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18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议会证实村委会由州政府委任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彭亨州政府已经于2019年第一次召开的州议会证实,彭亨州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简称社区理事会,MPKK)的遴选和委任是州政府的权限,其主席及理事会人选是由州务大臣批准及委任。华人新村的乡区社区管理理事会的主席也是俗称的村长。 他指出,尽管社区理事会的经费和拨款由联邦政府所承担,但是遴选、委任、管理、更换或终止理事会成员的权利则归州政府管辖。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是取代昔日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JKKK),目前全国共有613个华人社区理事会,而彭亨州占62个,惟州务大臣表示,马华公会尚未向他呈交理事会成员名单,因此彭亨州所有的华人社区理事会成员暂时仍悬空。  “州政府答复,也厘清了很多坊间不实新闻。自2018年5月政党轮替之后,金马仑的新村村长及村委会人选迟迟未能出炉,各村处于无村长状态,无法为村民提供服务,各种谣言层出不穷,有人说联邦政府解散村委会不批准州政府成立村委会,有人说委任村委会是联邦政府责任,而联邦政府却提不出适合人选担任村长。” 张玉刚表示,他希望彭亨州国阵政府的成员党马华公会,尽快向州务大臣提呈社区理事会成员人选,让理事会恢复正常运作,以造福社区或推行有益活动,也不要再诬赖联邦政府打压新村。 他也强调,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对待各州一视同仁,并没有因为彭亨州由国阵执政而刻意边缘化,公平分配拨款给予各个华人新村,让全国每一个社区理事会,都有1万令吉的拨款做活动,联邦地方政府部也将举行一连串提升及强化理事会计划,让它可有效把社区地方上的问题直接反映予该部或该部各州分局,以有效解决地方民生问题。

冷力河防洪工程提升安全措施 承包商承诺修补破裂水管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视察金马仑冷力河防洪工程之后发表文告: 由于过去一周暴雨连连,再加上工地工程导致水管破裂引起邻近住家的水供中断,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金马仑水利灌溉局副工程师依夫华及承包商防洪工程项目经理阿菲占前往金马仑冷力河的工地视察该防洪工程的安全状况,也探访受影响的住户,了解他们的需求。 这项耗资5000万令吉的防洪工程于今年初动工,将会加深及加宽冷力河河床、校直和兴建河堤,以缓和河流向冷力镇的水流,让水流更顺畅,并且加强防洪设备,以解决冷力河水暴雨成灾的问题。 张玉刚在听取阿菲占的汇报之后表示,承包商已经加强工地的安全措施,以避免工地再次发生崩塌事件,吓怕邻近住户。另一方面,金马仑水利灌溉局也将会召开会议,与彭亨州水务局和英达丽水排污公司(Indah Water Konsortium)协调修复工作,由承包商委任相关工程公司,专门负责修补破裂的水供及排污水管,确保邻近住户的水供不受影响。 阿菲占感激当地居民对该项工程计划的全力配合,也期盼居民能够暂时忍耐工程所带来的不便,并承诺将全力施工,以便防洪工程能够在2020年如期竣工,让冷力镇居民免受暴雨成灾的危机和威胁。  

两方案可解决水源问题 彭州政府应与农民对话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带领依札河农民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之后发表文告: 针对金马仑怡保路61户菜农的执法行动,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于周二带领被州政府驱逐的农民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予联邦部长之后表示,解决相关问题有两个解决方案,惟州政府必须先展延执法行动,重新和各造展开对话,方能营造双赢的局面。 陪同农民前往国会的还有槟州峇眼达南区州议员沙迪和马来西亚淡米尔之声主席大卫马歇尔,而代表联邦政府接受备忘录的是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副农业部长沈志勤、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暨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雷尔、金宝区国会议员苏建祥和峇都加湾区国会议员卡斯杜丽。 提供2项解决方案 张玉刚表示,执法行动开跑之后,他与农民组织已拟定多个能够解决依札河问题的建议方案。第一,即在依札河上游处建造一个小型水坝,再建造水管绕道菜园直通滤水厂,这除了能够确保水源是干净安全,也不需要驱逐菜农。第二,另觅它处发展国家永久粮食生产区(Taman Kekal Pengeluaran Makanan),重新安顿菜农们。 “当前供应金马仑70%食水的是德拉河(Sungai Terla),而州政府只是计划收回农民所处的依札河作为水源,当局仍有时间和空间与农民及相关机构展开对话,寻找双赢方案,不需要匆匆忙忙的驱逐农民,不给人一条生路。” 他提醒州政府,受影响的菜园有61座,涉及数以百计的农户家庭,大部分农民都在此耕种逾40-50年,这除了是环境问题,也是社会和经济问题。州政府固然需要确保食水区的安全,却也必须以人道方式善后,给予农民一条出路。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也在记者会强调,他已经致电彭亨州务大臣和州秘书要求州政府能够展缓行动与农民对话,惟土地事务属于州政府权限,联邦政府只能提供建议,不能干预州政府的行政决定。 图:张玉刚(右3)向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查尔斯(右1)讲解后召开记者招待会 图:大卫马歇尔(左5)、沙迪(左6)和张玉刚带领农民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 图:依札河农民呈交备忘录给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和副农业部长沈志勤

