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俭伟促希山幕丁确认 政府是否停止IPIC诉讼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20年8月3日(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外交部长拿督斯里希山幕丁必须确认,马来西亚政府是否已停止在伦敦针对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提出的法律诉讼程序,以追回一马发展公司(1MDB)所蒙受的损失。 希盟政府曾在2018年在伦敦,针对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提起诉讼,以解除他们与一马公司之间于2017年5月31日达成的和解方案。 根据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干预下所达致的和解协议,IPIC将在2017年12月31日前偿还总额为12亿零545万美元的款额,以支付IPIC在2015年6月向一马公司所支付的预付款项。 此外,1MDB和财长机构(MoF Inc)必须承担一马公司发行两笔总额为35亿美元债券下的所有未来利息和本金付款的责任,而这些债券之前是由IPIC担保。 有关和解协议有效地把欺诈性债券的全部偿还责任交给了一马公司和马来西亚政府,并且完全免除了IPIC的任何义务。希盟政府试图解除该和解协议,因为我们认为它是纳吉以牺牲马来西亚纳税人利益为代价而缔结的欺诈性协议。这是因为纳吉存有既得利益,以确保一马公司丑闻获得遏制,而不会进一步指控他及国阵政府酿造了数十亿令吉的丑闻。 截至2019年11月,希盟政府已在英国上诉法院成功胜诉,以确保针对IPIC的案件将在公开法庭上进行辩论,而不是通过闭门仲裁方式进行。 IPIC显然倾向于闭门仲裁,以确保由高盛集团安排的整个债券发行过程中不可接受的细节仍然保密。 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汤姆士的策略,是要确保马来西亚人民将因为一马公司虚假“合作”所遭受的损失,从IPIC那里获得最大的赔偿。 无论如何,令我们震惊的是,竟然在《砂拉越报告》中再次读到慕尤丁政府已决定中止法院对IPIC提出的诉讼。 显然的,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已被授命与阿布扎比政府直接谈判以达成“另一种” 和解协议。 鉴于慕尤丁政府在与1MDB有关的案件中,采取迅速且有时让人感到困惑的解决方案,马来西亚人民正担心将再一次受骗。 今年5月,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士被控挪用一马公司2亿4千800万美元资金洗黑钱,被判“释放但不代表无罪”。 不到两周以前,高盛集团也达成向马来西亚政府赔偿25亿 美元,而不是希盟政府所要求的75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希盟政府针对高盛集团及其17位现任和前任董事提出的两起诉讼,也都在提交法庭前立即被撤销。 全球金融媒体普遍认为,高盛在为一马公司安排65亿美元债券的角色上,占了便宜後还脱罪。事实上,《纽约邮报》报道,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员大卫所罗蒙立即在汉普顿庆祝和解。 鉴于慕尤丁政府在达致和解协议方面的可疑记录,马来西亚人民都担心他们的利益将再次被出卖是可以理解的。 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必须立刻解决《砂拉越报告》所揭露的问题,否则,就必须允许针对IPIC的诉讼得以完成,以确保人民享有最佳的结果。

与中国合作,调查1MDB及东铁计划的洗钱指控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政府必须寻求中国各造的协助,以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涉及洗钱活动的指控。 在2020年7月16日 (星期四) 的文告中,我已要求马来西亚财政部和国家银行必须调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协助来自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政府的资金,通过中国、香港、科威特和马来西亚,至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来洗钱的指控。 作为背景,截至2017年5月,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签署了总价值550亿令吉ECRL项目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 截至2017年6月,马来西亚已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 (Exim Bank of China) 所提供的贷款向CCCC支付了19.143亿令吉和另外的173.20亿人民币。 上个月,《砂拉越报告》记者凯丽鲁卡瑟(Clare Rewcastle)揭露了中国公司如何“购买”一马公司位于槟城产业的资金流向。 根据门户网站的信息,我们现在知道: 1. 2017年8月28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香港的Multi-Strategic Investments Limited(MSIL)转移至科威特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一家实收资本为1千350美元的公司)。 MSIL是振华工程有限公司 (Zhen Hua Engineering Co Ltd) 全资持有的子公司,而振华工程有限公司也是CCCC的全资子公司。 2. 2017年8月27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Al-Asbah International...

