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已接获1176新教师名单 张念群:请尽快完善个人资料以方便调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新老师调派一事发表文告如下: 教育服务委员会(SPP)已在 11月初对师范学院毕业生进行了面试,并于 12月3日 将成功通过面试的完整名单交给教育部。 根据教育服务委员会(SPP)提供的名单,这次成功通过面试的新老师共有1176名。 这些面试成功的准老师需在 12月16日以前在 E-Graduan 系统里更新自己的个人资料,包括:地址、婚姻状态、以及通讯方式。在此特别提醒老师们, 必须填写完整及正确的资料,因为这些资料将成为他们被调派的学校地点的重要参考。 一旦教育部完成了新老师调派,我们将会依据各州的师资短缺的情况,给各州教育局配额聘请临教(guru interim)。 师资调派除了需要经过面试过程外,也需要根据教师主修科目、原有教师调职、委任状和职位空缺等因素作为考量,以确保调派程序完善进行。 自上任副部长以来,张念群十分关注老师调派一事,也多次召见相关部门,加快新老师调派程序。

巾帼不让须眉,女性政治工作者应给予更公平的参政机会。

古来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妇女组秘书张念群发表文告: 行动党一直以来,鼓励更多女性参与政治工作,以达成30%决策权的目标。数据显示,行动党女党员的代表人数,从2015年的1019名,上升到今年的1690名。这也意味着,参政不再只是男人的特权。我们期盼营造一个更平等的社会架构。 在国会议席,而上届大选参与竞选的女性候选人仅有56人。来到2018年,各朝野政党共687名候选人中,女性候选人稍微上升至75人,佔了总数里的10.92%,而在州议席,各朝野政党共有176名女候选人,佔了总数的10.69%。 另外,截至今年11月,相比与去年的23名,在222名国会议员当中就有32名女国会议员。我们希望在未来有更多的女性政治工作者的参与。虽然女性候选人和国会议员的人数在过去5年呈上升趋势,但仍未达到两性自由竞争及平等的政治氛围。 行动党主张女性参政的同时,不但提倡职场性别平等,也能让女性在社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为了在三个领域达到性别平等,即教育、健康及就业机会,我们应持有更开放的态度,互动扶持。纵观世界政治舞台,不管是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还是德国的总理默克尔,这都证明了女性参政不仅仅是口号,而是能实现在现实土壤的行动。 在此,我呼吁各位女党员踊跃出席,在12月16日 (星期日) ,上午10时开始,在梳邦再也Kompleks 3K MPSJ举行的2018年妇女组全国代表大会。 让我们一起告别落伍的性别歧视思维,尊重女性在政坛、职场和家庭所扮演的角色,不管性别、宗族和肤色,迈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好消息!政府扩大豁免摊还PTPTN群体 张念群:M40一级荣誉毕业生无需还钱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借贷者看过来!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宣布,内阁在本月23日议决,政府将扩大豁免一级荣誉毕业生摊还国家高等教育基金群体,从原有的低收入群体(B40),扩大至中等收入群体(M40)。 张念群补充,受惠群体无论是来自政府大学或私立大学,只要考得一级荣誉毕业,就可享有有关豁免制度,这一项新制度将会惠及更多有需要的毕业生。 她透露,截至今年10月,一共有5万3113名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借贷者获得豁免摊还贷款,其中3万7355名是国立大学学生、1万5758名则是私立大专学生。 张念群在国会问答环节中,回答怡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的附加问题时,作出这项回答。 张念群指出,为了减轻借贷者的负担,内阁会议也决定,只有月薪达2000令吉的借贷者,才会从他们的月薪里抽取2%摊还借贷,随后再依据借贷者的薪水调涨逐年增加摊还数额。 她也说,在今年6月至9月期间,政府收到的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偿还款项共有8亿1775万令吉。

