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财案对农业下错药方 张玉刚提3建议助农业发展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11月9日(星期一)发表文告: 针对2021财政预算案为推动农业和食物工业的发展,所推行的7项关键措施,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认为这不过是年复一年的旧瓶装新酒,并没有对症下药,解决国内农业长期面对的问题和困境。 7项关键措施里的头3个项目都着重于培育社区农场,然而在没有针对农产品供应市场作出完善规划的大前提下,盲目鼓励更多业余者投入农业生产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要知道农产品市场价格非常不稳定,农作物收成如果“生不逢时”往往导致小型业者血本无归。新冠疫情和限行令期间,就曾经发生过国内蔬果生产过剩,输送链中断而政府机构束手无策的状况。 另外,此次财案准备6000万令吉贷款,为农业经营者提供高达100万令吉资金,以购买基于工业革命4.0的设备和技术,来参与食品产业链现代化计划。这项计划对国内人数最多的小型农业经营者来说,犹如画大饼计划,因为小型业者的规模和资源有限,可望而不可及。 有鉴于此,我提出3项农业改革建议,希望农业部可以纳入政策考量,重新调整施政措施,才能真正为中小农民谋福利。 第一,政府应该简化农产品出口的繁文缛节。目前本地蔬菜水果的评级、包装与标签(GPL)规范存在着许多重叠的地方,让出口农产品的业者被逼输入重复性的资料,增加处理非关税壁垒所需的人力和时间,进而使农业出口逐渐失去竞争力。 政府应该把所有涉及机构如皇家海关,大马检疫及检验局(MAQIS),与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的出口规范统一起来,简化所有程序,降低出口农产品所需要的费用,以行动鼓励本地农民提高农业生产力,为国家的农业打下坚实基础,同时也能让更多的农产品出口到国外为国家带来丰厚收入。 第二,提供土地诱因协助中小农民进行产业升级和转型。土地是农民最大的社会保障,维护农民的基本权益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土地权益,而国内仍然存在许多中小农民在毫无保障权益的土地上耕作,面临随时被政府及执法单位驱逐的风险,这些例子在霹雳和彭亨州比比皆是。 如果真正要鼓励更多中小农民响应农业现代化计划,政府应该先推行农地改革,给予农民更长期限的农地租约,更实在的土地权益和保障,才能让新生代农民没有后顾之忧的参与现代化计划。 第三,政府主动介入为中小型农业业者建立云端数据库,提供技术服务。在农业先进国家如中国、日本、荷兰等地,物联网、大数据等科技已经在田间地头广泛普及和应用,深刻地变革农业的种植模式,推动传统农业向智能化转变,尤其是以“智慧农业”为代表的高端科技。 智能化设备不但能够减少国内农业依赖外劳的现象,长久而言减低生产成本和提升生产效率,也能够让工作人员相互接触的频率更少。在新冠疫情施虐期间,农业智能化能够有效降低疫情对农业生产的影响,保障粮食稳定和正常生产。 我国农业在2019年贡献国内生产总值7.1%,在新冠疫情肆虐带来各种挑战下,农业是唯一能够在今年第二季度取得1%增长的重要领域,而且也是明年少数预计能够获得增长(4.7%)的领域,规划好农业发展和转型,必定能够为国家带来创新和突破。

许多农民申诉不知如何获取津贴 张玉刚吁政府改善农业辅助机制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2年5月9日(星期一)出席农业经济线上交流会后的新闻文告: 针对许多农业业者抱怨不知道该如何申请联邦政府所发放的农业辅助津贴,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当局不能以“发放了就算”的态度来看待这些措施,反之应该根据各项经费详实区分,重新建立透明、公开和制度化的辅助机制,也要制定查核及追踪机制,确保津贴能够发放给最需要的人士,并且即时检测有关预算对宏观经济所能产生的效应。 金马仑 张玉刚在出席一项《疫情后农业经济线上交流会》之后如是表示,过去一年,政府为应对粮食供应危机,提供了大量的津贴和辅助措施,例如化肥、农药、鸡蛋及鸡肉津贴,让相关业者渡过生产成本不稳定的难关,以稳定国内粮食供应和价格市场。