涉嫌1MDB国际洗钱活动 潘俭伟促財政部和国行查ICBC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0年7月16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随着更多证据的涌现,财政部和国家银行必须立刻对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涉嫌推动国际洗钱活动一事展开调查。 在过去两个月,《砂拉越报告》以调查性报道著称的记者凯丽鲁卡瑟(Clare Rewcastle)开始揭示新的线索和新的证据,她揭露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如何与刘特佐串通,在与特定中国公司合作的项目上抬高价格,从而掩盖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丑闻。(1) 我们一直以来都怀疑,当时国阵政府的550亿令吉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和苏里亚战略能源有限公司(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总额达100亿令吉的双管道项目(twin pipeline projects)授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和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CPPB),就是从马来西亚政府窃取资金,以掩盖和偿还一马公司债务的渠道。 当希盟于2018年掌权时,我们也发现一马公司以42.5亿人民币(27亿令吉)的价格,把位于槟城共达234英亩的亚依淡(Air Hitam)土地,卖给了位于开曼群岛的丝绸之路东南亚房地产有限公司(Silk Road Southeast Asia Real Estate Ltd)。(2) 买卖合约是由丝绸之路东南亚公司的科威特代表Saud Abdulmohsen在2017年8月签署。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已全额支付了42.5亿人民币,却没有任何把这片234英亩的优质土地转让给新业主的後续行动。相反的,一马公司收到的资金几乎全部用于偿还该公 司拖欠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12亿美元债务。(3) 直到最近,尽管基于所涉及的时间和金额,皆被强烈怀疑当中牵涉到全球的洗钱活动,但却因为缺乏具体的证据,能把这些与中国各造进行的项目,以及一马公司为了偿还其债务而对该公司位于槟城的土地进行了可疑的“处置”联系起来。 然而,这已不再是现状。 根据《砂拉越报告》门户网站的信息,它揭露了中国公司如何“购买”一马公司位于槟城产业的资金流向: 1. 2017年8月28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香港的Multi-Strategic Investments Limited(MSIL)转移至科威特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一家实收资本为1千350美元的公司)。 MSIL是振华工程有限公司 (Zhen...

国会提问一马公司弊案被拒 潘俭伟:慕尤丁严重依赖纳吉

曾经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以及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主要抨击者,随后导致他被巫统革职的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现在是否采用以前国阵逃避问题的策略? 当涉及5项挪用1MDB资金、总额达2.48亿美元之洗钱案的里扎·阿兹被判“释放但不等于无罪”时, 全马都对新任总检察长丹斯里依德鲁斯的决定感到震撼。 据称,该条件是里扎将退还一部分赃物,总计“数百万令吉”。 该决定是荒谬的,因为与上述指控有关的洗钱资产已经或正在被美国司法部 (DoJ) 扣押。 实际上,里扎阿兹的电影制作公司从红岩電影公司(Red Granite)挪用的部分资金已经归还给马来西亚。 因此,人民疑惑的是,既然司法部已经将洗钱资金归还给马来西亚,为什么仍允许里扎阿兹获释呢? 