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汉峇峇国会发言回避问题 潘俭伟: 卫生部需加强FTTIS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28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是失败的,因为他未能提出符合财政部和首相所提呈的国家复苏计划下,卫生部所能实行的一致性计划。 在昨天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上,议员们聆听了卫生部长一段又一段且喋喋不休的统计数据,以及该部已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然而,却无法对这些统计数据和措施进行评估;部长非但没有讨论到这些政策在过去16个月的成功或失败,也没有审查这些政策方向需要如何作出调整和重新聚焦,以便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令人非常失望的是,数以百万计的大马人因为该部所提倡的长期全面封锁,导致生活与健康都受到严重打击,但该部并没有解释为什么感染率仍继续不受控制地上升;关于此次大封锁的全面彻底失败,阿汉峇峇也不检讨,并且没有提出任何新战略来代替效率极低的全面封锁。仿佛他丝毫不知这些封锁政策已经摧毁了人民的生计,也给人民带来了难以言喻的痛苦。 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阿汉峇峇在整个55分钟演讲中,完全没有提及前一天财政部和首相所提出的国家复苏计划。 在政府公布完整的国家复苏计划 (NRP)的报告中,第3章第10页涉及“加强对大流行病的医疗保健”。我们稍微松了一口气,因为国盟政府终于决定采纳和优先考虑民主行动党和希盟一直所提倡的政策,即“在4天内追踪和隔离80%的密切接触者,这至少可以降低40%的冠病感染率。这需要加强措施来查出丶追踪丶筛检丶隔离和支援框架(Find, Test, Trace, Isolate, Support,以下简称FTTIS)的受感染者。”(国家复苏计划第 25 页)。 国家复苏计划让FTTIS成为短章节中最重要的单一策略,即聚焦于“通过政府和社区的努力以进行大规模的筛检”。 国家复苏计划呼吁“足够的筛检对于及时发现和隔离病例是非常重要。”它表示,政府将“提供个人和雇主更简单丶更便宜的解决方案来扩大筛检工作。” 此外,国家复苏计划的目标是“在发现与确诊者亲密接触的48 小时内,通过以科技为主导的方式,追踪 75% 的密切接触者以便进行隔离”,但目前的情况却非如此。 不幸的是,听了卫生部长的澄清和发言后,感觉到他完全脱离现实,因为他完全没有提到以 FTTIS 的方式作为遏制和缓解未来疫情的整体战略。 在主题为“致力於提高全国冠病筛检量”的讲词中,阿汉峇峇只在两段文案中重复了迄今为止所进行的检测数目和统计数据,完全没有提及未来筛检的策略。 我本身也曾多次指责卫生部对于高危人群在冠病筛检量上的不足,这导致确诊病例在过去4周持续飙升。 我们一再强调“大筛检”的重要性,惟卫生总监却更倾向于“针对性筛检“,这实际上已成为一个借口来限制筛检量。这导致阳性率超过10%,远超出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5%基准。我们要再次强调“针对性筛检”不代表“限制筛检”,卫生部必须采取FTTIS方式,积极地每天增加有针对性的筛检量,以防堵疫情在社区上的传播。 如果FTTIS策略是国家复苏计划的成功关键,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卫生部有义务和责任提出有效的措施和政策来达到这项目标,例如在48小时内找出75%的密切接触者。然而,卫生部长却完全没有给出任何方案。 我们目前最关心也最担忧的是,即便拥有像FTTIS的关键策略纳入在国家复苏计划内, 但卫生部长和该部门还是无法做出协调,犹如生活在别的星球般。若是这样的话,国盟政府在对抗疫情上将会再次失败,让人民雪上加霜。 我们呼吁卫生部长即刻认可国家复苏计划,并提呈一个与国家复苏计划战略一致性的卫生部计划,以确保马来西亚从国盟政府在抗疫上的失败中重新恢复过来。如果他不这样做,我们会再次要求他辞职或被革职,任命一位称职的部长代替他,以实现国家复苏计划的目标。

