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到底选了什么水准的人当总会长?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质疑财政部长林冠英的假学历风波,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暨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天在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并出示由澳州会计协会颁发的会员证书。 魏家祥质疑财政部长如何在取得经济系学士学位前,就成为“合格专业”的会计师? 潘俭伟指出,林冠英虽然是在1984年获得澳洲莫纳斯大学颁发的经济学学位,但林冠英实际上在1983年11月就已经完成课程。 他说“事实是林冠英在完成课程后的3个月,1984年2月21日获得澳洲会计学会获得的会员认证文凭,他甚至是在4月11日获得经济学位之前就已获得了会员认证文凭。” “魏家祥身为一个博士,难道不清楚文凭是在完成课程后的半年,甚至一年后才取得吗?” 最糟糕的马华总会长 潘俭伟表示,“马华总会长技穷,竟然从网站寻找线索,企图煽动一个不存在的问题以获得政治资本。他是历史上最糟糕的马华总会长,对林冠英进行人身攻击、撒谎和威胁。” 潘俭伟也挑战魏家祥不要静静,马华是否有收取前首相纳吉的一马资金?魏家祥是否敢公开马华从1MDB取得的1650万令吉的去向。 财政部长的律师保留起诉任何亲国阵媒体所做出不实报道的法律权利。   https://www.facebook.com/DAPMalaysia/videos/624517828018546/ 记者会视频

魏家祥无所不用其极为纳吉辩护 马华别误导老百姓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当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博士为捍卫1MDB和纳吉极尽可能地发表谬论时,你就知道,现在连神仙也难打救马华。 昨天,我们看到魏家祥发表伟论,他言之凿凿地捍卫纳吉的荣誉,声称1MDB“带来多项好处,并在国家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他援引首相敦马哈廸的声明,指大马城项目的总发展价值达1400亿令吉,而财政部长林冠英较早前也说,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项目总发展价值为400亿令吉。 "这两个项目的加总为1800亿令吉,远远超过负债的300亿令吉(1MDB)。” 我实在是完全毫无头绪,为何魏家祥作为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专业工程师,会将总发展价值(GDV)误认为利润,并认为可以用来偿还1MDB所背负的310亿令吉债务。 1.总发展价值(GDV)不等同利润 首先,马华总会长必须搞清楚,总发展价值(GDV)是指开发物业的总价值,而不是物业开发产生的利润。当一家背负1亿令吉债务的房地产开发商宣布一项3亿令吉的GDV项目时,并不意味着它将赚取3亿令吉的利润,并用之偿还债务。假设开发项目的成本是2亿5000万令吉,那么他的5000万令吉的利润也不足以偿还其1亿令吉的债务。 魏博士把冯京当马凉,将总发展价值作为评断偿还债务的方法,无疑是在自曝其短,同时也彰显了他正无所不用其极地维护1MDB和纳吉。 2.总发展价值(GDV)不等同土地价值 其次,即使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这两个项目的总发展价值达1800亿令吉,马来西亚政府也不会“拥有”有关总发展价值,事缘这是发展商决定从政府手中购买土地,并且展开各种房地产项目,那么,试问该如何使用这1800亿令吉来偿还1MDB的债务呢? 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成功地出售所有储备存土地予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充其量,我们将获得价值120亿至150亿令吉的收益。不要忘记的是,我们仍需要扣除从1MDB中分别继承的32亿令吉贷款,以及为这些项目开发基础设施的数十亿令吉特成本。 3.大马城与TRX地段贱价卖给1MDB 第三,魏家祥似乎忘记了这两块地段是当时政府“贱卖”给1MDB,上述计划在1MDB掌控之后原有如火如荼的计划就难以进展。