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华中实得拨款与预算案的承诺不符 剩余的62万2千208令吉被谁骑劫?

2021年华中实得拨款与预算案的承诺不符 剩余的62万2千208令吉被谁骑劫? 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18日宣布,2021年国民型华文中学(华中)拨款分配中,68所政府资助学校和13所政府学校,分别获得375万2644令吉的政府拨款和12万令吉的政府拨款,以及35万和65万的公益金捐款。华中拨款比希盟时代少了整整2012万7千356令吉 换言之,2021年政府给予81所华中的拨款总数仅是387万2千644令吉,公益金捐款100万令吉。 对比希盟时代的2000万华中政府拨款和500万公益金捐款,整整少了2012万7千356令吉。 更重要的是,根据教育部长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总结答复,华中数目为74所,而且所获得的拨款分配是411万令吉,平均每一所应该获得5万5千492令吉。

行动党不反对1亿宗教学校拨款 财长也应恢复被腰斩华教拨款

希盟执政中央政府的时代,我们秉着有教无类的原则,公平拨款给各源流学校。 当中,就连伊斯兰党巴西马国会议员阿末法迪在参与法案辩论时也对希盟政府的一亿宗教学校拨款表达认同。 示意图 然而,财政部长不应该选择性的延续希盟时代的各项教育拨款。既然国盟政府已经恢复了一亿宗教学校拨款,财长也应该恢复希盟时代所新增的华教拨款,包括:1. 将411万华中拨款恢复为2000万; 2. 2000万华小增建拨款;

政治双面人操弄种族课题 ...

巫统玲珑区国会议员三苏安努亚昨日在国会提及教育部落实单一源流学校的计划,以解决部分国人不暗国语的问题。 我对此充满疑问,如果上述建议真能解决部分国人不暗国语的问题,为什么巫统和国阵在掌权六十年里,都没有将之落实? 为何当三苏安努亚还是部长时,他没有建议教育部落实? 或是担任部长时的他,只会在内阁会议里 “静静”? 这是一项真诚的建议,抑或只是要以此课题操弄种族情绪? 部分就读国际学校的国人也无法掌握好国语,三苏安努亚是否也要求政府关闭所有国际学校? 这是典型的政治双面人。

研究反映居家学习效果不彰 张念群对教育部提出质疑

只有36%的学生在行管令期间,能自行在家使用学习教材上课。既然如此,自行居家学习还适用吗?这样的学习有效吗? 根据教育部的计划,除了一些组别的学生如全寄宿生和学生人数较少的学校,返校上课的学生人数限制在50%。 这意味着,每周轮流返校上课的模式落实后,一个星期一组学生将返校,而另一组学生将自行居家学习。 我支持教育部重开学校所作出的所有努力,然而为了学生的利益,我不得不对自行居家学习的有效性提出质疑。 根据教育部的研究结果显示,有51.2%的学生居家学习时感到压力。 其中,48.9%的学生因和老师有限的交流而感到压力,也有55%的学生因和同学有限的交流而觉得压力,53.4%的学生因上课时缺乏指导而感到压力。

【第12大马计划】重建学校平均开销暴增2.7倍! 张念群促公布详情供公众检视

相较第11大马计划,为何第12大马计划残旧学校的平均重建开销预算暴增2.7倍? 9月27日提呈《第十二大马计划》时,首相提到政府将拨出16亿令吉来重建校园中的148座残旧建筑。 在教育部长给我的书面答复中,提及在第11大马计划即2016年至2020年间,政府一共拨出30亿5500万令吉来为全国773所学校修复残旧建筑。 当中,4亿1500万令吉用作提升和重建西马245所有残旧建筑的学校;另外13亿8800万令吉用作提升和重建砂拉越291所学校的建筑,以及12亿5200万令吉作为沙巴237所学校的提升和重建费用。 根据早前所获得的资料,2017年维修30所残旧学校的开销为9330万令吉,或平均每所需310万令吉。

