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政府宣布解散特委会 李政贤:将承认统考大门紧紧锁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8月9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教育部长莫哈末拉玆宣布在希盟执政期间所成立的统考特委会在2月29日自动解散的做法深表遗憾,这意味希盟政府过去针对承认统考的努力也毁于一旦。 他表示,统考特委会是希盟政府执政期间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够跳脱政治分歧(nuansa politik),统考课题向来都被放在政治和教育的框架下讨论,因此希望特委会可以化解其中的分歧,而可以逐步承认统考。 他指出,他在去年底曾经到教育部出席由统考特委会所举办的对话会,其中有赞成也有反对的意见,根据邱武英,这些意见都会纳入报告中。所以他相信有关的报告将是承认统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文献。 “如今随着后门政府宣布统考特委会自动解散,这也意味着有关报告再也不会受官方承认,更重要的是,后门政府确定将承认统考的大门紧紧锁上。” 他说,在希盟执政期间,很多不同的华团组织不断针对承认统考向教育部喊话,而如今国盟政府在宣布统考特委会解散后这些组织却噤若寒蝉,不禁让人质疑他们承认统考的立场。

猫山王危机:州政府应与无地契榴莲芭主合作,而不是对付他们

彭亨州希望联盟全体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取消原订于2020年8月24日展开对付劳勿无地契榴莲芭主(俗称:非法芭)的行动,以免酿成 “猫山王危机”。   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   彭亨州希盟国州议员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却轻易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文告指出,没有这些农民过去数十年来的辛勤耕种,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享誉国际的猫山王国美誉,而劳勿也不会被认证为“猫山王镇”。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就证明非法芭其实也可以合法化,如果州政府租给农民,农民也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并贡献地税和抽成予州政府,而不是经过大财团。”   文告呼吁彭亨州务大臣撤回在8月24日开始采取行动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指示,并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而不是与可能开出不合理条约,加重农民负担的财团合作。   联署人: 彭亨希盟国会议员: 东姑祖布里(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德(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 傅芝雅(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   彭亨希盟州议员: 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雪芙拉(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 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卡玛吉(民主行动党沙拜区州议员) 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胡智云(民主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 沈春祥(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

强制戴口罩措施规定模糊不清引混淆 李政贤:应制定指南避免贪污滥权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8月5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当局落实强制戴口罩措施但却没有制定明确的规范,让市民感到混淆。 他表示,强制戴口罩措施是其中一个可以防止疫情蔓延的方法,但在落实有关措施前应该制定一套完整的指南,好让市民可以根据指南行事。 他说,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日前指强制戴口罩措施的执法方式交由警方决定,这极有可能衍生贪污的问题,因此必须有一套完整的指南,不应该由执法者来决定执法方式,而是必须有一套明确的规定,否则肯定会引起更多的问题。 “虽然在8月1日开始落实强制戴口罩措施至今已经约一星期,但各个不同的执法单位在同一种情况都有不同的说法,这让人民感到无奈。” 其中一个例子是,彭亨州总警长阿都加里尔日前说明,乱戴或是戴错口罩也会接罚单,罚款1000令吉,这做法似乎已经矫枉过正,执法单位该做的应该是先劝导他们正确使用口罩的方式,而非开罚单。 无论如何,为了防止疫情蔓延,他呼吁市民在公共场合必须戴上口罩、保持社交安全距离、勤洗手,以保护自己及他人的安全。

