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广场】:既是危机,也是转机

持续一个星期的政治闹剧终算尘埃落定。对于结果,许多希盟支持者感到愤怒和失望。失望之余,请不要放弃希望,因为希盟在来届大选还是有希望的。原因有3如下:  1.巫伊土砂联盟的矛盾 巫伊土砂联盟是一个临时拼凑起来的政治联盟,唯一的利益就是要拉下希盟,一旦利益达成,潜在的矛盾就会爆发。既没有相同的治国理念,更没有所谓的革命情怀,不同于之前的国阵和希盟,有一起经历过选战的洗礼,过程中不断磨合,才有一个像样的联盟关系。  2.新政府不够多元化 新政府的国会议员由多数马来穆斯林组成,马来西亚是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显然与国情背道而驰。此外,新政府的女性议员人数非常少,在女性能撑起半边天,讲究男女平等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  3.基本盘更巩固 由于,这次新生的政权,并不是经过一个正常的民主程序,而是以走后门的法式产生,可谓名不正,言不顺,令希盟的支持者十分不满。或许他们对希盟有些不满,不过他们更无法接受这种后门的方式。他们这股不满的情绪势必表现在来届大选。  要打败对手,自已先要立于不败之地。经过这次风暴,希盟要认真检讨,这些年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并且还要改掉这些问题,也不要一味的把责任推来推去,才能东山再起。  

火箭广场:妇女部提早开了愚人节玩笑?

4月1日愚人节,也是我国行动限制令延长14天的开始。人民必须适应长时间在家工作及生活的日子,也有打工族可能因此失业,正当大家的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妇女部却闹出一个笑话。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愚人节前夕“搞创意”,以图文设计在社交媒体发帖,建议女性在家工作应化妆并穿上班服,以及模仿小叮当向丈夫撒娇,结果一鸣惊人,引来排山倒海的恶评与讥讽。 经过网民们的热议和疯传,妇女部发表的“小叮当论”瞬间登上国际媒体,让全球人士以为该部提早开了一个愚人节玩笑,只有大马人自己心知肚明,国民联盟政府的妇女部并非第一次失言。 在行动管制期间,如果职业妇女须在家上班,还要负责照顾家人的起居饮食,肯定面对不少问题,例如因看顾而影响工作进度,容易造成精神压力和焦虑。 许多媒体已开始探讨,家庭生活在行动管制期所面对困境及压力,但是,妇女部却没有给予实际的建议,反而用小叮当开了一个国际大笑话。 前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在3月8日妇女节对媒体发言,曾提醒该部应专注于政策,建议继续执行该部的规划,包括在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以打造安全工作环境、设立儿童机构以保障儿童权益等。 不过,国民联盟政府的妇女部频频失言,从早前的检讨禁童婚政策、检讨空姐空服至防疫听天由命论,引起各界包括非政府组织的反对和批评,令该部颜面扫地,导致希望联盟政府妇女部所付出的努力,似乎功亏一篑。 妇女部在各方批评下,最终删除“学小叮当撒娇”的海报与贴文,并公开道歉。虽然此事算是告一段落,却让人民更加担忧国民联盟政府的人才匮乏及无能为力,会否带领国家走向危机? 笔名:曲中人

【火箭广场】:我国防疫成功:少一点争权,多一点为民

近期的政治闹剧终算尘埃落定,成为平民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冲淡了公众对新冠疫情和经济议题的关注。希盟在防疫工作的贡献无法被否认。  根据卫生部的资料,近期虽然增加了7个确证案例,但庆幸的是之前的22名患者,在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下,已经全部出院。  新冠肺炎在全世界攻城略地,5大洲无一幸免,日本与韩国的情况较为严重,出现大规模社区感染。虽然我国在经济,科技,医疗等方面远不如日韩,但是我国的防疫工作却比日韩来得好。  相较于外国的疫情,希盟在抗疫上可谓相当成功。从疫情爆发初期,就战战兢兢,禁止来自疫情较严重的地区的人员进入我国。同时也统一了对外发言渠道,只能由卫生部长或副首相发表最新情况,避免出现混乱的资讯。此外也严厉打击针对肺炎的假新闻,不让有心人士有机可乘。  希盟在防疫的各个方面,作到非常全面,可谓滴水不漏。除了要归功于前线医护人员无私的奉献外,还要感谢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知道自己的职位已经摇摇欲坠,依然坚守岗位,向人民汇报最新的情况,才有后来那篇感性的“最后一次以部长身份”的文告,一时获得全体国民的赞赏。  前财长林冠英同样也是工作到了最后一刻。在那场政治闹剧的夜里,林财长依然跟一众官员在制定,振兴经济的配套,为广大的民众谋福利;而前经济部长阿兹敏则是忙着与一群政客商讨如何夺权,为自己谋福利。同样是掌管经济事务的两个部长,却有天差地远的分别。  有人说患难见真情,换来大马政坛就成了“国难见真部长”。有人抬头仰望星空;有人低头摇尾乞食。有人为民埋头苦干;有人为己谋朝篡位。谁对谁错,人民心中有把一把尺。  

