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时期将国会禁闭 扼杀拯救人民的机会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7日(星期三)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特朗普是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表现最差劲的世界领袖,美国的死亡病例已经超过10万宗;马来西亚绝对不能加入流氓国家的行列里,在瘟疫时期将国会禁闭起来,并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 西班牙宣布从今天早上起为该国死于冠状病毒的2万7000人哀悼10天。 届时,西班牙全国的逾1万4000座政府建筑物和西班牙海军船只将会下半旗直到6月5日为止。这乃是西班牙民主化四十多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官方哀悼期。 若依照同样的规范,美国应该为着该国死于新冠肺炎瘟疫的逾10万人举行40天的哀悼,因为根据新冠肺炎的世界数据显示,美国已经录得172万5273宗确诊病例,死亡病例则有10万545宗。 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对抗新冠肺炎瘟疫的隐形战争中表现最差劲的世界领袖。 推特历来首次将特朗普总统的推文贴上需要查证的警告标示。 至于在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表现第二最差劲的世界领袖的“荣衔”应该归于特朗普的“知音”,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他曾经对新冠肺炎瘟疫的严重性嗤之以鼻。 巴西已经从3月18日——马来西亚在那天实施行动管制令(MCO)——的世界第24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一跃高居现在的世界第二多的国家,那就是从3月18日的529宗确诊病例和4宗死亡病例,暴增至目前的39万1222宗确诊病例和2万4512宗死亡病例(确诊和死亡病例的增幅分别是令人惊骇的740倍和6128倍;相对来说,美国在同一个时期在这两项数据的增幅分别是187倍和867倍,比巴西的还低)。 这场新冠肺炎瘟疫的隐形战争的卫生、经济、教育和社会面向是前所未见的,它不只影响着马来西亚也在全世界各地造成冲击,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一个多月前呼吁成立一个新冠肺炎瘟疫研究中心,以学习其他国家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因为每个国家都在克服这个问题,并从中寻找出控制冠状病毒传播的最佳方式、预防疫情复发,还有将公共卫生、社会及经济所蒙受的损害减到最低。 尽管我们在控制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上还表现得相当不错——要不是爆发了“喜来登行动”和接踵而来的政治动荡,我们应该可以躲过这波疫情——我们还没有确定在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获胜。这必须包含以下两方面: · 将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好,这包括确保在有效疫苗发展和广泛供应前,不会再有冠状病毒疫情的复发,至于疫苗的产生,可能需时长达五年;以及 · 制定一个“全政府”和“全社会”的退场策略和蓝图,以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振兴马来西亚经济、恢复教育和社交生活,并克服瘟疫所带来的严重效应。 过去两天的日常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长回到了三位数,尽管这都主要集中在移民扣留中心,但它也是冠状病毒疫情在马来西亚复发的一个警示。 但我们也不能无视于新冠肺炎瘟疫的经济、教育和社会面向。 国际劳工组织(ILO)警告全世界有高达12亿5000万名的劳工,即世界劳工人口的38%,得冒着被减薪和裁撤的高风险度过这场瘟疫。 在马来西亚,职工总会已经发出警告表示,新冠肺炎瘟疫将会在马来西亚导致超过两百万人失去工作。 它呼吁政府提高经济刺激配套里的薪金补贴好让雇员能够留住,因为目前的津贴并不足够于让雇主应付他们的开销。 新加坡政府昨天公布了一份总值330亿新元(232亿美元)的经济配套,来支撑该国受到冠状病毒瘟疫严重打击的经济。 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新加坡所公布的第四份经济刺激配套。 联同之前的三份刺激配套,新加坡将会投入接近1000亿新元(704亿美元)在协助商家和家庭克服冠状病毒所带来的经济效应,这等于该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接近20%。 那么马来西亚政府的第四份经济刺激配套何时才会出台呢? 