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炒作性少数群体事件 为政府施政无能转移焦点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抨击国盟政府和伊斯兰党,在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之时仍然执意成立反性少数特工队对付性少数群体,只不过是国盟政府治国无方而采取制造仇恨,操弄舆论,以转移施政无力的焦点。   日前,媒体报导指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副部长阿末玛祖克(Ahmad Marzuk Shaary)透露,国盟政府已经自去年12月成立20人的特工队,以处理性少数穆斯林的课题。昨日,伊党副主席依德里斯(Idris Ahmad)又发文告歌功颂德,赞赏政府设立特工队以纠正和辅导穆斯林性少数,继续妖魔化性少数群体。   新冠肺炎疫情从去年开始爆发,即使到了2021年我国的疫情不但没有趋缓,新确诊病例反而不断攀升与创新高。我国疫情日益严峻,国盟政府治国无方与施政无能,不但无法解决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教育危机、健康危机,反而操弄舆论,把性少数群体作为稻草人,以制造社会仇恨来转移人民对政府施政无力的不满与愤怒。   除了祭出限制人民出入的行管令和紧急状态以保住摇摇欲坠的政权外,国盟政府面对反复爆发的疫情,仍然毫无头绪和无计可施。   事实上,国盟政府应该结合各领域专才的意见,针对疫情问题与经济社会冲击对症下药,如针对红区或特定地区大规模筛检,更透明化地处理疫情数据,推出更具针对性的援助措施以保障少数群体利益等等,以截断病毒传染连和降低病毒基本传染率,也确保社会各阶层人士不被边缘化。   可悲的是,国盟政府从去年夺权至今依然不务正业,把疫情问题几乎全丢给公务员和前线人员处理。国盟成员之一的巫统一直沉醉在夺权行动中,只专注于如何勒索成员党和掠夺更多政治资源以重新当上执政党的大哥。   土团和伊党则不断制造社会仇恨,如今更以性少数群体作稻草人,试图转移民众焦点以平息民众对国盟政府的不满。   首相慕尤丁日前才呼吁东盟各国坚决和对付反对仇恨言论,特别是针对性别与性少数的骚扰行为。讽刺的是,慕尤丁在国外的言论与国盟政府的做法和成员党的言论却是相互矛盾。   为了在国内甚至向东盟诸国树立好榜样。首相应该身体力行,讲到做到,立即解散对性少数群体不怀好意的特工队,以及谴责自身成员党敌视性少数群体的言论 ,这才是真正保障性少数群体不受仇恨言论困扰。   既然国盟政府有闲情逸致成立20人的特工队专司处理性少数穆斯林课题,倒不如成立数个针对疫情问题,经济危机与社会冲击的特工队,结合朝野政治人物,各领域专家以及私人界的力量,携手阻止新冠肺炎疫情继续施虐我国,重振我国遭严重打击的经济,恢复国内外商家与投资者的信心,以及减少疫情对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弱势群体的冲击。

万费沙中选土团青年团团长 支持信将成国盟政治新常态

随着青体部副部长万费沙当选为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全国团长,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揶揄万费沙极有可能是史上第一名公开鼓吹“支持信文化”而当选的执政党青年团团长,这也证明了如今的国盟政党不以这种腐败的政治文化为耻,把这种公然滥用公职权力来窃取国家财富的行为视为政治新常态。 新任土团青团长万费沙日前在党选拉票活动宣称,如果他能获推选为团长,他将利用其公职和党职,发出支持信以协助“简化”处理团务,为团员在政治上寻找出路,也让土团的政党政治沦为赤裸裸的公职滥权,利益输送的活动。 张玉刚指出,当万费沙鼓吹支持信的丑闻爆发后,没有任何一个国盟政府资深领袖站出来纠正这种腐败歪风。俗话说有怎样的基层就会有怎样的领袖,土团青推选万费沙为团长,可见土团青乃至整个国盟政府都在奉行这种腐败的价值观,宛如狐群狗党一起瓜分国家资源。 他表示,喜来登政变后,国盟政府重新鼓吹腐朽陈旧的政治文化,把歪风邪气和一堆牛鬼蛇神带回政治主流,腐败势将使社会资源无法公平合理地分配,导致贫富不均现象日益严重,严重影响国家经济发展。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从来没有一个党内政治文化腐朽落后的政党,能够引领社会发展进步的潮流,社青团矢志在国内局势动荡不安之际,始终攥紧正确的政治价值观和榜样,继续我们反对贪腐滥权的抗争,拒绝让国盟政府的“支持信腐败文化”成为政治新常态。

