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到底选了什么水准的人当总会长?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质疑财政部长林冠英的假学历风波,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暨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天在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并出示由澳州会计协会颁发的会员证书。 魏家祥质疑财政部长如何在取得经济系学士学位前,就成为“合格专业”的会计师? 潘俭伟指出,林冠英虽然是在1984年获得澳洲莫纳斯大学颁发的经济学学位,但林冠英实际上在1983年11月就已经完成课程。 他说“事实是林冠英在完成课程后的3个月,1984年2月21日获得澳洲会计学会获得的会员认证文凭,他甚至是在4月11日获得经济学位之前就已获得了会员认证文凭。” “魏家祥身为一个博士,难道不清楚文凭是在完成课程后的半年,甚至一年后才取得吗?” 最糟糕的马华总会长 潘俭伟表示,“马华总会长技穷,竟然从网站寻找线索,企图煽动一个不存在的问题以获得政治资本。他是历史上最糟糕的马华总会长,对林冠英进行人身攻击、撒谎和威胁。” 潘俭伟也挑战魏家祥不要静静,马华是否有收取前首相纳吉的一马资金?魏家祥是否敢公开马华从1MDB取得的1650万令吉的去向。 财政部长的律师保留起诉任何亲国阵媒体所做出不实报道的法律权利。   https://www.facebook.com/DAPMalaysia/videos/624517828018546/ 记者会视频

攻击校友会爱国心意 马华应吐出1MDB资金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于2018年11月28日在布城发表的文告: 在财长林冠英建议由拉曼校友总会接手拉曼大学学院之后,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公开影射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没资格接手拉曼大学学院基金信托局,他声称拉曼校友总会是最先捐款给希望基金的组织之一。 马华总会长无耻无下限,绝望地将捐献给联邦政府作为救国基金的希望基金当做攻击拉曼校友总会的武器。这是捐献给联邦政府的救国基金,不是捐献给希盟或任何政党。拉曼校友总会为了表达他们爱国的心意,作为表率捐献协助国家减少债务。这些巨额债务是前朝国阵所留下来,别忘了马华可是国阵成员党之一。大马的国债一部分就是来自1MDB高达500亿令吉的丑闻,但更糟糕的是马华当时不单止没协助减少债务,还从1MDB被盗的钱财中受益。 魏家祥要联邦政府继续提供巨额拨款给马华拥有及掌控的拉曼大学学院。问题是马华会否将巫统前主席纳吉所给予的1MDB资金吐出来还给人民?若马华不肯将自己的党产或取自1MDB的资金吐出来资助拉曼大学学院,魏家祥根本没有立足点要求他人再继续资助。 马华总会长甚至仿效1MDB阿鲁甘达扭曲会计标准的伎俩,否认会计账目所公布的事实。魏家祥指责林冠英过度夸大在政府2019年无需拨款3000万令吉行政开销之下,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基金2017年仍拥有超过1500万令吉净盈余。魏家祥声称部分盈余来自于2000万令吉的利息,因此不应该列入考量。我想问到底是哪一间会计学校教他利息收入不是收入,或利息收入不能用在行政开销? 那将拉大近6亿令吉的现金储备放着收利息到底有什么意义? 财政部长也有出示拉大的净盈余是1550万令吉,因为其折旧是2360万令吉。在此,任何一位读会计的学生都会对你说,折旧本来就是非现金项目,因为是一早就已经缴付的资本开销。因此在现金上,拉曼大学学院的现金盈余是3910万令吉! 职是之故,魏家祥应该停止政治化联邦政府拨款拉曼大学学院的课题。马华不可以二者兼得,就像财政部长一再重申,若马华诚心要教育去政治化,马华应该将拉曼大学学院移交给相关的民间团体如拉曼校友会总会。否则,马华就必须从他们嘴里数十亿令吉计的党产中吐出资金资助拉曼大学学院。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 潘俭伟 布城启