伊党建议全国落实强制植入爪夷文 李政贤:马华是否全力支持?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8月3日发表的文告: 针对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呼吁全国州属在招牌及路牌强制植入爪夷文的建议,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感到担忧并表示这种强制性的做法将进一步压制我国多元文化共存的空间,也昭示伊党无视国内商业环境多元共存的和谐和敏感,把政治意图强硬凌驾于商业活动之上。 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动党日前通过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针对彭亨州政府强制商家、非政府组织及社团在招牌上植入爪夷文进行司法审核,而这个做法遭到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攻击,指责行动党反对爪夷文。 “我重申彭亨州行动党并没有反对爪夷文,而是反对州政府强制商家、非政府组织及社团在招牌上植上爪夷文,州政府应该是鼓励这些单位植上爪夷文,而非强制执行有关政策。” 他指出,如今巫伊联盟要把强制性的文化霸权政策推向全国,马华作为国盟执政党的成员必须向华社交代他们是否同意全国落实爪夷文招牌的落实。 他强调,马华也是彭亨州政府的一份子,却对州政府强制落实爪夷文招牌的政策选择静静,这意味着马华全力支持强制植入爪夷文招牌。

首相慕尤丁否认政府将承认统考 华总会长吴添泉假传圣旨?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在这几天所引发的承认统考课题争议上,到底是华总会长吴添泉假传圣旨;还是慕尤丁玩弄华社? 李政贤表示,华总会长吴添泉日前在与首相慕尤丁会面后单方面发出了文告,更针对承认统考课题上,引述首相说:“就个人而言,他希望政府最终能承认统考文凭。” 他说吴添泉引述首相谈话的这篇文告让人误以为国盟政府准备承认统考,更在隔天占据了各大中文媒体的头条新闻,犹如国盟政府已经准备好承认统考,让华社欣喜万分。 岂料首相办事处在华社还来不及庆祝后的两天就发出文告,明确的告诉华社,首相与华总会面时不曾答应承认统考文凭。 “问题来了,如果慕尤丁与华总会面时不曾答应承认统考,那么华总就是假传圣旨;如果慕尤丁会议上答应承认统考,那华社则被他玩弄在股掌中。” 他表示,华总作为这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必须站出来向华社交代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不能就这样蒙混过关,否则将严重打击华总作为华社代表的威信。 他说,希盟执政期间就成立了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并要求他们提呈研究报告,很可惜报告还没提呈希盟就被夺权了,而慕尤丁在报告尚未提呈之前就已经否决了承认统考,实在让华社失望。

卫生部副部长羞辱郭素沁没吃药 李政贤:言论让国会蒙羞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7月17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严厉谴责卫生部副部长诺阿兹米在国会辱骂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没吃药”,并认为国盟国会议员不断在国会羞辱性的言论实在令国会蒙羞。 李政贤表示,身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在国会上质询是身为代议士的天职,而国会议员本来就应该在国会里为民请命,让人民更清楚了解政府所实施的政策。 更何况,她身为前任原产业部长在国会质询原产业部长相关的问题是最贴切的,不应该遭受到国盟国会议员的羞辱。 他指出,华玲区国会议员阿都阿兹在几天前也在国会以以“太黑,看不到”的言论羞辱行动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这样的言论竟然出现在我国的国会殿堂。 他说,这连番羞辱同僚的做法展现了国盟国会议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态度,但这样的言论不但无法击败希盟国会议员;反而让选民真正的认识这些国会议员的素质。 他促请卫生部副部长诺阿兹米向郭素沁道歉,为自己挽回仅存的颜面。  

“戏院座位模式哪来不良文化?” 李政贤担忧宗教文化霸权抬头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7月1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针对伊斯兰党建议彭亨州落实戏院男女分开坐的措施表示震惊,并担忧宗教文化霸权透过这样的方式逐渐抬头。 李政贤表示,我国是个多元世俗的社会,不应该凡事都以宗教的角度思考政策,如果伊斯兰党认为穆斯林必须男女分开坐的话,应该以鼓励的方式教育穆斯林,而不是透过改变政策强制所有消费人跟随,这样的做法间接侵犯了公民的基本自由。 他说,彭亨州伊斯兰党主席罗斯里指男女分开坐可以防止不良文化,实在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请问现有在电影院的座位模式到底有什么不良的文化而必须以男女分开坐的形式来遏制?” 他认为自从国盟政府上台后,开始潜移默化的透过各种不同的管道实施极端政策,而登嘉楼州政府在日前所实施的不分宗教在电影院男女分开坐的政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这样的趋势持续下去的话,他不排除宗教及种族极端主义将会恶化,国家的未来的发展将让人担忧。  

