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所属的国阵,是否会给彭亨州在野党议员拨款?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6月6日,回应魏家祥关于在野党拨款之言论。 魏家祥,彭亨国阵会给在野党议员拨款吗? (金马仑高原6日讯)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追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彭亨州国阵州政府是否会效仿希望联盟中央政府,给予彭亨州17位在野党议员选区及服务中心拨款,让在野党提供更好更有素质的服务给人民。 首相敦马哈迪在主持第3次内阁会议后宣布,希盟国会议员将会在开斋节之前获得5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和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而反对党国会议员及其服务中心,分别则获20万及10万令吉。 尽管在野党国会议员第一次获得联邦政府的拨款,但是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竟然在面子书抨击希盟政府,没有公平对待所有选区的人民。 “魏家祥应该是从未见识过雪州希盟政府在过去10年是如何善待在野党选区和制度化提升在野党的议会地位,包括提升雪州在野党领袖的福利和委任在野党出任雪州公共帐目委员会主席一职。” 张玉刚指出,在雪兰莪州,执政党和在野党分别获得70万和20万的选区拨款,虽然在野党议员的拨款比较少,但是该选区的执政党协调员会获得50万的选区拨款。因此该选区的拨款总额,跟其他的选区相比是一样的,所有的选民都获得一视同仁的对待。 “反观国阵执政61年,何曾给予在野党议员选区拨款?即便是由国阵执政的彭亨州政府,也未曾听说会提供在野党议员选区拨款,而且马华在彭亨州的地方领袖及市议员,更是处处阻扰在野党租借公共设施及村委会礼堂办活动。魏家祥有何颜面控诉受到不平等对待?” 张玉刚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在接下来逐步落实《希望宣言》的承诺,提升在野党领袖在国会的议会地位。魏家祥是否有勇气敦促国阵在玻璃市、彭亨和砂拉越这三州,提升在野党领袖的议会地位和给予选区拨款?

谁说消费税不会影响金马仑农民?

希望联盟金马仑国会议席准候选人玛诺佳仁以及丹那拉打区州议席准候选人张玉刚于2018年4月26日发表的联合文章: 自2015年实施消费税以来,巫统国阵政府一直吹嘘说,消费税(GST)对农民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大多数新鲜蔬菜都属于零税率商品,不会征收消费税。 巫统国阵过去61年来一直用谎言喂养我们,当然,消费税课题也不例外。事情的真相是,金马仑高原农民的财务负担,已经因为消费税而加重。 事实上,金马仑农民用于农业耕作的大部分材料都要支付消费税,这包括:肥料、除草剂、杀虫剂等,这些材料占了农民生产成本的很大部分。 若要比较,在之前的销售及服务税(SST)制度下,肥料等农业材料其实属于豁免税率物品。但是,当纳吉推出消费税时,却尽量避免加长豁免消费税清单 — 因为他落实消费税的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征税以解决1MDB的债务危机。 我们也不要忘记,农民用来搭建竹棚或屋顶的材料也被征收消费税。此外,农耕用的皮卡车、拖拉机、犁耕机等等也都得缴付消费税。 当然,巫统国阵的支持者会说,如果这些农民有注册消费税,他们可以申请消费税的进项税回扣。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很多农民的营业额都低于消费税注册门槛,这是因为金马仑的农业耕作主要由小园主在小块土地上经营。 即使对于注册消费税的农民,为符合消费税规定的运作成本也非常高。他们不得不购买消费税软件、电脑和打印机等来打印发票,甚至被迫花钱聘请税务代理来处理相关账目。 你能想象吗?来自巴登威利(Bertam Valley)或甘榜拉惹(Kampung Raja)的乐龄农民,必须在他们的农场安装电脑和打印机,或将大部分辛苦赚来的钱花在雇用税务代理以申报消费税? 至于那些无法注册消费税以申请进项税回扣的农民,他们将被迫自行承担这笔6%的税务。但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由于蔬菜价格主要由市场决定,农民完全无法把消费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金马仑的农民深受消费税的压迫,6%的消费税大大削减他们的利润。更让人感到担忧的是,如果巫统国阵成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消费税或许可能会调高至10%。 让我们把这次全国大选当成对消费税的全民公投。希望联盟已经在《希望宣言》中承诺,一旦执政,将在组织联邦政府后的100日内,一劳永逸地废除消费税。