马来西亚绝对不能加入流氓国家的行列,这和新冠肺炎确诊及死亡病例的增加无关;而是在瘟疫时期将国会禁闭起来并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否则这将会是马来西亚自掘坟墓的举动,扼杀了我们发展出最佳的退场策略和蓝图,以在对抗新冠肺炎的多重隐形战争中获胜,拯救马来西亚人民的生命和生计的机会。 除非采取“全社会”的模式,否则我们就不能发展出最佳的退场策略和蓝图,这个模式乃是最全面和最广泛的公共研究和辩论后的结果,而国会监督和审视是当中极为重要和不可或缺的元素。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历时44年的政治生涯中有两个亮点。第一个,是发生在2009年当他带领的行动质疑时任首相敦阿都拉的“合法性”,并导致后者最终下台;第二个,则是在2015年当他挺身而出在一马公司丑闻的事上反抗阿都拉的继任者拿督斯里纳吉的窃国政府,结果这导致他被革除副首相职位,并在过后更被巫统开除党籍。 但慕尤丁的这些创举将会完全被他投机及不道德地推翻希望联盟政府,并成立一个后门政府所掩盖。 最起码来说,阿都拉至少还依循着始自第三任首相敦胡仙翁的伟大传统,在一就任为第五任首相就在国会的第一场会议寻求信任投票;但慕尤丁却缺乏这样的勇气和政治道德,他一直逃避国会的信任投票的考验,这致使他利用新冠肺炎瘟疫来将国会禁闭起来,并瘫痪宪法赋予国会的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功能。 慕尤丁目前因着新冠肺炎而自我隔离两周,他是否会在这个时候纠正他严重的错误,制止国家在为了挽救他的首相权位而禁闭国会还有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后所可能朝往的不好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呢? 还有他的这个首相位子既然是仰赖在对窃国统治的妥协、猖獗贪污、滥权、大规模的人权侵犯事件的死灰复燃,还有违反宪法里三权分立和法治的原则,它是否值得我们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林吉祥

林吉祥开斋节献词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3日(星期六)所发表的开斋节献词:  在这个开斋节期间,愿马来西亚人民立志守护、护卫和捍卫马来西亚宪法作为将国家带到高峰的基础 今年的开斋节可说是在前所未有的情况下度过,不再有回乡、首相在隔离当中,还有马来西亚人民得学习在新常态里,如保持社交距离和行动管制中与新冠肺炎病毒共存。 这场新冠肺炎瘟疫不识无论是种族、宗教、肤色还是国籍的分界。 世界所有的主要宗教都出现在全球20个新冠肺炎累积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马来西亚人民应该庆幸我们已经离开这个组别,因为我们在3月18日行动管制令(MCO)实施时位居世界第18位,但目前只排在第56位,我们目前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总数分别是7137宗和115宗。 我们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日常增长在过去17天都保持在两位数的增幅,我期待不再有日常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出现的一天到来。 当我们在相对寂静的情况中欢庆这个穆斯林节庆时,且让我们开始学习我们在冠状病毒的世界里赖以生活的新常态,它或许得在有效疫苗发展和广泛供应之前持续两到五年的时间。 但我们在学习冠状病毒世界里的新常态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已存的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念,那就是马来西亚人民要立志守护、护卫和捍卫马来西亚宪法作为将国家带到高峰的基础! 让我们立志不要让新冠肺炎瘟疫打击马来西亚人民的精神或国家,或是回到过去,纵容滥权、猖獗的贪污、窃国政治的死灰复燃还是大规模侵犯人权的事件。 马来西亚人民也务必不要忘了有关廉洁、正义、博爱、怜悯和慈悲的永恒真理。 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持续庆贺这个在63年前由多元民族、宗教和区域的人民团结建立起来的新国家即马来西亚,应该按照建国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曾经在独立日上所说的“在一个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宏愿。 正如国家元首在星期一于国会发表的御词里所说的,让我们矢志,无论摆在眼前的是何等的挑战和波折,我们都要将马来西亚带到高峰。 谨祝开斋节快乐。Maaf, Zahir dan Batin. 林吉祥  