反贪会充公彭马华83万非法资金 李政贤:高庭揭穿马华谎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7月9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随着高庭裁决,批准反贪污委员会充公马华彭亨州联委会的83万5258令吉19仙的资金后,也揭穿了马华各级领袖否认与一马资金有关的谎言。 李政贤表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一年前还公开抨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他胡乱指责马华收取一马发展公司的非法资金,如今高庭的裁决足以证明当时林冠英的说法正确无误。 另外,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之前信誓旦旦的公开否认彭亨州马华曾经收取前首相纳吉的300万令吉,但根据高庭法官的判决,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从未否认他们从纳吉那里获取300万令吉捐款的支票,彭亨州马华辩称他们已经花了有关300万令吉。 而反贪会也证明上述资金是马华于2013年3月,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获得的300万令吉有关,同时也证明有关资金是来自非法活动收益。 “高庭的判决与何启文的说法截然不同,显然的马华为了掩饰本身的罪行而公然说谎。” 他呼吁马华尊重高庭的判决,马上把来自一马公司的民脂民膏全数奉还,并且全体领袖必须为之前恶意撒谎误导社会的行为道歉。  

登州政府规定戏院男女分开坐 李政贤:倒退政策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于2020年7月4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对瓜拉登嘉楼市政厅规定县内唯一的LFS戏院实施男女分开坐的规定深表震惊,并担忧在伊斯兰党执政下,伊斯兰化的政策会以温水煮蛙的方式逐步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 李政贤表示,目前伊斯兰党已经是联邦政府的执政党,而由伊斯兰党执政的登嘉楼州政府在这个时候落实这项措施实在令国人,尤其是非穆斯林感到担忧,类似的措施是否会扩大到全马各地,使得公民基本自由进一步受到限制。 他说,过去在全马各地都不曾实施戏院男女分开坐的措施,也不曾因为没有这样的规定而发生犯罪的行为,因此他认为落实这样的措施不止本末倒置,还侵犯公民自由。 他认为登嘉楼州政府与其落实这类倒退的政策,倒不如构思更好的方案,从教育方面着手提升州民的公民意识。 他严正强调我国是个多元民族的世俗国,我们应该遵从的是现代化的公民国家价值,尊重多元文化及信仰自由,关怀社会每个阶层的生活水平,让每个人都能过上体面的生活,而非耗费时间在建设独尊巫裔的霸权。

伊党建议禁酒解决酒驾问题 李政贤:修法严惩酒醉司机才是王道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5月27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针对伊党米昔拉州议员安丹苏拉建议彭亨州地方政府重新评估包括便利店以内的售酒执照以杜绝酒后驾驶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他认为,杜绝酒后驾驶的正确方式应该是加速修订《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以严惩醉酒驾驶的人士。 按照安丹苏拉的逻辑,要解决醉酒驾驶则要禁酒的话,那要解决交通意外岂不是要禁止人民在路上驾驶?醉驾出意外全世界都会发生,那岂不是全世界都要禁?因此这项建议是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 如果在这个时候禁酒,对国家目前已经千疮百孔的经济将会带来另一轮打击,毕竟酿酒业为我国贡献了巨大的税收。 李政贤表示,前朝希盟政府的交通部长当时的联邦政府准备修订陆路交通法令,针对酒驾司机设定更严厉的惩罚,包括永久吊销驾照等。 根据媒体报道,2020年5月26日,一个酒驾司机在关丹的车祸中致死一人,这是社会大众无法忍受的。而现任的交通部长魏家祥必须根据陆兆福任内所拟定的修正案,加速修法以展现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