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以发展为导向 金马仑新政新希望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6月12日发表新闻文告: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希盟联邦政府將根据现有的平台,与州政府、地方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积极配合,为金马仑高原拟定具前瞻的可持续农业及旅游发展蓝图,以及合法、合情、合理的土地使用政策,确保一切行动都在公开、透明和问责的框架下进行,让金马仑高原成为一个现代化及可持续发展的区域。 他指出,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日前召开一场商讨金马仑未来建设的会议,会议中也检视州政府及地方政府较早之前在土地执法上所衍生的种种问题。与会者有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土地、水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祖布里和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旺阿兹莎特别交代张玉刚,必须向金马仑的人民解释,虽然中央政府输掉金马仑补选,但并没有忘记要发展金马仑的承诺和使命,中央政府将带动各部门推动金马仑的经济发展,也不会像州政府在土地事务上为难金马仑的农民。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表示,中央政府在金马仑的角色将会是推动发展的火车头,而不是来执法的,因此未来在金马仑的施政活动将以发展为导向。农耕、旅游发展、交通、环境、垦殖民和原住民困境,都是金马仑面对的结构性问题,是国阵执政61年来,贪污腐败留下的遗毒,解决这些问题和挑战,是中央政府的关键绩效指标。 刘镇东指出,要发展现代化农业,不只是州政府权限的土地政策要改革,中央政府的农业部、劳工部、交通部、贸消部、环境部等部门,也要积极调配,提供全方位的农业辅助,落实农民补贴措施,引进更先进的务农技术,鼓励产业升级,以提高农民的竞争力,也协助农民应对天灾和农产品价格波动等冲击。同样的,金马仑的旅游多元化发展,交通阻塞,环境维护,原住民困境,也是需要串联各个中央部门以及地方政府,确保政策和资源能够同步到位,做到永续及平衡发展。 张玉刚披露,副首相办公室会议后将会召见彭亨州秘书沙列胡丁博士,以了解州政府未来在金马仑的计划和措施,再作进一步的策划和安排。 图1:左起为国防部副部长军事顾问阿都拉曼上校、张玉刚、刘镇东、旺阿兹莎和东姑祖布里 图2: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召开金马仑新政会议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公正党前法律局主任受委反贪会主席,在马来西亚政治圈引起震撼,事关拉蒂花职位受委并非如同希望联盟宣言所指出的“反贪会应成为独立机构,并且向国会负责和报告“的理念有违背。再加上拉蒂花实际上除了是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之外,她也是公正党中委,属于政党的最高领导层,因此难免出现不中立的观感。虽然拉蒂花在较后表示她已经退出公正党,但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委任完全合情合理。 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也在较后发出文告冀望她能够大刀阔斧改革反贪会,加强打击国内各级的贪污风气及文化,包括对赵明福命案重新展开纪律调查,严厉对付涉案的反贪会官员。 他表示,赵明福是在2009年7月16日进入反贪会大楼录取口供,就一去不返,最后发现陈尸在反贪会大楼。上诉庭已裁决赵明福是被人致死,而不是悬案,因此身为涉案单位的反贪会也应该遵守法庭的判决,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以实际行动还赵明福一个公道和正义。 “社青团拒绝遗忘这宗惨案,大好青年无辜丧命,赵家失去儿子和兄弟、爱妻丧失至爱、遗孤从未见过爸爸、行动党失去优秀党员。一切都源自于前朝国阵政府及反贪会的政治阴谋,造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一辈子的苦痛和哀恸。” 他指出,涉及赵明福命案的数名反贪会官员不只是仍逍遥法外,有的甚至升官发财,这让人无法接受。拉蒂花过去曾经与雪州政府共事,必定十分清楚前朝政府和反贪会针对希盟政府的政治迫害,而赵明福也正因为反抗这一场政治迫害而无辜牺牲,因此反贪会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是刻不容缓。 