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还想抢夺猫山王 彭政府皇家榴莲集团乘人之危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1月6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森林局及警方,竟选择在劳勿人忙于应付水灾之际,驱车上山封锁榴莲芭。更甚者是,他们眼见前来护芭的农民不为所惧后,再调动持枪的普通行动部队(Pasukan Gerakan Am)以及拘留卡车前来,惹得天怒人怨。 李政贤表示,昨日前抵现场的五辆森林局四驱车更是刻意遮蔽车牌,然而在旁的警方却未依法办理。倘若是一般民众如此效法,肯定已遭警方对付,因此他怒斥执法者双重标准,以官为贵,待民如草。 李政贤指出,若非上诉庭最后一分钟的庭令,禁止执法单位强硬执法,恐怕昨日许多在果园入口前设立防线的农民已被警方粗暴逮捕。他更痛批彭亨州政府及皇家榴莲集团利欲熏心,在劳勿人深陷水患时还在想着继续抢夺猫山王。 “这波政治伦理的崩坏可说是一脉相承。国盟部长在疫情暴涨时还在想着举行闪电大选,而彭州政府一样选择在劳勿人疲于应付水灾及疫情时乘人之危,果然蛇鼠一窝。” 最后他赞许劳勿果农们面对警察是不卑不亢的勇气,并呼吁他们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抗争中必须谨慎部署谈判,守芭及宣传策略,内部更务必团结一致,才有机会赢下最终胜利。

马华的懦夫行径 不敢到巫统总部示威抗议纳兹里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8年3月3日发表的文告 *马华为掩饰被纳兹里奚落的尴尬,而硬把行动党拖下水,是懦夫的行径*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批评马华领袖不晓得如何面对旅游部长纳兹里的奚落,硬把行动党拖下水,同时也不敢到巫统总部示威抗议纳兹里,是懦夫的行为。 他表示,表示马华一批党员今天竟然在自己的总部外抗议巫统的纳兹里,证明了本身的无能。 他说,纳兹里作为巫统的旅游部长,要抗议必须到巫统大厦或是旅游部,为何却选择在自己的总部楼下拉布条抗议?实在莫名其妙。 另外,他炮轰廖中莱指林冠英及陆兆福没反对纳兹里的言论根本就是在颠倒是非,试图将责任推给行动党以掩饰马华的无能。 他表示,他对马华各级领袖不断的指责行动党不敢谴责纳兹里这类不实的言论深表遗憾,因为在郭鹤年遭巫统有部署的攻击后,行动党领袖是第一时间发文告严厉谴责的,谴责的对象当然包括口出狂言的纳兹里。

李政贤:廖中莱认贼作父!竟然求助纳吉解决郭鹤年遭围剿事件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8年2月27日发表的文告: 求助纳吉解决郭鹤年遭围剿事件 李政贤:廖中莱认贼作父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指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指将我国首富郭鹤年被巫统领袖围剿事件向首相纳吉反映,并要求首相介入解决,根本就是认贼作父,因为首相纳吉本身就是第一个挑起这场争议的关键人物。 李政贤表示,随着部落客拉惹博特拉在网上撰文污蔑郭鹤年捐款予行动党倒国阵后,首相纳吉在2月24日的公开场合上也发表“如果不是国阵,郭鹤年不会成为糖王”的言论,直指郭鹤年没有感恩国阵让他致富。 而在首相发表这番言论后,巫统上下连番上阵发表各种毫无根据的言论,旅游部长纳兹里更以粗言秽语对他恶言相向。 他说,廖中莱身为马华总会长非但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郭鹤年,更没有要求巫统领导人向郭鹤年道歉,现在反而向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首相纳吉寻求协助,要求他解决问题,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马华应该比照严厉谴责香港艺人林雅诗在文冬文化街“被攫夺”事件的规格,同样以会长理事会的名义严厉谴责巫统领袖,为郭鹤年讨回公道。” 他表示,马华口口声声的告诉华社,将会捍卫华人的权益,并且代表华人。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在郭鹤年被围剿的事件上,马华却放任在华社德高望重的郭老被巫统领袖辱骂,却无动于衷,只是卑微的向事件的始作俑者寻求协助。 他说,郭鹤年遭巫统领袖围剿事件爆发至今,马华已经赤裸裸的暴露了他们在国阵内地位,也再次证明马华根本无法捍卫华裔的尊严。