相反1MDB利用上述土地资产去拯救其自己的32亿令吉借贷,迅速用以偿还与上述两项房地产计划毫不相干的1MDB贷款及掩盖1MDB的负资产。因此,魏家祥及纳吉到底是活在哪个世界,竟还能胡扯为1MDB邀功称“利惠国家在国家建设上扮演重要角色”? 4.只要纳税人继续买单,盗国帑没问题? 最后,虽说大马城与TRX这两项计划根本不足以偿还1MDB的巨大债务,即便这两项计划若真的能足够用以偿还1MDB的所有债务,是不是就可以无视上述的贪污与欺诈,置之不理?魏家祥是否认为只要马来西亚的领袖能瞒天过海将这些足够的资产用以填补1MDB巨债,这恶名满全球的赤裸裸欺世盗国行为完全没问题? 难道魏家祥是纳吉的下一任财政部长? 大马人很幸运地如今希盟新政府正在设法营救之前属于1MDB的各项资产,期能将之尽善尽美的作出发展建设,以获得更多报酬来偿还1MDB一部分的巨大债务。 原本从大马城及TRX所赚取的数十亿令吉报酬理应用以建设基础设施及增进马来西亚人福祉,相反的如今却不得不用以偿还400亿令吉的债务,还得使用纳税人的钱偿还这些债务,因为1MDB的资金已经被纳吉、刘特佐及其党羽所贪污掏空。 魏家祥作为纳吉政权一员,完全没有对曾经是整个1MDB全球性世纪丑闻感的一员感到一丝丝的愧疚,相反的他如今与大马人民对抗,竭尽所能捍卫1MDB丑闻及此巨大盗窃罪狡辩。或许马华总会长正在下注对赌4年后的大选若国阵胜选,纳吉会委任他为财政部长? 潘俭伟

攻击校友会爱国心意 马华应吐出1MDB资金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于2018年11月28日在布城发表的文告: 在财长林冠英建议由拉曼校友总会接手拉曼大学学院之后,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公开影射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没资格接手拉曼大学学院基金信托局,他声称拉曼校友总会是最先捐款给希望基金的组织之一。 马华总会长无耻无下限,绝望地将捐献给联邦政府作为救国基金的希望基金当做攻击拉曼校友总会的武器。这是捐献给联邦政府的救国基金,不是捐献给希盟或任何政党。拉曼校友总会为了表达他们爱国的心意,作为表率捐献协助国家减少债务。这些巨额债务是前朝国阵所留下来,别忘了马华可是国阵成员党之一。大马的国债一部分就是来自1MDB高达500亿令吉的丑闻,但更糟糕的是马华当时不单止没协助减少债务,还从1MDB被盗的钱财中受益。 魏家祥要联邦政府继续提供巨额拨款给马华拥有及掌控的拉曼大学学院。问题是马华会否将巫统前主席纳吉所给予的1MDB资金吐出来还给人民?若马华不肯将自己的党产或取自1MDB的资金吐出来资助拉曼大学学院,魏家祥根本没有立足点要求他人再继续资助。 马华总会长甚至仿效1MDB阿鲁甘达扭曲会计标准的伎俩,否认会计账目所公布的事实。魏家祥指责林冠英过度夸大在政府2019年无需拨款3000万令吉行政开销之下,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基金2017年仍拥有超过1500万令吉净盈余。魏家祥声称部分盈余来自于2000万令吉的利息,因此不应该列入考量。我想问到底是哪一间会计学校教他利息收入不是收入,或利息收入不能用在行政开销? 那将拉大近6亿令吉的现金储备放着收利息到底有什么意义? 财政部长也有出示拉大的净盈余是1550万令吉,因为其折旧是2360万令吉。在此,任何一位读会计的学生都会对你说,折旧本来就是非现金项目,因为是一早就已经缴付的资本开销。因此在现金上,拉曼大学学院的现金盈余是3910万令吉! 职是之故,魏家祥应该停止政治化联邦政府拨款拉曼大学学院的课题。马华不可以二者兼得,就像财政部长一再重申,若马华诚心要教育去政治化,马华应该将拉曼大学学院移交给相关的民间团体如拉曼校友会总会。否则,马华就必须从他们嘴里数十亿令吉计的党产中吐出资金资助拉曼大学学院。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 潘俭伟 布城启

