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行动大变革 新政府体恤农民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2月28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今日指出,副首相旺阿兹莎关于象牙行动的最新议决,证明了新政府以民为本,认真聆听各造意见和看法之后,兼顾各方面及领域发展的平衡之下所作出的决定,绝不重复国阵政府过去横蛮莽撞的做法。 副首相旺阿兹莎与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主持金马仑联合行动委员会会议后宣布,“象牙行动”(Op Gading),將易名“永续行动”(Op Lestari),而政府也将应用各种策略,更全面地照顾当地小园主、少数群体以及环境保护。 张玉刚表示,新政府已经意识到金马仑的农耕问题,包括环境污染及外劳短缺,都是源自于过去十多年来农地政策的缺陷。因此在新一轮行动,将会督促州政府及土地局加速解决农民的土地准证问题(Lesen Pendudukan Sementara)。 “有的拥有农耕地准证的农民,也常常面对准证无法如期更新的问题,变成“逾期非法准证”,在申请外劳和菜车路税等事宜面临诸多不便,也在当局展开执法行动时提心吊胆。这除了是因为土地局缺乏足够的人手去处理申请程序,也因为更新的权力在大臣手中,申请文件必须送去关丹以获得大臣核准,再送回来金马仑土地局进行后续处理才能更新。” 他表示,金马仑高原虽被誉为半岛最大的蔬果鲜花生产枢纽,但遗憾的是,国阵政府过去长期忽略并耽搁金马仑的农业发展,特别是在农耕地议题上,不仅让农民受苦和恐慌,对未来也充满不确定性。 他也对新政府將根据现有的平台,包括州级、县级及非政府组织(小园主协会)的层面,来解决环境污染及非法开垦问题表示欢迎。他期许新政府将与各造持续沟通及磋商,拟定更具前瞻的农业可持续发展蓝图,以及合法、合情、合理的土地使用政策,确保一切行动都在公开、透明和问责的框架下进行,让金马仑高原成为一个现代化及可持续发展的区域。

竞逐种族议程犹如杀鸡取卵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政治领袖把希盟在金马仑和士毛月补选败北的原因,归咎为希盟失去马来人的支持,是一种懒惰且不负责任的片面之词。一些希盟领袖甚至因此而强调政府必须加强土著议程,更是错误的战略方针。 “希盟于509大选能够执政中央,在于我们的路线方向是为全民多元而斗争。如果我们在一两场补选失利,没有深刻反省败因就慌了阵脚,胡乱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我们的支持者失望甚至觉得我们已经背弃理想,在未来的选举恐怕连支持者也放弃我们,这犹如杀鸡取卵。” 张玉刚指出,把希盟在士毛月补选的败因解读为失去马来人的支持是不正确的,希盟在这场补选仍获得接近40%的马来选票,败选主要原因是华印裔投票率低迷,以及最重要的,希盟过去9个月的执政表现无法说服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支持者转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所谓知己,就是希盟明白,我们的强大乃建基于多元斗争平台;所谓知彼,则我们也要对自己的马来支持者有信心,即便巫统伊斯兰党大肆炒作种族宗教议题,我们仍有接近40%的马来人支持率,说明了巫伊的极端路线仅止步于此。如果希盟放弃多元,不深刻反省如何争取更多的马来中间选民,跟巫统伊斯兰党竞逐种族宗教议程,无形中等于掉入巫伊的陷阱,恐怕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劝诫公青团署理团长阿菲夫,其土著议程言论已经违背了希盟的共识,即不分族群帮助有需要的群体。他强调,国阵于509会倒台,不获大多数中间选民的支持,除了贪污腐败,也在于差劲的施政效率。希盟要争取更多的中间选民支持,应该加强改革力度,特别是专注于《希盟宣言》所承诺的体制改革,建立廉洁透明问责的政治,以及加强政府系统的施政效率,关心民瘼,解决民困。