行动管制令第三期进场添乱 张玉刚炮轰贸工部刷存在感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18日针对贸工部的措施发表文告。 (金马仑18日讯)我国贸工部在行动管制令进入第三阶段,才发布声明要求运输及物流业者需申请其部门准证的措施,甚至干扰本已恢复正常运作的关键领域,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炮轰贸工部的这项措施,根本就是为了刷存在感而进来市场添乱。 张玉刚表示,今早他接获多个蔬菜运输业者的投报,在柔佛州南北大道古来收费站出口处被警察设立的路障拦下,警方表示必须要有相关部门证明才可通关,惟罗里司机出示了金马仑警区警长和农业局的文件证明也无法通关。 “我接获投保后也百思不解,毕竟在行动管制令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政府已经阐明粮食运输业者只需要获得农业局和当地警区总部的批准即可上路,为何进入第三阶段又有其他部门插入刁难呢?直到下午3点钟贸工部通过面子书官方专页发布声明,我才恍然大悟。” 贸工部在面子书官方专业的声明表示,尽管海陆空运输在行管令期间被列为必须服务, 但运输及物流业者若获得贸工部的复工批准,将更方便警察去核实该营运公司之业务是否属于关键领域。 (https://www.facebook.com/MITIMalaysia/photos/a.131973643483891/3366737403340816/?type=3&theater) 国内属于关键领域的业者经历了一个月的“动荡”,已经在严格的管控下恢复正常操作,贸工部如果要落实国内各行各业逐步复工,理应与各关键部门如农业部、贸消部、卫生部内部协调,而不是企图一切推倒重来,要各行各业,包括关键领域的业者也要重新申请。 “贸工部此时此刻才入场添乱刷存在感,让关键领域的业者烦不胜烦,也突显了政府各部门根本没有协调,各唱各把号,多个行业的复工指南和指示模糊不清,甚至部门之间的标准也互相矛盾,让业者不胜其烦。” 张玉刚要求慕尤丁,豁免“所有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行管令期间已经获准营业的业者”无需再向贸工部重新申请开工准证,以避免增加各种不必要的扰民措施,打击和伤害国家经济。

