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英达培才华小打桩秀: 36间课室变48又变24? 建校拨款从何而来?

希盟在2018年执政后,为了满足当地的学额需求,培才华小的校蓝图从国阵时代原本的24间教室,改成36间教室。 希盟时代培才学校的蓝图也增设一座礼堂,希盟政府也承诺将承担建校的所有费用。建委会分别在2018年收到150万令吉和2019年获得250万令吉,共计400万令吉。 希盟原本还要在2020年发放额外300万令吉拨款拨给建委会,工程也定于2020年展开。 不幸的是,2月末喜来登政变,原定2020年展开的工程拖到今年4月才来打桩,而2020年的300万令吉迄今也还没汇入建校委员会的户口。 马华接手建委会后,于2020年7月5日宣布要将原本36间教室更改为48间课室。可是截至2020年年底,教育部并没有收到相关申请。 马汉顺于4月8日亲临武吉英达花园为培才华小主持打桩仪式。可惜,没有捎来学校课室获得更改为48间的批准,连希盟时代批准的36间课室也变回24间,本跟不足以满足当地学额紧张的问题。 可想而知,必然与建校经费问题有关。 根据2020年7月27日获得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博士的书面回答,教育部表明不提供拨款用于建造任何政府资助学校(SBK),属于政府资助学校的武吉英达培才华小,其建校基金由建委会全权负责。 希盟时代,华小于2018年获得2000万增建拨款,2019年也获得2300万增建拨款。所以希盟时代的华小增建计划,无需建委会向大众筹款。2020年开课的新廊华小、2020竣工2021年开课的加影新城华小以及竣工在即的雪兰莪福隆港华小、柔佛谢华华小、雪兰莪敦化华小都做到了这一点。 照原定计划,武吉英达培才华小、蒲种朱运兴华小、柔佛郭鹤尧华小都无需向华社募捐。 然而,2020年的增建拨款尚未下放就经历喜来登政变。马华至今没有交代2020年和2021增建拨款的下落与用途。 华小增建靠的不是政治人物的打桩秀,拨款才是最最实际的帮助。希望马汉顺可以即刻公布,华小一年不少于2000万增建拨款跑哪儿去了?

全国50万名教师返校教课 请立即为教师接种冠病疫苗!

中学从本周起恢复实体课,中学教师也和小学教师一样需要返校,意即如今全国有50万名教师回到校园。 教师们在带领我们的孩子、确保教育的持续性和保障国家前景,他们应被视为前线人员,这是不争的事实。 要教师此时重返校园,其实已将他们曝露在受冠病感染的风险中,此事必须严肃看待。教师的安全,是莘莘学子能否继续上学的关键。 所以,我们代表各政党和众反对党议员,一同敦促卫生部和教育部合作,尽快为我们的教师接种疫苗。 耽误为教师接种疫苗的工作,不单是让教师曝露在危险中,而且也会对学生构成威胁。  请立即为教师接种冠病疫苗! 希盟教育委员会主席马智礼 民主行动党教育发言人张念群 人民公正党教育发言人聂纳兹米 国家诚信党教育发言人哈山巴隆 马来西亚团结民主联盟创党人兼主席赛沙迪 祖国斗争党总秘书阿米鲁丁 沙巴民兴党妇女组主席依斯纳莱莎 沙巴民统党主席马迪乌斯

