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巴生候任国会议员促查尔斯圣地亚哥全国禁止使用塑料袋

巴生区候任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文告,2018年6月5日 查尔斯促全国禁止使用塑料袋 (巴生区5日讯)适逢6月5日世界环保日,巴生区候选国会议员查尔斯呼吁全民以实际行动保护环境,向一次性塑料袋说不! 他警告,若使用塑料袋的当下趋势没有改变,2050年海洋里的塑料袋将比鱼更多。若您在2050年去钓鱼,你会钓到更多塑料袋,而非鱼。 查尔斯说,我们生活环境中第二多的塑料物品是饮料罐子、罐盖子、塑料饭盒、超市塑料袋、饮料盖子、吸水管和搅拌棒。这些塑料品对环境造成非常大的破坏。 “不仅如此,许多塑料微粒被养畜动物或鱼儿吃下,牠们错以为那是食物,所以我们桌上的食物也被塑料污染。虽然多数鱼体内的塑料在被吃前已被清除,但许多研究显示,纳米体积大小的塑料微粒会从海洋生物内脏转移到肉中。是的,我们已经通过鱼肉或其它海洋生物吃下塑料。” 查尔斯感叹,由于没有良好处理塑料垃圾,地下水道被阻塞,成为蚊虫的繁殖温床。这增加病媒传播的疾病,如骨痛热症。 他促请政府采取扎实的行动计划,以即刻阻止这个危害极大的问题。政府应追随雪州和槟州政府的步伐,在全国禁止使用塑料袋。如此,我们将能大量减少使用塑料,解决塑料垃圾管理失当的问题。 查尔斯也呼吁世界公民对危害全球的塑料垃圾现状一起承担责任及改变现状。 他建议改变从小做起,从每个人的家里做起,以打造一个孩子和未来世代可以安全生活的地球。以下是他的几个建议: (一)要求餐馆使用非塑料饭盒 (二)带环保袋去超市购物 (三)拒绝使用塑料刀叉或吸水管 (四)步行时捡起您看到的塑料 (五)随身携带可充装水罐 (六)告诉您的地方政府代表,您支持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 巴生区候任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支持民间发起“学生非新娘”运动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赞扬由非政府组织、公民团体和个人发起的“学生非新娘”运动。 他全力支持禁止童婚的倡议,并促请大马人公开支持这个运动。 查尔斯主张,大马人应该公开讨论童婚的议题,因为这不但剥夺儿童的权利和他们的童年,也造成生理、性和情绪上的创伤。 他对于伊斯兰事务部主动展开讨论以禁止童婚感到欣慰,因为这与希盟的大选宣言一致。 “当该部门开始与伊斯兰法庭的法官商议检讨目前允许童婚的伊斯兰法律,我们至少应该逮捕和提控对该孩童以进行性剥削的41岁中年人。他公开承认自7岁时就开始诱引她。” 查尔斯说,若政府不带走该儿童及安排住在安全的环境,该中年人会以婚姻作为掩饰剥削她。 他不满该中年人仍然逍遥法外及可接近该儿童,他认为童婚意味允许对儿童的性剥削,在政府的监视下纵容恋童癖。 查尔斯强调,政府不应该担心保守势力和反对者的政治反弹,我们应该为每一个和所有孩子做出正确的事。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7月19日发表文告:

停止鞭打和其它形式的酷刑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9月3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促请有关当局停止鞭打与其它形式的酷刑。 他说,鞭打作为一种极不道德的酷刑,目的是为了羞辱受刑者和他们的家属。 查尔斯认为,鞭打的刑罚违背我国即将于今年签署的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的基本精神。 他对于两个女人因在车里尝试进行性行为而在登嘉楼被鞭打感到震惊,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关当局允许一百个人围观她们受刑。 查尔斯补充,将两个成年人的同意性行为刑事化违反国际人权法,更何况大马已签署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他非常担心,过去几个月国内不断高涨的反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情绪。 “上个月,一个跨性别妇女被八个男人殴打,导致她骨头断裂,过去一年也有许多类似的案件。” 查尔斯强调,社会必须停止针对LGBT群体,停止侵犯她们的隐私和暴力对付他们,大家必须共同成长和拥抱多元。 他说,人民在第十四届大选遴选希盟政府,因为他们投选一个兼容并包的新政府,所以政府必须即刻废除所有惩罚同性恋行为的法律。 所以,政府必须确保没有人公开接受鞭刑,更何况仅仅因为他们的性行为。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联邦政府颁合约给雪河公司SPLASH,过去一周制水,却怪罪雪州政府?