卫生部须更新每天数据呈报模式 潘俭伟:以反映更全面更准确的实况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27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卫生部必须立刻更新它每天呈报的数据 ,以反映新冠肺炎统计数据更全面的景况。 在2021年7月25日, 卫生部公布当天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为17045宗,这是自7月23日和24日分别录得15573宗和15902宗病例之後,创下历史新高的确诊病例记录。     昨天,卫生部“欣然”宣布新增的确诊病例降至14516宗,这可能让许多人松了一口气。   许多新闻机构也协助当局维持确诊病例发生率下降的印象。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马来西亚曾发生单日有207人死于冠病的记录,有关报告将更加让人们充满希望。   不幸的是,这显然好得太令人难以置信。   从7月23日至25日,每日的总检测数量分别为137326丶155193和137214次,而阳性反应率分别为11.34%丶10.25%及12.42%。   在7月26日,新冠肺炎的样本检测数量只有119190次,而确诊率为12.18%。   实际上,昨天公布的确诊病例减少,几乎完全是因为在星期日进行的检测数量减少了。   因此,为了让媒体更准确地报道和让马来西亚人民获得最准确的状况以及国内疫情的景况,卫生总监必须更新他每天报告的统计数据 ,包括相应进行的检测样本总数。   有了检测样本和由此产生的阳性率,会比他们呈报每周的趋势以去掉数据块状和统计数据的争议来得更好,而马来西亚人民将能够清楚地看到卫生部是否进行了足够的检测,特别是当前的阳性率已超过12%,为世界卫生组织定义5% 基准的逾两倍。 除了以上所述, 鉴于国内疫情自一年前首次出现以来就不断产生变化,卫生部现在也必须在其每日的报告中包含新的统计数据。   例如,卫生总监在其文告中列出当天在加护病房(ICU)的冠病患者人数丶需要呼吸辅助器的人数和死亡人数。如果这些数据也能够包含接种疫苗的数据 ,即患者是否已接种一剂或完成两剂疫苗的数据 ,这将会非常有用。 卫生总监在最近也更改了他每天汇报的形式,即包含了病患处于什么类别(第一至第五阶段)的数量,以针对当天新的阳性率进行分类。无论如何,正如我的同僚即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在几天前点出,一名病患最初被归类为第二阶段,惟他或她的病情可能在几天内恶化而成为第四阶段。   因此,卫生部最好是每天对所有活跃病例进行分类而不仅仅是针对每天的新增病例。通过每天分类的报告,我们可以看到患者的动态,在这段期间是否出现恶化的发生率很高或甚至是作出改善。   此外,上述的所有数据都应该在新冠肺炎防疫信息收集平台(GitHub)上按州和县区的粒度级别(granular level)中获得,以便政策制定者和数据分析员能够在有针对性的水平上提出补救措施。   其他在过去可能更重要但今天却不太重要信息,或许可以在新冠肺炎防疫信息收集平台( GitHub )中获得,以让数据分析员进一步处理,而不是卫生总监作为每日在文告中的一部分。这是因为就他们自己而言,他们可能会对情况提供扭曲的看法。 这将包括每天仍在报告中列出的感染群信息。     感染群信息可能失真的原因是因为被标签的感染群仅占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发生率的不到一半,因此,不能从当前所呈报的感染群信息(例如感染群总数丶新增感染群丶最终感染群总数丶活耀感染群总数)中得出可靠的结论。   我们需更准确的数据丶更加强调重症患者在加护病房(ICU)丶需要呼吸辅助器和死亡人数的统计数据,而不是每天新的新冠肺炎确诊数字,这将大大有助于改变马来西亚的范式,即从一个专注于“零新冠肺炎”到一个可以理解的“新常态”;或许到时仍然会有几千宗病例,但只要加护病房中需要呼吸辅助器的数目和死亡人数都已减到最低,那么这是可以被接受的。 潘俭伟  

以门外汉方式解读数据 潘俭伟:卫生部长不可靠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23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卫生部是否与现实脱节了? 我很惊讶昨天下午1点32分,卫生部很自豪地在面子书贴文声称,冠病感染病例从7月15日起已经比前一周呈小幅下降。 事实上,如上图 1 所示,如果你像门外汉一样粗略地查看数据,阳性病例的数量看起来确实呈略低的趋势。在讨论是否允许咖啡店开放堂食的这个时候,甚至可以举行一次的小型庆祝活动了。 但卫生部不是门外汉,它是数千万马来西亚人民赖以保护他们健康和福祉的主要科学和诚信部门。卫生部不应该以不科学方式判断,否则将给马来西亚人提供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只需查看上述数据的另一层,即可简单得出冠病感染病例的实际数量根本没有下降的结论。这可反映在下图表 2中 。 图2显示出,将阳性病例数与测试样本数,以及由此产生的阳性率同比,任何中学生都懂单日冠病阳性病例稍微减少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检测量相对减少。 阳性率根本没有下降。相反,随着测试次数的减少,阳性率显着增加。测试数量减少背后的原因几乎是可以理解,7 月 19 日的数据是因为18 日是星期日,而 7 月 21 日的数据是因为 7 月 20 日是哈芝节。 卫生部的“错误”声明于昨天(7 月 22 日)在面子书上所提供的数据中暴露无遗,数据显示在所进行的 128,279 的样本测试中有 13,034 的阳性病例,阳性率为...