彭希盟觐见元首为民请命 马华应该停止政治口水战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3日针对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之言论发表文告: 针对金马仑依札河61户菜农的执法行动,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严正要求马华领袖,特别是马华彭亨州主席何启文,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浪费公共舆论空间却没有解决农民的问题。 针对何启文的多番指责和攻击,譬如没有认真解决问题和被要求辞职谢罪,张玉刚感到啼笑皆非,皆因他已经针对该执法行动提出多项建议,乃至上书中央政府,包括各联邦部长也公开要求国阵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重新与农民对话以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惟州政府不予理会,坚持时间一到就要驱逐农民。 张玉刚表示,何启文曾经出任彭亨州行政议员,理应知道土地事务属于州政府权限,而彭亨州是由国阵执政,希望联盟在州政府只是在野党。然而,何启文却多次发表说“执政的行动党”应解决问题,这明显是要鱼目混珠来推卸责任。 马华的金马仑领袖一边公开支持州政府的执法行动,甚至于上星期五带队示威,与巫统和国大党的支持者一起捍卫州务大臣的决定,一边又说要保护农民。这些自相矛盾,企图两边讨好的做法,已经让金马仑人民非常生气。 他披露,他在2月尾已拟定多个能够解决依札河问题的建议方案,并多次致函州务大臣要求展延执法行动,重新和各造展开对话,惟大臣态度强硬,农民诉求不得要领。 “彭亨州希望联盟在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副部长东姑祖布里和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的带领下,已经于本周一觐见最高元首为农民请命。也是彭亨州苏丹的最高元首也对这项影响数以百计农户的执法行动表示关注,将向州政府了解情况,为各造寻求共赢的方案。” 图说:彭亨州希盟团队觐见我国最高元首兼彭亨州苏丹阿都拉(左4),右1起为张玉刚、吉打里州议员雪芙拉及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左2起为沙拜州议员卡玛吉及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副部长东姑祖布里。   图说:彭亨州希盟团队向最高元首陈情上书,为依札河农民请命。

彭州政府持续驱逐农民 执法理由前言不对后语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31日发表文告: 尽管联邦部长已要求彭亨州国阵政府展延驱逐依札河(Sungai Ichat)61户菜农的执法行动,然而州政府仍然不愿与农民对话以寻找双赢方案,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抨击州政府态度蛮横,为了驱逐农民提出了许多矛盾的说辞,令人怀疑执法行动背后存有政治动机。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副部长东姑祖布里4月28日于国会总结环节时,呼吁州政府应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勿要盲目执法以至于让农民失去生计,要求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重新与农民对话,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 张玉刚表示,州政府直到今天仍然未能拿出让人信服的资讯和信息,以佐证这项涉及数以百计农民的执法行动的合理性。相反地,州政府所提出的理据,却一再被揭发前言不对后语,有混淆视听之嫌。 他指出,州政府一开始表示于2009年已取消该区农民的临时土地使用准证(Temporary Occupation License,TOL),并发出驱逐令,以此指控农民早已有足够的时间搬迁。然而,当我们前去调查后才发现,很多的涉及农民都获准更新准证至2017年。后来,州政府又指控该区最早的土地准证仅在1993年发出,以此试图反驳农民在该区已经落地生根4-50年之久的事实,又一次,我们发现在1969年-1971年间或50年前,已有多户农民获得土地准证。 “为何州政府的说辞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这是否意味着州政府在没有深思熟虑之下就决定了这项执法行动?又或者州政府想抹黑农民,标签他们是非法占领,好让他们不获社会同情?这项行动一旦落实,数以百计的农民生计将受影响。州政府行事岂能如此轻率、鲁莽和不负责任!” 张玉刚表示,当前提供食水给予70%金马仑人民的其实是德拉河(Sungai Terla),这条河备受上游处的非法住区和菜园污染,州政府不去解决被污染得更甚更严重的德拉河,却对付另一端依札河的农民,令人有“选择性执法”之感。 “为什么州政府会提出错误的理据?为何他们如此着急地要驱逐农民?这项执法行动是由彭亨州秘书于2月1日所主持的金马仑执法行动委员会议决,即金马仑高原补选成绩出炉的4天之后。州政府的强硬蛮横,免不了让当地社会舆论纷纷,臆测这是政治报复。” 张玉刚强调,希盟政府尊重州政府维护环境的强硬立场,但也提醒州政府在执法的同时,应顾及数以百计农民的生计,必须给予他们一条生路,更必须考虑到强硬驱逐农民之后有可能会衍生出各种社会和经济问题,造成政府和人民双输。 张玉刚表示,农民和他本身已经拟定多个能够解决依札河问题的建议方案,因此他呼吁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重新和农民展开对话,共同商讨和谋求双赢的局面。 3 comments