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文告,2018年3月12日 彻查SPLASH断水事件,探讨是否应中止合约 一位巴生的选民说,人民不会记得雪州政府过去五年为人民所做的事,但他们肯定记得过去七天发生的事。 过去一周发生的断水事件,恰恰发生在竞争最激烈的下届大全国选之前。 对深受其害的50万雪州人民来说,过去七天非常难熬。他们家里完全没有水供,原因是一个水供处理厂的水管爆裂。 他们对雪州政府感到愤怒,马桶无水冲洗,厨房没水饮用,商店的罐装水也快速售完。 他们的愤怒是合理的。但是该负责断水事件的并非雪州政府、雪州水供公司(Syabas)或雪兰莪之水(Air Selangor)。 2000年1月,雪河公司(SPLASH)从上届雪州国阵政府手上获得30年合约,以建造、操作和保养该水供处理厂。 这表示,雪河公司是为雪州水供公司提供处理水的特许经营权公司。当水供处理厂发生问题,雪河公司必须负上全责。 雪河公司不但没有即刻及定期提供维修工作的最新进展,它也没有处理紧急状况的应急方案。 从2016年起,其中三个水泵就没有维修或保养过。 雪兰莪之水接收到消费者投诉后,也确认第四个水泵已损坏,导致水坝每天流失 3千万公升的水。 第四个水泵被维修后,重新启动供水系统时,水管突然爆裂,造成五个工人受伤。 显然,水供处理厂没有获得良好保养,数千个家庭因缺水陷入困境,更遑论他们需购买食物和水的额外开销。 因此,国家水供服务委员会(SPAN)应彻查此事,查明为何三个水泵超过一年没有维修,爆裂的原因,作业程序是否被遵循,系统是否被良好保养,以及雪河公司应否赔偿消费者。 雪河公司也面临财务问题,它欠国能公司的债务高达数百万令吉。 至关重要的是,既然雪河公司的保养差劲和惊人的债务,它的特许经营权是否应该被中止。 雪州人民不能因为雪河公司的差劲表现而再次面对断水危机。 民主行动党藉 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入禀法庭 阻止提呈选区重划报告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27日文告: 尽管反对党政治人物、公民社会和公众一直反对选区重划,政府依然置若罔闻。相反的,政府积极推动国会辩论选举委员会的选区重划报告。 在没有选择之下,我被迫向法庭申请庭令,以阻止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明日将选区重划报告提呈国会辩论。 该报告并不完整,因为选委员还没有调查107组人的反对意见,总数有10万个选民反对选区重划。 选委会没有咨询这些雪州选民,已经违反联邦宪法。宪法阐明选委会必须聆听所有反对意见。 再者,法庭还没有针对槟州和雪州政府的案件作出裁决。鉴于两州政府将选区重划报告带上不同的法庭挑战,下议院议长若允许辩论该份报告,将会妨碍司法审理。 选委会没有举办听证会既将报告提呈给首相,若法庭判这个做法错误,正义将被扭曲。 这样的判决将导致选区重划报告完全失效,而我们将辩论一份无效的报告。 我们有责任代表人民,确保选举不会因为选区划分不公而被偷走。选区划分协助执政联盟国阵赢取选票。 新的选区界限将影响超过半数的国州议席,并将边缘议席的选民移进反对党的强区,这些国会议席拥有超过10万个选民,但仍只代表国会的一个议席。 然而,国阵控制的国会议席如布特拉再也,只有区区1万7千个选民。 这清楚显示,选区重划报告通过国会后,即将来临的下一届大选绝不可能自由和公正。 下议院只有222个国会议员,国阵的人数可以轻而易举投票通过辩论。 但是,如果人民发出强烈的抗议,将能施加足够的压力暂停选区重划。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选区划分报告绕过程序 若不撤回违宪破坏法治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26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批评选委会绕过宪法程序,强行将选区划分报告提呈给首相。他呼吁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即刻撤回该报告,否则将违反作为最高法律的联邦宪法。 他强调,宪法清楚阐明,选委会只能在地方调查完成后将报告提呈给首相。但是选委会依然没有调查107个雪州选民的反对意见,他们于今年1月中针对选委会第二份选区重划报告提出反对。 “雪州和槟州政府也针对选区重划报告的合法性问题分别带上上诉庭和联邦法庭,至今犹未裁决。这些法庭必须被允许作出判决,其后该报告才成为合法文件,然后才能提呈给纳吉。”查尔斯说 班迪卡去年做了一个决定,既国会不能辩论任何在法庭聆听的案件,班迪卡肯定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上个星期将选区重划报告分发给国会议员违反了宪法要求。 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时常凸显自己是个严格遵守条规的人。若是如此,他不应该允许下议院辩论选举委员会提呈的选区重划报告。