政治动荡15天没内阁 导致第二波新冠疫情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发布的媒体文告: 毫无疑问,喜来登行动和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了第二波新冠疫情和实施行管令及有条件行管令,因为从2020年2月24日至3月9日的15天内,马来西亚没有内阁。 令我惊讶的是,有些人是如此愚蠢和迟钝,还想争论这一点,但我相信会思考的马来西亚人知道真相。 没有内阁15天的影响,反映在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曲线。在1月25日至2月26日的第一波新冠疫情,我国有22个新冠肺炎病例,而且没有死亡病例。此外,在2月16日至26日的11天内,没有新的病例。 新冠肺炎的第二波疫情,始于新增两个病例的2月27日,直到实施了行动管制令的3月18日。3月18日前的24小时内,新增了227个病例,累计了790个病例。 根据摩根大通所使用的模型,疫情曲线将在4月中旬达到顶峰,累计6,300个病例。不过由于行管令,疫情在4月3日达到顶峰,并且趋于平缓并且呈下降趋势。昨天新增了50个病例,使马来西亚的病例总数达到7,059。 达到顶峰的4月3日当天,在过去24小时内增加了217个病例。在那之后,每天新增的病例低于200个;过去的16天中,每天的新增病例是双位数。我期待有一天,我国没有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 马来西亚本来可以避免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当时新冠肺炎仅有22个病例、没有死亡病例,并且在2月16日至26日的11天内没有新增病例。 然而,由于喜来登行动和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我国15天内没有内阁,而新冠肺炎再次爆发,导致了第二波疫情。幸运的是,目前情况已被控制,昨天共有7,059个累计病例和114个死亡病例。 我看过美国牙医杜斯丁(Dustin Pfundheller)制作的视频。他赞扬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我同意他的看法,自实施行管令和有条件行管令以来,由于前线人员的奉献精神和人民的配合,马来西亚在控制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做得很好。 杜斯丁指出,马来西亚3月份的病例数量是东南亚其他国家的3倍,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方面,马来西亚现在已是一个相当安全的国家。 事实上,3月18日实施行管令时,就新冠肺炎病例数量而言,马来西亚是世界排名第18位的国家,但现在我们排在世界的第57位。从下列3月18日和5月20日的数据可以看出,就新冠肺炎累计病例而言,与世界前五名国家相比,我们的表现尤其出色: 在4月25日制作的另一个视频中,杜斯丁聚焦在“对抗新冠病毒的15个最佳国家”,马来西亚根本不在其中。视频结尾处获得“荣誉提名”的10个国家中,也省略了马来西亚。 后来,他在5月9日制作了一段“难以置信的成就:马来西亚与新冠病毒之战”的视频,以弥补自己的遗漏。他承认马来西亚虽然在3月份的新冠肺炎病例比东南亚其他国家多了3倍,如今已是 “世界上最安全的其中一个国家”。 新冠肺炎大流行是全球现象。我一直主张,马来西亚必须从其他国家的成功和错误中汲取教训,以便我们可以制定一种最佳做法,而不是追寻最坏的做法。 然而,由于喜来登行动以及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马来西亚没有内阁15天,以及爆发第二波的新冠疫情和落实行管令和加强行管令。如果我们还要争辩这一无可否认的事实,那么马来西亚人怎么能够在未来的两到五年内,学习与新冠病毒共存并继续前进,直至研发出并广泛使用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 我们现在必须前进到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这场无形战争的下一阶段,即遏制新冠肺炎,并确保疫情不会再次扬升,同时使马来西亚的经济有效地迅速反弹,以确保在大流行后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掉队。 为此,政府必须制定退场策略和蓝图,而这是一个“全社会”计划,信任人民并确保全面透明。国会可以发挥宪法赋予的监督和审查政府行为的功能,以防止滥用职权、猖獗的腐败、盗贼统治死灰复燃和广泛侵犯人权。 林吉祥

国会失去监督功能 人民权益受损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1日(星期四)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在马来西亚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蒙受损害的事物:议会民主、公信力、正义、国民信任和支持。 我昨天说过,要不是“喜来登行动”和接续下来的政治动荡,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爆发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并会免去行动管制令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以及它们所导致的113条人命的损失和大约7000宗的新冠肺炎病例,还有3200万马来西亚人民的生计。 就在同一天,电子媒体出现了一篇题为“战利品:国盟式的分赃”的文章。 