筛检不足阳性率破10% 潘俭伟建议日筛30万次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鉴于今天的阳性率已上升至大约10%,这显示我们对于新冠肺炎筛检的严重不足,以致无法检测出在社区内的病例和疫情。 昨天, 卫生部共筛检124,519人,确诊病例为12,366宗,而阳性率是9.93%。如下图所示,与每星期的阳性率相比,阳性率持续上升,尽管自上周以来检测的样本最近有所增加,惟这一增长仍然存在。 从以上图表可看出,2021年5月23日开始实施的管制令3.0 的首个星期,卫生部平均每天进行109,601次筛检,而平均每天7,631 宗确诊或6.96%的阳性率。 然而,在接下来的6个星期直到7月10日,尽管阳性率偏高且不断上升,但实际上卫生部进行的筛检明显减少。阳性率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所认定的受控标准,即阳性率临界值5%。 卫生部终于在上个星期进行比管制令3.0首个星期更多的筛检。从7月11日的首个星期开始,平均每天进行 120,165 次筛检,阳性率为 9.35%或每天 11,237 次阳性。 以上数据告诉我们几个简单事实。 (i) 筛检量大幅下滑,与管制令的首个星期相比,6月20日开始的一周大幅下滑了34%,导致社区未能及时发现数万病例,进而导致更多感染和阳性率上升。 (ii) 比较管制令3.0首个星期和最后一星期(11日7月-17日7月)的筛检数据,阳性率从6.96%上升到9.35%,超过34%。然而,尽管上个星期筛检有所增加,但平均仅增加了 9.6%。 这意味着若根据目前发现的病例数,我们在社区中的筛检仍然严重不足。 卫生部自去年以来一再驳回有关在全国进行大规模筛检的呼吁。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则偏向在筛检中采取“有针对性”的做法。 我们想强调的是,我们对“有针对性筛检”没有意见。但是“有针对性筛检”和“有限筛检”之间存在着明显差异。卫生部实际上一直是采取“有限筛检”的做法。 “有针对性筛检”必须与筛检结果相对应。当筛检的阳性率高于5%时,“有针对性筛检”应自动增加筛检数量,直到阳性率降低到5%以下。 因此,如果阳性率像过去几天上升到10%,那么筛检数量也必须翻倍,以便进行有意义和有效地的记录,并确定社区中的感染数量。这是隔离的第一步,并进行接触者追踪,以防止感染率像过去 2 个月般失控。 我们呼吁卫生部大幅增加其针对性筛检,并制定国家筛检计划作为整个政府和全国对抗新冠疫情及变种病毒的方法。该计划并非由卫生部单独执行,而是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私人医院、私人诊所、工厂和工作场所,甚至是个人快筛试剂。 我们必须建立至少1%的全国筛检能力,即每天大约300,000次筛检,作为应对未来疫情大爆发的应急措施。 潘俭伟