“象牙行动”:以执法之名鱼肉人民

希望联盟丹那拉打区州议席准候选人张玉刚于2018年4月20日发表的文告: 事实的真相是,“象牙行动”是由"武吉斯勇士"纳吉所发起。当局从来没有必要在一个只是生产粮食,并且土地面积不大的农业高地部署数百名部队、军人和官员。自马共时期紧急状态以后,半岛鲜有如此大规模的军警调动。“象牙行动”绝对是巫统所主导的国阵政府近年来最具迫害性的行动,而他们针对的竟然是崇高且重要的农业领域。这是一场为了摧毁金马仑高原农民生计和未来而展开的残酷且粗暴的行动。 当局原本可以采取较柔软的手段来解决非法开发、砍伐森林和洪水等问题。他们可以采取措施来复原土壤或再造森林;农民可以被给予宽限期来重组他们的土地;当局可以和所有利益相关者进行对话或讨论,以寻求解决方案,甚至找来环境专家提供看法和建议。 但巫统-国阵毫不在乎。他们宁可让推土机进来,摧毁农民数十年的心血和努力,甚至是人民的未来。 希盟并不支持非法的土地开垦,但我们认为应该要有平衡的政策,以便在解决环境问题和保障农民生计之间取得中间点。 但目前的巫统-国阵政府却根据情绪和隐议程行事。他们选择忽略一个事实,即土地开发和森林砍伐是长期积累的问题,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追本溯源,金马仑在过去多年经历了快速的发展。洪水是由综合复杂的因素所造成,不能完全归因于农业耕作的土地开发。 其中,茶园早在农业种植前就出现了,迄今种植土地面积占约10,000英亩。 随着农业繁荣发展,冷力-巴登威利-丹那拉打周围的基础设施、住宅和商业建筑也同时开发起来。 难道这些不都是造成森林砍伐、土地减少和水土流失的部分原因吗? 最糟糕的是,国阵执掌彭亨州政权60年以来毫无作为。州政府有权力控制和避免过度开发、森林砍伐或土地流失,但他们却选择把一切责任推给农民。同样的,我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也以“象牙行动4.0”来威胁金马仑农民。但他应该清楚,长期以来忽略和迫害金马仑人民的就是巫统-国阵政府。 为了高原的未来,金马仑人民应该在来届大选拒绝巫统-国阵。让我们一起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反假新闻法案 国阵又多一把武器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于2018年3月26日,针对《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作出评论。 国阵政府3月26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一读,终于为这个引起舆论纷纷的法案掀开神秘面纱,让国民一窥究竟,到底与国内其他钳制言论自由的恶法有何不同? 假新闻的泛滥的确已经让全球各国,包括马来西亚焦头烂额,各种似是而非的新闻层出不穷,混淆视听,严重影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及社会安宁。 必须强调的是打击假新闻人人有责,也肯定是各党团的共识。然而,杜绝假新闻和需不需要落实《反假新闻法案》却是两回事。 政府要落实《反假新闻法案》,必须先回答两道问题。第一是“假新闻”由谁定义?第二是我国当前所拥有的法令,是否不足以应付“假新闻”? 首先,根据甫出炉的法案,“假新闻”的定义是“任何完全或部分虚假的新闻、资料、数据和报告,无论是以文章、视频、录影或其他任何能够带出文字或概念的形式。” 可惜的是,法案还是没有说清楚到底应该由谁,以及如何界定这些“新闻、资料、数据和报告”的真假?如果是政府单方面说了算,那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以轰动全球的一马发展公司洗钱丑闻为例,尽管这个新闻获得全球媒体广泛报导,而且多国司法机关,包括美国司法部也白纸黑字指出一马公司资金被盗窃,惟我国政府却极力否认这项指控。 更为严重的是,通讯部副部长再拉尼早前宣称,任何未经当局证实的一马公司丑闻的消息,都将会被视为假新闻。 根据我国政府对待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不良记录,如果假新闻的定义由政府所垄断,难免让人怀疑《反假新闻法案》只不过是打击政治对手和管制对己不利消息的政治工具。 第二,我国当前的法令,是否足以应付假新闻?国阵政府最爱给的借口,就是一些先进民主的国家,如法国和德国,也正在草拟打击假新闻的法案和措施。可是他们似乎忘记了,法国和德国都是极度推崇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民主国家,他们并没有打压言论及新闻自由的恶法。 在马来西亚,我们拥有管制民间使用印刷机,以及印刷、进口、制作、复制、出版及发行出版物的活动的《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在这法令的管制之下,报纸别说刊登假消息,就连报导令国阵政府及领袖不悦的新闻,也随时会受到内政部的审查和警告。 要应付网络社交媒体的新闻及消息,我们也有《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这法令是政府因应电讯、资讯与媒体汇流趋势而制订的。随着网络新闻媒体日益活跃,纳吉政府也分别在2012年4月修订《证据法令》,和2015年修订《煽动法令》,来管制社交媒体使用者和网络媒体。 此外,我们也拥有一个24小时不断地监管互联网的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我国多家网络媒体如《当今大马》和《透视大马》,都曾经因为刊登令当权者不悦的新闻而遭受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的骚扰和打压。 我们也知道,去年就有多名面子书用户,因为涉嫌在面子书发文羞辱苏丹,遭警方援引各种不同的法令来逮捕、提控及罪成受罚。 当然我们也知道,就在今年3月,巫统的假新闻枪手拉惹柏特拉(RPK)在其新闻网站,绘声绘影指控大马首富郭鹤年资助民主行动党来推翻政府,尔后首相纳吉和巫统部长皆闻鸡起舞,加入战局,引起满城风雨。 在这起事件,明显的郭鹤年和民主行动党都是假新闻的受害者,但是当局只是勒令RPK的文章下架,至于搞风搞雨的首相纳吉和旅游部长纳兹里,却可以若无其事全身而退。 由此可见,马来西亚当前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法令不够好或不够多,以至于无法对付假新闻,恰恰相反,我们真正的问题是当局滥用法令,并且选择性执法,导致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越来越受钳制,而制造假新闻来攻击政敌的当权者却可以永远逍遥法外。 新法落实,不过是让国阵政府多一把对付反对党和反对声音的武器。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