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自由乃最终目标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2月6日,针对“大专法令修正案”发表评论: 教育部在12月4日提呈2018年大专法令(修正)法案,不再禁止大专生在校园內参与政党活动。除了大专法令以外,政府也一并提呈修改私立大专法令与教育机构(纪律)法令。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针对政府肯修正3项法令条文的改革议程给予肯定,并认为这是归还学生参政的自由与自主权的第一步,让无论是国立或私立大专的学生都能享有参与政治和政党的自由。 大专法令自1971年通过以及1975年修改后,大学生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就受到严苛的法律管制,60年代轰动全国的学生运动也因此被打压得几乎消失殆尽。 此后,大学生连依据本身的自由意志发表见解,成立社团,以及参与政治都受到政府和校方的百般阻扰和打压。同时,身为国家顶尖学者的大学讲师亦处处受限,无论是研究或授课都会被政治干预,以此满足国阵政府打压异议,掩耳盗铃的政治目标。 国阵政府之所以会倒台,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大学生与学术人员对国阵钳制校园自由与言论空间不满,最终将不满化为选票把国阵政府拉下台。 此外,校方也会利用研究拨款和预算,规范师生的研究题材,让大学失去探求真理的自由,造成讲师士气低落,有的选择闭门造车,有的选择另谋高就,最终造成杰出学者外流。由于政治敏感或自我审查,造成学术界的研究与我国社会的现实脱节, 国内很多关键的政经议题或公共政策,例如国家转型政策及战略、消费税和最低工资之落实,国立大学和国内研究机构皆甚少投入研究,对课题缺乏实证考究,甚至沦为各说各话的政治口水战。 教育部如今实行的改革固然重要,但是新政府不要满足于初步的改革,必须逐步达成废除大专法令的终极目标,同时也改革其他高等教育领域的众多弊端。 举例说,“教育部应该注重恢复大专院校的校园自主,学术自由和学生自治的精神,这包括赋权学术人员领导大专,减少官僚领导,停止政治委任大专领导,恢复具自主权的学生会,赋权学生组织等改革。” 因此,为了贯彻校园自主和学术自由的精神,教育部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以为大专提供制度性的保障,创造一个自由与安全的学术环境,让学术人员与大学生不再面对因为发表学术意见、讨论或研究而被对付的白色恐怖。 21 世纪是全球化时代,世界越来越无国界,科技也持续颠覆各个领域的传统规范。高等教育应该培育拥有宽广视野,关心社会福祉,具备跨领域及多面向解决问题,知道如何突破现况的人才。 唯有实行深度的高等教育改革才让我国大学能真正地培养人才,提高讲师教学与研究素质,提高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素质,加强大学与社会和企业的接轨,进而让政府在高等教育的投资换来巨大效益,提升国家的整体竞争力。

彭亨年度预算案有惊喜 大量金马仑土地临时准证将获更新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11月23日,针对彭亨州财政预算案有关土地税收发表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在州议会辩论时指出,彭亨州政府在2019年度预算案中阐明,明年估计从土地临时准证(Lesen Tumpangan Sementara,编码:71711)征收高达2千7百万令吉的收入,而此项目在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是390万令吉和400万令吉,增长高达7倍。 张玉刚辩论时表示,根据他向州务大臣所了解,州政府将会在明年批准很多土地临时准证的更新,因此该项目的收入大幅度增加。这也表示,很多持有土地临时准证却迟迟无法更新的金马仑农友,将于明年度获更新准证,不需要在提心吊胆。 “至今,很多金马仑农友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更糟糕的是,他们常常无法获得州政府的批准以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有者甚至逾期3至5年,让农友们提心吊胆。这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他说,彭亨州2019年度预算案显示,州政府将致力于改善州政府财政,土地政策的改善也将惠及金马仑农友。无论如何,仅仅土地临时准证无法保障农友,他也冀望州政府能够正面解决金马仑农耕地合法化问题,并在未来给予农友更长期限的农耕地租约。 “州政府改善土地政策照顾小农民是值得赞许的做法,尽管如此,他也希望政府加强对金马仑土地开发的监管和执法,以避免被一小撮自私自利的农民滥用,大肆非法开垦农地,以至于对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危机自然生态和居民福祉。”

