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收买政治 支持沙州政府 林冠英:行动党领袖不是青蛙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7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坚决捍卫沙巴助理部长兼甘拜园区州议员珍妮拉欣邦与沙巴行动党民选议员们,他们拒绝被金钱和职位所收买,以背叛沙巴人民的委托和由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州政府。 沙菲益早前曾发出警告,有者动用国家权力骚扰和利诱沙巴执政联盟国州议员跳槽,以推翻由其领导的州政府,成立与现任联邦政府同联盟的政府。沙菲益坚决反对不是民选的国盟政府,以尊重人民在2018年大选时对希盟++(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民兴党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的委托。 此外,媒体报道也充斥着有关有人试图通过金钱政治,以高职和金钱收买国州议员的报道。行动党强烈谴责金钱政治文化,并对对方开出每人3200万令吉和副首长职位的条件感到震惊。 为了证明政府机构并没有被用作恐吓的政治工具,当局应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这些“青蛙”或“政治佣兵”。 行动党沙巴州议员公开要求这些青蛙和政治佣兵不要再骚扰并远离他们,因为行动党领袖并非是可以任人买卖的青蛙,行动党对此感到很是自豪。 行动党重申将全力支持由沙菲益领导的州政府。 行动党也将向所有遭受到骚扰或威胁的沙巴行动党国州议员提供支持,这包括法律援助。 行动党的甘拜园区州议员珍妮因揭露所发生的事件,而将面临法律行动。 我已经要求行动党署理主席,也是资深律师的哥宾星以及行动党法律局主任蓝卡巴为她提供协助。 林冠英

谴责马大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 社青团:政府应立法防治性骚扰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有关性骚扰的文告: 日前,马大新青年与马大学生会踢爆校方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据悉,不少学生被同一名讲师性骚扰,但校方却只将狼师草草降级了事。 当判决生效时,狼师已届退休年龄。校方的​​判决书根本无法伸张正义,也无法还学生一个公道,如同废纸。 在国外,#MeToo运动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性犯罪幸存者纷纷挺身而出,指控加害者,揭开父权社会的遮羞布,将权力结构不平等导致的性犯罪摊开在太阳底下。 难过的是,因为民风保守,保护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压力,幸存者不愿被”victim-blaming”等因素,#MeToo运动效应并未在马来西亚掀起涟漪。 但这位勇敢的马大生却无惧社会压力及眼光,挺身而出,指控位高权重的讲师。 遗憾的是,马大校方却选私下了结,让马大校方成为校园性骚扰者的共犯。 性骚扰案件在马来西亚校园屡见不鲜。 2019年,私立大学讲师利用社交媒体发出性骚扰信息予同事与同学; 2018年东马大学保安员闯入校园宿舍房内,强行撕破一名18岁女生的衣物,试图强奸女学 生; 2017年,也在马大,2名日本及台湾学生被国际学生性骚扰,但管理层却指示学生撤回报案。 2011年,理大的研究显示75%的大学生曾被性骚扰。 这些只是浮上台面上的报道,被扫进地毯里面的数据相信更为惊人。 一个一个海量数据的背后,我们的大学学府似乎没有从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因此,我们做出以下呼吁: 1. 马来西亚各大专应设立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准则。 虽然马大已有类似准则,但却未被认真执行。 在2017年,马大学术职工会就曾抨击校方在处理性骚扰案件时,并未遵从准则。此外,校方处理性犯罪的手法也必须更细腻,更照顾幸存者的感受。 英国大法官Lord Hewart说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undoubtedly seen to be done。 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并且必须让㆟看到正义获得伸张。案件审讯过程应该让人感到合理和公正。 在此案件当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诚信委员会并未通知学生关于判决或调查进度。不但漠视受害者的知情权,也让受害者感觉不到校方采取行动的诚意。 2. 内阁需向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 国会需通过性骚扰法令,以一个独立的法案,更针对性地处理性骚扰问题。 现有的《刑事法典》并未明确定义性骚扰,也未构成指出性骚扰的行为,法条过于广泛,难以将嫌犯入罪。 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曾表示,在今年三月,内阁将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但后门政府上台之后,未见任何立法的决心。 若后门政府的确如阿莎丽娜所说的关注性别课题,那就应该积极通过《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这样比劝诫人妻们角色扮演小叮当,更有效地促进性别平权。 最后,我们声援这名勇敢的大学生,希望公义最终得以彰显。 此外,任何在校园内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大学生,如需要任何援助,可联络社青团。  

