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蔬菜需求降低”言论不符民间实况 政府与民间脱节让人感不安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6日驳斥交通部长魏家祥的言论之文告: 交通部长魏家祥针对金马仑蔬菜于防疫行动管制期间无法正常销售所发表的言论和观点,让我不禁狂翻白眼,更间接证明了内阁部长们在行动管制进入第19天后,仍然搞不清楚民间所面对的各种阻碍和困难。 魏部长是在4月5日晚上9点半,通过星洲日报面子书直播节目,表示金马仑蔬菜在防疫期间无法正常销售是因为市场需求降低使然。 魏部长这番言论,证明他并不了解市场过去十多天的实际状况,也不符合他口口声声所强调的市场供需法则。 首先,魏部长必须理解,蔬菜是相对最廉价,也是最基本的食物,它所提供的营养价值,非其他食品所能取代,因此蔬菜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而非可有可无的奢侈品。 其次,在行动管制期间,大部分市民虽然无法出外就餐,但三餐仍必须在家解决,马来西亚的人口还是3千万,魏部长不能因为夜市和农业市集停止营运就说蔬菜的需求降低。 当前我们面对的问题,是蔬菜的分销网和物流网被行动管制令的各种措施打到乱七八糟,以至于市民无法通过往常的管道来购买所需的蔬菜。市民买不到蔬菜,或买不起蔬菜,是供应模式改变,而不是需求降低。 我提出两点,希望魏部长能够好好参详。 第一,行动管制令颁布之后,我和所有的同僚就开始收到老人院、孤儿院、食物银行等慈善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求助,表示他们开始面对食物短缺的状况,特别是蔬菜水果和鱼类等不能放久的食品,甚至有些慈善团体还准备安排车辆上来金马仑载送蔬菜。 第二,在这期间,我也收到不少询问,为何市面上所售卖的蔬菜非常昂贵,种类不多也不新鲜。根据魏部长所提出的市场供需法则,如果蔬菜需求降低,价格理应降低,但为何市场上的蔬菜价格却居高不下?有些地方甚至一菜难得? 我建议魏部长应该亲自拜访市集和商场,针对蔬菜供求和价格好好做一番功课。 经历了19天的行动管制之后,部长竟然发表“人民对蔬菜的需求降低”这种与民间完全脱节的资讯,不禁令人感到极度不安,这要我们如何信服政府能够妥善应对接踵而来的挑战和危机?

为稳定食物供应链和价格 张玉刚:政府应放宽菜商运作时间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1日发表文告: 政府应该放宽食物生产运作的时间限制 随着第二阶段行动管制令于4月1日正式开始,直到4月14日,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呼吁政府正视食物生产供应链备受影响和冲击,造成食物供应不稳定和价格上涨的局面,放宽食物生产运作的时间,允许菜商能够在晚上运作,让食物供应链恢复正常,以避免发生粮食供应危机。 张玉刚指出,行动管制令期间所颁布的措施和指令,跟市场脱节和不符合供应链往常的运作模式,已经冲击和影响蔬菜粮食的供应及物流链生态。 “以前,金马仑的菜商都是晚上包装蔬菜,运输罗厘半夜三更载去各个批发市场,所以第二天消费者就可以在早市买到新鲜蔬菜。如今,菜商只获允许在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之间运作,导致生产链备受影响。” 他表示,蔬菜生产供应及物流链被限行令的各种措施打乱,造成蔬菜市场供应不稳定和价格上涨,也导致穷困群体买不起蔬菜。 张玉刚指出,当前金马仑的菜商都是在大白天的炎热天气之下采集包装,包装完后放着一晚,第二天早上才能出货。有的来不及包装,甚至要第二天早上继续赶工。到了批发市场,又要花大半天的时间才到零售菜商手中。要到第三天早上,这些蔬菜才出现在零售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零售菜贩自然也会减少订单,尽量减少库存,因为菜放越久就越难卖出去。库存少了,自然价钱就不会便宜,所以消费者就被迫要买贵菜。” 张玉刚强调,行动管制令期间,政府要限制人流移动以防控疫情,大家都明白和理解,但也必须确保粮食生产的供应及物流链生态持续稳定的运作,以避免加剧市场的通货膨胀。 张玉刚呼吁政府在第二阶段的行动管制令期间,放宽菜商的营运操作时间,以避免进一步冲击食物必需品的消费市场。