恒毅中学二校批文夭折 国盟上台至今“负”进度

恒毅国民型华文中学位于Bayan Baru的校区申请成为拥有独立行政的二校,已在2020年1月22日带入希盟内阁讨论。这项申请也即刻获得当时的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批准,而敦马也在当天的后内阁会议(Post-cabinet Meeting)指示教育部执行这项决定。 这项申请的批准意味着我们增加了一所新的华中,让槟城西南区可以拥有第一所拥有独立行政单位的华中。恒毅二校以后不再需要和恒毅中学分享资源,学校管理层也不必再蜡烛两头烧。 遗憾的是,国盟在夺权后没有继续执行这项内阁议决,2020年8月教育部长的国会书面回答表示,恒毅二校的申请必须再次获得国盟内阁的批准。 恒毅国民型华文中学 2020年11月的国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继续追问恒毅二校批准的进展。教育部长在11月10日的答复上说,教育部将提呈内阁备忘录,以供内阁审视和重新决定。

15万台手提电脑派不完 低效政府再创难堪记录

10个月派发不完15万台手提电脑给B40学生,低效政府再写下一难堪记录。 自去年11月,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宣布将派发15万台手提电脑给B40家庭学生,截至今年9月18日,政府仅仅派发了11万1040台。 当时的国盟政府,是在去年11月8日提呈2021年预算案时做出上述承诺。 教育部当时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共有37%的学生没有任何电子设备进行网课。37% 意味着至少有 170 万学生的面对电子设备不足的问题,他们或将成为疫情下社会更受影响的群体,甚至出现“迷惘一代”的隐忧。 示意图

国籍案妈妈爱子心切等不及 政府耗时修宪不如立即行动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9月24日发表文告: 1.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本周三于国会表示,内政部就大马女性在国外出生的孩子无法自动获得大马公民权课题上,将争取修宪,对此我乐见其成。 2. 虽然如此,我依然不赞成内政部执意要向上诉庭上诉的决定。 3.修改宪法非常耗时,数以千计大马籍妈妈在海外生下的孩子,还在等待政府立即行动,结束他们的痛苦。4. 从2013年至2018年,内政部一共拒绝了3715份在联邦宪法第15(2)条款下提出的公民权申请,并有多达4959份申请“正在处理中”。 获得批准的,仅有区区142份申请。 示意图

认真看待“教育中的歧视”民调 张念群促教育部改善并列百日KPI

教育部长和高教部长必须针对“教育中受歧视经历”提出改善计划,并将提呈计划书列为两位部长的“百日关键绩效指标”之一。 非政府组织反教育歧视运动(Sekolah Semua) 和大马多元建筑师(AOD Malaysia) 在2021年9月1日至9月10日,通过研究公司Vase.ai网站针对教育领域所发生的歧视进行了一项全国调查,找出当中的歧视特征。 这项全国调查获得2441人参与,访问他们过去在教育体系中面对歧视的经历。 调查结果显示,50% 的国人表示曾经在教育体制中遭受歧视。 其中的36% 经历过言语歧视、21% 遭到骚扰或霸凌,而18%的人因身份被拒绝获得机会。 在18至30岁年轻受访者方面,在教育体制所遭受的歧视(59%)比较年长受访者(46岁以上为43%,31至45岁则为45%)来得更高。

送大马女性“马来西亚日礼物” 13国会议员促首相介入国籍案

送给大马女性,和她们国外出生的孩子一份“马来西亚日礼物”。 高庭的标杆裁决,允许大马女性公民与外籍配偶所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大马国籍。 我们作为大马国会议员,吁请首相依斯迈沙比里能对他“大马一家”的精神坐言起行,马上指示总检察长对上述裁决撤回上诉。 不仅如此,首相还得确保内政部尊重和执行上述高庭的裁决。 沙比里 刚过的9月9日,吉隆坡高庭法官阿达尔在他作出判决时提及,“父亲”在联邦宪法第二附表中的“父亲”一词,必须等同于“母亲”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