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斯营运的真相,张玉刚:内阁应该公布会议记录

莱纳斯营运的真相,张玉刚:内阁应该公布会议记录 公布内阁会议记录解民惑 针对内阁批准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不需把废料运出国的议决,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基于透明问责的施政原则,内阁必须公布会议记录,让人民了解内阁的决策依据,以及内阁成员们针对莱纳斯稀土厂的立场。 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将到期之际,首相马哈迪不久前受询时透露,内阁已经议决撤除要求稀土厂将废料运出国的决定,并准备向莱纳斯开出条件,只要对方拟定处理废料的方案,就可继续运作。 他表示,希盟政府多位部长在上台前曾经明确承诺,一旦执政必下令莱纳斯稀土厂不能把废料留在国内。 希盟上台前颁布的《希望宣言》的第39个承诺即“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列明: “我们将重新检讨所有关于环境管理和保护的法律和规范,以制定准确的管理制度,切合充满挑战的现代社会。我们将执行严格的规范,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来自其他国家的企业财团的废料垃圾场。” 换句话说,关闭该稀土厂是希望联盟第14届大选宣言的明确承诺。因此政党轮替之后,如何处理稀土厂的问题是检视希盟施政的重要指标之一。 既然希盟政府对莱纳斯稀土厂的政策大U转,那么希盟政府就有必要向选民交代,基于透明问责的施政原则,内阁必须公布内阁针对莱纳斯稀土厂的会议记录以及所有部长的立场。 新马来西亚不应该再是政府说了算的家长政治,选民有权知道决策真相。

解决公民权问题是希盟政策 巫青团长无的放矢企图破坏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7月24日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强调,解决公民权和无国籍孩子的问题,不但是希盟的竞选承诺,也是首相敦马所宣布的施政方向,因此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众领袖会见内政部长慕尤丁一事并不是巫青团长阿斯拉夫所谓的“走后门”或“隐议程”。他痛批阿斯拉夫企图在这一件事上大做文章和无的放矢,并企图煽动极端种族主义,试图破坏希盟政府为弱势民众所作的努力。 张玉刚指出,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于去年8月14日以宣布,所有60岁以上且仍持着红色身分证的永久居民,可向国民登记局申请,以获得政府颁发的大马公民权。另外,若60岁以下的申请者符合特定条件,包括在大马出生、父母其中一人为大马公民,以及在过去的12年中有10年在大马定居,也可向国民登记局申请公民权,只需要通过简单的国语测试,一旦测试合格,就会被接受。 “这一次林冠英率领5名行动党领袖会见内政部长,主要是与部门官员厘清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以便在申请和批准过程减少更多不必要的繁文缛节,让符合资格者早日如愿。”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表示,希盟部长和领袖一直都根据正确的管道和程序处理公民权和无国籍小孩的问题,以便让这些符合资格的非公民,早日享有公民的权利如教育、卫生和福利等,而巫青团长阿斯拉夫无的放矢的言论不过证明了他的无知和极端。 他奉劝国阵成员党即马华公会和国大党,应拿出勇气劝诫这些极端的巫统领袖,积极配合希盟政府的良好施政,不要再在民生议题见缝插针,企图煽动极端情绪来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破坏希盟政府为全民谋福祉的努力。