张玉刚:反对彭亨州引进落伍刑法对付性少数群体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9月5日,针对彭亨州计划向性少数(LGBT)群体落实鞭刑一事发表文告。 日前,彭亨州宗教局主任莫哈末诺表示将可能跟随登嘉楼州的步伐,讨论对性少数群体(LGBT)落实鞭刑,以彰显严正执行遏制性少数群体的法律。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他尊重伊斯兰教对性少数群体的原则和立场,但同时他也强调,引进落伍的刑法惩治和羞辱性少数群体,并不符合伊斯兰的公平正义理念。 他指出,虽然伊斯兰教义明文禁止穆斯林必须弃绝同性恋与同性性交,然而纵观伊斯兰的历史,却从来没有记载有任何性少数群体被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处置的纪录,因此采取严刑峻法对付性少数群体,有违伊斯兰先知教育社会的意愿。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表示,性少数群体在马来西亚是社会中最为边缘、最为弱势的群体之一,不论在法律制度、教育、职场、家庭、宗教、医疗服务、心理健康、媒体、社会服务及其他领域,都遭受歧视和不公平的对待,向弱势群体施加凌辱性的公开鞭刑,是不公不义的做法。 他表示,巫统执政的彭亨州政府,应该响应现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念兹在兹的“彭亨持续进步”(Maju Terus Pahang)的口号和精神,励精图治专注发展彭亨州的经济活动和解决民生问题,而不是引进落伍的刑法对付弱势群体,让人误以为彭亨州失去了方向。 人类社会的最终目标是和平共处,共同发展,性少数群体作为社会弱势群体之一,讨论他们的权利和保障,在马来西亚却沦为政治不正确的议题。社会各层面应该更多关注并参与消除基于性别的暴力,为弱势和受压迫的群体提供有力的保护与支持。

