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刚:马华做贼凭什么喊捉贼?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2日,针对周美芬于无拉港补选的言论发表看法: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质问无拉港补选马华竞选委员会主席周美芬,马华做了巫统的帮凶61年,极尽败坏国家的体制和财富,下野后从未对过去所作所为向人民道歉,如今补选到来就华丽转身,仿佛国家目前所面对的烂摊子是希望联盟所造成的。 张玉刚指出,周美芬和一众马华领袖企图浑水摸鱼,把“不要马华监督”说成“希盟不要反对党监督”。下野之后的巫统和马华,配合伊斯兰党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人民不欢迎这样的反对党。 “这些前朝政府的领袖,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是彻头彻尾的虚伪,把马华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他举例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1亿3千万令吉的利润,倘若509没有政党轮替,广大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这些前朝领袖迄今不但不肯交代种种弊案,如今还口口声声要监督政府,实在无耻之极。 “希盟新政府上台就拼命收拾前朝政府的烂摊子,重建败坏的体制,抢救低迷的经济。希盟在体制改革所交出的成绩单,包括削减首相权力,回复三权分立,以及赋权国会等,让公民社会和真正的反对党拥有健全的机制监督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制衡。” 他呼吁无拉港选民在9月8日支持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继续支持希盟新政府的改革议程,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外劳政策深深影响金马伦政策,应弹性处理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6月14日,针对金马仑的外劳问题发表文告。 正视金马仑农业困境,外劳政策应弹性处理 (金马仑高原14日讯)当内政部宣布“重雇非法外劳计划”铁定于6月30日截止,并在7月1日开始展开取缔非法外劳行动之后,金马仑民主行动党邀请专人分别在甘榜拉惹新村和巴登威利新村举办两场说明会,获得群众踊跃参与,也说明了政府的外劳政策令菜园雇主忧心忡忡。 彭亨州候任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的张玉刚表示,金马仑的农耕地政策跟国内其他农业区不一样,为农民带来无数困扰,包括申请外劳。 “99%的金马仑农耕地,都是属于‘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根据国家土地法典,TOL有非常多的限制,包括必须每年更新,不能建设永久性建筑物如员工宿舍,因此大部分政策都不承认TOL作为农耕地的合法性。” 他指出,就以外劳政策为例,它要求农业雇主必须拥有地契和宿舍建造准证,但是TOL不具备地契资格,也不能建造宿舍並申请准证,如果严格根据条例,金马仑所有的菜农根本就不能聘请外劳。 张玉刚表示,国家确实不应该大量依赖外劳,特别是在制造业、服务业和工业,但也必须正视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够吸引本地劳工参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农业和种植业,这三个不但是肮脏、危险及辛苦的3D行业,其工作性质也非常枯燥,薪金再高也难以吸引本地劳工。 “事实上,菜农耗费在外劳身上的就业成本,其实远远高于聘请本地劳工,如果有的选择,菜农也不想聘请麻烦多多的外劳。因此,针对个别行业的外劳政策,政府应该予以弹性处理,特别是金马仑农业。” 他也指出,如今马来西亚因为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而面对一兆国债,如果政府能够简化漂白非法外劳的程序,必将能在短期内为国库带来数以十亿的收入,帮助国家走出债务困境,为国家和雇主带来双赢的效果。 “必须强调的是,简化漂白外劳政策并非是放任雇佣外劳。我们必须正视,不管有没有漂白政策,短期内国家特定行业无法不需要外劳。相反,当局应该加强执法,包括对付经营生意的外劳和不依据法律带入外劳的中介商和雇主。”

若有知耻之心 蔡金星应辞上议员一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质问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何时才愿意辞去上议员一职,树立健康正确的政治风气,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 蔡金星上议员一职,是在2017年6月23日再被委任,直至2020年6月22日才届满。 “蔡金星是在2014年开始被委任为上议员,属于政治委任,这些年来对国家重大议题如一马公司惊天丑闻等静若寒蝉,未有丝毫建设性发言,对国家建设毫无贡献。” “第14届大选政党轮替之后,蔡金星这些属于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若有知耻之心,本应该随着被人民拒绝的国阵政府一并离开,而不是继续尸位素餐。”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指出,蔡金星高谈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就应该以身作则,辞去上议员一职,以示问责并建立健康政治风气。不然的话,只是证明了蔡金星及其马华同僚口不对心,眷恋权位。 与此同时,张玉刚也敦促所有受国阵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辞去该职,为社会树立健康的政治价值。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7月11日的文告:

陆交局金马仑大型执法 吁请约束外劳驾驶菜车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暨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于2018年8月9日,针对陆路交通局在金马仑展开大型执法行动一事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于8月6日至7日在金马仑高原各地区展开大型执法行动,取缔违法的菜车,造成舆论纷纷。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指出,该执法行动是因为陆路交通局接获大量来自民众投报,金马仑的外劳在当地驾驶菜车,频频造成多宗伤亡车祸,由布特拉再也总部亲自下令展开。 张玉刚表示,不少金马仑农友因为在四轮驱动车或吉普车安装不符合规格的车斗围栏而遭取缔,让他们非常苦恼,纷纷向州议员大吐苦水。 “由于较早前发生了几宗外劳驾驶菜车而造成的车祸,因此当局不得不展开执法行动。我有要求当局对不太过分的围栏通融处理,但我也希望农友们能够配合,约束外劳别让他们把菜车驶出马路,以避免发生车祸,危及无辜的道路使用者。” 针对菜车车斗围栏的问题,张玉刚强调,迄今为止,金马仑陆路交通局分部依然开放申请金马仑特别路税,只要菜车符合安全条件和指南,就能获得金马仑特别路税和安装车斗围栏。 “另一方面,目前车斗围栏的高度极限是基于安全考量,由各方面所达成的协议,以确保菜车的平衡性和安全性,一旦发生意外车祸及人命伤亡,所有人包括驾驶员和道路使用者,都能获得保险公司的保障。” 由于申请特别路税的菜车只限在金马仑行驶,而有部分菜车用者不需要特别路税却又想安装车斗围栏,张玉刚透露,他已经与金马仑菜车公会合作,向交通部要求改善和简化申请程序,而此事正在进行中,希望早日为菜农们捎来好消息。

张玉刚:马华的“制衡”竞选口号无稽且站不住脚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0日,针对“马华制衡论”发表看法: 马华公会于甫提名不久的雪州无拉港补选,推出“监督敢敢说!制衡敢敢做!”的竞选口号,希望借此役让马华候选人陈志忠进入雪州议会,以期“监督与制衡希盟州政府”云云。 我们不是不要反对党监督和制衡执政党,只不过马华在此时此刻打出“制衡”的口号上阵补选,是非常无稽且站不住脚,原因有三: 首先,当我们说需要监督和制衡的时候,必然是在朝者出现腐败的迹象,以至于需要制衡。希盟政府甫上台100天,正打算励精图治和大展拳脚,以抢救国家危在旦夕的政治、经济、教育和多元的社会。 过去100天,希盟政府也许因经验不足而犯错,但却绝非好像前朝政府般,极尽败坏国家体制和财富。反观执政国家61年,恶行罄竹难书的马华,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这根本就是做贼喊捉贼,是彻头彻尾的虚伪。 就好比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当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如今希盟要解决这种种的不公问题,马华不但没有向社会道歉,竟然还敢说三道四,仿佛事不关己。 这种没有悔改之心,也没有认真问政,只是想浑水摸鱼来捞取廉价政治资本的政党,即便是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第二,选民并不需要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这几个煽动种族及宗教主义的反对党。 509政党轮替之后,希望联盟新政府正式启动国民期待已久的政经体制改革,反观在野的巫统、马华和伊斯兰党却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 最近的3场补选已经证明了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都在寻找合作模式,公然眉来眼去互相拉票。希盟政府给予所有反对党充分的言论和新闻自由,然而这些反对党操弄的议题却是违反民主和国民团结的共识。 选民拥有雪亮的眼睛,必然能够分辨到底哪个阵营是在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重建和修复国家的体制,以确保所有人的自由权利都受到保障,在这基础之上,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才能够有更多更大更多元的可能性。这也是选民应该关注的焦点和方向。 第三,无拉港选民应把手中一票投给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延续已故黄田志未竟之志。 身为中央政府的马华已经在过去10年监督雪州希盟政府和无拉港州议员有余,事实胜于一切,前朝政府到现在都找不到雪州希盟政府的痛脚,反观已故黄田志州议员却端出亮丽的成绩单,被誉为是雪州其中一个勤政爱民的模范议员。 本以为能够配合中央政府,全力发展无拉港的黄田志不幸的在一场意外事故离开了我们,壮志未酬。无拉港选民没有理由在这一场补选,把票投给过去毫无建树的马华候选人,以至于放弃了希盟政府全力为无拉港打造的发展大蓝图。 9月8日,让我们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 9月8日,让我们以选票证明了希盟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9月8日,请投王诗棋一票!

