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日昇涉嫌1亿合约 应洗清嫌疑才讨支持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6日(星期三)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丹绒比艾6日讯)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强调,丹绒比艾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日昇必须洗清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嫌疑,证明自己的公司在取得VEP合约的过程是合情、合理、合法,才有资格向选民索讨支持。 他今日针对希盟竞选行动室主席莫哈末韩丹和秘书法依兹的报案,以及黄日昇的回应,发表文告要求黄日昇堂堂正正立即向选民作出公开解释,而非仅表示“已经不是公司股东“试图蒙混而过。 他指出,据《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黄日昇持有25%股权的TCSens公司,在2015年其公司户口只有35令吉54仙时,获得交通部直接洽谈方式批给1亿4945万令吉合约,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黄日昇当时为马华副总秘书,而时任交通部长为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如此庞大的合约没有公开招标,黄日昇对此可以如何解释?难道他会说他不认识廖中莱吗?” 也是霹雳州行政议员的李存孝表示,前朝近10年的施政弊端,令人民今日生活苦不堪言,黄日昇的VEP只是冰山一角。选民不应重投国阵怀抱,而在巫伊联盟为了政治目的大势宣扬种族主义的时候,更不该把选票投给与之为伍的马华候选人。 他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看清现有政治局势,把手中一票投给坚持多元开明的希盟,确保候选人卡敏守土成功,延续已故首相署前副部长莫哈末法力的遗志。 民主行动党

李存孝:接受阿都拉欣入党等于背叛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暨霹雳州青年及体育发展行政议员李存孝指出,接受前马六甲首长阿都拉欣入党等于背叛。 “或许某些人已逐渐淡忘,班迪阿末女士在获知当年只有14岁的未成年外孙女被奸污时所承受的锥心之痛。如今,该名强奸犯仍然逍遥法外。” 也许一些人也逐渐淡忘,今日的财政部长在1998年还只是一名反对党人民代议士。当年,林部长只因替孤苦无依的班迪阿末以及奸污案受害者讨回公道,被陷害致饱受牢狱之灾。 尽管如此,这些挥之不去的阴影深深烙在林冠英部长家人以及奸污案受害者亲人的脑海;人民无法忘记、曾参与斗争的我们更是无法忘怀! 当初,敦马哈迪宣布与拿督斯里安华连成一线对抗巫统以拯大马时,阿都拉欣未曾表态甚至未见踪影。如今,牺牲与斗争为国家带来一丝曙光的时候,我们别忘了,阿都拉欣在这个过程中未曾付出过一丝一毫! 再回想当年,震惊马来西亚全国的安华嫖妓的性爱短片幕后操盘者“拿督T三人组”,其中一人便是今时今日胆敢申请加入土著团结党的阿都拉欣!包括阿都拉欣在内的三个卑鄙小人透过扭曲事实的下三滥手段,找来替身和妓女拍摄色情影片污蔑拿督斯里安华。种种黑暗的政治阴谋,相信对多数人民而言仍历历在目。 阿都拉欣想要加入土团党是他的个人权利,但是是否接受阿都拉欣完全落在土团党领袖的决定之上。 作为并肩作战的盟党,土团党一直让我敬仰。一路以来,我们与公正党及诚信党突破重重难关,誓要将国家从国阵及巫统的腐败统治中解放。尽管经过不少考验,但我相信党与党之间的友谊连结甚是稳固。若土团党接受阿都拉欣入党,便是土团党罔顾与盟党建立的信任、可说是最狠心的背叛。  