否认资金被瑞士充公 一马公司失可信度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倹伟15-3-2018(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经过长久以来一次又一次的撒谎,一马发展公司(1MDB)如今对瑞士当局充公的逾4亿令吉是源自该公司而作出的公开否认,其可信度为零(zero credibility)。 一马公司日前发表一份罕见的声明,该公司“重申没有损失任何资金,而且所有资金都获得充分的记录。”该公司单凭片言只语来作出否认,非但毫无可信度,也完全站不住脚。 首先,如果一马公司的资针有充分记录,为什麽自2014年以来就完全没有全面公开其账目?事实上,马来西亚德勤公司撤回它对一马公司截至2013年和2014年的财务报表的认可後,意味着一马公司自2012年3月以来就没有提交过任何合法审计的账户。 即便总稽查署及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一再提出要求,可是,这家由财政部持有的子公司,不仅拒绝呈交其最新的财务报表,甚至还拒绝交出其外国银行户头的任何一张银行账单。这样的举动,不需要一个天才,就能断定一马公司要隐藏许多实情。 这就是为何公账会,永远都无法免除首相涉及从一马公司窃取资金的主要原因,因为总稽查署及公账会从来就没有获得必要的文件,以核实这种非法资金的转移从未发生过。 今天,即使我要求一份简单地列出一马公司仍否持有债务,以及财政部所需承担债务的清单,都会被国会议长驳回。 第二,一马公司作出的否认毫无可信度,乃因该公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人员已被证实是骗子。 此外,一马公司也向所有人谎称了它与Petrosaudi 国际公司的合资性质,从而掩盖了该公司把10亿3千万美元转移到位于瑞士的Good Star Limited的银行账户。一马公司多次在供证时表示,Good Star Limited是 Petrosaudi的子公司,惟国家银行随却证实了Good Star 的唯一股东是目前仍在逃的富商刘特佐。 一马公司也谎称了该公司董事会已批准与Petrosaudi的交易。该公司董事会的前任主席丹斯里峇基沙列,就是因为愤怒且不想涉及正在发生的数以十亿令吉被挪用事件而辞职。峇基向公账会供证时,已确认了这一点。 还有,一马公司现任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本身,也一再对民众和公账会撒谎,并一再“编造”该公司要赎回它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价值达23亿美元“单位”的故事。最终,这家具有143年历史的新加坡瑞意银行执照,因为涉及一马公司丑闻而被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撤回,从此倒闭。虽然该银行倒闭了,但今天这23亿美元(或任何投资的馀额)单位又在哪里? 源自一马公司谎言的列表是永无止境的。 最後,为何一马公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成为 “病态撒谎者”( pathological liars)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或许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都是与国家领导人,共谋从马来西亚纳税人那里窃取数以百亿令吉血汗钱的组成部分。这宗“丑闻之母”,已由美国司法部对这起单一最大宗的反盗贼统治法律诉讼作出了精确的判决。 因此,鉴于一马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是“盗贼骗局”(kleptocracy scam)的一部分,他们要如何让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他们对瑞士当局充公的逾4亿令吉乃源自该公司所作出的否认呢?

打假新闻?敢不敢先从亲国阵媒体开始!?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8-2-2018(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将会否采取行动对付刊登汽车价格下跌假新闻的报章《每日新闻》呢? 巫统持有的马来报章《每日新闻》日前自豪地在封面报道中宣称“车价大跌”,并指这是政府的汽车政策和令吉汇率报捷,促使汽车价格下降了13.1%。 为强调这一点,《每日新闻》在全版的报道中还打出“兑现国阵竞选宣言”的标题。该报还附上比较2013年至2018年之间,在马来西亚发售的各种款式汽车的价格比较图表。该图表显示,本地、日本和欧洲的多款汽车价格自2013年后,大幅下跌了2.25%至20.77%。 然而,著名汽车网站paultan.org随后在一篇冗长的报道中点出《每日新闻》的报报是如何地误道性。 paultan指出,《每日新闻》对同一型号的不同变体进行比较, 并使用了不准确的定价信息。 