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薇讳抨砂政府为难老人 派肯雅兰金卡为捞取选票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福利、妇女、家庭与儿童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法蒂玛陈赛明,为何肯雅兰金卡不能全权交由砂福利部负责,方便乐龄人士前往领取。 目前,有部分的肯雅兰金卡可以在砂福利部领取到,有些则被告知需要前往政党支部服务所索取,这对乐龄人士带来诸多不便,显然的,砂福利、妇女、家庭与儿童发展部根本没有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此肯雅兰金卡的事宜。 她举例,有一名投诉者反映说,他被告知其肯雅兰金卡是在河婆大厦后方的砂福利部领取。因此,他便前往福利部领取有关金卡,可是当这名乐龄人士抵达砂福利部领取其金卡时,又被告知其金卡找不到,必须重新申请。这名乐龄人士在无助下便向杨薇讳寻求协助,而后者也竭尽所能向他追踪金卡的下落,最终发现其实其金卡是在人联党的其中一个服务所。 “可见砂州政府在处理肯雅兰金卡的事宜上,根本没有优先考虑老人的方便,而只是利用金卡作为砂盟政府的政治伎俩,以捞取选票。“ 除此之外,她表示,肯雅兰金卡自推展以来,依然接获许多投诉,指申请了金卡许久,可是都没有收到,也不懂要如何做出询问,导致民众非常混淆,有如无头苍蝇般,毫无头绪。 与此同时,也有民众指他们领取肯雅兰金卡后,更发现名字出现错误,所以又被告知必须重新申请,非常麻烦。

低收入群未如期获援助 杨薇讳促砂政府速交代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尽快公布详情,何时发放之前向砂拉越B40群体所许下承诺,为他们提供的BKSS“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 杨薇讳是针对砂拉越首席部长在砂拉越州议会总结时宣布,砂州政府将会在12月份发放“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给8万2000户的B40群体和单身人士。这些都是符合资格,但未获得援助金的上诉者。 “砂盟政府所许下的承诺指会在12月发放BKSS援助金,至今依然没有实现,而且政府又没有给予进一步的交代,引起许多符合资格,但没有获得援助金的B40群体感到不满。” 杨薇讳称,B40群体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一群,许多因失业而失去了经济收入,非常迫切需要砂拉越政府提供的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 “我希望州政府不要让这些低收入一群继续等待,而应尽快发放这项特别援助金。”

盲人按摩及水疗保健非娱乐性质 杨薇讳促砂政府批准复业保生计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地方政府和房屋部立即采取措施将所有商业执照重新分类,包括娱乐性质类别,以制定出适当的冠病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和措施,以提供安全的环境,为商业领域恢复营业做好充足准备。 她强调,近日从本地水疗和保健业者以及古晋盲人按摩师纷纷要求呼吁州政府给予他们恢复营业,显示砂州地方政府与房屋部在针对人民问题上不够敏感,处事怠慢,没有给予正视。砂州地方政府与房屋部作为发放商业执照的机构,在疫情冲击下失责,没有扮演好其角色,无法缓解新冠疫情对工商界影响。 她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虽然在拉平疫情曲线方面做的很好。同时也了解到当局在控制疫情时,会采取应对措施包括关闭一些行业,导致业者面临收入减少、失业、甚至经济陷入困境。 杨薇讳指出,基于砂地方政府和房屋部在这方面的怠慢和准备不足,也因为州政府实行全面禁止娱乐领域营业,包括盲人按摩中心及合法水疗和保健中心被归纳属于娱乐性质而无法营业。根据州灾难委员于11月27日所宣布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娱乐领域是不得恢复营业。 “冠病爆发至今已是第9个月,并不是昨日才发生的事情。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长沈桂贤应该有看到这方面的迫切性需要指示其属下部门及议会的官员对商业领域重新进行分类。但是,他在过去的9个月内在做什么?此举也让州灾难委员会的同僚感到非常失望。 为什么总是在有接到公众投诉后才能采取行动?” 杨薇讳相信,如果在疫情爆发初期阶段就开始进行商业重新分类的话,那么水疗和保健中心,括盲人按摩中心在经济上可获得舒缓,不至于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 “由于娱乐性质的商业不允许被营业,这严重影响了盲人按摩师以及水疗和保健中心职员们的生计,面临失业而失去了经济收入。 许多人因为不能工作,无法为家人提供三餐温饱和维持生计而感到压力。” 对此,杨薇讳同意盲人按摩中心及水疗和保健中心不应该被归纳为娱乐性质。 这些按摩师并不是提供娱乐,而是在促进健康和保健服务。 她希望砂地方与房屋部长可以尽快处理此问题,以便让所有受影响的商业领域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恢复营业。 她提醒沈桂贤,作为一名部长的职责是要会意识到问题的存在,迅速着手处理寻并求解决方案,而不是只会一笑置之。

