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展示路税纸司机仍属违法 交通部与内政部应有执法共识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3月23日(星期二)针对无法展示路税贴纸仍属违法的新闻文告: 全国警察交警调查与执法局总监拿督阿兹斯曼日前表示,虽然交通部已宣称从今年2月1日至3月31日期间豁免私家车更新路税,但无法出示路税贴纸的交通工具仍属违法,警员可以开出罚单给司机。为此,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建议交通部应该立即与内政部展开内部沟通,就豁免私家车更新路税一事达成共识,以避免造成双重执法的事件持续发生。 根据《光华日报》日前报道,大马穆斯林保险代表协会(PERWATAM)在社交媒体上批评警方近日开罚单予没有路税纸的摩托车骑士。全国警察交警调查与执法局总监阿兹斯曼回应该罚单并不在交通部的豁免范围之内,交通警察是能够依据《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针对无法展示税收纸的摩托车骑士开罚单。 张玉刚抨击,既然交通部已经宣布暂时豁免私家车更新路税,内政部及交通警察就应该停止针对“无法展示路税贴纸的司机”执法,直到所有措施程序恢复原状和能够统一执行,也可以减少民众在疫情期间涌入陆路交通局部门更新执照。 “如今两个部门各唱一把号,措施政策互不协调,棣属内政部的交警一样可以针对无法展示路税贴纸的司机开罚单,让执法单位能针对一些政策小漏洞惩罚人民,导致民众出门担惊受怕,经常担忧自己会犯了什么小错或疏忽而被罚款,实属扰民。“ 虽然从法律层面而言,交警确实拥有援引陆路交通法令的权力向民众开罚单,既然交通部已经豁免更新路税,各个部门包括交警其实可以酌情处理,不必时时刻刻通过政策漏洞来向人民开刀,让民众在面对疫情和经济不景气的当儿,还要担心随时遭执法单位开罚单,造成各种各样的社会混乱。  自农历新年期以来,交通部就涌现各种问题,其中包括爆发路税贴纸供应不足的问题,导致车商在处理汽车买卖时无法获得路税贴纸,连带影响汽车买卖程序,使到车行生意深受影响。  为了避免执法混乱和误会丛生,让公路使用者任由执法单位鱼肉,内政部和交通部应该立即着手处理各部门之间的沟通不良及政策偏差状况,确保双重执法和类似事件不会再发生。

张玉刚:马华做贼凭什么喊捉贼?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2日,针对周美芬于无拉港补选的言论发表看法: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质问无拉港补选马华竞选委员会主席周美芬,马华做了巫统的帮凶61年,极尽败坏国家的体制和财富,下野后从未对过去所作所为向人民道歉,如今补选到来就华丽转身,仿佛国家目前所面对的烂摊子是希望联盟所造成的。 张玉刚指出,周美芬和一众马华领袖企图浑水摸鱼,把“不要马华监督”说成“希盟不要反对党监督”。下野之后的巫统和马华,配合伊斯兰党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人民不欢迎这样的反对党。 “这些前朝政府的领袖,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是彻头彻尾的虚伪,把马华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他举例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1亿3千万令吉的利润,倘若509没有政党轮替,广大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这些前朝领袖迄今不但不肯交代种种弊案,如今还口口声声要监督政府,实在无耻之极。 “希盟新政府上台就拼命收拾前朝政府的烂摊子,重建败坏的体制,抢救低迷的经济。希盟在体制改革所交出的成绩单,包括削减首相权力,回复三权分立,以及赋权国会等,让公民社会和真正的反对党拥有健全的机制监督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制衡。” 