我想也应该出现一篇标题为“在马来西亚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蒙受损害的事物:议会民主、公信力、正义、国民信任和支持”的文章。 新冠肺炎瘟疫是全球现象,我也经常强调马来西亚必须从其他国家的成功及失败的案例中吸取教训,这样我们才能在瘟疫当中推行最佳,而不是最糟糕的措施。 比方说,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MCO)的时候,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是790宗,位居世界第18位。美国在那个时候有9269宗确诊病例(世界第6位),而俄罗斯的确诊病例甚至比马来西亚的还要少(147宗),仅排在世界第48位。 但来到现在,马来西亚的世界排名是第56位,共有7009宗确诊病例(比过去两个月的数据增加8.9倍),但美国却是世界第1位,确诊病例高达159万1252宗(增幅达171.7倍),至于俄罗斯则高居世界第2位,确诊病例也有30万8705宗(增幅2100倍)。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巴西和英国,它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在世界分别位居第3和第5位,巴西有29万1579宗、英国则有24万8818宗。 但巴西在3月18日的确诊病例比马来西亚的还要少,只有529宗(并在之后两个月增加551倍),而英国在那个时候已经是世界第10多确诊病例的国家,共有2626宗(增幅94.8倍)。 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过去两个月中增加8.9倍;而美国、俄罗斯、巴西和英国的相关数据却呈指数增长的形态,增幅分别是171.7、2100、551和94.8倍,这个事实显示出这四个国家在对抗瘟疫的隐形战争中所制定的公共卫生政策出现了纰漏。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和接续下来的政治动荡,马来西亚应该能够躲过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它将2月16日至26日之间的22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1宗死亡病例翻倍至截至5月19日的7009宗确诊病例和114宗死亡病例。 但多亏在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冒着生命和个人安全的前线人员,马来西亚如今已经控制好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但在美国、俄罗斯、巴西和英国,究竟它们的第一波新冠肺炎瘟疫的顶峰达到了没有,都还备受争议。 有些人并不想知道其他国家的状况,我们不能将马来西亚的存亡和作为一个开放经济体的富饶托付在这些人手上。 国会角色被冻结 可悲的是,正当马来西亚如同世界各地那样卷入在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我们却有一些政治领袖只热衷于“喜来登行动”的“战利品”,他们完全罔顾我们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的隐形战争中蒙受损害的事物,那就是:议会民主、公信力、正义、国民信任和支持。 当国会被禁闭、宪法赋予国会监督和审视政府行动的角色被冻结起来时,受害的是各个民族、宗教、区域和政治立场的马来西亚人民,国会监督和审视的功能有助于预防滥权、猖獗的贪污、窃国政治的死灰复燃以及大规模的人权侵犯事件的回归。 玻璃市州议会在昨天召开完整的会议,沙巴州议会也召开了三天的会议,槟州和雪兰莪州议会也不例外。 首相是否可以解释缩短星期一的国会会议的因由只让国会议员聆听国家元首的御词,导致整个会议持续不到一个小时;但玻璃市、沙巴、槟州和雪兰莪的州议会却可以召开会议? 昨天又有一名国民联盟国会议员受委为一家官联公司的主席,这符合了国会事务部长塔基尤丁所宣布的所有目前没有在政府里担任官职的政府国会议员将会受委为官联公司的主管。 这岂不是又一个“喜来登行动的战利品”较“新冠肺炎瘟疫的隐形战争中蒙受损害的事物”重要的表现吗! 这样的情况究竟何时才会终止?它将成为滥权、猖獗的贪污、窃国政治的死灰复燃以及大规模人权侵犯事件的回归的温床! 国盟政府已经完全将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蒙受损害的事物臣服于喜来登行动的“战利品”之下,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没有在星期一向国会呈上“全社会”式的瘟疫退场策略和蓝图。 这也是涉及里查阿兹令人震惊的庭上协议的原因,他在总值达2亿4800万美元(10亿8000万令吉)的与一马公司资金有关的洗钱罪状上被法庭裁决获得释放,但不等同于无罪(DNAA),而条件是归还1亿730万美元(4亿6530万令吉)的款项。 国盟必须表明对一马公司丑闻的立场,它是否支持希望联盟有关它是国家历史上最庞大的金融丑闻的立场——它还导致丹斯里慕尤丁被革除副首相职位——还是回到以前的国阵政府在2018年5月9日第十四届大选前的立场,那就是将所有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谈论视为谎言和歪曲,甚至禁止国会议员在国会针对这个议题展开辩论。 林吉祥

