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为华小教员谋福 台湾朝阳科技大学提供3周研习营

为了提升马来西亚教育人员的教学能力,以及结合台湾近年来蓬勃发展的优质教育环境,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特地安排了一班华小老师赴台参与由台湾朝阳科技大学提供3周研习营。 这场研习营涉及华文科教员,以及不谙华语的华小教员,分为参与精进班的创新教学培训,以及初级班华文培训班,以达到针对性的学习成果。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这群特选教员出发到台湾前,特地到 Sama-Sama Hotel 为30名参与此研习营的教员践行,更在交流时指出,教育部一向来都鼓励老师们可在教学上多发挥创意,摒弃应试教育理念,并采用多元教学法。 教育理念百花齐放 她也表示,21世纪的教育理念应该是百花齐放的。在这教育无国界和科技发达的年代,老师们可以互相学习不同国家的教育理念。她鼓励并期待参与研习营的老师,把更好的教学理念带回来。 在长达23天的研习营里,马来西亚的教员有机会与台湾的教员针对教育语文课程、教材、评估之实施、海外儿童教学理论与五大基本问题共同探讨。除了可以提升我国华小教师的教学专业能力,也让不谙华语的教员在学习华语文的同时加深对华文文化的认识和了解,从而促进国民团结。 此趟参与研习营的团员包括23名来自全国的华小老师,1位校长,6位教育部官员,总共30位成员。完成研习营之后,这批团员在台湾交流和学习所得,将可以通过在教育工作中的分享,惠及其他教育工作者。 未来,副教长办公室也将继续和其他知名大学配合,为全国教员提供更多优质的进修机会。  

教育部为砂华社捎来好消息! 张念群:诗巫开南华小获准迁至古晋

教育部为砂拉越华社捎来好消息!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宣布,诗巫开南华小获得批准搬迁至古晋,同时中央政府同意拨款200万令吉,作为开南华小建校的初步建筑经费,有关拨款正等待财政部发放。 诗巫开南华小在7月份提出搬迁申请,教育部马上跟进,在短短的5个月内完成相关程序,快速发出迁校准证。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于11月25日(星期一)正式把开南华小的迁校准证交到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兼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手中,同时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及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也随行见证。 教育部积极处理搬迁申请 诗巫开南华小的申请迁校事宜已进行多年,一直无法顺利落实。再加上近年来,诗巫开南华小面对招生问题,因为该校附近另有两所华小导致学校相互竞争学生来源。因此将开南华小搬迁至合适的地点重新安顿,可以协助该华小解决面对招生的困境。 2年前,一名热心华教的发展商慷慨捐献约10英亩的地段给开南建校委员会作为该校的新校地,这片地段坐落在三马拉汉地区(靠近Riveria附近)。今年4月,开南华小的建校委员会联系张健仁,要求他协助开南华小的迁校申请事宜。 在经过张健仁积极跟进,以及会晤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进行商讨后,教育部开始着手并积极处理和完成相关的申请程序,让开南华小的搬迁目标得以快速获得批准和落实。 希盟政府执政之后,教育部开始积极处理多年来由前朝国阵政府累积下来的华校问题。希盟绝对不会像前朝政府那样办事慢吞吞,一再以各种理由拖延迁校申请。希盟政府在华小搬迁和建校的事宜上绝对会比前朝做得更好,有诚意的协助有需要的华小搬迁和建校,让华社安心。

介绍爪夷字单元 张念群:华淡小有自主权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1月25日针对“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介绍爪夷字单元”发表以下文告: 1. 希盟政府和教育部在收集了各方的意见和多次进行对话后通过内阁在今年八月议决,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本的三页“介绍爪夷字”趣味单元,只有在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同意的情况下,才会进行。 2. 希盟政府针对爪夷书法的教学做出的几项更改包括: (一)“爪夷书法”的单元简化为“介绍爪夷字”; (二)将原本六页的内容删减至三页; (三)相关单元不进行评估和考试; (四)华淡小拥有选择权是否进行介绍爪夷字单元教学,只有在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都同意的情况下,才会教导该三页内容。 3. 在今年十一月初的内阁会议中,考量到有部分的华淡小没有家教协会,尤其在东马沙巴和砂拉越,内阁已经同意,将这些学校的董事部纳为决策者之一。 4. 必须注意的是,自2015年开始,华淡小的五年级马来文课本就已经开始“爪夷文艺术”单元。教育部更在2016年修订课纲时,将“爪夷书法”列入四年级马来文的趣味语文教学。 5. 可是,希望联盟在咨询各方之后,已经调整政策,大幅修改内容,以介绍为主,即认识国徽、钞票和邮票等日常物品出现的爪夷字,不涉及书写。同时,赋权校方与家长选择是否教导。 6. 综上,从过去六页的“爪夷书法”强制教学,如今三页的“介绍爪夷字”活动单元为不读、不写、不考试、不强制,并且让学校拥有选择权是否进行教导。