张玉刚强调,赵明福的家人和至亲好友经过10年的漫长等待,终于斗争至政党轮替,所以各个执法及涉案单位不应再拖延寻找真相及对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巫统反对社青改革建议将让国家停顿不前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5月28日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谴责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继续以种族角度和充满偏见的狭隘观点看待教育改革,无法全面看待我国教育体制生态当前的危机,不论在全方位人才培育、教育思维、公民素养、改革创新,皆因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面临重重困境,进而导致我国逐渐失去未来竞争力。 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昨天反对教育部长马智礼考虑社青团的大学录取制度改革建议,并强调教育并不只是留给那些表现卓越和成绩优秀的人,也极端地批评社青团的建议拥有种族议程。 “尽管巫统已经下野,但是显然地巫统的领袖并没有悔改,像卡立诺丁这些平时以开明形象示人的领袖也捍卫充满歧视的教育制度,甚至做贼喊捉贼地诬蔑社青团的建议拥有种族议程。” 张玉刚表示,卡立诺丁本人才是装作不知道,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长久以来在国阵执政之下存在着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这些制度上偏差和不平等对待,直接导致我国各族学生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隔膜,并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也成为我国社会种族问题激化的根源所在。更甚的是,种族性的教育制度偏差,造成不少贫困的优秀人才无法获得公平的升学和发展机会,或导致人才外流,形成国家未来竞争力日渐下降,最后受损的还是全体马来西亚人。 他斥责卡立诺丁的言论充满似是而非的观点,教育当然并不只是留给那些表现卓越和成绩优秀的人,但是教育是需要公平和全面地培育所有人,尤其是少数和弱势的群体,卡立诺丁以种族角度把教育机会当成可以抹杀优秀人才的思维是必须被谴责的。 张玉刚强调,每一个族群都拥有弱势、贫苦和无助的一群人,希盟政府应该落实以需求为基础(Need-Based)的教育改革政策,这才是唯一可以拉近我国社会各阶层、各阶级、各族群及各文化差异的鸿沟的有效途径。 他希望教育部长马智礼可以坚定不移地推动教改议程,不要理会巫统那种充满极端和偏激的声音,为全马来西亚人谋求福祉,大家都知道国阵执政60年为教育体系和社会留下各种各样除之不尽的弊病,因此普遍人民并没有要求新政府的教育改革能够一步到位。教育是立国之本,我们都希望马智礼能够重新彰显办学的真谛,唯有培育真正具有新马来西亚精神的下一代,我们才能说新马来西亚成功了。

张玉刚:教育部长不应该制造社会矛盾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指出,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长久以来在国阵执政之下存在着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这些制度上偏差和不平等对待,直接导致我国各族学生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隔膜,并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也成为我国社会种族问题激化的根源所在。 张玉刚表示,马智礼作为新政府的教育部长,理应坚定地推动改革议程,着手逐步淡化各种因偏差制度造成的矛盾,在平等互助的基础上逐步化解种族问题,为我国社会的长远发展、竞争力与福祉做出努力,而不是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制造更多对立和矛盾,为新政府的改革开倒车。 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槟城出席与理科大学校方和学生对话时,针对维持大学预科班(KPM)预留90%学额给土著学生的政策,表明若要废除以求平等,则须先确保土著不因不谙中文,而应征不到工作。 “预科班政策是教育机会,而应征工作是经济市场的就业机会,马智礼所举的例子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马智礼把土著在自由就业市场上的困境,与非土著学生受教育的机会相提并论,这种刻意制造对立和矛盾的言论是要不得的,也是国阵的捞取政治资本的廉价套路,马智礼应当慎之戒之。” 张玉刚指出,大家都知道国阵执政60年为教育体系和社会留下各种各样除之不尽的弊病,因此普遍人民并没有要求新政府的教育改革能够一步到位,而 既然选择接下教育部长的重担,就应该拿出智慧、情商、诚意和勇气,逐步化解这种种流毒和矛盾,而非进一步加剧对立,制造社会分化。