挽留玛丽约瑟芬: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于2020年7月12日(星期日)发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吁请玛丽约瑟芬重归行动党大家庭】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今日呼吁玛丽约瑟芬回来行动党的大家庭,一起努力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 妇女组全国主席章瑛吁请玛丽约瑟芬记得,她是行动党第一位女性锡克族州议员,极可能也是全国第一位民选女性锡克族代表。 玛丽约瑟芬这么多年來对党忠心耿耿,与党渡过最艰难的时刻,到处协助党參与的补选,是党内出色的监票员训练员,深受大家的尊重。 国内政治面对巨大挑战,行动党需要每一个领袖和党员并肩作战,而玛丽约瑟芬毫无疑问的仍然有能力为党及人民做出贡献。 行动党是个大家庭,与党内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僚不可能事事如意,重要的是勿忘初心。 在面对逆境时,沉淀心情,重新调整,继续以党的理念为斗争方向。 在过去两年,章瑛和玛丽约瑟芬多次深谈,了解她的处境和感受。 章瑛希望她留在党内克服这些在她这阶层的一些领䄂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出走并不能解决困难。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需要更多力量,玛丽约瑟芬是我们的力量的一部分。 平权之路仍远,我们吁请玛丽约瑟芬留下,与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章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

国盟政府必须展示政治决心 应对酒驾课题

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国州议员于2020年5月27日所发表的联合文告: 国盟政府必须展示政治决心,应对酒驾课题。  1. 2020年5月26日媒体报道,关丹发生一宗酒驾致命车祸,这也是行管令施行以来第二起惨剧。首宗酒驾致命车祸发生在本月初,受害者就是已故警察伍长沙夫万(Safwan Muhammad Ismail)。 2.通过前交通部长陆兆福同志,希望联盟政府已经公告将修改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来加重酒驾的刑罚,包括终身吊销肇事者的驾照。希盟原本就要在今年国会期间提呈修法,展现解决问题的政治决心。 3.不幸的是,我们没看到国盟政府展示同样的意愿。以往在野的国阵和伊党大肆炒作酒驾课题,然而在执政后没有将此列为首要议程,包括推动修法议程,然而他们只在分发交通部网络民调表格,仅仅建议成立一个内阁特别委员会。 4.由此,我们促请国盟政府展示政治决心,并且尽速召开国会以寻求通过。 联署人: 苏建祥 金宝国会议员 沈志强 大山脚国会议员 刘强燕 南兰国会议员 陈泓缣 亚庇国会议员 黄书琪 居銮国会议员 俞利文 古晋国会议员 冯晋哲 沙巴青体部长兼路阳州议员 阿鲁古玛 掌管人力资源、畜牧和非伊斯兰事务森州行政议员兼汝来州议员 张玉刚 彭亨丹那拉打州议员 艾德里 雪州杜顺大州议员 沙迪斯 槟州峇眼达兰州议员谢奥马 柔佛巴罗州议员郑瑞隆 吉打哥打达鲁阿曼州议员 林怡威 雪州甘榜东姑州议员 雪芙拉 彭亨吉打里州议员 魏子森 槟州彭佳兰哥打州议员 李俊杰 槟州浮罗池滑州议员 郭子毅 甲州爱极乐州议员 莫哈末沙基尔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 沙立占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

