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应效仿槟州政府 允许民代提问获书面答复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4月18日所发表的文告: 我接获国会下议院秘书通知,出席2020年首次国会会议。联邦政府按照宪法召开国会会议,应受到赞许。 不过,对于政府禁止国会议员一如往常提交提问,我感到失望。 下议院秘书开会通知写道: “本次国会没有口头提问/书面问题/动议/特别议会厅。因此,议员们无需寄送任何提问或动议。” 我理解,由于新冠病毒蔓延,本次国会只召开1天,以顾及大家的健康。 但是,联邦政府必须学习在4月17日召开州议会的槟州政府。虽然槟州议会只召开半天,但槟州议员获准提交问题,以获得州政府书面作答。 按照国会下议院惯例,国会议员可以提出10道口头问题,以及5道书面问题,来履行议员监督施政。 如今,成为史上其中一个最大行政阵容的69名正副部长,国盟联邦政府不可能没能力回答议员提问吧? 国难当前,政府有必要廉正行事,而人民代议士获准履行职责。 联邦政府大可通过电邮,一一书面回复国会议员的提问。 沈志强

大马是否准备好松绑行管令?

大马人民已在行管令下生活了将近一个月。每一天,新冠病毒确诊人数都超过百人。  实际上,行管令第2阶段平均每日确诊人数比第1阶段来得还要高。(注一) 无论如何,这或许攸关卫生部提高测病检验。就此,我希望卫生部聆听医药人员的公开呼吁,即每天公开详细的测病检验资料。 即便如此,马来西亚新冠病患康复率为45.01%,为世界最佳。州属方面,康复率更高。例如,全国有3个州属康复率超过80%,涵盖吉兰丹(83.55%)、雪州(82.61%)和槟城(81.0%)。 由此,我向卫生部致敬,该官员们日以继夜地服务,为的是保障马来西亚人民的健康。 不过,全国仍有一些州属康复率低过全国平均值,甚至还低于全球的20%康复率。 眼下即将迈入行管令第3阶段,此刻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大马是否准备充分,以迎接松绑行管令? 松绑两大关键:数据与体系 我认为,随着数个工商界领域即将获准营运,联邦政府在议决松绑或结束行管令时,必须考量两大因素:其一,数据;其二,体系。 首先,我们必须检视新冠病毒数据的趋势,是否显示疫情受控?换句话说,疫情曲线是否已经压平? 第二,我们必须确保,一旦行管令松绑或结束后,体系足以应对新的确诊病例。若行管令后出现新的病例,现有的体系是否能够迅速遏制、追踪和处理? 换言之,我们要确保确诊病例持续下滑,体系充分准备,来松绑行管令。 大马现况:病例仍高,体系准备不足 从图表来看,行管令第2阶段每日平均确诊人数,比第1阶段来得还要高。根据感染率和康复率来看,各个州属和区域有不同的处理能力。 整体而言,我们还没准备好松绑行管令。 但是,已经有人建议,政府根据区域疫情轻重来行动。举例,如果绿区在一定时间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此区就可松绑行管令。 如果体系备妥,那么就可松绑绿区。 然而,政府必须保障,倘若出现新的病例,当局有能力迅速追踪、检测和隔离,以便立即中断感染链。此外,政府也必须保证具备充足的隔离中心、加护病房以及医护人员。 医院和政府诊所前线人员抗战,迄今已有2个月。重要的问题是,如果大马爆发疫情波,他们是否还能应付调遣抗疫? 我也注意到,大马抗疫过程中,鲜少使用科技。例如,全国只有砂州的自我隔离监视使用智慧程式,其他地方还是人工操作。 虽然新加坡等国使用科技追踪病情,但大马仍然停留在人手操作。 一旦行管令松绑或结束,大马仍需严格遵守公共卫生措施,为期介于3到6个月,避免疫情卷土重来。 例如,我们体制是否准备好在公共场合、学校、办公室、巴刹等人潮聚集地方,落实1米的社交距离? 我们是否有充足的红外线体温计,在公共场合使用,特别是学校,以确保能够侦测新冠病毒症状? 早前,槟城政府已经促请,联邦政府在工业等区域,落实崭新的新冠病毒环境、健康和安全指南(Covid-19 Environment, Health and Safety protocol)。 我们不能冒险,放任工厂和商家使用无效的指标,就如卫生部早前声明,马路消毒无助于消除病毒,反而浪费资源。 总结,大马是否准备好应对接下来的常态(Next normal)? 现有的报告显示,确诊病例仍然高企,体系亦准备不足。 确实,抗疫和压平感染曲线是当务之急;但政府不能以此满足。 从现在开始,联邦政府需要提出结束行管令的策略。政府策略思考不能只是局限部长每日记者会,也需要考量接下来的常态。 如果我们没法策划,等同于计划失败。 文/沈志强 注一:本文章的一切新冠病毒资料,源自卫生部截至2020年4月12日的数据。

