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薪荣李政贤:祖莱达“人猿杀人论”令国家蒙羞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及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2年1月2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及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痛斥种植及原产业部长祖莱达在官方活动中发表“人猿会先杀人”的谬论,不仅在误导民众,更让我国棕油业在国际上蒙羞。他们指祖莱达在视频中短暂的发言就已犯下多项谬误。外国生态保育专家所谓“杀害人猿”的指责,主要是指棕油业将大片原始森林改造成种植地,在生态多元化的流失下让人猿的数量在过去十五年间骤降。同时,祖莱达企图以“人猿会杀戮人类“来转移油棕业所面临的环保责难,更是无稽之谈。 “人猿袭击人类的案例是极为罕见,但人类开垦活动导致人猿数量剧减,却是有各种长期研究在追踪。作为简单的例子,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2019年曾表示我国沙巴东部在2002至2017间至少失去了650只或该州30巴仙的人猿。我怀疑祖莱达在发言前甚至未了解国际组织的评估和数据,才会愚蠢地把人猿比喻成对人类性命的威胁。”他们认为原产业部就算有责任保护棕油业者的利益,也不应用大放厥词的方式否认国际社会对棕油业与环保的顾虑,祖莱达浮夸的言论无疑会影响外国对我国发展环保种植业的诚意。“棕油业的收入非常仰赖于出口。在过去十年间,国际社会对于棕油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也表现了高度关注,甚至被欧盟杯葛和禁止。祖莱达既不了解棕油,也不了解人猿,更不了解环保,她应在舆论继续发酵前尽快向公众道歉。”

反对吉打大臣禁止演唱会 吁选民投票让回教国梦碎

民主行动党全国中委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反对吉打大臣沙努西禁止该州再举办娱乐演唱会,并促请吉打州政府立即收回成命,停止将一切娱乐活动视为洪水猛兽。 李政贤形容,伊斯兰党是将吉打州“塔利班化”,以极致保守的禁欲思维看待无伤大雅的娱乐追求,必定让吉打州愈加封闭,长期而言甚至会导致人口外流以及投资却步。他也指伊党一方面卷入纳吉九千万令吉政治献金的嫌疑,一方面却对其执掌的各州实施不近人情的道德监管,根本是伪君子掌政实录。 吉打大臣沙努西 李政贤指伊党再一次自我戳穿“伊斯兰法只对穆斯林有影响”的谎言,因为无论是先前禁止投注站营运,或是今天的禁止娱乐演唱会,都是伊党广义的伊斯兰化政策同质的一部分,显而易见地非穆斯林的权益在其中都遭受严重的侵犯,更让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大马一家”的愿景,因伊党持续极化社会,撕裂国族而沦为空话。 示意图

李政贤:成立志工团清理灾后 感谢各方协助9天完成艰难任务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美律区州议员志工团花9天处理灾后垃圾,完成这项艰难的任务。 他说,文冬发生大水灾后,由于市议会没有派人清理灾后垃圾,非常多的市民向他反映有关的问题,如果当时不尽快处理灾后垃圾的话,他担心会引发卫生的问题,甚至衍生成传染病,因此立刻成立美律区州议员志工团,并招募全国各地的朋友前来支援,主要就是协助处理灾后垃圾。 他说,在短短几天内来自全国各地的热心朋友以及行动党领袖及党员前后接近百人响应这项号召,加上劳勿抢救猫山王联盟的全力支援,为我们找来四轮驱动灾送垃圾,让我们这项计划得以顺利进行。