赋权地方民主 彰显18岁青年投票权和参选权之意义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7月17日发表文告。  2019年7月16日,朝野一致通过修宪案,赋予18岁至20岁的选民选举权和参选权,以及落实全民自动登记。希盟政府勇敢踏出扩大民众政治参与的第一步,是我国民主进程历史性的一天,这项变革的成就也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民。  尽管如此,从当前民主化的实践进程来看,这项变革只能算是开启了改革之门,政府仍需要推动及完善各项体制改革举措,包括赋权地方民主,中央政府权力下放,回复地方政府选举,不断扩大民主参与的深度和广度,才能够彰显18岁青年投票权和参选权的实际意义。 当前,我国的3层政府机制,即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唯有联邦和州层面赋予人民选举权,地方政府则采取委任制,且主要施政由公务员来管辖,县市议员的执政及问责权限非常有限,从公民政治角度来看,这是不健全且严重缺乏问责效能。 我国的选民,基本上每5年才投一次票,以选出联邦和州政府,在联邦直辖区的选民,因为没有州政府选举,更只拥有一张选票而已。在这种每5年才行驶一次选举权利的政治氛围和结构下,公民政治并未普及,民主政治参与也并没有扩大。 即便是换了新政府,政治问责和体制改革仍举步艰辛,过去一年希盟政府更多次面对保守势力反扑,让社会舆论被少数极端论述绑架。换句话说,如果单单只是落实18岁青年的投票权,也只是在来届大选徒增更多选民,并未能为我国的民主化进程带来实际意义。 另外,是次修宪也修改联邦宪法第47(b)条文,将成为国会议员的年龄,从原本的21岁降至18岁。降低参选年龄,除了考验青年代表的心智成熟、社会历练、政治识见和议题掌握能力,我们也必须留意当前体制,是否真有提供那么多机会给年轻人? 当前国会议席只有222人,就算各州政府随后全面配合这项举措,全国各州也只有589个州议席,如果未能提供更多的政治空间予年轻人,仅仅降低参选年龄好比空中楼阁。 因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能够成为解套方案,积极稳妥地扩大公民们的政治参与,让年轻人能够从地方政府开始实际操作,培育问政能力和政治历练,扩大公民政治参与,加强地方问责文化,从而完善18岁青年投票权和参选权这项变革。 从国家政治制度来看,地方直接民主与高阶的国州代议制民主结合,能够相得益彰,既更全面保障市民的民主权利和参与需求,也巩固我国的民主化进程,打造一个民主、公平、自由、繁荣、进步的国家。  

内政部长慕尤丁应该分清楚民事诉讼和刑事案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6月26日发表文告 : 内政部长慕尤丁应该分清楚民事诉讼和刑事案 前朝国阵政府于2015年5月12日,在法庭承认赵家对反贪污委员会的疏忽起诉,导致赵明福“离奇坠楼身亡”,并向赵明福家属赔偿66万令吉,作为民事诉讼的最终协议。政府将向赵家支付60万令吉的疏忽赔偿,以及6万令吉堂费。 但是,这是民事诉讼,政府只是陪钱,真凶仍未落网!任何人都可以发起民事诉讼。但是若要追究刑事责任,把真凶绳之以法,就唯有总检察署和执法单位能够做。 我们必须以正视听,赵明福遭他杀乃刑事案,并没有因为民事案的和解而结束,因为这项刑事案涉及致死他人的严重罪行,必须将凶手绳之以法,才能结案。

明福沉冤待雪,真凶何时落网?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6月25日发表文告: 针对明福冤案调查转向一事,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警方乖离上诉庭裁决的调查方向无法令所有等待正义的人士接受,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必须公开汇报案情,以止民惑。 根据赵明福家属代表律师蓝卡巴的说法,警方当前援引刑事法典第342条文,即“错误囚禁”的罪名调查此案。 张玉刚提醒总检察长和警方双造,上诉庭三司于2014年9月5日一致裁决,执法单位必须调查和提控涉及赵明福命案的不明人士,包括3名反贪污委员会官员。总检察长需公开交代,为何此案非以刑事法典第304条的刑事杀害罪名调查? 总检察长和警方若想避重就轻,无视上诉庭之裁决,放任真凶逍遥法外,任由明福及其家属含冤受屈,势将无法匡扶我国司法正义,天理难容。