魏家祥“蔬菜需求降低”言论不符民间实况 政府与民间脱节让人感不安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6日驳斥交通部长魏家祥的言论之文告: 交通部长魏家祥针对金马仑蔬菜于防疫行动管制期间无法正常销售所发表的言论和观点,让我不禁狂翻白眼,更间接证明了内阁部长们在行动管制进入第19天后,仍然搞不清楚民间所面对的各种阻碍和困难。 魏部长是在4月5日晚上9点半,通过星洲日报面子书直播节目,表示金马仑蔬菜在防疫期间无法正常销售是因为市场需求降低使然。 魏部长这番言论,证明他并不了解市场过去十多天的实际状况,也不符合他口口声声所强调的市场供需法则。 首先,魏部长必须理解,蔬菜是相对最廉价,也是最基本的食物,它所提供的营养价值,非其他食品所能取代,因此蔬菜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而非可有可无的奢侈品。 其次,在行动管制期间,大部分市民虽然无法出外就餐,但三餐仍必须在家解决,马来西亚的人口还是3千万,魏部长不能因为夜市和农业市集停止营运就说蔬菜的需求降低。 当前我们面对的问题,是蔬菜的分销网和物流网被行动管制令的各种措施打到乱七八糟,以至于市民无法通过往常的管道来购买所需的蔬菜。市民买不到蔬菜,或买不起蔬菜,是供应模式改变,而不是需求降低。 我提出两点,希望魏部长能够好好参详。 第一,行动管制令颁布之后,我和所有的同僚就开始收到老人院、孤儿院、食物银行等慈善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求助,表示他们开始面对食物短缺的状况,特别是蔬菜水果和鱼类等不能放久的食品,甚至有些慈善团体还准备安排车辆上来金马仑载送蔬菜。 第二,在这期间,我也收到不少询问,为何市面上所售卖的蔬菜非常昂贵,种类不多也不新鲜。根据魏部长所提出的市场供需法则,如果蔬菜需求降低,价格理应降低,但为何市场上的蔬菜价格却居高不下?有些地方甚至一菜难得? 我建议魏部长应该亲自拜访市集和商场,针对蔬菜供求和价格好好做一番功课。 经历了19天的行动管制之后,部长竟然发表“人民对蔬菜的需求降低”这种与民间完全脱节的资讯,不禁令人感到极度不安,这要我们如何信服政府能够妥善应对接踵而来的挑战和危机?

谁说消费税不会影响金马仑农民?

希望联盟金马仑国会议席准候选人玛诺佳仁以及丹那拉打区州议席准候选人张玉刚于2018年4月26日发表的联合文章: 自2015年实施消费税以来,巫统国阵政府一直吹嘘说,消费税(GST)对农民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大多数新鲜蔬菜都属于零税率商品,不会征收消费税。 巫统国阵过去61年来一直用谎言喂养我们,当然,消费税课题也不例外。事情的真相是,金马仑高原农民的财务负担,已经因为消费税而加重。 事实上,金马仑农民用于农业耕作的大部分材料都要支付消费税,这包括:肥料、除草剂、杀虫剂等,这些材料占了农民生产成本的很大部分。 若要比较,在之前的销售及服务税(SST)制度下,肥料等农业材料其实属于豁免税率物品。但是,当纳吉推出消费税时,却尽量避免加长豁免消费税清单 — 因为他落实消费税的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征税以解决1MDB的债务危机。 我们也不要忘记,农民用来搭建竹棚或屋顶的材料也被征收消费税。此外,农耕用的皮卡车、拖拉机、犁耕机等等也都得缴付消费税。 当然,巫统国阵的支持者会说,如果这些农民有注册消费税,他们可以申请消费税的进项税回扣。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很多农民的营业额都低于消费税注册门槛,这是因为金马仑的农业耕作主要由小园主在小块土地上经营。 即使对于注册消费税的农民,为符合消费税规定的运作成本也非常高。他们不得不购买消费税软件、电脑和打印机等来打印发票,甚至被迫花钱聘请税务代理来处理相关账目。 你能想象吗?来自巴登威利(Bertam Valley)或甘榜拉惹(Kampung Raja)的乐龄农民,必须在他们的农场安装电脑和打印机,或将大部分辛苦赚来的钱花在雇用税务代理以申报消费税? 至于那些无法注册消费税以申请进项税回扣的农民,他们将被迫自行承担这笔6%的税务。但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由于蔬菜价格主要由市场决定,农民完全无法把消费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金马仑的农民深受消费税的压迫,6%的消费税大大削减他们的利润。更让人感到担忧的是,如果巫统国阵成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消费税或许可能会调高至10%。 让我们把这次全国大选当成对消费税的全民公投。希望联盟已经在《希望宣言》中承诺,一旦执政,将在组织联邦政府后的100日内,一劳永逸地废除消费税。