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18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议会证实村委会由州政府委任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彭亨州政府已经于2019年第一次召开的州议会证实,彭亨州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简称社区理事会,MPKK)的遴选和委任是州政府的权限,其主席及理事会人选是由州务大臣批准及委任。华人新村的乡区社区管理理事会的主席也是俗称的村长。 他指出,尽管社区理事会的经费和拨款由联邦政府所承担,但是遴选、委任、管理、更换或终止理事会成员的权利则归州政府管辖。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是取代昔日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JKKK),目前全国共有613个华人社区理事会,而彭亨州占62个,惟州务大臣表示,马华公会尚未向他呈交理事会成员名单,因此彭亨州所有的华人社区理事会成员暂时仍悬空。  “州政府答复,也厘清了很多坊间不实新闻。自2018年5月政党轮替之后,金马仑的新村村长及村委会人选迟迟未能出炉,各村处于无村长状态,无法为村民提供服务,各种谣言层出不穷,有人说联邦政府解散村委会不批准州政府成立村委会,有人说委任村委会是联邦政府责任,而联邦政府却提不出适合人选担任村长。” 张玉刚表示,他希望彭亨州国阵政府的成员党马华公会,尽快向州务大臣提呈社区理事会成员人选,让理事会恢复正常运作,以造福社区或推行有益活动,也不要再诬赖联邦政府打压新村。 他也强调,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对待各州一视同仁,并没有因为彭亨州由国阵执政而刻意边缘化,公平分配拨款给予各个华人新村,让全国每一个社区理事会,都有1万令吉的拨款做活动,联邦地方政府部也将举行一连串提升及强化理事会计划,让它可有效把社区地方上的问题直接反映予该部或该部各州分局,以有效解决地方民生问题。

冷力河防洪工程提升安全措施 承包商承诺修补破裂水管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视察金马仑冷力河防洪工程之后发表文告: 由于过去一周暴雨连连,再加上工地工程导致水管破裂引起邻近住家的水供中断,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金马仑水利灌溉局副工程师依夫华及承包商防洪工程项目经理阿菲占前往金马仑冷力河的工地视察该防洪工程的安全状况,也探访受影响的住户,了解他们的需求。 这项耗资5000万令吉的防洪工程于今年初动工,将会加深及加宽冷力河河床、校直和兴建河堤,以缓和河流向冷力镇的水流,让水流更顺畅,并且加强防洪设备,以解决冷力河水暴雨成灾的问题。 张玉刚在听取阿菲占的汇报之后表示,承包商已经加强工地的安全措施,以避免工地再次发生崩塌事件,吓怕邻近住户。另一方面,金马仑水利灌溉局也将会召开会议,与彭亨州水务局和英达丽水排污公司(Indah Water Konsortium)协调修复工作,由承包商委任相关工程公司,专门负责修补破裂的水供及排污水管,确保邻近住户的水供不受影响。 阿菲占感激当地居民对该项工程计划的全力配合,也期盼居民能够暂时忍耐工程所带来的不便,并承诺将全力施工,以便防洪工程能够在2020年如期竣工,让冷力镇居民免受暴雨成灾的危机和威胁。  

两方案可解决水源问题 彭州政府应与农民对话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带领依札河农民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之后发表文告: 针对金马仑怡保路61户菜农的执法行动,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于周二带领被州政府驱逐的农民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予联邦部长之后表示,解决相关问题有两个解决方案,惟州政府必须先展延执法行动,重新和各造展开对话,方能营造双赢的局面。 陪同农民前往国会的还有槟州峇眼达南区州议员沙迪和马来西亚淡米尔之声主席大卫马歇尔,而代表联邦政府接受备忘录的是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副农业部长沈志勤、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暨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雷尔、金宝区国会议员苏建祥和峇都加湾区国会议员卡斯杜丽。 提供2项解决方案 张玉刚表示,执法行动开跑之后,他与农民组织已拟定多个能够解决依札河问题的建议方案。