张玉刚:马华做贼凭什么喊捉贼?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2日,针对周美芬于无拉港补选的言论发表看法: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质问无拉港补选马华竞选委员会主席周美芬,马华做了巫统的帮凶61年,极尽败坏国家的体制和财富,下野后从未对过去所作所为向人民道歉,如今补选到来就华丽转身,仿佛国家目前所面对的烂摊子是希望联盟所造成的。 张玉刚指出,周美芬和一众马华领袖企图浑水摸鱼,把“不要马华监督”说成“希盟不要反对党监督”。下野之后的巫统和马华,配合伊斯兰党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人民不欢迎这样的反对党。 “这些前朝政府的领袖,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是彻头彻尾的虚伪,把马华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他举例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1亿3千万令吉的利润,倘若509没有政党轮替,广大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这些前朝领袖迄今不但不肯交代种种弊案,如今还口口声声要监督政府,实在无耻之极。 “希盟新政府上台就拼命收拾前朝政府的烂摊子,重建败坏的体制,抢救低迷的经济。希盟在体制改革所交出的成绩单,包括削减首相权力,回复三权分立,以及赋权国会等,让公民社会和真正的反对党拥有健全的机制监督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制衡。” 他呼吁无拉港选民在9月8日支持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继续支持希盟新政府的改革议程,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自由是一切权利之母 国民应专注体制改革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暨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于2018年8月18日,在丹登政治教育之旅所发表的演讲词: 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和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特别助理赵子路,分别于8月16日和17日在登嘉楼和吉兰丹展开政治教育之旅,让超过50名新党员认识民主行动党的历史、组织和意识形态。 希望联盟执政百日,遭国阵不断抨击无法完全兑现竞选承诺,张玉刚表示,自由是一切权利之母,希盟接手的是一个官员贪赃枉法、腐败透顶、体制败坏、经济溃乱、恶法当道、司法不公的马来西亚,国人更应该专注的是希盟政府体制改革的成绩单,而不是落实必须大量消耗国库的惠民政策。 “国阵执政61年,不只是贪污腐败,更是在各个政治层面侵蚀人民的自由、人民没有了自由,其他的一切权利只能是形同虚设,更无从享受,也不获保障,最终大家只能像猪猡一样,在温饱线上挣扎。” 他说,造成国家人民深陷政经文教困境的根本原因,丧失了说真话的勇气和能力,只能对腐败的前朝政府唯命是从,根本原因是三权失衡、体制腐败,无从制衡失控的前朝政府。 他表示,唯有推动新政,修复宪政及三权分立、重建国家制衡机制、废除种种恶法和保障新闻及言论自由,我们才能建立一个能够让人民充分行使各项权利的环境,制止巫统、马华和伊斯兰党继续操弄宗教和种族情绪,也只有在这个环境,《希望宣言》所承诺的各项惠民政策才能到位的惠及每一个人。 张玉刚表示,过去百日,希盟政府在落实体制改革的决心是不容置疑的,已经包括削减首相权力、赋权国会让各个制衡机制向国会负责、废除恶法、展开肃贪倡廉的政改,一一推动前朝政府掌权61年来未曾有过的突破性体制改革。 “国阵反对党无视国家财政状况,无视希盟整顿体制的前瞻性,却只是捉着几个目前财政并无法推行的惠民政策大做文章,不断配合伊斯兰党在民间操弄族群和宗教情绪,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强调,很多暂时无法落实的惠民承诺,比如说废除收费大道,并不是希盟不要做或不想做,而只是因为国家暂时的财政状况不允许这么做。 “政府目前重中之重的任务,当属重建和修复国家的体制,确保所有人的自由权利都受到保障,在这基础之上,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才能够有更多更大更多元的可能性。这也是人民应该关注的焦点和方向。”

张玉刚:马华的“制衡”竞选口号无稽且站不住脚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8月20日,针对“马华制衡论”发表看法: 马华公会于甫提名不久的雪州无拉港补选,推出“监督敢敢说!制衡敢敢做!”的竞选口号,希望借此役让马华候选人陈志忠进入雪州议会,以期“监督与制衡希盟州政府”云云。 我们不是不要反对党监督和制衡执政党,只不过马华在此时此刻打出“制衡”的口号上阵补选,是非常无稽且站不住脚,原因有三: 首先,当我们说需要监督和制衡的时候,必然是在朝者出现腐败的迹象,以至于需要制衡。希盟政府甫上台100天,正打算励精图治和大展拳脚,以抢救国家危在旦夕的政治、经济、教育和多元的社会。 过去100天,希盟政府也许因经验不足而犯错,但却绝非好像前朝政府般,极尽败坏国家体制和财富。反观执政国家61年,恶行罄竹难书的马华,面对一箩箩公诸于世的前朝政府弊案,非但没有悔改和认错之心,却装作若无其事高喊“监督和制衡”,这根本就是做贼喊捉贼,是彻头彻尾的虚伪。 就好比刚刚爆发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风波,当前朝的马华交通部长签下不合理的合约,让两家朋党公司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如今希盟要解决这种种的不公问题,马华不但没有向社会道歉,竟然还敢说三道四,仿佛事不关己。 这种没有悔改之心,也没有认真问政,只是想浑水摸鱼来捞取廉价政治资本的政党,即便是送进议会也无法为无拉港选区和国家带来任何好处。 第二,选民并不需要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这几个煽动种族及宗教主义的反对党。 509政党轮替之后,希望联盟新政府正式启动国民期待已久的政经体制改革,反观在野的巫统、马华和伊斯兰党却不断鼓吹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企图撕裂国民团结,以破坏希盟的改革议程。 最近的3场补选已经证明了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都在寻找合作模式,公然眉来眼去互相拉票。希盟政府给予所有反对党充分的言论和新闻自由,然而这些反对党操弄的议题却是违反民主和国民团结的共识。 选民拥有雪亮的眼睛,必然能够分辨到底哪个阵营是在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重建和修复国家的体制,以确保所有人的自由权利都受到保障,在这基础之上,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才能够有更多更大更多元的可能性。这也是选民应该关注的焦点和方向。 第三,无拉港选民应把手中一票投给希盟候选人王诗棋,以延续已故黄田志未竟之志。 身为中央政府的马华已经在过去10年监督雪州希盟政府和无拉港州议员有余,事实胜于一切,前朝政府到现在都找不到雪州希盟政府的痛脚,反观已故黄田志州议员却端出亮丽的成绩单,被誉为是雪州其中一个勤政爱民的模范议员。 本以为能够配合中央政府,全力发展无拉港的黄田志不幸的在一场意外事故离开了我们,壮志未酬。无拉港选民没有理由在这一场补选,把票投给过去毫无建树的马华候选人,以至于放弃了希盟政府全力为无拉港打造的发展大蓝图。 9月8日,让我们以选票拒绝马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旧政治! 9月8日,让我们以选票证明了希盟把国家驶向正确的方向! 9月8日,请投王诗棋一票!

