年7月29日发布道歉声明,并且承担法律费用。以下是他的声明: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3495479037184716&id=100001679629617 他所分享的是一则冒用我名义所制作的网络图文,内容谎称“我呼吁政府立即批准公民权予所有来自中国、越南、和其他国家在我国出生的孩童”,“以让土著和非土著的人口可以达致平衡来巩固国家力量”。 这是一则不折不扣的假新闻。我早在2018年3月26日,就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否认和发出以下声明: https://www.facebook.com/TeoNieChing/posts/1748040795238852?__tn__=K-R 当有关旧的假新闻再次流传时,我于今年6月18日二度做出否认和发表声明。遗憾的是,许多人在未查证下,就以假乱真地分享讯息,马六甲副议长卡查里就是其中一人。  因此我决定对卡查里采取行动,我的律师向卡查里发出了律师信,希望他能承认自己的错误。 庆幸的是,马六甲副议长他毫无条件地向我道歉、偿还律师费,并且表示忏悔,我愿意接受他的道歉。希望卡查里这次的错误,能为所有人带来启发和警惕。  

与其颠倒是非抢功劳 不如以希盟效率为标杆

  魏家祥应停止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反之以新廊华小为国盟建校标杆。   魏家祥在新廊华小的开幕礼上,指“前朝希盟政府曾以两所华小距离太近,仅2公里为由,搁置沈慕羽华小建校计划。” http://johor.chinapress.com.my/?p=806088     我已经多次声明,沈慕羽华小的兴建将在新廊华小的建校工作完成后展开。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news/nation/2019/10/21/311484 截至去年10月,沈慕羽华小的地点已所完成的住宅为912户。相反的,2公里外的新廊华小,已经发展了1700英亩,竣工的住宅超过1万7900户。912户对比1万7900户,很明显新廊华小更应该被优先处理。   希盟将新廊华小从24间课室增加至30间课室后,可容纳1050名学生。新廊华小今年3月开课迎来405名学生,68%为非华裔。明年的学生人数料将攀升至600名。这证明希盟让新廊华小先行的策略是正确的。 希盟上任后,能在短短22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一所学校的兴建,建委会无需对外筹款,是国盟特别是马华应该看齐的。   除了已经开课的新廊华小,开课在望的华小还包括2008年批准的加影新城华小、2016年批准的雪兰莪福隆港华小、2017年批准的柔佛谢华华小、雪兰莪敦化华小、2018年批准的沙巴善牧华小。希望国盟可以继续协助这些学校,也让其他进行中的学校早日竣工。   与其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我期待魏家祥向大众报告的是: 1. 希盟柔佛州政府在今年年初批准了10万令吉的拨款给予新廊华小增添器材,请问这笔拨款的下落如何?   2. 柔佛培才华小已经获得希盟政府的400万拨款,国盟教育部日前的国会回答表明不会拨款给该华小建委会,请问魏家祥会否向财政部申请拨款?   3. 希盟从2018年开始,一年拨款2000万给华小作为增建拨款,国盟会否继续发放这笔2000万拨款? 马华能在上台后短短两个月就为马华争取回5800万的拉曼大学学院拨款,可是却一直回避一年2000万的华小增建拨款。 魏家祥在野时曾多次追问2000万增建拨款的发放进度,怎么当上部长后就将这笔拨款抛之脑后?   柔佛新廊华小搬迁至马赛演进表 2017年10月26日国阵宣布搬迁 2018年5月9日大选换政府 2018年12月26日希盟拨款400万为建校经费 2019年11月25日召开会议决定开课日期为2020年3月1日 2019年11月30日正式完工 2019年12月1日校长到新校舍正式上班 2020年2月4日教育部发出新登记号码,学校正式迁至巴西古当县 2020年3月1日正式开课 2020年3月1日国盟换政府 2020年8月16日魏家祥主持开幕礼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散播“柔女议员未婚生子”的假新闻 马华玩弄肮脏政治没品没格没底线

近日有新闻报道, 某柔州女议员遭人恶意中伤,以不点名的方式开贴文指她未婚先孕,甚至已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产下宝宝。 吊诡的是,新闻报道中也指出,该名女议员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依旧出席各种活动,因为有关说法根本没有可信度。 马华先有一名党员道听途说,散播假新闻;紧接着再有其他马华党员开贴继续误导,煽风点火、加油添醋。 当假新闻都可以变成新闻,我们不禁想问,政治的道德底线在哪? 我们也吁请媒体,不要推波助澜。 纵使新闻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不辩自明的假新闻依然不可取,更多的新闻曝光只会助长散播谣言者的气焰。我们希望媒体能够一起揭发假新闻并指责造谣者,而不是把证伪的责任放到被中伤者身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国州议员 张念群 杨美盈 黄书琪 颜碧贞 廖彩彤