他呼吁无拉港选民在9月8日支持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继续支持希盟新政府的改革议程,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马华巫统玩弄双面政治始作俑者 郑联科污蔑行动党是捉贼喊捉贼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4月13日(星期二)针对针对郑联科言论的新闻文告: “郑联科才是做贼喊捉贼的最佳影帝”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痛批马华副总会长郑联科的“行动党自食其果论”,指出马华和巫统才是挑衅族群情绪的始作俑者,并且依靠撕裂族群互信来推翻希盟政权,走后门上台执政的政党。 他表示,选民并没有失忆,马华在下野后为了摧毁希盟政权,不择手段配合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议程,在多起事件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撕裂了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 张玉刚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他出席金马仑直冷甲新村志愿消防队的消毒器捐赠仪式后发表文告指出,马华在2019年初的金马仑补选就开始配合巫统玩弄双面人政治,挑衅各族社会的情绪。 张玉刚也举出3项例子作证马华做贼喊捉贼的虚伪: “明明是国阵年代通过的爪夷文课纲,马华却在希盟执政后不断诬蔑行动党引入爪夷文来伊斯兰化国家。马青总团长王晓婷更是大言不惭必定把3页爪夷课文撕下来,马华走后门执政后一年有余,王晓婷也出任了人力资源部属下机构“人力资源发展基金”(HRDF)的独立董事,但说好的3页爪夷课文却迟迟撕不掉。更甚的是,马华不敢反对彭亨州巫统政府所落实的强制性爪夷字广告招牌政策,对巫统的扰民恶法视而不见,双重标准之极致。“ 第二,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领袖过去两年持续鼓吹“优先购买穆斯林制造产品运动”(BMF),煽动族群情绪仇视非穆斯林商家,彭亨州伊斯兰党宣传主任兼班珍州议员莫哈末达米兹更是要求政府落实禁赌政策,而马华对其盟友的破坏社会多元的极端行径却维持一贯的装聋作哑。 第三,希盟在执政期间用最实际的行动支持华文教育,包括首开先河拨款给华文独中、一视同仁公平拨款给全津贴和半津贴华小、并制度性发放增建搬迁华小拨款、华小水电排污费拨款、以及民办大学的拨款。 这种种惠及华社子弟的福利,通通都被国盟后门政府取消,甚至导致国内各所独中在疫情期间都陷入财困,反观与国盟为伍的马华民政却对此视若无睹,不敢为华社讨回公道和福利,沦为政治懦夫。 图:张玉刚(右2)移交5架电子消毒器给直冷甲新村志愿消防队主席林松明(右3),左1为民主行动党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

农业标准作业程序难产 业者执法者皆无所适从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2日(星期二)关于“农业部仍未制定农业的抗疫作业标准”的新闻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对农业部(MAFI)的工作态度和效率深感失望,因为全面封城措施(MCO)开始之后,该部门仍无法为管辖下的农业、渔业和畜牧业,制定符合产业生态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导致相关业者和执法者皆无所适从,造成执法过严的乱象出现。 他指出,农业部官方网站直到6月1日,仍只是上载由国家安全理事会制定的普遍标准作业程序(SOP Am),没有为自家部门所管辖的领域制定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这样的工作效率,对一个已经拥有年余抗疫经验的政府而言,实在是极度糟糕。 “国家安全理事会所制定的普遍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清楚阐明农业、渔业、畜牧业和原产业的营业指南,这表示农业部应该制定符合我国农业生态的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否则,执法单位唯有参考国安会含糊不清的普遍版本。“ 张玉刚表示,执法单位和金马仑县议会根据国安会的普遍版本,把金马仑蔬菜营运生产,当作一般的工商业对待,限制不切实际的营运时间,即从早上8点至晚上8点,对拥有独特营运生态的金马仑蔬菜生产业造成非常大的不便和困难。 “蔬菜属于一日鲜物,无法存放过久,因此蔬菜采割和包装的时间,是视目的地而定。例如输送至新加坡或吉隆坡,农夫都是选择下午收割蔬菜,晚上开始包装蔬菜,然后半夜载去各地批发市场,以便各地民众能够在隔天一早就能在菜市场买到新鲜蔬菜,若强硬限制营运时间,必定打乱农民和菜商的收割、包装和运输时间表,亦影响蔬菜新鲜度。” 