砂盟修宪案不公平仍通过 人联党错误诠释误导民众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揭露人联党的真面目,7名议员们不敢在州议会里出声辩论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更支持存有缺陷的砂拉越州宪法第16条修正法案,允许非砂拉越人有资格竞选砂州选举,成为砂州议会的议员。 她说,砂盟政府会在11月12日第2次提呈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主要是因为州政府撤回第一版本的修宪案即允许只要拥有2年砂拉越永久居留权的西马或沙巴人参选成为砂州的立法议员。 在砂州议会殿堂内,人联党共有7名州议员,包括石角区州议员沈桂贤、卑尔骚州议员陈超耀、巴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史纳丁州议员李景胜、卢勃州议员范长锡、马拉端州议员陈冠勋及成邦江州议员法兰斯丁。 “可是,令人大跌眼睛的是,当时没有一名该党的州议员有勇气站起来参与辩论存有涉及修改把砂拉越的最后堡垒的一道门被打开,允许非砂拉越人参与竞选进入砂州议会的修宪案。对于这项对砂拉越人民不公平的第16条修正法案,这7名的人联党州议员都没有做出反对。” 砂拉越州议会殿堂原本就是让中选的议员们提出一切关于砂人民权益问题的管道,可是人联党的当选代表却像老鼠般一样保持沉默,不敢啃声,并支持通过该修宪法案;另一厢,在议会外 ,他们却以喇叭似的作风,高谈阔论此课题,企图借假象,误导人民。 她遗憾的是,人联党通过错误的法律诠释来误导民众。砂拉越政盟甫通过的第16条修宪法案根本没有纳入“砂拉越人”的字眼,所以任何砂拉越出生者的孩子都有资格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然而,人联党却在议会外第一时间举行新闻发布会,多次企图误导民众指只有砂拉越人才有资格参选成为砂州的议员。 人联党并没有正确说出砂拉越第16条州宪的法律真相,而企图借此课题来扭曲真相来支持该修正案来博取政治廉价宣传。 对此,砂人民有权力要求人联党的主席沈桂贤做出交代,为何在砂州议会没有一名该党的议员有参与这项重要的修宪法案?难道他们担心自己的名字会留史万年,清清楚楚被记录下来,谁是真正打开砂拉越的最后一个堡垒,欢迎非砂拉越人来参选选为议员代表砂拉越人民的始作佣者。

砂政盟支持的国盟政府 根本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华社对国盟政府所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大失所望,特别是在针对华文教育的拨款方面大幅度减少。这显示出,砂拉越政盟政府所支持由巫统和伊斯兰党所主导组成的国盟政府根本就是在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她说,在2021年预算中,独中的拨款为零。反观,在希盟执政时代,联邦希盟政府在2019年拨款1200万令吉给国内所有独中,并在2020年拨款加码到1500万令吉。 她谴责,国盟政府以零拨款分配给全国独中,企图就是在压迫和压制华文教育的发展,从而忽视华文教育领域的期望和需求。 很明显,国盟政府的举动已开始让华文教育陷入瘫痪,尤其是通过削减拨款,进而让华校难以生存。 “我们也别忘了,那些支持国盟政府的支持者,还通入禀法庭挑战多源流学校的合法性,并制止多源流学校的开办,而华文小学也包括在内。” 可以预料到的是华文教育的前途显然是暗淡的,甚至可能面临关闭的窘境。 杨薇讳是今日针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国盟政府没有拨款给独中教育而做出上述看法。 与此同时,她称,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也没有具体阐明分配给国内的各源流学校拨款的数额。因此,她担心分配给华小的拨款会削减。 在2019年和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有明确表示,每年向所有华小拨出5000万令吉的款项。 教育乃是联邦政府权限。 联邦政府就有责任通过公平方式分配足够的拨款款项来照顾各源流学校。 但遗憾的是,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却并非如此。

