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美芬向林冠英抛三大问题 李政贤促先做好功课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对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抛出的三大问题感到啼笑皆非,这证明周美芬根本无法掌握有关事件的发展而胡乱指责。 李政贤表示,教育部长马智礼已经公开表明,希望联盟政府在承认统考的事件上绝不U转,但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探讨,按部就班地进行。 “但周美芬却选择对这样的说法视而不见,更将马华在国阵里面可有可无的角色硬套在行动党身上。” 针对制度化拨款独中的机制,马智礼也表明希望联盟将会纳入国家财政预算案的整体考量,并以“发展开销”的形式发放。 而希望联盟过去两届执政槟城及雪州时开始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在希望联盟刚刚执政的马六甲及柔佛也宣布将制度化拨款给独中,这证明希望联盟对独中的重视,这是马华过去执政时无法办到的。 他表示,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周美芬竟然将马华近几十年来不曾出任过的财政部长视为“簿记员”,可见周美芬在担任副部长的时候也只是政治花瓶,根本不了解政府运作。 希望联盟政府秉持着“集体决定,集体负责”的原则,在内阁里大家都有各自扮演的角色,地位都是平起平坐,各自负责各自的部门,而最重要的是要照顾好每个人民的生活,这才是希盟政府的责任。 “希望联盟政府虽然只是执政不到100天,就完成了多项国阵执政60年所无法做到的事,所以我促请周美芬在作出指责前先做好功课,不然将贻笑大方。”

拖延70天开国会 李政贤:慕尤丁对政权没信心

原定于3月9日召开的国会,确定展延至5月18日,整整拖延了70天。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慕尤丁的团伙会给一大堆包括需要时间组阁、先稳定政府等理由,而必须展延国会开议。 但真正展延国会的原因显然是以下: 1. 后门政府对自己所能够掌握的议员数量没有信心,担心3月9日开国会被投不信任票。 2. 以时间换取空间,趁这两个月的时间去挖更多国会议员的支持,以筹足足够的数目。不要忘记,现在他们掌握所有的资源,可以利用一切方法利诱对方阵营的议员。 3. 以所有的资源满足各团伙的需求,以稳定各党对他的支持,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政治委任肯定是充满政治酬庸。 4. 避开希盟议员在国会的问责,逃避人民对后门政权的各种疑问。 5. 如今武汉肺炎肆虐,而我国的疫情也趋向严重,应该在国会商讨解决方案。这时候展延国会,使得议员无法取得疫情最新的进展,是极为不负责任的。 慕尤丁在几天前的电视演说明显的看出他对自己的支持没有信心。现在展延国会的做法,更是公告天下他对这个政权的稳定感到不安。

反贪局向马华追回一马款项 马华满口谎言如今不攻自破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6月21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州议员李政贤抨击马华先前满口谎言,掩饰他们领取了纳吉一马丑闻中的款项,现在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以及马华妇女组却被反贪局列入追讨一马公司款项的41个单位之中,让马华诸公的谎言昭然若揭。 “他们先是否认一马丑闻,还说出‘你户口又没少一毛钱’的谬论粉饰纳吉的罪行。接着,彭亨马华主席何启文又否认曾拿过纳吉的3百万政治献金,魏家祥还大言不惭说马华收取1MDB献金是胡乱指控。” 李政贤批评,马华花费那么多唇舌来掩饰国阵的罪行,却不明白纸包不住火那么简单的道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反贪局总算把他们的假面撕破,纵然千言万语,人民已经不会再相信马华领袖的言论了。 他呼吁马华配合反贪局的行动,马上把来自一马公司的民脂民膏全数奉还,并且全体领袖为之前恶意撒谎误导社会的行为三鞠躬道歉。 他也赞扬反贪局的调查速度,并希望他们能尽快完成调查,让政府检控官能尽快将那些知情不报,阻碍司法公正,以及与纳吉狼狈为奸瓜分一马献金的人士,统统控上法庭,绳之于法。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11日发表的文告: 文冬马华要李政贤道歉 李政贤:应该道歉的是马华民政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马华区会主席何启文要求他针对马华民政送纸扎屋事件向马华道歉感到莫名其妙,完美表现马华敢做不敢当的形象。 事实上,参与此次纸扎屋的文冬马华及民政党才应该就犯下华人的禁忌而向广大的社会大众道歉。 李政贤表示,网上流传的影片清楚看到马青代表马文浩在众目睽睽下率领民青团代表到黄氏江夏堂楼下摆放有关的纸扎屋,随后还率领马青代表高喊口号,如此高调的参与,何启文却撇的一干二净,真是睁眼说瞎话。 “全文冬人,甚至全马曾经看过有关短片的国民都知道马华参与这次的纸扎屋事件,实在不明白为何直到现在还要否认。” 他说,文冬马华显然的是因为纸扎屋事件引起各方的反弹,才会高调的站出来与民政党划清界限,但却无视马青代表率领民政党领袖现场高喊口号的事实。 他也对民政党有这样的同路人感到同情,在没有发生事情时称兄道弟,但当问题发生的时候却和他们划清界限,可见道义对马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指出,马华是否有参与纸扎屋事件已经昭然若揭,希望马华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不要抱持输打赢要的心态,更不要陷民政党于不义。 他表示,他只是道出事实而已,如果马华要针对此事对他提出法律诉讼的话,悉随尊便,而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应此事,过后将不再针对此事做出回应,一切交由社会大众作评断。

