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仑山导注册开放申请 张玉刚:把握机会打造生态品牌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呼吁未注册的金马仑登山导游或有兴趣成为山导的朋友,把握机会前往金马仑森林局注册成为金马仑山导,或拨打森林局联络号码05-491 1384,以了解更多相关详情。 为了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我国在实施行管令初期,许多休闲活动与运动包括登山都被禁止,直到我国进入复苏行管令(RMCO)后,政府于6月15日才重新开放登山活动,唯登山者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和保持社交距离。 由于部分山导与民众对申请登山的程序存有疑问,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日前到金马仑森林局了解登山的相关资讯。根据金马仑森林局官员的说法,复苏期行动管制零期间,每日登山人数仅限一团20人,必须由已注册的山导带领才能登山,而每名山导仅限带七名登山客。需要注意的是,当局暂时关闭苔藓森林(Mossy Forest)以及停止依劳山(Gunung Irau)的登山活动至9月25日,以进行道路修补工程。 另外,金马仑森林局亦开放给大众申请注册成为山导,当局将会依据申请者曾经带领登山者的经验来审核,因此有兴趣者可以前往森林局领取相关表格。 张玉刚表示,金马仑高原拥有许多闻名遐迩的生态旅游景点如苔藓森林(Mossy Forest),也有较鲜为人知却深受登山爱好者青睐的登山地点,如依劳山(Gunung Irau),碧兰章山(Gunung Brinchang), 昆仑溪谷 (Gunung Siku)等等。前来金马仑登山的爱好者能远离城市喧嚣,亲近大自然与欣赏独特植物,同时也能锻炼体力与耐力,因此非常值得推介给更多朋友前来体验。 张玉刚指出:“由于复苏行管令已经延长,相信不少国内游客会有兴趣到金马仑旅游并探索更多生态与农业旅游景点。因此,未注册的金马仑登山导游或有兴趣成为山导的朋友,大可把握机会前往金马仑森林局,申请注册成为合格的金马仑山导,以向更多朋友推介金马仑的大自然特色与景点,一起开拓生态旅游的潜能和打造金马仑生态旅游的品牌。”

放任官商勾结欺压小农民 是马来西亚的黑暗、耻辱和失败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9月10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尽管关丹高庭于8月28日,批准临时暂缓令予劳勿猫山王榴莲种植者,指示彭州政府及皇家榴莲集团不能执行收芭行动,也不能限制榴莲农民进入芭地,直到10月28日为止。 然而,至今已经过了半个月,仍然没有迹象显示州政府愿意和农民展开对话和协商。不仅如此,在这段期间,州政府一二号人物仍不断对农民放出狠话,一些亲州政府的非政府组织更举办各种示威活动,挑起种族矛盾,企图转移视线来指控和污名化农民。 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虽然表示遵循高庭决定,却也发表强硬立场声称不会对农民的诉求妥协,州政府另一位资深行政议员莫哈末沙卡也附和大臣声明,宣称州政府绝不会迟疑对农民采取行动。 面对这个极有可能影响国内猫山王榴莲产业链,包括外销出口的农业经济问题,国盟联邦政府迄今为止还是维持袖手旁观,隔岸观火的立场,联邦农业部也没有发挥积极角色,成为州政府和农民之间的协调者。 诚然,联邦政府可以推卸说土地事务属于州政府权限,联邦政府无权干预插手,但是联邦政府这种放任官商勾结欺压小农民及弱势群体的态度和立场,完全展示后门政府无能无为的一面,为马来西亚建国历史涂上黑暗、耻辱和失败的一页。 我国农业发展遭遇瓶颈,农业领域长期面对生产力低迷、人才技术资金从缺等等结构性问题,最关键的两个根本原因就是,第一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农业部门长期各自为政,造成各种资源无法整合和统筹发挥最大功效;第二则是我国农业以小园主居多,而各种政策以及政府立场却长期忽视忽略这些小园主,甚至放任官商勾结欺压和边缘化小园主,一旦发生纠纷则放任舆论污名化这些小园主。 彭亨州政府在对付小农民一事上,诚如该州行政议员沙卡所言,过往记录劣迹斑斑,从金马仑菜农、文冬姜农、直凉油棕芭到最近的劳勿猫山王风波,的确是从不手软。 我希望大家能够了解,我国的农业小园主,即便是所谓的“非法业者”,他们都是默默耕耘,脚踏实地为国家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这些小园主不是作奸犯科的犯罪集团,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马来西亚政府如此打压和污名化小农民,放在世界也绝无仅有,州政府的所作所为,是最无耻残暴的行为!