陆交局金马仑大型执法 吁请约束外劳驾驶菜车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暨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于2018年8月9日,针对陆路交通局在金马仑展开大型执法行动一事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于8月6日至7日在金马仑高原各地区展开大型执法行动,取缔违法的菜车,造成舆论纷纷。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指出,该执法行动是因为陆路交通局接获大量来自民众投报,金马仑的外劳在当地驾驶菜车,频频造成多宗伤亡车祸,由布特拉再也总部亲自下令展开。 张玉刚表示,不少金马仑农友因为在四轮驱动车或吉普车安装不符合规格的车斗围栏而遭取缔,让他们非常苦恼,纷纷向州议员大吐苦水。 “由于较早前发生了几宗外劳驾驶菜车而造成的车祸,因此当局不得不展开执法行动。我有要求当局对不太过分的围栏通融处理,但我也希望农友们能够配合,约束外劳别让他们把菜车驶出马路,以避免发生车祸,危及无辜的道路使用者。” 针对菜车车斗围栏的问题,张玉刚强调,迄今为止,金马仑陆路交通局分部依然开放申请金马仑特别路税,只要菜车符合安全条件和指南,就能获得金马仑特别路税和安装车斗围栏。 “另一方面,目前车斗围栏的高度极限是基于安全考量,由各方面所达成的协议,以确保菜车的平衡性和安全性,一旦发生意外车祸及人命伤亡,所有人包括驾驶员和道路使用者,都能获得保险公司的保障。” 由于申请特别路税的菜车只限在金马仑行驶,而有部分菜车用者不需要特别路税却又想安装车斗围栏,张玉刚透露,他已经与金马仑菜车公会合作,向交通部要求改善和简化申请程序,而此事正在进行中,希望早日为菜农们捎来好消息。

彭大臣应下放金马仑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更新之权力

为了加速处理金马仑土地临时使用准证(LPS)的更新程序,让农民免于土地准证逾期的忧虑,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要求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下放该准证更新的权力给金马仑土地局。 州务大臣旺罗斯迪早前于州议会针对张玉刚的提问表示,一旦金马仑土地局完成资料更新及彭亨州落实电子土地系统(E-Tanah)后,就会全面推行金马仑高原的电子土地临时使用准证(E-LPS)的系统,以加速处理土地临时使用准证的更新程序。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民在更新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时面对极大的阻扰,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州议员办公室时常接获投诉,很多农民的土地准证长达3至5年依然无法获准更新。 “金马仑土地局一共发出2041张土地临时使用准证予农耕地,准证无法如期更新,除了是因为土地局缺乏足够的人手去处理申请程序,也因为更新的权力在大臣手中,申请文件必须送去关丹以获得大臣核准,再送回来金马仑土地局进行后续处理才能更新。” 他说,州务大臣在回答他的追加提问时表示,虽然州政府已经把各项土地申请的权力下放予彭亨州各个县属的土地局,然而,由于金马仑地理环境特殊,因此土地审批的权力下放不包括金马仑土地局。 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迟迟无法获准更新,让农民的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在申请外劳和菜车路税等事宜面临诸多不便,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张玉刚要求彭亨州务大臣在推行E-LPS的空窗期,再次考虑下放土地准证更新审批的权力予金马仑土地局,让农民能够安心耕农。