他说,尽管金马仑警方已经承诺会对农业生产通融处理,但是就在全面封城措施实施的第一天,还是有多名在晚上包装蔬菜的菜商,遭金马仑卫生局的执法队开出逾时营运的罚单,面对一万令吉的高额罚款。 “这就是农业部迟迟不推出符合本地农业生态的标准作业程序的后果,没有保障农民在法律下的权益。我要强调,没有任何部门,会比农业部更了解农业的特殊生态,我敦促农业部尽快制定属于农业领域的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不要再让农民陷入执法乱象。” 图说:张玉刚出示国家安全理事会所制定的普遍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清楚阐明农业、渔业、畜牧业和原产业的营运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

政府应在农业区采取三大措施 斩断传染链并且保障粮食安全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28日(星期一)关于“金马仑直冷甲EMCO”的新闻文告: 随着金马仑高原爆发“直冷甲芥兰感染群”,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宣布在该地区,从6月28日起至7月11日落实全国或行动管制令(EMCO)。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已经向国安会、卫生部和农业部提出三大措施,以便能够有效地截断病毒传染链,确保农业能持续运作以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张玉刚表示,自从“直冷甲芥兰感染群”爆发以后,政府大规模筛检的效率不甚理想,耗费多天才完成第一轮的筛检。当中原因很多,包括人手和资源不足,有些则因沟通不良而耽误时间。也因此,金马仑直冷甲的农务活动迟迟无法复工,对农民和蔬菜生产量造成重大影响。 “金马仑直冷甲感染群的确诊病例,分别录得38宗(23日)、14宗(25日)、21宗(26日)和13宗(27日),5天内一共录得86宗。纯粹观察每日病例,会令人误会疫情持续爆发,无法遏止,但是实际情况却是,所有直冷甲大港路的菜园员工,早在23日开始已经开始在各自菜园内进行隔离,卫生局因人力物力不足,花了5天才完成第一轮筛检,效率差强人意,也会造成漏网之鱼的现象,不可不察。” 有鉴于此,张玉刚呼吁政府采取三项措施: 第一,加强行管令期间重复进行大规模筛检,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加强行管必须配合大规模筛检、大幅度动员进行接触者追踪、隔离和检疫工作,才会产生效应,不然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无法遏制疫情至于,也劳民伤财。在中国,政府会在疫情重镇,每隔两天就进行一次全民筛检;而如今卫生局受制于人力物力,只能基于风险评估进行筛检,根本无法有效斩断病毒传播链,也导致农务活动迟迟未能恢复,扼杀农民生计! 第二,整合所有政府部门的人手、力量和资源,协助卫生局进行大规模筛检 虽然卫生部是进行病毒检验的重要部门,但各级政府都应该整合和善加利用各部门的资源,国家安全理事会应该正视这现象,别让卫生局单打独斗,独自面对筛检、消毒活动、追踪病毒、隔离治疗、劝导教育等前线工作。 第三,开放“公私协作行业冠病疫苗接种计划”(PIKAS)给农业领域 基于农业是生产粮食的必要服务领域,农耕业者在病毒肆虐期间仍然得继续工作,因此遭病毒侵害的风险相对较高。政府应该立即开放和加速为农务业者施打疫苗,包括开放公私协作行业冠病疫苗接种计划给农业领域,让农民能够安心工作,确保农业领域能如常运作,同时保证国家的食物供应不会面临短缺。 张玉刚强调,唯有采取以上三大措施,政府才能真正截断病毒传染链,避免我国各大农业地区陷入疫情爆发与封锁的恶性循环当中,让农务活动能在疫情施虐下安心和顺利运作,不受冲击和影响。 图1:张玉刚(中)购买食物物资,移交给直冷甲新村警卫团团长张业兴(右),让他安排把物资派送给加强行管令地区内有需要的人士。 图2:张玉刚(中)向直冷甲新村警卫团团长张业兴(右)了解最新的封锁情况。