彭亨州政府在土地政策的三宗罪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在州议会辩论时指出,自2020年初起,彭亨州就爆发多项土地问题,包括工业地和商业地税重组、金马仑的农耕地租约、劳务猫山王榴莲园,以及文冬武吉丁宜姜地逼迁问题,犯下三大错误。 首先,州政府忘却了小农民,小园主或者中小型企业业者的权益。州政府的其中一项指控,是相关业者能赚取高额利润,所以有能力缴交州政府所征收的税收。 然而,州政府的指控不符合小型业者面临的实际情况。即使是企业政策也会针对性区分大型企业,小型工业与中等企业,小农民与小型业者基本上只是赚取微薄的收入以养家糊口。 此外,也有业者因为全球面对新冠肺炎的疫情冲击之下损失惨重。若以金马仑的花卉业做例子,由于需求量锐减,花卉的出口暴跌90巴仙。由于没人能保证世界经济能够在短时间内复苏,业者亏损的情况仍然在持续。 第二,州政府没有聆听业者的意见与心声,以改善自身推出的政策。政府宣称邀请了利益相关者出席各种讨论与对话。实际上,这些所宣称的的“对话”都只是采用“汇报会”的形式,会上所提供的说辞都是州政府的官方解释,并非以聆听民意为目的,最后各项政策也被强硬推行。 第三,州政府针对农业,种植业与商业征收税收的方式是本末倒置。所有农业,种植业,商业与工业都不可能确保能够稳赚不赔。 事实上,受到各主要因素如气候,土地肥沃的程度,影响蔬菜的害虫和病状等等,农业并无法保障农民能赚取稳定的收入。农民们,特别是当中的小农民就迫于无奈以近乎“赌博”的方式,靠运气来耕种。 因此,州政府试图以征收土地税的形式,从中抽取高额税收,做法非常不合适。倘若政府认为相关业者能赚取巨额收入,则理应针对他们赚取的实际收入来课税。州政府大可参考征收旅游税的形式,向中央政府建议征收税收之后,将税收收入交回给州政府。 张玉刚强调,我国经济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遭到重挫,复苏尚需时日,州政府必须全面看待以上问题,详细研究各政策推行时造成的偏差,减少对人民带来的负面影响。

万费沙中选土团青年团团长 支持信将成国盟政治新常态

随着青体部副部长万费沙当选为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全国团长,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揶揄万费沙极有可能是史上第一名公开鼓吹“支持信文化”而当选的执政党青年团团长,这也证明了如今的国盟政党不以这种腐败的政治文化为耻,把这种公然滥用公职权力来窃取国家财富的行为视为政治新常态。 新任土团青团长万费沙日前在党选拉票活动宣称,如果他能获推选为团长,他将利用其公职和党职,发出支持信以协助“简化”处理团务,为团员在政治上寻找出路,也让土团的政党政治沦为赤裸裸的公职滥权,利益输送的活动。 张玉刚指出,当万费沙鼓吹支持信的丑闻爆发后,没有任何一个国盟政府资深领袖站出来纠正这种腐败歪风。俗话说有怎样的基层就会有怎样的领袖,土团青推选万费沙为团长,可见土团青乃至整个国盟政府都在奉行这种腐败的价值观,宛如狐群狗党一起瓜分国家资源。 他表示,喜来登政变后,国盟政府重新鼓吹腐朽陈旧的政治文化,把歪风邪气和一堆牛鬼蛇神带回政治主流,腐败势将使社会资源无法公平合理地分配,导致贫富不均现象日益严重,严重影响国家经济发展。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从来没有一个党内政治文化腐朽落后的政党,能够引领社会发展进步的潮流,社青团矢志在国内局势动荡不安之际,始终攥紧正确的政治价值观和榜样,继续我们反对贪腐滥权的抗争,拒绝让国盟政府的“支持信腐败文化”成为政治新常态。

