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稽查失职仍毫无悔意 潘俭伟呼吁立即提控KPMG

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21年5月1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一马公司 (1MDB) 针对前稽查师毕马威(KPMG)的诉讼案在哪里? 昨日,一马公司(1MDB) 及其前子公司SRC国际有限公司,向各方包括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前一马公司主席丹斯里仄诺丁(Che Lodin Wok Kamaruddin),以及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拿督沙鲁(Shahrol Azral Ibrahim Halmi)、阿鲁甘达(Arul Kanda Kandasamy)及哈金(Mohd Hazem Abdul Rahman),提出总共21项的诉讼。逃犯商人刘特佐、其父亲丹斯里刘福平、姐姐刘敏宁,以及刘特佐的亲信陈金隆也被列为答辩人。 一马公司也向外资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摩根大通(JP Morgan)及顾资银行(Coutts & Co)提出诉讼。 这些诉讼案的准备工作是由希望联盟在短暂的22个月执政期内展开,而“喜来登行动”发生至今已超过一年,政府终于提出有关的诉讼,值得赞扬。 不过,这份诉讼名单明显遗漏了稽查一马公司3年(2010年至2012年)账目的马来西亚毕马威(KPMG)。 早在2021年3月3日,基于马来西亚德勤(Deloitte)于2013年3月之2015年3月未做好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工作,而同意支付8000万美元(约3.2亿令吉)和解金给政府。 然而,尽管毕马威明显未做好稽查本分,该国际稽查公司迄今仍表现顽固,拒绝与政府达成和解。 毕马威未能顾及一项重要资料,即为了和沙地石油有限公司(PSI)成立已中止的联营公司,一马公司于2009至2010年投资1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至少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的公司“Good Star Limited”。 毕马威可以说是进行了一项破纪录的创举,即于2010年9月受委任为稽查师之后,在三周内批准了2010年3月的财务审计,原定稽查师安永(Ernst & Young/ EY)则因为拒绝批准账目而遭受解雇。 对于10亿美元的投资被转换为Murabaha票据,并充分获得PSI的企业担保,稽查师们感到满意,尽管PSI仅有实收资本15万美元。更糟糕的是,毕马威不曾要求PSI提供任何财务报表或纪录,以证明该公司在发生违约事件时有能力履行企业担保。 毕马威的失职和疏忽,造成一马公司于2011年再次借贷8亿美元予PSI的附属公司。美国司法部(US...

HIDE存缺陷致商场瘫痪 潘俭伟促政府停用系统

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21年5月10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除非政府有心瘫痪或永久关闭商场和超市,否则必须即刻暂停使用动态参与热点识别新系统(HIDE)。 政府是出于好意推出HIDE系统,以提前让民众远离风险增加的地区。这项HIDE系统是在两天前与国家银行共同推出。 根据科学、工艺及革新部(MOSTI),HIDE系统可通过“吾安”(MySejahtera)收集资料,来预测七天后的出现的新风险地区。 听起来是个很厉害的点子,即根据政府所收集的资料,在冠病疫情爆发前预先停止扩散。 不幸的是,HIDE 系统的设计存有严重缺陷,数据的假设被误导了,在这种情况下,不只不能阻止病毒蔓延,甚至为受到疫情摧残的企业和人民生计雪上加霜。特别是在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宣布被列入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的地点,必须关闭三天。 政府必须意识到可疑之处,尤其HIDE列出绝大多数地点主要是购物中心和超市。政府根据过去7天所收据的数据,把这些商场列为潜在热点,然而事实上簇群数据当中,商场的比例少于5%,反之来自工厂的簇群高达48%、工地多达11.6%。 如果购物中心和超市具有成为明显的冠病感染群和重大风险,他们会在之前就成为感染群,而非是接下来的7天之内。 其实不难理解HIDE为何会出现如此严重的系统漏洞,这是因为 HIDE的系统设计是按照风险计算和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把所有MySejahtera的扫描码相提并论。 潘俭伟以占地219万平方呎的八打灵再也万达广场,和占地160万平方呎的吉隆坡柏威年广场为例指出,这两家商场有700多家独立的商店,并在其中经营。这几天在购物中心内走动是非常轻松的,因为人流量很少,并且购物中心内有足够的空间,但都只有一个MySejahtera手机应用扫描码。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只有2000平方英尺的店铺或16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后者同样用一个MySejahtera手机应用扫描码。后者的风险更大,因为它们每平方英尺的流量可能更高,或者他们有30名员工被挤在同一个空间中。 光看数字而言,由于商场人数较高,其冠病风险“自然”高于其他店铺或办公室-- 这种方法已经由科学、工艺及革新部(MOSTI)明确阐明。这也是为何HIDE系统所列出的地点,超过90%是商场和超市。购物中心的风险其实不高,甚至比其他的场所更安全。 潘俭伟促请国家安全理事会及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马止停止 HIDE系统,直到当中的系统漏洞以更高智能的演算法来解决为止。否则,我们可以预料接下来的商场都必须每隔几天就关闭,纯粹是因为商场的庞大人流量导致他们出现在HIDE的名单上。 除非政府打算借此机会使全国的所有购物中心和超市受害,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失业,否则政府绝不能逃避 HIDE系统的漏洞,潘俭伟促政府现在就做正确的决定。 潘俭伟