国盟政府小题大作 艺术创作上纲上线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6月30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日前,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在面子书贴文,指控一本名为《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阻力和希望》(Rebirth: Reformasi, Resistance, and Hope in New Malaysia)的书籍,封面有辱马来西亚国徽,并呼吁政府采取行动查禁此书。巫青、马青、国大党青年团,伊青团随即到金马警局总部报案。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之后通过面子书发文指已经请警方调查及采取严厉行动,而警方也指将以《徽章与名称法令》第5条文、煽动法令第4(1)条文、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以及印刷与出版法令第8(1)条文调查此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呼吁国盟政府不要小题大做,对不符合自身观点的艺术创作神经过敏而以国家机器加以打压,扼杀民间创作和言论自由。 艺术能陶冶性情,磨砺品格,因此艺术与人文素质的培养往往相辅相成。一个尊重艺术创作的社会,能够通过赏析各种类的艺术作品不断思考和反思,进而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因此其人文素质和底蕴往往更高和全面。 我也谴责国阵与伊党青年团为了谋取政治利益和操弄人民情绪,对艺术创作上纲上线,展现了自身对于艺术领域的无知与愚蠢,也毫不尊重人民的创作与言论自由。国阵与伊党青年团批斗和打压民间的艺术创作,将让大马多年来被压制的创作与言论自由持续受钳制,无法朝向健康与成熟的发展。 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应该尊重艺术家的艺术创新精神,以不同形式和平台鼓励和支持他们自有发挥自身的才能,以便能在艺术领域创作更多独树一格,充满生命力,震撼思想和划时代的作品。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在2020年6月曾表示要大马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致力打造本地电影界“奥斯卡金像奖”,并计划将耗时20至30年完成。如今国盟政府无法容忍小小的艺术创作已经让人民特别是本地艺术家看在眼里,试问国盟政府如何能在自打嘴巴的情况下,制造白色恐怖的同时却表示要大力扶持本地艺术家自由创作与发挥艺术创意? 政府计划打造冲出海外,享誉国际的艺术作品,如今听起来更像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有鉴于此,我敦促国盟政府打压艺术创作与言论自由,必须停止制造白色恐怖让民众与艺术家在发言与创作时如履薄冰,以达到震慑异议,消除反对声浪的政治目的,却因此牺牲整代人培养艺术与人文素养的努力。  

慕尤丁演讲没承诺延续改革 张玉刚:改革议程或福利政策恐被取消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3月3日发表文告: 慕尤丁在上任首相后的第一次电视演讲中,透露了一个重大讯息,那就是慕尤丁身为原希盟内阁成员,且在演讲中言之凿凿本身并非背叛者,并没有承诺是否会延续和捍卫希盟当政时推动的改革议程。 希盟当政21个月,虽然面对保守势力致使内外交困,仍顶着层层压力,渐进地推动改革议程,其中包括: 1)首相及首相署权力下放,除了首相本身没有兼掌其他部长职外,首相署隶下的事务部门亦未超过3个(法律、宗教及国民团结),首相署部门拨款亦从过去的170亿令吉,减少至如今的80亿令吉; 2)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国家公账会主席,以确保公账会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以维护全民福公共利益; 3)筹备国会服务法令,并准备在原订于3月召开的国会提呈。该法令的落实使到国会成为独立机构,符合三权分立的精神; 4)成立及委任朝野国会议员出任11个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并将法院法案(RUU)及2019年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交由该特别遴选委员会进行全国性的研讨和会议; 4)迈向透明廉政,规定222名朝野国会议员公布财产及收入,并准备向国会提呈动议,强制所有国会议员遵守规定。 5)深化国会民主效能,修正1959年《议会特权法》第83条和第85条会议常规,让特别委员会(SSC)会议可以公开举行。