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选区重划违宪 班迪卡绑架选民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28日发表文告: 再没有其它方法可以这样说。 国会议长班迪卡阿敏允许下议院辩论选区重划的报告,这是绑架整个国家。 一旦报告仓促通过国会,选民在来临的大选将失去公平机会,他的决定侵犯每一个大马选民的权利。 本应维护联邦宪法的人却不合理地践踏它,尽管他完全知道,辩论该报告妨碍司法审理。 班迪卡阿敏的决定,让人质疑他是否国阵的工具,因为新的选区界限减少混合议席,这会协助执政的国阵赢得更多联邦议席。 选区重划的做法显然违宪,通过操纵选民人数和组成以让执政党得利,这导致国会不再能代表大马人民。 班迪卡去年决定,国会不能辩论任何在法庭聆审的案件,他现在是自相矛盾。 2017年7月,他拒绝反对党议员关于一马发展公司的质询,他维护自己的决定,说这会妨碍司法审理。 班迪卡说,美国司法部的民事诉讼正在进行中,他担心允许质询会妨碍司法审理。 他这样说,“作为议长,我必须考虑该问题和答案影响提控者、被控者或正在进行的审讯的可能性” 那么,雪州和槟城政府挑战选区重划合法性的法庭案件,又有什么不同? 选委会没有举办听证会,就把报告提呈给首相,若法庭判这个做法错误,正义将被扭曲。 而班迪卡正迫使我们辩论一份非法的报告。 议长时常说,他有权决定国会应该辩论什么课题,他的决定是最终的决定。 可是,他下议院议长的职位和随之而来的权力,绝不会高过联邦宪法。 班迪卡必须因为自以为是的态度而感到耻辱。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政府应该制订儿童贫穷法令!

制订儿童贫穷法令 (吉隆坡8日讯)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政府制订儿童贫穷法令,设立一个儿童贫穷委员会,作为政府克服儿童贫穷问题的主要咨询对象。 他说,儿童贫穷委员会将探讨儿童贫穷的根本原因,包括家庭的经济机会,以确保他们赚取适当的收入和建设资产,如此才能避免贫穷和其它风险因素。 查尔斯强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指出公共政策的弊端。许多居住在吉隆坡廉价组屋的儿童生活贫困及缺乏营养,这证明现有政策无法为城市贫穷家庭提供更有素质的生活。该报告指出,儿童的健康和父母经济状况紧密关联。因此,成功的政策策略将为父母和儿童提供更好的机会。 “我在国会提呈一个动议,要求政府针对廉价组屋逐渐提高的儿童贫穷率宣布全国紧急状况。可是,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却说,各政府部门已开始研究该报告,因此不需要展开紧急辩论。” 查尔斯遗憾地说。 实际上,议长的决定凸显他的傲慢和政府的否认症候群。这是不能接受的。当五分之一的儿童营养不良,80巴仙的家庭没有一令吉的储蓄,而且情况比泰国更严重,政府应该将解决儿童贫穷视为首要任务。 我呼吁国会议长重新考虑他的决定,允许国会用一天的时间辩论该课题。财政部、卫生部、教育部、房屋与地方政府部、妇女、家庭和社区发展部应该参与该辩论环节。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报告已经十天,我们却没有听到来自首相纳吉拉萨和其它部门的只言片语。除了联邦直辖区部即刻回应说,吉隆坡市政厅为廉价组屋居民提供安全与合适的房屋服务,它否认在此事件上的疏忽。 这是巫统治理下的标准回应方式,巫统不会下令各部门研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建议,以尝试寻找解决方案。 该报告提供的数据敲响了社会的警钟。它提出的各种问题如家庭贫穷导致儿童无法享有基本教育,父母无法支付租金,因为陷入相对或绝对贫穷,廉价组屋缺乏学习和玩乐空间,差劲的组屋维修服务等等。 如果我们继续等待问题恶化,查尔斯担心,我们或许将面对垂死的儿童。 民主行动党藉 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我们是否已失去人道精神?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2月24日发表文告: 我们是否已失去人道精神? 马来西亚还有人道精神吗?一名外国的外交官询问这个重要的问题。 对于印尼女佣之死没在大马内部引发公众谴责,瑞士驻马来西亚大使迈克.温兹克感到吃惊。 26岁的阿德丽娜被雇主虐待,导致她的多个器官衰竭,最终死于医院。 当温兹克呐喊这是奴隶现象,我们选择保持沉默。 可是,虐待女佣和奴役人们,在马来西亚是新鲜事吗? 还记得妮玛拉?