彭火箭全力支持抢救猫山王行动 李政贤:州政府应重新与农民对话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8月22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动党全力支持“抢救猫山王联盟”的行动,誓言和农民站在一起,捍卫自己的心血。 李政贤表示,过去几十年来,劳勿农民就已经在这些土地上耕种猫山王,而这段期间他们不断向州政府申请有关的土地,甚至想要向政府租借所耕种的土地,好让他们可以安心的耕种,但却不得要领。 他说,劳勿现在已经成为享誉全球的猫山王之乡,这一切的荣誉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事,这一切大部分的功劳都是农民过去所滴下的汗水、泪水以及付出的心血所造就的,如今却因为财团的介入而有可能将他们过去几十年来所付出的心血付诸流水。 他表示,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这对农民来说极为不公平,也不人道。 他说,州政府不应该以这样“大石砸死蟹”的方式强硬的回收这些土地,并开出不合理的条约和财团一起坐享其成土地上的果实;反而应该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

马华要求黄德辞职 李政贤:马华由支持莱纳斯变反对?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8日(星期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文冬马华区会主席何启文根本没有道德制高点批评黄德,因为莱纳斯的源头根本就是前朝国阵政府所遗留下来的产物。 李政贤表示,廖中莱在担任卫生部长的时候曾经说明莱纳斯必须将废料运出国外,否则无法更新营运执照,当时莱纳斯根本不符合有关的规定,但国阵却两次批准莱纳斯的营运执照,包括2019年9月2日到期的营运执照,如今何启文却来炒作这个课题,实在虚伪至极。 他指出,过去在廖中莱大权在握的时候,就是其中一位批准莱纳斯设厂及在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情况下继续营运的主要领袖,而如今文冬马华缺针对莱纳斯课题提出“黄德辞职,迎回廖中莱” 的诉求根本就是贻笑大方。 另外,他质问马华是否已经从支持莱纳斯转为与黄德一样,反对莱纳斯?如果是的话,马华应该支持所有反对莱纳斯的运动,而不是对持有坚定立场的黄德加以鞭挞,这无形中在支持莱纳斯的存在。 他说,何启文指政府允许莱纳斯继续营运的说法根本就是误导人民。 “首相马哈迪日前的说法非常清楚,莱纳斯必须将废料运出国才可以获得营运执照,这意味着如果莱纳斯无法满足这项条例的话,将无法继续营运,但马华为了达致政治目的不惜撒谎欺骗人民,实在无耻。” 他指出,过去马华各级领袖不断为莱纳斯护航,而当时支持关闭莱纳斯的领袖甚至被冻结党籍,这证明了马华的立场根本就是要保留莱纳斯,而现在却要黄德为此辞职,根本就是自相矛盾。 他说,黄德在中选为国会议员后,不断针对莱纳斯课题与各方会谈,透过各种方式要政府尽快解决有关问题,他的立场非常清楚,就是要莱纳斯把辐射废料运出国,否则就必须关闭。

马华议席遭三马来政党瓜分 李政贤:为虎作伥自业自得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12月2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马华副总会长郑联科对华社表示恐怕被国盟其他政党夺去传统华人议席,显示他们在政府内再也无法代表华裔子民的声音,逐渐泡沫化更是公开的秘密。 李政贤说道,过去马华对伊党的万般指责,结果在后门政府夺权时不敢断然割席,苟且与伊党结盟做政府。如今却换来被巫统,土团党及伊党摆在砧板上无情宰割,可谓讽刺至极,自业自得。 他又指出,国盟政府非常脆弱,哪怕是一两席的转移都足以令他们倒台之际,在这个非常时期马华没有拿出战略高度谋求出路,对外喊华社权益,对内却依旧向巫统俯首称臣,才会落得今日被三个马来政党分尸的田地。 “纵然面对伊斯兰党抢夺传统华裔选区,马华的抵抗也显得消极无力,似乎已经预料到在劫难逃的宿命。” 对于郑联科表示华裔选票将回流马华,李政贤表示投选何政党是人民的自由,行动党将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极力争取选民在下届选举的支持。 他随之抨击郑联科与马华诸公明知华社追求政治改变,该党行为上却是一陈不变,依然将重心放在拉拢地方桩脚,服侍政治大佬,对重大的政治议程冷淡处理的筹庸政治。嘴上喊着改革,实则思想与政治海啸前无二,无法在民主转型期拿出应对时代的新方案,才是马华步入泡沫化命运的根本原因。 最后,李政贤以马华的命运与行动党及其他在野党同盟自我警惕,在这个国家关键时期务必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尽心竭诚地履行民主化国家的任务,切忌取巧图便,妄言自身不需基本盘,以为选民会为半吊子论述买单,否则最终恐迎来比马华更不堪的下场。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全津华小被遗忘 李政贤:装睡的人叫不醒!