老板有难 政府有责

行动管制令延迟多14天,延至4月14日,部分的企业的运作停顿近一个月,收入中断,现金周转成难题,老板叫苦连天。  管制令期间,老板困境重重,在面对无收入之下,也要承担公司的一切费用包括保险、水电费、租金、员工薪水、雇员公积金、其他开支等。 为了稳定人民的不安,政府也指示老板必须支付员工薪水,拒绝遵从将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或两者兼施。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老板只能俯首听命。 事实上,大部分行业并无法居家工作,如:建筑商、销售商、旅游业、生产业、餐饮业等。在没有生产率下,老板也必须支付员工薪水。 行动管制令下,员工在家上班或无所事事,不仅能够获得薪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家庭和单身人士还可以获得政府提供的一次性援助金。但是,老板却没有松懈的一刻,分秒必争想办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以让公司能够继续营运下去。 经历管制令多天的煎熬下,首相慕尤丁终于在周五(27日)宣布“爱民经济振兴配套”。可是,经济振兴配套更倾向于帮助打工族,并没有给予很大的帮助以让中小型企业渡过疫情的难关。 经济振兴配套将提供600令吉的工资补贴给予企业,但申请者必须证明1月至今的盈利受损50%才可获取薪水津贴,无法实际帮助雇主,例如有雇主亏损20%已算是重大打击,但不符申请资格。 振兴配套也包括一系列的基金让中小企业申请货款。虽然货款能够应付短期内的资金周转,但企业最终还是要偿还,所以慕尤丁推出的配套并没有正真让企业减少成本,反而只是治标不治本。 希望联盟政府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去年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一项焦点团体会议上指出,中小型企业占据了全马98.5%的商业活动,并且提供三分之二的工作机会。 因此,政府应该检讨经济振兴配套,优先帮助企业度过难关,否则,一旦中小企业陆续受到重创,国家经济和失业率将受到极大影响,后果不堪设想!  

【火箭广场】:国盟救党不救国

疫情的爆发,让多个行业受到严重的打击,有不少雇主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被逼减少额外的费用,甚至扣员工薪水或裁员,严重的还有可能面临倒闭。根据大马雇主联合会报告指出, 大马在开斋节过后,可能出现裁员潮,预计或有200万人失业。为了让企业能够生存,国盟政府已实行放宽管制令,让大多数的企业能够重新营运。 但是随着各种行业重新营运,却面临“医生多过病人”的处境,除了超市,其余的商店却无人问津。事实上,由于国家的经济不稳定,部分人士不会随意消费,能省则省来面对未来的挑战。当然,也有部分人士为了避免暴露在病毒之中,也纷纷减少外出购物。 除此之外,有去商场的民众都能够发现,有部分的零售商依然没有开启店铺。一旦商家重开店铺,势必要支付各项的费用包括员工薪水、电费、水费等,还要遵守政府拟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因此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花费和不便,只能等待疫情的好转才重新营运。  疫情经济两头不到岸 然而,国盟政府从三月尾推出的振兴经济配套,就以发钱的方式,让中低收入群和雇主暂时松口气,可是事后,没有再推出任何计划来协助企业转型。放宽管制令并没有让企业度过难关,尤其是在那些无法在放宽管制令期间营业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娱乐业、航空业、服务业等。 早前,学生巴士在管制令期间不应该征收车资,就引起很大的争议。学巴业者认为必须在这期间收取全额车资,而家长则不认同。然而,在双方协调过程中,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的一句“学巴不应该收费”,更让学巴业者雪上加霜。因为,部分的家长将会借着国防部长的口头政策来拒绝支付车资和做出任何协调。 在忙于拨款拉曼大学学院的交通部长魏家祥随后则表示,政府在法律上不能管制学生巴士收费,车资的问题必须由学巴业者和家长之间协调。虽然有法律的限制,但是身为交通部长势必要提供建议让各方能够达到双赢的效果。令人失望的是,交通部长却通过一番客套话再把责任推卸回给学巴业者自行解决。 国盟政府草率实行放宽管制令,让疫情和经济之间都两头不到岸,迟迟都不见好转,部长却胡言乱语,在关键时刻落井下石,导致社会民不聊生。同人不同命,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国盟议员却步步高升,坐官车拿高薪,甚至拿拨款自肥党产,人民只能够自求多福。