巫统马华一般黑 假借护权刮民脂

可以理解,在迂腐强权之下长时间被压抑,全马来西亚人民都想在509后最短时间里看到大马焕然一新。尤其马华非常有责任感,日夜督促希盟替他们收拾所留下的烂摊子。 然而制定策略及落实大蓝图需先拟定优先领域与政策,尤其以人民的需求优先排位。我们得切记,新马来西亚是一个与时并进的理念,并非只是一句口号。马华在位60年默默看着没办法改变的局面,半年内要求希盟立刻做到,我只能说感谢马华对希盟的欣赏和器重。 谈起拉大拨款事件,马华表面上显得十分关心华裔子弟教育前景。实际上,马华才是面对华社教育袖手旁观、甚至利用华裔子弟的前途为赌注的恶劣党派。拉曼学府的诞生,源自于当时华社尤其独中社群渴望一所可以让他们不必庞大留学费用也可继续深造的本地独立大学。为此,当年董教总还与华社积极展开独立大学筹款运动。 1968年,马华曾经公开指责独立大学的概念存有政治意图,附和巫统坚决反对设立独大的立场。之后,马华为安抚华社强烈的不满,同年呈上“设立一间高等学府以抗衡独大之计划备忘录”。这便是拉曼学府的演变由来。由此可见,马华当年成立拉曼大学,政治意图更胜扶持华社教育。 多年以来,马华除了以设立拉曼大学大肆渲染功绩以外,其位于拉大教育基金会及拉大信托委员局的势力不容小觑。马华明知故犯违反章程,全数委任党内高层入信托委员局。马华这备受质疑之举,到底是为华社还是为自己?拉大到底是华社的教育希望,还是仅被马华视作棋子的政治筹码罢了? 49年来,拉曼大学培育出的优秀华裔子弟是社会有目共睹且毋庸置疑的事实。马华表示希盟政府为报复而在2019预算案删除拉大行政拨款的指控,严重误导民众,也是马华一贯为掩饰自己而企图转移民众视线的奸计。马华以行政拨款风波要挟华社 – “不拨款就起价”, 如此态度实在让人无法信服马华是真心为华裔子弟教育前途谋福址。 60年执政让马华累计20亿党产,乍看理财有道,应成一众榜样。马华创办的自立合作社从2015至2017年共获1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这笔拨款以4%年利率借贷予华商,每年利息可净赚600万令吉,10年免息期内可干捞6000万令吉。再看拉大储备金至今对外宣布达5.8亿令吉。这些巨款到底为何用途?发展了华社还是发展了马华口袋? 马华,一个背负着丰厚利息资产的国内大党,以一句没有拨款为由便向清寒子弟调涨学费,到底是谁在打压华社、消费华社?魏家祥口口声声表示政府缩减政拨款导致拉大经营艰难。同时间,卸任马华总会长、信托委员局主席廖中莱位于拉大学府的1000平方尺的办公室则准备着进行装修翻新。尽管马华前言不对后语并非新鲜事,但让人不禁怀疑马华口中的缺乏经费,到底是用在谁身上的经费?各界百般敦促,马华始终不肯放手拉大,当中缘由不言而喻。 综上所述,我要感谢马青团长王晓庭替我们澄清,行动党不是第二个马华。行动党不敢像马华一样,以华社为筹码达到一己私欲;行动党也更不敢如马华般,消费华裔子弟前途而达到壮大政党的意图。行动党更加不敢学习马华与巫统,只手遮天的同时还要批评对方的不配合。由始至终,行动党是属于马来西亚人的全民政党。在社会民主主义以及多元种族主义下,行动党决心将人民从国阵政治恐吓及种族主义的挟持中解行动党绝非马华2.0 也不会是另一个如巫统与马华般鼓吹种族主义的政党。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希盟青年团署理团长 霹雳州青年体育发展行政议员

扎希让位 纳吉回归 闪电大选要来了?