该报告必须撤回,直到法庭对所有选区重划的反对和法律挑战做出决定。 他提醒班迪卡,允许下议院辩论选区重划的报告,将违反联邦宪法和破坏法治。 查尔斯说,选区重划报告目前正在国会被强行推过,因为新的选区界限有利于国阵。政治分析员黄进发博士已发出警告,选委会建议的选区重划将允许执政联盟以40巴仙的选票获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 “学者、反对党政治人物和公民社会也批评选区重划不但不公平,也制造一些族群为主的选区,选委会却仓促行事。所以,选委会的做法明显居心不良。”查尔斯质疑 他呼吁班迪卡和国会议员不能接受辩论选区重划的报告,因为议员的角色不只是维护联邦宪法和法治,他们也必须确保下一届大选是自由与公平的选举。国会需确保选举没有舞弊,选民的选票不被偷窃。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选区重划违宪 班迪卡绑架选民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28日发表文告: 再没有其它方法可以这样说。 国会议长班迪卡阿敏允许下议院辩论选区重划的报告,这是绑架整个国家。 一旦报告仓促通过国会,选民在来临的大选将失去公平机会,他的决定侵犯每一个大马选民的权利。 本应维护联邦宪法的人却不合理地践踏它,尽管他完全知道,辩论该报告妨碍司法审理。 班迪卡阿敏的决定,让人质疑他是否国阵的工具,因为新的选区界限减少混合议席,这会协助执政的国阵赢得更多联邦议席。 选区重划的做法显然违宪,通过操纵选民人数和组成以让执政党得利,这导致国会不再能代表大马人民。 班迪卡去年决定,国会不能辩论任何在法庭聆审的案件,他现在是自相矛盾。 2017年7月,他拒绝反对党议员关于一马发展公司的质询,他维护自己的决定,说这会妨碍司法审理。 班迪卡说,美国司法部的民事诉讼正在进行中,他担心允许质询会妨碍司法审理。 他这样说,“作为议长,我必须考虑该问题和答案影响提控者、被控者或正在进行的审讯的可能性” 那么,雪州和槟城政府挑战选区重划合法性的法庭案件,又有什么不同? 选委会没有举办听证会,就把报告提呈给首相,若法庭判这个做法错误,正义将被扭曲。 而班迪卡正迫使我们辩论一份非法的报告。 议长时常说,他有权决定国会应该辩论什么课题,他的决定是最终的决定。 可是,他下议院议长的职位和随之而来的权力,绝不会高过联邦宪法。 班迪卡必须因为自以为是的态度而感到耻辱。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维护民主和平等 马华应抛弃“华人投华人”论述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4月6日文告: 我对于马华公会巴生区副主席,也是该党第14届大选巴生国会候选人郑有文,4月4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的种族主义言论感到困惑。 他批评我非巴生人、非华裔、相对少接触华裔商人和华社。他促请巴生选民选人不选党,说无论来自任何政党,好的华裔领袖应该留在国会以维护华裔的权益,唯有更多华裔当选,马华才能进入内阁争取华裔的权益。 首先,代议制民主是人民选择代表自己利益的候选人进入立法议会,候选人能否代表人民的利益,取决于他们的政策,而不是他的族群背景或出生地。 说明这个民主原则的最好的例子,莫过于马华内阁部长完全无法阻止巫统与伊斯兰党串谋推行《2016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修正案》(简称RUU355)。马华也无法阻止吉隆坡市政厅禁止举办啤酒节。两件事都侵蚀世俗民主的根基及侵犯非穆斯林的基本自由。 当所有马华国会议员在国会保持沉默,我在国会强烈反对RUU355法案。我也坚决维护非穆斯林参与啤酒节的权利。但是,吉隆坡市政厅咨询理事会内的马华代表黄存儒却无法阻止禁止啤酒节的决定。 归根究底,巫统完全不尊重马华,即使两个政党都在执政联盟中扮演主要角色。因此,“华人投华人”的论述明显错误,因为马华无法捍卫少数族群包括华裔的权利。投选郑有文和马华只会选出对巫统唯唯诺诺的跟班,而非真正的人民代议士。 郑有文说,若他成功当选及国阵重夺雪州政府,他将要求维修巴生区华小的破损屋顶和设施。这样的言论极其不可思议。 郑有文忘记了,马华在朝不在野,所有联邦部门包括教育部都是国阵政府的职权范围。若真心想要帮助巴生区内的华小,他应该要求他的马华同僚暨教育部副部长即刻拨款维修华小屋顶和设施。这再次显示马华当家不当权,他们即使掌握权力也无法帮助华裔。 相反的,希望联盟领导的雪州政府自2008年以来就每年拨款4百万令吉给州内的华小,2百万令吉给巴生4独中。2017年开始拨给华小的款额更增加到6百万令吉。自2008年开始,雪州政府也批准了67.65英亩地以允许华小扩建。这些措施在国阵领导的年代不可能发生。 我也感到遗憾,作为国会候选人的郑有文,只能用“与华商更好沟通”作为他的卖点。我相信巴生人民需要一个精通公共政策包括经济政策的国会议员,他们不需要为了选一个精通语文的人特地排队去投票箱画个叉。 自从2008年获选开始,我一直通过国会、圆桌会议和公共论坛维护中小型企业的权益。