【火箭广场】:海归部长伊斯迈沙比里

慕尤丁稀释副首相为四个高级部长,是国民联盟成员党之间互相角力的结果,其中代表巫统的伊斯迈沙比里也分到一杯羹,这也意味着马来极右翼势力将在未来影响内阁的决策。  也是巫统副主席的伊斯迈沙比里的言论及作风常常引起社会哗然,他曾经呼吁马来人抵制不愿降价的华商,并在“刘蝶广场事件”后提议开设专门给土著的“刘蝶广场2”,引起民众反感。 伊斯迈沙比里也曾在巫伊结盟大会上表示要发动圣战”Jihad“,以推翻希盟政府,并污蔑行动党为反马来人政党,他曾经也以同样的论调抹黑行动党议员倪可汉,最终被告诽谤赔偿8万令吉。 过去,无论政党或公民团体都多次斥责伊斯迈沙比里的脱序行为,但他从未针对其敏感言论及作风道歉,屡试不爽地透过煽动种族情绪、制造族群对立来捞取政治利益。 马来极右翼势力是大马多元社会的顽疾,其中头号人物莫哈末凯鲁,也就“刘蝶广场事件”事件中,担任偷手机嫌犯的辩护律师,不久前才挑起“蒲种国中红灯笼事件”以及入禀法庭挑战华淡小地位。 慕尤丁委任伊斯迈沙比里为高级部长,将无可避免地被巫统/极右翼势力所钳制,维系种族和谐将举步维艰,让“全民首相”正式成为官方说法,而希望联盟辛苦挂上去的红灯笼,也将被一一给卸下来。  

慕尤丁政府的成立 “解决”提出问题的希盟

马来西亚在一周内换政府,丹斯里慕尤丁宣誓就任为第八任首相,并第一次以首相身份发表电视演声称,出任首相是为了拯救国家,但未知新政府会如何解决国难,而事实上,终究“解决”了为人民提出问题的希望联盟,令希盟政府垮台。 人民当初在509支持希盟改朝换代,盼望清除长期拖累国家的贪污腐败问题。希盟执政中央之后,不负众望大力反贪,尤其开案调查震惊国际的一马公司舞弊案,一一将涉嫌贪污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其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等闻人提控上庭,同时积极追回被一马公司挪用的资产。 同时,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今年1月公布,我国在2019年贪污印象指数(CPI)排名比2018年取得进步,从2018年的61名擢升10个排位至51名次,显示希盟政府的反贪行动见效,更获得国际认可。 针对困扰人民已久的大道收费站涨价问题,希盟政府重组了南北大道公司特许经营合约,在无需赔偿大道公司的情况下,调低了多条大道的收费,显示政府的确有能力与大道公司协商,为人民争取更好的利益。 希盟政府执政期间也发现,国阵政府推行的大型工程计划涉及大批资金,恐怕国家负债累累,经过检讨及合理化降低工程成本,极力于重整国家财政状况,将省下的资金投放于社会发展和福利计划,充分发挥以民为本的服务型政府角色。 还有一些比较贴近人民生活的希盟政府政策,早在2018年落实,例如前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走马上任后重视网民提出的问题,火速检讨上网配套价格和网速,最终获得马电讯(TM)、明讯、天地通及TIME的同意,降低宽频上网收费并提升网速,皆大欢喜,可惜一切希盟政策到此为止。 回顾国阵纳吉政府,2015年时任副首相的慕尤丁,因不满纳吉处理一马公司丑闻而遭到革职,并于2016年被巫统开除,促成慕尤丁与敦马哈迪组成土著团结党而加入希盟。然而,慕尤丁如今在人民一片惊叹声中拜相,与漠视一马公司丑闻的国阵同行组成后门政府,慕尤丁接下来会如何回应民意,一切有待观察。