阿末扎希在脸书发表自己与纳吉对第十五届大选信心十足的贴文。可想而知,阿末扎希此刻已协议让出主席之位,让恶名昭彰的纳吉回归拯救巫统。 即便官非丑闻缠身,纳吉至今在巫统内部的召唤力仍然强大。如刘镇东所言,巫统至今仍然无法摆脱纳吉影子。尤其纳吉的金钱政治手段,在不知悔改的巫统领袖之间仍然备受热捧。因此阿末扎希愿拱手让位也未必空穴来风。 巫统基层早已蠢蠢欲动,随时迎战闪电大选。若纳吉重掌主席之位,无论巫统在来届大选与何政党合作,一旦胜出,纳吉必定再次拜相。尤其现在正处新冠病毒时期,选民士气普遍低迷。若进入闪电大选,投票率偏低以及选民对于政治厌乏,也将有利于巫统凭借自身为最大政党的优势成功胜出。 尽管巫统未曾说出口,但是他们拒绝与土团在选举战场上合作便是个不争的事实。巫统与土团表面合作,实质暗潮汹涌。两党之间多处的席位与利益交叠,心高气傲的巫统自然是不可能与土团共同进退。更何况,慕尤丁已居首相之位,若双方合作,巫统并不是掌握最大权力的一方。巫统领袖们无法分大杯羹,因此巫统与土团之间的相处必然很快破局。 慕尤丁上位至今,纳吉与阿末扎希的案件审讯还在进行中。然而,这并非慕尤丁心疼两人,欲为他们脱罪之举,更不是慕尤丁秉持正义按法行事。反之,慕尤丁深知巫统与土团之间如履薄冰。因此,他肯定不会为两人销案,把案件审讯纳为谈判及威胁的筹码,量巫统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暂时应对的了巫统,恐怕也无法压下国盟内部的权力斗争。国盟议员以及部长之间的争锋相夺、分位不均等问题,国盟瓦解只在旦夕。 慕尤丁如今是内忧外患,处于政治水深火热中。除了巫统与土团之间的明争暗斗,慕派土团内部尚存在一群心怀愧疚和愤怒的国会议员。在政变之时,他们无法反抗党意,但是按照如今的局势,他们让然想维护土团当初成立的原则 - 让阿末扎希和纳吉受到法律制裁。目前看来,若陆续有议员脱离慕尤丁转而投靠敦马阵线也不足为奇。 置于死地而后生对于巫统而言是目前最好的战略。急于重掌利益的巫统早已准备豁出去与土团一交高低、独揽大权。慕尤丁身边四面楚歌,极可能也当机立断对阿末扎希与纳吉的庭案下手,先下手为强。为了独揽,巫统国会议员接下来极有可能撤回对于国盟的支持,逼迫大选闪电提前,誓要逼走慕尤丁及夺取相位。 马来西亚正步入黑暗,人民即将迎来严峻的考验。我们面对的不仅是经济黑暗,同时还有随时翻身的政治黑暗。虽说黑暗的尽头即是光明,但是光明如何降临,那真的只能寄望民间醒觉和团结了。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团长 霹雳兵如港去州议员  

扎基尔挑拨多元社会 李存孝:请警方立即送客

不速之客无权质疑大马国民地位 作为大马第五代国民,我很好奇究竟这位被自己国家通缉的不速之客敢在我国国土放肆撒野?这名不受欢迎的通缉犯,到底凭什么胆敢出言不逊、质疑我国公民的地位和爱国之心? 扎基尔这边厢乞讨寄居于我国,另一边厢却又捏造妄言,企图挑拨我国多元社会。他不仅伤害了华印裔社会情感,更加凸显他自身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愚昧和无知。 扎基尔对于一个自己寻求庇护的国家展现如此荒唐行径,假借宗教之名实则散播仇恨,根本不配自称宗教司。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违背所有宗教说秉持的和平原则。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宗教、民族多元的国家,所有人民皆受宪法保障其追逐信仰自由的权利。 扎基尔应当为自己口出妄言负上责任。他不仅侮辱印裔社会的爱国情操、同时以“旧客”谬论讥讽华人离开大马。 马来西亚作为法治国家,不应容忍这般无耻行为。扎基尔应该即可回返印度去面对他身上的罪名。我强烈谴责扎基尔发表煽动言论的恶心,谨此强烈要求他至此住口,停止发表挑拨我国种族关系言论。 扎基尔如今身在我国国土、就必须遵守我国法治。我呼吁警方立即开档案调查扎基尔的煽动性和种族歧视言论。 旧客新客,从来只有扎基尔奈克。吁请警方立即送客! 李存孝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勿为难毕业生 检讨高教贷款偿还政策