张玉刚:恢复地方选举 可加强制衡问责反腐败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12月9日(星期三)针对马来西亚国际反贪日主题的新闻文告: 加强制衡机制和问责文化,恢复地方选举才是有效的反腐败措施。 配合12月9日的国际反贪日,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推介我国反贪日主题为“地方政府对抗贿赂者”(PBT Against Bribery),希望能结合地方政府的努力,让地方政府官员也能举报贿赂案件,一起对抗国内日益严重的贪污现象文化。 地方政府缺乏制衡机制,也失去问责能力的现象,一直以来都是备受国民诟病的严重问题,在地方政府施政无从制衡与监管的情况之下,要求地方政府举报自家部门的贪腐行为,犹如要求耗子看粮仓。 反贪会副首席专员(防范)拿督斯里三顺巴哈林日前指出,目前160万名公务员当中,只有0.01%,或只有343名公务员敢于挺身而出,举报各自部门及机构的贪腐行为,此外,根据反贪污委员会逮捕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今年10月,共有2607名公务员涉贪被捕,半数是来自执行组别。 这样的数据显示体制内的制衡和监管是完全失败和失效,但这一点都不稀奇,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国阵执政时期,反贪会沦为打压政敌的工具,甚至爆发赵明福枉死冤案;喜来登政变后,上台的国盟政府陆续撤销国盟领袖的贪腐指控,包括前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前沙州首席部长慕沙安曼以及最近的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 甚至谣传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前部长阿末马斯兰、依沙沙末、邦莫达和阿兹阿都等涉及贪腐案件的国阵领袖,也将会被撤销监控,如此荒唐之举,对国际反贪腐日不但是莫大耻辱,要求基层公务员参与打击贪腐行为更如同缘木求鱼。 当前,我国的3级政府机制,即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唯有联邦和州层面赋予人民选举权,地方政府则采取委任制,且主要施政权力由公务员来执行,县市议员的执政及问责权限非常有限,从公民政治角度来看,这是不健全且严重缺乏问责效能。 我国的选民,基本上每5年才投一次票,以选出联邦和州政府,在联邦直辖区的选民,因为没有州政府选举,更只拥有一张选票而已。在这种每5年才行驶一次选举权利的政治氛围和结构下,公民政治并未普及,民主政治参与也并没有扩大。 即便是换了新政府,政治问责和体制改革仍举步艰辛,希盟政府执政22个月内更多次面对保守势力反扑,让社会舆论被少数极端论述绑架。 政府和反贪会若真正要杜绝地方政府的贪腐行为,应正视地方政府缺乏制衡、监管及问责的问题,这也真正是造成地方政府贪污滥权的关键原因。因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能够成为解套方案,扩大公民政治参与,加强地方问责文化,才能真正打击地方政府贪腐泛滥的现象,从而保障国民的权益。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提出警告,要求世界各国政府正视新馆疫情沦为腐败温床的危机。这是因为各国政府为了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和卫生危机,都不约而同采取激进的经济措施。然而,由于需要采取紧急措施,一些政府部门或机关为了快速取得效果而操纵贸易合规、监督和问责,从而为腐败创造了可乘之机。 腐败消耗大量资源,使之无法惠及有需要的民众,破坏了人们对体制的信任,加剧了疫情所暴露出的巨大不平等并阻碍了强劲复苏,只有采取有效的腐败缓解措施,包括加强各级政府的制衡和问责机制,才有可能让我们走出疫情影响,迎来全面复苏。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18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议会证实村委会由州政府委任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彭亨州政府已经于2019年第一次召开的州议会证实,彭亨州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简称社区理事会,MPKK)的遴选和委任是州政府的权限,其主席及理事会人选是由州务大臣批准及委任。华人新村的乡区社区管理理事会的主席也是俗称的村长。 他指出,尽管社区理事会的经费和拨款由联邦政府所承担,但是遴选、委任、管理、更换或终止理事会成员的权利则归州政府管辖。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是取代昔日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JKKK),目前全国共有613个华人社区理事会,而彭亨州占62个,惟州务大臣表示,马华公会尚未向他呈交理事会成员名单,因此彭亨州所有的华人社区理事会成员暂时仍悬空。  “州政府答复,也厘清了很多坊间不实新闻。自2018年5月政党轮替之后,金马仑的新村村长及村委会人选迟迟未能出炉,各村处于无村长状态,无法为村民提供服务,各种谣言层出不穷,有人说联邦政府解散村委会不批准州政府成立村委会,有人说委任村委会是联邦政府责任,而联邦政府却提不出适合人选担任村长。” 张玉刚表示,他希望彭亨州国阵政府的成员党马华公会,尽快向州务大臣提呈社区理事会成员人选,让理事会恢复正常运作,以造福社区或推行有益活动,也不要再诬赖联邦政府打压新村。 他也强调,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对待各州一视同仁,并没有因为彭亨州由国阵执政而刻意边缘化,公平分配拨款给予各个华人新村,让全国每一个社区理事会,都有1万令吉的拨款做活动,联邦地方政府部也将举行一连串提升及强化理事会计划,让它可有效把社区地方上的问题直接反映予该部或该部各州分局,以有效解决地方民生问题。