战疫中更关注权力 政府严重疏忽职责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20日(星期四)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和接续下来的政治动荡,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爆发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并会免去行动管制令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以及它们对马来西亚人民生活和生计所造成的极严重的效应。 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昨天表示国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将近一半可以追踪到于2月28日到3月1日在吉隆坡大城堡举行的宗教集会的簇群,该集会的参加者来自全世界。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和接续下来的政治动荡——就连国家元首在星期一的一天国会会议上的御词中也提及——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爆发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而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就会在3500多宗左右,或不到三千宗;而不是现在的近7000宗。 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时,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分别在世界和东南亚位居第18位和榜首,至于我们的新冠肺炎总死亡病例则排在世界第33位。 如今我们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的世界排名已经滑落到第56位。但事实上,要不是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话,我们的总确诊病例应该排在世界第70位之上。我们理应排在人口比我们多超过两倍的泰国之后。泰国目前只有3033宗确诊病例(死亡病例56宗),排在第70位。 目前为止,共有11个国家的新冠肺炎总确诊病例突破10万宗。这些国家是(1) 美国 – 1,570,144宗; (2) 俄罗斯 – 299,941宗; (3) 西班牙 – 278,803宗; (4) 巴西 – 271,628宗; (5) 英国 – 248,818宗; (6) 意大利 – 226,699宗;...

一日国会创造世界纪录 国盟架空国会监督审查功能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9日(星期二)发布的媒体文告: 在对抗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全政府”和“全社会”的退场策略和蓝图在哪里? 昨天的一日国会会议可说是一言难尽——从最短的元首国会开幕御词,到马来西亚创造了国会议员戴着口罩出席一日会议的世界纪录。国会议员带着口罩不仅是为了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也标志着因为政府以违宪的方式架空了国会监督和审查的功能,而让国会议员变得有口难言。 然而,有一件事很突出——国民联盟政府在许多治理领域都言行不一。 元首对“潜伏的种族分化”表示关注。他也谈及许多大力奉行仇恨、种族和宗教政治的从政者,即使破坏了国家的稳定,现在却都占据政府的重要位置。 元首提到了国家建设原则——国家原则,但是在现任政府里,有几位部长并不赞同国家原则。 元首警告说,若国家继续受到腐败的困扰,马来西亚不会成功,尤其是当里扎阿兹在涉嫌2.48亿美元(10.8亿令吉)与一马公司有关的洗钱案中,以不等同于无罪的情况获释,条件是归还他所获得的约1.073亿美元(4.653亿令吉)。这样一来,人民和国际社会因希望联盟政府开启的反腐败努力而建立起来的信心,将因腐败的认罪协商而被削弱。 元首谈到了让马来西亚实现更高的成就,以及诚实和负责任地履行人民付托的信任是重要的。可是,在他发表御词后的隔天,这些据称在国会开会前夕表达支持成立国盟的政党,现在却公开否认他们曾经达成这样的协议。 元首御词是政府拟定来年施政的政策声明。 在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这场无形战争中,政府的退场策略和蓝图显然是缺失的。这个退场策略和蓝图必须涵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以及让国会发挥监督和审查的功能。如此一来,我国才能成功战胜新冠病毒的多重战争,包括遏制新冠病毒和防止它再度扬升,确保马来西亚经济快速反弹——无论我们需要两年或五年的时间,直至研发出有效并广泛使用的疫苗。 马来西亚,你何去何从?