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 李政贤:马华与民为敌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18年3月1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针对前马青英迪拉马哥打团长徐祥强遭马华开除党籍感到震惊,并认为马华的做法与民为敌,已经和人民的想法脱节。 李政贤表示,当时太平果农李天才因为转发一位网友辱骂张盛闻“斗天论”的视频后,遭关丹马青领袖举报而被警方逮捕,押送到关丹延扣两天的做法引起华社及广大网友的反弹,此事件甚至让马华面对极大的压力。 他说,徐祥强在当时了解华社的愤怒的情绪而毅然的到警局向李天才道歉,才缓和了人民的怒火。岂料,这样的做法却让他遭马华开除党籍,证明马华宁可与民意背道而驰,也要开除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党员。 前马华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因为参与净选盟及“抗争到底”大集会后遭马华开除党籍,最近避兰东前村长也因为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合照被马华开除党籍,因此徐祥强并不是第一位因为与人民站在一起而被开除党籍的人士,这也证明了马华不容许党员和人民站在一起。 既然马华不珍惜愿意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徐祥强,他欢迎徐氏加入希望联盟的团队,在希望联盟的平台继续为民发声。

1970年代已开始种植 农民促财团停止污蔑

在媒体多日的报道及舆论压力下,财团和州政府今日取消在榴莲芭前设下路障的决定,根据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来自州议会的消息,彭亨州政府证实今天不会对农民执法。 抢救猫山王联盟(Save Musang King Alliance- SAMKA) 认为政府取消今日的执法行动,是农民团结一致抗争的结果,但这只是阶段性胜利,未来的路要继续抗争下去。 同时,我们针对财团彭皇家榴莲集团(RPD)8月22日于英文报MalayMail受访时发表的言论感到震惊,并直斥RPD一派胡言,贼喊抓贼。 1. RPD在访问中表示,如果RPD不介入榴莲市场, 恐怕榴莲市场将会被外国投资者操控,RPD还大言不惭地说:“与其让外国人操控榴梿市场,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不是由我们本身来决定大马榴梿价格更好吗?” 2. 联盟质问RPD,到底现在有什么外资企业开始操控榴莲市场和价格?RPD根本无法拿出确切的证据,况且,这个説法缺乏经济学常识,因为现今的榴莲市场和价格都是自由的市场供应和需求决定,RPD捏造外资威胁假象,只是为了掩盖对农民的恶行,合理化自己准备垄断榴莲市场的狼子野心。 3. 联盟认为,RPD才是真正对榴莲工业的最大破坏者,它一面捏造外资威胁假象,另一面却拥抱外国市场,准备掠夺农民的榴莲,全面出口到中国,将使本地市场萎缩,中国市场需求将转过头来决定本地榴莲的价格,RPD口说拒绝外资势力,但身体却很诚实,让外国市场决定本地榴莲的生死,变相成为一个本地的“外资势力”。 4. RPD的运作模式本来就是以出口为主,更拥有负责出口的子公司(Royal Pahang Durian Export),也将在都赖设立马来西亚最大的榴莲加工冷冻厂,为出口做足准备。RPD也不断强调旗下的榴莲园将会遵守MyGap (大马良好农业规范认证)的条例,而实际上只有出口的榴莲需要符合MyGAP,供应本地和新加坡市场是不需要MyGap的,但就算还有很多榴莲园没有MyGap认证,也一样把猫山王做到名闻天下,至于如果州政府要所有榴莲园注册MyGap的话,无需通过财团,只要给予农民租借或地契就可以了。 5. 联盟也对RPD刻意抹黑劳勿农民以“先种植后申请”的方式占据州政府土地作出反驳:首先该财团不是政府,以什么身份来指控农民“先种植,后申请”?财团不知道的历史是1970年代,我国前首相敦拉萨制定了“青皮书计划”,鼓励郊区老百姓开发荒芜的土地,种植蔬菜水果,舒缓国内粮荒压力,并发展国家农业生产。 劳勿农民当初响应政府号召,甚至许多农民获得临时准证耕种,因此当初农民是的确是循正式管道申请,只是因为州政府土地政策偏差,无法让大多数人获得地契;何况,彭亨州政府也的确有许多先例是先种植,后申请拿到地契的,因此RPD的指控不但不实,更不把付出几十年心血的农民放在眼里,联盟奉劝RPD,如果真的还想与农民合作,就向农民道歉和停止污蔑农民,否则农民的榴莲园将会与之玉石俱焚。 