例如,《每日新闻》在报道中比较了2013年第二国产车的Alza 1.6 SE Manual模型和2018年的标准模型价格,显示价格降低了14.18%。 至于宝腾Exora, 该报甚至使用它在2013年的上涨价格作出比较,进一步夸大已下调的售价。该报使用的是2016年的价格,而不是使用在2013年时的原价, 惟这是在涨价后的整个范围以内。更糟的是,该报在报道中甚至还把车险费用概括在2013年的售价,而实际上,现有的车价并不包括车险费。 《每日新闻》 提出的提供的比较根本就是拿苹果和橘子作比较,而更离谱的是,该报道是拿“不能吃的假苹果和真的橘子作比较”。 在上届大选,国阵的主要竞选宣言之一就是汽车价格将下降20至30%。 《每日新闻》的报道却不知廉耻(unabashedly)地赞扬国阵政府已成功兑现这项承诺。 无论如何,paultan.org的检视却证明了事实恰好是完全相反。 阿莎丽娜日前表示,对抗假新闻的法案已经完成,并预料可在3月召开的国会提呈; 在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向阿莎丽娜提询──她会否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甚至是内政部,采取行动对付刊登上述离谱假新闻的《每日新闻》?如果她没有采取行动的话,那么很明显的是,她并没有诚意确保对抗假新闻的法案是公平,以及无法确保国阵政府将不会滥用它来惩罚议异议人士和告密者。

潘俭伟解答9道问题 魏家祥別再转移视线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博士是否承认1MDB这个丑闻已使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的盗贼统治之都,让数百亿令吉被偷走?魏博士请正面回答这道问题,别再试图转移视线,提出无关的议题。 魏家祥博士日前言之凿凿地捍卫纳吉的1MDB,声称1MDB“带来多项好处,并在国家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此言一出,马上就被抓包。 我已提出批评,然而并未等到他的正面回应。即便他以为上述情况属实,但全世界也都知道这是不对的。我要问的是,你如何看待1MDB里大规模的偷龙转凤?魏博士是否认为,只要马来西亚拥有足够的资产来偿还其领导人所窃取的东西,那么成为世界盗贼统治之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吗? 马华总会长在面对问题时采取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还试图用半真假的事实和无关紧要的问题来转移媒体和阅听众的注意力。 我和魏博士不同,我会一道一道地解答他提出的问题。但在这之前请容我再问魏博士,马华总会长是否会谴责前首相纳吉偷龙转凤,滥用由政府担保的1MDB数百亿令吉之贷款,并给马来西亚的国誉和纳税人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1MDB的丑闻当初爆发时震惊了全世界,也讽刺地让国阵史上第一次输掉上届的全国大选,更令魏博士成为马华唯一在国会里的代表。我们很想知道,当时身为纳吉内阁中的同僚,魏博士会不会因此而道歉? 诡诈的魏博士 在我回答问题之前,且让我也谈谈魏博士如何转弯抹角地诋毁我。他试图揶揄我,指“那个说SST会降低商品价格的人”,不够格指教魏博士。 首先,我并没有在之前针对魏博士的文告上使用“指教”这词。这是马来邮报编辑所使用的标题。我没有使用这词,是因为有些事情不是要教就教得来的。 再来,也是最重要的,就像他巫统的同僚一样,魏博士擅长使用谎言和半真假的事实来回应他们的批评者,以施加负面诽谤。他声称我说“SST会降低商品价格”,是故意断章取义,他并没有全文引述我在国会中的演说,当时我的说法是SST对商品价格的影响将低于GST的冲击。 还是魏博士,你要辨称GST对价格的影响小于SST? 魏博士提出的八道问题 现在,让我一题一题地为魏博士解惑: 魏:1MDB的债务是多少?300亿令吉或是390亿令吉? 这个问题告诉你为什么魏博士在内的内阁,是一个不称职的内阁,他们允许纳吉胡作非为,乱搞1MDB,他甚至不知道1MDB的债务是多少。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为止,1MDB的债务总额达到390亿令吉。 或许,令魏博士困惑的是,国阵政府明明在较早前已经把310亿令吉纳入政府承诺的或有负债之中,并于2017年及2018年初,悄悄地支付67亿7000万令吉1MDB的债务,这让希望联盟政府在2018年上任后,被迫继续缴付11亿6000万令吉的1MDB债务。 