制止政治青蛙践踏民意 杨薇讳促砂政府探讨落实反跳槽法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尽快探讨研究,落实反跳槽或相关法令,以便通过有效法律来制止没有原则的议员们随意跳槽,践踏民意,达致个人的政治议程。 她遗憾的表示,今年的政治青蛙风气盛行,无论是联邦政权还是州政权,都是通过这种鼓吹金钱为诱饵,吸引政治青蛙的出现来夺权。 “这种不符民主体制的败坏风气一次又一次让马来西亚政坛沦为世界笑柄。许多跳槽的议员们更把赢到的议席当成私人产业来交易、自肥。“ 杨薇讳认为,这些中选的代议士在政党之间跳来跳去,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因为这有辜负人民对他们的委托。 她进一步说,马来西亚是一个奉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不管是联邦还是州政权,都是通过民选的制度来产生。换句话说,人民通过手中一票,选出心目中的政府。因此,我国迫切需要一个完善的体系来维护投票的圣神性。 纵观砂拉越的政治格局,砂拉越从过去至今也有出现许多的政治青蛙,导致砂州的政治风气被沾污,非常不健康,要不得。 “砂首长以砂拉越政治稳定的理由来就否决反跳槽法律的实行,这是不负责任的论调。” 她强调,如果砂州政府落实反跳槽或相关法令,那么砂行动党的州议员肯定会给予全力支持。毕竟如果相关法令被执行,将能杜绝那一些议员因为自身利益而跳槽,导致民选政府漏液倒台。 就如目前的国盟联邦政府、柔佛州、马六甲州、霹雳州的三个州政权都是通过这种跳槽政治方式来夺权。 杨薇讳表示,槟城州政府是我国第一个落实这项反跳槽法令的州属,希望砂拉越政府能够尊重民主意愿,仿效槟城州执行相关法令。

杨薇讳:砂经济发展公司应解释氢气巴士维修进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SEDC)清楚阐明,古晋的三辆氢气巴士目前维修工作进度,何时才会重新启动恢复服务? 她说,砂经济发展局主席在今年6月29日表示,三辆氢气巴士自1月杪就开始停运,由中国佛山市飞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保修后,就会全面恢复服务。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三辆氢气巴士会重新投入操作。 更何况,杨薇讳表示砂经济发展公司也没有针对三辆氢气巴士所面对的问题做出进一步透露。 “ 我们不知道中国技术人员是否已经前来对此三辆氢气巴士进行维修工作。到底这个问题要多久才能获得彻底解决?花费了人民数千万令吉,但是人民对实况一概不知。” 杨薇讳强调,砂拉越州政府进行这个氢气项目上花费数千万令吉根本是在浪费公款,因为氢气项目包括三辆巴士都是不可靠,不切实际,老百姓也没有从中受益。 她称,令人失望的是,实行氢气巴士项目根本都不是在于要改善砂拉越公共交通问题,而只是为了要满足少数人的虚荣心,没任何实际效用的项目。

人联党曾公开称赞纳吉是最好首相 杨薇讳挑战沈桂贤重申立場

纳吉7罪成立,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挑战人联党主席沈桂贤重申纳吉是历来最好首相的说法!她说,纳吉所被订下的7大罪状包括3项洗黑钱,1项滥权及3项失信控状,沈桂贤过去却歌功颂德要人民支持纳吉,原来是要支持一个盗贼统治。杨薇讳称,人联党为了让盗贼上位,愿意成为盗贼的帮凶,还叫人民支持盗贼,甚至还在多个场合公开称赞纳吉是最好的首相。所以,盗贼今天7罪成立,沈桂贤今天怎么说? “更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人联党也有份被分到1MDB资金,这分明是一种收贼赃的罪行,出卖原则和尊严,至今依然没有向人民交代该党收取1MDB的资金后的来龙去脉。” 她说,收贼赃是一种严重罪行,都是犯法且不道德的行为,人联党身为砂州执政党之一,却知法犯法,怎么有资格继续得到人民的委托和信任? 她表示,幸好去年换了联邦政府,由希盟执政,促使1MDB丑闻真相大白,也让砂州人民看清纳吉和人联党的真面目。 与此同时,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订下7项控罪罪名成立,也是人民在509所立下的功臣,让纳吉今天可以被定罪。 “如果没有希盟政府,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今天纳吉被定罪的局面,这绝对是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巨大胜利“ 她说,若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没有将胜利托给希盟,那么这宗案件审讯将不会开始,也没有728的定罪。 人民可以看到的是,从1MDB丑闻,还是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案的罪状,砂盟特别是人联党都静若寒蝉,不敢啃声,明显就在与他们同流合污,包庇盗贼统治。