彭大臣不理解小农民困境生计 张玉刚促州政府展开对话咨询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7月6日(星期一)针对彭州务大臣有关金马仑农地政策之言论发表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指出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关于金马仑农地租约政策的文告,有多处偏颇的观点,并没有真实反映金马仑农民的困境和挑战,尤其没有将小农场的困境和挑战纳入政策考量范围,就贸贸然征收高昂租金犹如杀鸡取卵,恐怕会把小农民逼入绝境。 首先,张玉刚驳斥大臣关于农业地租金没有涨价之言论,所有的金马仑农民都知道现在农业地临时使用准证(TOL)被州政府征收的费用是每年一英亩884令吉(包括每一英亩的水费),对比州政府即将征收的每年1英亩4500令吉年租金,的的确确是涨价了500%。 “也许,州务大臣认为这些农业地已经转换成租赁合约,必须把土地税、门牌税、水费、环境费、垃圾费都包含一起,那么我促请州政府应该公开价钱的细节分类,何以在经济最恶劣的情况之下仍向农民征收如此高昂的费用?除此之外,州政府尚未公布土地测量费、MyGAP准证收费、合约律师费、塑胶棚执照费等农地附加收费,这种种费用加在一起积少成多,恐怕对农民将会是雪上加霜。” 张玉刚表示,州务大臣在其文告中对金马仑农民所作出的种种指控,如大量非法开垦活动、私自转租农地给外劳、使用过量农药导致河流环境污染等等,是以偏概全,对大部分奉公守法的金马仑农民并不公平。 “州务大臣的言论是一竹竿打翻整船人,你怎么可以因为一小撮害群之马,就合理化高昂的农地租金?更何况马来西亚是法治社会,土地局应该严厉监管以上所有的恶劣行径,采取正确措施对付或教育无良农户,而不是要大部分人为小部分人的恶行买单,州政府这么做只不过是在推卸责任,诿过他人。” 张玉刚强调,金马仑许多小农场只占地约1至2英亩,一向来都属于自供自足的小本经营,如今面对高昂的农地租金,加上蔬菜种子,肥料,农药,员工薪金等高企不下的成本开销,小农民恐将无法承担沉重的财务负担。他促请州政府应该即可与农民展开对话咨询,正确理解小农民的困境和挑战,根据农场规模制定相应的土地租约政策,扶助和振兴金马仑农业。