性别平等特辑 —— 张念群:社会共识未达成,教育改革仍需努力

曾为副教育部部长的张念群对于童婚课题,她认为作为政府或部门在推动政策方面,部长的个人议程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因此必须要得到各州政府的支持,才能实行全国禁止童婚。 无可否认马来西亚现在的群体在很多议题上都还没达到完全的共识,但这不表示我们不能去做引导的工作。若要成为这个国家的政治领袖和为国家留下有意义的东西和实际的改变的话,就需要拿出更多的勇气去引导我们的选民和群众去接受新的观念。 因此,政治改革还是需要各方政治人物拿出魄力来抗压,不要因为一些人民的施压或因为是对手提出来的,就将好的政策给搁置;而是朝野都应该一同去支持有利于人民的好政策。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去推动,而不是不帮忙之余,还扯后腿,这样做根本无利于马来西亚的进步,而且典当的也是我国女童和少女们的未来。 希盟执政时,是将禁止童婚写进议程里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希盟当时的妇女部长旺阿兹莎和副部长杨巧双是很努力积极地跟各州政府和统治者协商,希望他们能够支持禁止童婚。 遗憾的是22个月不足以让我们能够通过立法来改变;但目前来说,国盟政府有把禁止童婚当作他们的主打议程吗?显然是没有的。 张念群认为,宗教不应该成为不禁止童婚的理由,因为在很多以穆斯林为大多数人口的国家都已陆陆续续地禁止童婚,如:也门。所以要不要禁止童婚其实是事在人为的,张念群希望国盟能够拿出他们的诚意和行动力,而希盟自然也会不余遗力地支持他们。 认清家暴问题:使用暴力就是不对 张念群以自己与丈夫为例,认为在疫情压力底下,同一屋檐下的男女在面对生活挑战时,都难免有时会对伴侣有抱怨和抓狂的时候,但有底线的夫妻是不会因为一时情绪失控就对枕边人动粗的,而这个底线就是教育给我们的底线,让我们知道使用暴力就是不对的。 她加以陈述,家暴的发生很多时候并不是加害者无法控制自己,而是他觉得自己使用暴力是没有错的,这与他个人的学习环境、文化背景等有关。而有很多家暴受害者也并非第一次经历被打经验,很多都是一次又一次地忍受被暴力对待,这也与她们的个人文化和教育背景有关,让她们接受被丈夫殴打是应该的,这与她们会不会空手道并没有关系。 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家暴受害者是因为无法经济独立而担心若举报自己的丈夫或父亲,那么以后谁来养家呢?所以这些经济不平等的问题是因为背后的安全网做得不够好,而让大家在举报的时候会很犹豫不决。 教育是根本,但改革路很长 面对潘俭伟询问我国课本里是否有教育性别平等和尊重女性的课纲内容,张念群的答案是是有的。 但张念群遗憾地发现,虽然有了课纲,但大家对于课纲的理解和呈现方式还是有很大差距。 她指出,在不同语言的课本里,其内容就不一样。因为是三语课本,就由三个不同的编辑来撰写三种语言的课本,然后就发现在马来文课本和淡米尔文课本里,把教育孩子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方面,诠释为:“不可以穿着暴露”、“不可穿无袖、短裤短裙”等;而中文课本则没有这样的内容。 张念群表示这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们必须灌输孩子们正确的思想,而不是若真有什么不幸发生时,要受害者去检讨自己的衣着问题,这是不该被鼓励的想法。 当时张念群本想要改良这些课本内容,然而却有某些教育部官员认为这样的课本内容并没有错,因为他们认为穿得暴露就是不对!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即使我们依照国际标准来制定准确的课纲,但本地课本不见得会直接翻译,而会进行一些“本地化”的撰写和编辑。 因此,当本地的老师、出版社和课本撰写人的思维并没有跟上国际间更进步的思维想法的话,整个呈现方式也会是不对的。 即使现在教育部要求将错误观念的课本内容改正过来并发给所有学校,但老师又会怎么教呢?老师是否会在教导孩子们关于男女平等的观念吗?还是老师也还是教导孩子们:男性就是一家之主、女性做家务就是天经地义、而男人若做家务就会显得比较弱、男性要成为领导、女性就只要照顾厨房就好等等偏歪观念。 若我们想通过教育去进行改革,以上问题都会是我们所面临的困难。而我国的教师人数有达到40万人,当中会有思想开明教师,也会有思想保守的教师。 不过,张念群认为教育仍然是散播男女平权概念的最根本,我们应该要加以宣导正确观念给大人,再让他们传承给他们的孩子,而不是因为偏见和既定印象而理所当然地歧视经济和权势不高的人,或规定男女必须有别。不管对方的经济如何、社会地位如何,都要抱着尊敬的态度来应对,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平权。