法庭于2014年判雇主赔偿一万令吉给妮玛拉,原因是这对夫妇造成妮玛拉胸口、背部、手臂、头部、脸孔、嘴巴、鼻子和情绪上的伤害。 虐待从2004年开始。她的雇主用热铁棒炙伤她的胸部和背部。 我们目睹太多这样的案件。为了警告暴力虐待女佣的大马雇主,印尼政府已数次禁止输出女佣,但随后又撤销禁令。 在我国,数以千计的移民工人继续在奴隶般的环境工作。 非营利组织Verité在2014年的报告揭露,根据国际标准和大马法律,他们访问的501个大马电子厂工人中,28巴仙工人声称被强迫工作。 大马的劳动力有40%是移民工人,他们面对的不人道待遇包括劳动力被剥削、生活条件恶劣、自由被限制和常被骚扰。 我们不曾忘记,27岁的印度公民罗克斯.沙帕林嘉仓皇逃出黑社会的奴役控制。此事上了头条新闻。 他被监禁在砂拉越一间肮脏的工厂,被支付20令吉的薪金。 我们不只虐待家庭帮佣和移民工人,也逼害穷人、被剥削者和边缘群体如LGBT。 我们可以在联合国机构会议上撒谎,说公平对待LGBT群体,可现实却迥然不同与令人震惊。 去年,18岁的槟城少年T.纳温因伤势太过严重而去世。 一群男孩殴打和欺负他,说他“娘娘腔”,送院后他被确定脑死。 27岁的跨性女生莎米拉.克里斯南被冷血谋杀,此事震惊全国。 凶手砍伤她的手掌、手臂、头部和腿部被砍伤,然后朝她开了三枪。 但警方说这不是仇恨罪行。 我们的报纸刊登“如何界定同性恋”的清单,首相纳吉拉萨说同性恋是具威胁性的异端文化。 原住民的权利继续被践踏。政府以发展为借口,强行夺走他们的土地。若原住民捍卫土地权利,他们将面临暴力对付及被政府提控。 许多原住民无法获得医疗服务,他们的孩子无法获得教育。 如今,我们看到犯罪率不断攀升,包括针对儿童的性侵犯和虐待。 当外国的外交官说出事实,我们是否感到惊讶? 作为大马公民,我们何时会下决心反对这样的暴行?我们何时会争取我们和其他人的权利?我们何时才会像温兹克那样愤怒,团结一致停止不公正之事? 若我们不即刻采取行动,我们永远都不会做。当我们无法保护比我们不幸者,我们所有人必须对此负上责任。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制订性别平等法 维护与提倡妇权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2日发表文告:   吉隆坡国际妇女游行后发生的事,证明为何我国需要2018年性别平等法。本地报章报导,几个妇女在游行后被骚扰。 根据马来邮报,一群男人抢夺她们的大字报,口出污言羞辱她们,用仇视跨性人的语言威胁她们。 我也知道,一群马来非政府组织针对此事报警,仅仅因为数名女性举起大字报要求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LGBT)的权利。 这样抨击集会参与者和持续妖魔化LGBT群体,无法令人接受。 这显示我们的社会多么不成熟,我们的国家如何退步。 所以,当我国签署的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歧视委员会在日内瓦的会议中观察到,大马仍未落实该委员会于2006年给予的建议,这并不令人惊讶。 政府代表无法回答联合国委员会成员的提问,清楚显示我国在禁止性别歧视方面,毫无寸进。 国际妇女节是欢庆妇女在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方面达致成就的日子。 在这个日子,我们肯定女性在打造更好工作环境、社会、家园和国家的举足轻重的角色。 数百万人在全世界参与游行,参与这场争取平等的斗争。 在大马,数百人参与游行,呼吁消除性别歧视、强暴文化和性别暴力。她们也要求强化政治权利与全民民主,争取平等机会和薪金,停止破坏环境。 若我们不能尊重这些要求,制订政策落实之,我们的国家无法进步。 我们必须有政治意愿赋权女性,实现性别平等。 我们必须保障权利,改善一般妇女和女孩的生活。 印度的自由斗士与行动者圣雄甘地说过,“在男人犯下的所有恶行当中,没有比暴力对待另一半人类或女人来得可耻、令人震惊和粗暴。 所以,让我们一起停止针对女性的雄性威风,一起尊重及强化她们。 大马可以制订性别平等法,作为改变这一切的第一步。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纳吉必须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表态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6日发表文告: 过去几个星期,大马首相纳吉拉萨已为下届全国大选展开如火如荼的选前运动。 他重复赞颂我国发展和进步的美好景象,以说服游移不定的中间选民。 