草率落实,人民不安

新冠肺炎疫情在短短几天内爆发,大马各州沦陷,截至3月17日确诊病例已高达673宗。 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刻,首相慕尤丁不仅没有解决疫情的持续发展,反而在上周末竟还抽空去打高尔夫球;而新政府还忙着吵官职分配不均、空姐制服、童婚计划等,让危机持续下去,导致今天面临疫情失控。 由于国盟的夺权行动,让国家出现权力真空,进而导致政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取消所有的集会,减少人群的频繁接触,才让病毒扩散,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伊斯兰传教士集会就是其中一个案列。 由于疫情的恶化,慕尤丁终于宣布落实行动管制令。但是在仓促的规划下,管制令不仅让人民感到非常混淆,而且也出现满满的漏洞,最终加深民间的恐慌。 其中,禁止人口出入我国,在新加坡和泰国工作的大马劳工将会收到极大的影响,尤其是新加坡的大马劳工高达30万名。众所皆知,新加坡各机构单位大量聘用大马劳工,他们是否能提供住宿给这些大马劳工也是新加波政府面临的极大挑战。 在落实管制令之前,不知国盟政府基于什么心态,居然“预告”所谓“重大宣布”,导致民众误会为封城消息,以为商店都不会营业,在惧怕粮食短缺的情况,各大超市都掀起抢购热潮,民众纷纷购买大量的日常用品及粮食储存,大部分商品都已被一扫而光,而这过程中,又造成人潮聚集一堂,无疑为帮助病毒更加扩散。这也证明民众对政府的防疫政策完全没有信心,因为到目前为止,政府并没实行任何计划以确保所有人民在这期间都能得到足够的必须品。 遗憾的是,拥有庞大的内阁阵容却漠不经心,所有的决策优柔寡断并没有一致协调,而人民的不安只会持续增加。尽管如此,人民不能就此放弃,疫情当前,当下首要的任务就是做好本分,若非必要就不要出门,好好待在家中,同时务必要注意好个人及家庭卫生,杜绝病毒持续蔓延的可能性。 民众自身需积极做好防范措施,才能让疫情得到改善;国盟政府的无能,先记在心里,等疫情解决后,再慢慢清算问责。  

希盟的国会改革绩效

希盟执政不到2年,期间做了不少改革,其中就包括了意义重大的国会改革。由于希盟政府在上个月被推翻,让人开始担心慕尤丁领导的新政府会不会延续这些改革。 过去,大马表面三权分立,实际上首相所领导的行政权力却非常大。过去60年,国会大部分时候只是橡皮图章。为了加强国会的力量,希盟原本将在今年3月力推11项国会改革,其中包括了2020年国会服务法案,此法案一旦通过,国会将实现自主权,国会聘用不再听命于行政部门调任,人事上独立于行政,实现国会自主第一步。  除此之外,国会也成立11个特别遴选委员会,分别由朝野11名后座议员领导;去年更破天荒在法案二读之后,将《2019年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法案》(IPCMC)交由法案审核委员会进行委员会阶段的审议,不再是伪委员会阶段的全院委员会审核。 希盟执政后也首次委任在野党领袖担任马来西亚公共账目委员会(简称公账会)主席,确保公账会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 公账会是大马下议院的常设委员会,由朝野各党议员组成,也有来自财政部、反贪污委员会、总检察长等机构的代表。公账会的职责调查政府行政弊端,向政府提出改善建议 。  长久以来,公账会主席都是由执放党后座议员担任。1MDB弊案闹得举世皆知,但国阵后座议员领导、并以多数票碾压在野党的公账会,却可以想尽办法为纳吉遮羞。因此,希盟上台之后,就马上改弦更张,让在野党后座议员领导公账会,就算是巫统议员来监督希盟也无所惧,就这份改革勇气而言,我们也应该为希盟记上一功。  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些改革甚至要经年累月才看到水滴石穿的效果,但希盟明显走在对的道路上。但可惜的是希盟內的叛徒,联合在野党组织后门政府,可能让希盟的改革胎死腹中。

国盟释放贪污犯的套路

国盟无预警的释放纳吉继子里扎,引发各界哗然。这看似粗糙的举动,其实背后暗藏国盟的算计。 前朝贪腐巨鳄恨不得马上无罪释放,但又不能搞得太过明显。因此,先挑一个罪名相对不高的测试,看各方的方应后,再制定下一步怎么走,讲白了就是试水温,里扎就是最好选择,因为他不是政治人物,刚好又是纳吉继子。 此时人民的反应就显得格外重要,如果对此事反应不激烈或者视而不见,只会让国盟得寸进尺。国盟先会释放小贪,过后再慢慢的释放中贪,最后才到巨贪,这将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由于恰逢疫情来袭,导致经济大萧条,人民更关心经济议题,而非政治议题,国盟可说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当你有一天看到纳吉意气风发的从法院走出来,请不要感到意外,除了有国盟的胡作非为,还有部分是来自于我们当初的沉默,就如爱因斯坦曾说过:“这世界不会被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毁灭,而是冷眼旁观、选择保持缄默的人”。 最后,老慕也可以运用这张王牌,跟巫统进行利益交换。众所周知,大马的司法是服务于政治的,老慕可以施压法院释放前朝贪污犯,以换取巫统对他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