抱怨国库没钱却赔偿数10亿 慕尤丁政府愚蠢不值得同情!

针对国盟政府近期宣布赔偿22亿5000万令吉给大道公司,包括10亿令吉赔偿给南北大道公司,作为过路费不涨价的代价,潘俭伟轰国盟愚蠢!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回应,如果国盟政府按照原定计划,完成收购南北大道有限公司的计划,政府便无须为该大道过路费的18%折扣,赔偿一分一毫。 “首相慕尤丁早前抱怨国库快没钱了,如今却浪费数十亿令吉,赔偿给大道公司,到底慕尤丁政府在理财方面有多愚蠢?” 潘俭伟日前发文告抨击国盟政府无能管理公帑,对于政府白白浪费书数十亿零吉在不必要的赔偿上感到惊讶,首相慕尤丁的抱怨完全不值得人民同情! 收购大道计划本无输家 潘俭伟质问国盟政府,为何不完成收购后和重组希盟政府收购和重组大道计划?因为该计划本无输家,为政府、大道使用者、以及利益相关者(国库控股和公积金局)达成绝佳协议,但是,希盟政府的惠民政策不幸遭背弃人民委托的叛徒推翻。 他透露,已致函促请国盟政府,应完成一项由希盟政府向金务大(Gamuda)公司献议的收购和重组4条大道计划,不仅可确保过路费不再涨价,政府也无须再赔偿这些大道,预计每年可为政府节省数亿令吉。 上述4条大道是莎阿南大道(KESAS)、白蒲大道(LDP)、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和精明隧道(SMART)。 “(该收购与重组大道计划)除了为政府省钱,也可为有关大道的通勤者,提供最多30%的过路费折扣。” 不赔偿方式降过路费 2019年12月,希盟政府与国库控股和公积金局达成收购和重组南北大道(PLUS)公司的协议;并于2020年2月起,成功落实18%过路费折扣。以下为协议成果: 1)大道使用者享有18%折扣,以及永久性废除每3年调涨5%过路费的条例,2020年即可为人民省下最多11亿令吉,预计合约与2038年期满时,总共可省下430亿令吉。 2)政府无须再赔偿南北大道公司,作为过路费不涨价或降价的代价,可将省下的260亿令吉,用作全国各地的福利及发展计划。 享有18%过路费折扣的大道包括南北大道、新巴生河流域大道(NKVE)、南北大道第二中环衔接大道(ELITE)、马新第二通道(LINKEDUA)、第二东海岸大道(LPT 2 )、芙蓉-波德申大道(SPDH)、北海居林大道(BKE)和槟城大桥。  

