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巧双回顾喜来登政变 为国家发声的初衷不变

泗岩沫国会议员兼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于2021年2月23日发表的文告: 在这个马来西亚政治历史黑暗的一天的一周年,我可以选择以五味参杂的心情来回顾喜来登政变。但是我决定采用这张在国会休息室的旧照来回顾这一天,让我告诉你为什么。 在布城这短短的22个月里,我更加认识这两位比我年长的国会议员,即达勒雷京(Darell Leiking),民兴党兵南邦区国会议员兼前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及沈志勤 (Sim Tze Tzin), 公正党峇央峇鲁国会议员兼前农业部副部长。每隔几个月我们会经常抽空相聚午餐或晚餐。 达勒雷京会经常分享他如何为马来西亚制定投资策略,尤其是在沙巴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沈志勤则叙述他对食品安全及透过不同的途径帮助农夫及渔夫这两方面的热诚,我们大多数的聊天课题对我而言就好比上了速成班。轮到我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如何推动改革以加强保护儿童。 当我们聊起政治的时候,整个对话变得更有趣,因为我们三人都来自不同的政党,拥有不同的理念。也许我们偶尔会挖苦彼此,但更多时候我们更会鼓励彼此。当我与他们共处时,我经常会进入学习状态,也许这就是铁磨铁,磨出刃来。 在布城的经验教会我,要成为一个强大的政府,我们需要彼此。就如刘镇东所说,在马来西亚,政治联盟会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当我们只在同一个政党的圈子里与自己的同志、基层及支持者相处时,我们往往无法考虑他人的想法,也无法看到他人的观点。 喜来登政变后,紧接着进入第一轮的行动管制令不久,当我得知我们前部门推动一连串的更改即多啦A梦事件、关怀热线服务突然被暂停、远离以儿童为中心的政策等等,这一切让我陷入绝望。我很感激王建民,我会永远记得我们的对话。他说:“Hannah, 放手吧。” 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觉得这句话成了我的转捩点。我选择向前走。我尝试在全新的环境下学习变通并发现纵然失去了政权和职位,我依然可以以另一种形式有效的为这个国家发声。那个初衷未曾改变。 近来,与达勒雷京及沈志勤再次相聚午餐,我发现他们也从未停止关心并追求他们在各自的前部门所推动的政策。我们失去了政权和职位,但在布城这短短的期限给马来西亚带来了今日更有效的在野党。大部分的我们任然与利益相关者会谈,并致力监督与制衡这膨胀、无能又没有效率的国盟内阁。 为国家服务的这份承诺远远超越在布城的权力走廊,即便我们不再与它同行。若是神的旨意,他日我们必能重新回归。但现在,于私,我要建立祭坛;于公,我要建立桥梁。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不是独自一人。 On the anniversary of a dark day in Malaysian politics, I have the options to post on... Posted...

托儿所幼儿园执照问题待解决 杨巧双促2部长多聆听积极处理

泗岩沫国会议员兼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于2021年1月4日发表的文告: 尽快与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PPBM)及马来西亚幼儿保育及教育委员会(ECCE)面谈以解决双重执照问题 1.在上次召开的国会会议中,我已多次提出托儿所(TASKA)及幼儿园(TADIKA)带给父母、业主及保姆诸多影响的课题,然而却迟迟得不到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与教育部部长或任何一位副部长的回应。踏入2021年一月,他们在书面答案里所提及的所有承诺至今仍遥遥无期。 2. 我要提醒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应立刻着手处理目前这几个课题,即同时拥有托儿所及幼儿园的业主的双重执照申请(希盟政府在过去执政时已开始讨论此事并寻求解决方案),育儿与幼儿教育课程(KAP)及通过国家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发放的5000令吉奖掖。我相信,如果部长愿意聆听各个真正了解实情的相关者的意见,这些课题必定能迎刃而解。 3.问题在于,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或副部长是否已与这两个最大的协会即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PPBM)及马来西亚幼儿保育及教育委员会(ECCE)进行面谈,讨论以上的种种课题?这面谈不仅能谈论幼儿园业主及保姆失业的课题,更重要的是,它更可以改进儿童安全问题,并帮助因托儿所关闭,被逼于无奈轮流请假或辞职在家里照顾孩子的父母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他们才是受到新冠疫情及行动管制令冲击最大的群体。 4. 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PPBM)及马来西亚幼儿保育及教育委员会(ECCE)应该成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主要渠道,在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KPWKM)还未做出任何计划及实现任何政策,带来影响给幼儿园业主、保姆及父母们之前,提供最新的信息及正确的数据给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 5. 因此,我建议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或副部长应立刻与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PPBM)及马来西亚幼儿保育及教育委员会(ECCE)安排面谈,探讨这些为教育机构及幼儿保育,年轻父母及孩子们带来影响的课题。我也相信既然部长或副部长可以上电视进行访谈或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与不同的企业会面,想必安排这个面谈也并非难事。 6. 当我还是副部长时,我经常花时间与这两大协会见面获取他们的意见,因为我知道他们在这方面具备丰富的经验并真正理解当中存在的问题。如果想要掌握如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K PWKM)与教育部这样重要的职务,部长丽娜哈仑(土团党)及部长莫哈末拉兹(土团党)应多加聆听、更有效率、更加积极的处理课题,因为这些事情才是关乎孩子们的未来。 杨巧双