我们都担心以上情况表明,慕尤丁政府因为严重依赖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巫统成员的支持, 而对直接涉及500亿令吉1MDB丑闻的各造过于宽容。 当首相慕尤丁拒绝我在本次国会所提出的两道国会问题时,这种担忧显然进一步加剧。 第一道问题,我请首相慕尤丁阐述检察长,对目前还在进行中的、纳吉所涉及的1MDB和SRC International 弊案,所持立场。 我们希望听到首相重复他的承诺,即严惩那些从1MDB和马来西亚政府挪用数百亿令吉的人。我们需要得到保证,纳吉将不会同样被给予“释放但不等于无罪”。 不幸的是,首相慕尤丁使用了纳吉时代所给予的 “正在审判”借口来逃避这个问题。“审判”的问题不适用于现状,因为我没有询问此案中法律论点的是非曲直。我要问的只是总检察长对此案的立场。对于马来西亚人来说,首相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作为令人极为担忧。 第二个被拒绝的问题,我探问政府对关于被指控犯有腐败罪的六名议员的立场,特别是如果他们被判有罪。这项问题的重要性是双重的,不仅是因为它表明了慕尤丁反对腐败的决心,而且还回应了广大公众对国盟稳定性的担忧。 这些问题不应当被拒绝。对于慕尤丁而言,这些问题本应是许下反贪反腐承诺的最佳机会。 慕尤丁绝不能忘记他在2019年被纳吉革除副首相和巫统署理主席的职位,恰是因为他成为了一名关键的抨击者,直言不讳地对纳吉1MDB丑闻提出了质疑。 具有讽刺性的是,慕尤丁决定对1MDB保持沉默,并间接“保护”了他当前极少的多数派政府中的后座议员纳吉。 潘俭伟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

抹黑政府惠民政策 魏家祥撒谎成性

当看到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如今的首要任务,竟然是以满嘴谎言来误导民众,以此来破坏希盟政府所实施的良政,实在感到遗憾。没想到我国反对党的素质竟降低到如斯地步。 事发于魏家祥最近无所不用其极,利用各种毫无事实根据的谎言污蔑政府协助低收入群(B40)及中等收入群(M40)的 mySalam国家健保计划良政。 魏家祥竟然将媒体去年早已报导过关于健保索偿问题拿来老调重弹。有关这项课题,mySalam健保基金主席在去年 2019年 11月 6日就已详细说明,首个索偿被拒的原因是索偿者并没有提供诸如医生证明的所需文件,而第二个被拒的个案则是其本身已经获得每年最高的 700令吉住院津贴。 与此同时,卫生部已经分别于 2019年 8月 14日及 2020年 1月 13日,不下一次地发出指示函予各相关政府医院、各州卫生总监及各卫生机构,要求豁免 mySalam健保索偿患者的医药报告费。这足见希盟政府是如何透过豁免收费的体恤措施,来减少患者的负担。 魏家祥没有为人民着想 如果魏家祥不知道,那我就又借此机会再向这位马华总会长解释mySalam健保并不会让任何一造牟利,因为获利的只有大马人民。 所有让受保者索偿后还余下的健保金,都将会重新循环存放入 mySalam健保基金内。 其实这项课题已经在国会澄清解释过无数次,也曾经于 2019年 8月 6日马来西亚财政部的官方文告中清楚说明。 任何新政策一开始实施都需要时间运作,mySalam健保也不例外,一开始需要进行长期的宣导活动与醒觉运动,以让国民了解mySalam健保的好处,因此启始的索偿也会更谨慎需时处理。 因此,虽然2019年的索偿只有 1370万令吉,而政府也毫无保留地透明公布,但请别小人之心地认为所有巨款余额就会像国阵执政时那样被亏空殆尽。 相反的,这笔国家健保基金将会在往后持续保留给予 mySalam健保受保者。希盟政府仍然致力在进行这项良政的宣导与国民醒觉运动,如:在各州的政府医院设立mySalam健保的电子服务机,协助民众了解 mySalam健保的索偿事宜等等。 我不明白魏家祥撒谎成性的原因是什么。或许是因为国阵政府不曾实施这类福利计划,导致魏家祥无法了解 mySalam健保作为一个福利计划的目标,是为了帮助患上严重疾病或因住院而失去收入的有需要群体。 虽然魏家祥未必明白,但与其浪费时间散布毫无根据的谎言,请魏家祥不如善用其社交媒体,分享由政府免费提供,有关 mySalam健保准确而真实的信息。 唯有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大马人民能共享 mySalam健保的好处。又或者,魏博士其实从来没有存在过让大马人民受惠的思维?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兼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于 2020年...