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怒斥文冬华小发展工委会在指《2020年财政预算案》遗忘全津华小的说法根本就颠倒是非、误导华社,并形容他们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李政贤表示,希盟政府在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作为维修拨款,这是史无前例的拨款项目。 而教育部也在今年8月开始开放让全国各地的全津华小,包括文冬的十所华小上网申请给予全津华小的拨款,而各州也陆续发放有关的拨款,难道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对此事毫不知情?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杨安山指还没看到有关的拨款,证明杨安山无论在担任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会主席或加叻华小的董事长的职务上严重失责,根本和文冬县内的华小严重脱节。 “试问在还没查清楚事件原委就在媒体上误导华社,华教团体让这样的人领导实属文冬华社的悲哀。” 除此之外,中央政府也在明年发放1200万令吉作为水电及排污费予半津华小是史无前例的,但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选择视而不见。 他表示,自希盟执政以来,文冬区国州议员对华校的拨款更是义不容辞,力巴士华小、宋溪本祖令华小、吉打里华小的拨款都已经宣布,接下来将陆续宣布对文冬华校的好消息。 他说,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的杨安山及文积华小董事长李树华两人都是马华的党要,在前朝政府执政时,对国阵政府完全忽略全津华小、甚至在2015将给予华教的拨款拿去救灾却选择噤若寒蝉。 就连华教最高领导机构董总都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华教方面给予“比前朝国阵合理与公平” 的高度评价,而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因为政见不同而误导华社。 他说,这就是为何希盟政府倡导政教分离的原因,只要是政治因素渗透华教,最终受害的将是学生。

反贪会充公彭马华83万非法资金 李政贤:高庭揭穿马华谎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7月9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随着高庭裁决,批准反贪污委员会充公马华彭亨州联委会的83万5258令吉19仙的资金后,也揭穿了马华各级领袖否认与一马资金有关的谎言。 李政贤表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一年前还公开抨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他胡乱指责马华收取一马发展公司的非法资金,如今高庭的裁决足以证明当时林冠英的说法正确无误。 另外,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之前信誓旦旦的公开否认彭亨州马华曾经收取前首相纳吉的300万令吉,但根据高庭法官的判决,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从未否认他们从纳吉那里获取300万令吉捐款的支票,彭亨州马华辩称他们已经花了有关300万令吉。 而反贪会也证明上述资金是马华于2013年3月,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获得的300万令吉有关,同时也证明有关资金是来自非法活动收益。 “高庭的判决与何启文的说法截然不同,显然的马华为了掩饰本身的罪行而公然说谎。” 他呼吁马华尊重高庭的判决,马上把来自一马公司的民脂民膏全数奉还,并且全体领袖必须为之前恶意撒谎误导社会的行为道歉。  

国盟政府宣布解散特委会 李政贤:将承认统考大门紧紧锁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8月9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教育部长莫哈末拉玆宣布在希盟执政期间所成立的统考特委会在2月29日自动解散的做法深表遗憾,这意味希盟政府过去针对承认统考的努力也毁于一旦。 他表示,统考特委会是希盟政府执政期间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够跳脱政治分歧(nuansa politik),统考课题向来都被放在政治和教育的框架下讨论,因此希望特委会可以化解其中的分歧,而可以逐步承认统考。 他指出,他在去年底曾经到教育部出席由统考特委会所举办的对话会,其中有赞成也有反对的意见,根据邱武英,这些意见都会纳入报告中。所以他相信有关的报告将是承认统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文献。 “如今随着后门政府宣布统考特委会自动解散,这也意味着有关报告再也不会受官方承认,更重要的是,后门政府确定将承认统考的大门紧紧锁上。” 他说,在希盟执政期间,很多不同的华团组织不断针对承认统考向教育部喊话,而如今国盟政府在宣布统考特委会解散后这些组织却噤若寒蝉,不禁让人质疑他们承认统考的立场。

伊党建议全国落实强制植入爪夷文 李政贤:马华是否全力支持?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8月3日发表的文告: 针对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呼吁全国州属在招牌及路牌强制植入爪夷文的建议,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感到担忧并表示这种强制性的做法将进一步压制我国多元文化共存的空间,也昭示伊党无视国内商业环境多元共存的和谐和敏感,把政治意图强硬凌驾于商业活动之上。 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动党日前通过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针对彭亨州政府强制商家、非政府组织及社团在招牌上植入爪夷文进行司法审核,而这个做法遭到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攻击,指责行动党反对爪夷文。 “我重申彭亨州行动党并没有反对爪夷文,而是反对州政府强制商家、非政府组织及社团在招牌上植上爪夷文,州政府应该是鼓励这些单位植上爪夷文,而非强制执行有关政策。” 他指出,如今巫伊联盟要把强制性的文化霸权政策推向全国,马华作为国盟执政党的成员必须向华社交代他们是否同意全国落实爪夷文招牌的落实。 他强调,马华也是彭亨州政府的一份子,却对州政府强制落实爪夷文招牌的政策选择静静,这意味着马华全力支持强制植入爪夷文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