6. 联盟也指出,该财团迄今依然不敢回应本次争议的核心问题,反而屡屡闪烁其词,并撒谎以误导群众。此前,该财团对外宣称已有300名农民与其签约,然而实际上没有任何农民已签署合约,有的只是去买“通行证”,以收完本季的榴莲,但不代表他们认同合约。 7. 联盟指出,RPD的文告竟然还继续为提供的不平等条约辩护,尤其是向农民徵收天价地税的部分。按照合约,财团将对一英亩地的榴莲收成徵收每公斤RM10的地税,上限是2000公斤或RM2万。然而,目前彭亨州政府所徵收的有地契榴莲地税,是每英亩RM50左右。既然土地已经合法化,为何财团胆敢比州政府徵收多出400倍的地税,简直不可理喻,农民也不会接受。而2020年在无任何付出与交易下要收农民1英亩6千令吉,更是明打明抢。如果RPD真的觉得自己合约很公平,为何不敢到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地与农民对话呢?甚至连专访都不敢放出发言人的名字,只因为RPD做贼心虚。 8. 联盟强调,如果州政府真的有意思为农民合法化芭地,就应该直接和农民讨论处理,而非安排财团作为中间人角色抽取佣金,甚至提出不平等条约,榨干农民的血汗钱。 9. 联盟质问,为何彭亨州政府愿意发放准证让破坏环境的莱纳斯稀土厂建设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占地高达500英亩长达300年,却对为经济作出巨大贡献的劳勿猫山王扬名海外的农民如此苛刻?农民只求一纸准证,寻求三餐温饱,但却如今面临官商勾结,赶尽杀绝,真是情何以堪?

猫山王危机:州政府应与无地契榴莲芭主合作,而不是对付他们

彭亨州希望联盟全体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取消原订于2020年8月24日展开对付劳勿无地契榴莲芭主(俗称:非法芭)的行动,以免酿成 “猫山王危机”。   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   彭亨州希盟国州议员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却轻易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文告指出,没有这些农民过去数十年来的辛勤耕种,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享誉国际的猫山王国美誉,而劳勿也不会被认证为“猫山王镇”。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就证明非法芭其实也可以合法化,如果州政府租给农民,农民也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并贡献地税和抽成予州政府,而不是经过大财团。”   文告呼吁彭亨州务大臣撤回在8月24日开始采取行动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指示,并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而不是与可能开出不合理条约,加重农民负担的财团合作。   联署人: 彭亨希盟国会议员: 东姑祖布里(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德(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 傅芝雅(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   彭亨希盟州议员: 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雪芙拉(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 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卡玛吉(民主行动党沙拜区州议员) 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胡智云(民主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 沈春祥(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