农业部应检讨农业销售局的e3P和符合性证书(COC)措施

较早前金马仑农业销售局(FAMA)调整蔬果出口新加坡的报关时间,即申请e3P标签(包装、标签和制定等级措施)和品质符合证书(Certificate Of Conformity)的时间从原来的全天候24小时换去早上8点至晚上10点,引起金马仑高原广大农友的不便,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已经致函金马仑农业销售局,要求展延该项时间调整,先召开说明会向受影响的农友汇报和解释。 张玉刚表示,当地农业销售局的负责人回复,该措施尚在试跑阶段,因此现阶段当局会在时间上给予农友们通融,并允诺将会在近期内召开说明会,解释如何善用及通过上网申请报关。 “自从农业销售局于2011年实行e3P和COC措施以来,金马仑的菜车业者通过Dagang Net科技私人有限公司申请COC,一直都出现许多的问题,包括运输时间被延长和检验费加重运输成本。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COC的申请和关税报关的程序(Borang K2)非常雷同,都是有关蔬果品质规格标准的申报。” 他指出,如果农业销售局要获取蔬果的出口资料,大可与关税局连线,而不是要求菜车业者做双重工作。更甚的是,菜车业者申报COC所缴付的费用,全都由Dagang Net收取,这意味着农业部做工,而获利的却是私人企业。 张玉刚与金马仑菜车公会理事们会面后,一致认为在现有的蔬果出口政策下,当前的e3P和COC是多余的措施,徒增繁文缛节,拖延业者的运输时间,以及增加出口成本,减低本地蔬果出口业的竞争能力。 “第一,金马仑处于高原,菜车运输时间比其他地区的时间要耗费多2-3个小时才能下山,蔬果出口程序应当简化,而非增加;第二,金马仑的气候向来生产寒冷性蔬果,农友大多数选择傍晚时分采集蔬果和上菜,菜车业者选择晚上出菜是很合理的;第三,金马仑是新加坡最大的蔬果出口生产地,当局应该简化程序,鼓励蔬果出口活动,为国家赚取更多外汇方为上策。” 张玉刚将会致函要求农业部重新检讨e3P和COC的存在必要性。如果研究发现这两项措施跟现有关税报关的程序重叠,农业部应该取消这两项劳民伤财的措施。

若有知耻之心 蔡金星应辞上议员一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质问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何时才愿意辞去上议员一职,树立健康正确的政治风气,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 蔡金星上议员一职,是在2017年6月23日再被委任,直至2020年6月22日才届满。 “蔡金星是在2014年开始被委任为上议员,属于政治委任,这些年来对国家重大议题如一马公司惊天丑闻等静若寒蝉,未有丝毫建设性发言,对国家建设毫无贡献。” “第14届大选政党轮替之后,蔡金星这些属于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若有知耻之心,本应该随着被人民拒绝的国阵政府一并离开,而不是继续尸位素餐。”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指出,蔡金星高谈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就应该以身作则,辞去上议员一职,以示问责并建立健康政治风气。不然的话,只是证明了蔡金星及其马华同僚口不对心,眷恋权位。 与此同时,张玉刚也敦促所有受国阵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辞去该职,为社会树立健康的政治价值。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7月11日的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