张盛闻自诩“大咖”拒回应 李政贤抨目中无人无担当

民主行动党全国中委李政贤讥马华总秘书张盛闻闪烁其词,不敢正面回应是否愿意回到芙蓉对战陆兆福,更加印证他是政治逃兵的事实。 李政贤表示,民众极想知道张盛闻对于上阵芙蓉的态度。张盛闻在第十四届选举败走芙蓉后,就已关闭当地的服务中心,令民众对他选前消费芙蓉,选后弃之不理的嘴脸感到不满。在张盛闻将逃离芙蓉上阵他区之际,李政贤同感当地选民之顾虑,因无人想要被不负责任的政治逃兵所代表。 对于张盛闻不回应小咖的说法,李政贤认为小咖与否并不重要,因为他从政的目标不是为了沽名钓誉,而是尽其所能为人民带来最大的福祉,以及为国家带来真正的改变。他也提醒张盛闻,从政者应该时刻自谦,勿因曾当官便目中无人,自诩为“大咖”且凌驾在人民之上。 李政贤也指出,以张盛闻自诩“大咖“的马华总秘书一党职,只要一开口,马华全党上下都会乐意让他出战芙蓉,因此他无需将安排候选人的责任全推托于魏家祥,他本人即有决定自己到哪里上阵的权力。 他呼吁张盛闻,欲戴其冠必承其重,既然是马华“大咖”就应该拿出相等的承担,直接回到芙蓉直面陆兆福。纵观张盛闻从政史,已经逃跑了无数个一里路,他应在第十五届大选拿出政治勇气证明自己的信念,否则马华势必继续活在巫统的阴影底下。

金马苏新村实施加强式行管令 李政贤促国安会厘清相关规定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1年1月31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目前在金马苏新村所实施的加强式行动管制令目前依然还有很多不清楚的条例了,希望国安会可以尽早厘清相关条规。 李政贤表示,他理解国安会不能在落实加强式行管令前大张旗鼓的宣传以影响封村的效果,但必须在做此决定前必须做好周详的部署,以避免造成人心惶惶的局面。  他表示,国安会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对外做出正式的宣布,也没有发布有关加强式行管令的标准作业程序,导致很多村民都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目前的状态。 目前他只能透过向各个不同部门的官员查询相关的关键提问,然后再整理成懒人包,以这样的方式来解答村民的疑问。  他呼吁国安会在任何地区要讨论和做决策前必须邀请当地民选代议士一起参与,大家在抗疫工作上集思广益,一起对抗疫情。  

抗议议长裁决不公 ...

彭亨州议会在野党领袖李政贤严厉谴责彭亨州行政议员苏菲在州议会指责吉打里区州议员雪芙菈“说谎” ,并认为此番言论极具误导性。 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政议员苏菲是在昨天州议会上指责雪芙菈说谎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当时雪芙菈只是提及在野党议员没有获准参与行动理事会以及天灾委员会的会议,所以无法第一时间得知有关水灾的讯息,导致在野党议员在救援行动上无法配合救援工作。 他说,苏菲就因为雪芙菈的上述言论而指责她说谎,这样的指责已经违反彭亨州议会常规第36条第6条款,议员不得使用具有恶意怀疑字眼来形容其他议员。 他说,他代表在野党议员援引议会常规致函议长要求文达区州议员在休会前收回说谎的字眼,以维护议会的威严。

李政贤吁踊跃登记接种 尽早实现群体免疫目标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呼吁所有符合资格的市民踊跃登记接种疫苗,以尽早实现群体免疫的目标。 李政贤表示,目前市民可以透过吾安程式(MySejahtera) 进行登记,如果没有吾安程式的年长者可以在办公时间到位于崔贤街的美律区州议员办事处进行登记,以确保大家都有机会登记成为疫苗接种者。 他说,目前除了对食物、药物敏感者、孕妇、癌症病患等特定人群以外,只要年满18岁的成年人都可以登记接种疫苗。 他也提醒市民,虽然现在几乎所有经济领域都已经开放,而且大家的行动也相对自由,但大家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必须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戴口罩、勤洗手、保持安全距离、避免群聚,以避免疫情蔓延。 他是在今天早上配合38国际妇女节到文冬巴剎派发口罩及口罩夹给市民后如是表示。 他说,妇女在社会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女性职场上或是在家庭都有不可或缺的地位,为社会的安定奉献良多,因此联合国特别订下这一天以感谢妇女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

