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演讲没承诺延续改革 张玉刚:改革议程或福利政策恐被取消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3月3日发表文告: 慕尤丁在上任首相后的第一次电视演讲中,透露了一个重大讯息,那就是慕尤丁身为原希盟内阁成员,且在演讲中言之凿凿本身并非背叛者,并没有承诺是否会延续和捍卫希盟当政时推动的改革议程。 希盟当政21个月,虽然面对保守势力致使内外交困,仍顶着层层压力,渐进地推动改革议程,其中包括: 1)首相及首相署权力下放,除了首相本身没有兼掌其他部长职外,首相署隶下的事务部门亦未超过3个(法律、宗教及国民团结),首相署部门拨款亦从过去的170亿令吉,减少至如今的80亿令吉; 2)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国家公账会主席,以确保公账会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以维护全民福公共利益; 3)筹备国会服务法令,并准备在原订于3月召开的国会提呈。该法令的落实使到国会成为独立机构,符合三权分立的精神; 4)成立及委任朝野国会议员出任11个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并将法院法案(RUU)及2019年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交由该特别遴选委员会进行全国性的研讨和会议; 4)迈向透明廉政,规定222名朝野国会议员公布财产及收入,并准备向国会提呈动议,强制所有国会议员遵守规定。 5)深化国会民主效能,修正1959年《议会特权法》第83条和第85条会议常规,让特别委员会(SSC)会议可以公开举行。此外,特别委员会有权传召任何人,包括任何国会议员或首相,同时也修改会议常规第17条文,让议员可以在特别会议上提出有关行政的其他问题。 6)接纳净选盟和各公民社会组织建议,推行选举改革,建立一个符合所有政党的公平竞争环境。 除了以上提及的制度改革,还有各个部门大大小小的改革措施,以及惠及全民的民生措施,诸如重新检讨大道收费,包括降低南北大道收费18%,提供全民健保计划(MySalam),保障低收入群体的福利和权益。 慕尤丁的演讲并没有触及希盟当政时推动的改革议程,也没有承诺是否会延续和捍卫这些改革。令人担忧这些已经落实或正在进行的改革议程,恐怕会被取消或胎死腹中。  