否认资金被瑞士充公 一马公司失可信度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倹伟15-3-2018(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经过长久以来一次又一次的撒谎,一马发展公司(1MDB)如今对瑞士当局充公的逾4亿令吉是源自该公司而作出的公开否认,其可信度为零(zero credibility)。 一马公司日前发表一份罕见的声明,该公司“重申没有损失任何资金,而且所有资金都获得充分的记录。”该公司单凭片言只语来作出否认,非但毫无可信度,也完全站不住脚。 首先,如果一马公司的资针有充分记录,为什麽自2014年以来就完全没有全面公开其账目?事实上,马来西亚德勤公司撤回它对一马公司截至2013年和2014年的财务报表的认可後,意味着一马公司自2012年3月以来就没有提交过任何合法审计的账户。 即便总稽查署及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一再提出要求,可是,这家由财政部持有的子公司,不仅拒绝呈交其最新的财务报表,甚至还拒绝交出其外国银行户头的任何一张银行账单。这样的举动,不需要一个天才,就能断定一马公司要隐藏许多实情。 这就是为何公账会,永远都无法免除首相涉及从一马公司窃取资金的主要原因,因为总稽查署及公账会从来就没有获得必要的文件,以核实这种非法资金的转移从未发生过。 今天,即使我要求一份简单地列出一马公司仍否持有债务,以及财政部所需承担债务的清单,都会被国会议长驳回。 第二,一马公司作出的否认毫无可信度,乃因该公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人员已被证实是骗子。 此外,一马公司也向所有人谎称了它与Petrosaudi 国际公司的合资性质,从而掩盖了该公司把10亿3千万美元转移到位于瑞士的Good Star Limited的银行账户。一马公司多次在供证时表示,Good Star Limited是 Petrosaudi的子公司,惟国家银行随却证实了Good Star 的唯一股东是目前仍在逃的富商刘特佐。 一马公司也谎称了该公司董事会已批准与Petrosaudi的交易。该公司董事会的前任主席丹斯里峇基沙列,就是因为愤怒且不想涉及正在发生的数以十亿令吉被挪用事件而辞职。峇基向公账会供证时,已确认了这一点。 还有,一马公司现任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本身,也一再对民众和公账会撒谎,并一再“编造”该公司要赎回它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价值达23亿美元“单位”的故事。最终,这家具有143年历史的新加坡瑞意银行执照,因为涉及一马公司丑闻而被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撤回,从此倒闭。虽然该银行倒闭了,但今天这23亿美元(或任何投资的馀额)单位又在哪里? 源自一马公司谎言的列表是永无止境的。 最後,为何一马公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成为 “病态撒谎者”( pathological liars)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或许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都是与国家领导人,共谋从马来西亚纳税人那里窃取数以百亿令吉血汗钱的组成部分。这宗“丑闻之母”,已由美国司法部对这起单一最大宗的反盗贼统治法律诉讼作出了精确的判决。 因此,鉴于一马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是“盗贼骗局”(kleptocracy scam)的一部分,他们要如何让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他们对瑞士当局充公的逾4亿令吉乃源自该公司所作出的否认呢?

打假新闻?敢不敢先从亲国阵媒体开始!?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8-2-2018(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将会否采取行动对付刊登汽车价格下跌假新闻的报章《每日新闻》呢? 巫统持有的马来报章《每日新闻》日前自豪地在封面报道中宣称“车价大跌”,并指这是政府的汽车政策和令吉汇率报捷,促使汽车价格下降了13.1%。 为强调这一点,《每日新闻》在全版的报道中还打出“兑现国阵竞选宣言”的标题。该报还附上比较2013年至2018年之间,在马来西亚发售的各种款式汽车的价格比较图表。该图表显示,本地、日本和欧洲的多款汽车价格自2013年后,大幅下跌了2.25%至20.77%。 然而,著名汽车网站paultan.org随后在一篇冗长的报道中点出《每日新闻》的报报是如何地误道性。 paultan指出,《每日新闻》对同一型号的不同变体进行比较, 并使用了不准确的定价信息。 例如,《每日新闻》在报道中比较了2013年第二国产车的Alza 1.6 SE Manual模型和2018年的标准模型价格,显示价格降低了14.18%。 至于宝腾Exora, 该报甚至使用它在2013年的上涨价格作出比较,进一步夸大已下调的售价。该报使用的是2016年的价格,而不是使用在2013年时的原价, 惟这是在涨价后的整个范围以内。更糟的是,该报在报道中甚至还把车险费用概括在2013年的售价,而实际上,现有的车价并不包括车险费。 《每日新闻》 提出的提供的比较根本就是拿苹果和橘子作比较,而更离谱的是,该报道是拿“不能吃的假苹果和真的橘子作比较”。 在上届大选,国阵的主要竞选宣言之一就是汽车价格将下降20至30%。 《每日新闻》的报道却不知廉耻(unabashedly)地赞扬国阵政府已成功兑现这项承诺。 无论如何,paultan.org的检视却证明了事实恰好是完全相反。 阿莎丽娜日前表示,对抗假新闻的法案已经完成,并预料可在3月召开的国会提呈; 在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向阿莎丽娜提询──她会否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甚至是内政部,采取行动对付刊登上述离谱假新闻的《每日新闻》?如果她没有采取行动的话,那么很明显的是,她并没有诚意确保对抗假新闻的法案是公平,以及无法确保国阵政府将不会滥用它来惩罚议异议人士和告密者。

