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广场】:电子红包的政策效益

截至2月5日,财政部已批准30令吉电子红包(eTunai)申请人数高达600万人,涉及消费额高达1亿8千万令吉,若加上电子钱包供应商的加码补贴,电子红包政策在新年期间,带动消费3亿6千万令吉。为市场注入活力,达到刺激经济的效果。 此外,共有1万6182个商家和企业成功注册加入数码平台,是国人迈向无现金社会的好迹象。然而,2020财政预算案为电子红包所准备预算为4亿5千万,这显示还有900万国人未注册成为电子钱包用户,呼吁大家可以提醒或协助身边的亲戚朋友,在截止日期3月14日之前,注册成为电子钱包用户,领取30令吉电子红包。 数码经济的影响 电子交易的速度更快,成本更低,让支付系统更有效率;反观,钞票支付的时间成本以及物流处理成本较高(包括运输、安保、记账和注册等)。欧洲央行于2012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现金和支票使用率高的国家每年的零售支付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GDP)达1.43%,而高度采用电子支付的国家每年的零售支付成本低至0.42%。因此,从纸面至电子支付可节省相当于GDP 1%的成本。 无现金社会带给商家与消费者生活上的便利只是“甜头”,未来,当交易信息被记录和可追溯,就能建立信用体系,电子钱包供应商作为交易中枢,将对接更多产业,从原本的零售业和服务业,延伸到投资、贷款和金融产品,创造更多市场连接,对国家经济有更积极的影响。 看到无现金社会普及化后所激发的市场潜能,周边国家也开始积极推广,印度电子钱包供应商Paytm就从2015年的2千万用户,跃进上升到2019年的2亿5千万用户。此外,数据显示2019年印尼的电子钱包总交易额为32亿美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46亿美元。虽然马来西亚的起步较慢,但至少政府的政策思路在正确的方向上。 网路安全与发展趋势 然而,无现金社会所衍生的网络安全问题也将是未来的挑战,需要更完善的监督机制来平衡发展。目前,我国除了有「1999年消费者保护法」也有「2006年电子商务法令」保护消费者与商家的权益,但对于个资保护和数据使用规范,则需要更全面的措施。 无论如何,电子红包所带出的数码热潮,让大家对马来西亚数码经济的前景充满期待。这股发展趋势能否持续,取决于消费者是否愿意改变消费行为,以及商家是否适应新的消费模式,让国人对线上或线下市场都保持乐观,积极进取,继续扩展数码经济的效益。

【火箭广场】:令政客闻风丧胆的“传召病毒”

新冠病毒在中国大陆令人闻之色变,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不幸染上此病者,必须马上住院隔离。然而在马来西亚也出现了新型的病毒,它似乎装上“GPS”能够精准传染特定人物,只传染政客,不传染平民,发病的时间点离奇的一模一样,它就是令政客闻风丧胆的“传召病毒”。  此病毒的发病时间点,通常是落在被传召前夕,不论是传召上法庭,还是被传召录取口供等等。其发病症状什么种类都有,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舒服,必须紧急入院,有些还坐着轮椅,穿上氧气罩,插管样样都来,只差没有送到监护病房而已。目前只有一种特效药可医,就是重夺政权。 传召前才来病发  目前有多个确症案例,最新的就是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在被传召上法院的时候,就突然感染“传召病毒”,有严重的背痛和脖子痛,入院接受治疗。而另外一位“患者”也就是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也被感染了“传召病毒”,他被传召到大马反贪污会录取口供时,相信是健康因素无法支撑,呼吸出现困难,被紧急送往国家心脏中心治疗。还有涉嫌非礼案的前首相署部长沙希淡,因身体麻痹不适而入院留医,导致案件展延开审。  这类的病毒虽然不传染平民百姓,但却为平民百姓所憎恨。政客犯了法,早不病,晚不病,在上法院时才发病,意欲何为?难道不是要装病?难道不是为了要逃过律的制裁?所以他们要掩盖,反而是欲盖弥彰。如果说过去有病例,这尚可以理解,但突然就集体选在同个时间点发病,这就才太侮辱人民的智商了。 11 Comments

