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喻“筹子弹”兵法典故无不妥 依斯迈“子弹论”才是政治迫害

彭亨州原任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2年10月19日(星期三)的新闻文告: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日前出席筹款晚宴,以“筹子弹”的修辞借喻筹募大选经费,引来马华各个领袖无的放矢,其中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更是借题发挥,形容陆兆福言论嚣张不尊重马华。 彭亨州原任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不解表示,“籌子弹”只不过是借喻兵法典故的修辞手法,就如我们也时常在选举文宣使用:“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置之死地而后生”等兵法典故作为修辞手法,难道就等于行动党是一个军事集团,准备发动武装斗争? “显然的,那只是魏家祥想发动口水战来帮廖中莱造势,事实上陆兆福言论并没有夸张,而是魏家祥借题发挥到太过夸张。” 魏家祥 张玉刚表示,民主行动党在彭亨州长期在野,处处挨打,一直以来,中央领袖和领导层都秉持团结互助的精神,在财力物力上全力支援,才能应付国阵执政党无孔不入的政治打压。

张玉刚轰纳吉派息馊主意 损害公积金会员权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11月25日(星期四)回应纳吉关于公积金言论的新闻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抨击前首相纳吉关于调整公积金局派息方式的建议,以便让存款较低的会员获得较高的利息率,充分显示纳吉对公积金制度的基本原则和概念毫无了解,纯粹想利用这一笔庞大的基金来捞取廉价资本,后果却是成千上万的雇员退休时面对重重危机。 也是北根国会议员的纳吉日前建议公积金局调整派息方式,让公积金存款额较低者,分阶段享有更高的派息,以确保更多的公积金会员有足够的存款养老,而不是让拥有巨额公积金的有钱人变得更富有。 张玉刚指出,纳吉这番言论,证明了他完全不了解的公积金的原则和概念,不配成为人民代议士,也不应该再针对公积金指指点点乱出馊主意。

彭亨获786万令吉旅游税回馈 张玉刚促州政府改善金马仑基建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旺罗斯迪于州议会提呈2020州财政预算案披露,州政府已收到中央政府的786万令吉2018年度旅游税回馈,作为建设州内旅游景点基础建设之用。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迅即促请州政府善用旅游税回馈,维修金马仑多条衔接主要景点的道路和排水系统。 国阵是在2017年9月1日起开始征收旅游税,即对外国游客入住住宿场所或酒店,每房每晚征收10令吉税收,而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去年2019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中央政府将按照各州旅游税的收入,回馈50%的税收予各州。 张玉刚指出,根据各州旅游税收入,彭亨州在去年收到1千752万令吉的旅游税,全国排名第5,并可获得786万令吉的回馈款项。 “金马仑多条金马仑多条衔接主要景点的道路和排水系统,已经多年失修,破烂不堪,包括通往苔藓森林(Mossy Forest)的碧兰璋山峰路(Jalan Gunung Brinchang)和从话望生往金马仑入口处的罗京路(Jalan Pos Slim-Lojing),是吉兰丹和登嘉楼游客通往金马仑的主要道路。” 张玉刚披露,金马仑公共工程局早在3年前已经完成这两条道路的维修勘查,并把维修计划提呈予相关部门,估计维修费用高达100万令吉。由于此前国家财政管理不佳,导致维修工程迟迟没有下文。 “希盟执政后励精图治,国家财政日益复苏,如今州政府也获得旅游税回馈,因此该维修计划不能一拖再拖。明年是马来西亚旅游年,彭亨州尤其是金马仑高原必定吸引更多国内外游客,如果连通往旅游景点的道路都破烂不堪,肯定会影响国家形象,因此我特别促请州政府优先处理这两个维修工程。”