招聘临教承诺跳票,华小缺500师资 张念群:教育部需立刻展开临教招聘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针对华小师资空缺于2021年3月9日发表文告:  教总日前指出,华小有500多个空缺需要填补。 师资短缺是制度问题。退休老师的人数比师训学院毕业的新老师多,空缺怎么也填不满。 师训学院所录取的SPM毕业生需要5年的时间完成培训,无法解决当下的问题。所以,希盟时代开始了制度化招聘临教。对比起以往的制度,这些临教将获得3年的合约,并将在合约期间接受培训,一旦完成培训就能转正成为正式老师。工作前景更有保障,也能更快速的解决师资问题。 2019年召开《第一轮2020年临教招聘》(Guru Interim Fasa 1 Tahun 2020)后,教育部在2020年3月展开了第二轮招聘(Guru Interim Fasa 2)。然而之后却没有继续为2021年招聘临教。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曾在去年9月表示,教育部将10月启动新的华小师范课程,即大学生师范培训课程(PDPP),以填补华小师资空缺。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news/nation/2020/09/08/362505 可是根据师范学院的广告,该学校在10月所启动的是德语和韩语培训课程,与华小无关。倘若国盟恪守承诺,或是依循希盟的做法,在去年下半年也展开临教招聘,今年肯定可以填补更多的华小职缺。   除此之外,财政部长也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承诺,将从今年1月开始聘请3万5000名护士、医护人员、福利官和临教。希望财政部与教育部可以明确交代,这3万5000个职缺究竟如何分配,至今有已经填补了多少。   将在今年毕业的师训新老师仅有318人。教育部必需立刻继续展开临教招聘以应付2021年以及来年的师资需求。若不能做到未雨绸缪,师资问题将在来年继续恶化。  

学前教育、私人学校、独中等教师 会否纳入首阶段疫苗接种者?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24日发表文告: 政府会否同样将国家学前教育机构(GENIUS)、州立/民办/私立宗教学校、私人学校和华文独中等的高风险教师纳入第一阶段疫苗接种计划的群体? 我在二月初就呼吁国盟政府将教师纳入第一阶段的疫苗接种计划。感谢教育部聆听我和多方的意见,将5万5539名教师纳入第一阶段疫苗接种计划的群体。 我非常理解为何政府优先让高风险教师接种,但我希望一旦前线卫生人员和高风险群体完成疫苗接种后,其余的教师也可以获得优先考虑。这是营造安全学习环境及稳定教育生态系统关键的一步。 小学将于3月重新开放,而首次接种的疫苗也需要3至5天才会产生抗体。既然我们有5万5539名服务于政府学校的教师属于高风险群体。那么,这批教师会在返校的5天前施打疫苗吗? 除了政府学校的教师,隶属其他政府单位或是私立学校的教员,例如国家学前教育机构(GENIUS)、州立/民办/私立宗教学校、玛拉初级学院、皇家军事学院,以及华文独中,这些学校的高风险教师是否将被纳入第一阶段疫苗接种计划? 截至2020年1月,政府小学和中学共有41万5840名教师。同时,共有1万7857和1万3040名教师分别在私人学校和其他隶属其他政府单位下的学校服务。 我非常欣慰政府学校的教师能成为首批疫苗接种者, 但基于教师和学生们都面对同样的感染风险,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对待其他类别学校的老师。   

张念群:国盟前后矛盾造成师生困扰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23日发表文告: 距离3月仅剩6天,财政部长承诺的15万台手提电脑在哪里?国盟政府的前后矛盾和粗燥规划,继续让师生们承受苦果。 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东姑扎鲁夫在1月27日发表的声明中表示,将加速发放政府官联公司(GLC)和相关投资公司所捐赠的15万台笔记本电脑,并透露2月将开始发放。 今天已经是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财政部长承诺的15万台手提电脑依然不见踪影。 另一边厢,教育部长却于2月19日宣布,学生将在3月1日陆续重返校园。当天,全国单日新增2936宗冠病病例,全国累计3万6797宗活跃病例。 相比之下,当教育部长在2020年11月8日宣布将从隔日起关闭全国的学校时,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是852宗,活跃病例为1万1689宗。 显然,当前的疫情比去年11月严重至少3倍,但教育部依然决定重开学校。教育部是否愿意承认他们在去年11月8日关闭全国学校是错误和不周全的决定?   更何况,教育部才在2月2日宣布新的“居家学习手册2.0”。为了能赶在教育部给予的期限2月22日开始使用,老师们努力不懈地筹备新时间表和教材,投入了无数的时间和心血,只为了让学生更好地学习。 老师的心血换来的是教育部长的改弦易辙。这意味着,老师们费尽心思准备的新时间表和教材,只会用上短短一个星期。 教育部不周详的安排,对老师、家长和学生造成很大的困扰。国盟政府这样前后矛盾和缺乏规划,只会令整个教育体系陷入杂乱无章、师生及家长身心俱疲。