【火箭广场】:论南北大道收费

国内对大道收费的看法呈现两极化,东马跟西马的情况不一样,东马人居民不关注大道课题,因为他们平时没有使用,除了少数在西马工作的东民人民。这情况发生在西马某些地区也一样,像东海岸的州属比如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的居民也平时比较少使用。  根据首相署办公室的文告,从2020年2月1日起,南北大道的收费降阶18%,并且延长特许经营合约至2058年,此举可以让大道公司有效的保养和营运大道,并且可以在不依靠政府的情况下顺利进行。新的过路费会比1999年起落实的每公里11.24仙收费更低,那就是回到20年前的价格。 希盟处理方式更可靠 从长远和宏观的角度来看,在未来的38年里,大道收费不会再起价,政府更不会因此而支付任何赔偿。这将为政府省下高达420亿令吉,政府将拥有更多资金来解决棘手的民生课题,例如建更多的医院,民生补贴等等。若以计算通货膨胀,在未来不起价的情况下,大道收费每年将变相降价。 相较于国阵时期对收费大道的处理方式,希盟政府的方法更为可靠。2011年时国阵政府延长大道合约2038年,为了避免大道公司赔钱,当时的国阵政府允许每3年起涨5%路费,变相的导致大道收费越来越贵,加深每一位大道使用者的负担。 说到这里一定有很多人对希盟大选承诺产生误解,希盟的承诺不是立即废除收费站,而是循序渐进,有系统的有计划的解决大通收费问题,所谓欲速则不达,在没有相应的配套下,草率废除收费站,恐怕将衍生其它问题。希盟政府认为,建设基础设施,例如道路和高速公路,是政府对人民应尽的责任。

【火箭广场】:比新冠肺炎还可怕的东西

从2019年尾开始的新型冠状病毒或俗称的武汉肺炎,首个案例发现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已经传播至亚洲国家和部分欧美国家,其中包括了我国马来西亚,至今已经有14名确证案例,其中10名中国公民,以及4名大马公民。 相较于病毒在中国大陆迅速的传播,在马来西亚有一种东西比病毒传播的还要快还要猛,那就是铺天盖地的假新闻。假新闻主要集中在脸书和Whatapps这两个社交平台,一会传出有某些州属有感染者,一会又传出有感染者突然暴毙等等,在没有卫生部的证实下,造成人心惶惶,没有人敢去旅行,没有人敢去外面消费,对经济造成冲击。 然而却有政治人物借此突发的疫情,制造种族和宗教的冲突。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儿子,公开声称新型冠状病毒是上苍对中国迫害维吾尔族的惩罚。有关中国迫害维吾尔族的说法,至今依然是个还没有被证实的消息,是被西方主流媒体妖魔化,却被本地政治人物加以利用,制造大马种族间的矛盾,加深巫裔对华裔的偏见。 对假新闻没有免疫力 人类对疾病有免疫力,但似乎对假新闻没有什么免疫力。人在购买一个产品时,都会对产品的资料进行严格的检查,比如其过期日期,生产地区,生产成分等等。一旦有发现有问题就会放回去,这是我们从小被养成的习惯。但可惜的是当我们面对不实的消息时,就会缺乏了消费时的行为,不会认真去识别一个来路不明的消息。识别假新闻有许多方法,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4W概念”(Which Who When Where),既那家的媒体,谁写的报道,几时的新闻,那里的新闻。只要其中有一项不明确,就不要盲目相信或者转发。 纳粹宣传头目戈培尔曾经说过:谎言重复千万遍就是真理。说穿了就是人性的弱点,羊群效应人云亦云,假新闻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假新闻要不变成“真理”都难。假新闻能够迅速传播跟有心人士的意图,无心人士的无知,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为了有效制止假新闻,MCMC已经采取行动,民众亦可以上https://sebenarnya.my查询,打击假新闻你我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