商业执照费涨幅惊人 金马仑商家叫苦不迭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12日发表新闻文告: 金马仑民主行动党碧兰璋新镇支部抨击金马仑县议会不体恤小地方的小商家,于今年起通过各种不同的明目上调商业及小贩执照费,涨幅高达100%,严重打击小商家的竞争力。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自2月起就接获数十宗来自小商家及小贩的投诉,不满金马仑县议会征收不合理的执照费用,在整体经济不景,生意也愈来愈难做的时刻,对小地方的小商人雪上加霜。 他举例(图2),其中一家摄影店,一直以来只是缴付两项业务类别的费用,即摄影服务和杂货,包括招牌费和胶套费一共414令吉的执照费,而新的一年却被告知需要缴付高达4项业务的执照费,即复印文件服务、售卖衣服、售卖女性用品及售卖文具,另外县议会也特别征收占用走廊费,导致其新的一年的商业执照费起价至842令吉,涨幅高达103%。 张玉刚表示,该名商家只是在商店摆放一些文具和衣服,希望能够吸引更多顾客,贩卖更多商品以帮补收入,但是县议会却趁火打劫,征收不合理的业务费。他指出,雪州政府在2017年就已经修改《2007年贸易、商业及工业执照费条例》,让雪州的商家们就算其生意涉及超过一项业务,也只需要缴付一项主要业务执照费,减轻不少小商家的财务负担。 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副主席蔡文全也指出,金马仑县议会今年起向小贩征收各种业务的收费,也特别向夜市小贩征收停车费用,导致一名夜市小贩一年所需要缴付的执照费高达2千令吉,让夜市小贩们叫苦连天。 他也抨击县议会强制商家购买更大更贵的胶套的举措,装放执照的胶套並没有必要每年更换,这项强制商家购买胶套的措施,简直是浪费商家的金钱。 张玉刚表示,他了解和体恤金马仑小商家的困境,已经致函县议会主席,要求县议会检讨商业及小贩执照费,以减轻小商家的负担,尤其是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刻,作为旅游重镇的金马仑地方政府更应该与群众共赴时艰。 图1:前排左1起为冯爵良、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张玉刚、蔡文全和冷力支部主席黄庆财。 图2:金马仑某摄影店2018年(左)和2019年的商业执照费用。

竞逐种族议程犹如杀鸡取卵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政治领袖把希盟在金马仑和士毛月补选败北的原因,归咎为希盟失去马来人的支持,是一种懒惰且不负责任的片面之词。一些希盟领袖甚至因此而强调政府必须加强土著议程,更是错误的战略方针。 “希盟于509大选能够执政中央,在于我们的路线方向是为全民多元而斗争。如果我们在一两场补选失利,没有深刻反省败因就慌了阵脚,胡乱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我们的支持者失望甚至觉得我们已经背弃理想,在未来的选举恐怕连支持者也放弃我们,这犹如杀鸡取卵。” 张玉刚指出,把希盟在士毛月补选的败因解读为失去马来人的支持是不正确的,希盟在这场补选仍获得接近40%的马来选票,败选主要原因是华印裔投票率低迷,以及最重要的,希盟过去9个月的执政表现无法说服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支持者转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所谓知己,就是希盟明白,我们的强大乃建基于多元斗争平台;所谓知彼,则我们也要对自己的马来支持者有信心,即便巫统伊斯兰党大肆炒作种族宗教议题,我们仍有接近40%的马来人支持率,说明了巫伊的极端路线仅止步于此。如果希盟放弃多元,不深刻反省如何争取更多的马来中间选民,跟巫统伊斯兰党竞逐种族宗教议程,无形中等于掉入巫伊的陷阱,恐怕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劝诫公青团署理团长阿菲夫,其土著议程言论已经违背了希盟的共识,即不分族群帮助有需要的群体。他强调,国阵于509会倒台,不获大多数中间选民的支持,除了贪污腐败,也在于差劲的施政效率。希盟要争取更多的中间选民支持,应该加强改革力度,特别是专注于《希盟宣言》所承诺的体制改革,建立廉洁透明问责的政治,以及加强政府系统的施政效率,关心民瘼,解决民困。