“象牙行动”:以执法之名鱼肉人民

希望联盟丹那拉打区州议席准候选人张玉刚于2018年4月20日发表的文告: 事实的真相是,“象牙行动”是由"武吉斯勇士"纳吉所发起。当局从来没有必要在一个只是生产粮食,并且土地面积不大的农业高地部署数百名部队、军人和官员。自马共时期紧急状态以后,半岛鲜有如此大规模的军警调动。“象牙行动”绝对是巫统所主导的国阵政府近年来最具迫害性的行动,而他们针对的竟然是崇高且重要的农业领域。这是一场为了摧毁金马仑高原农民生计和未来而展开的残酷且粗暴的行动。 当局原本可以采取较柔软的手段来解决非法开发、砍伐森林和洪水等问题。他们可以采取措施来复原土壤或再造森林;农民可以被给予宽限期来重组他们的土地;当局可以和所有利益相关者进行对话或讨论,以寻求解决方案,甚至找来环境专家提供看法和建议。 但巫统-国阵毫不在乎。他们宁可让推土机进来,摧毁农民数十年的心血和努力,甚至是人民的未来。 希盟并不支持非法的土地开垦,但我们认为应该要有平衡的政策,以便在解决环境问题和保障农民生计之间取得中间点。 但目前的巫统-国阵政府却根据情绪和隐议程行事。他们选择忽略一个事实,即土地开发和森林砍伐是长期积累的问题,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追本溯源,金马仑在过去多年经历了快速的发展。洪水是由综合复杂的因素所造成,不能完全归因于农业耕作的土地开发。 其中,茶园早在农业种植前就出现了,迄今种植土地面积占约10,000英亩。 随着农业繁荣发展,冷力-巴登威利-丹那拉打周围的基础设施、住宅和商业建筑也同时开发起来。 难道这些不都是造成森林砍伐、土地减少和水土流失的部分原因吗? 最糟糕的是,国阵执掌彭亨州政权60年以来毫无作为。州政府有权力控制和避免过度开发、森林砍伐或土地流失,但他们却选择把一切责任推给农民。同样的,我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也以“象牙行动4.0”来威胁金马仑农民。但他应该清楚,长期以来忽略和迫害金马仑人民的就是巫统-国阵政府。 为了高原的未来,金马仑人民应该在来届大选拒绝巫统-国阵。让我们一起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行动管制令延长14天 张玉刚:政府收购农作物刻不容缓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3月25日发表文告 随着慕尤丁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两个星期,直到4月14日,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呼吁政府应即刻介入粮食市场,向农民购买农作物再分配给有需要的群体,以确保粮食供应充足,市场价格稳定,一石二鸟保障农民和消费者的权益。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高原的蔬菜供应完全没有问题,问题是物流链上受诸多阻扰导致市场可能面对蔬菜短缺问题。 “行动管制期间,最大的问题是各个政府机构发出混淆及互相矛盾的指示,执法机构的骚扰,以及相关部门几乎没有回应业者询问,杂乱无章的措施和协调导致蔬菜供应的物流链大受影响。” 张玉刚表示,为了避免出现菜农有菜卖不出,市民不方便买菜,甚至低收入群体买不起菜的可怕又讽刺的双输局面出现,政府应该立即调动公家机关介入供应市场,向农民购买农作物,并分配给有需要的群体。 “我已致函国家安全理事会,建议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向农民收购蔬菜,并由国家天灾管理机构(NADMA)负责协调,指示各单位分配和输送蔬菜粮食给有需要的群体。” 这场新冠疫情正在考验马来西亚政府为3000万人民提供食物的能力,鉴于行动管制令延长,加上担心疫情可能持续数周甚至数月,各地的家庭都在囤积粮食,这让巴刹,商店和超市在新鲜食品的供应上面临挑战,政府介入粮食市场确保货源充足和物价稳定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学术自由乃最终目标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2月6日,针对“大专法令修正案”发表评论: 教育部在12月4日提呈2018年大专法令(修正)法案,不再禁止大专生在校园內参与政党活动。除了大专法令以外,政府也一并提呈修改私立大专法令与教育机构(纪律)法令。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针对政府肯修正3项法令条文的改革议程给予肯定,并认为这是归还学生参政的自由与自主权的第一步,让无论是国立或私立大专的学生都能享有参与政治和政党的自由。 大专法令自1971年通过以及1975年修改后,大学生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就受到严苛的法律管制,60年代轰动全国的学生运动也因此被打压得几乎消失殆尽。 此后,大学生连依据本身的自由意志发表见解,成立社团,以及参与政治都受到政府和校方的百般阻扰和打压。同时,身为国家顶尖学者的大学讲师亦处处受限,无论是研究或授课都会被政治干预,以此满足国阵政府打压异议,掩耳盗铃的政治目标。 国阵政府之所以会倒台,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大学生与学术人员对国阵钳制校园自由与言论空间不满,最终将不满化为选票把国阵政府拉下台。 此外,校方也会利用研究拨款和预算,规范师生的研究题材,让大学失去探求真理的自由,造成讲师士气低落,有的选择闭门造车,有的选择另谋高就,最终造成杰出学者外流。由于政治敏感或自我审查,造成学术界的研究与我国社会的现实脱节, 国内很多关键的政经议题或公共政策,例如国家转型政策及战略、消费税和最低工资之落实,国立大学和国内研究机构皆甚少投入研究,对课题缺乏实证考究,甚至沦为各说各话的政治口水战。 教育部如今实行的改革固然重要,但是新政府不要满足于初步的改革,必须逐步达成废除大专法令的终极目标,同时也改革其他高等教育领域的众多弊端。 举例说,“教育部应该注重恢复大专院校的校园自主,学术自由和学生自治的精神,这包括赋权学术人员领导大专,减少官僚领导,停止政治委任大专领导,恢复具自主权的学生会,赋权学生组织等改革。” 因此,为了贯彻校园自主和学术自由的精神,教育部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以为大专提供制度性的保障,创造一个自由与安全的学术环境,让学术人员与大学生不再面对因为发表学术意见、讨论或研究而被对付的白色恐怖。 21 世纪是全球化时代,世界越来越无国界,科技也持续颠覆各个领域的传统规范。高等教育应该培育拥有宽广视野,关心社会福祉,具备跨领域及多面向解决问题,知道如何突破现况的人才。 唯有实行深度的高等教育改革才让我国大学能真正地培养人才,提高讲师教学与研究素质,提高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素质,加强大学与社会和企业的接轨,进而让政府在高等教育的投资换来巨大效益,提升国家的整体竞争力。