教育部不承担培才华小建校经费 张念群促魏家祥向财长追讨拨款

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8月5日发表文告: 培才华小建校委员会新任主席兼马华埔莱区会主席黄友凤在7月4日的记者会上披露,培才华小的最新建校图测,将从36间教室提升至48间课室。 然而根据我在7月27日所获得的国会回答,教育部至今尚未收到建委会的相关申请。 教育部第二副部长马汉顺责无旁贷,我希望他能够居中协调,确保培才华小早日获得教育部的批准,不要再延误建校工程。 7月27日的国会答复更让我遗憾的是,教育部表明不会承担任何的建校经费,建委会必需全权负责。 希盟执政后,每年拨款2000万作为华小的增建拨款。培才华小在2018年获得150万,2019年则获得250万,共计400万。 原定今年年头再发放300万拨款予建委会,可是这笔拨款却在政权转移后没有下文。我多次追问国盟会否继续这笔一年2000万的建校拨款,却一直没有获得正面答复。 培才华小的建筑经费将由政府负责,不只是希盟的承诺。2018年5月,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博士都就承诺,从吉打搬迁到柔佛的培才华小的建校费用,将由政府负责。 教育部如今表明不会拨款给培才华小建委会,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是否会拿出当初追讨拉曼拨款热度,和财政部长跟进,确保这笔一年2000万的拨款不会“被消失”?

特殊儿童人数迅速攀升 张念群促教育部准备足够师资应对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8月4日,针对“零拒收政策”发表文告: 希盟政府自2019年推行“零拒收政策”以来,在政府学校求学的特殊儿童人数迅速攀升。即从2019年1月的8万3039人,激增至今年的9万2755人。 单单在2019年,推行特殊教育融合课程的班级就增加了513班;同一时间,我们也在75所学校开办特殊教育综合班。 特殊教育在“零拒收政策”的推行后迅速扩张是不争的事实。为此,希盟政府也增加了特殊学生的津贴。对比起2018年国阵给予的1亿令吉,希盟给予特殊学生的津贴在2020年增加到1亿5500万令吉,增幅高达55%。 为了确保特殊儿童群体能继续享有高素质教育,教育部必须准备足够的特殊教育老师,来迎合“零拒收政策”的需求。 然而,我对教育部第二副部长马汉顺昨日于国会对上述课题所进行的答复,深感失望。他无法直接回答,目前我国一共缺少多少名特殊班老师? 倘若我们不知道目前尚缺多少名特殊班老师,我们要如何知道将在2020年至2025年陆续毕业并投入服务的516名新特殊教育老是否足以应付需求? 因为在2016年,师范学院华小组和淡小组并没有录取任何特殊教育学员,所以明年华小和淡小将没有新的特殊教育老师能够进入华小和淡小服务。 所以,教育部应该在今年展开合约教育的征聘,才能确保明年有新的特殊教育老师能够执教,确保“零拒收政策”可以得到好的延续。 特殊教育对于特殊儿童群体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我希望国盟教育部将继续采取更积极有效的行动,确保“零拒收政策”能成功落实。 以下是相关国会问答环节: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3264380906938159&id=158435150866099

培才华小延期开课 政权转移后拨款没下文

柔佛武吉英达培才华小是2017年公布的6所搬迁华小计划之一,2018年5月大选前夕大张旗鼓举行动土礼。 我在2018年7月上任教育部副部长后,才发现这项计划没有教育部的建筑准证(Kelulusan Pembinaan),甚至连校地依然属于州政府,没有转让给中央政府。 在这20个月里,我们成立了建校委员会,由柏伶州议员邹裕豪领导。 培才华小在2020年1月获得了建筑准证,涵盖36间教学课室(Bilik Darjah)、一栋两层楼的多用途礼堂、保安室等其他的特别用途课室(Bilik Khas)。 教育部也在2019年9月向柔佛州政府提出土地转让手续,州土地局已经在2020年2月提呈到州行政议会审批。 我当时对建委会的承诺是:希盟政府将直接拨款给建委会,建委会无需为建筑经费烦恼,一改以往需要建委会筹款建校的辛劳。 而我们也兑现承诺,陆续发放建校拨款给建委会。在每年制度化2000万华小增建拨款中,培才华小在2018年获得150万,2019年则获得250万,共计400万。 今年2月,我已经致函财政部,要求2020年的拨款中发放300万予建委会。可是,这笔拨款却在政权转移后没有下文。 按照原本的时间表,培才华小原应在今年4月动工,明年开课。如今随着政权转换,新建委会已经把开课日期延展到2022年, 这对华小学生人数爆满的武吉英达区无疑是雪上加霜。 更重要的是,新建委会和国盟政府必需交代,国盟政府是否会延续每年2000万的华小增建拨款、培才华小是否能在今年获得300万的拨款、其余的兴建费用是否需要向华社筹款? 希盟时代,同年拨款同年发放是有口皆碑的;希望国盟副教长马汉顺不要一而再逃避这个问题。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