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刚:疫情打击心理健康 政府必须关注弱势群体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10月10日(星期六)发表文告。 世界心理健康日:政府必须正视弱势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 适逢10月10日的世界心理健康日(World Mental Health Day),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呼吁政府正视新冠肺炎疫情后的创伤后遗症,并特别关注弱势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 为了有效对抗新冠肺炎疫情,马来西亚从今年3月份起实施行动管制令。虽然行动管制令已经逐步放宽,但近日的新增确诊病例却屡屡创新高,而行动管制令对社会与经济方面带来了相当严重的冲击,弱势群体更是首当其冲。 史无前例的疫情与政府实施的对应措施影响社会各层面,包括工作与收入,人际交流,生活习惯,丧亲之痛等等让人容易陷入不安与恐慌的情绪当中,而对于本来心理健康不佳的患者与弱势群体更是备受打击。 当中,人力资源部部长沙拉瓦南在9月份就表示,我国的失业人数已突破100万人,当中主要原因是受到行动管制令影响而被裁员。由此可见,经济或社会层面受到冲击所带来的的疫情创伤后遗症已经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事实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造成全世界93%的国家的重要精神卫生服务受到干扰或中断,然而人们对于精神卫生的需求却正在增加。另外,世界卫生组织针对6各区域130个国家作出调查显示,超过60%的国家当中,弱势群体的精神卫生服务受疫情影响,包括儿童和青少年(72%)、老年人(70%)以及需要产前或产后服务的妇女(61%)。 政府虽然正专注于控制第三波疫情的爆发和压平曲线,但也必须正视疫情期间与疫情后的创伤后遗症,并采取相应措施保障国人与弱势群体心理健康素质。 为了照顾国人特别是弱势群体的心理健康,政府有必要提供更广泛的精神卫生服务,资金和人手,确保在疫情期间与疫情后期,有需要的国人能得到全面和即时的精神卫生服务。另外,政府控制疫情的政策,措施和资讯必须有效率和透明化,避免由于政策不明朗和混淆导致民众陷入焦虑的情绪,更避免加重如强逼症等患者的病情。 另外,由于失业率在疫情期间不断攀升,政府应该增强经济辅助措施的力度,全力挽救日益增长的失业率,将疫情冲击减至最低,避免饭碗问题成为压垮小市民的最后一根稻草,造成更严重的社会与经济危机。 许多研究皆显示我国的精神疾病已经日趋年轻化,因此政府在疫情期间更应该立即正视国人的精神健康状况并投入充足的资源来提升精神卫生服务,同时加强减低失业率的各项措施,以挽救经济并减低疫情对整体社会心理健康的冲击。

马华被羞辱要火箭出头? 马汉顺自取其辱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针对马汉顺的言论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反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纳兹里现在又不是中央部长,也不代表希盟政府,何以火箭要谴责这样一个政治小丑。他也斥责马汉顺,纳兹里不但是巫统领袖也是国阵总秘书,马华一再被纳兹里羞辱却还落力为巫统助选,这很明显是自取其辱,如今还要火箭“管制”其忠实盟友,凸显其错乱的思维,更加是自曝其丑。 纳兹里在士毛月补选的助选时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抨击希盟政府的非马来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与首席大法官没用《可兰经》宣誓就职,甚至扬言要废除华校与淡米尔学校。 “纳兹里已经不再是中央部长,不能左右中央政策,最重要的是全体希盟政府成员都没有炒作极端言论来捞取廉价宣传,也全力支持华教发展,因此纳兹里要做政治小丑来为巫统催谷支持就任由他吧,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要支持谁已经心中有数。”