然而,1MDB的债务仍然为390亿令吉,这是因为在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还有79亿3000万令吉,现在需由马来西亚政府来支付。 魏:300亿令吉是高于或低于2017年年底从伊斯兰债劵额外借来的878亿令吉?这还不包括从武士债劵得到得73亿令吉以及希盟政府在国油中取得得820亿令吉。 魏:如果300亿令吉低于上述我所引用的种种数字,那么为何1MDB一直成为希盟无法兑现竞选宣言的挡箭牌?甚至是我们下一代背负沉重债务的主要原因? (第二及第三题一起回答) 谨此告知魏博士,政府出现了预算赤字,过去20年来国阵政府也一直存在的预算赤字。当政府出现赤字时,就意味着政府将定期发行债券以筹集资金弥补赤字。 这些政府债券筹集的资金用于资助学校、建设道路、医院和其他发展项目。 所以,问题是,魏博士试图要表达些什么?他或许应该停止拐弯抹角,并直截了当地讲清楚说明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因为遭盗窃而损失300亿令吉而已,这不会影响政府财政,因为政府经常发行债券来为其赤字提供资金。是这样吗? 必须要对魏博士说的是,1MDB对政府造成“微不足道”的损失其实要高得多,接近400亿令吉,这些损失已经由政府买单(见Q1)。 400亿令吉究竟有多大?400亿令吉足以彻底清还所有我们的PTPTN借款或国家基建在2018年年底录得的310亿令吉债务。 4. 魏:潘俭伟是否可以确认2018部分国家债务及截至目前的国家债务(360亿令吉)比国阵时期还要高? 是的,政府直接债务是如我们所诚实向上调整预料为2018年财政赤字增加3.7%,2019年的预算赤字也会增加3.4%。 就如财政部长在财政预算案演词中所揭示,有别于国阵时期将数十亿令吉的债务隐藏在账面外诸如PFI Sdn Bhd的公司中,我们则透明示众将一切摊开在账面上。也因为我们诚实对所预料的赤字向上调整,这项透明措举让穆迪、S&P及Fitch国际评级机构继续维持在-A的评分。 所以这里要反问魏博士,你是在抨击希盟做得太透明,同时在称许前朝政府将巨债隐藏在账面外,还有透过1MDB、朝圣基金、联土局等机构进行贪污、盗用及滥用的行为吗? 难道,你当时根本糊涂到对这些光天化日下的贪污、盗用及滥用公帑的行为完全不知不觉,只知道与纳吉称兄道弟,爽坐在首相署当首相署部长? 5. 魏: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1800亿令吉是直接利润?大马城的土地售价是多少?这两项1800亿令吉总发展价值(GDV)的项目其所获得的税收是多少? 让我引用魏博士的言论,以免他指责我“扭曲”。 他指出首相称大马城的总发展价值GDV是1400亿令吉,财政部长则称TRX项目的总发展价值是400亿令吉。 他因此申论道:“当这两个项目加起来,总共1800亿令吉,用以偿还1MDB的300亿令吉债务绝对绰绰有余。” 他的确是使用了1800亿令吉来减去1MDB的债务。唯有将1800亿令吉的总发展价值硬要当成政府的收入,才有可能冯京当马良的狡辩这是政府在这两项计划的利润。因此,魏家祥的指控怎么可能会合理? 我非常渴望魏博士能对我指教一二,到底总发展价值GDV是如何能用来偿还债务。 6. 魏:这两项计划对我国经济冲击的总价值是多少? 一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以所有开支的总和来计算,或以更技术性来说在一国之内在某特定时期的所有货物制品与服务的总货币价值。 因此,我真的希望我是全知全能,可以回答你这么不着边际不知在问什么的问题。很不幸的,我不是全知全能。或许您可以直接问问纳吉这道问题? 7. 魏:若这两项计划没有获利,为何还要继续进行? 8. 魏:难道财政部长林冠英称400亿令吉的TRX计划是国家最佳的资产也错了?难道首相敦马哈迪称大马城计划将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也错了? (容我将魏的第7与第8道问题一并回答) 魏博士又来栽赃这一招,不老实的偷换概念,企图将话放进我嘴巴。我可不曾说过这两项计划不会获利。 我们是说,第一,这两项计划因为牵涉1MDB丑闻而受阻,无法有效的执行其潜在商机。然而在改朝换代后,这两项计划去芜存菁清除1MDB丑闻的淤血后,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的实践这两项计划的真正价值。 第二、当这两项计划如今终于可以为政府带来收入之后,请别拿之前的1MDB掌控时期来说嘴,因为当时前朝政府是贱卖这两个地段给1MDB,并在1MDB所拥有时期没有能力好好去发展建设(原因为何,上一篇文告以清楚说明,不再赘述) 第三、这两项计划的收入原本理应收归政府国库,并充作国家建设得公帑。