失业潮更惡化 唯一出路是朝野共治救经济

社险机构揭露失业潮更恶化 朝野共治抢救经济唯一出路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国盟政府必须正视国内失业潮加剧恶化的事实,严肃地反思和纠正“国家经济重振计划”的缺失,把抢救国家经济和辅助年轻人重归就业市场视为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避免国家陷入失业潮恶化和经济衰退的恶性循环。 根据大马社险机构(PERKESO)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中,国内近9万人失业,平均每个月有近1万人失业,该机构预计年底失业人数将突破10万人,而失业人数与去年同时期相比,更是大幅暴涨278%。 这组数据还不包括没有上报社险机构的案例,鉴于流动小贩数目和非典型就业(临时、短期合约及外判工作)现象大幅增加,我相信国内真实的失业情况比该机构所公布的数据更加严峻可怕。 面对节节上升的失业人数,以及一波又一波的裁员行动,国盟政府应该停止吹嘘其国家经济重振计划(PENJANA),包括花费不必要的金钱在各大媒体刊登毫无辅助性的宣传广告。 政府也必须反思一些华而不实的辅助计划,比如说改善与纠正乏人问津的薪资补贴计划,避免出现更多失业人口,以及协助失业人士重返职场和找到工作。 另外,我国年轻人失业率一向来都是全国失业率的3倍左右,约维持在10%左右,如果失业率持续恶化,首当其冲的就是年轻一族。 年轻人长期失业,四处碰壁,不但学校教育投资的成本无归,也将产生一种螺漩状向下沉沦的困境。造成社会稳定方面的压力,就会引发许多新的社会矛盾。 社会普遍观点都认为年轻人失业主要是因为缺乏就业所需的技能和知识,所以政府主要的策略都是透过提高年轻人训练课程,来提高青年人力资本以符合人力市场的需求。 但无论从本地乃至国外的实践经验来看,这些课程主要是着眼于改善市场人力的供应,其实对提高年轻人就业率和工资的效用并不大,如果人力市场没有足够的职位吸纳受训的青年,训练只会徒劳无功。 所以必须同时增加人力市场对年轻人的需求,方能真正解决年轻人的失业问题。 马来西亚还是一个人口相对年轻的国家,非常时期必须采用非常措施,只要政府采取更积极的宽松措施,是有机会扭转乾坤。 无论如何,国盟政府这几个月劣迹斑斑,应该意识到自己的短板和不足之处,我呼吁政府在下周五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之前,尽速与在野党讨论磋商财案的内容,让朝野暂时放下政治歧见,集思广益制定最符合人民权益和议程的财政预算案,才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出路。

彭亨州政府应遵循副首相议决 加速解决金马仑农民土地问题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 随着副首相旺阿兹莎前往金马仑进行官访,巡视多处森林保留地和河流保留地,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彭亨州政府和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应该遵循象牙行动的多项议决,即加速解决金马仑农地问题和研究提供更长的农地租约期。 他强调,副首相正视金马仑农业组织的要求,允诺督促州政府改善农地政策,并且积极协助农友进行产业升级,以确保金马仑农业的永续发展。 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在农地政策继续拖泥带水。张玉刚举例,霹雳州希盟政府当政不到半年,就着手改善农地政策,延长由前朝政府订下的5年期限至5年。而且,之前没有接受3年租期合约而献议过了期的农民和业者会重新收到由农业发展局发出的新的订下5年租期的租约献议。5年期限由签约后算起。 “要知道,金马仑农地的临时准证只不过是1年,这足以证明彭亨州政府所谓的技术问题根本不是大问题,欠缺的只是要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友在国阵政府执政底下,到今天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而且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让农友们提心吊胆,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他说。由于农地准证只是短短1年,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 他表示,只要农地政策有保障,金马仑农友就可以更加放心作出长远的投资也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这会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和降低成本,最后会惠及消费者。