公众拍摄警方执法属宪政权利 张玉刚抨击警方违反法治精神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11月10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抨击警方任意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阻止公民拍摄和逮捕公民,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之余,更侵蚀了法治精神之下公民监督公权力的基本权力。 日前,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因拍摄警方强硬执法的行动,被警方以“妨碍公务”罪名逮捕及扣留一晚,全国刑事调查局总监胡西尔(Huzir Mohamed)今日发文告辩称,拍摄警方执法并散播相关影片乃干扰警方调查程序,同时也抵触《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即发送贴文企图干扰他人。 普通市民以手机录下执法过程,是在履行公民监督国家机关和执法人员的基本权力,合情合理合法,加上黄彦铬之言行亦无阻扰警方执法,可见警方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 事实上,警察总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就在今年7月份曾公开预告警方在未来会佩戴摄影机,以全面地记录所有执法过程,加强警方的执法透明度于杜绝滥权情况。 国际透明组织所推出的全球贪污趋势指数(Global Corruption Barometer),调查都显示警察是马来西亚人民印象中最贪污的公共单位,反映出警方滥权和贪污问题已经病入膏肓,急需人民和公民社会的高度监督。 如今科技发达,“人人有手机”的情况已经是现今社会的普遍事实,警方作为公权力的一环,思维不应该停留在上世纪,反而必须虚心接受公众的监督,确保自身的公权力不会遭到滥用,才能带领整个警队迈向透明与专业。 政府与警方有必要采取大刀阔斧的措施提升执法透明度,杜绝滥权与贪污问题,才能提升人民对执法单位的信任度与尊重。 相反的,任意阻止民众拍摄执法情况,甚至将履行公民基本权力的民众任意逮捕和扣留,以杀鸡儆猴阻吓人民拍摄执法才是完全无法让人接受的滥权行为。 警方意图阻止民众拍摄执法,以及这些年来爆发许多的警方贪污与滥权丑闻,凸显了警方的权力庞大却难以被约束。 国盟政府不应向恶势力低头,必须立即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并拒绝早前提呈的缩水版《2020年警察行为独立委员会(IPCC)法案》,以便有效监督,打击与预防警察贪污、行为不检以及滥权行为,从而打造一支真正专业与廉洁的执法部队。

抗疫为先!朝野应共商大和解稳定政局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1月7日(星期四)的新闻文告。 1月6日,我国新增冠病确诊病例再创新高,录得2593宗,新增13个感染簇群。踏入新的一年,我国几乎以每5天10000宗新增病例的速度飙升,累计确诊病例多达12万5438宗。 卫生总监诺希山亦表示,冠病隔离治疗中心已经爆满,国内活跃病例高达24347宗,超出了治疗中心现有的23000个床位。 种种迹象已经显示,我国医疗系统濒临崩溃,疫情随时失控,而我国脆弱的经济基础,实在无法承受第二轮的全国大封锁。 然而,疫情日趋严峻,国内四处爆发天灾,巫统却只顾争权夺利,甚至要胁政府在近期内举行全国大选,把人民生死置于自身利益之下。 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当挺身而出,向国盟政府伸出橄榄枝,朝野达成停火协议,稳定政局,别让巫统趁乱打劫,为纷乱局势火上添油,典当了人民福祉和权益。 大是大非当前,新冠疫情才是我国最主要,最危险的敌人。 我相信拿督斯里安华能够深明大义,以民为本,抗疫为先,不负反对党领袖神圣之职。

若有知耻之心 蔡金星应辞上议员一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质问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何时才愿意辞去上议员一职,树立健康正确的政治风气,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 蔡金星上议员一职,是在2017年6月23日再被委任,直至2020年6月22日才届满。 “蔡金星是在2014年开始被委任为上议员,属于政治委任,这些年来对国家重大议题如一马公司惊天丑闻等静若寒蝉,未有丝毫建设性发言,对国家建设毫无贡献。” “第14届大选政党轮替之后,蔡金星这些属于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若有知耻之心,本应该随着被人民拒绝的国阵政府一并离开,而不是继续尸位素餐。”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指出,蔡金星高谈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就应该以身作则,辞去上议员一职,以示问责并建立健康政治风气。不然的话,只是证明了蔡金星及其马华同僚口不对心,眷恋权位。 与此同时,张玉刚也敦促所有受国阵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辞去该职,为社会树立健康的政治价值。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7月11日的文告:

国盟政府应该吸取教训 政策宣布应与SOP同步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18日(星期五)关于“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 SOP姗姗来迟”的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批评国盟政府,昨日宣布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的农业活动能够再度营运,隔了一天仍没有公开相关SOP与细节,引起民间和执法单位极大的混淆。 6月16日,交通部长魏家祥和农业部长罗纳建迪先后宣布,内阁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内的农业活动继续运营,魏家祥甚至向媒体表示,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已经在内阁会议上表明,将下达命令予警方,以准许运载金马仑蔬菜的罗厘和车辆继续运送蔬菜至各地。 张玉刚抨击,部长做出相关宣布后,国家安全理事会(MKN)隔了一天仍然没有公布更新后的SOP版本。因此,政府宣布政策和执行政策之间的空窗期,造成坊间出现一堆假消息,备感混淆,亦令执法人员亦无所适从。 张玉刚表示,当两名部长宣布甘榜拉惹EMCO区可以恢复农活后,部分金马仑EMCO地区内的农民就以为可以开始收割和包装蔬菜,以运送至全国各地。然而,农民与蔬菜运输业者在昨日被执法人员告知,基于最新的SOP仍然还没出炉,执法单位必须依据旧的SOP执行任务,拒绝对菜车放行,导致农民怨声载道。 “国盟政府施政极度差劲,即使拥有超过一年的抗疫经验,在宣布和执行政策时却依然没有从错误中学习,一再重复类似的低级失误,引起民间混淆。事实上,政府只要在作出重要的政策宣布前准备好SOP,宣布政策后随即公开相关SOP予民众查阅,就能从根本上解决乱象。” 他指出,部长们匆匆宣布EMCO措施的U转,看似为农民带来好消息,却没有立即公布相关SOP,导致业者和执法单位皆无所适从。此举凸显了部长只注重捞取光环和政治资本,却无视执法单位无法立即执行相关措施而造成的混乱,严重影响了农业作为基本服务领域的运作。 ”政府必须吸取教训,日后在宣布任何政策措施时,必须同步公布政策的相关SOP和细节,从而避免再制造混淆,也确保不会发生任何的执法不当和偏差。”