此外,特别委员会有权传召任何人,包括任何国会议员或首相,同时也修改会议常规第17条文,让议员可以在特别会议上提出有关行政的其他问题。 6)接纳净选盟和各公民社会组织建议,推行选举改革,建立一个符合所有政党的公平竞争环境。 除了以上提及的制度改革,还有各个部门大大小小的改革措施,以及惠及全民的民生措施,诸如重新检讨大道收费,包括降低南北大道收费18%,提供全民健保计划(MySalam),保障低收入群体的福利和权益。 慕尤丁的演讲并没有触及希盟当政时推动的改革议程,也没有承诺是否会延续和捍卫这些改革。令人担忧这些已经落实或正在进行的改革议程,恐怕会被取消或胎死腹中。  

树立理性问政和思辨文化 朝野领袖应更多政策辩论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11月3日(星期三)的新闻文告。 尽管交通部长魏家祥昨晚和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沿海贸易政策”(Dasar Kabotaj)所展开的电视辩论,多次逃避问题和顾左右而言他,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公民社会和大众传媒应该举办更多类似的政策辩论擂台,推动理性问政风气,也鼓励朝野政党和社会舆论重新专注于政策议题,而不是纷纷扰扰的政治权斗。 也是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的张玉刚表示,这一场由Astro Awani、八度空间电视频道和第三电视台直播的“沿海贸易政策”辩论,可说是少数由朝野政治领袖公开参与的政策辩论。 “我们印象中由政治领袖所展开的辩论,大多数辩论的都是政治议题,而不是具体的政策议题。例如说2008年安华与时任新闻部长阿末沙比里的油价之辩 ,2012年林冠英与时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政治辩论,或更早之前,在2005年由倪可敏及邓章钦对垒翁诗杰及魏家祥所展开的《风云巨辩》。”

疫情后的国内粮食安全危机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关于国内粮食安全的文章: 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爆发,全球各国仍然处于半锁国状态,导致国际贸易供应链出现状况, 连带影响粮食输送配给。尽管政府多番保证国内粮食供应端没有问题,然而,疫情对农业后期的潜在影响正慢慢浮现,政府应从全局和战略高度给予足够重视,以确保我国农业在生产端、供应端和消费端都能满足全民需求。 国无农不稳,民无粮不安,我国B40低收入群体在疫情后出现人数增长的恶化现象,一旦粮食价格出现波动,直接遭受冲击的就是低收入群体,就算供应端不受影响,低收入群体在消费端面对价格高居不下的粮食,生活负担增加,进而形成社会问题。 根据2021年财政预算案,政府在农业和粮食领域的预算分配,分别是18亿令吉用于补贴农民,用于提升农业技术和产能的仅仅4亿令吉。换句话说,80%的预算用来补贴农民,而仅有的20%拿来提升技术和产业升级,也许短期内能够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但长远来说并没有对提高生产率方面产生积极影响,并不是规划农业及粮食生产可持续发展的最高效方法。 疫情下如何确保马来西亚的粮食安全,政府必须要有远见的在三方面超前部署,即 (1)提高粮食自给率,减少依赖进口粮食, (2)解决劳工短缺问题以及 (3)加强粮食安全预警监测与市场调控。 马来西亚其实是个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但同时却也高度仰赖进口食物,就算成功摆脱疫情,全球未来势必将面对气候变迁加剧下的粮食危机,提高粮食自给率才是保障我国粮食安全的根本之道。 粮食自给率之所以难以提升,最主要原因就是进口需求居高不下。 一直以来,政府赖以稳定国内粮食价格的手段,就是推出粮食进口特别准证(AP),让一小撮人士或公司介入各领域的经济活动,从国外进口指定数额的货品,例如蔬菜和肉类。然而,由于进口准证AP的申请程序和批准过程向来不透明,也缺乏追踪和监督机制,往往容易成为寻租行为(rent-seeking)与官商勾结的温床。 根据大马竞争委员会(Malaysia Competition Commission, MYCC)于 2019年发布的食品市场审查报告指出,进口食品市场存在与政府相关部门关系密切的特定人士才能获得进口特别准证的现象,通过AP寻租行引入大量的廉价进口食品,从价差赚取巨额财富,不但影响农业和食品工业的竞争力,甚至边缘化国内中小型企业,也造成食品贸易逆差恶化现象,大量资金流出国外。 