潘俭伟:涉一马公司丑闻与拒绝和解 政府应停止毕马威稽查政府持股公司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19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政府应停止委任国际会计事务所毕马威(KPMG),稽查任何政府持股的公司。 据媒体指出,在上周,财政部已证实起诉国际会计事务所大马毕马威(KPMG)的44名合伙人。作为起诉人的大马政府、一马公司以及旗下的四家公司,在7月6日入禀法庭提出诉讼。 这项诉讼也向毕马威索偿高达56亿4000万美元(约236亿3000万令吉),在审计2010年到2012年的一马公司财务报告时涉嫌违约和失。 根据财经媒体《The Edge》报道,起诉人指控前首相纳吉与其同伙,挪用了一马公司以及旗下有关公司大约56亿4000万美元。 我极度支持政府提出诉讼,起诉毕马威,在一马丑闻里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数月以来,我也曾多次要求政府提出诉讼。 政府也曾尝试与毕马威协商和解,但很清楚的是,这家被誉为“四大”稽查公司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以达成协议。与德勤公司(Deloitte)不同的是,当该公司无法做好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工作,于2013年3月至2015年3月。他们就同意赔偿8000万美元(约3亿2000万令吉)给政府作为和解。 毕马威公司在这期事件上,未能顾及一项重要资料,即为了和沙地石油有限公司(PSI)成立已中止的联营公司,一马公司于2009至2010年投资1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至少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的公司“Good Star Limited”。 毕马威可以说是进行了一项破纪录的创举,即于2010年9月受委任为稽查师之后,在三周内批准了2010年3月的财务审计,原定稽查师安永(Ernst & Young/ EY)则因为拒绝批准账目而遭受解雇。 对于10亿美元的投资被转换为Murabaha票据,并充分获得PSI的企业担保,稽查师们感到满意,尽管PSI仅有实收资本15万美元。更糟糕的是,毕马威不曾要求PSI提供任何财务报表或纪录,以证明该公司在发生违约事件时有能力履行企业担保。 毕马威的失职和疏忽,造成一马公司于2011年再次借贷8亿美元予PSI的附属公司。美国司法部(US DOJ)已证实,这些绝大部分的额外资金已被刘特佐和其亲信滥用。一马公司已失去所有借贷予PSI附属公司18亿美元。 当我在国会重复向纳吉提出有关一马公司财务的问题,这名前首相兼财政部长不断强调该公司经由国际知名稽查师毕马威审计,所以对于我所提出有关金融诡计的猜测与疑虑,声称毫无根据。实际上,毕马威允许本身被盗贼统治者利用,以掩饰盗贼们的失当行为,显示毕马威与纳吉政府存有勾结。 基于毕马威拒绝与政府和解,政府才会起诉索偿。财政部接下来应在任何政府直接持股的公司,撤销毕马威的稽查角色。并且,政府在招标过程排除该公司,直到诉讼完成。 稽查者无法履行专业来保护大马纳税人,这是极为严重的事。我们必须树立楷模,确保其他政府机构的稽查公司不会再有如此行为,以致于让大马因一马公司案的500亿令吉丑闻而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盗贼统治国家。 潘俭伟

行动党会晤财长 建议450亿复苏和刺激经济方案

自6月实施全国全面行动管制令(FMCO),随后是全国复苏计划的第一阶段,以及本月在雪隆大部分地区和其他州属的个别地区实施的加强行动管制令(EMCO),大多数领域(尤其是那些被认为非必要的领域)的经济活动已陷入停顿。这对生计、供应链和投资者信心产生了负面影响。 遵循2020年3月和2021年1月的前两项行动管制令又能避开破产命运的弱势家庭和企业,这次可能没有那么幸运,因为他们如今仅靠紧急现金储备生存。正如愈演愈烈的#白旗运动所显示,许多人已经用尽了紧急现金储备。  虽然政府已经宣布各种援助和刺激配套,但这些措施远不足以弥补当前FMCO和EMCO所造成伤害。下图显示,财政支援与各种封锁对经济造成的损害有着明显的差距,两者间的差距在今年尤为明显。 Source: Our World in Data (2021), MoF (2020) and the PrimeMinister’s package announcements. 来源: Our World in Data (2021), 财政部 (2020)和首相宣布的配套。   目前,这些计划的直接财政支出仅为 876 亿令吉或配套总值的16.5%。财政刺激措施迄今为止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这使马来西亚的GDP支出低于9.2%的全球平均水平,也低于20国集团(G20)的平均水平。 Source: IMF (2021) 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1)   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所带来的经济破坏,我们首先需要果断的财政行动来维持生计,辅之以非财政措施以刺激复苏,长远规划更是如此。...

潘俭伟:卫生总监操纵数据 促解释为何阳性率不断上升?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16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卫生部在提呈新冠肺炎数据结论和预测时,必须表现出专业精神,而不是试图用编造的论点和藉口来掩盖错误。 昨天,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断言,如果所有条件都与纳闽维持相同,并假设疫苗的平均效能达80%,预计到10月就能把病例降回1000例以下。 卫生部现在不应该作出它无法兑现的承诺。 当行动管制令3.0 于 2021 年 5 月 23 日实施时,马来西亚人被告知,如果人民牺牲生计呆在家里,病例数量将会减少。 然而,即便政府于6月1日宣布落实为期两周的“全面封锁”,但病例并没有下降。阳性病例仍高居不下,而加强行管令(FMCO)延长了两周。 这显然没有发挥作用,因为从2021年7月3日开始, 巴生河流域地区又落实了为期两周的“强化行管令”。惟仍在这段行管期的过去3天,马来西亚的冠病确诊病例接连破万宗,在7月15日(昨天)的单日更创下13215宗的新高。 疫情灾难性地恶化清楚地证明,尽管人默默地受苦丶失去收入和生计,希望尽快恢复各种形式的正常生活,但卫生部却未能履行责任,遏止冠病病毒的传播。 更甚的是,卫生总监两天前提供了最脆弱的藉口为该部的表现辩护。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在 6 月 1 日实施了严格的行动管制令,病例成功在 10 天内下降,即从 9020 宗下降至5000和4000 宗的病例。然而,病例如今却重新增加,其中一个原因是变种病毒株所致。现在主要的Delta 变种病毒……Delta 变种病毒传播得非常快。” 我发现这位国家最高级的卫生官员说的是半真半假并操纵数据,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 首先,卫生总监公布的数据是选择性和操纵性的。 当 6 月...