制造假新闻污蔑火箭 纳吉才是一号网络枪手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暨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针对纳吉散播假消息指行动党愿意花5000令吉聘请枪手做出澄清。 潘俭伟说,行动党是公开透明在Job street聘请专业的社交媒体撰写员,而不是躲在键盘后面的网军。 纳吉最大的错误是指控行动党每个月,花费50万令吉聘请100位枪手。 “不幸的是,行动党只能在梦中聘请100位枪手,我们能聘请3至5人的社交媒体撰写员,而薪水也是根据经验而定,例如毕业生薪水来得比较低,工作7至8年的求职者当然会得到较高的薪水。薪水不会是大问题。” 聘请专业的社媒撰写员 另外,潘俭伟也感谢纳吉在脸书帮忙宣传行动党在聘请社交媒体撰写员,因而吸引4倍多的应征者来申请这个职位。 潘俭伟表示,行动党所聘请的是专业的社媒撰写员,不是躲在阴暗角落的枪手,这是要澄清的重点。 “键盘后的枪手的工作是天天在林冠英、潘俭伟和张念群以及其他领袖的面子书,复制和张贴负面留言,引起一堆攻击。或者是天天躲在电脑后制造假新闻,写没有经过求证的新闻,以及散播敏感、煽动性的假新闻等。” 因为很多人已经开始不阅读报纸,反而转向在社交媒体看新闻。由于社交媒体例如推特、脸书、部落格已经逐渐成为主流,所以我们需要聘请专业的社媒撰写员负责。 行动党也会在Job street 刊登聘请其他职位的广告,包括聘请记者、会计等等,这是正常的聘请平台。 纳吉一号网络枪手 潘俭伟也在记者会展示了多张假新闻的PPT幻灯片,这些假新闻层出不穷,并会被网民疯传。 “如果我们没有找出真相和澄清,那些网民就会把这些假新闻当真。” 还有刚发生的有一位名字叫Ana Juwita jita 的网民在面子书上传一支行动党在办活动时用党歌取代国歌的假新闻,这是子虚乌有的指控。事实是行动党所举办的每一场活动,都是根据先唱国歌再唱党歌的流程。 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指出,纳吉才是国阵一号网络枪手,他是在散播没有经过求证的假新闻。她也呼吁大众可以从更多的媒体和平台获取新闻以及先检查新闻的来源,特别是来自于watsapp的新闻,以协助停止散播假新闻。 行动党杜顺大州议员艾德里表示他本身是假新闻的受害者,每次执政党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澄清这些假新闻。 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指出,这些都是很低级的中伤,纳吉是在阻止我们重建新马来西亚,议员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应对这好几百个,甚至几千个的假新闻诽谤。 行动党万达镇州议员嘉玛莉亚说,议员们花在澄清假新闻的时间,应该是要用在服务人民和服务选区的,为了忙于应付这些不必要的假新闻而浪费了这些宝贵的时间。她也呼吁民众要再三思考和求证消息来源后再来分享新闻。 https://www.facebook.com/DAPMalaysia/videos/415092322710418/

国家正在努力减债,将来子孙不需要负债累累

国家努力减债,子孙不用负债!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昨天在山打根一场活动上,向选民表示,新政府的节约措施,未必能够立刻让人民感受到效果,但是在未来却可以让这些钱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尤其是国内在国阵长期忽略的落后地区,也包括沙巴及砂拉越! 潘俭伟也在演讲中拿出数据,包括轻快铁省了150亿令吉;第二捷运省了88亿令吉以及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省了220亿令吉,总共节省了458亿令吉!而这三个案例只是其中一部分,其实政府还在针对许多不同项目进行谈判及协调。如果政府没有努力节省这一大笔数目,将来其实都是要靠大家的子孙去“还税付抵”,辛苦的还是国家未来的老百姓。但因为现在政府重新检讨了这些没有必要的花费及不合理的合约,让政府可以在财务上松动一些,并且将更多有必要的发展花费放在更需要的地方。他在演讲中还特别强调,别以为这些计划跟沙巴砂拉越人民无关,实际上只要国家财务松动,就可以将拨款用在国阵长期忽略的地区,尤其是沙巴及砂拉越。 “所以今天我们所省的钱,就是将来我们可以花费更多在其他地方的钱;如果我们今天不省的话,未来就没有这笔钱。”,他在演讲中这么说到。 同时他也理解,老百姓现在生活也很辛苦,尤其是物价偏高。