第一,即在依札河上游处建造一个小型水坝,再建造水管绕道菜园直通滤水厂,这除了能够确保水源是干净安全,也不需要驱逐菜农。第二,另觅它处发展国家永久粮食生产区(Taman Kekal Pengeluaran Makanan),重新安顿菜农们。 “当前供应金马仑70%食水的是德拉河(Sungai Terla),而州政府只是计划收回农民所处的依札河作为水源,当局仍有时间和空间与农民及相关机构展开对话,寻找双赢方案,不需要匆匆忙忙的驱逐农民,不给人一条生路。” 他提醒州政府,受影响的菜园有61座,涉及数以百计的农户家庭,大部分农民都在此耕种逾40-50年,这除了是环境问题,也是社会和经济问题。州政府固然需要确保食水区的安全,却也必须以人道方式善后,给予农民一条出路。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也在记者会强调,他已经致电彭亨州务大臣和州秘书要求州政府能够展缓行动与农民对话,惟土地事务属于州政府权限,联邦政府只能提供建议,不能干预州政府的行政决定。 图:张玉刚(右3)向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查尔斯(右1)讲解后召开记者招待会 图:大卫马歇尔(左5)、沙迪(左6)和张玉刚带领农民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 图:依札河农民呈交备忘录给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和副农业部长沈志勤

彭希盟觐见元首为民请命 马华应该停止政治口水战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3日针对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之言论发表文告: 针对金马仑依札河61户菜农的执法行动,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严正要求马华领袖,特别是马华彭亨州主席何启文,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浪费公共舆论空间却没有解决农民的问题。 针对何启文的多番指责和攻击,譬如没有认真解决问题和被要求辞职谢罪,张玉刚感到啼笑皆非,皆因他已经针对该执法行动提出多项建议,乃至上书中央政府,包括各联邦部长也公开要求国阵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重新与农民对话以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惟州政府不予理会,坚持时间一到就要驱逐农民。 张玉刚表示,何启文曾经出任彭亨州行政议员,理应知道土地事务属于州政府权限,而彭亨州是由国阵执政,希望联盟在州政府只是在野党。然而,何启文却多次发表说“执政的行动党”应解决问题,这明显是要鱼目混珠来推卸责任。 马华的金马仑领袖一边公开支持州政府的执法行动,甚至于上星期五带队示威,与巫统和国大党的支持者一起捍卫州务大臣的决定,一边又说要保护农民。这些自相矛盾,企图两边讨好的做法,已经让金马仑人民非常生气。 他披露,他在2月尾已拟定多个能够解决依札河问题的建议方案,并多次致函州务大臣要求展延执法行动,重新和各造展开对话,惟大臣态度强硬,农民诉求不得要领。 “彭亨州希望联盟在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副部长东姑祖布里和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的带领下,已经于本周一觐见最高元首为农民请命。也是彭亨州苏丹的最高元首也对这项影响数以百计农户的执法行动表示关注,将向州政府了解情况,为各造寻求共赢的方案。” 图说:彭亨州希盟团队觐见我国最高元首兼彭亨州苏丹阿都拉(左4),右1起为张玉刚、吉打里州议员雪芙拉及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左2起为沙拜州议员卡玛吉及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副部长东姑祖布里。   图说:彭亨州希盟团队向最高元首陈情上书,为依札河农民请命。

彭州政府持续驱逐农民 执法理由前言不对后语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31日发表文告: 尽管联邦部长已要求彭亨州国阵政府展延驱逐依札河(Sungai Ichat)61户菜农的执法行动,然而州政府仍然不愿与农民对话以寻找双赢方案,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抨击州政府态度蛮横,为了驱逐农民提出了许多矛盾的说辞,令人怀疑执法行动背后存有政治动机。