禁国会监督与审查政府 国盟制造世界级笑话!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8日(星期一)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盟领袖至少能制造世界级的笑话——今天保证拥有世界级的治理,隔天就禁止国会发挥监督与审查政府的功能,从而摧毁了世界级治理的基础 国盟领袖至少能制造世界级的笑话——今天保证拥有世界级的治理,隔天就禁止国会发挥监督与审查政府的功能,从而摧毁了世界级治理的基础! 今天的一日国会会议,是国会在马来西亚63年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它意味着内阁不接受《马来西亚宪法》,以及我国奉行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也不接受法治。 要是内阁支持《宪法》第43(3)条文的规定,即“内阁对国会集体负责”,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随着禁制国会直到7月,国会无法行使监督与审查政府的功能,内阁将对谁集体负责? 如果内阁部长真诚和忠实于他们在元首御前宣誓就职时宣读的《宪法》第6附录—— “保存、保护和捍卫”宪法,他们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马来西亚的内阁公然拒绝马来西亚建国基础的五大国家原则! 曾经有一个政党的部长们公然拒绝将《国家原则》作为国家建设的基础。可是,这种反对国家原则的病毒首次感染了所有的部长,才会导致内阁决定召开一日国会会议。 国会议员应该更早之前就开会,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遏制新冠病毒爆发并防止新冠病毒疫情再度扬升,以及迅速恢复被疫情摧毁的马来西亚经济。换句话说,这挑战是如何在不久的将来与新冠病毒共存——这段时间可能长达5年,而不仅仅是早先认为的12至24个月。 国会开会只是为了符合宪法规定的每6个月至少召开一次会议的要求,而不是致力于确保马来西亚在国会拥有强大的监督和审查政府政策的基础上,具备世界级的治理能力,以引导我国度过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挑战。这是令人悲愤的情况! 政府非但没有在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无形战争中,开展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最佳做法,反而令马来西亚永远蒙羞和臭名昭著。我国陷入了世界上其中一个最糟糕的做法,容许滥用权力、腐败猖獗、盗贼统治死灰复燃和广泛侵犯人权。 林吉祥

行动管制令满两个月 紧闭国会是最糟措施

民主行动党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7日(星期天)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世界在新冠肺炎瘟疫中经历了不同的教训,且让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学习那些好的,而不是在控制冠状病毒时进行那些最糟糕的措施,并重启受到瘟疫摧残的经济引擎 世界在新冠肺炎瘟疫中经历了不同的教训,且让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学习那些好的,而不是在控制冠状病毒时进行那些最糟糕的措施,并重启受到瘟疫摧残的经济引擎。 今天距离自2020年3月18日实行的行动管制令(MCO)已经整整有两个月了。 新冠肺炎瘟疫在全球的状况在过去两个月中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在两个月前,它扩散到178个国家,其中有70个国家和地区录得死亡病例;但来到现在,这个疾病已经出现在222个国家里,其中有多达183个国家存在着死亡病例。 