密谋后门政府毁民主坏经济 巫统伊党马华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2月26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痛批巫统、伊党和马华为了夺权,不择手段配合公正党叛将阿兹敏,企图组建提倡极端单元的后门政府,几乎把马来西亚推进毁灭性的熊熊烈火。 “当国阵和伊党的诡计不得逞之后,就假惺惺宣布撤回对马哈迪的支持,并要求解散国会和举行大选,这是非常无耻可笑的行为。要知道,这一场‘二月政变闹剧’,一开始是由阿兹敏和国阵伊党所策划,始作俑者就是这些政棍,如果以后政党输了大选之后不服输,每每策划政变东窗事发受挫之后,就要求解散国会要求重选,国家动荡岂不是没完没了?” 张玉刚表示,正当希盟政府日夜深惟,苦心竭力策划应对新冠肺炎全球疫情的经济振兴措施,巫统、伊党、马华、国大党以及阿兹敏带领的一小撮叛徒,却把心思放在密谋组建违反民主的后门政府,也破坏了希盟政府要改善我国经济和人民福祉的努力,为了个人私利典当社稷权益,实在不可饶恕。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行动党和希盟政府已经疲于奔命,他严厉谴责国阵伊党在此时此刻不但没有为国家分担解忧,还为了一己利益,企图把马来西亚推入永不复生的深渊,事败后还要求解散国会,装腔作势套上捍卫民主的虚假面具,实在厚颜无耻之极。 “509政党轮替之后,希盟政府给予所有反对党充分的民主自由,然而这些反对党却冥顽不灵操弄各种极端议题,违反民主和国民团结的共识。我要提醒这些反对党,竞逐以撕裂社会团结和互信为目的竞选议程,就算成功夺回政权,最终也只能获得一片废墟。” 张玉刚呼吁全国人民成为希盟政府强而有力的后盾,拒绝反对党操弄的种族主义及极端宗教主义政治,让希盟逐步履行大选宣言中的承诺。他相信选民雪亮的眼睛,必定能够看出到底哪一个政治联盟才是专心为人民带来更好的服务、更好的政策、更好的福祉,而哪一些政党只不过是为了夺权而不择手段破坏国家民主、民生经济和国民团结。

彭希盟9议员为金马仑农民请命 呼吁州政府重新检讨农业地政策

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今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并且重新检讨即将落实的农业地租用政策,让政府与农民在新冠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在2020年1月30号,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宣布将分派租约予1018名先前持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的金马仑农民,涵盖的总土地面积为5526.219公顷。自2020年2月尾起,由彭亨机构 (Pahang Corporation Sdn Bhd) 发出的新金马仑农业地租约已分阶段分发给土地临时准证的原持有者。 经过仔细研究租约内容并聆听金马仑农业组织与农民的看法后,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共同发表联署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重新检讨金马仑农业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 9位彭亨希盟州议员表示,其中一项最让农民深感恐慌的是农业地租金的涨幅惊人,让农民大喊吃不消。根据租约内容,新农业地的年租金为1英亩4500令吉,若以原有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TOL) 收费以及水费的884令吉作比较,涨幅接近500%! 众议员认为州政府此举大大加重农民的负担,犹如杀鸡取卵,从农民口袋中快速获取最大的收益,却忽视了长远而言对金马仑农民乃至整个金马仑蔬菜与花卉业的严重影响,甚至使整个金马仑农业一蹶不振。 张玉刚:金马仑农地租金全马最昂贵 金马仑丹那拉大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倘若比起彭亨州其他县属的农业地租金,即油棕园1英亩24令吉(年租)和水果园1英亩8令吉(年租),金马仑农地租金显然十分昂贵,也是全马最昂贵的农地租金。 此外,彭亨希盟众议员亦认为州政府只给予农民3+2年的租赁期限太短,因此无法给予农民土地保障。此前绝大部分金马仑都只持有维持一年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每一年都必须到土地局申请更新准证。虽然新租约给予农民3年的租赁期限是稍有改善,但仍然无助于给予广大农民安心耕种的信心与保证,更无法实现推动农业现代化与产业升级。 全球经济都因为新冠肺炎突然来袭而陷入寒冬,而我国早前由于实施管制令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无可避免地造成了许多经济领域蒙受巨大的损失,因此农业作作为环环相扣地经济其中一环亦无法幸免地受到疫情带来的冲击。彭亨希盟众议员因此认为,政府必须采取果断,直接地采取短期与长期的措施来扶助与振兴农业,而当中最有效的措施便是放宽土地租约政策,让农民直接受惠。 有鉴于此,众议员联签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让政府与农民在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众议员也呼吁州政府重视备忘录中提出的多项放款金马仑农地租约的建议,重新检讨金马仑农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以冀减轻农民负担,持续辅助金马仑农业,逐步让农业进行产业升级,同时与农业业者携手合作确保蔬果供应充足,进而保障全国消费者地利益以及全国食物安全。 9位参与共同声明的彭亨州希盟州议员: 美律区州议员 - 李政贤 吉打里区州议员 - 菈菈 沙拜区州议员 - 卡玛吉 直凉区州议员 - 梁耀雯 都赖区州议员 - 邹宇晖 文德甲区州议员 - 胡智云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 张玉刚 士满慕区州议员 - 李健聪 德伦敦区州议员...