奈何,碍于1MDB丑闻及390亿令吉得巨债,这两项计划所获根本远不足以偿还1MDB债务。(详阅之前的文告) 魏:最后一道:你之前多次指控东铁真实价值是290亿令吉,国阵政府将其灌水至55亿令吉。 魏博士还可以厚脸皮好意思提这一道问题,拜托,就是因为国阵签了660亿令吉的合约好吗? 在我们手中,在国阵已经缴付中资企业200亿令吉之后,我们与中国方面展开多次协商,最终在第三次成功将该计划减少至440亿令吉。世界上还没有其它国家与中国协商中,获得如此成就。 魏家祥对他们批准了660亿令吉的过高合约完全恬不知耻,却反过来为了捞取政治筹码而抨击新政府“只省下”220亿令吉。 真是够了。 潘俭伟

纳吉自吹自擂令吉回弹 潘俭伟:带来经济灾难的“罪魁祸首”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7-2-2018(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首相纳吉赞扬令吉在过去3个月的表现强势,但他却刻意地忘记了自从上届大选以来令吉币值的灾难性表现。 纳吉日前在首相署常月会议上对公务员宣称,令吉目前是世界上“表现最佳”的货币之一。纳吉的谈话显然是在“抓住救命稻草”(grasping at the same straws),试图让马来西亚人民忘记在他的领导下,对国家经济所造成的灾难性损失。 纳吉在2月5日作出以上宣称,乃是基于当时令吉兑美元汇率突破了4令吉的水平,报1美元兑3.90令吉。 让我再一次提醒首相,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之后,马币兑美元汇率为2.98令吉。这意味着在他担任首相的5年任期内,令吉迄今累计已下跌接近31%。 当作为财政部长兼首相的纳吉,应该是以他5年的任期作为评估自己的表现,可是,纳吉竟然选择把他的经济表现衡量标准降到只是过去的3个月,这绝对是一种讽刺! 我们都不能忘,当一马公司丑闻爆发时,投资者信心遭到严重打击,纳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 盗贼”(kleptocrats)之一。令吉汇率是在2015年突破了4令吉的心理障碍,正如当时一马公司的新闻成为国际的头条新闻一样。 我们的首相纳吉,甚至在2015年被贴上了亚洲表现最差的财政部长的标签,对于令吉在最近这几个月来的小幅度进步,相较于纳吉在过去5年是造成令吉汇率跌至最低谷的“罪魁祸首”,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随着第14届大号角已响起,我们一定会看到首相扭曲更多的事实,并且为了继续执政而刻意去“忘记”更多的丑闻。然而,纳吉的徒托空言(mere words)并不足以重拾我们对于经济的信心,因为他丑闻缠身的领导,已经破坏全球对我国的信心。 要从纳吉的灾难性领导中恢复过来,唯一途径就是确保马来西亚不再被视为“盗贼统治”的代名词。是时候落实干净、透明和有竸争力的经济政策,以重建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对我国已失去的经济信心。

错误数据中伤马来西亚 潘俭伟:彭博社公信力荡然无存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19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彭博社邀请来自瑞银集团(UBS)的所谓“经济学家”发表对马来西亚的看法时,该嘉宾竟然不会区别财政预算赤字与经常来往户口赤字,这已经让彭博社的公信力荡然无存。 当我目睹该位来自瑞银集团全球财务管理的受邀嘉宾Kelvin Tay于2019年4月11日接受彭博社的大卫英格(David Ingle)专访时,竟然沿用各种错误的数据,超级偏驳地对马来西亚作出极度负面地看法。这不禁让我难以置信地一直摇头。 经常来往户口一直是盈余 首先, Kelvin Tay 竟然可以语出惊人的指马来西亚的经常来往户口是赤字。要知道,马来西亚一直引以为傲我们的经常来往户口一直是盈余,如今亦如是,因为我们的出口一直高于我们的进口,这一直是马来西亚的强项。任何一位对马来西亚经济拥有专业分析能力的专家绝对都知道这重点。 以2018年为例,马来西亚的经常来往户口盈余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3%。即便如今,马来西亚的贸易盈余仍然强健,因此2019年国家经常来往户口仍将毫无疑问保持盈余。 