全世界的总确诊病例在2020年3月18日刚刚突破20万大关,但死亡病例却不到9000宗,其中有超过一半来自中国。今天,全世界的总病例已经增加21倍,共超过470万宗,而死亡病例则增加了35倍,达到逾31万3000宗。 当马来西亚在3月18日时实行MCO时,我们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总数方面分别位居世界第18和第33位。现在我们在这两方面的数据的世界排名分别是第52和第62位。 我们本该不会经历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但即便如此,马来西亚在上个礼拜的表现也不会太差,日常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介于16至70宗,而整个礼拜共有5宗死亡病例。 马来西亚人民期盼零确诊和零死亡病例的一天的到来,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已经在对抗新冠肺炎的隐形战争中获胜了,要知道这场战争将会是漫长和持久的,有专家还说道它的疫苗可能需要长达五年而不只是12至24个月的时间才能发展出来和广泛供应。 昨天,日本、泰国、冰岛、纽西兰和香港是其中一些在过去24个小时中录得零确诊和零死亡病例的国家和地区,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终止了他们控制冠状病毒的隐形战争,或是他们并没有策划和实施经济复苏计划的策略。 举例来说,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共有1万6203宗,死亡病例则有713宗。该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4月中旬达到高峰,那个时候的日常增幅多达500宗,这进而导致日本政府在4月16日颁布紧急状态,尽管它的限制比其他国家的还宽松得多。 现在,日本领袖正努力的发展出一套退场策略和未来路向图,希冀能够在人命和经济之间取得平衡。 另一边厢我们则目睹了新冠肺炎在欧洲和美国肆虐的惨况,比如在意大利,确诊病例从3月18日的3万5713宗增至现在的22万4760宗(增幅6.3倍)、西班牙,从1万4769宗增至27万6505宗(增幅18.7倍)、德国,从1万2327宗增至17万6247宗(增幅14.3倍)、法国,从9634宗增至17万9365宗(增幅18.6倍)、英国,从3269宗增至24万161宗(增至73.5倍),以及美国,从9296宗增至150万6169宗(增幅162倍)。 这样的惨况不只出现在西方。巴西在3月18日的确诊病例比马来西亚还少,只有529宗和4宗的死亡病例,但却在之后飙升成为世界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最多的三个国家之一,它甚至比中国的还多,达到27万2043宗(增幅514倍,比美国的还要高),死亡病例也增至2537宗。 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但却在过去两个月中被俄罗斯、巴西、土耳其、伊朗、印度和秘鲁等国家超越。 当MCO在3月18日实施时,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的死亡病例总数达到四位数,那就是中国、意大利和伊朗。 来到今天,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总数超过1000宗达到四位数的国家共有24个,其中头15个国家如下: 1. 美国 – 89,538宗 2. 英国 – 34,466宗 3. 意大利 – 31,763宗 4. 法国 – 27,625宗 5. 西班牙 – 27,563宗 6. 巴西 – 15,633宗 7. 比利时 – 9,005宗 8. 德国 –...