性别平等特辑 —— 潘俭伟: 从教育着手,女性别向“有钱老男人”认命

许多人所熟知的潘俭伟都擅长分析经济、国家财政相关课题,但其实他也曾为民主行动党提拔不少女性领导,包括杨巧双、张念群等人。被问及赋权于女性的重要性,潘俭伟直言,因为女性占人口中有50%,所以应该让有能力和才华的女性做代表,毕竟实力和人才是不分男女的。   若没有女性固打制的话,大众可能就会“慢慢来”,甚至也没有动力去实现。这可能会影响职场妇女的信心和市场的信心,进而导致妇女或许会不做工或者市场也不会主动去聘请有能力的女性。   潘俭伟也分析,目前缺乏女性担任高层要务的原因,除了是因为男性直接或间接地打压外,也因为有些女性已经“认命”。   在传统文化中或老一辈的观念里,都认为女性应该要认命,认为女性就是必须要结婚,而在家庭里必须以男人为主而女人为次。这样的观念和文化是直到今天仍然是大部分家庭在奉行着的,所以即使有些女性的能力比丈夫更好更聪明,但社会思维还是认为女人必须遵照丈夫的意愿来行事,连工作不工作都要由丈夫来决定。   因此政府也必须要针对相关的思维和观念问题做更多的宣导工作来改变社会上的认知偏差。   潘俭伟打趣道,现在的有钱人最多是男人,而且是老男人。因为他们是上一代的人,自然累积一定的财富,当有钱人更有钱的时候,也让男性在经济主导上继续稳坐位子;所以我们要打破这样的循环,多提拔和协助女性上位,让男女之间的经济和权力地位能够达到平衡,就如同我们要消除贫富悬殊,需要多帮助贫苦的人是一样的。   除了固打制外,潘俭伟认为教育也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教育我们的女性关于她们的权利、她们的能力、属于她们的平等,同时也要教育男性:女性可不是来做模特儿的。他举例表示,在跑车展览上总有车模什么的跟车子一起“展览”,显然对很多男人来说,他们的观念还是认为女性就是拿来“看”的!这种思维和看法若不从小改变的话,老了就很难改了。 家暴问题,空手道or not 空手道? 关于空手道能否解决家暴问题,潘俭伟无奈表示,其实真正的家暴问题根本就不是在于妇女们会不会空手道,而是任何会发生家暴问题的家庭,无论被打的是男或女,归根结底就是该家庭的关系已经是破裂了、有问题了。要解决这个本质上的问题,绝不是用空手道就可以解决的,反而若使用空手道的话,只会将问题搞得越来越糟糕。   从制度上,政府该做的是设置更多的服务中心让受害者可以去报案,有更多的非政府组织能去协助,还有更多的热线服务让受害者能够要求帮忙。   不过从长期来看的话, 最主要还是要从教育着手。 是否能从我们的政府小学和中学的课程里,就有教导男生和女生的权利?是否教导男生必须尊重女生的课程?或是明言家暴就是一件非常可悲可恶的一件事?是否有教导男生不可以打女生是必要遵守的原则?   潘俭伟认为这些事情都没有教育给我们的孩子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暴受害者即使去报警,警察也会劝说受害者自行去解决她们自己的“家事”。不管男警员还是女警员都会认为男人打女人是很平常的小事,女人接受就好了,不要搞大事情等等。   当我们没有把我们的小孩从小教好,等到他们20或30多岁时,他们的思维就会是觉得“男人是一家之主,所以打女人很正常”、“女人不听话时就要被打被教训”、“家暴只是小事情,忍一忍就好了”。如果我们没有改变我们的教育,这些思维还是会继续下去。 禁止童婚的阻礙:怕失选票? 另外,潘俭伟认为,实行禁止童婚主要的阻碍是因为州政府和政治人物害怕会得罪选民。如果他们不担心失去选民的话,他们会马上做的。   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如果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全国禁止童婚是无法实行的。 因为这关系到宗教,而宗教在各地都有不同的教派定义,所以有些地方觉得跟宗教没关系就可禁止童婚,有些地方又不禁止童婚,所以马来西亚就趋向保守态度,政治人物因担心若实行禁止童婚,就会得罪其中一派而失去选票,所以就对这个课题不大在乎。   要推动禁止童婚的主要办法就是要去说服那些保守人士去接受,当初希盟的旺阿兹莎和杨巧双就曾积极去与州政府协商这个课题,但可惜的是现在的妇女部部长和副部长都对这个工作没有任何兴趣去完成。