国盟政府小题大作 艺术创作上纲上线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6月30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日前,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在面子书贴文,指控一本名为《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阻力和希望》(Rebirth: Reformasi, Resistance, and Hope in New Malaysia)的书籍,封面有辱马来西亚国徽,并呼吁政府采取行动查禁此书。巫青、马青、国大党青年团,伊青团随即到金马警局总部报案。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之后通过面子书发文指已经请警方调查及采取严厉行动,而警方也指将以《徽章与名称法令》第5条文、煽动法令第4(1)条文、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以及印刷与出版法令第8(1)条文调查此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呼吁国盟政府不要小题大做,对不符合自身观点的艺术创作神经过敏而以国家机器加以打压,扼杀民间创作和言论自由。 艺术能陶冶性情,磨砺品格,因此艺术与人文素质的培养往往相辅相成。一个尊重艺术创作的社会,能够通过赏析各种类的艺术作品不断思考和反思,进而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因此其人文素质和底蕴往往更高和全面。 我也谴责国阵与伊党青年团为了谋取政治利益和操弄人民情绪,对艺术创作上纲上线,展现了自身对于艺术领域的无知与愚蠢,也毫不尊重人民的创作与言论自由。国阵与伊党青年团批斗和打压民间的艺术创作,将让大马多年来被压制的创作与言论自由持续受钳制,无法朝向健康与成熟的发展。 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应该尊重艺术家的艺术创新精神,以不同形式和平台鼓励和支持他们自有发挥自身的才能,以便能在艺术领域创作更多独树一格,充满生命力,震撼思想和划时代的作品。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在2020年6月曾表示要大马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致力打造本地电影界“奥斯卡金像奖”,并计划将耗时20至30年完成。如今国盟政府无法容忍小小的艺术创作已经让人民特别是本地艺术家看在眼里,试问国盟政府如何能在自打嘴巴的情况下,制造白色恐怖的同时却表示要大力扶持本地艺术家自由创作与发挥艺术创意? 政府计划打造冲出海外,享誉国际的艺术作品,如今听起来更像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有鉴于此,我敦促国盟政府打压艺术创作与言论自由,必须停止制造白色恐怖让民众与艺术家在发言与创作时如履薄冰,以达到震慑异议,消除反对声浪的政治目的,却因此牺牲整代人培养艺术与人文素养的努力。  

张玉刚炮轰彭亨州政府一意孤行 金马仑农地政策扼杀小农民生计

彭亨州政府于今年推出针对金马伦高原的新土地政策,通过成立彭亨机构 (Pahang Corporation Sdn Bhd)宣布分派租约予1018名先前持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的金马仑农民,从2020年6月16日至19日起,金马仑土地局邀请了首380位农民出席金马仑农业地租约解说会。已出席解说会的农民发现彭亨机构完全没有检讨当中极不合理的租约规范与内容,因此皆大感无奈与失望。 金马仑丹那拉大区州议员张玉刚炮轰,彭亨州政府无视当地农业组织及其同僚所提出的备忘录的多项建议,不理会金马仑农业困境与农业地租约将带来的问题与挑战,一意孤行只要求农民在期限内缴交租金,无疑是杀鸡取卵。 “州政府至今仍然无意修改任何租约条款,当中包括执意向农民收取高昂的农业地的年租金,即每年1英亩4500令吉。跟以前的884令吉比较,涨幅高达500%!州政府也无意加长新租约的3年租赁期限,因此无法提供有效的土地保障,以致农民不敢贸然投资时间与金钱以提升产业和打造永续农业。” 张玉刚指出,州政府官员以毗邻金马仑高原的罗京高原(Lojing Highlands)的农业地租约做例子,试图证明农民能够支付高昂的地租,以合理化在金马仑收取高昂的租金。然而在罗京高原耕种的农场大部分都最少10英亩,因此能以大规模生产的方式维持农产品的高产量来赚取利润,承担高成本的同时也继续耕种。此外,罗京高原农场也往往能获得超过十年的租赁期限,因此能放心地投入时间与资本来持续迈向农业产业现代化与产业升级。 “相反的,金马仑大部分的农耕地面积都相当小,许多农场只占地约1至2英亩,小园主面对高昂的农地租金,加上蔬菜种子,肥料,农药,员工薪金等高企不下的成本开销,将无法承担沉重的财务负担。金马仑农业地租约没有将小农场的困境和挑战纳入政策考量范围,犹如杀鸡取卵,长远而言,本来自供自足的小农场可能面临成本高昂问题而无法继续耕种,为金马仑带来严重的社会经济冲击,连带影响全国的粮食供应。” 张玉刚表示,我国由于实施管制令对抗新冠肺炎疫情,金马仑农业也面对一定程度的损失与冲击,他呼吁州政府放宽土地租约政策以扶助和振兴金马仑农业,而非竭泽而渔对雪上加霜的农民开刀。