纳吉喊贪污被揭贼喊抓贼 李政贤:魏家祥何时报警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9月19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今日批评魏家祥无的放矢,企图为前首相纳吉所批准的高额的吉兰丹联邦大厦工程转移焦点,让人民忽视了整个事件的最大问题。 李政贤指出,纳吉以一封信函指希盟让发展商无需公开招标就能执行工程,其实是贼喊抓贼,恶意地误导群众。只要再细读信函,就会发现其实该工程早在纳吉时代以5亿3千万令吉批准,而现今希盟是在谈判减低工程价码,只要发展商同意以4亿5千万令吉继续工程,就无需再公开招标。 李政贤反问魏家祥,作为一名在野党领袖,究竟是否有足够的分析能力去点评政府政策?一般人真正关注的问题是:为何希盟能以4亿5千万令吉谈妥,而纳吉却用必前者高出8千万令吉的5亿3千万令吉来批准工程?这8千万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当中是否有贪污嫌疑,魏公却不闻不问,素质可见一斑。 他也质疑魏家祥过去究竟是否有出席过去的内阁会议,如果他有出席内阁会 议,就应该懂得这项工程的存在以及批准价码。显然的,他似乎不知道这项工程被纳吉用比希盟政府高出8千万的价码批准了,真正的猫腻恰恰落在他主子纳吉身上。 最后,他挑战魏家祥现在就呼吁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纳吉交代清楚。既然魏公爱挑战别人报警,他本身也应该以身作则,马上向警方与反贪局投保,彻查纳吉以可疑高额价码批准工程的事宜,否则魏公就是向社会证明,无论在朝在野,他都只是个听命于纳吉的奴婢。

卫生部副部长羞辱郭素沁没吃药 李政贤:言论让国会蒙羞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7月17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严厉谴责卫生部副部长诺阿兹米在国会辱骂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没吃药”,并认为国盟国会议员不断在国会羞辱性的言论实在令国会蒙羞。 李政贤表示,身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在国会上质询是身为代议士的天职,而国会议员本来就应该在国会里为民请命,让人民更清楚了解政府所实施的政策。 更何况,她身为前任原产业部长在国会质询原产业部长相关的问题是最贴切的,不应该遭受到国盟国会议员的羞辱。 他指出,华玲区国会议员阿都阿兹在几天前也在国会以以“太黑,看不到”的言论羞辱行动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这样的言论竟然出现在我国的国会殿堂。 他说,这连番羞辱同僚的做法展现了国盟国会议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态度,但这样的言论不但无法击败希盟国会议员;反而让选民真正的认识这些国会议员的素质。 他促请卫生部副部长诺阿兹米向郭素沁道歉,为自己挽回仅存的颜面。  

马华的懦夫行径 不敢到巫统总部示威抗议纳兹里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8年3月3日发表的文告 *马华为掩饰被纳兹里奚落的尴尬,而硬把行动党拖下水,是懦夫的行径*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批评马华领袖不晓得如何面对旅游部长纳兹里的奚落,硬把行动党拖下水,同时也不敢到巫统总部示威抗议纳兹里,是懦夫的行为。 他表示,表示马华一批党员今天竟然在自己的总部外抗议巫统的纳兹里,证明了本身的无能。 他说,纳兹里作为巫统的旅游部长,要抗议必须到巫统大厦或是旅游部,为何却选择在自己的总部楼下拉布条抗议?实在莫名其妙。 另外,他炮轰廖中莱指林冠英及陆兆福没反对纳兹里的言论根本就是在颠倒是非,试图将责任推给行动党以掩饰马华的无能。 他表示,他对马华各级领袖不断的指责行动党不敢谴责纳兹里这类不实的言论深表遗憾,因为在郭鹤年遭巫统有部署的攻击后,行动党领袖是第一时间发文告严厉谴责的,谴责的对象当然包括口出狂言的纳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