全面封锁牺牲人民换来疫情升级 潘俭伟促卫长阿汉峇峇引咎辞职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21年7月14日(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必须就马来西亚因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而从2021年5月16日开始实施全面封锁,但冠病疫情仍灾难性地升级负起全部责任且引咎辞职。 虽然国家因疫情封锁已超过8个星期,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国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似乎已全然失控。昨天,国内的单日新病例创下11079宗的最高记录,打破两天前的9353宗新高记录。这是政府在5月16日宣布行动管制令3.0时,国内当时只有4140宗确诊病例的逾3倍。 目前很明显的是,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一直固步自封,相信一旦封锁到位了,病毒就会神奇地飞走。 在超过8个星期的封锁以来,人们默默地受苦,失去收入和生计,希望尽快恢复各种形式的正常生活。 然而,阿汉峇峇和国盟政府却完全浪费了人民的牺牲,因为他们未能在人民于封锁期间作出牺牲时,履行责任去遏制病毒的传播。 有关失败的最明显证据是,尽管确诊率很高且不断上升,但卫生部所进行的冠病检测数量却在下降。 以上图表是根据卫生部的数据编制,它显示了在整个封锁(MCO)期间,每周的确诊率如何保持在高位,而在6 月 6 日至 12 日这一周的最低确诊率也达到 6.61% 。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任何超过5%的确诊率都太高了,因此在建议重新开放各种经济和社交活动以前,必须采取应对措施。 然而,我们的部长做了什么?他没有增加检测量以追踪确诊病例来进行隔离和减少传播,反而大幅地减少了检测量。从5月23日至29日这一周的单日检测量,平均达到109601个样本,但到了6月20日至26日,检测量却大幅地下跌了34%,即平均单日检测量只有72308个。尽管希盟的领袖.智囊团和公民组织都一再呼吁增加检测量,但卫生部却充耳不闻。 在过去的两周里,卫生部只是非常缓慢地提高了每周平均检测样本的数量,即便在上周的确诊率已急剧上升至8.92%。纵使如此,每天进行87457个的检测量,仍然远低5月份所进行的测检量。 部长又做了什么?为何没有制定紧迫的战略性来大幅增加检测量?很明显的,感染社区且未经检测的冠病阳性病例数量仍然非常丶非常多。 卫生部在昨天发布的数据报告就证明了这一点,那就是从116869个样本的检测中,有多达11079宗确诊,确诊率高达9.48%。 政府与其宣布成立另一个冠病特工队来应对巴生河流的疫情,但却没有具体的行动计划,不如针对阿汉峇峇在行管令3.0和加强行管行管令期间所引发的疫情灾难却毫无作为而负起全责引咎辞职。 阿汉峇峇的无能已造成数十亿令吉的损失,并致使大马子民在这段疫情期间,遭受无法估量的痛苦和艰辛。如果阿汉峇峇不自行辞职,国盟政府就必须革除这位在大马史上堪称最无能的卫生部长。

