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全民力阻一党独霸 捍卫民主制衡砂政盟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着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 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

砂政盟防疫差引不安 选民应勇敢改变困境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后知后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伊党加速推极端宗教政策 砂政盟GPS是主要助力!

“砂政盟(GPS)是伊斯兰党加速推行极端宗教政策的主要助力!”  在伊斯兰党“回教化”全国的行动中,吉打州成了首个州属。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有关“比起过去在丹州的情况,吉打如今不再像过去那样,因禁赌而面对来自联邦政府的政治阻力”的谈话,已经将真相充分揭露了!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说,随着砂政盟GPS支持土团党、巫统及伊党夺取民选政权,协助伊党进入联邦政府的权力核心,已清除了各项约束该党实行极端宗教议程的政治阻力。  “在巫统这个极端种族政党的配合之下,伊党长久以来无法实行的宗教隐议程,现今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一帆风顺!令人难以想像的是,砂政盟竟然是其中主要的推手,这就是首长阿邦佐早前高格调接待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一行人到访的主要原因吗?”  她强调,随着伊党的政治议程不断的落实,已经严重的侵蚀了马来西亚宪法中“世俗国”的精神,对於崇尚多元文化、民族、宗教和传统的砂拉越而言,更是一个重大的危机!

伊党关酒厂论挑起人民不安 杨薇讳:砂盟政府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砂盟政府及人联党迄今不敢针对近日被闹得沸沸扬扬的伊党呼吁关闭“TIMAH威士忌”酒厂课题做出表态,谴责与反对。明显的显露出砂政盟政府选择与鼓吹极端及种族主权至上的政党狼狈为奸,赞同极端路线来治理国家。 她说,伊斯兰党今日之所以会越来越傲慢、嚣张跋扈,通过极端言论来挑起人民不安情绪,都是因为砂盟政府的造王者所造就,支持让伊党上位执政中央政权,实行回教极端政策。 杨薇讳形容,伊党把“TIMAH”威士忌获得国际奖项形容为“灾难”是不可理喻,且发对表不尊重非穆斯林的言论感到非常失望。 对此,她抨击砂政盟政府及人联党为了保住官位,不惜牺牲人民的权益,引进伊斯兰党进入政治主流,壮大神权来治国。 她称,我国向来都是自由奉行各自的饮食文化,没有任何人包括政府或极端宗教团体可以做出干预,因此,伊党敢于发表“TIMAH...

砂拉越微型企业援助不够全面 杨薇讳:应伸缩性助更多商家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指出,砂首长为砂拉越微型企业提供一次性的3000令吉援助不够全面,依然还有许多微型的企业商家没有受惠,特别是那些自行经营及打理不能向马来西亚社会保险机构申报投保的微型公司。 她说,根据现有的法律下,充当双重角色,即是老板,亦是员工是不被允许向马来西亚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注册投保。因此,如果基于这点,这一群体的微型企业商家就被排除在外,无法惠及3000令吉的财务援助是非常不公平的。 她认为,砂盟政府应该更伸缩性去处理这一群体的商家,即只要是在砂拉越注册营业的公司,且是属于活跃性的,就可以符合资格受惠。 她表示,疫情施虐,许多商家都非常幸苦,特别是微型企业商家,要从困境中挣扎求存,有些甚至难以支撑,亟需砂政府助一臂之力来度过难关。所以,既然砂盟政府要帮助这些微型企业,就利落一些,直接把钱汇入给砂拉越注册并活跃营业公司的银行户口。 根据砂首长昨日的宣布,凡是在今年3月31日之前向社会机构注册的微型企业(年销售额300千以下)可在12月份获得一次性的3000令吉特别援助金,不过还需要上网提交资料。