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提醒马汉顺,巫统和伊斯兰党在过去几场补选合作无间,炒作极端言论来赢取支持,马华上下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落力为巫统助选,现在又一再被纳兹里羞辱,之前言之凿凿的“解散国阵”言论已经变成天大的笑话。 他强调,希盟政府已经用实际行动支持华教,独中制度化拨款、华中制度化拨款、制度化增建华小包括最近批准彭亨关丹中菁分校成为行政独立运作的学校,让彭亨州多加一所新华小,都已经讲到做到,不需要再理会纳兹里这类政治小丑的极端言论,

张玉刚炮轰彭亨州政府一意孤行 金马仑农地政策扼杀小农民生计

彭亨州政府于今年推出针对金马伦高原的新土地政策,通过成立彭亨机构 (Pahang Corporation Sdn Bhd)宣布分派租约予1018名先前持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的金马仑农民,从2020年6月16日至19日起,金马仑土地局邀请了首380位农民出席金马仑农业地租约解说会。已出席解说会的农民发现彭亨机构完全没有检讨当中极不合理的租约规范与内容,因此皆大感无奈与失望。 金马仑丹那拉大区州议员张玉刚炮轰,彭亨州政府无视当地农业组织及其同僚所提出的备忘录的多项建议,不理会金马仑农业困境与农业地租约将带来的问题与挑战,一意孤行只要求农民在期限内缴交租金,无疑是杀鸡取卵。 “州政府至今仍然无意修改任何租约条款,当中包括执意向农民收取高昂的农业地的年租金,即每年1英亩4500令吉。跟以前的884令吉比较,涨幅高达500%!州政府也无意加长新租约的3年租赁期限,因此无法提供有效的土地保障,以致农民不敢贸然投资时间与金钱以提升产业和打造永续农业。” 张玉刚指出,州政府官员以毗邻金马仑高原的罗京高原(Lojing Highlands)的农业地租约做例子,试图证明农民能够支付高昂的地租,以合理化在金马仑收取高昂的租金。然而在罗京高原耕种的农场大部分都最少10英亩,因此能以大规模生产的方式维持农产品的高产量来赚取利润,承担高成本的同时也继续耕种。此外,罗京高原农场也往往能获得超过十年的租赁期限,因此能放心地投入时间与资本来持续迈向农业产业现代化与产业升级。 “相反的,金马仑大部分的农耕地面积都相当小,许多农场只占地约1至2英亩,小园主面对高昂的农地租金,加上蔬菜种子,肥料,农药,员工薪金等高企不下的成本开销,将无法承担沉重的财务负担。金马仑农业地租约没有将小农场的困境和挑战纳入政策考量范围,犹如杀鸡取卵,长远而言,本来自供自足的小农场可能面临成本高昂问题而无法继续耕种,为金马仑带来严重的社会经济冲击,连带影响全国的粮食供应。” 张玉刚表示,我国由于实施管制令对抗新冠肺炎疫情,金马仑农业也面对一定程度的损失与冲击,他呼吁州政府放宽土地租约政策以扶助和振兴金马仑农业,而非竭泽而渔对雪上加霜的农民开刀。

州议会书面回答缺失大半年 张玉刚斥阻扰议会问责工作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12月6日(星期一)关于彭亨州议会书面回答质询记录的新闻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批评彭亨州议会及州政府,在处理议员的议会质询一事非常差劲、拖延和怠慢,本应该在今年第二次州议会召开之前必须提供的书面回答,直到今天仍未上载官方网站,导致反对党议员无从监督和跟进有关彭亨州的政策和地方民生议题,严重阻扰议会问责工作。 张玉刚指出,彭亨州政府是在2020年第三季的州议会承诺,停止邮寄书面答复给各个议员,并把所有的书面答复扫描成文件,上载在州政府的官方网站(https://www.pahang.gov.my/index.php/pages/view/338?mid=48),供大众随时参阅,以加强议会电子化工作,并提高议会问责透明度。 他表示,州政府是做到了电子化,把议员质询的书面答复都上载官网,但是其上载的速度和效率却一次比一次怠慢,今年度是最糟糕的,8月份的议会质询,直到今天要召开第二次州议会,书面答复仍然不见踪影,严重耽误议会问责及监督工作。 “我在今年8月份,一共提呈10道质询,问题范畴涵盖彭亨州政策方向、抗疫方针、疫苗接种成效、内陆教育挑战、下至地方民生课题如金马仑外环道路及治水防洪工程,这些议题都需要时刻跟进和及时追踪,奈何州政府如此怠慢处理答复工作,不只是让议员和公众无法掌握最新资讯,也导致我不得不把问题重新带上最新的州议会,这是对议会问政极度不尊重。“ 他也指出,尽管州政府承诺电子化议会质询工作,但根据过去的记录,很明显州政府只是把问答文件扫描之后就上载官网,并没有针对各个议员的质询记录,根据问责部门和课题类别分门别类,相关课题也缺乏编目和索引,网站也没有准备搜索引擎供大众查询,并没有做到电子化的真正精髓,让民众可以随时评估议员和政府的问政表现,同时方便议员及政策研究者掌握最新的资讯。