张玉刚:恢复地方选举 可加强制衡问责反腐败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12月9日(星期三)针对马来西亚国际反贪日主题的新闻文告: 加强制衡机制和问责文化,恢复地方选举才是有效的反腐败措施。 配合12月9日的国际反贪日,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推介我国反贪日主题为“地方政府对抗贿赂者”(PBT Against Bribery),希望能结合地方政府的努力,让地方政府官员也能举报贿赂案件,一起对抗国内日益严重的贪污现象文化。 地方政府缺乏制衡机制,也失去问责能力的现象,一直以来都是备受国民诟病的严重问题,在地方政府施政无从制衡与监管的情况之下,要求地方政府举报自家部门的贪腐行为,犹如要求耗子看粮仓。 反贪会副首席专员(防范)拿督斯里三顺巴哈林日前指出,目前160万名公务员当中,只有0.01%,或只有343名公务员敢于挺身而出,举报各自部门及机构的贪腐行为,此外,根据反贪污委员会逮捕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今年10月,共有2607名公务员涉贪被捕,半数是来自执行组别。 这样的数据显示体制内的制衡和监管是完全失败和失效,但这一点都不稀奇,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国阵执政时期,反贪会沦为打压政敌的工具,甚至爆发赵明福枉死冤案;喜来登政变后,上台的国盟政府陆续撤销国盟领袖的贪腐指控,包括前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前沙州首席部长慕沙安曼以及最近的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 甚至谣传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前部长阿末马斯兰、依沙沙末、邦莫达和阿兹阿都等涉及贪腐案件的国阵领袖,也将会被撤销监控,如此荒唐之举,对国际反贪腐日不但是莫大耻辱,要求基层公务员参与打击贪腐行为更如同缘木求鱼。 当前,我国的3级政府机制,即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唯有联邦和州层面赋予人民选举权,地方政府则采取委任制,且主要施政权力由公务员来执行,县市议员的执政及问责权限非常有限,从公民政治角度来看,这是不健全且严重缺乏问责效能。 我国的选民,基本上每5年才投一次票,以选出联邦和州政府,在联邦直辖区的选民,因为没有州政府选举,更只拥有一张选票而已。在这种每5年才行驶一次选举权利的政治氛围和结构下,公民政治并未普及,民主政治参与也并没有扩大。 即便是换了新政府,政治问责和体制改革仍举步艰辛,希盟政府执政22个月内更多次面对保守势力反扑,让社会舆论被少数极端论述绑架。 政府和反贪会若真正要杜绝地方政府的贪腐行为,应正视地方政府缺乏制衡、监管及问责的问题,这也真正是造成地方政府贪污滥权的关键原因。因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能够成为解套方案,扩大公民政治参与,加强地方问责文化,才能真正打击地方政府贪腐泛滥的现象,从而保障国民的权益。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提出警告,要求世界各国政府正视新馆疫情沦为腐败温床的危机。这是因为各国政府为了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和卫生危机,都不约而同采取激进的经济措施。然而,由于需要采取紧急措施,一些政府部门或机关为了快速取得效果而操纵贸易合规、监督和问责,从而为腐败创造了可乘之机。 腐败消耗大量资源,使之无法惠及有需要的民众,破坏了人们对体制的信任,加剧了疫情所暴露出的巨大不平等并阻碍了强劲复苏,只有采取有效的腐败缓解措施,包括加强各级政府的制衡和问责机制,才有可能让我们走出疫情影响,迎来全面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