张念群:已火速解决槟州14华小校长空缺

张念群:已火速解决槟州14华小校长空缺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两个星期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走访槟州,发现14所华小出现校长空缺的问题之后,火速要求槟州教育局采取行动,下令要在本月底前解决此问题。 大家能否想象一间学校校长职位空缺长达10个月?槟城威南崇光华小就面对长达10个月群龙无首的局面,同病相怜的其他学校在校长职空缺的情况下,学校运作更是大受影响。 时间如流水般悄悄流过,仅仅是两个星期之后,教育部就在槟州就捎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14名副校长和下午班主任,在29.10.2018下午三点前,已接获白字黑字的委任状,即日走马上任,校长荒问题立马解决! 获得新校长掌校的包括:崇光华小、直落斗哇益侨小学、新江小学、丽泽B校、公民总校、中华三校、敬群小学、日新B校、美湖培英小学、培新小学、崇正小学、时中正校、同善小学及华都华小。

张念群:督学课题圆满解决

教育部副部长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10月12日,针对“华文科督学与华小督学”一事发表文告: 督学课题圆满解决,州教育厅行政架构重组将保留“华文科助理总监”和“华小助理总监”的职务和职衔 在上任教育部副部长的这100天,我一直积极地和各个关心教育的组织展开会谈与交流,当中也包括了废除华文科督学与华小督学职衔这个课题。 从我获得的文件显示,国阵政府数年前拟定的州教育厅行政架构重组中,计划将华文科督学和华小督学废除。有鉴于此,我在8月就召见了教育部人力资源管理部门 (Bahagian Pengurusan Sumber Manusia) 的官员开会,以进一步了解更多详情。 第一次会议的结果是: (一)将华小和泰小的督学职位列在小学组 (Unit Sekolah Rendah) ,而非国阵时代的特殊学校组 (Unit Sekolah Khas)。 (二)语文科助理总监和小学组助理总监的级别,从现在的41级和32/34级,一致上调到44级。 (三)为了确保华文科督学和华小督学的职务与职衔不被影响,我指示人力资源部门的官员收集各州教育厅的重组建议,并在收集各州的回复后再向我汇报结果。 我在10月4日再次召见人力资源部门官员进行第二次会议,聆听了他们收集的各州汇报后,议决如下: (一)在教学处语文科 (Unit Bahasa, Sektor Pembelajaran) 里的职位编排,教育部仍然会保留各语文科的助理总监职衔。 (二)在学校管理处 (Sektor Pengurusan Harian) 的各源流学校助理总监职位,州教育厅将保留学前教育组、小学组、中学组和中六组的分类。针对“学前和小学组”,也会保留国小、华小、泰小和政府资助宗教学校的助理总监职务和职衔。 (三)综上,重组后的行政架构将会清楚列明这些职衔,也统一称为“助理总监”(Penolong Pengarah) 而非“督学”(Penyelia),即教学处的“语文科”将会有华文科助理总监和泰米尔文科助理总监;学校管理处的“学前和小学组”将会有华小助理总监和泰小助理总监。 我很高兴在上任副部长的100天内,可以成功解决另一个存留已久的问题。我衷心希望这次的明文规定,让这个问题有个完满的处理方案,并可以消弭华社这段时间的疑虑。我更期待在重组后,各位助理总监能提升效率与素质,一起携手为教育服务。 我也冀望在接下来的日子,凡是关乎华教的重大课题,华社会继续提出建设性的反馈,也给予我和希盟政府更多的信心和时间,将各种政策上或是体制上的问题逐一解决。 ...

华小UPSR不谙华语主考官事件 张念群即时介入及纠正值得赞扬

对于文冬区多所华小在9月20日的小六评估试 (UPSR)的华文考式当中,出现不谙华语文主考官风波,以及考场不能使用华语或淡米尔语讲解之事,雪隆华校董联会对于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对此事件即时介入及给予纠正,采取补救措施,值得肯定与赞扬。 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回应媒体时表示,已指示考试官在委派前往华小和淡小的监考官当中,必须至少要有一名通晓母语的考官,并且要求彭亨州教育局就文冬事件作出解释,同时会与考试局商讨确保官员不再重犯。 雪隆董联会肯定副教育部长对此事的即时介入与纠正,显示其能担起责任和面对问题及解决问题。但是,从此次风波可以看出一些问题,也是副教育部长必须注意的。 教育部过往委派到全国华小考场的主考官,是按照各源流学校为考量,即华小是以华裔主考官为主,而彭亨州则是因为教育局官员小拿破仑作风,过去几年在文冬县内12所华小的小六评估试中都只委派一名华裔作副考官,其余的监考官则全是友族。 雪隆董联会认为教育部所发出的文告,指示所有华小和淡小的监考官中,至少有一名谙母语的考官,这样的安排并不合理,理应要做出调整,以满足各源流学校之考场需求。一般大型华小或多个考场的华小或淡小,需要多名谙母语的监考官,才能顾及全体考生的权益。 雪隆董联会呼吁,教育部考试局应该是以各源流学校和学生的族群比例与语言需求,来委派适当数量和具有相关语言能力的老师当主考官及监考官,而「至少一位谙母语」的监考官政策,显然不合适。本会期盼新任教育部正副部长能给予修正,以一劳永逸的解决上述考场问题。 雪隆华校董联会文告 2018年9月22日