当纳吉积极争取选票,他完全无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该报告发现,与全国的平均值比较,很高比率的吉隆坡廉价组屋儿童陷入贫困及缺乏营养。 他的内阁部长和支持者也忽视该报告,而其他人即刻说吉隆坡市政厅并没疏忽。 这个星期二,教育部长马兹尔.卡立蔑视那份报告。 在回复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伊莎时,他驳斥该报告指大马儿童的发育不良比非洲国家加纳更严重。 马兹尔没有提出支持他观点的论据,联邦直辖区部也是一样。 与之强烈对比的是,上个星期的一个记者会上,国阵后座俱乐部主席沙里尔沙末承认,政府应该采取多方面策略以解决贫穷问题。 江沙国会议员玛斯杜拉.雅兹也响应这个观点,她促请政府拉近收入差距,给予城市贫困儿童特别医疗服务。 国会内跨越党派及强力支持边缘化儿童的呼声,令人振奋不已。 我希望下议院议长班迪卡能够了解此事的急迫性。 上个星期,当我要求他允许国会辩论该报告,他说没有必要,因为六个政府部门已着手分析该报告,也将采取步骤解决问题。 马兹尔的说法与议长给予的理由完全相反。 许多反对党议员也要求政府马上采取行动,克服这些儿童的困境。 因此,内阁部长马兹尔和其他政府官员,不应漠视廉价组屋贫穷家庭面对的真实问题。 这份跨学科的报告由一组研究员写成,他们访问了来自吉隆坡和雪州17座廉价组屋的2,142个儿童。 该报告援引了2018年1月中的一个圆桌会议的讨论,提供意见的包括卫生部、国家银行以及公积金局的收入与储蓄数据。 马兹尔藐视这份报告的有力证据,他对问题完全视若无睹。 更重要的是,纳吉作为政府首长,必须代表政府对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表态,除非他认为选举运动比较儿童贫穷更重要。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停止鞭打和其它形式的酷刑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9月3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促请有关当局停止鞭打与其它形式的酷刑。 他说,鞭打作为一种极不道德的酷刑,目的是为了羞辱受刑者和他们的家属。 查尔斯认为,鞭打的刑罚违背我国即将于今年签署的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的基本精神。 他对于两个女人因在车里尝试进行性行为而在登嘉楼被鞭打感到震惊,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关当局允许一百个人围观她们受刑。 查尔斯补充,将两个成年人的同意性行为刑事化违反国际人权法,更何况大马已签署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他非常担心,过去几个月国内不断高涨的反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情绪。 “上个月,一个跨性别妇女被八个男人殴打,导致她骨头断裂,过去一年也有许多类似的案件。” 查尔斯强调,社会必须停止针对LGBT群体,停止侵犯她们的隐私和暴力对付他们,大家必须共同成长和拥抱多元。 他说,人民在第十四届大选遴选希盟政府,因为他们投选一个兼容并包的新政府,所以政府必须即刻废除所有惩罚同性恋行为的法律。 所以,政府必须确保没有人公开接受鞭刑,更何况仅仅因为他们的性行为。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入禀法庭 阻止提呈选区重划报告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27日文告: 尽管反对党政治人物、公民社会和公众一直反对选区重划,政府依然置若罔闻。相反的,政府积极推动国会辩论选举委员会的选区重划报告。 在没有选择之下,我被迫向法庭申请庭令,以阻止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明日将选区重划报告提呈国会辩论。 该报告并不完整,因为选委员还没有调查107组人的反对意见,总数有10万个选民反对选区重划。 选委会没有咨询这些雪州选民,已经违反联邦宪法。宪法阐明选委会必须聆听所有反对意见。 再者,法庭还没有针对槟州和雪州政府的案件作出裁决。鉴于两州政府将选区重划报告带上不同的法庭挑战,下议院议长若允许辩论该份报告,将会妨碍司法审理。 选委会没有举办听证会既将报告提呈给首相,若法庭判这个做法错误,正义将被扭曲。 这样的判决将导致选区重划报告完全失效,而我们将辩论一份无效的报告。 我们有责任代表人民,确保选举不会因为选区划分不公而被偷走。