赞助投保农友意外保险 张玉刚:抛砖引玉为农友谋保障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赞助金马仑50名农友投保农业银行所推介的个人意外保险(Takaful Kasih Plus),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之效果,与农业组织和雇主们群策群力建设金马仑农友们的安全福利保障,进而提升工友们的生产力,加强金马仑农业的竞争力。 农业银行推介的这项个人意外保险优惠配套,公开让所有我国公民和合法外劳投保,提供24小时全天候保障,保障范围概括意外死亡、终身残疾、殡葬费用、医疗费用以及住院费用,投保配套从一年RM10.60起,亦可选择投保最高RM316之配套,意外死亡保障高达RM300千。 张玉刚出席支票移交仪式时表示,这次的赞助主要跟金马仑5大农业组织合作,即金马仑菜农公会、金马仑花业公会、金马仑马来人小园主公会、金马仑印度人小园主公会和金马仑农业协会,并计划在明年计划把受惠劳工增加至100人。他也呼吁金马仑农业园主积极配合菜农公会为受雇劳工签购该保障计划,因为雇主们也能够通过该计划受惠,避免因员工受伤而蒙受不菲的治疗费用。 张玉刚表示,他刚从德国的社会建设考察之旅归来,实地考察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何推动国家经济发展。德国自1883年创建社会福利制度以来,就致力于建立一个全面的社会保障制度,作为社会市场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张社会保障网保障了其国民的生存权利,让他们在面临疾病、工伤事故、失业、残疾、衰老以及死亡风险的时候,获得全面的社会保障。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6年统计,调查的38个国家中,德国每人每年总计工作1,363小时,即每天工作约7小时,是平均工时最低的国家,而世界经济论坛的《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德国被评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之一,排名世界第5,尤其在创新、劳动市场灵活度和雇员保护方面获得极高评价。这意味着德国的高福利社会非但没有拖垮经济,反而在全球各国备受全球经济恶化困扰之际,仍能维持高就业率和高生产力,是世界最具竞争力的高技术及工业国家之一。” 他说,员工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提供更好的保障和福利,并不会让公司失去竞争力,反而会促使产业升级和技术转型,以避免调入依赖廉价劳力来生产的困境和陷阱。二战后的德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但却迅速重建。扭转乾坤成为工业强国,其“社会市场经济”虽然有与我国制度有着根本的不同,但德国在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关注民生等方面的成功之处,仍然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图1解说:张玉刚(右7)在金马仑新村发展官罗良丰(右5)和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右6)的见证下,移交支票给金马仑农业银行经理沙鲁尼占(右8)