希盟政府15万教育拨款 已下放金马仑所有学校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2月28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在出席金马仑振胜阁德教会阁庆时表示,特别从财政部申请而来的教育发展特别拨款,已经予2018年结束之前,根据需求全数发放予金马仑各源流的学校,其总额为15万令吉,突显希盟政府重视教育,不分彼此,讲到做到,钱准时到的改革决心。 “金马仑县一共有28间学校,分别是8间华小、8间淡小、5间国小、4间原住民小学以及3间国中,我已根据各别学校的需求,协助申请发展拨款,以便校方能够利用这笔拨款改善校舍设备,惠及莘莘学子。” 他指出,由于前朝政府于去年财政预算案制定华小特别拨款只发放给半津贴华小,因此金马仑8所全津贴华小未能享有此项福利,尽管如此,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已经着手纠正此模式,明年度全津贴华小也将能享有该特别拨款。 “政府深谙教育乃立国之本,因此教育部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成为获得最多拨款的单位,共获得602亿令吉或占总预算案的19.1%。说明了希盟政府要在各阶段落实高品质的教育,用心栽培国家未来主人翁,确保国家迈向高收入成长的进步社会。除此之外,独中也史上第一次获得财政预算案1200万拨款。” 他表示,相较于国阵,希盟政府做得更为全面,因此,才会赢得人民的支持。接下来,我们将会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地落实希盟宣言,我们要民主化教育而不是种族化、政治化教育课题,不管是华校或是国民学校,我们都要做出更多努力,让人才都能得到发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金马仑农友患难见真情 百吨蔬菜捐赠全国各地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13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指出,尽管金马仑菜农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施虐,菜价不理想的局面,在过去的23天的行动管制期限,金马仑菜农仍然发挥患难见真情的无私奉献精神,捐赠超过100吨的新鲜蔬菜给全国各地,不分种族和宗教的贫困人士,以减轻他们的日常生活负担。 “这段期间,由金马仑民主行动党协调筹办再捐赠出去的蔬菜,已经高达50吨,再加上金马仑各个热心人士和社团发挥大爱精神,自动自发捐赠给外界各慈善团体如老人院、孤儿院及食物银行的蔬菜,加起来肯定超过100吨。” 他在协助霹雳州万里望区州议员周锦欢筹备五吨蔬菜之后表示,金马仑行动党筹获的新鲜蔬菜,来自金马仑蓝谷、甘榜拉惹、瓜拉德拉、直冷甲、美兰村、碧兰璋、哈布、冷力和巴登威利新村,捐赠的对象涵盖全国各地,特别是彭亨州、吉兰丹和登嘉楼这三个州属,这些蔬菜都交由当地州议员或行动党支部派发给当地有需要的穷困人士。 与此同时,张玉刚也严正驳斥网络上一些极端分子针对金马仑菜农的煽动言论,这些极端分子凭借几个园主丟菜的言行,就一竹竿打翻整船人,污蔑金马仑菜农是为了骗取政府津贴而丟菜博同情,无视疫情期间金马仑菜农为贫困大众捐赠大量蔬菜的善行义举。 “金马仑菜农在国家面对灾难之际,积极发挥同舟共济的精神,尽管自身也面对重重困难和挑战,也无私捐赠超过100吨的心血给全国各地的贫苦民众,这些极端分子的指控不但是莫须有,且充满种族极端的恶毒议程,误导马来社会仇视金马仑人。” 他也恳请那几位上电视的菜农,别再制造机会给有心人士破坏金马仑,如果真有很多蔬菜无法分销,可以联络各个慈善团体或金马仑行动党协助派发给平原有需要的群体,千万别糟蹋粮食也陷金马仑于不义。 图1:张玉刚(左5)和金马仑碧兰璋支部主席黄文源(右3)筹办3吨蔬菜给吉兰丹话望生支部派发给穷困人士   图2:极端分子在脸书发表的煽动言论,误导不少民众  极端组织号召杯葛金马仑菜农: https://www.facebook.com/cikguizzat.bmf/photos/a.107132167377837/208538080570578/

彭大臣应下放金马仑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更新之权力

为了加速处理金马仑土地临时使用准证(LPS)的更新程序,让农民免于土地准证逾期的忧虑,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要求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下放该准证更新的权力给金马仑土地局。 州务大臣旺罗斯迪早前于州议会针对张玉刚的提问表示,一旦金马仑土地局完成资料更新及彭亨州落实电子土地系统(E-Tanah)后,就会全面推行金马仑高原的电子土地临时使用准证(E-LPS)的系统,以加速处理土地临时使用准证的更新程序。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民在更新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时面对极大的阻扰,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州议员办公室时常接获投诉,很多农民的土地准证长达3至5年依然无法获准更新。 “金马仑土地局一共发出2041张土地临时使用准证予农耕地,准证无法如期更新,除了是因为土地局缺乏足够的人手去处理申请程序,也因为更新的权力在大臣手中,申请文件必须送去关丹以获得大臣核准,再送回来金马仑土地局进行后续处理才能更新。” 他说,州务大臣在回答他的追加提问时表示,虽然州政府已经把各项土地申请的权力下放予彭亨州各个县属的土地局,然而,由于金马仑地理环境特殊,因此土地审批的权力下放不包括金马仑土地局。 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迟迟无法获准更新,让农民的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在申请外劳和菜车路税等事宜面临诸多不便,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张玉刚要求彭亨州务大臣在推行E-LPS的空窗期,再次考虑下放土地准证更新审批的权力予金马仑土地局,让农民能够安心耕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