张玉刚:马华做贼凭什么喊捉贼?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2日,针对周美芬于无拉港补选的言论发表看法: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质问无拉港补选马华竞选委员会主席周美芬,马华做了巫统的帮凶61年,极尽败坏国家的体制和财富,下野后从未对过去所作所为向人民道歉,如今补选到来就华丽转身,仿佛国家目前所面对的烂摊子是希望联盟所造成的。 张玉刚指出,周美芬和一众马华领袖企图浑水摸鱼,把“不要马华监督”说成“希盟不要反对党监督”。下野之后的巫统和马华,配合伊斯兰党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人民不欢迎这样的反对党。 “这些前朝政府的领袖,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是彻头彻尾的虚伪,把马华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他举例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1亿3千万令吉的利润,倘若509没有政党轮替,广大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这些前朝领袖迄今不但不肯交代种种弊案,如今还口口声声要监督政府,实在无耻之极。 “希盟新政府上台就拼命收拾前朝政府的烂摊子,重建败坏的体制,抢救低迷的经济。希盟在体制改革所交出的成绩单,包括削减首相权力,回复三权分立,以及赋权国会等,让公民社会和真正的反对党拥有健全的机制监督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制衡。” 他呼吁无拉港选民在9月8日支持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继续支持希盟新政府的改革议程,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张玉刚:马华的“制衡”竞选口号无稽且站不住脚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0日,针对“马华制衡论”发表看法: 马华公会于甫提名不久的雪州无拉港补选,推出“监督敢敢说!制衡敢敢做!”的竞选口号,希望借此役让马华候选人陈志忠进入雪州议会,以期“监督与制衡希盟州政府”云云。 我们不是不要反对党监督和制衡执政党,只不过马华在此时此刻打出“制衡”的口号上阵补选,是非常无稽且站不住脚,原因有三: 首先,当我们说需要监督和制衡的时候,必然是在朝者出现腐败的迹象,以至于需要制衡。希盟政府甫上台100天,正打算励精图治和大展拳脚,以抢救国家危在旦夕的政治、经济、教育和多元的社会。 过去100天,希盟政府也许因经验不足而犯错,但却绝非好像前朝政府般,极尽败坏国家体制和财富。反观执政国家61年,恶行罄竹难书的马华,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这根本就是做贼喊捉贼,是彻头彻尾的虚伪。 就好比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当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如今希盟要解决这种种的不公问题,马华不但没有向社会道歉,竟然还敢说三道四,仿佛事不关己。 这种没有悔改之心,也没有认真问政,只是想浑水摸鱼来捞取廉价政治资本的政党,即便是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第二,选民并不需要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这几个煽动种族及宗教主义的反对党。 509政党轮替之后,希望联盟新政府正式启动国民期待已久的政经体制改革,反观在野的巫统、马华和伊斯兰党却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 最近的3场补选已经证明了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都在寻找合作模式,公然眉来眼去互相拉票。希盟政府给予所有反对党充分的言论和新闻自由,然而这些反对党操弄的议题却是违反民主和国民团结的共识。 选民拥有雪亮的眼睛,必然能够分辨到底哪个阵营是在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重建和修复国家的体制,以确保所有人的自由权利都受到保障,在这基础之上,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才能够有更多更大更多元的可能性。这也是选民应该关注的焦点和方向。 第三,无拉港选民应把手中一票投给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延续已故黄田志未竟之志。 身为中央政府的马华已经在过去10年监督雪州希盟政府和无拉港州议员有余,事实胜于一切,前朝政府到现在都找不到雪州希盟政府的痛脚,反观已故黄田志州议员却端出亮丽的成绩单,被誉为是雪州其中一个勤政爱民的模范议员。 本以为能够配合中央政府,全力发展无拉港的黄田志不幸的在一场意外事故离开了我们,壮志未酬。无拉港选民没有理由在这一场补选,把票投给过去毫无建树的马华候选人,以至于放弃了希盟政府全力为无拉港打造的发展大蓝图。 9月8日,让我们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 9月8日,让我们以选票证明了希盟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9月8日,请投王诗棋一票!

明福沉冤待雪,真凶何时落网?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6月25日发表文告: 针对明福冤案调查转向一事,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警方乖离上诉庭裁决的调查方向无法令所有等待正义的人士接受,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必须公开汇报案情,以止民惑。 根据赵明福家属代表律师蓝卡巴的说法,警方当前援引刑事法典第342条文,即“错误囚禁”的罪名调查此案。 张玉刚提醒总检察长和警方双造,上诉庭三司于2014年9月5日一致裁决,执法单位必须调查和提控涉及赵明福命案的不明人士,包括3名反贪污委员会官员。总检察长需公开交代,为何此案非以刑事法典第304条的刑事杀害罪名调查? 总检察长和警方若想避重就轻,无视上诉庭之裁决,放任真凶逍遥法外,任由明福及其家属含冤受屈,势将无法匡扶我国司法正义,天理难容。