槟城抗疫有效:3C是关键

槟城抗疫通讯及赋权予民主任兼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4月4日所发表的文章: 行管令第一阶段总结:槟城政府3C策略 人类对战新冠病毒是一项漫长征途。就如槟城首长曹观友所说:“这场征途是马拉松赛跑,不是100米冲刺。终点之前,我们必须时时刻刻警戒,不可掉以轻心。” 现在讨论槟城抗疫的成就,还言之过早。 但事实上,行动限制令第一阶段(2020年3月18日至31日)结束时,槟城政府成功控制确诊人数在百人之下,全国13州和吉隆坡直辖区确诊人数当中,排名第10。 槟城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687人,位居全国第二,要落实1公尺社交距离令并不简单。槟城能够压制确诊人数,避免大规模感染,实属不易。 我们明白,如果任由新冠病毒疫情在槟城爆发,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联邦还没拉响警报,槟州就率先部署抗疫。 当马来西亚在3月5日面对第二波新冠病毒冲击时,曹观友就已经开始与我们讨论应对方式 当时,槟州政府就劝告,日本Yosakoi庆典主办单位取消原定在3月9日的活动,避免病毒趁机感染人群。 眼见新冠病毒疫情来势汹汹,曹观友在3月11日下令,停止州内一切集会活动。 2天后,他要求我们,开始成立槟城应对新冠病毒通讯及赋权予民小组。 3月16日中午,槟州开创先锋,首长展开“槟城应对新冠病毒”(Penang Lawan Covid-19)运动。当天晚上,首相才宣布全国行动管制令。 槟城应对新冠病毒的3C核心策略 槟城州政府的3大应对策略,可以简化成:一、控制疫情(Control of epidemic),二、通报公众(Communication to public)和三、减缓冲击(Containment of impact)。 在此,我会简单地叙述。 一、控制疫情 首长通过以他为首的州安全特别委员会,指挥槟城抗疫。州级战情室(War Room)在抗疫一事,协调联邦和州属机构。 我们相信,抗疫必须跨党派合作,因此首长委任州反对党领袖拿督莫哈末尤索夫为战情室委员会一员。 虽然与联邦不同政见,但槟州政府率先全力支持联邦行管令。 槟州境内两个市政局接获指示,在辖区设立新冠病毒特工队。通过特工队,5000名公务员受命执行行管令和清洁消毒两大任务。 槟岛和威省市政局执法人员与联邦执法机构携手合作,确保各界遵守行管令,特别是美食中心、巴刹和餐厅。 行管令下获准营业的商家和厂商受到槟州政府监视,确保公众遵守公共卫生措施,包括1公尺社交距离等。 行管令第一阶段结束时,槟城遵守率达到99%。 槟州政府也保障,医护人员等前线人员拥有充足装备医治新冠病毒。行管令第一阶段,个人防护套、口罩、防护面罩、消毒洗手液、床位、红外线测温器等医疗设备,率先分配给前线人员。 实际上,槟州政府拨备1000万令吉,保证州内医院在行管令期间和结束后,都有充足医疗设备。 二、 通报公众 槟州政府一开始议决,实行明确、迅速和透明通讯策略。我们深信,只有简单正确讯息能够快速传播,大家才能有效抗疫。 环视大马,我们是唯一开发通报公众抗疫平台的州政府。 槟州抗疫运动有特制网站、活跃互动的面子书专页、Telegram通讯频道和电话热线。尽管联邦政府拥有本身通讯管道,但槟州政府提供本土内容,让州民掌握第一手本地抗疫资讯。 这个运动涵盖布告板、海报和视频,使用多语国文、华文、英文和淡米尔文来宣导抗疫资讯。 此外,首长亲上火线,每日通过面子书直播,向州民汇报抗疫资讯。他报告最新疫情,告知政府行动和必要时劝告民众,讯息简单易懂。 由于首长讯息一致,例常汇报会是槟州人民每日必看的资讯,来掌握最新抗疫局势。 三、减缓冲击 槟城抗疫其中一项要点,在于提前行动。我们以现况和未来,事先谋划应对策略。 联邦颁布行管令前,我们率先推动“槟城应对新冠病毒”运动。 行管令生效前一天,我们宣布2000万令吉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减缓行管令的社会经济冲击。槟州成为全国第一个宣布抗疫经济配套的州属。 一个星期后,槟州加码5500万令吉,整体槟州抗疫救市配套达到7500万令吉。 4月1日,槟城成为全国首个州政府,分发援助金予目标群体。 这项名为“槟州人民援助配套”(Pakej Bantuan Rakyat Pulau Pinang)的经济刺激配套,有三大目标,如下: 一、为小贩、小商贩、德士和电召车司机、三轮车夫和B40群体等脆弱群体雪中送炭,立马获得援助金。 二、受薪阶级可以保住工作,通过体面工作重新振作。 三、确保商业可以持续运作,特别是槟州中小型企业。 倘若有必要,槟州政府承诺会提供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 行管令两周后即将结束,槟州政府正在谋划应对专家所称的“新常态”(New normal),包括重新整顿政府机构、经济社会政策。

无论在朝在野 公务员仍拜访沈志强

虽然2月叛变导致希盟政府倒台,但公务员珍惜希盟良政,风雨不改地会见一些希盟前正副部长。 今午,前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在大山脚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接见来访的槟城青体局局长祖法德里(Zul Fadhli Abdul Aziz)团队。 沈志强也是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他在面子书撰文回忆,以前跟希盟青体部长赛沙迪聊天时,倘若有天离开青体部,接棒者会继承一支强大的青体部公务员团队。 “虽然这次政权意外更迭,但是我能很骄傲地说,新任部长将会接受一支犀利的青体部团队。” 他与槟城青体局公务员聊天时,谈到过去希盟执掌青体部20个月的美好合作。 根据沈志强,祖法德里所言,希盟政府治理下的“活力马来西亚”(Fit Malaysia)活动,摆脱国阵政府外包给承包商,改为使用内部公务员承担,令公务员有感受到希盟政府重视。 “祖法德里说:‘槟城青体局从A到Z,全力主办一切活动。’” 况且,这项活动从前朝的130万令吉,大减至30万令吉,而且还维持2万5000名参与者的规模。 沈志强相信,无论政局如何,槟城青体局将会继续提供最佳服务予民众。 “感谢青体局的友谊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