希盟土团党民兴党联合声明: 将尽力恢复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希望联盟、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于2020年5月17日发表联合文告: 在野党阵营领袖针对最新政治局势,包括5月18日国会的立场。 希望联盟、土团党与沙巴民兴党的最高领导在今日完成一场主要针对5月18日所举办的国会,在野党阵营所该持立场的会议。 此会议由国会在野党领袖暨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所主持。 在会议上,我们一致同意以最强的决心及努力,去恢复人民的委托与授权,以重新接管政府。 这是因为丹斯里慕尤丁无法在明日的国会中证明其拥有多数议员的支持,造成其政府失去合法性。 此外,会议中也提及,丹斯里慕尤丁为了得到国会议员们的支持,而试图透过委任国会议员为部长级特使以及执掌官联企业,不但是一种不良行为,更让希望联盟过去22个月所开始实行的体制改革都前功尽弃。 同时,我们在会议上也认为,从牵涉在一马公司案中的理查阿兹(Riza Aziz)被释放的结果来看,这是一种信号,显示未来其他涉及严重贪污大案的政治人物,也将会以相同的方式来解决。 另外,会议中也讨论了数个已经新成立的部门。这些新部门的预算,其实都从未在国会中提案过,更没有受到国会审查或批准通过,这无疑是违反程序,新部门的预算也将引起诸多问题。 会议也一致认同,丹斯里慕尤丁宣布的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至今也还未在国会中提案及通过,国会必须允许人民代议士在国会中辩论与检视这项计划,以减少该援助计划的纰漏。 我们也同意,国会是重要的民主机制,首相必须在此被检视有足够的支持与否,同时法案及民生问题也要在此被讨论、辩论与通过。 因此必须让国会运作如常,以确保监督与制衡都不受限制。 我们也对5月18日国会宣告不议事,只有国家元首御词环节深感不满,并再次重申立场,国会必须恢复正常,以加速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拿督斯里安华 人民公正党主席 在野党领袖 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敦马哈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 拿督斯里沙菲益 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  