土巫伊内讧引发紧急状态 五事例驳斥哈迪胡言乱语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1月13日(星期三)的新闻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斥责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捍卫紧急状态的言论,并且以5大事例唤醒哈迪的记忆,提醒哈迪别试图把紧急状态的祸源归咎于在野党。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今日公开捍卫国盟政府颁布紧急状态的决定,把紧急状态说成政府用来遏制疫情的手段,并试图归咎在野党逼迫国盟政府落实此项措施。 真相摆在眼前,公道自在人心,事实上是国盟政府的“土巫伊大团结联盟”爆发内讧,才引发紧急状态,就让我们回顾紧急状态前发生了什么事,就能驳斥哈迪颠倒是非的胡言乱语。 (一)1月3日,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公然威胁首相幕尤丁必须在3月前举办全国大选,更强调该党的191个区部中,有143个区部不愿与土团在来届大选合作; (二)1月6日,巫统最高理事会把是否与土团断绝关系的选项,交由1月31日举办的巫统代表大会来议决; (三)巫统新任总秘书,也是官司缠身的笨珍国会议员阿末玛斯兰甚至为了尽早触发大选,不断语出惊人,无视沙巴选举后爆发第三波疫情的惨痛教训,宣称疫情下也可举办大选; (四)1月9日,巫统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兼马樟国会议员阿末嘉兹兰宣布,撤回对国盟政府的支持,与此同时,吉兰丹12个巫统区部也追随州主席撤回对国盟政府的支持; (五)1月12日,也就是紧急状态颁布前夕,巫统硝山区国会议员纳兹里也宣布撤回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支持,并形容慕尤丁政府颁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是一项“政治紧急状态”。 种种事例,没有一个跟在野党有关,引发紧急状态,完全都是这班宣称要组织“民族大团结联盟”的政客,因为分赃不均,各怀鬼胎,私人利益无法谈妥,爆发内讧所致。 就连巫统柔佛州署理主席诺加兹兰都说,国盟政府收紧行动管制,就是为了抑制“巫统病毒”。 哈迪阿旺不需要假装失忆,把造成国家动荡的责任都归咎于在野党,事实上,哈迪应该向他的好朋友们——也就是巫统这班图穷匕见,搞风搞雨都是为了想洗脱官司案的“巫统法庭簇群”,纳吉、阿末扎希、阿末玛斯兰等人好好求证。

希盟讲到做到拨款各源流小学 国阵口是心非打压母语教育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挑战国阵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若真是真心诚意对待华文教育,就下令国阵彭亨州政府拨款给州内各源流学校。他表示,希盟政府过去一年全力扶助各源流母语学校的表现,充分展现讲到做到的绝对诚意,反观彭亨国阵对待各源流的母语教育的贡献却是零!  “阿末扎希日前出席马华大会宣称一旦国阵在来届全国大选重新执政,将增加对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数额,根本是口惠而实不至的谎言,因为彭亨国阵在其执政的州属早已宣称不会资助州内的华淡小,反观希盟执政州属的华淡小及独中,不单享有来自联邦的拨款,也获得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 他提醒马华和巫统,509变天之后,国阵仍执政两个州即彭亨州和玻璃市州,如果国阵真的是善待各源流母语教育,应该效仿希盟政府的制度化拨款,不需要胡吹大气,企图愚弄华社。 “今年4月的州议会,巫统金马扬区州议员莫哈末法迪不但口出狂言表示州政府不会帮助华淡小,更表示华淡小的存在破坏国民团结,而政府给越多拨款,越是破坏国民团结,赤裸裸地在神圣的州议会上歧视和羞辱华淡小。” 张玉刚出席金马仑希盟服务中心举行的屠妖节餐会时,与金马仑国会协调员马诺佳仁代表教育部移交总值19万令吉的支票给予金马仑县内5所淡米尔小学,分别为冷力淡小获8万令吉、茶园淡小二校获1万令吉、蓝谷园淡小获6万令吉、岑业良淡小获1万令吉和丹那拉打淡小获3万令吉。 他指出,加上较早前已发放给金马仑县8所华小的22万令吉拨款和1所教会小学的20万令吉拨款,教育部今年已发放一共61万令吉拨款予金马仑县所有各源流母语小学,这是国阵过去60年都做不到也不想做的事。  