外劳政策深深影响金马伦政策,应弹性处理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6月14日,针对金马仑的外劳问题发表文告。 正视金马仑农业困境,外劳政策应弹性处理 (金马仑高原14日讯)当内政部宣布“重雇非法外劳计划”铁定于6月30日截止,并在7月1日开始展开取缔非法外劳行动之后,金马仑民主行动党邀请专人分别在甘榜拉惹新村和巴登威利新村举办两场说明会,获得群众踊跃参与,也说明了政府的外劳政策令菜园雇主忧心忡忡。 彭亨州候任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的张玉刚表示,金马仑的农耕地政策跟国内其他农业区不一样,为农民带来无数困扰,包括申请外劳。 “99%的金马仑农耕地,都是属于‘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根据国家土地法典,TOL有非常多的限制,包括必须每年更新,不能建设永久性建筑物如员工宿舍,因此大部分政策都不承认TOL作为农耕地的合法性。” 他指出,就以外劳政策为例,它要求农业雇主必须拥有地契和宿舍建造准证,但是TOL不具备地契资格,也不能建造宿舍並申请准证,如果严格根据条例,金马仑所有的菜农根本就不能聘请外劳。 张玉刚表示,国家确实不应该大量依赖外劳,特别是在制造业、服务业和工业,但也必须正视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够吸引本地劳工参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农业和种植业,这三个不但是肮脏、危险及辛苦的3D行业,其工作性质也非常枯燥,薪金再高也难以吸引本地劳工。 “事实上,菜农耗费在外劳身上的就业成本,其实远远高于聘请本地劳工,如果有的选择,菜农也不想聘请麻烦多多的外劳。因此,针对个别行业的外劳政策,政府应该予以弹性处理,特别是金马仑农业。” 他也指出,如今马来西亚因为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而面对一兆国债,如果政府能够简化漂白非法外劳的程序,必将能在短期内为国库带来数以十亿的收入,帮助国家走出债务困境,为国家和雇主带来双赢的效果。 “必须强调的是,简化漂白外劳政策并非是放任雇佣外劳。我们必须正视,不管有没有漂白政策,短期内国家特定行业无法不需要外劳。相反,当局应该加强执法,包括对付经营生意的外劳和不依据法律带入外劳的中介商和雇主。”

若有知耻之心 蔡金星应辞上议员一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质问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何时才愿意辞去上议员一职,树立健康正确的政治风气,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 蔡金星上议员一职,是在2017年6月23日再被委任,直至2020年6月22日才届满。 “蔡金星是在2014年开始被委任为上议员,属于政治委任,这些年来对国家重大议题如一马公司惊天丑闻等静若寒蝉,未有丝毫建设性发言,对国家建设毫无贡献。” “第14届大选政党轮替之后,蔡金星这些属于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若有知耻之心,本应该随着被人民拒绝的国阵政府一并离开,而不是继续尸位素餐。”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指出,蔡金星高谈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就应该以身作则,辞去上议员一职,以示问责并建立健康政治风气。不然的话,只是证明了蔡金星及其马华同僚口不对心,眷恋权位。 与此同时,张玉刚也敦促所有受国阵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辞去该职,为社会树立健康的政治价值。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7月11日的文告:

补选惨败反映民情不满政府施政 张玉刚:政府应公开耆老会报告

随着希望联盟惨败于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社青团署理团长暨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敦促中央政府解密耆老委员会的“百日建议报告”,将报告内容和建议公诸于世,公开给国州议员及民众详阅,从中反思国家和社会民生的改革步伐的进度,改善政府施政素质和效率,以平息日渐不满的民怨。 希盟政府于去年5月9日执政后,基于很多领袖都没有执政经验,首相宣布委任5名德高望重之人成立耆老理事会,探讨国家经济问题,并在100天内解散时提交建议报告。这5位耆老即前财政部长敦达因、国行前总裁丹斯里洁蒂、前国油主席丹斯里哈山玛力肯、著名经济学家佐摩及大马首富郭鹤年。 根据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的说法,这份建议报告收集了各领域的意见分析,整合了约70个主题施政改革建议,并在去年8月7日提呈给首相,惟首相多次表明报告内容不会对外公开。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也曾经回应,该报告已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保护下被列为机密文件,不对外公开,且报告只提呈给首相一人,就连希盟的国会议员也无法一窥究竟。 “这是极度不合情理的,如果连政府的议员也不知道这份报告的信息和内容,又该如何集思广益以达到更好的效益,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首相到底是否有采纳该报告的建议施政,要监督也无从做起。” 张玉刚强调,如果政府担忧公开报告之后会影响国家安全,可以优先公开不涉及国家安全和外交关系的事项议题,尤其是关乎民生施政的课题。 “希盟已经执政中央政府一年6个月,特别是在两天前的补选以1万5000张多数票输掉了原属希盟的丹绒比艾国席,反映了强烈的民意丶民声和民怨。” 他表示,内阁及政府成员需要深刻反省反思,并接受来自人民的反馈。人民不满的不只是希盟无法全面兑现竞选诺言,也包括政府施政效率低下,甚至比国阵时期还要面对更多的刁难和困扰。 未来三年,希盟政府必须去解决平民百姓日常面对的困扰和问题,因此公开耆老会报告让民众进行辩论和反思,以审查和监督政府的改革步伐和进度,是刻不容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