降职是羞辱和违宪 政府应立刻复职下议院秘书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6日(星期六)发布的媒体文告: 里祖安应立即复职为下议院秘书,因为骤然将他降职不但是对他的羞辱,也是违反《马来西亚宪法》第65(2)条文的惩处。 里祖安(Riduan Rahmat)从2020年2月22日被任命为下议院秘书不到3个月就被降职,创下任期最短的下议院秘书的记录。 对于为国会服务了31年的里祖安而言,这是一个不光彩的结局。他于1989年1月31日开始担任马来西亚国会的行政官员,并自2014年9月8日起出任上议院秘书。 里祖安应立即复职为下议院秘书,因为骤然将他降职不但是对他的羞辱,也是违反《马来西亚宪法》第65(2)条文的惩处。 第65(2)条文规定,作为高阶公务员的下议院秘书,应由国家元首任命,并且“应出任该职位直至一般公务员的法定退休年龄, 除非他在退休之前辞职,或转任其他公共服务的职位。” 里祖安不是“转任其他公共服务的职位”,而是受到无根据的违宪处罚,并且还骤然被降职。 违背宪法三权分立基本原则 下议院秘书比上议院秘书的级别高。从2014年8月8日至2020年2月21日,里祖安担任上议院秘书近6年。担任下议院秘书超过两年的拿督罗斯米(Datuk Roosme binti Hamzah)退休后,里祖安被擢升为下议院秘书。 如今,他已被降职为上议院行政秘书。这个职位甚至比他之前担任的上议院秘书一职还要低阶,而他昔日的下属如今已成为他的上司。 如果里祖安以下议院秘书的身份严重失职,就应该调查他的不当行为。因为在没有任何理由或适当调查的情况下,他不应受到惩罚并突如其来地被降职。 其实,有鉴于下议院秘书是高阶职位,“除了基于联邦法庭法官裁定的理由和方式”,即通过调查法庭裁定,否则不应该撤除里祖安的下议院秘书之职。 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解释,为何他对里祖安采取违宪处罚和突如其来的降职,以及此事是否已提交内阁批准,还是仅由国会事务部长决定。 里祖安是否因为议长接纳敦马哈迪在星期一的国会对首相提出不信任动议而受到惩罚? 这是否足以证明突如其来地把里祖安降职,是羞辱性和严重的不当之举? 让调查法庭裁定这一宪法问题吧!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理解,国会事务部长不是国会的领袖。如果他可以要求下议院秘书按照他的指示行事,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嘲弄马来西亚宪法中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国会的领袖是议长,而下议院秘书是议长的下属而非国会事务部长的下属。后者仅负责政府的国会事务,不能在国会称王。 林吉祥

国会下议院秘书忽被降职 国盟是否遵守议会民主制度与宪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5月15日(星期五)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盟政府连至少体面的24小时通知都没有给下议院秘书里祖安,突如其来地把他立即降职,不但是对他极大的羞辱,也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致力于遵守议会民主制度与《马来西亚宪法》关于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国盟政府连至少体面的24小时通知都没有给下议院秘书里祖安(Riduan Rahmat),突如其来地把他立即降职,不但是对他极大的羞辱,也令人怀疑国盟政府是否致力于遵守议会民主制度与《马来西亚宪法》关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这是不是内阁表现出的权力傲慢,对国会接纳敦马哈迪医生提出的不信任动议表达不满?这也导致政府再度缩短国会5月18日的会议,议程只剩下国家元首发表施政御词。 里祖安于2020年5月13日最后一次以下议员秘书的身份,发出通告给国会议员,告知5月18日的国会会议已经缩短至剩下元首发表施政御词。 里祖安在通告中附加了一页5月18日会议的“日程”,让人怀疑今年早些时候关于国会会议日程的通告,是否会一再修改。 里祖安之前在4月17日的通告中,发送了二度修改的国会会议日程,即7月13日至8月27日开会25天;9月28日至11月26日召开36天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议。 那是国会第二次更换今年的开会日期。 里祖安在3月4日发给国会议员的通告指出,国会将于5月18日至6月23日举行长达15天的会议,包括分配给后座议员8天针对“感谢元首施政御词”的辩论,5天用于部长答复,以及1天用于辩论政府事务。此外,7月27日至8月27日将举行17天的国会会议,而9月28日至11月26日则将举行为期36天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议。国会将一共召开71天的会议。 这与之前下议院前秘书拿督罗斯米(Roosme binti Hamzah)第一次发送给国会议员的2020年国会会议的日期有所不同。当时设定的下议院开会日期为3月9日至4月16日(24天),接着是7月20日至8月27日(21天),最后是9月28日至11月19日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会议(32天),一共开会77天。 今年国会开会天数已经从原来的77天缩短至62天。后座议员针对“感谢元首施政御词”的辩论也从8天减半至4天。 今年国会开会的天数会再度减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