纳吉自吹自擂令吉回弹 潘俭伟:带来经济灾难的“罪魁祸首”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7-2-2018(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首相纳吉赞扬令吉在过去3个月的表现强势,但他却刻意地忘记了自从上届大选以来令吉币值的灾难性表现。 纳吉日前在首相署常月会议上对公务员宣称,令吉目前是世界上“表现最佳”的货币之一。纳吉的谈话显然是在“抓住救命稻草”(grasping at the same straws),试图让马来西亚人民忘记在他的领导下,对国家经济所造成的灾难性损失。 纳吉在2月5日作出以上宣称,乃是基于当时令吉兑美元汇率突破了4令吉的水平,报1美元兑3.90令吉。 让我再一次提醒首相,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之后,马币兑美元汇率为2.98令吉。这意味着在他担任首相的5年任期内,令吉迄今累计已下跌接近31%。 当作为财政部长兼首相的纳吉,应该是以他5年的任期作为评估自己的表现,可是,纳吉竟然选择把他的经济表现衡量标准降到只是过去的3个月,这绝对是一种讽刺! 我们都不能忘,当一马公司丑闻爆发时,投资者信心遭到严重打击,纳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 盗贼”(kleptocrats)之一。令吉汇率是在2015年突破了4令吉的心理障碍,正如当时一马公司的新闻成为国际的头条新闻一样。 我们的首相纳吉,甚至在2015年被贴上了亚洲表现最差的财政部长的标签,对于令吉在最近这几个月来的小幅度进步,相较于纳吉在过去5年是造成令吉汇率跌至最低谷的“罪魁祸首”,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随着第14届大号角已响起,我们一定会看到首相扭曲更多的事实,并且为了继续执政而刻意去“忘记”更多的丑闻。然而,纳吉的徒托空言(mere words)并不足以重拾我们对于经济的信心,因为他丑闻缠身的领导,已经破坏全球对我国的信心。 要从纳吉的灾难性领导中恢复过来,唯一途径就是确保马来西亚不再被视为“盗贼统治”的代名词。是时候落实干净、透明和有竸争力的经济政策,以重建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对我国已失去的经济信心。

FGVH荒谬投资 潘俭伟吁依沙解释指控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控股(FGVH)主席莫哈末依沙必须针对被暂停首席执行员职务的拿督查卡利亚指控他力阻FGVH董事部进行“荒谬投资”的说法作出解释。 FGVH 董事部已暂停其首席执行员拿督查卡利亚及首席财务员阿末迪菲里的职务,一直到他们被指涉及旗下子公司的不当信贷便利而正在进行的内部审计调查完结为止。 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对于所谓的违规行为显得更清楚的是,马来西亚人民可以给予董事部提供初始怀疑的好处(the initial benefit of the doubt),因为我们讨厌听到政府官联公司(GLCs)涉及盗用和贪腐的案件,从来没有被调查或肇事者(perpetrators)从来没有被起诉。 无论如何,最令人震惊的是被停职的查卡利亚宣称,他是因为阻止董事部所批准的“荒谬交易”而遭到惩罚。 查卡利亚指出,在有关的投资交易里,包括计划花费1亿英镑在Felda Cambridge Nanosystems Ltd(一家纳米碳公司),而它在最後的三至四年已亏损1亿1千700万令吉。查卡利亚也对《星报》说:“现在他们(FGV董事部)要扩展,他们需要另一个1亿英镑。对我来说这是荒谬的,我们只是一家种植公司。” 查卡利亚表示,另一笔投资则是计划耗资3亿令吉收购一奶精工厂的30%股权,它由一家主要是从事制造罐头的公司所拥有。查卡利亚说:“为什麽我要把3亿令吉用在一个非核心的业务呢?他们也被推翻了,即便执行委员会(exco)已表示不宜继续进行(no-go),但这项投资还是被推行。” 更可怕的是,查卡利亚也揭露,自从他在一年前即2016年4月被委任之後,他就一直就想要消除董事部在FGVH的直接干预下,没有经过招标而直接颁发已协商的合约。 这些都是令人震惊的揭发,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种植公司的盈利却连年下跌,即从2013年的9亿8千200万令吉,至2014年的3亿2千500万令吉丶2015年的1亿8千200万令吉,乃至2016年的3千100万令吉。 以上所述,还没有计算以6亿8千万美元(29亿令吉)收收购飞鹰种植公司的37%股权,而这是FGVH所无法承担的一个天文数字。 根据截至2017年3月的财务报表,FGVH只剩下18亿令吉的现金,惟它必须支付逾40亿令吉的利息和借贷。 依沙必须即刻确认查卡利亚所说的是否属实,并清楚解释为何为何董事局推翻公司管理层与执行委员会的决定。 倘若身为FGVH非执行主席的依沙无法解释上述丑闻的指控,将暴露了它本身“违反公司管理守则”,而这恰恰是董事部宣称查卡利亚与财务长所抵触的罪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7-6-2017(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