疫情期间强硬遣返难民恐致双输局面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2月24日(星期三)针对政府遣返逾千缅甸难民的新闻文告: 针对国盟政府近期展开的遣返难民行动,在国内疫情施虐和经济低迷的双重困境下,政府实在没有必要针对难民和无证移工大费周章,因为这将会对我国的财政经济和国际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导致双输局面。 日前,尽管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和大马寻求庇护组织已经成功向吉隆坡高庭取得展缓令,阻止政府遣返缅甸难民,惟移民厅总监凯鲁再米却宣布今天已遣返1086名缅甸人。显然地,移民厅公然违抗庭令,实属藐视法庭,践踏法纪。 不仅如此,移民厅更强调上述行动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我国政府将持续遣返难民和无证移工。移民厅将通过内政部与外交部,取得越南、印尼、孟加拉等国家政府同意,以便遣返这些国家滞留于我国拘留所内的国民。 在经济低迷和疫情施虐的双重困境之下,政府耗费时间和金钱大费周章遣返难民和无证移工,不但对捉襟见肘的国库毫无效益,也间接使得罗兴亚等难民和寻求政治庇护者遭迫害,影响我国的国际声誉。 尤有进者,不久前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才公开承诺,政府不会逮捕前来接种2019冠病疫苗的无证移工,如今移民厅却高调表示必将执行遣返计划,政府这种互打嘴巴,言行不一的措辞作风,要如何取信于人,完成疫苗接种,群体免疫的终极目标? 遣返难民和无证移工一事,在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的情况下,政府需从长计议,不应仓促行事。 国内不少行业都面对劳工短缺的问题,政府与其大费周章遣返难民,倒不如赋予难民短期的工作准证,把劳动人员配置在急需劳动力和待复苏的经济领域,创造双赢效益。 图:张玉刚(左2)前往Kampung Terisu派送食物礼篮和生活物资。 图:张玉刚(左2)前往Kampung Telimau派送食物礼篮和生活物资。  

JASA重启证明国盟把争权夺利放在第一位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主席张玉刚炮轰国盟政府重启声名狼藉的政治宣传单位特别事务局(JASA),证明了国盟政府即使在疫情施虐期间把争权夺利放在第一位,不将纳税人的金钱花在刀口上,反而大洒金钱以大搞宣传和巩固政权。 国盟政府所提呈财政预算案,宣布拨款高达8550万令吉,正式重启JASA,当中第一项总值400万令吉的拨款是通讯策略项目下的经费;另外的8150万令吉则是以“新政策”的名目拨出,对比国阵时期所拨出的3000万令吉更是暴涨了185%。 JASA的历史可谓劣迹斑斑,在数年前就通过各种管道,包括社交媒体及教育机构屡屡散播谣言与假新闻,倾全力协助当时的国阵政府抹黑政敌以捍卫政权。 其中,JASA在2016年期间就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到各大专学府,包括马来亚大学举办一马公司洗脑讲座,更邀请恶名昭彰的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为学生“讲解”一马公司丑闻,试图洗脱一马公司和国阵的贪污形象。 显而易见,首相慕尤丁和国盟政府很可能希望透过JASA的大力宣传,洗脱这数月以来国盟施政不佳和各种荒谬言论所塑造的负面形象,希望人民能对国盟逐渐改观,进而持续稳固摇摇欲坠的政权。 我国目前饱受新冠肺炎疫情施虐,急需政府以各项针对性的措施拯救许多受重挫的经济领域,投入更多资源给前线人员和医疗领域,以及保护弱势群体的健康与基本权益,无奈国盟竟选择砸大钱给JASA以宣传自身的政绩。 事实上,2021财政预算案内的多项重要拨款都无法享有JASA的一级待遇。 政府只拨出8000万令吉来提供Peka B40群体健康检查计划,作为掌管原住民福利与各项事务的原住民发展局(JAKOA)也仅仅获得5921万令吉的拨款,更不用说希盟年代首创的独中拨款也随着希盟被夺权而走入历史。 种种例子都显示国盟政府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广大民众,特别是弱势群体如B40群体,贫穷家庭与原住民的健康与福利。 希盟政府在2018年上台后,大刀阔斧解散浪费纳税人金钱的数个部门,当中就包括恶名昭彰的JASA。 然而,在国盟通过后门方式上台后,巫统在数月前已经公开呼吁重启JASA, 宣称要为前朝希盟政府大举解雇公务员的行径“弥补罪过”。 即便是在国阵执政期间,2018年也只拨给JASA共3000万令吉,但国盟政府却播出8550万令吉,对比先前的预算暴涨了185%。这无疑令人质疑,国盟政府此次重启JASA以及增加拨款,是否是屈服于巫统的政治施压,图以各类官职和优厚薪金来笼络巫统,避免国盟政府垮台? JASA是此次财政预算案对人民最没有必要,也对经济复苏毫无意义的项目,国盟应该取消JASA以及其他浪费纳税人金钱的拨款,提高政府的施政效率,将国家的资源投入更重要的领域,确保我国能有效减缓和对抗疫情冲击,稳住饱受压力的经济发展,推动疫情后的经济改革,以及保障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