幕尤丁政府打压言论自由 制造白色恐怖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6月18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逐渐改善,幕尤丁政府近日动作频频,展开对付异议,打压言论自由的行动。 仅仅在这个星期,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因针对反对童婚发表言论,以及人权律师兼社运活跃分子茜蒂卡欣疑在其脸书发文质疑伊斯兰党,遭到警方传召录供。此外,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入禀联邦法院,指控《当今大马》读者留言“贬低”司法体制,因而起诉《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藐视法庭”。前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亦在今天表示警方针对他在3月6日接受半岛电视台访谈节目时,批评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国盟政府一事援引煽动法令进行调查。 显然地,后门政府这一系列对公民社会,媒体及在野党所下的重拳,意图制造白色恐怖让人民噤若寒蝉。 自2018年改朝换代以来,希盟政府极力保护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在短短的2年执政期内愿意聆听民意,也更容许民间组织,社运人士及政敌批评政府施政。英国经济学人智库发布的2019年度全球各国民主指数(Democracy Index)中,马来西亚取得第43位的排名, 比2018年的第52名上升9名,而对比国阵时代2017年的第59名共上升了16个名次。 此外,马来西亚在国阵执政60年来打压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种种恶行罄竹难书,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往往敬陪末座。希盟在2018年成功执政后,我国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从2018年的145名快速上升到2019年的123名,而在2020年公布的报告再上升至101位。种种成绩显示了希盟政府不断改善人民的言论自由空间,鼓励更多公民监督政府施政并积极参与各类社会与国家议题,共同建设国家的未来。 遗憾的是,幕尤丁政府如今为了稳固本身危机四伏的政权,滥用国家机器轮番针对社运人士,媒体及在野党所发表的言论展开调查。国盟政府甫上台数月所采取的对付异己,打压言论自由的恶劣做法使希盟政府改善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努力付诸东流。 国盟政府作为由不同派系以夺权的方式产生的后门政府,本身缺乏正当性(legitimacy)而广受批评,同时首相慕尤丁也面对强大盟友如巫统与伊斯兰党虎视眈眈的局面,可能因而选择打压言论自由,试图制造白色恐怖让所有异议分子噤声,从而达到稳固政权的效果。 唯有替换国盟政府,才能停止幕尤丁政府滥用国家机器来打压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唯有希盟政府才能保障公民社会的言论自由空间,鼓励公民自由发表意见,同时让作为第四权的媒体能自由与不受干预地报导,以让各方有效发挥监督政府的角色。

彭希盟9议员为金马仑农民请命 呼吁州政府重新检讨农业地政策

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今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并且重新检讨即将落实的农业地租用政策,让政府与农民在新冠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在2020年1月30号,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宣布将分派租约予1018名先前持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的金马仑农民,涵盖的总土地面积为5526.219公顷。自2020年2月尾起,由彭亨机构 (Pahang Corporation Sdn Bhd) 发出的新金马仑农业地租约已分阶段分发给土地临时准证的原持有者。 经过仔细研究租约内容并聆听金马仑农业组织与农民的看法后,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共同发表联署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重新检讨金马仑农业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 9位彭亨希盟州议员表示,其中一项最让农民深感恐慌的是农业地租金的涨幅惊人,让农民大喊吃不消。根据租约内容,新农业地的年租金为1英亩4500令吉,若以原有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TOL) 收费以及水费的884令吉作比较,涨幅接近500%! 众议员认为州政府此举大大加重农民的负担,犹如杀鸡取卵,从农民口袋中快速获取最大的收益,却忽视了长远而言对金马仑农民乃至整个金马仑蔬菜与花卉业的严重影响,甚至使整个金马仑农业一蹶不振。 张玉刚:金马仑农地租金全马最昂贵 金马仑丹那拉大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倘若比起彭亨州其他县属的农业地租金,即油棕园1英亩24令吉(年租)和水果园1英亩8令吉(年租),金马仑农地租金显然十分昂贵,也是全马最昂贵的农地租金。 此外,彭亨希盟众议员亦认为州政府只给予农民3+2年的租赁期限太短,因此无法给予农民土地保障。此前绝大部分金马仑都只持有维持一年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每一年都必须到土地局申请更新准证。虽然新租约给予农民3年的租赁期限是稍有改善,但仍然无助于给予广大农民安心耕种的信心与保证,更无法实现推动农业现代化与产业升级。 全球经济都因为新冠肺炎突然来袭而陷入寒冬,而我国早前由于实施管制令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无可避免地造成了许多经济领域蒙受巨大的损失,因此农业作作为环环相扣地经济其中一环亦无法幸免地受到疫情带来的冲击。彭亨希盟众议员因此认为,政府必须采取果断,直接地采取短期与长期的措施来扶助与振兴农业,而当中最有效的措施便是放宽土地租约政策,让农民直接受惠。 有鉴于此,众议员联签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让政府与农民在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众议员也呼吁州政府重视备忘录中提出的多项放款金马仑农地租约的建议,重新检讨金马仑农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以冀减轻农民负担,持续辅助金马仑农业,逐步让农业进行产业升级,同时与农业业者携手合作确保蔬果供应充足,进而保障全国消费者地利益以及全国食物安全。 9位参与共同声明的彭亨州希盟州议员: 美律区州议员 - 李政贤 吉打里区州议员 - 菈菈 沙拜区州议员 - 卡玛吉 直凉区州议员 - 梁耀雯 都赖区州议员 - 邹宇晖 文德甲区州议员 - 胡智云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 张玉刚 士满慕区州议员 - 李健聪 德伦敦区州议员...