增8千合约职位无法保护儿童 杨巧双促勿政治化福利工作

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于2020年12月16日发表的文告: 社会福利局(JKM)重组应从委任 1,500名儿童保护官(Pelindung Kanak-Kanak) 做起,而非增加8,000个合约职位 1.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仑(Datuk Seri Rina Harun) 较早前宣布该部门将在社会福利局(JKM)重组下增加8,000个合约职位。此举无法反映社会福利局真正的需求。 2. 此项重组计划早已在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旺阿兹莎领导下开始进行。当时我们对重组一事进行稽查,并获得大马行政现代化吉管理策划单位(MAMPU)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5月进行的管理研究结果之后推行。 3. 目前为止,社会福利局共有6,000官员,问题是仅仅一个政府机构,又如何能增加8,000个合约职位。 4. 如果拿督斯里丽娜哈仑真的看重这项社会福利局重组计划,就应该优先考虑增加儿童保护官,即1,500名心理学官员和福利官员,让他们着手调查福利局所接获的援助申请。 5. 我要提醒拿督斯里丽娜哈仑,不应一味填满这8,000 个合约职位空缺,就如同她聘请国家福利基金会(YKN)志愿者,让他们获取津贴一样。(直到现在,她还未否认他们是土团党党员)。拿督斯里丽娜哈仑不应让社会福利局成为政治的爪牙。社会福利工作与政治工作是很不一样的。她应该以提呈《社会工作专业法案》为优先,证明自己的承诺,委任更多儿童保护官并确保他们获得足够的培训。这不是委任政治志愿者的问题,而是危及儿童生命的问题。 杨巧双 泗岩沫国会议员 2020年12月16日 (Scroll down for chinese translation) Kenyataan Media oleh Hannah Yeoh bertarikh 16...

托儿所拨款2450万遭挪用 杨巧双促妇女部物归原主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于2020年10月23日(星期五)发布媒体文告: 为前线人员设托儿所的拨款遭挪用 2018年7月进行的稽查显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KPWKM) 发现全国541家政府机构,包括州政府机构没有设立职场托儿所。 希望联盟政府通过《2019年财政预算案》,拨款1000万令吉在政府机构计划设立50所职场托儿所,并成功在全国设立65所职场托儿所。 财政部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增加相关拨款至3000万令吉,比2019年的拨款多出三倍。然而,仅有550万令吉的相关拨款用于设立34所职场托儿所。 政府提升相关拨款至3000万令吉,理应可以在政府机构设立至少200所职场托儿所。但是,其余的2450万令吉拨款遭挪用至其它用途,即国家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包括私人托儿所特别援助金。 事实上,仍有许多前线人员没有获得托儿福利,有些人被迫请假或将幼儿送往保姆家或私人托儿所照顾。由于前线人员没有固定工作的时间,他们必须付出更高的托儿费,所以设立职场托儿所的议题,对于前线人员非常重要,以确保马来西亚能有效抗疫。如果前线人员的家庭福利没有被照顾好,他们的职场表现将受影响。 因此,我呼吁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KPWKM) 将《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3000万令吉拨款物归原主,即为轮班执勤的前线人员,尤其是在医院、警局及政府机构设立更多职场托儿所,也必须成为《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重点项目。 杨巧双