希盟以发展为导向 金马仑新政新希望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6月12日发表新闻文告: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希盟联邦政府將根据现有的平台,与州政府、地方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积极配合,为金马仑高原拟定具前瞻的可持续农业及旅游发展蓝图,以及合法、合情、合理的土地使用政策,确保一切行动都在公开、透明和问责的框架下进行,让金马仑高原成为一个现代化及可持续发展的区域。 他指出,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日前召开一场商讨金马仑未来建设的会议,会议中也检视州政府及地方政府较早之前在土地执法上所衍生的种种问题。与会者有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土地、水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祖布里和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旺阿兹莎特别交代张玉刚,必须向金马仑的人民解释,虽然中央政府输掉金马仑补选,但并没有忘记要发展金马仑的承诺和使命,中央政府将带动各部门推动金马仑的经济发展,也不会像州政府在土地事务上为难金马仑的农民。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表示,中央政府在金马仑的角色将会是推动发展的火车头,而不是来执法的,因此未来在金马仑的施政活动将以发展为导向。农耕、旅游发展、交通、环境、垦殖民和原住民困境,都是金马仑面对的结构性问题,是国阵执政61年来,贪污腐败留下的遗毒,解决这些问题和挑战,是中央政府的关键绩效指标。 刘镇东指出,要发展现代化农业,不只是州政府权限的土地政策要改革,中央政府的农业部、劳工部、交通部、贸消部、环境部等部门,也要积极调配,提供全方位的农业辅助,落实农民补贴措施,引进更先进的务农技术,鼓励产业升级,以提高农民的竞争力,也协助农民应对天灾和农产品价格波动等冲击。同样的,金马仑的旅游多元化发展,交通阻塞,环境维护,原住民困境,也是需要串联各个中央部门以及地方政府,确保政策和资源能够同步到位,做到永续及平衡发展。 张玉刚披露,副首相办公室会议后将会召见彭亨州秘书沙列胡丁博士,以了解州政府未来在金马仑的计划和措施,再作进一步的策划和安排。 图1:左起为国防部副部长军事顾问阿都拉曼上校、张玉刚、刘镇东、旺阿兹莎和东姑祖布里 图2: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召开金马仑新政会议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公正党前法律局主任受委反贪会主席,在马来西亚政治圈引起震撼,事关拉蒂花职位受委并非如同希望联盟宣言所指出的“反贪会应成为独立机构,并且向国会负责和报告“的理念有违背。再加上拉蒂花实际上除了是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之外,她也是公正党中委,属于政党的最高领导层,因此难免出现不中立的观感。虽然拉蒂花在较后表示她已经退出公正党,但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委任完全合情合理。 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也在较后发出文告冀望她能够大刀阔斧改革反贪会,加强打击国内各级的贪污风气及文化,包括对赵明福命案重新展开纪律调查,严厉对付涉案的反贪会官员。 他表示,赵明福是在2009年7月16日进入反贪会大楼录取口供,就一去不返,最后发现陈尸在反贪会大楼。上诉庭已裁决赵明福是被人致死,而不是悬案,因此身为涉案单位的反贪会也应该遵守法庭的判决,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以实际行动还赵明福一个公道和正义。 “社青团拒绝遗忘这宗惨案,大好青年无辜丧命,赵家失去儿子和兄弟、爱妻丧失至爱、遗孤从未见过爸爸、行动党失去优秀党员。一切都源自于前朝国阵政府及反贪会的政治阴谋,造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一辈子的苦痛和哀恸。” 他指出,涉及赵明福命案的数名反贪会官员不只是仍逍遥法外,有的甚至升官发财,这让人无法接受。拉蒂花过去曾经与雪州政府共事,必定十分清楚前朝政府和反贪会针对希盟政府的政治迫害,而赵明福也正因为反抗这一场政治迫害而无辜牺牲,因此反贪会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是刻不容缓。 张玉刚强调,赵明福的家人和至亲好友经过10年的漫长等待,终于斗争至政党轮替,所以各个执法及涉案单位不应再拖延寻找真相及对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巫统反对社青改革建议将让国家停顿不前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5月28日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谴责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继续以种族角度和充满偏见的狭隘观点看待教育改革,无法全面看待我国教育体制生态当前的危机,不论在全方位人才培育、教育思维、公民素养、改革创新,皆因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面临重重困境,进而导致我国逐渐失去未来竞争力。 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昨天反对教育部长马智礼考虑社青团的大学录取制度改革建议,并强调教育并不只是留给那些表现卓越和成绩优秀的人,也极端地批评社青团的建议拥有种族议程。 “尽管巫统已经下野,但是显然地巫统的领袖并没有悔改,像卡立诺丁这些平时以开明形象示人的领袖也捍卫充满歧视的教育制度,甚至做贼喊捉贼地诬蔑社青团的建议拥有种族议程。” 张玉刚表示,卡立诺丁本人才是装作不知道,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长久以来在国阵执政之下存在着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这些制度上偏差和不平等对待,直接导致我国各族学生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隔膜,并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也成为我国社会种族问题激化的根源所在。更甚的是,种族性的教育制度偏差,造成不少贫困的优秀人才无法获得公平的升学和发展机会,或导致人才外流,形成国家未来竞争力日渐下降,最后受损的还是全体马来西亚人。 他斥责卡立诺丁的言论充满似是而非的观点,教育当然并不只是留给那些表现卓越和成绩优秀的人,但是教育是需要公平和全面地培育所有人,尤其是少数和弱势的群体,卡立诺丁以种族角度把教育机会当成可以抹杀优秀人才的思维是必须被谴责的。 张玉刚强调,每一个族群都拥有弱势、贫苦和无助的一群人,希盟政府应该落实以需求为基础(Need-Based)的教育改革政策,这才是唯一可以拉近我国社会各阶层、各阶级、各族群及各文化差异的鸿沟的有效途径。 他希望教育部长马智礼可以坚定不移地推动教改议程,不要理会巫统那种充满极端和偏激的声音,为全马来西亚人谋求福祉,大家都知道国阵执政60年为教育体系和社会留下各种各样除之不尽的弊病,因此普遍人民并没有要求新政府的教育改革能够一步到位。教育是立国之本,我们都希望马智礼能够重新彰显办学的真谛,唯有培育真正具有新马来西亚精神的下一代,我们才能说新马来西亚成功了。