政府应倾听前线医护人员心声 张念群促立即采取三举措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22日发表文告: 促请政府在疫情持续肆虐之际,认真倾听前线医护人员的心声,包括确保前线医护人力充足,以及为他们提供托儿服务。 自2020年1月第一波冠病疫情来袭开始,我们的医护人员就日以继夜地为国为民努力执勤,报章和社交媒体不时都能看到他们奉献与牺牲的暖心故事。毫无疑问,他们是国家的抗疫英雄。 因此当医护人员不得已地将他们长期面对的困境致函给国会议员,希望我们予以关注时,这是很令人失望的。 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写给包括我在内的220名国会议员的信函中提及数项重要课题,包括前线人员人力不足、医护人员的福利待遇欠佳等。我对他们的诉求感到惭愧,因为这些都是医护人员应得的基本福利和待遇。 医护人员在抗疫上举足轻重,重视他们所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肯定与支持。因此,政府需立即采取以下举措: 1. 确保前线医护人力充足 许多医护人员通过媒体,传达身心疲惫的状态。在一个高危染疫的环境下工作,医护人员无可避免地因与冠病病人接触,而需要隔离。当他们强制缺勤期间,导致同事工作量增加,而进一步令他们精疲力尽。因此,卫生部应该与公共服务局良好地沟通,如何确保医护人力充足。 在2021年财政预算中,财政部长承诺提供3万5000个公职就业机会,首要填补的包括护士、医护人员、福利官和临教。国盟政府应该交代,迄今已填补了多少的职缺? 2. 确保每名医护人员不必屈就于欠佳的福利和待遇 若要医护人员专注工作,政府需顾及他们的福利。我们也必须确保前线人员有充足的个人防护装备。 卫生部长于2020年承诺让合约医生从现有的UD41薪酬等级提升至UD43,至今仍未兑现。这让许多合约医生(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估计约有1万人)感染沮丧,尽管他们和UD43等级的正式医生承担一样的工作量和责任,他们并没有受到平等的待遇。 3. 为无法居家办公的医护人员提供托儿服务 我们的医护人员无法居家办公,而且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应该考虑到医护人员不稳定的工作时间,而设立托管中心协助他们照顾孩子。 对抗冠病,医护人员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同时也是遏止未来医疗危机的关键。人才已悄悄外流,正视和解决医疗人员的问题,是刻不容缓的。 我呼吁全体同僚,包括朝野议员,一起加入声援医疗人员的行列,让他们的声音让政府听见,我将与医疗人员同在!

稳定教育生态系统重要一步! 张念群:教师须优先接种疫苗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5日发表文告,促教育部必须确保教师是优先接种冠病疫苗的目标群体之一: 自去年三月以来,学校因冠病疫情蔓延而关闭。停课固然在所难免的,但此举也带来诸多深远的负面影响。 关闭学校不单造成学生学习时数大幅减少,而且还导致学校原有的制度性保护措施终止。当中包括为B40学生提供的免费早餐、为原住民学生提供的各项教育援助等社会安全网。 虽然政府已落实将近一年的居家学习计划,然而我们对于此新常态的学习准备仍低于标准。至今,决定居家学习质量的3个关键问题,即电脑等硬体设备不足、网络连接和宽频覆盖问题,以及电视教育内容不足,仍差强人意。无可否认,重开学校应该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然而,自今年1月学校重开让应考生返校后,陆续发生教师确诊冠病,引起了校园是否安全的疑问。教育部必须采取适当的措施,家长才会安心的让孩子返校上课。 有鉴于此,让教师优先接种疫苗,应被视为营造一个让孩子安全学习、稳定教育生态系统的重要一步。 去年12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已经呼吁在前线医疗人员与高风险群体接种冠病疫苗后,教师将列为下个优先接种的群体。 毫无疑问,这将有助于保护教师免于染疫,让他们可以进行实体课。始终保持学校开放,同时又能让父母,以及社会大部分人逐渐恢复生活正轨。 英国的教育部长威廉姆森也倡议让教师优先接种疫苗;在北爱尔兰教育部长彼得威尔的要求下,特殊学校的教员也将优先接种疫苗。 在大马,为何教育部长拉兹吉丁至今依然未为教师发声?教长应该展示他的领导才能,呼吁政府马上行动,为重开学校踏出第一步。 在疫情肆虐之际,优先确保教师的安全,因为他们是国家的宝贵资源,我们不能忘了他们的重要价值。