我反对国阵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例如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让跨国企业和本地大公司获益,伤害中小型企业的利益。我也促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拨款培训中小型企业,评估跨太平洋贸易协定对中小型企业的影响。这些都保护华裔中小型企业的利益。 郑有文也错误指责我没有为华商做任何事。我时常与华商保持联络及协助他们解决问题。数年前,我协助直落昂厂商公会解决基本设施问题,修补崎岖不平的道路。最近,在我的要求下,雪州政府也同意在直落昂建4条跑道的公路,以减少交通阻塞。 简而言之,真正维护各族人民权益的是来自捍卫民主的行动党和希盟政治人物,无论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原住民、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在我们优秀的政策下受惠。 在雪州和槟州政府的良好治理下,人民的生活水平和政府的服务品质都大幅度提升,社会安全网也保护低收入阶层的利益,这些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郑有文自己也承认,免费巴士是很好的政策,他不认为需要废除。 我促请郑有文抛弃狭隘的“华人投华人”论述,反之,他应该维护全民的民主和平等权利。 他现在就可以施压国阵联邦政策废除歧视性的政策,如限制华校的数量、不公平的华小发展拨款、RUU355和新经济政策。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歧视统考生 造成人才流失

民主行动党原任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于2018年4月11日文告: 民主行动党原任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抨击国阵政府对国际学生进入本地大学的条件非常宽松,却对独中高中统考文凭施加不合理的条件。这种外国月亮比较圆,歧视本土高素质教育文凭的做法,非常的荒谬! 查尔斯说,国阵的大选宣言说明,高中统考文凭持有者必须拥有大马教育文凭国语科优等和历史科及格成绩,才能被“考虑”进入本地大学。可是,所有本地大学接受国际学生以大马高等教育文凭(STPM)同等资格的文凭申请入学,包括剑桥A水平及其它文凭。除此之外,国际学生只需要精通英语,完全没有历史科及格的要求。 他质疑,同样是以非国语教学的剑桥A水平文凭和独中高中统考文凭,为何国阵看守政府厚此薄彼,以双重标准对待之?而且,政府既然已经开了先河,接纳高等教育文凭以外的文凭如大学预科班(Matriculation)申请进入本地大学,它应该一视同仁对待高中统考文凭持有者。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一千多所大专学府接受高中统考文凭作为入学条件,包括设在我国的外国大学分校。我促请国阵不要固步自封,逆世界潮流而行,刻意为难高中统考文凭持有者。”查尔斯说。 查尔斯担心,若本地大学继续拒绝统考生,更多的独中毕业生在外国完成学业后会羁留国外,造成严重人才流失的后果,这对我国未来的经济发展非常不利。 在电子与知识经济时代,人才将是经济是否具备竞争力的关键因素,若政府不修改现有的狭隘高等教育政策,人才不可避免将外流。无法解决人才外流的“推力”问题,政府再成立十个人才机构(Talentcorp)也是于事无补。  

支持玛丽亚陈参选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7日发表文告: 若我们有注意,我们将发现这几年来,公民社会的角色有了重大的改变。 公民社会代表扮演关键、多元和积极角色,以支援国内、区域和全球的治理。 下届大选对大马人而言非常重要,这是社会行动者如玛丽亚陈可以表达立场的一个关键领域。 玛丽亚辞去净选盟职位后才宣布竞选,这证明她的廉正无私。倘若获选为民意代表,她将有更大的空间去争取国内的选举改革。 自从她宣布竞选后,我们听到许多对她和净选盟的强烈批评。 一些人说她是反对党的傀儡,另一些质疑净选盟的中立性。 那样的观点是浅薄的 – 净选盟不是依赖个人魅力的组织,它仍未放弃争取自由与公正选举的斗争。 玛丽亚也不天真,反对党掌权后,她不会轻易妥协改革议程。 玛丽亚已清楚说明,她只会在希盟提供一个国会议席的情况下参与选举。唯有如此,她才能继续推动改革议程,以高素质的辩论改变国会的论述。 她将以希盟的独立候选人名义竞选,而不是参与任何反对党,这是为了确保她的独立性,以及坚持她的选举改革议程。 因此,执政党和他们同盟无需对此喧闹起哄。 或许他们担心,她若赢了,国会内要求自由与公正选举的声音将被强化。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738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