行动管制令延长14天 张玉刚:政府收购农作物刻不容缓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3月25日发表文告 随着慕尤丁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两个星期,直到4月14日,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呼吁政府应即刻介入粮食市场,向农民购买农作物再分配给有需要的群体,以确保粮食供应充足,市场价格稳定,一石二鸟保障农民和消费者的权益。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高原的蔬菜供应完全没有问题,问题是物流链上受诸多阻扰导致市场可能面对蔬菜短缺问题。 “行动管制期间,最大的问题是各个政府机构发出混淆及互相矛盾的指示,执法机构的骚扰,以及相关部门几乎没有回应业者询问,杂乱无章的措施和协调导致蔬菜供应的物流链大受影响。” 张玉刚表示,为了避免出现菜农有菜卖不出,市民不方便买菜,甚至低收入群体买不起菜的可怕又讽刺的双输局面出现,政府应该立即调动公家机关介入供应市场,向农民购买农作物,并分配给有需要的群体。 “我已致函国家安全理事会,建议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向农民收购蔬菜,并由国家天灾管理机构(NADMA)负责协调,指示各单位分配和输送蔬菜粮食给有需要的群体。” 这场新冠疫情正在考验马来西亚政府为3000万人民提供食物的能力,鉴于行动管制令延长,加上担心疫情可能持续数周甚至数月,各地的家庭都在囤积粮食,这让巴刹,商店和超市在新鲜食品的供应上面临挑战,政府介入粮食市场确保货源充足和物价稳定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慕尤丁演讲没承诺延续改革 张玉刚:改革议程或福利政策恐被取消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3月3日发表文告: 慕尤丁在上任首相后的第一次电视演讲中,透露了一个重大讯息,那就是慕尤丁身为原希盟内阁成员,且在演讲中言之凿凿本身并非背叛者,并没有承诺是否会延续和捍卫希盟当政时推动的改革议程。 希盟当政21个月,虽然面对保守势力致使内外交困,仍顶着层层压力,渐进地推动改革议程,其中包括: 1)首相及首相署权力下放,除了首相本身没有兼掌其他部长职外,首相署隶下的事务部门亦未超过3个(法律、宗教及国民团结),首相署部门拨款亦从过去的170亿令吉,减少至如今的80亿令吉; 2)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国家公账会主席,以确保公账会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以维护全民福公共利益; 3)筹备国会服务法令,并准备在原订于3月召开的国会提呈。该法令的落实使到国会成为独立机构,符合三权分立的精神; 4)成立及委任朝野国会议员出任11个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并将法院法案(RUU)及2019年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交由该特别遴选委员会进行全国性的研讨和会议; 4)迈向透明廉政,规定222名朝野国会议员公布财产及收入,并准备向国会提呈动议,强制所有国会议员遵守规定。 5)深化国会民主效能,修正1959年《议会特权法》第83条和第85条会议常规,让特别委员会(SSC)会议可以公开举行。此外,特别委员会有权传召任何人,包括任何国会议员或首相,同时也修改会议常规第17条文,让议员可以在特别会议上提出有关行政的其他问题。 6)接纳净选盟和各公民社会组织建议,推行选举改革,建立一个符合所有政党的公平竞争环境。 除了以上提及的制度改革,还有各个部门大大小小的改革措施,以及惠及全民的民生措施,诸如重新检讨大道收费,包括降低南北大道收费18%,提供全民健保计划(MySalam),保障低收入群体的福利和权益。 慕尤丁的演讲并没有触及希盟当政时推动的改革议程,也没有承诺是否会延续和捍卫这些改革。令人担忧这些已经落实或正在进行的改革议程,恐怕会被取消或胎死腹中。  

密谋后门政府毁民主坏经济 巫统伊党马华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2月26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痛批巫统、伊党和马华为了夺权,不择手段配合公正党叛将阿兹敏,企图组建提倡极端单元的后门政府,几乎把马来西亚推进毁灭性的熊熊烈火。 “当国阵和伊党的诡计不得逞之后,就假惺惺宣布撤回对马哈迪的支持,并要求解散国会和举行大选,这是非常无耻可笑的行为。要知道,这一场‘二月政变闹剧’,一开始是由阿兹敏和国阵伊党所策划,始作俑者就是这些政棍,如果以后政党输了大选之后不服输,每每策划政变东窗事发受挫之后,就要求解散国会要求重选,国家动荡岂不是没完没了?” 