马来西亚就像所有其它发展中国家一样,无可否认是有适度的财政赤字,例如2018年的国家财政赤字是国内生产总值的3.7%,但今年2019年预计将会下降至3.4%。财政部长也预计2020年下降至3.0%,2021年下降至2.8%。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化经济体 这位Kelvin Tay 紧接着竟还声称石油税收占据马来西亚国内生产总值的30%。 这完完全全错得离谱。马来西亚的多元化经济是备受各国际威望的评级机构与投资机构所认可。当中矿业(涵盖石油及天然气)、制造业及服务业分别占据了国内生产总值的7.9%、23%及55.5%。 或许就当Kelvin Tay先生上述错误是张冠李戴,其实是要预估2019年的石油及天然气税收将占据政府收入的30.9%好了。 即便如此,这位瑞银集团的投资经理仍然摆乌龙说错,他仍然无法正确指出政府即使在折现来自国油的一次性分红后,政府从石油与天然气所获得的收入,实际预估也只有22%。 诚如财政部长去年在其财政预算案演词所揭示,这笔一次性300亿令吉的国油分红是要在今年用以偿还前朝政权欺瞒拖欠的370亿令吉消费税退税及所得税退税。 究其实,政府从石油及天然气的税收多年来正逐年下降,最高峰期是2008年的44%。 经济成长政策配套全到位,有备无患完成降低财政赤字目标 随着Kelvin Tay前述对马来西亚经济的层层误导,他继而作出总结指目前徘徊每桶71美元积弱的布伦特单位国际油价,基于政府预估今年平均每桶油价为70美元,这将严重负面影响马来西亚的经济成长。 需知因为油价下跌而冲击的政府税收在财政部长的预算案演词中皆早有宣布其它税收来源作为替代措施,虽然目前政府尚未正式将这些新税收的实际数额列入预算,不过预估新税收将额外增加高达40亿至50亿令吉的政府收入。但是Kelvin Tay的所谓总结就是没有告诉大众,即便上述国际油价跌1美元,与额外40亿至50亿新税收相比较也只影响政府3亿令吉的税收,就算国际油价真的跌10美元也只影响30亿令吉的税收。 政府掌控国会接近三分之二议席 最后,Kelvin Tay甚至还所言不实地胡指国家目前政治瘫痪。相反的所有大马人都认同在2018年5月撤换政府之前,马来西亚的确真的被1MDB贪污危机所瘫痪。 如今,换政府之后,马来西亚迎来了全新的原动力,政府致力大刀阔斧的透明化、促进良好施政、减少贪污、增加竞争力。革新之路是艰难的,将带来短期的阵痛,并将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看到结果。 无论如何,新政府始终如一的改革道路绝对会为国家打下坚实的基础,一旦全球经济复苏,将为国家带来令人鼓舞的经济成长。 新政府在国会掌控明显多数议席,在下议院掌控了63%议席。事实上马来西亚在众多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的重新谈判中成功减少了很多开销,这已经一再证明政府并没有瘫痪,相反的政府正在致力完成马来西亚选举所承诺的体制化改革。 请实事求是 彭博社是拥有巨大影响力及众多阅听众的全球媒体巨头。Kelvin Tay“哗众取宠”的专访已经在网络社交媒体广传,严重污蔑及中伤了马来西亚。 我必须重申,我们欢迎实事求是的批评与建设性言论。马来西亚就像每一个国家一样,都有其不完美之处,但马来西亚正在努力从前朝盗国政权的泥沼与废墟中重新复苏。 彭博社掌控着巨大的媒体强权,绝对有其媒体义务去查证其嘉宾所言属实与否,尤其是上述这么明显的错误。若这些资讯已经过分错误及极具破坏性,彭博社更必须有媒体义务更正。 潘俭伟  

国家正在努力减债,将来子孙不需要负债累累

国家努力减债,子孙不用负债!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昨天在山打根一场活动上,向选民表示,新政府的节约措施,未必能够立刻让人民感受到效果,但是在未来却可以让这些钱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尤其是国内在国阵长期忽略的落后地区,也包括沙巴及砂拉越! 潘俭伟也在演讲中拿出数据,包括轻快铁省了150亿令吉;第二捷运省了88亿令吉以及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省了220亿令吉,总共节省了458亿令吉!而这三个案例只是其中一部分,其实政府还在针对许多不同项目进行谈判及协调。如果政府没有努力节省这一大笔数目,将来其实都是要靠大家的子孙去“还税付抵”,辛苦的还是国家未来的老百姓。但因为现在政府重新检讨了这些没有必要的花费及不合理的合约,让政府可以在财务上松动一些,并且将更多有必要的发展花费放在更需要的地方。