20亿mySalam基金不保M40 国盟阻300万户家庭享医疗福利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联同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针对M40中等收入家庭无法受惠于mySalam在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邱培栋指出,免费医疗保险计划mySalam原本在今年应该要开放给M40群体,但是国盟政府却表示因为法律问题而搁置MySalam计划。 “MySalam是由希盟政府落实的惠民政策,是协助患有严重疾病或住院期间没有收入的人士而设,今年更扩大至M40族群。” 他表示,已经2次向财政部长发出提问,但财政部以法律技术问题为由,都没有获得正面答案,国盟政府明显不打算让M40群体受惠。 “对于国盟政府(的答复)感到非常失望,因为他们(国盟)拒绝让300万户M40家庭受惠于mySalam福利计划。” 邱培栋也质问,为什么mySalam信托基金有20亿令吉的款项,但是目前仅用了6400万令吉,剩余的款项是如何分配呢? 潘俭伟:不是所有M40生活舒适 潘俭伟表示,mySalam是由希盟政府推出的免费严重疾病保险计划,让B40低收入群体在面临45种严重疾病时可获得保障。 他指出,希盟政府获得私人界慷慨解囊,捐献巨款20亿令吉成立mySalam信托基金。 他说,希盟政府落实mySalam一年后,发现mySalam仅用了6400万令吉的小部分基金,所以决定将mySalam受惠群体扩展至M40,让他们患有严重疾病时可被保障。 ” “当我们在这次的国会会议被告知,(财政部)还未解决(这个问题),也不在乎M40群体,我们感到非常失望。” MySalam不存在法律问题 潘俭伟强调,mySalam的信托基金条款如同公司章程,基金条款可由政府修改,这并不是难题,根本不存在法律问题。 他希望国盟政府不要忽略M40群体的需求,因为并非所有M40的生活舒适,很多人的生活陷入困苦,尤其在疫情期间。 MySalam是希盟政府于2019年就开始推出的免费严重疾病保险计划,让B40低收入群体在面临45种严重疾病时可获得保障。 实行一年后,希盟政府也关注M40中收入群体的财务状况,便决定将mysalam健保计划的受惠群扩大到M40群体,但是,国盟政府已搁置M40群体的受惠计划。

恢复关键性[email protected]计划 潘俭伟:创造多达35万个就业机会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4-11-2020(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2021年财政预算案必须恢复关键性和突破性的Malaysians @ Work计划,因为该计划的主旨是要在5年内为马来西亚人民创造35万个就业机会。 耗资65亿令吉的Malaysia @ Work计划(“大马人就业”计划)是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公布,它旨在5年内为马来西亚人民创造多达35万个个就业机会。 这个又称为#MalaysiaKerja ( #就业大马)的计划,属于一项一揽子的经济刺激计划,既可为雇员提供薪金奖励,也可以为雇主提供聘雇奖掖。 [email protected]的启动,主因是希盟政府已经意识到我们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因此有必要为青年及妇女创造更佳的就业机会,同时减少我们对低技能外国工人的过度依赖。 简而言之,[email protected]将通过以下关键要素为雇员提供薪金奖励及为雇主提供聘雇奖掖: [email protected]是为失业超过12个月的毕业生而设,被雇用的毕业生将获得每月500令吉的薪金奖励,同时,每位新员工在2年内可获得高达每月300 令吉的聘雇奖掖。 我们希望在2年后,之前失业的毕业生将掌握到必要的技能和工作能力,以确保在相关公司继续就业。 [email protected]的目标是鼓励更多妇女重返职场。 因此,对于已停止工作超过一年的30岁以上的妇女员工,她们将获得每月500令吉的薪金奖励,而雇主将获得每月300令吉的聘雇奖掖,为期2年。 [email protected] 是针对以雇用来代替外国工人的马来西亚人。 他们可获得高达每月500令吉的薪金奖励(取决于行业),并为雇主提供高达250令吉的聘雇奖掖,为期2年。 这项开创性的举措旨在为马来西亚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降低失业率,尤其是降低毕业生的失业率,增加妇女对劳动力的参与,以及减少对廉价外劳的过度依赖。 最终,该计划将在促进国家经济生产力和增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不幸的是,在新的国盟政府的领导下,财政部长在2020年7月27日回答我的国会提询时揭露,这项开创性的举措由于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危机而被终止。 (见附件) 无论如何,真正因为冠状病毒病的危机,[email protected]反而变得更为相关和重要。根据官方公布的失业率,已从2020年的3.3%增加到今天的4.7%,涉及逾74万名马来西亚人,这显示马来西亚人民正遭受失业的困扰。 在3月份,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预计,由于冠状病毒病引发的经济危机,失业率可能高达13%。这些数字还没有把其他加剧就业不足的问题列入。 恢复[email protected]是希盟向财政部提出共同拟定2021年“团结预算案”(Unity Budget)的六大建议之一。鉴于当前马来西亚和全球经济的困境, 2021年财政预算案必须超越 已在2020年所宣布的,包括扩大受到疫情危机影响的公司的工资补贴。 不采纳[email protected]和其他额外的措施来保护和促进就业,将 让2021年财政预算案促使马来西亚人民的经济和福祉遭受灾难性的失败。