张玉刚表示,正当希盟政府日夜深惟,苦心竭力策划应对新冠肺炎全球疫情的经济振兴措施,巫统、伊党、马华、国大党以及阿兹敏带领的一小撮叛徒,却把心思放在密谋组建违反民主的后门政府,也破坏了希盟政府要改善我国经济和人民福祉的努力,为了个人私利典当社稷权益,实在不可饶恕。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行动党和希盟政府已经疲于奔命,他严厉谴责国阵伊党在此时此刻不但没有为国家分担解忧,还为了一己利益,企图把马来西亚推入永不复生的深渊,事败后还要求解散国会,装腔作势套上捍卫民主的虚假面具,实在厚颜无耻之极。 “509政党轮替之后,希盟政府给予所有反对党充分的民主自由,然而这些反对党却冥顽不灵操弄各种极端议题,违反民主和国民团结的共识。我要提醒这些反对党,竞逐以撕裂社会团结和互信为目的竞选议程,就算成功夺回政权,最终也只能获得一片废墟。” 张玉刚呼吁全国人民成为希盟政府强而有力的后盾,拒绝反对党操弄的种族主义及极端宗教主义政治,让希盟逐步履行大选宣言中的承诺。他相信选民雪亮的眼睛,必定能够看出到底哪一个政治联盟才是专心为人民带来更好的服务、更好的政策、更好的福祉,而哪一些政党只不过是为了夺权而不择手段破坏国家民主、民生经济和国民团结。

回应王晓庭 纾困措施要稳健不急躁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2月19日发表文告:  回应马青总团长王晓庭文告:纾困措施要的是稳健,而不是急躁 首相将在2月27日宣布一系列应对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经济纾困措施,没有想到措施还没有出炉,就引起了马华的冷嘲热讽,马青总团长王晓庭多次炮轰希盟政府反应迟钝,必须要到2月27日才能做出决定,洋洋洒洒写了好长一遍,实际上却没半点建设性的建议。 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有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如今因为疫情的关系,中国经济大受影响也连累了周边各国。没有人知道疫情会在何时结束,各国也在卫生和经济上采取了相关的措施。疫情不仅仅冲击金融市场,消费市场也在病毒肆虐下损失惨重。旅游业的处境亦同样凄惨。许多国家都发出了针对中国的旅行警告,航空公司纷纷削减中国航班。中国政府也呼吁民众推迟出国旅游的行程。 我不知道王晓庭是否了解政府制定和推行财政措施的实际操作情况,如果她不了解也不怪她,毕竟马华在朝这么多年都当家不当权,她不知道并不足奇。  政策制定是一个复杂的活动过程,政府要制定每个政策都必须考虑社会各个阶层的共同利益,咨询更多民意,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财政纾困措施制定之前,政府向相关业者开展调查研究,全面了解实际情况,有助于科学合理决策。 财政部和联邦政府在过去两个星期已经密切关注新冠肺炎对各行各业的影响,特别是与旅游部,经济部,交通部,企业发展部,旅游业者,酒店业者,各大商业代表,科技业代表等各行各业的相关业者,展开对话和了解实际状况,以便在纾困措施有一针见血的解药。 我想再一次提醒马华的政治人物,特别是王晓庭,应对疫情,纾困经济必须要迅速,但却不能急躁。对于人民眼前迫切的问题,政府不仅会及时应对和解决,更重要的是必须保障群众人民的最根本权益。

“金马仑国会议员抹黑农民” 张玉刚斥州政府误导舆论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于2019年12月25日针对彭亨州政府和金马仑国会议员的声明发表文告: 针对金马仑依扎河的土地执法事件,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怒斥州政府一再发表不符合事实真相的声明来误导舆论,也抨击金马仑国会议员莫哈末南利抹黑当地农民为非法开发者,以此来开脱州政府重新安顿农民的责任,是非常的轻率、鲁莽和不负责任! 张玉刚驳斥金马仑国会议员南利早前认为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另外拨出土地,以重新安顿受执法影响的农民,以免鼓励更多非法开发的做法。 “这证明了南利对该区农民丝毫不了解,只是盲目地采取州政府的声明来抹黑农民,以此开脱责任。州政府一开始表示于2009年已取消该区农民的临时土地使用准证(Temporary Occupation License,TOL),并发出驱逐令,以此指控农民早已有足够的时间搬迁。然而,当我们前去调查后才发现,很多的涉及农民都获准更新准证至2017年。后来,州政府又指控该区最早的土地准证仅在1993年发出,以此试图反驳农民在该区已经落地生根4-50年之久的事实,然而,我们再一次发现在1969年-1971年间或50年前,已有多户农民获得土地准证。” 