幼儿发展机构应成为发展学前教育推手

希盟妇女组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6月1日,针对新政府将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Permata)交由教育部接管发表文告: 首相敦马哈迪宣布,原本属于首相署管辖的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如今将转由教育部管辖,对此我乐见其成。 在改朝换代前,希盟的国会议员就已多次向国阵政府提出上述要求,可惜不获重视。如今希盟执政未满一个月,却能在第一时间就拨乱反正。 然而,将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转由教育部管辖,只是改革学前教育的第一步,因为目前负责学前教育的政府单位,除了PERMATA,还包括了福利部、教育部、社会发展局和国家团结局。 由那么多部门掌管学前教育,既费时又浪费资源。因此我们一早就在《希望宣言》中建议,设立“幼儿发展机构”,将各个负责学前教育的部门整合划一,并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津贴。 幼儿发展机构应该成为我国监管和发展学前教育的推手,负责7岁以下的幼童发展关键领域,其主要任务为监督幼教中心的运作,以及设定师资和课程的规范。 随着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划入教育部,我们希望看到教育部能尽更大努力设立幼儿发展机构。以期在有关机构设立后,希盟政府可以落实以下政策: 第一, 推广学前教育的普及性,计划性地投入硬体设施与人力资源,来支援学前教育发展。 第二, 提供津贴与补助金,让每个家庭都能负担有素质的学前教育。 第三, 提升幼教中心和教员的素质,与能力发展。 新政府新希望,也为学前教育掀起新篇章,为幼儿缔造一个精彩的起跑点。

废除马新高铁之后,也别忘了改善大新山公共交通

鉴于财务状况吃紧,内阁昨日决定取消马新高铁计划,我相信这是一个痛苦但正确的决定。 然而,我敦促政府考虑以一些小型但更经济实惠的项目取代高铁计划,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 仅此提供一些建议供新政府参考: 1. 在全长1.7公里的柔新长堤建盖人行道以减缓阻塞。 每天平均有约30万人步行越过新柔长堤,专设的人行道将让他们获益,提升安全保障从而降低意外。 2. 提升现有的KTM火车服务,增加班次或车厢,为更多乘客提供服务。 同时也应该提升轨道,通过 Gelang Patah / Nusajaya 衔接新加坡 Jurong East。 3. 提早完成柔新捷运系统(RTS)。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于今年1月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于2024年年底前完成柔新捷运系统。这项计划拟定衔接柔佛新山武吉查卡(Bukit Chagar)站至新加坡兀兰(Woodland)捷运站,并将行程缩短至30分钟。 我很高兴交通部长陆兆福昨日重申了我们将落实这一项目。我吁请政府考虑将这个计划提早完成,因为柔新捷运将协助舒缓新柔长提上15%的堵塞。 4. 延长金马士-新山双轨电动火车(ETS) 至新加坡 我们已经有通向北部的双轨电动火车,希望交通部可以考虑延长南部金马士-新山的 ETS连接至新加坡,让新马两地的旅人有多一个选择。 大新山区的人口目前已经超过150万,我们迫切需要轨道公共交通系统来提高大新山区人口的生活质量。因此在宣布废除新马高铁后,我恳请政府考虑,如果善用省下的资金进行一些较小型的工程,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系统。