极端声音导致政府倒台 刘镇东:希盟需坚守中间路线

刘镇东:希盟分裂倒台全因极端声音作祟 民主行动党策略家刘镇东指出,两个月前正是“极端的声音”导致希望联盟垮台。 这名前国防部副部长告诉《透视大马》,在第 14 届全国大选赢得联邦政权后,希盟未能坚持自己的说辞。 他说:“我们原本站在中间位置,但被各因素分化了。” 他说,很多大马人容易受到种族框架的影响,而希盟领袖则努力应对及处理。 希盟垮台至今已两个月,而新的国民联盟政府则背负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重担,让前领导人有时间反思哪里出了问题及如何东山再起。 刘镇东也谈及导致希盟政府不到两年垮台的政治危机时投向行动党的指责。 访问摘录: 问:在发生了导致希盟倒台的政治危机后,如今有什么正面的发展? 刘镇东:那是首次有国阵以外的人执政中央,虽然时间不够,但这一些人学习如何管治,这期间也足以让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增加、了解政策及与民会面。 虽然我们现在已离开政府体系,但你有一个曾执政中央的反对党,这是资产。 人民也了解到他们的民主空间可以这样被剥夺。 我们经过多年斗争,在2018 年 5 月 9 日所拥有的民主,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剥夺。旧体制可以在未经选举下卷土重来。 我希望这些有助于加强整个世代要看到大马成为一个民主及干净政府的决心。所有人都要想清楚,这不仅仅关于我们执政,而是建立一个永久的民主制度。 希望看到这个成果的人必须自问,他们如何在下一轮赢得 140 个席位。 这不再只是关于胜利的问题,而是如何创造民主浪潮。政党、民间社团及年轻人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问:你如何克服种族政治? 刘镇东:我们赢得执政权后未能坚持希盟的论述。希盟没必要与马华比较有更多华人,或与国大党比较有更多印度人,以及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比较有更多马来人或伊斯兰。我们必须处在中间路线,但我们被很多因素分化。 我们必须面对言论自由、假新闻及许多大马人仍容易受种族框架影响的问题,而我们的领袖也必须努力回应各方,最终我们在中间路线上分化了。 如果我们要回来,就必须教育自己,只有站在中间路线,我们才能打败其他人。我们必须告诉我们的支持者与领袖,我们不会在种族政治上竞争,而是建立一个可以赢得 140 个席位的中心。 问:行动党在中间路线吗? 刘镇东:行动党正在努力。曾有一段时间,伊党也扮演主张温和政策的政党角色。在法兹尔诺与聂阿兹的领导下,曾试图带领伊党迈向中庸之道,但最终因哈迪阿旺派系太强大,进而衍生了诚信党。 行动党建立在多元种族政党的基础上,且应该在经济上为大多数人服务,这也是支撑行动党的基本理念。 这些年来,行动党最高领导人一直非常明确地奉行联盟政策与策略。我们不是以一个政党而是一个联盟加入其中。但我们的对手却把我们挑出来,我们也有领袖觉得他们必须在边缘竞争。 作为一个政党,行动党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加中庸。 问:大多数声音没反映这一点? 刘镇东:我们是这样被投射的。我们的对手想证明行动党是一个极端政党。 当然,有人陷入其中,也有人这么做以引起注目。但是,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核心领导层,它致力于希盟,以及致力于为大家塑造马来西亚的理念。 过去两年,有人致力于提升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的温度。尽管有人为此屈服,但核心领导认为我们应该处于中庸位置。 问:你如何定义中间路线(centre)? 刘镇东:我们没有要和马华、国大党或巫统与伊党竞争。从选举的角度而言,只有中间派可以赢得这个国家的政权。从一开始,2019 年初始,巫统与伊党就不再追求选举策略,而是不惜毁掉一切策略。 问:行动党从此事中学到什么? 刘镇东:行动党已被妖魔化很长时间了。去年 10 月,希山慕丁(前巫统副主席)已试图呼吁解散行动党及诚信党,以组建一个支持大马民族的政府。 行动党的原罪是为安华达成法定人数。这也是为何行动党成为目标。行动党支持在 2017 年 1 月达成的过渡构想。 因此,他们认为剔除行动党与诚信党,安华将无法要求担任首相职。这是引发其他挑战的基本问题,而种族问题也被加入其中,使到行动党变得非常糟糕。 但这一切的起端是源自于高层的不信任。 进入下一轮,我们要建立信任及认同的立场。不止在民族政策,还有经济问题上,与人民建立联系以向前迈进。 问:土团党将“分手”原因归咎于行动党。行动党领袖是否扮演任何角色加强这种叙述? 刘镇东:中央领袖意识到有需要走向中间路线,但当你每天被攻击时,你会作出反应。在马来人方面,我们面对指控说行动党与(秘书长)林冠英主导政府,而在非马来人方面,我们却被指控保持缄默,但其实两方都错了。 在每日的斗争中,并非所有人都一致的。有时候我们处于压力之下而陷入对手的圈套,我们的领导陷入种族框架中,我不否认有这样的例子。 那个马来政党(土团党)也陷入种族框架。我们被极端分子拆散了,最终我们成为半届政府。 这是所有人的教训。为了国家向前发展,我们必须回来看看如何建立民主制度,基层领袖如何提升媒体素养而不是掉入假新闻与种族框架的圈套。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问如何了解彼此。我们是否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视为单一,这是种族框架。 我是在烈火莫熄时代开始我的政治生涯。1998 年 9 月 20 日,在首相官邸前示威时,我们被水砲车镇压。 当时,只有...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政府债务增加为内阁一致决定 林冠英:要查我也需查慕尤丁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3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若想要凭着他的虚假指控对我展开调查,那他更应该也调查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否有无滥权。莫哈末哈山蔑指我需要为我国政府增加直接债务、变卖国家及朝圣基金资产负责。 国家资产的出售并不是属于财政部的管辖范围,这是国库控股的决策,我完全没有牵涉,因为我根本不是国库控股的董事之一。即便是国油也不是在财政部的管辖范围之下。   任何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是由内阁一致通过的,若我必须接受调查,那么丹斯里慕尤丁也必须要接受调查,因为他也是批准政府直接债务增加的内阁成员。   此外,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乃是因为必须延续由国阵政府先前发起的基础设施项目,另,希盟政府也拒绝跟着国阵的错误做法,即将这些政府债务中的一部分隐藏在表外融资中。对于莫哈末哈山一贯地以巫统式的谎言指责我,要我对朝圣基金局的财务危机负全责,只是在意图鼓吹种族情绪。 首相署时任部长拿督斯里慕加希确认他是朝圣基金的负责人,而我没有参加其中的任何会议或作出任何与朝圣基金有关的决定。我所扮演的唯一角色是支持政府挹注将近200亿令吉来拯救朝圣基金。然而,最后朝圣基金的所有失误都揽到我的身上。 撒谎一直是巫统文化的一部分,当莫哈末哈山明明知道我不是决策者时,仍以我为目标极尽所能的攻击,这表明巫统和国民联盟根本无意团结我国,反而继续依靠种族和宗教情绪来分裂国家。 显然,与国盟不同,希望联盟是唯一一个试图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并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工作的执政联盟,无论其种族、宗教、背景或来自哪里。 林冠英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