马华被羞辱要火箭出头? 马汉顺自取其辱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针对马汉顺的言论发表文告: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反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纳兹里现在又不是中央部长,也不代表希盟政府,何以火箭要谴责这样一个政治小丑。他也斥责马汉顺,纳兹里不但是巫统领袖也是国阵总秘书,马华一再被纳兹里羞辱却还落力为巫统助选,这很明显是自取其辱,如今还要火箭“管制”其忠实盟友,凸显其错乱的思维,更加是自曝其丑。 纳兹里在士毛月补选的助选时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抨击希盟政府的非马来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与首席大法官没用《可兰经》宣誓就职,甚至扬言要废除华校与淡米尔学校。 “纳兹里已经不再是中央部长,不能左右中央政策,最重要的是全体希盟政府成员都没有炒作极端言论来捞取廉价宣传,也全力支持华教发展,因此纳兹里要做政治小丑来为巫统催谷支持就任由他吧,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要支持谁已经心中有数。”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提醒马汉顺,巫统和伊斯兰党在过去几场补选合作无间,炒作极端言论来赢取支持,马华上下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落力为巫统助选,现在又一再被纳兹里羞辱,之前言之凿凿的“解散国阵”言论已经变成天大的笑话。 他强调,希盟政府已经用实际行动支持华教,独中制度化拨款、华中制度化拨款、制度化增建华小包括最近批准彭亨关丹中菁分校成为行政独立运作的学校,让彭亨州多加一所新华小,都已经讲到做到,不需要再理会纳兹里这类政治小丑的极端言论,

支持希盟新政 拒绝极端主义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10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金马仑国席重选决定了国家未来的政治走势,金马仑的选民必须要以选票狠狠地教训巫统,别让巫统的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继续骑劫国家的政经改革议程。 他强调,巫统政权倒台之后7个月的表现,不断挑动和煽动族群和宗教之间的对立情绪,包括前一阵子的“反ICERD大集会”,说明了这个政党不但没有从政党轮替中反省,反而变本加厉日趋反动,企图以极端主义翻身。 “巫统的前首相和前副首相,身缠数十宗舞弊丑闻,轮流被控上法庭,却终日妄想煽动对立情绪,骑劫社会和谐和安宁以求自保,不负责任至极点。” 张玉刚指出,很多人都以为金马仑国席重选无关痛痒,不会影响大局。但其实不是,金马仑国席坐落在彭亨州,是巫统唯二仅存的执政州,选区拥有为数不少的马来垦殖民。 “巫统如今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千万不可对这种反动势力有一丝怜悯之心。这一场重选,如果巫统输了,我们就让巫统彻底断气;然而若巫统守住堡垒,那就意味着巫统剑走极端的策略奏效,往后其种族主义气焰恐怕将会更盛,把社会和国家带入死胡同。” 他表示,希盟执政之后致力于推动政经改革议程,尽管进展未必尽如人意,但至少推动国家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呼吁金马仑的选民成为希盟新政坚实的后盾,拒绝巫统的极端主义,这样国家才能尽快修复,从被国阵巫统60年来破坏殆尽的废墟中重新崛起。

彭亨州政府应遵循副首相议决 加速解决金马仑农民土地问题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 随着副首相旺阿兹莎前往金马仑进行官访,巡视多处森林保留地和河流保留地,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彭亨州政府和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应该遵循象牙行动的多项议决,即加速解决金马仑农地问题和研究提供更长的农地租约期。 他强调,副首相正视金马仑农业组织的要求,允诺督促州政府改善农地政策,并且积极协助农友进行产业升级,以确保金马仑农业的永续发展。 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在农地政策继续拖泥带水。张玉刚举例,霹雳州希盟政府当政不到半年,就着手改善农地政策,延长由前朝政府订下的5年期限至5年。而且,之前没有接受3年租期合约而献议过了期的农民和业者会重新收到由农业发展局发出的新的订下5年租期的租约献议。5年期限由签约后算起。 “要知道,金马仑农地的临时准证只不过是1年,这足以证明彭亨州政府所谓的技术问题根本不是大问题,欠缺的只是要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友在国阵政府执政底下,到今天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而且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让农友们提心吊胆,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他说。由于农地准证只是短短1年,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 他表示,只要农地政策有保障,金马仑农友就可以更加放心作出长远的投资也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这会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和降低成本,最后会惠及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