零拒收政策已见成效 特殊孩童获得求学机会

希盟政府推行 “零拒收政策”,照顾特殊孩童的需求,让更多的特殊孩童获得和普通人一样的学习机会和权力。 教育部投入资源改善制度,推动“零拒收政策” 已见成效。在马来西亚,特殊孩童包括视觉受损、听力障碍、语言障碍、身体残疾、学习障碍如自闭症、唐氏综合症,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及阅读障碍的学生。 张念群表示,2018年1月份,共有7万9005名特殊孩童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2019年截至10月,共有8万8419名特殊孩童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在这两年内,向教育部注册的特殊孩童共增加了9千414名。 这也表示有更多的特殊孩童得以进入主流学校与普通学生一同上课,被接纳和融入主流的教育体系,学习知识,培训他们可以自立的技能,没与社会脱节。 教育部增加拨款 希盟政府体恤有特殊儿童的家庭经济负担,在2018拨出1亿令吉的拨款资助特殊孩童,即是每位特殊孩童在每个月可获政府发出的150令吉援助金。 基于向教育部注册的特殊孩童逐年增加,2019年的资助特殊孩童拨款增加至1亿4200万令吉,2020年的拨款增至1亿5510万令吉。教育部增加拨款也表示可以让更多的特殊孩童受惠,享有每个月获得的150令吉援助金。 张念群表示,在2019年,教育部就改善了840所学校的设施,让学校拥有无障碍设施。“而明年,我们也将以2300万的拨款,继续打造更多拥有无障碍设施的学府。” “零拒收政策”的目的是要让全民都可享受到平等的教育,包括特殊孩童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们到学校和普通学生一起上课学习,因为教育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教育部拨款400万助槟州光育小学 张念群:第一笔拨款200万已汇入董事局户口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宣布,教育部发放400万令吉的拨款协助槟州威北瓜拉姆拉光育小学建校,该校已在11月5日获得建筑准证的公函,在短短的1个星期内,第一笔拨款200万令吉已在11月12日汇进该校的董事局户口。 根据迁校程序,学校首先需取得搬迁准证,再取得教育部的建筑准证,之后就可以向地方政府申请规划准证,进行招标和展开兴建学校工程。 “光育小学已在今年4月取得搬迁准证,建筑准证也已经到手,我敦促该校董事部尽快向地方政府申请规划许可,就可立即展开建校工作。” 拨款不拖延 教育部秉持着拨款不拖延的做事方式,以协助光育小学顺利完成建校工程。张念群表示,希望光育学校能够在明年开始动工兴建,并在2022年开课,以容纳更多的学生,以及造福槟州当地的莘莘学子。 张念群指出,“教育部先在今年拨款200万令吉,其余的拨款将陆续根据建校进度发放,教育部和槟州政府将会尽全力协助光育小学。” “教育部给予光育小学的200万令吉拨款,是来自希盟政府在2018年开始设立的一年2000万令吉华小增建基金的拨款。” 光育小学将迁校至威南峇都加湾,而峇都加湾光育小学要兴建24间课室,中央政府将拨款400万令吉,以协助光育小学顺利完成建校工程。 希盟政府在华文教育的发展上不遗余力,想尽办法帮助全国的华小迁校和建校,其中包括提供拨款和减少繁文缛节,加速批准申请程序。