新冠疫情考验的不只是我国的防疫医疗系统,更突显我国粮食安全的重要性。以目前的国际情势判断,贸易及粮食配给的反复停摆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供需。唯有在政策层面明确制定战略目标,协助中小农民提高粮食自给率,才能够从消费端影响到供应端,减少对进口的依赖,生产端农民也能因此受到支持,继续耕作。 第二,我国农业长期依赖移工劳动来从事密集型生产工作,受疫情影响我国政府限制外来移工入境,进而导致农业等相关产业人手短缺。再加上国内建筑和工业领域也以更高薪水抢滩移工人手,从事农业及种植业的移工人手更是大幅减少。 世界各地都经历着类似的问题,依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数据,在澳大利亚,近一半的蔬菜农工是临时移民,英国农户每年需要来自东欧的7到8万名季节性劳工进行农作物收获和食品加工等工作,而加拿大农场则需要6万多名移民工人,其中海产业30%劳动力为移工。在巴西,农民出现咖啡作物收获物流问题;在印度,由于疫情封锁限制,大量国内流动季节劳动力无法外出工作。 农业领域缺乏劳动力会造成产量下降,加上生产各环节成本的增加,会导致出现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恶果,这是政府必须加以留意的问题。 要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可以推动产业转型和升级,采用机械化和自动化作业,但高科技自动化农业技术应用的最大障碍当然是农民的投资能力,因为农民的经济利润非常微薄,要他们花费巨资购买农业机器人存在很大的难度,远水难救近火,短期内要中小农民进行产业升级纯属纸上谈兵。 喜欢或不喜欢都好,本国大量密集生产领域对移工的依赖性极其严重,并且当前存在着大量的非法移工,政府必须正视这一点,仔细规划和研究如何提高农业领域的生产劳动力,包括调整签证规则、修正和放宽非法移工的漂白程序,重新为各行各业配置劳动力,以确保人力资源不浪费,避免失业或非法移工造成更多社会问题。惟疫情下政府和雇主也必须确保职业安全和卫生措施落实到位,不论移工或本地劳动力都应该享有均等的卫生和社会保护等应对措施。 第三,全球粮食生产与贸易的不确定性,提高了我国粮食市场调控难度,政府必须加强粮食安全预警监测与市场调控。 疫情从公共卫生危机开始,逐渐向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及国际贸易危机蔓延。粮食作为最基本的生活物资,各个产粮国家的政府都有意识地提高粮食贸易壁垒,这不只是短期应急选项,很有可能发展为长期的大趋势。 政府必须要密切关注全球粮食市场走势,特别是跟踪监测世界主要产粮国和出口大国的政策变化,即时调整我国粮食进出口策略,包括确保种子、农药、化肥、农膜、饲料等重要农耕资源的供需渠道顺畅无阻,避免这些农耕资源的价格受到货币汇率或贸易供应的不确定性严重影响,进而提高我国中小农户的生产成本。 从这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政府必须明白,未来国际自由贸易已非常态,因此粮食安全的地位必须提高,而粮食安全的地位要提高,则必须提高我国的粮食生产有自给自足的能力,加强农产品市场的预警监测能力,全面提升我国农业的风险应对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政府不友善态度 造就当下农业困境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2年5月30日(星期一)针对“马来西亚政府对待农业的态度”的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日前出席由柔佛州社青团主办的《粮食危机,危言耸听?》线上论坛指出,政府长期对农业业者不友善的施政态度,是造就当下农业不可持续的最根本原因,以至于我国的农业生产体系非常脆弱,极易受外在因素的冲击,出现供需不平衡和价格不稳定的问题。 张玉刚指出,政府对农业业者的不友善态度,可从基本政策的各种寻租现象反映出来。 示意图 “土地是农民最大的社会保障,维护农民的基本权益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土地权益,而国内仍然存在许多中小农民在毫无保障权益的土地上耕作,面临随时被政府及执法单位驱逐的风险,这些例子在霹雳和彭亨州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