金马苏新村实施加强式行管令 李政贤促国安会厘清相关规定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目前在金马苏新村所实施的加强式行动管制令目前依然还有很多不清楚的条例了,希望国安会可以尽早厘清相关条规。 李政贤表示,他理解国安会不能在落实加强式行管令前大张旗鼓的宣传以影响封村的效果,但必须在做此决定前必须做好周详的部署,以避免造成人心惶惶的局面。 他表示,国安会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对外做出正式的宣布,也没有发布有关加强式行管令的标准作业程序,导致很多村民都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目前的状态。 目前他只能透过向各个不同部门的官员查询相关的关键提问,然后再整理成懒人包,以这样的方式来解答村民的疑问。 他呼吁国安会在任何地区要讨论和做决策前必须邀请当地民选代议士一起参与,大家在抗疫工作上集思广益,一起对抗疫情。

当政治逃兵还大放厥词 挑战张盛闻再战芙蓉!

民主行动党全国中委李政贤反击张盛闻讲一套做一套,当消息盛传他来届大选将从芙蓉逃到劳勿上阵,当政治逃兵以后,还对媒体大放厥词,纯属表演欲旺盛,理念空洞但难免呱噪的政坛缩头龟。 针对张盛闻对陆兆福的攻击,李政贤指张无胆面对自家马华连续在慕尤丁和沙比利的失败政府下苟且偷生,为求当官而典当华社利益等罄竹难书的罪证。自喜来登行动后,巫统与伊党一系列的倒行逆施,支持童婚,禁止中药店卖酒,关闭万字投注站,逼华小使用爪夷字校牌,炒作TIMAH威斯忌,以及最近的禁办演唱会风波等,马华全党上下都闷不作声。 张盛闻 他还提醒张盛闻,在大夸海口的同时,切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以屡次表态愿意在未来继续联合伊斯兰党执政,请他立即公开反对以证明自己反对伊斯兰神权国。李政贤嘲讽,当年伊党与民联出现严重分歧后,行动党迅速切割明志,还屡被马华抹黑,如今马华却跟伊党合作无间,共同拥戴哈迪阿旺的神权理念,马华早已丢失党格,全党沦为毫无政治原则的当官流水线。 陆兆福

李政贤敦促近期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水灾善后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2年1月6日所发文告: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敦促彭亨州议会在近期内召开紧急会议,让朝野议员商讨去年底彭亨州大水灾的善后政策。他已在早前致函于彭亨州议会议长依沙莫哈末提出召开紧急会议的要求。李政贤指出,这场波及彭亨州四万子民的水灾,不能仅归咎于天灾,它更是一场由于州政府未事先筹谋防范与应急计划而导致的人祸。对于仍在面对疫情挑战的市民而言,毫无预警下袭来水灾让他们失去家园甚至至亲,无疑是雪上加霜。|“令灾民处境更艰苦的,是水灾后市政竟陷入半瘫痪的情况。多处遭遇水电,公路和网路俱断的窘境,粮食和汽油供应也出现短缺,加剧灾民恢复正常生活的进度。面对堆积如山的淤泥和垃圾,州政府也未能第一时间增加临时清洁承包商,反让人民代议士与灾民自掏腰包另行解决。这都是州政府失责和效率不济的铁证。” 因此,李政贤认为此时召开紧急州议会责无旁贷,彭亨州政府必须在议会接受问责,包括水灾泛滥的原因,提出协助灾民重建家园的救济配套,以及遏止水灾的长远对策。“彭亨州已经连续两年疫情与水灾并发,去年更因为慕尤丁乱政而导致州议会停摆半年,让州政府不受在野党问责,从而怠于施政,让政府机关对这次水灾手足无措。倘若州政府不亡羊补牢,恐怕今年又将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