学士奖学金拨款增加233万 教育部致力于栽培更多人才

教育部在国家经济有限的情况下,仍然增加2019年大学学士学位的奖学金拨款,从2018年的1480万令吉,增加至2019年的1713万令吉,增加了233万令吉,涨幅达15.7% ,以造福更多的大专生。 张念群指出,现阶段的奖学金将优先于提供给在公共领域服务的公务员,特别是在培训学校教师、学院、工艺学院以及国立大学的讲师,以培养更多专业的师资。 目前教育部也会继续颁发MyBrainSc奖学金,希望可以培育更多出色的年轻科学家。 “教育部会透过 MyBrainSc 奖学金提供给纯理科科系的学士生及硕博士生申请,以帮助这些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张念群表示,根据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资料,公共服务局的“可变换贷款模式”(PBU)计划继续进行着以提供给准备到海内外继续深造的的优秀生申请 。至于出国留学的奖学金,必须是符合政府认可的课程,才有资格提出申请。2018年,共有1万1633人获得由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奖学金以完成学业,其中的性别分布为男性占4千416人,女性占7千217人。 根据资料显示,教育部在2018年总共提供了985份博士奖学金,2019年则提供了761份博士奖学金。 一个国家的进步是靠人才,靠教育,所以希盟政府在教育的拨款上毫不吝啬,也将致力于栽培更多的大学生及硕博士生,以贡献社会和国家。  

柔佛郭鹤尧华小拍板定案,明年铁定动工!

柔佛郭鹤尧华小拍板定案,明年铁定动工!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昨天出席了“郭鹤尧华小建校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并且在记者会上宣布郭鹤尧华小将在2020年动工!只要各个单位快速完成教育部以及地方政府的相关申请之后,就可以开始进行公开招标和建校工程。 张念群透露,即将在2020年开始兴建的郭鹤尧华小占地六英亩,估计是30-36课室的规模,可容纳至少1300-1400名学生。当中,绿盛世集团将资助500万的建筑费用,其余则是由希盟政府承担。 针对2018年3月在另一个校地进行所谓的动土礼,经过张念群向市议会查证,已经因为“文件不足”而在当时提呈申请30天后被取消。换言之,当时的动土礼是连最基本的教育部建筑准证,或是地方政府的图测批准和发展准证都没有获得。 无论如何,随着郭鹤尧华小建委会的正式成立,张念群也在记者会代表教育部感谢这段日子给予协助的各个单位。郭鹤尧华小建校工程的展开,相信也是新山华社期待已久的好消息,也是大家对已故丹斯里郭鹤尧的缅怀,继续造福更多莘莘学子。

以最强硬态度捍卫多源流教育!土权党挑战华淡小违宪,行动党法律局申请介入

以最强硬态度捍卫多源流教育 土权党挑战华淡小违宪 行动党法律局申请介入 民主行动党发出文告宣布,行动党法律局将代表隆中华独中介入及反对土著权威党副主席兼律师莫哈末凯鲁阿占入禀联邦法院,挑战政府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设立多源流学校是违宪的。 联邦法院法官已于2019年11月4日聆讯此案,并决定在2019年11月11日决定是否要审讯。 而吉隆坡中华独中董事主席丹斯里林景清指出,若联邦法院批准此案的准令申请,就有必要介入以保护多源流学校在国内的存在,而民主行动党认同这一点。 行动党法律局主任蓝卡巴星将代表该学校尽快呈上介入此案件的入禀书,在法院允准的范围下,尽力反对到底。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部长林冠英表示,虽然他认为联邦法院受理此案的可能性不大,但仍不可掉以轻心,若法庭真的决定受理此案,还做出不理想的判决,那将会后患无穷。所以,民主行动党必须做好万全之策,以保护华社多年来在教育上所作出的贡献和努力。 无惧土权党挑战 政府与独中共进退 林冠英也透露,在公布2020年财政预算案后,莫哈末凯鲁阿占就曾两次致函于他,要求他收回对华小、淡小和独中的拨款,理由为多源流学校的存在时违宪的。当时,林冠英对亲巫统的莫哈末凯鲁阿占所说的不以为意,认为这是他们惯用的种族主义言论来打击民主行动党;但对方竟厚颜无耻地入禀法庭挑战华小、淡小的合宪性! 林冠英推测对方可能是为了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在捞取政治利益。 在得知莫哈末凯鲁阿占的行为后,林冠英立即联络总检察署并获得承诺会正式此事,同时委派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为此案的政府代表律师。 然而民主行动党仍不放心,因为政府代表政府小学,但独中非政府学校,可能会首先受到对付,因此便选其中一间独中代表61所独中,并委派行动党法律局主任蓝卡巴星为代表律师,申请介入此案。同时,也承担一切费用。 而且,林冠英也强调,虽然有人不断制造压力阻止政府拨款给华小和独中,但这绝不会动摇政府制度化拨款独中的决定。所以独中明年会继续获得政府的拨款。 遗憾在野党只搞种族主义 林冠英也很遗憾,在野党多次发表关闭华小、淡小的言论;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更曾说过“华人不能担任部长”的话;不但分化马来西亚民族,更会在他们又在当权的时候,实现他们所说过的话。 而土著权威党本就来自亲巫统组织,巫统在没有掌权时,都还要通过法律行动来剥夺非穆斯林及非马来人的基本权利,行为令人不齿。 为此,林冠英也呼吁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丹绒比艾国会议席国阵候选人黄日升不要再为巫伊联盟争取什么,因为如果巫伊联盟真的成为政府,他们也一样被边缘化,不会有机会做部长。