张玉刚特别感谢华印裔社会对希盟的鼎力支持,因为他们才促成改朝换代,才会催生这项惠及全金马仑乃至全马来西亚政府华小的政策,让各源流学校都能够百花齐放并获得公平对待。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公正党前法律局主任受委反贪会主席,在马来西亚政治圈引起震撼,事关拉蒂花职位受委并非如同希望联盟宣言所指出的“反贪会应成为独立机构,并且向国会负责和报告“的理念有违背。再加上拉蒂花实际上除了是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之外,她也是公正党中委,属于政党的最高领导层,因此难免出现不中立的观感。虽然拉蒂花在较后表示她已经退出公正党,但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委任完全合情合理。 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也在较后发出文告冀望她能够大刀阔斧改革反贪会,加强打击国内各级的贪污风气及文化,包括对赵明福命案重新展开纪律调查,严厉对付涉案的反贪会官员。 他表示,赵明福是在2009年7月16日进入反贪会大楼录取口供,就一去不返,最后发现陈尸在反贪会大楼。上诉庭已裁决赵明福是被人致死,而不是悬案,因此身为涉案单位的反贪会也应该遵守法庭的判决,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以实际行动还赵明福一个公道和正义。 “社青团拒绝遗忘这宗惨案,大好青年无辜丧命,赵家失去儿子和兄弟、爱妻丧失至爱、遗孤从未见过爸爸、行动党失去优秀党员。一切都源自于前朝国阵政府及反贪会的政治阴谋,造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一辈子的苦痛和哀恸。” 他指出,涉及赵明福命案的数名反贪会官员不只是仍逍遥法外,有的甚至升官发财,这让人无法接受。拉蒂花过去曾经与雪州政府共事,必定十分清楚前朝政府和反贪会针对希盟政府的政治迫害,而赵明福也正因为反抗这一场政治迫害而无辜牺牲,因此反贪会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是刻不容缓。 张玉刚强调,赵明福的家人和至亲好友经过10年的漫长等待,终于斗争至政党轮替,所以各个执法及涉案单位不应再拖延寻找真相及对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3建议改革补贴机制 让基层农民真正受惠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2年5月11日(星期三)针对改革农业辅助津贴机制的新闻文告: 针对农民控诉无法获取农业补贴的问题,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政府不只是应该举办更多下乡活动,为基层农民提供最及时的咨询和协助,也必须在实施措施的过程中,建立全面、透明和问责的机制,确保这些补贴能够发放到最需要的人手中。 示意图 张玉刚指出,联邦政府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就宣布为农业和渔业提供17亿令吉的补贴和奖掖,其中包括15亿令吉的种子、化肥和稻米生产补贴,在2021年底全国大水灾之后,也宣布为受水患影响的农民提供高达1亿令吉的援助。另外,由于全球疫情牵连供应链,导致化肥和农药价格水涨船高,政府也多次表示将会增加更多辅助补贴。 示意图

冠病送院前死亡病例与日俱增 卫生部应交待详情和防范措施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9月10日(星期五)关于“送院前死亡病例”的新闻文告。 大马冠病疫情日益严峻,单日新增死亡及送院前死亡病例(Brought in Death,BID)更是与日俱增,与近期医院呼吸机及加护病床使用率下降的现象有明显落差。 根据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截至9月8日,我国一共录得19163宗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其中3362宗为BID病例。 示意图 更为可怕的是,自冠病死亡人数于8月5日突破一万宗之后,死亡病例就以几何级数激增,一个月内死亡病例几乎翻了一倍。根据卫生部数据,8月1日至今,我国一共录得10139宗冠病死亡病例,其中BID病例为2290宗,比例高达23%!