他在演讲中还特别强调,别以为这些计划跟沙巴砂拉越人民无关,实际上只要国家财务松动,就可以将拨款用在国阵长期忽略的地区,尤其是沙巴及砂拉越。 “所以今天我们所省的钱,就是将来我们可以花费更多在其他地方的钱;如果我们今天不省的话,未来就没有这笔钱。”,他在演讲中这么说到。 同时他也理解,老百姓现在生活也很辛苦,尤其是物价偏高。但是新政府虽然在缩紧腰带的情况下,依然让RON95汽油价格稳定在2.08令吉,即使国际油价已经高涨;另外,新政府也成功废除了GST,取而代之的是SST,相比起来,政府在两者之间的税收是相差很多(GST时期政府税收大约400亿,而在SST系统之下只有220亿);此外,新政府也让通货膨胀率趋向比前朝更加稳定,甚至目前通货膨胀率只维持在0%至1%以内。而政府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希望可以提高人民的收入,让大家更容易面对目前已经偏高的物价。 潘俭伟也形容,我们国家状态目前就好像一个人全身都是瘤,但是开刀治疗必然会痛、会辛苦。但是如果我们只是靠吃止痛药而放弃正确的治疗方式,那就是国阵一直以来的做法,让老百姓吃止痛药,而放任肿瘤继续生长,直到最后要挽救却无能为力了。而新政府目前的做法就是努力开始一个一个的肿瘤将它割掉,虽然每一次都会痛,但是一定要割掉否则是死路一条。因此我们要长痛不如短痛。 所以潘俭伟也在现场呼吁大家,跟新政府一起走过这段短痛的路,让新政府逐步提升马来西亚国民收入,让马来西亚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

FGVH荒谬投资 潘俭伟吁依沙解释指控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控股(FGVH)主席莫哈末依沙必须针对被暂停首席执行员职务的拿督查卡利亚指控他力阻FGVH董事部进行“荒谬投资”的说法作出解释。 FGVH 董事部已暂停其首席执行员拿督查卡利亚及首席财务员阿末迪菲里的职务,一直到他们被指涉及旗下子公司的不当信贷便利而正在进行的内部审计调查完结为止。 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对于所谓的违规行为显得更清楚的是,马来西亚人民可以给予董事部提供初始怀疑的好处(the initial benefit of the doubt),因为我们讨厌听到政府官联公司(GLCs)涉及盗用和贪腐的案件,从来没有被调查或肇事者(perpetrators)从来没有被起诉。 无论如何,最令人震惊的是被停职的查卡利亚宣称,他是因为阻止董事部所批准的“荒谬交易”而遭到惩罚。 查卡利亚指出,在有关的投资交易里,包括计划花费1亿英镑在Felda Cambridge Nanosystems Ltd(一家纳米碳公司),而它在最後的三至四年已亏损1亿1千700万令吉。查卡利亚也对《星报》说:“现在他们(FGV董事部)要扩展,他们需要另一个1亿英镑。对我来说这是荒谬的,我们只是一家种植公司。” 查卡利亚表示,另一笔投资则是计划耗资3亿令吉收购一奶精工厂的30%股权,它由一家主要是从事制造罐头的公司所拥有。查卡利亚说:“为什麽我要把3亿令吉用在一个非核心的业务呢?他们也被推翻了,即便执行委员会(exco)已表示不宜继续进行(no-go),但这项投资还是被推行。” 更可怕的是,查卡利亚也揭露,自从他在一年前即2016年4月被委任之後,他就一直就想要消除董事部在FGVH的直接干预下,没有经过招标而直接颁发已协商的合约。 这些都是令人震惊的揭发,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种植公司的盈利却连年下跌,即从2013年的9亿8千200万令吉,至2014年的3亿2千500万令吉丶2015年的1亿8千200万令吉,乃至2016年的3千100万令吉。 以上所述,还没有计算以6亿8千万美元(29亿令吉)收收购飞鹰种植公司的37%股权,而这是FGVH所无法承担的一个天文数字。 根据截至2017年3月的财务报表,FGVH只剩下18亿令吉的现金,惟它必须支付逾40亿令吉的利息和借贷。 依沙必须即刻确认查卡利亚所说的是否属实,并清楚解释为何为何董事局推翻公司管理层与执行委员会的决定。 倘若身为FGVH非执行主席的依沙无法解释上述丑闻的指控,将暴露了它本身“违反公司管理守则”,而这恰恰是董事部宣称查卡利亚与财务长所抵触的罪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7-6-2017(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