“感谢马来西亚人的热情!一人十块 与冠英同在”筹款运动成功筹集达394.7万令吉”

  我们于8月8日(星期六)发起为期一周的“一人十块 与冠英同在”筹款运动是为了支付上周针对林冠英三项指控的保释金。   截止昨天午夜,数十万来自不同种族背景的马来西亚人响应了这项筹款运动,并筹集了394.7万令吉。 这笔款项超出了我们原本预期的款项。这也表明示,人民对当权者针对林冠英的迫害性政治提控感到非常愤怒。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明他是清白的,因为所谓的海底隧道合同是槟州政府通过国际公开招标授予的,并由州和联邦政府的高级公务员所建议。此外,槟州政府尚未为隧道工程支付过一分钱,因为该项目仅在获得所有条件和监管批准后才计划将在2023年开始动工。   虽然我们在星期二(8月11日)宣布我们已成功筹集了290万令吉,而原本所需的保释金为110万令吉,不过马来西亚人仍继续为这项运动做出贡献。 显然,马来西亚人支持的不仅是我们对抗关于对林冠英所作出的蓄意指控,也是一种抵抗由慕尤丁所领导的国盟政府所作出的滥权行为。 如同这项运动启动期间所说的那样,我们将会善用这笔筹集的资金,在支付了法庭所设定的保释金后,所有余下的款项将用于资助我们在下届大选中继续与后门政府作斗争,以完成人民在509时对我们投下神圣一票的委托。 在此,我们再次感谢所有为这项筹款做出贡献的马来西亚人。 因为你们对我们的热烈支持,重新点燃了我们想要继续为人民奋斗的烈焰。 马来西亚人值得一个更美好的新马来西亚。 我们相信,当前所承受的政治制裁只会是暂时的;在秉承着广大马来西亚人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将变得更好更强大。 潘俭伟

拒绝政治迫害,抵抗恶权泛滥 一人十令吉与冠英同在!

民主行动党发动为期一周,主题为“与林冠英同在”的每人10令吉募款运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昨天在吉隆坡法庭被控,控状指林冠英于2011年3月在任职槟城首长期间,在吉隆坡联邦直辖谷中城Syed Putra Circle花园酒店附近,向发展商扎鲁阿末(Zarul Ahmad Mohd Zulkifli)索取工程合同10%利润为贿赂,以协助扎鲁阿末的公司取得槟城海底隧道工程。 这已并非林冠英首次需要在法庭对抗当权者捏造的指控。 如今,他被指控向海底隧道工程的承包商索讨10%的利润回扣,虽然这项工程完全是由槟城与中央政府的高级公务员主持的公开招标。 讽刺的是,这名突然做出这项指控的承包商扎鲁,过去一直积极地为槟城州政府极具竞争力的透明施政护航。他曾自豪地表示,自己无需通过“搞定”政府内的任何人而赢得这项招标。 控方要求200万令吉的保释金,法庭最终准许林冠英以100万令吉保释候审。 我们向支持者借了50万令吉交保,另外的50万令吉则必须在来临的星期一(8月10 日)缴付。林冠英也将在下星期一及二面对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另外两项控状。 我们呼吁全体马来西亚人,团结一致反抗对于林冠英的政治检控。 因此,我们发动为期一周的每人10令吉募款运动,以便支付林冠英的保释金,并且偿还我们向支持者借来的款项。 我们相信,马来西亚人民会挺身捍卫公道,以确保正义获得伸张。 有意捐款者,可汇款至民主行动党的大众银行(Public Bank),户名:DAP Malaysia(DAP为Democratic Action Party的缩写),户头号码:3063828309。 任何剩余的捐款将会用在来临的大选,以便对抗后门政府,并将委托权交回给在2018年大选时冀望改变的马来西亚人民。