扣留所命案与滥权问题层出不穷 张玉刚疾呼国盟立即成立IPCMC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2月25日(星期四)针对扣留所命案的新闻文告: 我国警方贪污滥权与疏忽职守的问题层出不穷。在本月17日,一名63岁巴基斯坦男子在雪州双溪毛糯监狱被警方扣留期间突然死亡。家属认为其死因有许多疑点,今天现身要求政府召开验尸庭彻查死因。不久前,一名未成年少女在砂拉越遭美里警方逮捕,扣留期间被另一名被扣留的少年强奸,引起社会震惊与哗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谴责国盟政府对警方贪污滥权和疏忽职守问题充耳不闻,并敦促国盟政府立即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建立完善的监督与审查机制,杜绝警方滥权。 我国经常传出扣留者被不人道对待甚至死亡的丑闻,显示了在没有完善的监督机制底下,手握公权力的警方极容易滥用权力和疏忽职守。即使民间与公民组织不断作出投诉并呼吁政府立即落实改革,加强警方执法的透明度,惟相关呼吁和投诉往往不了了之。 随着最高元首在日前表示国会可以在紧急状态期间召开,国盟政府必须在来临的国会重新提呈IPCMC法案,制定监督公权力的机制,以调查关于警方不当行为的投诉,杜绝贪污与滥权歪风,从而保障人民基本权益,提升警队诚信。 根据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TI Malaysia)于一月公布的2020年贪污印象(CPI)指数报告,大马在全球国家中排在第57名,排名与2019年相比下滑六位。自国盟政府夺权以来,许多促进人权与施政透明度的法令与政策都被搁置一旁,至今不了了之,音信全无。 举例,希盟政府本来计划提呈IPCMC法案,国盟政府上台后却推出缩水版的《2020年独立警察行为委员会法案》(IPCC),撤除许多委员会监督警队滥权情况的实权,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也认为这项变化是国际贪污印象排名下跌的重要原因。 在2017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中,马来西亚的排名(62名)是我国史上获得最差的排名。自希盟上台后,马来西亚的2019年排名突飞猛进跃升至51名。可悲的是,国盟政府夺权后的一年,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又下滑至57名。可见国盟政府夺取政权后,放任滥权问题与摒弃各种体制改革,导致希盟政府在两年内作出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 可以预见,如果国盟政府继续为了巩固自身政治利益,拒绝设立独立的检查机制以杜绝滥权歪风,马来西亚的全球贪污印象指数很快就重回2017年的史上最糟糕排名,甚至节节败退,严重影响人民的基本权益、经济发展以及我国在东盟和国际间的形象。

纳吉无故取消疫苗接种预约 张玉刚促政府彻查勿要双标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3月19日(星期五)的新闻文告: 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揭露,前首相纳吉无缘无故取消原定3月6日在北根接种疫苗的预约,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纳吉“无故放飞机”接种预约,已经触犯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防范及控制)法令,并敦促执法单位应该秉承公众透明的执法标准彻查此事,尤其针对达官贵人的违法行为都能够一视同仁和拒绝双重标准。 