囯盟换议长4原因引公愤 杨巧双:我仍看见一线曙光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于2020年7月14日(星期二)发布媒体文告: 在这一次的国会召开以前,我还自以为担任过雪兰莪州议长达5年,应该拥有足够的心理素质上面对国会撤换议长和副议长的动议,但我错了。经历第一天被迫坐在议会厅里,见证我国最高立法机构史无前例且灾难性的议长撤换事件,我回到家就崩溃了。 第一天议会就让大家群情激愤的原因如下: (1)在没有不法行为的情况下,提出撤换议长的动议,但却没有撤换的理由; (2)撤换议长的议程只允许两名在野党议员辩论,每人只有十分钟时间; (3)撤换议长之际,却不允许在野党提名新议长人选; (4)新议长未经投票就任。 日后的国会会议纪录呈现的景象将是,首相当天在国会仅仅只是读出动议,几乎是授权负责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答复所有在野党抛出的问题。在国会民主与公正遭行政权碾压之际,四名来自巫统、砂拉越政党联盟及土团党的高级部长默不作声,马华公会的魏家祥及印度国大党的沙拉瓦南也袖手旁观,纳吉、哈迪阿旺和阿末扎希更是不发一语。相对的,那些已经获委进入官联机构的后座议员大声叫嚣嘲讽,打断在野党议员发言,使用各种粗鄙语言问候所有尝试站起来发言的在野党议员,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尽管情况如此糟糕,我仍看见一线曙光,要挑战糟糕的囯盟政府,安华、沙菲益和马哈迪三股力量就必须结合在一起。他们三人在第一日的国会中,一起反对撤换议长,要求依循国会程序与惯例。他们昨日为共同目的而团结,发言反对撤换议长,以及强调在国会遵循正当程序的重要性。在吵闹喧嚣的首日国会议事中,他们用无比冷静的态度,坚决捍卫议长和国会的独立;在政事纷扰中,无疑凸显了他们三人的政治家形象。 在这一场恶名昭彰的的国会议事中,我欣慰于我所属的政党和这三名领袖同一阵线,他们将与我、我们这一方以及人民站在一起,共同完成2018年开始的马来西亚改革工作。最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尤其是马来西亚人将能够在我们的国会中,清楚分辨谁是真正的政治家,谁又在做戏。

配合国际残疾人士日 周末2日全天免费捷运

配合今年12月3日的国际残疾人士日,希盟政府给予残疾人士特别优惠,在这个来临的周末(12月7日与12月8日),残疾人士以及一位陪同者将可免费乘搭捷运(MRT)、轻快铁(LRT)以及单轨火车(Monorail) 。 残疾人士只需出示他们的残疾人士识别证(OKU Kad),就可全天候享有这个免费乘搭捷运的便利优惠。 其实还有很多残疾人士不清楚自己的权益和福利,包括很多的残疾人士不知道自己可享有公共交通的优惠政策。 大马基建公司(Prasarana)所提供的其中一项优惠是让拥有识别证的残疾人士获得50%的车资折扣。 根据数据显示,截止今天为止,共发出了9504张残疾人士识别证,但只有2738位残疾人士善用这项公共交通折扣优惠。 推广让更多残疾人士申请 希盟执政后一直在落实多项惠民政策,其中包括照顾残疾人士的福利与权益。 截止2019年6月,已经向福利部登记的残疾人士共54万9千554人。 因此,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也希望可鼓励更多的残疾人士向福利部登记以享用政府所提供的各项优惠福利。她也呼吁大众把这个资讯传播出去,让更多的残疾人士清楚了解知道自己的权益和福利,或者协助他们申请残疾人士识别证。 2020预算案福利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财政部也拨款照顾残疾人士的福利,其中包括设立5所新的自立生活中心、提供唐氏综合症训练计划、建立30所残疾幼儿园、打造无障碍学校以及特殊儿童零拒收政策。 希盟是全民政府,照顾各个群体的利益,其中不会忽略照顾残疾人士的福利。