公布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 张玉刚:加强人民对新政府的信心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2月22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全力支持林吉祥同志早前的言论,即民主行动党绝不可能成为马华2.0,并将坚定不移地推动及落实国家改革议程,以建设新马来西亚。 林吉祥日前表示,一旦希望联盟政府背弃新马来西亚的目标,民主行动党的领袖,不论是在政府内还是政府外,都会毫不犹豫地离开执政联盟。民主行动党领袖从来不会像马华公会领袖那样没有骨气。 虽然如此,张玉刚要求新政府应该公布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时时刻刻让公民社会检验和监督,以免乖离航道而不得知,也避免被反动势力见缝插针,摧毁建设新马来西亚的努力。 尽管新政府上任之后,积极彻查和清理前朝政府的种种弊端,也着手进行政体改革,让各级政府能够重新各司其职,树立正确的问责制度。其中包括选举改革、恢复国州议会的职能和权威、提升在野党地位和福利、司法改革等等都是重中之重的改革议程。 然而,如今坊间却开始出现质疑新政府的声音,如较早前首相马哈迪以族群分歧为由而拒绝落实地方政府选举,都让公民社会诟病。 新政府除了要振兴经济,最重要的还是循序渐进的进行体制改革,而其中最重要的三个改革方向,就是司法改革、选举改革及赋权人民。 振兴国家经济,人民安居乐业,就不会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心烦意躁;将司法改好,小市民就能感受到安全的保障;做好选举改革,包括妥善处理选区划分及票票等值,政客就很难煽动身份认同的议题,人民也不会轻易被族群诉求绑架;而赋权人民,包括推动地方政府选举,则可以加强公民觉醒,提升理性的问责效能。 新政府必须公布这三个改革方向的路线图和时间表,除了能够让公民社会时时刻刻检验和监督,也能够加强人民对新政府改革的信心,才能够义无反顾地成为新政府的后盾。 第14届大选之后,马来西亚二次建国,重建的不只是几近崩坏的经济,也包括被“盗贼统治”摧毁殆尽的政治体制,以及人民希望。 我呼吁全国人民响应林吉祥同志的号召,成为国家改革议程最坚固的后盾,携手努力确保新马来西亚处于正确的发展轨道,建设一个进步、平等、公正、廉洁及繁荣的马来西亚。

农业部应检讨农业销售局的e3P和符合性证书(COC)措施

较早前金马仑农业销售局(FAMA)调整蔬果出口新加坡的报关时间,即申请e3P标签(包装、标签和制定等级措施)和品质符合证书(Certificate Of Conformity)的时间从原来的全天候24小时换去早上8点至晚上10点,引起金马仑高原广大农友的不便,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已经致函金马仑农业销售局,要求展延该项时间调整,先召开说明会向受影响的农友汇报和解释。 张玉刚表示,当地农业销售局的负责人回复,该措施尚在试跑阶段,因此现阶段当局会在时间上给予农友们通融,并允诺将会在近期内召开说明会,解释如何善用及通过上网申请报关。 “自从农业销售局于2011年实行e3P和COC措施以来,金马仑的菜车业者通过Dagang Net科技私人有限公司申请COC,一直都出现许多的问题,包括运输时间被延长和检验费加重运输成本。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COC的申请和关税报关的程序(Borang K2)非常雷同,都是有关蔬果品质规格标准的申报。” 他指出,如果农业销售局要获取蔬果的出口资料,大可与关税局连线,而不是要求菜车业者做双重工作。更甚的是,菜车业者申报COC所缴付的费用,全都由Dagang Net收取,这意味着农业部做工,而获利的却是私人企业。 张玉刚与金马仑菜车公会理事们会面后,一致认为在现有的蔬果出口政策下,当前的e3P和COC是多余的措施,徒增繁文缛节,拖延业者的运输时间,以及增加出口成本,减低本地蔬果出口业的竞争能力。 “第一,金马仑处于高原,菜车运输时间比其他地区的时间要耗费多2-3个小时才能下山,蔬果出口程序应当简化,而非增加;第二,金马仑的气候向来生产寒冷性蔬果,农友大多数选择傍晚时分采集蔬果和上菜,菜车业者选择晚上出菜是很合理的;第三,金马仑是新加坡最大的蔬果出口生产地,当局应该简化程序,鼓励蔬果出口活动,为国家赚取更多外汇方为上策。” 张玉刚将会致函要求农业部重新检讨e3P和COC的存在必要性。如果研究发现这两项措施跟现有关税报关的程序重叠,农业部应该取消这两项劳民伤财的措施。

马华被羞辱要火箭出头? 马汉顺自取其辱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针对马汉顺的言论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反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纳兹里现在又不是中央部长,也不代表希盟政府,何以火箭要谴责这样一个政治小丑。他也斥责马汉顺,纳兹里不但是巫统领袖也是国阵总秘书,马华一再被纳兹里羞辱却还落力为巫统助选,这很明显是自取其辱,如今还要火箭“管制”其忠实盟友,凸显其错乱的思维,更加是自曝其丑。 纳兹里在士毛月补选的助选时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抨击希盟政府的非马来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与首席大法官没用《可兰经》宣誓就职,甚至扬言要废除华校与淡米尔学校。 “纳兹里已经不再是中央部长,不能左右中央政策,最重要的是全体希盟政府成员都没有炒作极端言论来捞取廉价宣传,也全力支持华教发展,因此纳兹里要做政治小丑来为巫统催谷支持就任由他吧,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要支持谁已经心中有数。”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提醒马汉顺,巫统和伊斯兰党在过去几场补选合作无间,炒作极端言论来赢取支持,马华上下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落力为巫统助选,现在又一再被纳兹里羞辱,之前言之凿凿的“解散国阵”言论已经变成天大的笑话。 他强调,希盟政府已经用实际行动支持华教,独中制度化拨款、华中制度化拨款、制度化增建华小包括最近批准彭亨关丹中菁分校成为行政独立运作的学校,让彭亨州多加一所新华小,都已经讲到做到,不需要再理会纳兹里这类政治小丑的极端言论,