疫情前教学方法和策略不合适 杨薇讳促教育部评估全国学生

教育部长在日前发布了开学3.0的150页标准作业程序,试图解释国家在各复苏计划阶段下返校的管理和运作。 让人感到担忧的是,教育部在过去20个月未能提高教育质量,特别是在冠病疫情期间,教育部无法全面为学生提供网络线上学习。 与其还没有做好全面复课的准备,教育部至少应该协助教师对全国学生的表现进行全面评估。 根据学生的整体表现,教育部可以决定学校是否应该重读本学年,或继续下一学年,甚至采用混合步骤。 如果一年级学生没有掌握好基本学术,他们将永远无法迎头赶上学习进度,进而让他们沦为迷惘一代。 (示意图) 必须提醒的是,这项对学生展开的学术评估表现只用在学生,不能用在评估老师身上。况且有了评估结果后,教育部才能定夺学生是否晋级下一个学级。这项拟议中的全国评估之目的必须是确实且清楚的,以免教师和家长承受不必要的负担和压力。

货运业固打制政策变本加厉 杨薇讳抨砂盟各党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物流公司固打制政策从90年代出现,当时的砂国阵(目前的砂盟)包括人联党不但没有做出反对,反而支持通过这项政策,导致今日的固打政策变本加厉,增加至51%,砂盟的土保党、人联党、人民党及民进党难辞其咎。 她表示,物流公司必须有51%土著股权是违宪的,亦是与首相所倡导的“大马一家”精神背道而驰。就是因为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以肤色来定夺,凡是都强调种族固打制,拖累了我国的经济命脉,国家无法富强。 “无可否认,我国的70%税务收入是由非土著公司所贡献,这也让国家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来维持国家的运作开支,包括实行许多福利政策,让人民受益。不过铁一般的事实是土著为最大的受惠群体。” 杨薇讳称,政府可以以不同方式去帮助真正贫穷的弱势者,不过让一个族群过于依赖拐杖性政策只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这将导致相关族群继续依赖政府,无法自立生存,这也导致为什么至今政府继续想尽办法,去瓜分非土著公司的股权。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人联党身为土著固打政策的始作佣者之一,不但没有感到亏欠,反而更是做贼喊捉贼,把罪名怪罪于希盟政府。

我们的孩子上学安全吗?家长忧教育部SOP不明确

我们的孩子上学安全吗? 教育部长宣布,我国的学校复课将依据国家各复苏计划分阶段落实。一如既往,有关计划也附带了在学校所需采取的通用措施,以确保学生的安全。 父母和监护人可以选择是否要不要将孩子送到学校。 根据教育部长之前的新闻稿,2020 年大马教育考试文凭的表现比过去更好。 因此,当确诊病例还是相当高的时候,且在没有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下,大多数家长都对教育部宣布开学的决定感到困惑。 依我看来,教育部应该做适当的规划,特别是为所有教师配备新的和更有效的混合教学技术(hybrid teaching techniques),虽然这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陌生的。 自第一次实行行动管制令以来,已经快两年了,但直到今天,仍有一些教师没有接受教育部长宣布的新混合方法的培训。 示意图

菜市场营业和关闭采什么准则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该清楚向全砂人民交代,在菜市场营业和关闭的决定上,究竟是采取什么准则? 让人感到不解的是,一些菜市场关闭要等待14天后才能重新营业,有些则无需14天,究竟菜市场的标准准则是什么?小贩和民众都迫切想要知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有必要明确公布。

职场出现病例照常操作?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能详细交代清楚目前职场上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特别是针对那些职场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的员工时,雇主是否有必要关闭还是照常操作? 她说,古晋近期爆发冠病疫情之后,接到许多民众指对职场上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而依旧营业感到混淆与担忧。可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没有对此问题依据标准准则执法,导致雇主与雇员一头雾水,引起困惑。 她进一步解释说,近日频频接获许多雇员的反映,指他们的工作场所有出现确诊病例,可是他们依旧必须照常上班,没有被卫生局指示进行隔离而对此感到疑虑。有些民众也指出,出现确诊病例后,没有看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或砂卫生部前往相关地点给予进一步的指令。 “如果职场上有员工出现确诊,那么公司是否能照常操作,还是需要关闭?如果关闭的话需要关闭几天?究竟是那一个单位负责执行执法,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还是砂卫生局来确保这些出现确诊的公司有根据法令条文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