1MDB稽查失职仍毫无悔意 潘俭伟呼吁立即提控KPMG

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21年5月1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一马公司 (1MDB) 针对前稽查师毕马威(KPMG)的诉讼案在哪里? 昨日,一马公司(1MDB) 及其前子公司SRC国际有限公司,向各方包括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前一马公司主席丹斯里仄诺丁(Che Lodin Wok Kamaruddin),以及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拿督沙鲁(Shahrol Azral Ibrahim Halmi)、阿鲁甘达(Arul Kanda Kandasamy)及哈金(Mohd Hazem Abdul Rahman),提出总共21项的诉讼。逃犯商人刘特佐、其父亲丹斯里刘福平、姐姐刘敏宁,以及刘特佐的亲信陈金隆也被列为答辩人。 一马公司也向外资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摩根大通(JP Morgan)及顾资银行(Coutts & Co)提出诉讼。 这些诉讼案的准备工作是由希望联盟在短暂的22个月执政期内展开,而“喜来登行动”发生至今已超过一年,政府终于提出有关的诉讼,值得赞扬。 不过,这份诉讼名单明显遗漏了稽查一马公司3年(2010年至2012年)账目的马来西亚毕马威(KPMG)。 早在2021年3月3日,基于马来西亚德勤(Deloitte)于2013年3月之2015年3月未做好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工作,而同意支付8000万美元(约3.2亿令吉)和解金给政府。 然而,尽管毕马威明显未做好稽查本分,该国际稽查公司迄今仍表现顽固,拒绝与政府达成和解。 毕马威未能顾及一项重要资料,即为了和沙地石油有限公司(PSI)成立已中止的联营公司,一马公司于2009至2010年投资1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至少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的公司“Good Star Limited”。 毕马威可以说是进行了一项破纪录的创举,即于2010年9月受委任为稽查师之后,在三周内批准了2010年3月的财务审计,原定稽查师安永(Ernst & Young/ EY)则因为拒绝批准账目而遭受解雇。 对于10亿美元的投资被转换为Murabaha票据,并充分获得PSI的企业担保,稽查师们感到满意,尽管PSI仅有实收资本15万美元。更糟糕的是,毕马威不曾要求PSI提供任何财务报表或纪录,以证明该公司在发生违约事件时有能力履行企业担保。 毕马威的失职和疏忽,造成一马公司于2011年再次借贷8亿美元予PSI的附属公司。美国司法部(US...

HIDE存缺陷致商场瘫痪 潘俭伟促政府停用系统

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21年5月10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除非政府有心瘫痪或永久关闭商场和超市,否则必须即刻暂停使用动态参与热点识别新系统(HIDE)。 政府是出于好意推出HIDE系统,以提前让民众远离风险增加的地区。这项HIDE系统是在两天前与国家银行共同推出。 根据科学、工艺及革新部(MOSTI),HIDE系统可通过“吾安”(MySejahtera)收集资料,来预测七天后的出现的新风险地区。 听起来是个很厉害的点子,即根据政府所收集的资料,在冠病疫情爆发前预先停止扩散。 不幸的是,HIDE 系统的设计存有严重缺陷,数据的假设被误导了,在这种情况下,不只不能阻止病毒蔓延,甚至为受到疫情摧残的企业和人民生计雪上加霜。特别是在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宣布被列入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的地点,必须关闭三天。 政府必须意识到可疑之处,尤其HIDE列出绝大多数地点主要是购物中心和超市。政府根据过去7天所收据的数据,把这些商场列为潜在热点,然而事实上簇群数据当中,商场的比例少于5%,反之来自工厂的簇群高达48%、工地多达11.6%。 如果购物中心和超市具有成为明显的冠病感染群和重大风险,他们会在之前就成为感染群,而非是接下来的7天之内。 其实不难理解HIDE为何会出现如此严重的系统漏洞,这是因为 HIDE的系统设计是按照风险计算和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把所有MySejahtera的扫描码相提并论。 潘俭伟以占地219万平方呎的八打灵再也万达广场,和占地160万平方呎的吉隆坡柏威年广场为例指出,这两家商场有700多家独立的商店,并在其中经营。这几天在购物中心内走动是非常轻松的,因为人流量很少,并且购物中心内有足够的空间,但都只有一个MySejahtera手机应用扫描码。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只有2000平方英尺的店铺或16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后者同样用一个MySejahtera手机应用扫描码。后者的风险更大,因为它们每平方英尺的流量可能更高,或者他们有30名员工被挤在同一个空间中。 光看数字而言,由于商场人数较高,其冠病风险“自然”高于其他店铺或办公室-- 这种方法已经由科学、工艺及革新部(MOSTI)明确阐明。这也是为何HIDE系统所列出的地点,超过90%是商场和超市。购物中心的风险其实不高,甚至比其他的场所更安全。 潘俭伟促请国家安全理事会及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马止停止 HIDE系统,直到当中的系统漏洞以更高智能的演算法来解决为止。否则,我们可以预料接下来的商场都必须每隔几天就关闭,纯粹是因为商场的庞大人流量导致他们出现在HIDE的名单上。 除非政府打算借此机会使全国的所有购物中心和超市受害,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失业,否则政府绝不能逃避 HIDE系统的漏洞,潘俭伟促政府现在就做正确的决定。 潘俭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