潘俭伟促希山幕丁确认 政府是否停止IPIC诉讼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20年8月3日(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外交部长拿督斯里希山幕丁必须确认,马来西亚政府是否已停止在伦敦针对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提出的法律诉讼程序,以追回一马发展公司(1MDB)所蒙受的损失。 希盟政府曾在2018年在伦敦,针对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提起诉讼,以解除他们与一马公司之间于2017年5月31日达成的和解方案。 根据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干预下所达致的和解协议,IPIC将在2017年12月31日前偿还总额为12亿零545万美元的款额,以支付IPIC在2015年6月向一马公司所支付的预付款项。 此外,1MDB和财长机构(MoF Inc)必须承担一马公司发行两笔总额为35亿美元债券下的所有未来利息和本金付款的责任,而这些债券之前是由IPIC担保。 有关和解协议有效地把欺诈性债券的全部偿还责任交给了一马公司和马来西亚政府,并且完全免除了IPIC的任何义务。希盟政府试图解除该和解协议,因为我们认为它是纳吉以牺牲马来西亚纳税人利益为代价而缔结的欺诈性协议。这是因为纳吉存有既得利益,以确保一马公司丑闻获得遏制,而不会进一步指控他及国阵政府酿造了数十亿令吉的丑闻。 截至2019年11月,希盟政府已在英国上诉法院成功胜诉,以确保针对IPIC的案件将在公开法庭上进行辩论,而不是通过闭门仲裁方式进行。 IPIC显然倾向于闭门仲裁,以确保由高盛集团安排的整个债券发行过程中不可接受的细节仍然保密。 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汤姆士的策略,是要确保马来西亚人民将因为一马公司虚假“合作”所遭受的损失,从IPIC那里获得最大的赔偿。 无论如何,令我们震惊的是,竟然在《砂拉越报告》中再次读到慕尤丁政府已决定中止法院对IPIC提出的诉讼。 显然的,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已被授命与阿布扎比政府直接谈判以达成“另一种” 和解协议。 鉴于慕尤丁政府在与1MDB有关的案件中,采取迅速且有时让人感到困惑的解决方案,马来西亚人民正担心将再一次受骗。 今年5月,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士被控挪用一马公司2亿4千800万美元资金洗黑钱,被判“释放但不代表无罪”。 不到两周以前,高盛集团也达成向马来西亚政府赔偿25亿 美元,而不是希盟政府所要求的75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希盟政府针对高盛集团及其17位现任和前任董事提出的两起诉讼,也都在提交法庭前立即被撤销。 全球金融媒体普遍认为,高盛在为一马公司安排65亿美元债券的角色上,占了便宜後还脱罪。事实上,《纽约邮报》报道,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员大卫所罗蒙立即在汉普顿庆祝和解。 鉴于慕尤丁政府在达致和解协议方面的可疑记录,马来西亚人民都担心他们的利益将再次被出卖是可以理解的。 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必须立刻解决《砂拉越报告》所揭露的问题,否则,就必须允许针对IPIC的诉讼得以完成,以确保人民享有最佳的结果。

与中国合作,调查1MDB及东铁计划的洗钱指控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政府必须寻求中国各造的协助,以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涉及洗钱活动的指控。 在2020年7月16日 (星期四) 的文告中,我已要求马来西亚财政部和国家银行必须调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协助来自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政府的资金,通过中国、香港、科威特和马来西亚,至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来洗钱的指控。 作为背景,截至2017年5月,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签署了总价值550亿令吉ECRL项目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 截至2017年6月,马来西亚已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 (Exim Bank of China) 所提供的贷款向CCCC支付了19.143亿令吉和另外的173.20亿人民币。 上个月,《砂拉越报告》记者凯丽鲁卡瑟(Clare Rewcastle)揭露了中国公司如何“购买”一马公司位于槟城产业的资金流向。 根据门户网站的信息,我们现在知道: 1. 2017年8月28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香港的Multi-Strategic Investments Limited(MSIL)转移至科威特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一家实收资本为1千350美元的公司)。 MSIL是振华工程有限公司 (Zhen Hua Engineering Co Ltd) 全资持有的子公司,而振华工程有限公司也是CCCC的全资子公司。 2. 2017年8月27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Al-Asbah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