青年毕业生是促使国家进步的催化剂,政府必须减轻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给他们带来的负担。 毕业生是国家培育的新晋领导,他们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国家的发展方针。当意识到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后,希望联盟青年团早已于2017年针对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事宜提出了相关的建议,减轻年轻一代的经济负担。当时,我是其中一个积极推行此运动的青年领导之一。 希望联盟一向是重视青年群,因此我们提出偿还国家高教贷款的建议不仅被接纳为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之一,还被列入了希望联盟十项百日新政其中之一项承诺。 针对这项承诺,希望联盟政府表示:“收入少于4000令吉的贷款者可延迟偿还贷款,并取消列入黑名单政策”。除此,2018年5月首次出任教育部长的马智礼医生也发出声明表示希望联盟政府将会遵守承诺。 事过几个月,政府突然改变立场并鉴于经济及国债的影响等因素,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表明任何月入高于1000令吉的贷款者必须定期扣除贷款者的2%至15%月收入以偿还高教贷款。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贪污案件以及滥用权力,导致我国负债累累、人民的生活负担与日俱增。然而这项严重的结果,却被迫由年轻的毕业生们承担。 新生代青年,尤其毕业生,在新的工作环境中身处劣势,甚至必须背负偿还高教贷款的重担。我们不能忘记,青年在第14届选举中大量的票数功不可没,而受惠于高教贷款的青年总人数众多,总共有近三百万人。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主席旺赛夫发文讽刺:“一个月600令吉的汽车分期付款付得起,可是一个月90令吉的高教贷款却付不起”。这是十分不当的言论。 作为了解我国经济市场的领袖,他应当清楚我国目前的公共交通系统有待改进。除了使用自己的轿车上班以外,年轻人几乎别无选择。其中有家室的年轻人更是影响甚大。 至于居于首都的人民,他们每月在轻快铁、地铁和巴士等交通花费大约400令吉。 另外,他们也花费至少500令吉来租一间中大型的房子。 这还未包括其他日常的饮食开销等。 有鉴于此,在月薪只比底薪1100令吉稍微多出一点的情况下,试想想这些年轻毕业生在大都市如何维持生活素质。另一方面,在半城乡区生活的青年几乎无就业机会。即便一份临时工,他们同时必须与中五毕业生和外劳争取工作机会。 百日新政提及的偿还高教贷款的承诺必须被遵守和实行。虽然国家面对令人不满的经济状态,希望联盟政府也必须坚守对年轻人的承诺。 若以国债及经济不景气作为借口,那么政府为何实行废除消费税(GST)呢?废除消费税纵便加压于我国现有经济状况,但为了人民政府依然毅力宣布废除。 我们并非像伊斯兰党一样提出无理要求,如:在不顾及国家经济的情况下取消高教贷款。我赞同贷款者绝对有义务还清款项,只不过偿还贷款的方式可以再作商讨和进行调整。这是希望联盟政府的承诺。我们不能把年轻人的希望粉碎。他们是国家进步的催化剂,不要再用老套的方法增添他们的负担;请减轻他们的高教贷款负担!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为别人点一盏灯,照亮别人,也照亮了自己。 李存孝

马华拿督说尽风凉话 不知财案无力稼穑难

文:社青团总团长兼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 11月6日这天,全民亲睹了一份不公不平、甚至部长也不清不楚的财政预算案。公布完毕。相信全民心中都有一个疑问,财长口中共赢的“我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国盟宣布主题为“我们坚定地共赢”2021预算案遭到社会一系列弹劾后,久未露脸的马华终于现身为国盟护航。尽管两席马华竭尽全力把矛头指向在野党,事实上若国盟政府真心拟定全民预算案、真诚照顾全民福利共度疫情和经济难关,又怎会因在野说出实话而让国盟日夜恐惧民情沸腾呢? 特别事务局(JASA )用来做种族洗脑宣传的8千多万拨款相比前线人员5千万援助拨款,难道是在野党为国盟扣上的帽子? 国盟公布在疫情当道、各行业纷纷倒闭的时候打算从残喘苟活的人民身上获取得646亿令吉企业税收。这个税收数目甚至比2019年疫情爆发前的638亿令吉还高,难道是在野党冤枉了国盟?  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教育拨款获分配巨额504亿令吉,占总拨款的15.6%。然而至今仍未能公布出透明化分配机制。在各界呼吁国盟公平分配拨款的当下,马华难道觉得是全民都失去理智吗? 创立至今,行动党为全民争取权益的初衷从未改变。不论任何族裔社群,我们坚信旨在杜绝一切剥削压迫行为,推广民主协助人民力争权益。尤其在国盟的腐败操作下,我们更加必须奋起抵抗有违民意和民主的不当政治手段,包括拒绝这一份搜刮民脂的预算案。 反倒是马华向来以捍卫马来西亚华人权益自居。担任反对党期间针对华裔社群煽风点火,百般乞求华社给予他们大展拳脚捍卫权益的机会。好不容易换了政府,马华又在希盟明显掌握多数华裔部长和执政议员优势的节骨眼选择倒戈支持国盟。如今马华靠着国盟篡位入阁,狗仗人势反咬华社存心排斥这一份备受争议的财案。 想来马华有必要定位自己是华基政党还是反火箭政党? 根据统计,我国各大民族人口比例分配为土著69.3%, 华裔22.8% 以及印裔6.9%。土著人口为华社三倍但获得的发展拨款却相差60倍。111亿土著发展拨款相对1.77亿华社发展拨款,这一个天文相距,马华怎么不去替华社争取,反而开口说起风凉话呢。 其实马华出尔反尔也并非首例。509大选前,国会通过不公平的选举划分,当时马华对外向华社声称会反对到底,最后在投票表决时全票支持对华人不利的选区划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毕竟受惠的从来不是人民,荣升拿督高高在上的王晓婷何苦用自己的狭隘的眼光去蔑视华社?隐身已久的郑联科此番热心抨击,到底是以自己争取教育拨款的“丰功“为佐,还是以自己照顾选民的”伟绩“为证呢? 如今在华裔拨款比例不均的情况,郑联科和王晓庭反而转移视线,率先向行动党发难,指责行动党发表种族主义,尽管同阵营的bossku纳吉对财政预算案表示同样的不满,马华选择视若无睹。 如果至今郑联科,王晓庭等马华政领还不能领悟该党立场,这里可以简单为马华总结一番,那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美其名为华社奋斗,实际上向利益靠拢的投机分子。 2021年财政预算案既不透明也无法公正实施,更加让人民无法理解在非常时刻当下,国盟政府到底以何种标准来定夺各项拨款的缓急轻重。 这一份财政预算案不仅无法获得在野成员的支持,甚至全民也无法接受如此挥霍却又无助社会经济福利的腐败措施。2021财政预算案,再一次凸显国盟的厚颜无耻。谋福全民、决不妥协;国盟不倒、全民吃草!我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向这一份预算案坚决说不!