反对党操弄政治 牺牲弱势群体福利

反对党要玩弄政治课题的话,请到其他地方, 而不是让弱势和无辜的人民成为牺牲品。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强烈谴责国阵议员为操弄政治,竟反对政府财政预算案中,每年所派发于残疾人士的拨款。 她表示,根据国会议事记录,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福利拨款受益对象是残疾人士、老人以及儿童。这笔拨款对于社会的弱势群体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而这项福利也是不可被忽视的。令人震惊的是,竟然有国阵议员为了操弄政治,而对社会福利的预算案投下反对票。 她指出,那些投下反对票的国阵议员在表决其他部门的预算案时,并没有投下反对票,甚至是投下赞成票的;怎么轮到这些弱势群体的拨款预算时,竟投反对票? 这笔每个月拨放给残疾人士的援助金是必须的,而每个国会选区都会有各自的社会福利局中的受惠者,他们也是选民;所以那些反对这项拨款的国会议员应该要向他们的选民解释,为什么反对福利拨款,而且还是两次都投反对票。

奋力协助拒绝遗弃 所有小生命都必须被重视

奋力协助 拒绝遗弃 所有小生命都必须被重视 弃婴是世间无奈且令人难过的悲剧之一。然而,自2015年至2018年短短三年之间,在马来西亚就发生了577宗弃婴事件;其中2019年1月至5月之间更创下新高,已发生了65宗弃婴事件。而这些65宗弃婴案例,有13宗弃婴事件发生在柔佛州、11宗发生在雪兰莪及7宗在吉隆坡。 弃婴之中,仅仅30%的婴儿还存活。 新政府无意去谴责造成弃婴事件的肇事者,法律不外乎人情,弃婴事件的发生大部分都是弱势群体自觉无法承担新生命的来临,也惶恐于茫茫未来,而狠下心肠将新生儿弃之不顾。 有鉴于此,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与PLUS大道公司合作于2019年6月28日在龙溪R&R休息站推出各种宣传方案以减少弃婴事件的发生,包括提供热线帮助于有需要的人士,并进行辅导服务。 在妇女部副部长杨巧双的面子书上表示,相关宣传海报将会被张贴在每一扇公共厕所的门上,包括男女公厕于全国22个R&R休息站的范围内,以提供关爱热线(Talian Kasih):15999的资讯及强调母亲与新生儿的安全和健康问题。 PLUS大道每日平均有120万使用者;而弃婴事件经常发生在厕所中,因此将海报张贴在人流量频密的R&R休息站的公厕内。新政府相信能有效宣传相关资讯,令有需要的人勇敢面对并往正确的方向去寻求帮助,而非将新生儿一弃了之。 杨巧双副部长更表示为了防止类似的悲剧一而再地发生,她们并不会停留在这宣传阶段而已。杨巧双面子书贴文更表示“即使需要走进厕所去解决弃婴问题,她们也会去进行”。只因为每一个新生命都必须被重视,更值得被拯救,无论是任何种族。杨巧双在面子上直言,所谓的“新马来西亚”应该从这个角度去出发、去重塑,也就是跳脱限制的框框,不再冷漠拒绝,并与他人共同努力合作,以达成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希望在眼前,給你公民权!

1600名乐龄人士今天获颁公民权,以印裔占多数,其中最年长者103岁! 希盟政府讲到做到,内政部长丹斯里幕尤丁今日向1600名乐龄人士颁发公民权证书,以印裔长者占多数,其中最年长者103岁。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早上在面子书直播这项颁发公民权仪式,幕尤丁在台上致词时指出,希望这项颁发公民权仪式可以让大家继续为马来西亚服务与贡献,一同带领马来西亚在未来迈向更进步及繁荣。 他也特别表扬国民登记局以及内政部在这次处理公民权申请事件中的努力和快捷效率,兑现希盟政府对人民的承诺。 目前政府一共接获5万人申请公民权,而内政部今天率先颁发首批已获批准的1600人,这是一项好的开始,也符合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竞选宣言。 首相敦马哈迪早前也宣布,优先处理60岁以上持红身份证乐龄人士的公民权。 首批获得颁发公民权的乐龄人士以印裔占多数,其中最年长者10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