但是新政府虽然在缩紧腰带的情况下,依然让RON95汽油价格稳定在2.08令吉,即使国际油价已经高涨;另外,新政府也成功废除了GST,取而代之的是SST,相比起来,政府在两者之间的税收是相差很多(GST时期政府税收大约400亿,而在SST系统之下只有220亿);此外,新政府也让通货膨胀率趋向比前朝更加稳定,甚至目前通货膨胀率只维持在0%至1%以内。而政府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希望可以提高人民的收入,让大家更容易面对目前已经偏高的物价。 潘俭伟也形容,我们国家状态目前就好像一个人全身都是瘤,但是开刀治疗必然会痛、会辛苦。但是如果我们只是靠吃止痛药而放弃正确的治疗方式,那就是国阵一直以来的做法,让老百姓吃止痛药,而放任肿瘤继续生长,直到最后要挽救却无能为力了。而新政府目前的做法就是努力开始一个一个的肿瘤将它割掉,虽然每一次都会痛,但是一定要割掉否则是死路一条。因此我们要长痛不如短痛。 所以潘俭伟也在现场呼吁大家,跟新政府一起走过这段短痛的路,让新政府逐步提升马来西亚国民收入,让马来西亚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

潘俭伟解答9道问题 魏家祥別再转移视线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博士是否承认1MDB这个丑闻已使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的盗贼统治之都,让数百亿令吉被偷走?魏博士请正面回答这道问题,别再试图转移视线,提出无关的议题。 魏家祥博士日前言之凿凿地捍卫纳吉的1MDB,声称1MDB“带来多项好处,并在国家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此言一出,马上就被抓包。 我已提出批评,然而并未等到他的正面回应。即便他以为上述情况属实,但全世界也都知道这是不对的。我要问的是,你如何看待1MDB里大规模的偷龙转凤?魏博士是否认为,只要马来西亚拥有足够的资产来偿还其领导人所窃取的东西,那么成为世界盗贼统治之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吗? 马华总会长在面对问题时采取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还试图用半真假的事实和无关紧要的问题来转移媒体和阅听众的注意力。 我和魏博士不同,我会一道一道地解答他提出的问题。但在这之前请容我再问魏博士,马华总会长是否会谴责前首相纳吉偷龙转凤,滥用由政府担保的1MDB数百亿令吉之贷款,并给马来西亚的国誉和纳税人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1MDB的丑闻当初爆发时震惊了全世界,也讽刺地让国阵史上第一次输掉上届的全国大选,更令魏博士成为马华唯一在国会里的代表。我们很想知道,当时身为纳吉内阁中的同僚,魏博士会不会因此而道歉? 诡诈的魏博士 在我回答问题之前,且让我也谈谈魏博士如何转弯抹角地诋毁我。他试图揶揄我,指“那个说SST会降低商品价格的人”,不够格指教魏博士。 首先,我并没有在之前针对魏博士的文告上使用“指教”这词。这是马来邮报编辑所使用的标题。我没有使用这词,是因为有些事情不是要教就教得来的。 再来,也是最重要的,就像他巫统的同僚一样,魏博士擅长使用谎言和半真假的事实来回应他们的批评者,以施加负面诽谤。他声称我说“SST会降低商品价格”,是故意断章取义,他并没有全文引述我在国会中的演说,当时我的说法是SST对商品价格的影响将低于GST的冲击。 还是魏博士,你要辨称GST对价格的影响小于SST? 魏博士提出的八道问题 现在,让我一题一题地为魏博士解惑: 魏:1MDB的债务是多少?300亿令吉或是390亿令吉? 这个问题告诉你为什么魏博士在内的内阁,是一个不称职的内阁,他们允许纳吉胡作非为,乱搞1MDB,他甚至不知道1MDB的债务是多少。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为止,1MDB的债务总额达到390亿令吉。 或许,令魏博士困惑的是,国阵政府明明在较早前已经把310亿令吉纳入政府承诺的或有负债之中,并于2017年及2018年初,悄悄地支付67亿7000万令吉1MDB的债务,这让希望联盟政府在2018年上任后,被迫继续缴付11亿6000万令吉的1MDB债务。 然而,1MDB的债务仍然为390亿令吉,这是因为在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还有79亿3000万令吉,现在需由马来西亚政府来支付。 魏:300亿令吉是高于或低于2017年年底从伊斯兰债劵额外借来的878亿令吉?