冷力河防洪工程提升安全措施 承包商承诺修补破裂水管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视察金马仑冷力河防洪工程之后发表文告: 由于过去一周暴雨连连,再加上工地工程导致水管破裂引起邻近住家的水供中断,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金马仑水利灌溉局副工程师依夫华及承包商防洪工程项目经理阿菲占前往金马仑冷力河的工地视察该防洪工程的安全状况,也探访受影响的住户,了解他们的需求。 这项耗资5000万令吉的防洪工程于今年初动工,将会加深及加宽冷力河河床、校直和兴建河堤,以缓和河流向冷力镇的水流,让水流更顺畅,并且加强防洪设备,以解决冷力河水暴雨成灾的问题。 张玉刚在听取阿菲占的汇报之后表示,承包商已经加强工地的安全措施,以避免工地再次发生崩塌事件,吓怕邻近住户。另一方面,金马仑水利灌溉局也将会召开会议,与彭亨州水务局和英达丽水排污公司(Indah Water Konsortium)协调修复工作,由承包商委任相关工程公司,专门负责修补破裂的水供及排污水管,确保邻近住户的水供不受影响。 阿菲占感激当地居民对该项工程计划的全力配合,也期盼居民能够暂时忍耐工程所带来的不便,并承诺将全力施工,以便防洪工程能够在2020年如期竣工,让冷力镇居民免受暴雨成灾的危机和威胁。  

彭亨州政府应遵循副首相议决 加速解决金马仑农民土地问题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 随着副首相旺阿兹莎前往金马仑进行官访,巡视多处森林保留地和河流保留地,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彭亨州政府和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应该遵循象牙行动的多项议决,即加速解决金马仑农地问题和研究提供更长的农地租约期。 他强调,副首相正视金马仑农业组织的要求,允诺督促州政府改善农地政策,并且积极协助农友进行产业升级,以确保金马仑农业的永续发展。 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在农地政策继续拖泥带水。张玉刚举例,霹雳州希盟政府当政不到半年,就着手改善农地政策,延长由前朝政府订下的5年期限至5年。而且,之前没有接受3年租期合约而献议过了期的农民和业者会重新收到由农业发展局发出的新的订下5年租期的租约献议。5年期限由签约后算起。 “要知道,金马仑农地的临时准证只不过是1年,这足以证明彭亨州政府所谓的技术问题根本不是大问题,欠缺的只是要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友在国阵政府执政底下,到今天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而且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让农友们提心吊胆,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他说。由于农地准证只是短短1年,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 他表示,只要农地政策有保障,金马仑农友就可以更加放心作出长远的投资也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这会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和降低成本,最后会惠及消费者。

学术自由乃最终目标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2月6日,针对“大专法令修正案”发表评论: 教育部在12月4日提呈2018年大专法令(修正)法案,不再禁止大专生在校园內参与政党活动。除了大专法令以外,政府也一并提呈修改私立大专法令与教育机构(纪律)法令。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针对政府肯修正3项法令条文的改革议程给予肯定,并认为这是归还学生参政的自由与自主权的第一步,让无论是国立或私立大专的学生都能享有参与政治和政党的自由。 大专法令自1971年通过以及1975年修改后,大学生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就受到严苛的法律管制,60年代轰动全国的学生运动也因此被打压得几乎消失殆尽。 此后,大学生连依据本身的自由意志发表见解,成立社团,以及参与政治都受到政府和校方的百般阻扰和打压。同时,身为国家顶尖学者的大学讲师亦处处受限,无论是研究或授课都会被政治干预,以此满足国阵政府打压异议,掩耳盗铃的政治目标。 国阵政府之所以会倒台,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大学生与学术人员对国阵钳制校园自由与言论空间不满,最终将不满化为选票把国阵政府拉下台。 此外,校方也会利用研究拨款和预算,规范师生的研究题材,让大学失去探求真理的自由,造成讲师士气低落,有的选择闭门造车,有的选择另谋高就,最终造成杰出学者外流。由于政治敏感或自我审查,造成学术界的研究与我国社会的现实脱节, 国内很多关键的政经议题或公共政策,例如国家转型政策及战略、消费税和最低工资之落实,国立大学和国内研究机构皆甚少投入研究,对课题缺乏实证考究,甚至沦为各说各话的政治口水战。 教育部如今实行的改革固然重要,但是新政府不要满足于初步的改革,必须逐步达成废除大专法令的终极目标,同时也改革其他高等教育领域的众多弊端。 举例说,“教育部应该注重恢复大专院校的校园自主,学术自由和学生自治的精神,这包括赋权学术人员领导大专,减少官僚领导,停止政治委任大专领导,恢复具自主权的学生会,赋权学生组织等改革。” 因此,为了贯彻校园自主和学术自由的精神,教育部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以为大专提供制度性的保障,创造一个自由与安全的学术环境,让学术人员与大学生不再面对因为发表学术意见、讨论或研究而被对付的白色恐怖。 21 世纪是全球化时代,世界越来越无国界,科技也持续颠覆各个领域的传统规范。高等教育应该培育拥有宽广视野,关心社会福祉,具备跨领域及多面向解决问题,知道如何突破现况的人才。 唯有实行深度的高等教育改革才让我国大学能真正地培养人才,提高讲师教学与研究素质,提高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素质,加强大学与社会和企业的接轨,进而让政府在高等教育的投资换来巨大效益,提升国家的整体竞争力。