根据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早前的声明,政府可根据最新宪报的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防范及控制)法令第31条文,对付任何“插队”或“爽约”接种疫苗的人士,违例者将面对最高5万令吉罚款或最高监禁6个月,或两者兼施的惩罚。这是为了避免浪费疫苗资源、时间和人力的行为,因为医院在预约之后必须做好一切必要的准备。 张玉刚指出,凯里虽然在社交媒体一再促请纳吉,别再取消接种疫苗的预约安排,并希望对方能够遵守时间,出席新的预约,但并没有进一步说明纳吉为何爽约,而且政府和执法单位在争议事件爆发后也装作若无其事,并没有对付“放飞机”的纳吉,再次展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执法标准。 更过分的是,纳吉和凯里在社交媒体展开口水战之后,还厚颜无耻的把无故爽约的行为开脱为让路给前线人员,之后又改口宣称要效仿凯里接种Sinovac疫苗,仿佛把医务人员当成自家工人要啥得啥,这种浪费医院资源和人力的行为,不过是虚伪的假仁假义。 张玉刚是在与金马仑警区主任三苏里总监以及前线人员在金马仑警察总部接种疫苗后发表上述谈话,并要求促执法单位秉承公众透明的执法标准彻查纳吉“爽约事件”,也警惕所有人士尤其是高官显要认真对待疫苗接种之事。 图 :张玉刚与金马仑警区主任三苏里总监(坐者中)及前线人员一起接种疫苗,并呼吁人民踊跃参与接种计划,以尽快达到群体免疫。

希盟以发展为导向 金马仑新政新希望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6月12日发表新闻文告: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希盟联邦政府將根据现有的平台,与州政府、地方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积极配合,为金马仑高原拟定具前瞻的可持续农业及旅游发展蓝图,以及合法、合情、合理的土地使用政策,确保一切行动都在公开、透明和问责的框架下进行,让金马仑高原成为一个现代化及可持续发展的区域。 他指出,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日前召开一场商讨金马仑未来建设的会议,会议中也检视州政府及地方政府较早之前在土地执法上所衍生的种种问题。与会者有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土地、水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祖布里和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旺阿兹莎特别交代张玉刚,必须向金马仑的人民解释,虽然中央政府输掉金马仑补选,但并没有忘记要发展金马仑的承诺和使命,中央政府将带动各部门推动金马仑的经济发展,也不会像州政府在土地事务上为难金马仑的农民。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表示,中央政府在金马仑的角色将会是推动发展的火车头,而不是来执法的,因此未来在金马仑的施政活动将以发展为导向。农耕、旅游发展、交通、环境、垦殖民和原住民困境,都是金马仑面对的结构性问题,是国阵执政61年来,贪污腐败留下的遗毒,解决这些问题和挑战,是中央政府的关键绩效指标。 刘镇东指出,要发展现代化农业,不只是州政府权限的土地政策要改革,中央政府的农业部、劳工部、交通部、贸消部、环境部等部门,也要积极调配,提供全方位的农业辅助,落实农民补贴措施,引进更先进的务农技术,鼓励产业升级,以提高农民的竞争力,也协助农民应对天灾和农产品价格波动等冲击。同样的,金马仑的旅游多元化发展,交通阻塞,环境维护,原住民困境,也是需要串联各个中央部门以及地方政府,确保政策和资源能够同步到位,做到永续及平衡发展。 张玉刚披露,副首相办公室会议后将会召见彭亨州秘书沙列胡丁博士,以了解州政府未来在金马仑的计划和措施,再作进一步的策划和安排。 图1:左起为国防部副部长军事顾问阿都拉曼上校、张玉刚、刘镇东、旺阿兹莎和东姑祖布里 图2: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召开金马仑新政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