这还不包括从武士债劵得到得73亿令吉以及希盟政府在国油中取得得820亿令吉。 魏:如果300亿令吉低于上述我所引用的种种数字,那么为何1MDB一直成为希盟无法兑现竞选宣言的挡箭牌?甚至是我们下一代背负沉重债务的主要原因? (第二及第三题一起回答) 谨此告知魏博士,政府出现了预算赤字,过去20年来国阵政府也一直存在的预算赤字。当政府出现赤字时,就意味着政府将定期发行债券以筹集资金弥补赤字。 这些政府债券筹集的资金用于资助学校、建设道路、医院和其他发展项目。 所以,问题是,魏博士试图要表达些什么?他或许应该停止拐弯抹角,并直截了当地讲清楚说明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因为遭盗窃而损失300亿令吉而已,这不会影响政府财政,因为政府经常发行债券来为其赤字提供资金。是这样吗? 必须要对魏博士说的是,1MDB对政府造成“微不足道”的损失其实要高得多,接近400亿令吉,这些损失已经由政府买单(见Q1)。 400亿令吉究竟有多大?400亿令吉足以彻底清还所有我们的PTPTN借款或国家基建在2018年年底录得的310亿令吉债务。 4. 魏:潘俭伟是否可以确认2018部分国家债务及截至目前的国家债务(360亿令吉)比国阵时期还要高? 是的,政府直接债务是如我们所诚实向上调整预料为2018年财政赤字增加3.7%,2019年的预算赤字也会增加3.4%。 就如财政部长在财政预算案演词中所揭示,有别于国阵时期将数十亿令吉的债务隐藏在账面外诸如PFI Sdn Bhd的公司中,我们则透明示众将一切摊开在账面上。也因为我们诚实对所预料的赤字向上调整,这项透明措举让穆迪、S&P及Fitch国际评级机构继续维持在-A的评分。 所以这里要反问魏博士,你是在抨击希盟做得太透明,同时在称许前朝政府将巨债隐藏在账面外,还有透过1MDB、朝圣基金、联土局等机构进行贪污、盗用及滥用的行为吗? 难道,你当时根本糊涂到对这些光天化日下的贪污、盗用及滥用公帑的行为完全不知不觉,只知道与纳吉称兄道弟,爽坐在首相署当首相署部长? 5. 魏: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1800亿令吉是直接利润?大马城的土地售价是多少?这两项1800亿令吉总发展价值(GDV)的项目其所获得的税收是多少? 让我引用魏博士的言论,以免他指责我“扭曲”。 他指出首相称大马城的总发展价值GDV是1400亿令吉,财政部长则称TRX项目的总发展价值是400亿令吉。 他因此申论道:“当这两个项目加起来,总共1800亿令吉,用以偿还1MDB的300亿令吉债务绝对绰绰有余。” 他的确是使用了1800亿令吉来减去1MDB的债务。唯有将1800亿令吉的总发展价值硬要当成政府的收入,才有可能冯京当马良的狡辩这是政府在这两项计划的利润。因此,魏家祥的指控怎么可能会合理? 我非常渴望魏博士能对我指教一二,到底总发展价值GDV是如何能用来偿还债务。 6. 魏:这两项计划对我国经济冲击的总价值是多少? 一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以所有开支的总和来计算,或以更技术性来说在一国之内在某特定时期的所有货物制品与服务的总货币价值。 因此,我真的希望我是全知全能,可以回答你这么不着边际不知在问什么的问题。很不幸的,我不是全知全能。或许您可以直接问问纳吉这道问题? 7. 魏:若这两项计划没有获利,为何还要继续进行? 8. 魏:难道财政部长林冠英称400亿令吉的TRX计划是国家最佳的资产也错了?难道首相敦马哈迪称大马城计划将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也错了? (容我将魏的第7与第8道问题一并回答) 魏博士又来栽赃这一招,不老实的偷换概念,企图将话放进我嘴巴。我可不曾说过这两项计划不会获利。 我们是说,第一,这两项计划因为牵涉1MDB丑闻而受阻,无法有效的执行其潜在商机。然而在改朝换代后,这两项计划去芜存菁清除1MDB丑闻的淤血后,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的实践这两项计划的真正价值。 第二、当这两项计划如今终于可以为政府带来收入之后,请别拿之前的1MDB掌控时期来说嘴,因为当时前朝政府是贱卖这两个地段给1MDB,并在1MDB所拥有时期没有能力好好去发展建设(原因为何,上一篇文告以清楚说明,不再赘述) 第三、这两项计划的收入原本理应收归政府国库,并充作国家建设得公帑。奈何,碍于1MDB丑闻及390亿令吉得巨债,这两项计划所获根本远不足以偿还1MDB债务。(详阅之前的文告) 魏:最后一道:你之前多次指控东铁真实价值是290亿令吉,国阵政府将其灌水至55亿令吉。 魏博士还可以厚脸皮好意思提这一道问题,拜托,就是因为国阵签了660亿令吉的合约好吗? 在我们手中,在国阵已经缴付中资企业200亿令吉之后,我们与中国方面展开多次协商,最终在第三次成功将该计划减少至440亿令吉。世界上还没有其它国家与中国协商中,获得如此成就。 魏家祥对他们批准了660亿令吉的过高合约完全恬不知耻,却反过来为了捞取政治筹码而抨击新政府“只省下”220亿令吉。 真是够了。 潘俭伟