张玉刚指出,依扎河一带的农民一直都获得临时土地使用准证,州政府和南利不应该发表谎言来误导舆论抹黑农民是非法开发者。依扎河农地存在已经50年,州政府的说辞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证明他们只想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抹黑农民并标签他们是非法占领,以让他们不获社会同情,就趁势采取行动荡平60户农家多年的心血。 他披露,当前供应金马仑70%食水的是德拉河(Sungai Terla),而州政府只是计划收回农民所处的依札河作为水源。况且,德拉河备受上游处的非法住区和菜园污染,州政府不去解决被污染得更甚更严重的德拉河,却对付依扎河岸旁的农民,令人有“选择性执法”之感,更令当地农民和金马仑农民难以信服。 张玉刚提醒州政府,这一次执法行动涉及60户农人家庭,大部分农民都在此耕种逾40-50年,这除了是环境问题,也是社会和经济问题。州政府固然需要确保食水区的安全,却也必须以人道方式善后,应顾及数以百计农民的生计和给予他们一条生路,更必须考虑到强硬驱逐农民之后有可能会衍生出各种社会和经济问题,以避免最后造成政府和人民双输。

州政府拟定金马仑永续发展新措施 张玉刚:三大问题促大臣解答民惑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于2019年12月10日发表文告:  随着彭亨州务大臣宣布一系列确保金马仑高原能够永续发展的施政措施,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欢迎州政府勾勒的宏图大计,惟他对州政府以现有的资源和预算,是否能够廉能有效地推动这一系列措施和实际操作,感到有所担忧。鉴于此,他代表金马仑人民提出3大问题,希望州政府能够解答民惑,以避免出现计划一流,执行九流的后果。 张玉刚披露,州政府已经遵循副首相旺阿兹莎2018年12月的会议议决,即改善金马仑农业地政策和研究提供更长的农地租约期。金马仑农友在国阵政府执政底下,到今天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而且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让农友们提心吊胆,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由于农地准证只是短短1年,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 根据大臣文告,州政府将会把当前金马仑的5519公顷农业临时用地,转换成地契并交由彭州秘书公司(Perbadanan Setiausaha Kerajaan,PSK)负责管理,再由彭州秘书公司以更长期限的租赁方式(Lease)出租给农民。同时,州政府也规定租用有关农业地的农户,都必须拥有良好农业规范认证(MyGAP),并确保在斜坡设立的塑料棚都必须获县议会批准,以确保斜坡能够妥善维护。 张玉刚指出,州政府把金马仑农地政策转换成租赁方式,虽然不是最理想的方案,但至少比毫无保障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好一点点。无论如何,他要提出的第一道问题就是土地租赁合约的费用该如何计算?州政府是否已把金马仑农业地水费包括在内,并提供农民一套合理的租赁费用? “为此,我促请彭亨州政府尽快与金马仑各农业组织和公会展开对话和协商,共同拟定一套能够让州政府和农民达致双赢的方案,不会加重农友的负担,协助农友引进先进的农耕技术,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和降低成本,以达致产业转型和升级。” 张玉刚表示第二道问题则是,州政府针对金马仑所宣布的一系列措施,包括处理各项认证和准证的申请,亟需大量的人力资源来应付,以金马仑县属、县议会及农业局的现有的人手,根本应付不来。人民有权利知道,州政府在财政和人力资源方面是否已准备就绪?州政府为这一系列措施制定了多少预算?羊毛出在羊身上,州政府会不会把这些成本转嫁于农友身上?如果州政府无法准备足够的人力资源应付这一系列措施,该如何避免一般官僚冗长程序都会造成的贪腐后遗症? “第三道问题则是州政府如何规划即将成立的金马仑发展机构(Perbadanan Kemajuan Cameron Highlands)的行政结构、权力划分、职能配置和地方政策变动等细节。该发展机构如何协调及介入当前两大地方政府单位的施政权限,即金马仑县属和金马仑县议会,是否会出现权限和职能重叠的现象,以至于影响施政效率?又或否该机构整合各地方单位之后出现权限过大的现象?”  