“购菜助弱势”团结抗疫共赴时艰 火箭领袖购150吨金马仑蔬菜惠全国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27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指出,自3周前发起“购菜助弱势”运动以来,行动党领袖和国州议员发挥团结互助的精神,已经认购超过150吨的金马仑新鲜蔬菜,再派送到相关选区内有需要的家庭,希望减低他们的经济负担和压力。 因应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多次延长行动管制令,导致物流运输体系滞缓,再加上多个大巴刹和批发市场遭遇疫病而暂时关闭,导致农产品滞销,消费者却买不到或买不起新鲜蔬菜的吊诡现象。 张玉刚今天移交5台电子喷射器给金马仑固体废物管理和公共清洁公司(SWCorp)如是表示,秉持“同舟共济,团结抗疫”的精神,正当农户们为农产品滞销一筹莫展时,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合作发起“购菜助弱势”的运动,向金马仑菜农以市场批发价认购新鲜蔬菜,帮助农友对接产销渠道,让金马仑农友暂时缓一缓口气。 他指出,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厥功甚伟,过去两周一共认购超过50吨的新鲜蔬菜,通过森美兰州各地区的村委会成员和志工进行蔬菜分类包装,再送往全森州各地区进行分配,每包蔬菜的重量约为3-5公斤。 “行动党热心支持者陈广耀则采取另一种方式,他向金马仑菜商认购超过4000盒5kg的菜箱,再通过行动党各地志工配送给有需要的家庭。” 张玉刚也特别感谢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雪州行政议员兼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森美兰州行政议员阿鲁古玛、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霹雳州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雪州瓜冷市议员洪友亮以及全体金马仑热心菜农,大力支持这项具有团结互助精神,互惠互利的活动。 “要战胜疫情,人民之间的团结互助精神是不可或缺的,抗疫期间,我们要待在家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把所有问题通通交由政府和相关单位处理。尽管目前我们只能居家工作,但作为公民,我们也应该积极参与抗疫行动,为国家,为人民出一份力。” “据我所知,目前还有不少农产品需要大批认购,不只是蔬菜,也包括鱼类和水果,行动党的领袖也将继续积极发挥“搭桥梁”的角色,为农友对接销路,切实为农友们解忧。也希望能让更多人知晓,打开销路,尽力帮助解决农友蔬菜水果鱼产销售困难的燃眉之急。” 图1:张玉刚(左)移交5台电子喷射器给固体废物管理和公共清洁公司(SWCorp),以协助当局更有效率地进行地区消毒工作。 图2:金马仑冷力行动党志工协助筹办蔬菜物资给有需要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