慕尤丁拒绝承认统考文凭 杨薇讳:国盟实行种族主义政策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看到,国盟首相慕尤丁毫无避忌的直接拒绝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由此可见,由巫统与伊斯兰党主导的国盟政府的种族主义政策已开始实行,而华社与华教首当其中。 她说,慕尤丁为了稳固自己首相之位,宁愿牺牲华教的利益,也不敢得罪巫统与伊斯兰党,而以独中统考文凭开刀就最好的例子。 “更令人感到揪心的是,许多华社领袖,特别是哪些一直高喊为华教奋斗的华教斗士,不敢针对此课题做出谴责,更为他们打圆场,可见我们可以看清这些所谓的华教斗士的真面目,不是真正为独中华教发展做出斗争。” 她说,在希盟执政时期,希盟政府都不曾这样拒绝华社的诉求,更显出诚意,成立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来研究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事项,并不至于一句话直接不会承认统考文凭的打脸华社。 “这样的罕见的文告,从来没有一个首相发表过,只有国盟首相慕尤丁。昨日的7月19日,也是独中最黑暗的一天。” 杨薇讳表示,国盟政府慕尤丁上任首相后,保证会公平对待各族人士,可是华社要联邦国盟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诉求,却没有给予理会,显示首相与之前所说的有背道而驰 ,讲一套,做一套。 最让人感到痛心的是,砂盟政府,尤其是人联党与所谓选边靠的华社领袖,为了政权和官位,甚至厉害关系,不惜出卖及背叛人民,与巫统及伊斯兰党勾结。 她继称,在希盟执政期间,希盟政府更是史无前例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其中包括在2019年拨款1200万令吉给全国独中,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独中拨款更增至1500万令吉。这是国阵在过去几十年执政都无法做到的。 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更是说到做到,在今年1月中,亲自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一同前来古晋中华第三中学,把拨给砂拉越14所独中教育的拨款移交给各个受惠的独中代表。 杨薇讳质问,国盟政府上位后,这笔拨给独中的拨款是否还有持续拨给华社?支持后门国盟政府的砂盟(GPS)领袖与华教斗士,明年又能够为独中争取多少联邦拨款?如果他们争取不到,就等同再出卖华教。

土团伊党弃战砂州选举是“烟雾弹” 杨薇讳:意图制造假象欺骗人民

砂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砂政盟(GPS)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已是铁一般的事实,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弃战砂州选举只不过是一个“烟雾弹”,意图制造巫伊不会染指砂拉越的假象,欺骗砂拉越人民。 “令人费解的是,伊斯兰党中央领导层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砂州主席却声称不知情,难道这一切只是砂政盟一厢情愿的想法,或是蓄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她说,砂政盟为了政治利益支持巫伊共组国盟政府后,一再与国盟撇清关系,声称只支持没加入。事实是,早在砂政盟支持巫伊组成联邦政府之时,他们就已经结盟为同伙,身处同一条船。 “如今,在砂政盟助纣为虐下,贪污腐败的政权死灰复燃,加上推崇宗教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一同掌权,破坏和威胁我国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结构。” 杨薇讳指出,砂拉越人民厌恶及拒绝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砂政盟清楚知道这一点,不过,看来在政权官位及砂州权益两者之间,砂政盟为了政治利益,还是典当砂人民的权益。 “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弃战州选只为了安抚砂拉越人民的情绪,这只是一个开始,巫伊大可以通过在联邦内阁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慢慢把手伸进砂拉越。作为联邦内阁的一份子,砂政盟根本无力阻止,最终也只能跟随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和政策行事。” 杨薇讳举例,就如之前伊斯兰党提出的禁酒建议,这摆明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而这项建议严重侵犯多元种族与宗教的社会规范。 “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主要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实行,而砂拉越最终将无法幸免。” 她说,说穿了,砂政盟只是巫伊夺权的棋子,砂政盟背后始终是由巫伊一手操控。 “因此,来届州选,砂拉越人民应该作出明智的决定,促成换政府,不仅是终结砂政盟数十年来的统治,更重要的是,保护砂拉越免受巫伊的威胁和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