希盟讲到做到拨款各源流小学 国阵口是心非打压母语教育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挑战国阵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若真是真心诚意对待华文教育,就下令国阵彭亨州政府拨款给州内各源流学校。他表示,希盟政府过去一年全力扶助各源流母语学校的表现,充分展现讲到做到的绝对诚意,反观彭亨国阵对待各源流的母语教育的贡献却是零!  “阿末扎希日前出席马华大会宣称一旦国阵在来届全国大选重新执政,将增加对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数额,根本是口惠而实不至的谎言,因为彭亨国阵在其执政的州属早已宣称不会资助州内的华淡小,反观希盟执政州属的华淡小及独中,不单享有来自联邦的拨款,也获得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 他提醒马华和巫统,509变天之后,国阵仍执政两个州即彭亨州和玻璃市州,如果国阵真的是善待各源流母语教育,应该效仿希盟政府的制度化拨款,不需要胡吹大气,企图愚弄华社。 “今年4月的州议会,巫统金马扬区州议员莫哈末法迪不但口出狂言表示州政府不会帮助华淡小,更表示华淡小的存在破坏国民团结,而政府给越多拨款,越是破坏国民团结,赤裸裸地在神圣的州议会上歧视和羞辱华淡小。” 张玉刚出席金马仑希盟服务中心举行的屠妖节餐会时,与金马仑国会协调员马诺佳仁代表教育部移交总值19万令吉的支票给予金马仑县内5所淡米尔小学,分别为冷力淡小获8万令吉、茶园淡小二校获1万令吉、蓝谷园淡小获6万令吉、岑业良淡小获1万令吉和丹那拉打淡小获3万令吉。 他指出,加上较早前已发放给金马仑县8所华小的22万令吉拨款和1所教会小学的20万令吉拨款,教育部今年已发放一共61万令吉拨款予金马仑县所有各源流母语小学,这是国阵过去60年都做不到也不想做的事。  张玉刚特别感谢华印裔社会对希盟的鼎力支持,因为他们才促成改朝换代,才会催生这项惠及全金马仑乃至全马来西亚政府华小的政策,让各源流学校都能够百花齐放并获得公平对待。  

彭亨获786万令吉旅游税回馈 张玉刚促州政府改善金马仑基建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旺罗斯迪于州议会提呈2020州财政预算案披露,州政府已收到中央政府的786万令吉2018年度旅游税回馈,作为建设州内旅游景点基础建设之用。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迅即促请州政府善用旅游税回馈,维修金马仑多条衔接主要景点的道路和排水系统。 国阵是在2017年9月1日起开始征收旅游税,即对外国游客入住住宿场所或酒店,每房每晚征收10令吉税收,而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去年2019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中央政府将按照各州旅游税的收入,回馈50%的税收予各州。 张玉刚指出,根据各州旅游税收入,彭亨州在去年收到1千752万令吉的旅游税,全国排名第5,并可获得786万令吉的回馈款项。 “金马仑多条金马仑多条衔接主要景点的道路和排水系统,已经多年失修,破烂不堪,包括通往苔藓森林(Mossy Forest)的碧兰璋山峰路(Jalan Gunung Brinchang)和从话望生往金马仑入口处的罗京路(Jalan Pos Slim-Lojing),是吉兰丹和登嘉楼游客通往金马仑的主要道路。” 张玉刚披露,金马仑公共工程局早在3年前已经完成这两条道路的维修勘查,并把维修计划提呈予相关部门,估计维修费用高达100万令吉。由于此前国家财政管理不佳,导致维修工程迟迟没有下文。 “希盟执政后励精图治,国家财政日益复苏,如今州政府也获得旅游税回馈,因此该维修计划不能一拖再拖。明年是马来西亚旅游年,彭亨州尤其是金马仑高原必定吸引更多国内外游客,如果连通往旅游景点的道路都破烂不堪,肯定会影响国家形象,因此我特别促请州政府优先处理这两个维修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