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副部长东姑祖布里4月28日于国会总结环节时,呼吁州政府应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勿要盲目执法以至于让农民失去生计,要求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重新与农民对话,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 张玉刚表示,州政府直到今天仍然未能拿出让人信服的资讯和信息,以佐证这项涉及数以百计农民的执法行动的合理性。相反地,州政府所提出的理据,却一再被揭发前言不对后语,有混淆视听之嫌。 他指出,州政府一开始表示于2009年已取消该区农民的临时土地使用准证(Temporary Occupation License,TOL),并发出驱逐令,以此指控农民早已有足够的时间搬迁。然而,当我们前去调查后才发现,很多的涉及农民都获准更新准证至2017年。后来,州政府又指控该区最早的土地准证仅在1993年发出,以此试图反驳农民在该区已经落地生根4-50年之久的事实,又一次,我们发现在1969年-1971年间或50年前,已有多户农民获得土地准证。 “为何州政府的说辞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这是否意味着州政府在没有深思熟虑之下就决定了这项执法行动?又或者州政府想抹黑农民,标签他们是非法占领,好让他们不获社会同情?这项行动一旦落实,数以百计的农民生计将受影响。州政府行事岂能如此轻率、鲁莽和不负责任!” 张玉刚表示,当前提供食水给予70%金马仑人民的其实是德拉河(Sungai Terla),这条河备受上游处的非法住区和菜园污染,州政府不去解决被污染得更甚更严重的德拉河,却对付另一端依札河的农民,令人有“选择性执法”之感。 “为什么州政府会提出错误的理据?为何他们如此着急地要驱逐农民?这项执法行动是由彭亨州秘书于2月1日所主持的金马仑执法行动委员会议决,即金马仑高原补选成绩出炉的4天之后。州政府的强硬蛮横,免不了让当地社会舆论纷纷,臆测这是政治报复。” 张玉刚强调,希盟政府尊重州政府维护环境的强硬立场,但也提醒州政府在执法的同时,应顾及数以百计农民的生计,必须给予他们一条生路,更必须考虑到强硬驱逐农民之后有可能会衍生出各种社会和经济问题,造成政府和人民双输。 张玉刚表示,农民和他本身已经拟定多个能够解决依札河问题的建议方案,因此他呼吁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重新和农民展开对话,共同商讨和谋求双赢的局面。 3 comments

商业执照费涨幅惊人 金马仑商家叫苦不迭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12日发表新闻文告: 金马仑民主行动党碧兰璋新镇支部抨击金马仑县议会不体恤小地方的小商家,于今年起通过各种不同的明目上调商业及小贩执照费,涨幅高达100%,严重打击小商家的竞争力。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自2月起就接获数十宗来自小商家及小贩的投诉,不满金马仑县议会征收不合理的执照费用,在整体经济不景,生意也愈来愈难做的时刻,对小地方的小商人雪上加霜。 他举例(图2),其中一家摄影店,一直以来只是缴付两项业务类别的费用,即摄影服务和杂货,包括招牌费和胶套费一共414令吉的执照费,而新的一年却被告知需要缴付高达4项业务的执照费,即复印文件服务、售卖衣服、售卖女性用品及售卖文具,另外县议会也特别征收占用走廊费,导致其新的一年的商业执照费起价至842令吉,涨幅高达103%。 张玉刚表示,该名商家只是在商店摆放一些文具和衣服,希望能够吸引更多顾客,贩卖更多商品以帮补收入,但是县议会却趁火打劫,征收不合理的业务费。他指出,雪州政府在2017年就已经修改《2007年贸易、商业及工业执照费条例》,让雪州的商家们就算其生意涉及超过一项业务,也只需要缴付一项主要业务执照费,减轻不少小商家的财务负担。 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副主席蔡文全也指出,金马仑县议会今年起向小贩征收各种业务的收费,也特别向夜市小贩征收停车费用,导致一名夜市小贩一年所需要缴付的执照费高达2千令吉,让夜市小贩们叫苦连天。 他也抨击县议会强制商家购买更大更贵的胶套的举措,装放执照的胶套並没有必要每年更换,这项强制商家购买胶套的措施,简直是浪费商家的金钱。 张玉刚表示,他了解和体恤金马仑小商家的困境,已经致函县议会主席,要求县议会检讨商业及小贩执照费,以减轻小商家的负担,尤其是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刻,作为旅游重镇的金马仑地方政府更应该与群众共赴时艰。 图1:前排左1起为冯爵良、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张玉刚、蔡文全和冷力支部主席黄庆财。 图2:金马仑某摄影店2018年(左)和2019年的商业执照费用。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2,614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