密谋后门政府毁民主坏经济 巫统伊党马华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2月26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痛批巫统、伊党和马华为了夺权,不择手段配合公正党叛将阿兹敏,企图组建提倡极端单元的后门政府,几乎把马来西亚推进毁灭性的熊熊烈火。 “当国阵和伊党的诡计不得逞之后,就假惺惺宣布撤回对马哈迪的支持,并要求解散国会和举行大选,这是非常无耻可笑的行为。要知道,这一场‘二月政变闹剧’,一开始是由阿兹敏和国阵伊党所策划,始作俑者就是这些政棍,如果以后政党输了大选之后不服输,每每策划政变东窗事发受挫之后,就要求解散国会要求重选,国家动荡岂不是没完没了?” 张玉刚表示,正当希盟政府日夜深惟,苦心竭力策划应对新冠肺炎全球疫情的经济振兴措施,巫统、伊党、马华、国大党以及阿兹敏带领的一小撮叛徒,却把心思放在密谋组建违反民主的后门政府,也破坏了希盟政府要改善我国经济和人民福祉的努力,为了个人私利典当社稷权益,实在不可饶恕。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行动党和希盟政府已经疲于奔命,他严厉谴责国阵伊党在此时此刻不但没有为国家分担解忧,还为了一己利益,企图把马来西亚推入永不复生的深渊,事败后还要求解散国会,装腔作势套上捍卫民主的虚假面具,实在厚颜无耻之极。 “509政党轮替之后,希盟政府给予所有反对党充分的民主自由,然而这些反对党却冥顽不灵操弄各种极端议题,违反民主和国民团结的共识。我要提醒这些反对党,竞逐以撕裂社会团结和互信为目的竞选议程,就算成功夺回政权,最终也只能获得一片废墟。” 张玉刚呼吁全国人民成为希盟政府强而有力的后盾,拒绝反对党操弄的种族主义及极端宗教主义政治,让希盟逐步履行大选宣言中的承诺。他相信选民雪亮的眼睛,必定能够看出到底哪一个政治联盟才是专心为人民带来更好的服务、更好的政策、更好的福祉,而哪一些政党只不过是为了夺权而不择手段破坏国家民主、民生经济和国民团结。

张玉刚:教育部长不应该制造社会矛盾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指出,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长久以来在国阵执政之下存在着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这些制度上偏差和不平等对待,直接导致我国各族学生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隔膜,并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也成为我国社会种族问题激化的根源所在。 张玉刚表示,马智礼作为新政府的教育部长,理应坚定地推动改革议程,着手逐步淡化各种因偏差制度造成的矛盾,在平等互助的基础上逐步化解种族问题,为我国社会的长远发展、竞争力与福祉做出努力,而不是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制造更多对立和矛盾,为新政府的改革开倒车。 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槟城出席与理科大学校方和学生对话时,针对维持大学预科班(KPM)预留90%学额给土著学生的政策,表明若要废除以求平等,则须先确保土著不因不谙中文,而应征不到工作。 “预科班政策是教育机会,而应征工作是经济市场的就业机会,马智礼所举的例子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马智礼把土著在自由就业市场上的困境,与非土著学生受教育的机会相提并论,这种刻意制造对立和矛盾的言论是要不得的,也是国阵的捞取政治资本的廉价套路,马智礼应当慎之戒之。” 张玉刚指出,大家都知道国阵执政60年为教育体系和社会留下各种各样除之不尽的弊病,因此普遍人民并没有要求新政府的教育改革能够一步到位,而 既然选择接下教育部长的重担,就应该拿出智慧、情商、诚意和勇气,逐步化解这种种流毒和矛盾,而非进一步加剧对立,制造社会分化。

马华被羞辱要火箭出头? 马汉顺自取其辱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针对马汉顺的言论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反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纳兹里现在又不是中央部长,也不代表希盟政府,何以火箭要谴责这样一个政治小丑。他也斥责马汉顺,纳兹里不但是巫统领袖也是国阵总秘书,马华一再被纳兹里羞辱却还落力为巫统助选,这很明显是自取其辱,如今还要火箭“管制”其忠实盟友,凸显其错乱的思维,更加是自曝其丑。 纳兹里在士毛月补选的助选时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抨击希盟政府的非马来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与首席大法官没用《可兰经》宣誓就职,甚至扬言要废除华校与淡米尔学校。 “纳兹里已经不再是中央部长,不能左右中央政策,最重要的是全体希盟政府成员都没有炒作极端言论来捞取廉价宣传,也全力支持华教发展,因此纳兹里要做政治小丑来为巫统催谷支持就任由他吧,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要支持谁已经心中有数。”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提醒马汉顺,巫统和伊斯兰党在过去几场补选合作无间,炒作极端言论来赢取支持,马华上下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落力为巫统助选,现在又一再被纳兹里羞辱,之前言之凿凿的“解散国阵”言论已经变成天大的笑话。 他强调,希盟政府已经用实际行动支持华教,独中制度化拨款、华中制度化拨款、制度化增建华小包括最近批准彭亨关丹中菁分校成为行政独立运作的学校,让彭亨州多加一所新华小,都已经讲到做到,不需要再理会纳兹里这类政治小丑的极端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