彭亨州拨款再创纪录 772万令吉提升华校

彭亨州拨款再创纪录 772万令吉提升华校 新政府在上任的大约一年半内,华教所获得的拨款逐年提升,所发放的拨款惠及全国各地的华小、华中、独中和华社民办的大学学院。单单彭亨州,教育部和公益金总共就发放了772万8千令吉的拨款。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日前在文冬启文暹猛华小出席支票移交仪式时表示,希盟政府重视华教发展,在拨款方面更是一年比一年更多,用行动展现政府支持华教的决心。 她在致词时表示,当教育部发放5000万令吉的维修和提升拨款给予政府资助华小(俗称半津贴华小)时,许多政府学校类华小(俗称全津贴华小)就十分羡慕,希望也能够获得拨款提升学校。因此,公益金在希盟执政后,亦同意财政部长的建议,把华教的拨款从前朝时代的平均每年1000万令吉,提高至2500万令吉,以造福更多的华校。 今年,公益金总共拨出2000万令吉予全国404所政府学校类华小,也将可以直接汇入各校董事会的银行户头,让学校能够更简易的取得拨款。彭亨州受惠的华小总共有51所,在当天的仪式中就领取了现金支票,展现了说到、做到、钱也马上到! 另外,张念群也强调,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里,希盟政府额外拨出1200万令吉的水电排污费津贴,这将可以大幅度减轻政府资助华小的财政负担。政府也改正前朝政府只津贴水电的局限,将这笔资助的使用范围扩大到排污费。这是政府听取校方和董事部的回馈和意见后,秉持听取民意的原则,所做出的利民政策。 公益金2019年彭亨州政府华小教育拨款详细列表,可点击这里: 191025_PahanList (1)g  彭亨州教育拨款明细如下:

10年建不好一间小学, 郑耀明本人办事不力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促加影新城华小建委会尽速呈交具21项结构与基建文件图测的G表格(Borang G)予加影市议会审核,勿再为掩饰本身耽误该华小开课日,而找借口推辞给教育部。 他说,该华小2008年1月批准,却等到2012年6月动土,2018年大选前都无法开课。间中多次虚张声势,让当地的居民一次次地失望。显然马华和郑耀明才是"办事不力"的代言人。 “反观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上任后着手协助建委会取得该有的文件,如水表注册地址的批文,也到学校视察,并在建委会交齐文件后的一个月内,既9月24日30万令吉的拨款已透过电子转账方式拨到建委会户头里。” 他强调,这不仅显示教育部积极处理建委会花了多年时间都做不到事,而且讲到做到,钱也到! 黄思汉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他发表文告驳斥新城华小建委会主席郑耀明把该华小无法开课的矛头指向张念群,并劝告郑耀明“少说话,多做事”,马上呈交目前所需的G表格,以让各单位加速进行审核做工。 他强调,G表格中包括最重要的建筑物图测(Building Plan)、校内基建图测(Infrastructure Plan)及园艺景观图测(Landscape Plan)等,待市议会批准图测后,由建委会委任的建筑师提呈F表格给相关单位,再经市议会审核和确保符合规格后,学校才可以正式启用。 “新城华小能不能在明年开课,只看建委会何时交上G表格,除非作为建委会主席的郑耀明连这标准作业程序(SOP)都搞不懂,否则他对外炮轰教育部,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说,从2008年到2019年新城华小无法开课的原因有迹可循,以郑耀明为首的建委会始终保持被动的态度,哪怕教育部再加大力度协助,开课日仍旧遥遥无期为新城华小,为华社好的人士代劳,促成新城华小早日开课的事实。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