张念群:提升医疗设施,古来迫切需要新增一所政府卫生诊所(Klinik Kesihatan)。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3月22日,针对古来的政府医疗设施是否已足以应付需求发表文告: 虽然拥有一所政府医院、11间郊区诊所和5间一马诊所,但不代表 首先,我要谢谢卫生部对我在国会提出,古来急需一所新的政府卫生诊所(Klinik Kesihatan)所给予的回应和和关注。 https://www.facebook.com/KKMKSU/posts/1628344987257383 我是在过去的3月15日,于国会辩论期间提出上述课题,而当卫生部长苏巴玛廉于3月20日在国会总结有关卫生部的提问时,却没有给予正面回复 。 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谢卫生部之后仍通过发表文告回应这项课题,让我们能继续探讨,究竟古来的政府医疗设施是否已足以应付需求。 我清楚知道除了2间政府卫生诊所,古来还有一所医院,11间郊区诊所和5间一马诊所。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古来不迫切需要多一所政府卫生诊所。 让我们来比较古来县与其他人口相近的柔州县属,其政府医疗设施的数目,就能了解为何我会提出这项课题。 古来的人口约为28万3000人,另一个稍微人口较少的麻坡,则拥有约26万9000人。唯麻坡除了拥有1所政府医院,还拥有11所政府卫生诊所,40间郊区诊所和1间一马诊所。 至于比古来人口稍大一些的居銮,拥有30万5000人。居銮不仅拥有一间政府医院,还拥有9所政府卫生诊所、20间郊区诊所和3间一马诊所。 县属 人口 医院 政府卫生诊所 郊区诊所 一马诊所 从以上图表清晰可见,虽然人口相近,但无论是居銮还是麻坡,拥有的政府卫生诊所和郊区诊所,皆比古来多。 的确,古来拥有更多的一马诊所,但不是所有一马诊所都有配置医生,所以一马诊所的医疗服务,并不能和政府卫生诊所相提并论。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国会屡次要求中央政府在古来至少增设一所政府卫生诊所,而不是更多的一马诊所或郊区诊所。 我和孩子,皆是古来政府卫生诊所的受惠者。当我带第3个孩子,到古来政府卫生诊所注射疫苗时,我亲眼见古来的政府卫生证诊所是多么的拥挤和繁忙。 虽然每天要面对那么庞大的医疗需求,我必须说古来政府卫生诊所内的医疗人员,都竭尽所能提供高水平的专业和服务态度,对此我深表感激。 然而,要医疗人员们持续在工作量如此庞大的高压情况下工作,对他们是不公平的。同样的,古来人为了要到诊所看诊而大排长龙,面对长时间的等候,肯定是病痛之外的另一精神负担。

张念群:女性90天产假纸上谈兵

希盟妇女组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3月21日发表文告: 纳吉于2017年10月27日首次公布的女性90天产假至今尚未兑现 纳吉在2018财政预算案演讲中宣布,2018年是女性赋权年。然而迄今,我们依然不确定国阵有什么具体政策来赋权女性。 可是我们知道,其中一个在预算案中所宣布的重要政策,就是让私人领域向公共领域看齐,把女性目前享有的产假,从现有的60天增至90天。 去年12月,人力资源部副部长依斯迈阿都慕达利曾被报道表示,若雇主以女性雇员拿90天产假为由解雇她,雇主将会被调查和起诉。 然而这种声明只凸显了副部长的无知。事实是,若没有在国会修正《1995年劳工法令》第37条文、沙巴劳工法第83条文、以及砂拉越劳工法第84条文,私人界90天产假就不具法律约束力与强制性。我昨天在国会询问人力资源部长这一课题,他也亲口承认,目前政府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拒绝给予女性员工90天产假的雇主。 自纳吉宣布90天产假后,迄今已经5个月,该公布仍然是纸上谈兵的一项建议。更令人感到遗憾的是, 人力资源部部长昨天亲口在国会内对我承认,国阵无意在这次的国会提出修改劳工法令法案。 国阵政府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去修改一项简单的法律?而更重要的是,国阵最终将在什么时候公布2018年女性赋权年的完整计划? 从怀胎到分娩,我们需要10个月的时间。国阵政府到底需要多久才能履行一个简单的承诺?会不会比女人用10个月生孩子的时间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