魏家祥无所不用其极为纳吉辩护 马华别误导老百姓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当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博士为捍卫1MDB和纳吉极尽可能地发表谬论时,你就知道,现在连神仙也难打救马华。 昨天,我们看到魏家祥发表伟论,他言之凿凿地捍卫纳吉的荣誉,声称1MDB“带来多项好处,并在国家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他援引首相敦马哈廸的声明,指大马城项目的总发展价值达1400亿令吉,而财政部长林冠英较早前也说,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项目总发展价值为400亿令吉。 "这两个项目的加总为1800亿令吉,远远超过负债的300亿令吉(1MDB)。” 我实在是完全毫无头绪,为何魏家祥作为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专业工程师,会将总发展价值(GDV)误认为利润,并认为可以用来偿还1MDB所背负的310亿令吉债务。 1.总发展价值(GDV)不等同利润 首先,马华总会长必须搞清楚,总发展价值(GDV)是指开发物业的总价值,而不是物业开发产生的利润。当一家背负1亿令吉债务的房地产开发商宣布一项3亿令吉的GDV项目时,并不意味着它将赚取3亿令吉的利润,并用之偿还债务。假设开发项目的成本是2亿5000万令吉,那么他的5000万令吉的利润也不足以偿还其1亿令吉的债务。 魏博士把冯京当马凉,将总发展价值作为评断偿还债务的方法,无疑是在自曝其短,同时也彰显了他正无所不用其极地维护1MDB和纳吉。 2.总发展价值(GDV)不等同土地价值 其次,即使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这两个项目的总发展价值达1800亿令吉,马来西亚政府也不会“拥有”有关总发展价值,事缘这是发展商决定从政府手中购买土地,并且展开各种房地产项目,那么,试问该如何使用这1800亿令吉来偿还1MDB的债务呢? 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成功地出售所有储备存土地予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充其量,我们将获得价值120亿至150亿令吉的收益。不要忘记的是,我们仍需要扣除从1MDB中分别继承的32亿令吉贷款,以及为这些项目开发基础设施的数十亿令吉特成本。 3.大马城与TRX地段贱价卖给1MDB 第三,魏家祥似乎忘记了这两块地段是当时政府“贱卖”给1MDB,上述计划在1MDB掌控之后原有如火如荼的计划就难以进展。相反1MDB利用上述土地资产去拯救其自己的32亿令吉借贷,迅速用以偿还与上述两项房地产计划毫不相干的1MDB贷款及掩盖1MDB的负资产。因此,魏家祥及纳吉到底是活在哪个世界,竟还能胡扯为1MDB邀功称“利惠国家在国家建设上扮演重要角色”? 4.只要纳税人继续买单,盗国帑没问题? 最后,虽说大马城与TRX这两项计划根本不足以偿还1MDB的巨大债务,即便这两项计划若真的能足够用以偿还1MDB的所有债务,是不是就可以无视上述的贪污与欺诈,置之不理?魏家祥是否认为只要马来西亚的领袖能瞒天过海将这些足够的资产用以填补1MDB巨债,这恶名满全球的赤裸裸欺世盗国行为完全没问题? 难道魏家祥是纳吉的下一任财政部长? 大马人很幸运地如今希盟新政府正在设法营救之前属于1MDB的各项资产,期能将之尽善尽美的作出发展建设,以获得更多报酬来偿还1MDB一部分的巨大债务。 原本从大马城及TRX所赚取的数十亿令吉报酬理应用以建设基础设施及增进马来西亚人福祉,相反的如今却不得不用以偿还400亿令吉的债务,还得使用纳税人的钱偿还这些债务,因为1MDB的资金已经被纳吉、刘特佐及其党羽所贪污掏空。 魏家祥作为纳吉政权一员,完全没有对曾经是整个1MDB全球性世纪丑闻感的一员感到一丝丝的愧疚,相反的他如今与大马人民对抗,竭尽所能捍卫1MDB丑闻及此巨大盗窃罪狡辩。或许马华总会长正在下注对赌4年后的大选若国阵胜选,纳吉会委任他为财政部长? 潘俭伟