恶名昭彰委律政司 迂腐人选辱国辱民

阿都拉萨穆萨受委律政司,将国盟政府的迂腐统治推向新高度。 继近几个月来,官司缠身的巫统以及朋党大鳄一个接一个无罪释放,前反贪会监控组主任阿都拉萨被委任律政司再次现实了国盟对于我国司法的蔑视及不屑。   还记得,阿都拉萨当年亲自演绎已故明福自扼坠楼一说,无耻之举让在场人士嗤之以鼻。 阿都拉萨当年作为反贪局代表律师,不仅说出三岁孩子也无法相信的推测理论,还出言羞辱当时在庭上的已故卡巴星律师。 十年后的今天,国盟将此无耻之徒提拔为检察署第二把交椅。这无疑是对于我国司法的棒头一击、更是对于已故同志的一记侮辱!   国盟政府为了让自己的蹩脚内阁继续独揽大权,不惜将各项机构高职当作筹码,实则换取被选中官员的支持与中心。 国盟为了巩固自身地位,从篡位至今彻底奉行了“分猪肉”式执政。 国盟不仅无法秉行量才录用的道理,甚至不惜重金提拔一个曾经藐视法庭而险些丢牌的无耻之人,让其成为我国律政司。 国盟的无法无天大家有目共睹; 国盟的无德无能是人民的奇耻大辱!   国盟这几个月来的种种行径,彻底显示了与救国救民毫无关系。 更甚的是,国盟在人民眼皮底下,不断地上演一幕幕权益瓜分,把我国奉行的民意民主弃于门外。 针对阿都拉萨被委任律政司,违背道德、有辱智慧,全国社青团必定反对到底!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希盟青年团署理团长   #阿都拉萨不配律政司

令狐冲未曾投身叛师门 梁卓经失格不配谈火箭精神

 心系马华的梁卓经被纪委会逐出党门,既是整肃党内纪律,同时也是对于广大行动党支持者的一个交代。动荡时的‘早走早着’,现在终于可说是‘尘埃落定,门户已清’。  过去数月来,梁卓经以行动党州议员身份向马华靠拢是事实,甚至他本人也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这一波小动作。因背叛而被开除党籍梁卓经,连面对纪委会交代的勇气都没有,反倒企图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当中的虚情假意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事实上,梁卓经应就遭开除党籍一事,开心庆祝一番。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安心地投入马华怀抱。梁卓经去意已定,就不要再谈论和留恋火箭精神。他不配,也已失去资格。毕竟马华今后才是他的归宿。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梁卓经自喻武侠经典令狐冲,是自大亦或是无知。《笑傲江湖》中,令狐冲陷入昏迷并获得任盈盈以命相救,换取少林方丈傳授少林寺絕世神功《易筋经》以救治前者性命。即便令狐冲最终被逐出华山,但他并未有背叛师门而投身少林。  反观梁卓经,献身上门申请加入马华,还要惨遭马华基层断然拒绝。或许眼前利益让他早已忘记,自己曾经亲手签下协议,若是弃船行动党加入其他政党则应自动辞去议员一职。如今梁卓经昧着良心违背承诺却还妄想攀比正气凛然令狐冲,这让金庸大师情何以堪。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霹雳行动党州委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