选区划分协助执政联盟国阵赢取选票。 新的选区界限将影响超过半数的国州议席,并将边缘议席的选民移进反对党的强区,这些国会议席拥有超过10万个选民,但仍只代表国会的一个议席。 然而,国阵控制的国会议席如布特拉再也,只有区区1万7千个选民。 这清楚显示,选区重划报告通过国会后,即将来临的下一届大选绝不可能自由和公正。 下议院只有222个国会议员,国阵的人数可以轻而易举投票通过辩论。 但是,如果人民发出强烈的抗议,将能施加足够的压力暂停选区重划。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支持民间发起“学生非新娘”运动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赞扬由非政府组织、公民团体和个人发起的“学生非新娘”运动。 他全力支持禁止童婚的倡议,并促请大马人公开支持这个运动。 查尔斯主张,大马人应该公开讨论童婚的议题,因为这不但剥夺儿童的权利和他们的童年,也造成生理、性和情绪上的创伤。 他对于伊斯兰事务部主动展开讨论以禁止童婚感到欣慰,因为这与希盟的大选宣言一致。 “当该部门开始与伊斯兰法庭的法官商议检讨目前允许童婚的伊斯兰法律,我们至少应该逮捕和提控对该孩童以进行性剥削的41岁中年人。他公开承认自7岁时就开始诱引她。” 查尔斯说,若政府不带走该儿童及安排住在安全的环境,该中年人会以婚姻作为掩饰剥削她。 他不满该中年人仍然逍遥法外及可接近该儿童,他认为童婚意味允许对儿童的性剥削,在政府的监视下纵容恋童癖。 查尔斯强调,政府不应该担心保守势力和反对者的政治反弹,我们应该为每一个和所有孩子做出正确的事。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7月19日发表文告:

废除官方机密法 制订资讯自由法

民主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2月23日发表文告: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首相纳吉废除官方机密法令,制订资讯自由法令,以防止马来西亚掉入贪污的深渊。 恶名昭彰的官方机密法令禁止国会议员、记者、公民社会甚至反贪委员会深入挖掘国内的贪腐资料。若他们敢于揭发贪腐丑闻,下场将惨不忍睹。政府对吹哨者穷追猛打,却不积极对付国内的腐败分子。 为了避免马来西亚变成闻名于世的贪污之国,我们需要资讯自由法令。我将在三月份的国会会议中提出动议,促请政府迅速落实资讯自由法令。 过去五年,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国家中反贪表现最差的国家,我们的邻国印尼、泰国、越南和缅甸的反贪指数已经改善。即便是柬埔寨,其指数也维持不变。 马来西亚的反贪指数却自2014年开始持续下滑,贪腐报告的排名中,我们甚至输给古巴。 政府打压新闻自由与不断萎缩的公民社会空间,是其中一个贪污指数下滑的原因。 更糟糕的是,反对党国会议员拉菲兹因揭发贪腐案件而被判坐监30个月。他曝露国家养牛公司主席莫哈末沙烈滥用公款购买公寓,结果被控触犯银行与金融公司法令。 这个判决将对未来的贪污案件产生寒蝉效应,妨碍其他吹哨者无畏无惧地揭露贪污。 我们应该建立制约与制衡的政府制度,而官方机密法令却是政府拒绝接受制衡的最好手段。

支持赛沙迪终结金钱政治

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谴责恫言杯葛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的该党支部领袖,并全力支持赛沙迪拒绝让金钱政治主导希盟的运作。 他说,希盟必须摒弃巫统思维,向投选希盟的人民负责。 “上届大选希盟的其中一个竞选主轴就是杜绝金钱政治和贪污,所以我们必须信守承诺。” 查尔斯强调。 他表示,土著团结党的支部领袖或许是成功的商人,但他们必须通过公开招标以获取政府工作与合约。 查尔斯说,正如赛沙迪所言,他们不能滥用各自的地位获取商业机会。若我们纵容这样的行为,希盟将不必巫统优秀。 他认为,我们如何处理此事至关重要,因为人民在盯着我们。 “在星期四的会议中,希盟领袖讨论此事时,应支持赛沙迪警告党员,抵制寻求商业合约和地位的文化。” 查尔斯说,若无法站稳这个立场,将是对人民委托的背叛。 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批评寻求合约的该党支部领袖,他们无耻地说为了离开巫统和参与土著团结党而失去所有,所以他们可利用权力寻求商业交易。 “我们必须证明他们错误,许多前巫统党员选择离开,是为了逃离即将沉没的船,而非为了寻求地位和机会” 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