错误数据中伤马来西亚 潘俭伟:彭博社公信力荡然无存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19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彭博社邀请来自瑞银集团(UBS)的所谓“经济学家”发表对马来西亚的看法时,该嘉宾竟然不会区别财政预算赤字与经常来往户口赤字,这已经让彭博社的公信力荡然无存。 当我目睹该位来自瑞银集团全球财务管理的受邀嘉宾Kelvin Tay于2019年4月11日接受彭博社的大卫英格(David Ingle)专访时,竟然沿用各种错误的数据,超级偏驳地对马来西亚作出极度负面地看法。这不禁让我难以置信地一直摇头。 经常来往户口一直是盈余 首先, Kelvin Tay 竟然可以语出惊人的指马来西亚的经常来往户口是赤字。要知道,马来西亚一直引以为傲我们的经常来往户口一直是盈余,如今亦如是,因为我们的出口一直高于我们的进口,这一直是马来西亚的强项。任何一位对马来西亚经济拥有专业分析能力的专家绝对都知道这重点。 以2018年为例,马来西亚的经常来往户口盈余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3%。即便如今,马来西亚的贸易盈余仍然强健,因此2019年国家经常来往户口仍将毫无疑问保持盈余。 马来西亚就像所有其它发展中国家一样,无可否认是有适度的财政赤字,例如2018年的国家财政赤字是国内生产总值的3.7%,但今年2019年预计将会下降至3.4%。财政部长也预计2020年下降至3.0%,2021年下降至2.8%。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化经济体 这位Kelvin Tay 紧接着竟还声称石油税收占据马来西亚国内生产总值的30%。 这完完全全错得离谱。马来西亚的多元化经济是备受各国际威望的评级机构与投资机构所认可。当中矿业(涵盖石油及天然气)、制造业及服务业分别占据了国内生产总值的7.9%、23%及55.5%。 或许就当Kelvin Tay先生上述错误是张冠李戴,其实是要预估2019年的石油及天然气税收将占据政府收入的30.9%好了。 即便如此,这位瑞银集团的投资经理仍然摆乌龙说错,他仍然无法正确指出政府即使在折现来自国油的一次性分红后,政府从石油与天然气所获得的收入,实际预估也只有22%。 诚如财政部长去年在其财政预算案演词所揭示,这笔一次性300亿令吉的国油分红是要在今年用以偿还前朝政权欺瞒拖欠的370亿令吉消费税退税及所得税退税。 究其实,政府从石油及天然气的税收多年来正逐年下降,最高峰期是2008年的44%。 经济成长政策配套全到位,有备无患完成降低财政赤字目标 随着Kelvin Tay前述对马来西亚经济的层层误导,他继而作出总结指目前徘徊每桶71美元积弱的布伦特单位国际油价,基于政府预估今年平均每桶油价为70美元,这将严重负面影响马来西亚的经济成长。 需知因为油价下跌而冲击的政府税收在财政部长的预算案演词中皆早有宣布其它税收来源作为替代措施,虽然目前政府尚未正式将这些新税收的实际数额列入预算,不过预估新税收将额外增加高达40亿至50亿令吉的政府收入。但是Kelvin Tay的所谓总结就是没有告诉大众,即便上述国际油价跌1美元,与额外40亿至50亿新税收相比较也只影响政府3亿令吉的税收,就算国际油价真的跌10美元也只影响30亿令吉的税收。 政府掌控国会接近三分之二议席 最后,Kelvin Tay甚至还所言不实地胡指国家目前政治瘫痪。相反的所有大马人都认同在2018年5月撤换政府之前,马来西亚的确真的被1MDB贪污危机所瘫痪。 如今,换政府之后,马来西亚迎来了全新的原动力,政府致力大刀阔斧的透明化、促进良好施政、减少贪污、增加竞争力。革新之路是艰难的,将带来短期的阵痛,并将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看到结果。 无论如何,新政府始终如一的改革道路绝对会为国家打下坚实的基础,一旦全球经济复苏,将为国家带来令人鼓舞的经济成长。 新政府在国会掌控明显多数议席,在下议院掌控了63%议席。事实上马来西亚在众多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的重新谈判中成功减少了很多开销,这已经一再证明政府并没有瘫痪,相反的政府正在致力完成马来西亚选举所承诺的体制化改革。 请实事求是 彭博社是拥有巨大影响力及众多阅听众的全球媒体巨头。Kelvin Tay“哗众取宠”的专访已经在网络社交媒体广传,严重污蔑及中伤了马来西亚。 我必须重申,我们欢迎实事求是的批评与建设性言论。马来西亚就像每一个国家一样,都有其不完美之处,但马来西亚正在努力从前朝盗国政权的泥沼与废墟中重新复苏。 彭博社掌控着巨大的媒体强权,绝对有其媒体义务去查证其嘉宾所言属实与否,尤其是上述这么明显的错误。若这些资讯已经过分错误及极具破坏性,彭博社更必须有媒体义务更正。 潘俭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