张玉刚:教育部长不应该制造社会矛盾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指出,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长久以来在国阵执政之下存在着制度性的种族偏差,而这些制度上偏差和不平等对待,直接导致我国各族学生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隔膜,并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也成为我国社会种族问题激化的根源所在。 张玉刚表示,马智礼作为新政府的教育部长,理应坚定地推动改革议程,着手逐步淡化各种因偏差制度造成的矛盾,在平等互助的基础上逐步化解种族问题,为我国社会的长远发展、竞争力与福祉做出努力,而不是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制造更多对立和矛盾,为新政府的改革开倒车。 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槟城出席与理科大学校方和学生对话时,针对维持大学预科班(KPM)预留90%学额给土著学生的政策,表明若要废除以求平等,则须先确保土著不因不谙中文,而应征不到工作。 “预科班政策是教育机会,而应征工作是经济市场的就业机会,马智礼所举的例子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马智礼把土著在自由就业市场上的困境,与非土著学生受教育的机会相提并论,这种刻意制造对立和矛盾的言论是要不得的,也是国阵的捞取政治资本的廉价套路,马智礼应当慎之戒之。” 张玉刚指出,大家都知道国阵执政60年为教育体系和社会留下各种各样除之不尽的弊病,因此普遍人民并没有要求新政府的教育改革能够一步到位,而 既然选择接下教育部长的重担,就应该拿出智慧、情商、诚意和勇气,逐步化解这种种流毒和矛盾,而非进一步加剧对立,制造社会分化。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18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议会证实村委会由州政府委任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彭亨州政府已经于2019年第一次召开的州议会证实,彭亨州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简称社区理事会,MPKK)的遴选和委任是州政府的权限,其主席及理事会人选是由州务大臣批准及委任。华人新村的乡区社区管理理事会的主席也是俗称的村长。 他指出,尽管社区理事会的经费和拨款由联邦政府所承担,但是遴选、委任、管理、更换或终止理事会成员的权利则归州政府管辖。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是取代昔日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JKKK),目前全国共有613个华人社区理事会,而彭亨州占62个,惟州务大臣表示,马华公会尚未向他呈交理事会成员名单,因此彭亨州所有的华人社区理事会成员暂时仍悬空。  “州政府答复,也厘清了很多坊间不实新闻。自2018年5月政党轮替之后,金马仑的新村村长及村委会人选迟迟未能出炉,各村处于无村长状态,无法为村民提供服务,各种谣言层出不穷,有人说联邦政府解散村委会不批准州政府成立村委会,有人说委任村委会是联邦政府责任,而联邦政府却提不出适合人选担任村长。” 张玉刚表示,他希望彭亨州国阵政府的成员党马华公会,尽快向州务大臣提呈社区理事会成员人选,让理事会恢复正常运作,以造福社区或推行有益活动,也不要再诬赖联邦政府打压新村。 他也强调,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对待各州一视同仁,并没有因为彭亨州由国阵执政而刻意边缘化,公平分配拨款给予各个华人新村,让全国每一个社区理事会,都有1万令吉的拨款做活动,联邦地方政府部也将举行一连串提升及强化理事会计划,让它可有效把社区地方上的问题直接反映予该部或该部各州分局,以有效解决地方民生问题。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178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