国盟上台华中遭遇3重打击 华中前景令人忧心

2018年财政预算案,当时的财政部长纳吉遗漏了华中的拨款。希盟5月上台,我7月上任副教育部长,就为华中请命,向财政部追讨了1500万,并在同年发放。  2019年,希盟也同样拨款1500万给华中。不论是2018年还是2019年,这笔拨款都是与由我的办公室与华中发展理事会和华中校长理事会共同商议决定拨款数额后,再由教育部发展司(Bahagian Pembangunan)以电子转账发放给81所华中。  2020年财政预算案,希盟将华中拨款提升到2000万,原定2020年中旬发放。奈何一场喜来登政变将所有计划打乱。  2020年12月,华中获得拨款,可是受惠学校却从81所变成65所。所遗漏的16中华中,在2018年与2019年分别获得324万5千以及335万令吉的拨款。  马汉顺副教育部长早前宣布,16所华中将在农历新年前各获得10万令吉维修拨款,然而160万其实还不到2018年与2019年这16所华中所得拨款的一半。 2021年财政预算案,华中数目则变成74所,所得拨款为411万令吉,对比2020年2000万拨款,直接减少了近80%。  近来,华中的定义再成为争议。这绝对是倒退的现象。要知道,就算是国政时代,华中维修拨款同样是分配给81所华中。国盟不应该开倒车,马汉顺副部长不愿意聆听华中发展理事会诸位前辈的心声,也应该向张盛闻取经。  国盟上台后,华中面对了槟城恒毅峇央峇鲁二校的准证被喊停、华中拨款遭巨砍、华中定义再缩小三重打击,这不禁让大家对华中于国盟下的发展感到担心。 古来国会议员 张念群

又有无国籍孩童被拒入学 张念群:官员不懂教育政策?

二月1日,乡区人力资源发展协会(DHRRA)联系我,反映槟城至少有6名的无国籍孩童报读政府学校时遭到拒绝。 去年年底,我在柔佛州也面对类似的问题,并于12月16日在国会提出。一名叫 “ET”的孩子被大马籍父母领养,但柔州教育局却指示他需出示“求学准证”(student pass)才能入学。 由于求学准证需要外国护照才能提出申请,要 “ET”出示移民局发出的求学准证几乎是不可能的。 “ET” 的养父母都是大马公民,公民权的申请也尚未得到内政部批准。有鉴于此,他是无法使用外国护照申请求学准证的。 较后我在12月致函教育部长,教育部答复表示该名无国籍孩童在无需出示护照或求学准证的情况下即可入学。最终,他成功在2021年1月就读政府学校。 当我得知槟城又有无辜的孩童遭遇类似的歧视时,我深感震惊。究竟是教育部没有一贯的政策,还是‘小拿破仑’ 无视教育部长的指示,或是无知的官员因不理解政策而导致类似的问题重复发生。 不论是哪种情况,教育部都应立即纠正问题,并允许获大马籍父母领养的无国籍孩童,或是生父生母是大马籍公民的无国籍孩童进入政府学校求学。 落实这项简单明了的政策,是有助于教育部贯彻 “无歧视的接受教育权力”基本原则。倘若教育部长无法确保这项政策获得执行,我促请教育部反省他们应有的职责。 古来国会议员 张念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