张玉刚:马华做贼凭什么喊捉贼?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2日,针对周美芬于无拉港补选的言论发表看法: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质问无拉港补选马华竞选委员会主席周美芬,马华做了巫统的帮凶61年,极尽败坏国家的体制和财富,下野后从未对过去所作所为向人民道歉,如今补选到来就华丽转身,仿佛国家目前所面对的烂摊子是希望联盟所造成的。 张玉刚指出,周美芬和一众马华领袖企图浑水摸鱼,把“不要马华监督”说成“希盟不要反对党监督”。下野之后的巫统和马华,配合伊斯兰党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人民不欢迎这样的反对党。 “这些前朝政府的领袖,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是彻头彻尾的虚伪,把马华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他举例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1亿3千万令吉的利润,倘若509没有政党轮替,广大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这些前朝领袖迄今不但不肯交代种种弊案,如今还口口声声要监督政府,实在无耻之极。 “希盟新政府上台就拼命收拾前朝政府的烂摊子,重建败坏的体制,抢救低迷的经济。希盟在体制改革所交出的成绩单,包括削减首相权力,回复三权分立,以及赋权国会等,让公民社会和真正的反对党拥有健全的机制监督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制衡。” 他呼吁无拉港选民在9月8日支持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继续支持希盟新政府的改革议程,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国盟政府应该吸取教训 政策宣布应与SOP同步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6月18日(星期五)关于“金马仑甘榜拉惹EMCO SOP姗姗来迟”的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批评国盟政府,昨日宣布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的农业活动能够再度营运,隔了一天仍没有公开相关SOP与细节,引起民间和执法单位极大的混淆。 6月16日,交通部长魏家祥和农业部长罗纳建迪先后宣布,内阁允准甘榜拉惹EMCO区内的农业活动继续运营,魏家祥甚至向媒体表示,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已经在内阁会议上表明,将下达命令予警方,以准许运载金马仑蔬菜的罗厘和车辆继续运送蔬菜至各地。 张玉刚抨击,部长做出相关宣布后,国家安全理事会(MKN)隔了一天仍然没有公布更新后的SOP版本。因此,政府宣布政策和执行政策之间的空窗期,造成坊间出现一堆假消息,备感混淆,亦令执法人员亦无所适从。 张玉刚表示,当两名部长宣布甘榜拉惹EMCO区可以恢复农活后,部分金马仑EMCO地区内的农民就以为可以开始收割和包装蔬菜,以运送至全国各地。然而,农民与蔬菜运输业者在昨日被执法人员告知,基于最新的SOP仍然还没出炉,执法单位必须依据旧的SOP执行任务,拒绝对菜车放行,导致农民怨声载道。 “国盟政府施政极度差劲,即使拥有超过一年的抗疫经验,在宣布和执行政策时却依然没有从错误中学习,一再重复类似的低级失误,引起民间混淆。事实上,政府只要在作出重要的政策宣布前准备好SOP,宣布政策后随即公开相关SOP予民众查阅,就能从根本上解决乱象。” 他指出,部长们匆匆宣布EMCO措施的U转,看似为农民带来好消息,却没有立即公布相关SOP,导致业者和执法单位皆无所适从。此举凸显了部长只注重捞取光环和政治资本,却无视执法单位无法立即执行相关措施而造成的混乱,严重影响了农业作为基本服务领域的运作。 ”政府必须吸取教训,日后在宣布任何政策措施时,必须同步公布政策的相关SOP和细节,从而避免再制造混淆,也确保不会发生任何的执法不当和偏差。”

张玉刚促彭政府承担水灾后清理费用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1月17日(星期日)的新闻文告: 随着近日天气逐渐转晴,彭亨州多区的水灾情况也开始好转,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要求彭亨州政府立即展开所有善后工作,包括承担日前人民自掏腰包所做的灾后清理费用,别把负担转嫁在人民身上。 2021年甫开年,彭亨州就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水灾,大多数县属都沦陷于水患,其中不少住宅区、学校、甚至连医院和老人院也浸泡于水中,损失不菲。 “过去一个星期我下山造访各水患区,发现政府各机关在水患爆发之后,互不协调,效率低落,不少灾区的善后清理工作,比如说清理道路污泥和公共场所,都是由人民自动自发展开,或政党志工队及非政府组织协助处理,甚少看到政府机关的踪影。” 张玉刚表示,武吉哥打(Bukit Kota)的人民向他投诉,灾后租用神手泥机展开清理工作的费用,都是由居民或非政府组织自掏腰包。居民们都希望政府别不闻不问,能够承担这些费用,以避免加重人民在疫情和水灾之下的负担。 “水灾的善后工作是非常棘手且需要专业处理的工作,若善后工作不当,大家很可能在遭遇水患后,再度饱受传染病的影响。我将会致函向州政府和全国安全理事会提出人民的这一项要求,要求政府能够尽快发放紧急拨款,协助人民共渡难关。” 他也希望各地人民在处理水灾后的清理工作,要多加留意个人卫生和环境清洁,任何人发现传染病和不明原因疾病,均有义务向当地医疗卫生单位报告,以便及时调查处理。 图说:张玉刚探访日前为了逃离水灾,从吉兰丹迁移至金马仑的水灾灾黎,并提供日常用品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