外劳政策深深影响金马伦政策,应弹性处理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6月14日,针对金马仑的外劳问题发表文告。 正视金马仑农业困境,外劳政策应弹性处理 (金马仑高原14日讯)当内政部宣布“重雇非法外劳计划”铁定于6月30日截止,并在7月1日开始展开取缔非法外劳行动之后,金马仑民主行动党邀请专人分别在甘榜拉惹新村和巴登威利新村举办两场说明会,获得群众踊跃参与,也说明了政府的外劳政策令菜园雇主忧心忡忡。 彭亨州候任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的张玉刚表示,金马仑的农耕地政策跟国内其他农业区不一样,为农民带来无数困扰,包括申请外劳。 “99%的金马仑农耕地,都是属于‘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根据国家土地法典,TOL有非常多的限制,包括必须每年更新,不能建设永久性建筑物如员工宿舍,因此大部分政策都不承认TOL作为农耕地的合法性。” 他指出,就以外劳政策为例,它要求农业雇主必须拥有地契和宿舍建造准证,但是TOL不具备地契资格,也不能建造宿舍並申请准证,如果严格根据条例,金马仑所有的菜农根本就不能聘请外劳。 张玉刚表示,国家确实不应该大量依赖外劳,特别是在制造业、服务业和工业,但也必须正视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够吸引本地劳工参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农业和种植业,这三个不但是肮脏、危险及辛苦的3D行业,其工作性质也非常枯燥,薪金再高也难以吸引本地劳工。 “事实上,菜农耗费在外劳身上的就业成本,其实远远高于聘请本地劳工,如果有的选择,菜农也不想聘请麻烦多多的外劳。因此,针对个别行业的外劳政策,政府应该予以弹性处理,特别是金马仑农业。” 他也指出,如今马来西亚因为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而面对一兆国债,如果政府能够简化漂白非法外劳的程序,必将能在短期内为国库带来数以十亿的收入,帮助国家走出债务困境,为国家和雇主带来双赢的效果。 “必须强调的是,简化漂白外劳政策并非是放任雇佣外劳。我们必须正视,不管有没有漂白政策,短期内国家特定行业无法不需要外劳。相反,当局应该加强执法,包括对付经营生意的外劳和不依据法律带入外劳的中介商和雇主。”

彭亨年度预算案有惊喜 大量金马仑土地临时准证将获更新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1月23日,针对彭亨州财政预算案有关土地税收发表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在州议会辩论时指出,彭亨州政府在2019年度预算案中阐明,明年估计从土地临时准证(Lesen Tumpangan Sementara,编码:71711)征收高达2千7百万令吉的收入,而此项目在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是390万令吉和400万令吉,增长高达7倍。 张玉刚辩论时表示,根据他向州务大臣所了解,州政府将会在明年批准很多土地临时准证的更新,因此该项目的收入大幅度增加。这也表示,很多持有土地临时准证却迟迟无法更新的金马仑农友,将于明年度获更新准证,不需要在提心吊胆。 “至今,很多金马仑农友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更糟糕的是,他们常常无法获得州政府的批准以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有者甚至逾期3至5年,让农友们提心吊胆。这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他说,彭亨州2019年度预算案显示,州政府将致力于改善州政府财政,土地政策的改善也将惠及金马仑农友。无论如何,仅仅土地临时准证无法保障农友,他也冀望州政府能够正面解决金马仑农耕地合法化问题,并在未来给予农友更长期限的农耕地租约。 “州政府改善土地政策照顾小农民是值得赞许的做法,尽管如此,他也希望政府加强对金马仑土地开发的监管和执法,以避免被一小撮自私自利的农民滥用,大肆非法开垦农地,以至于对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危机自然生态和居民福祉。”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1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