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叫不醒装睡的马华

自财政部长扎夫鲁爆出希盟政府在执政期间,通过直接谈判颁发44.75亿令吉给Dhaya Maju LTAT 有限公司作为承包商,以提升第二阶段巴生谷双轨铁道项目,就让这起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匪夷所思的是,希盟执政期间,就曾对外公开有关这项计划的动向,然而,作为在野党的马华,在当时候,却对于这个课题不闻不问。 希盟上任不到半年,就立刻终止这项由前任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国会解散前一天颁发总值52.65亿令吉的合约,并打算以重新招标的方式,委任新的承包商,减低该工程的成本。 直到去年7月,为了避免引发的法律纠纷,希盟政府决定重启合约,承包商也同意减少15%的工程开销,缩减至44.75亿令吉,节省了8亿令吉的开销。一旦取消该合约,政府将面临高达10亿令吉赔偿的法律诉讼。 事实上,交通部从第三方获得的评估成本是30亿到35亿令吉,但加上赔偿数额,就等同于大约40多亿令吉,重新公开招标也变得毫无意义。为此,在承包商愿意消减工程成本之下,加上不影响工程的进度,无疑是政府最好的选择。令人失望的是,这些种种的因素,马华却视而不见,只是不断放大希盟直颁工程。 喜来登政变后,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被委任为交通部长后,就下令取消双轨计划,要以公开招标的方式,委任承包商,导致原定承包商入禀高庭,要求法庭推翻魏家祥重新招标的决定。除了面对被控告,承包商也揭露,魏家祥曾要求他们把整个计划分包给一家中国公司。 令人不解的是,希盟一直坚守公开招标的原则,在财政部长扎夫鲁乌龙球事件上,就证明希盟有高达99.93%的采购是通过公开招标进行的,而非直接谈判,但马华和魏家祥却不断诬蔑希盟的这个良好透明的制度,试图合理化国阵和廖中莱直颁工程的行为。  

最厚颜无耻奖 -纳吉 / 阿兹敏

纳吉与他的 丑闻案可说是全球皆知的大新闻,尽管纳吉这个名字已经和贪污腐败画上等号,但纳吉仍然还能厚颜无耻地透过社交媒体诉说自己的“清白”;先是在社交媒体打造 “BO SSKU”旋风,塑造亲民形象。从今年2月开始,纳吉频频现身在金马仑、士毛月、晏斗数场补选,顿时成为了媒体的焦点,大批粉丝被圈粉。 其次是在经过证据确凿的审讯过程后,纳吉在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挪用案中被判监禁共12年和罚款2亿1000万令吉后,纳吉不但没有沉寂下来,反而更加活跃于社交媒体上,不断在其面子书专页上为他的户口里有一堆钱编造各种理由,包括是为了捐给孤儿院,惹得他的盲从支持者一片热泪,看穿他真面目的人民一片白眼,厚颜无耻的内功果然深厚。 不但如此,纳吉还被网民冠上“抽水王”称号。因他频频在社交媒体发挥各种“抽水”角色,以攻击希最厚颜无耻奖 - 纳吉/ 阿兹敏盟,如:在雪隆面对制水之苦时,在脸书发问大家“洗澡了吗?”,甚至有网民揶揄自从纳吉在网络变成“抽水大王”后,忙着与网民互动,而冷落了老婆罗斯玛,可能会导致她又买多几颗钻石或者名牌包。 纳吉虽然有罪在身,但却被委任为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他也十分欣然接受,因为可以对准慕尤丁出招,公开提出两项支持2021财案的条件,企图以巫统的支持威胁慕尤丁。可以说纳吉为了帮自己洗脱贪污罪名,将无耻发挥到最高境界。 另一位与纳吉不遑多让,也可同获最厚颜无耻奖的政坛老油条就是阿兹敏。 阿兹敏可说是3月喜来登政变中的幕后大Boss。为了满足自身的权力欲望,他主动违背了当初在希盟时的竞选承诺,欺骗支持他的选民,与盗贼及极端保守派合作,出卖了全国人民。 叛变的阿兹敏和他的阵营几乎人人都当上了高官,而阿兹敏更是身居高级部长之位,还被誉为是是最接近副首相位置的人。 然而,即使被全国人民骂翻,阿兹敏仍然风骚地继续其争权夺利的游戏;他身为国内贸易与工业部的高级部长,却对国家经济毫无建树,一天到晚只会推卸自己叛变的责任,一会说是敦马哈迪指使他做的,一会又说是安华先骗人等等。 最后气得其选区的选民(鹅唛区)入禀高庭,控告阿兹敏发动喜来登政变是违背了其在509大选中所许下的承诺,即留在公正党及希盟以确保希盟竞选宣言获得兑现,已是属于欺诈罪及违反信托义务。 阿兹敏为了权力,厚颜无耻地典当了一切政治原则,背叛自己的政治盟友,出卖支持改朝换代的选民,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但他还是恬不知耻地位居高位、享受高薪俸禄,可说是无耻出宇宙。

国阵倒台即脱离“处境艰难”行列 大马新闻自由指数再攀新高度

最近,无国界记者(RSF)所公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显示: 马来西亚继2019年后,新闻自由指数再上升22级,在全球180个受检测国家中,排名第101。 换言之,从2018年首次政党轮替后,大马新闻自由表现在2年内就上升了44级,并连续两年获评为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国家。 致力保护记者免于迫害,同时推动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RSF),总部设立于法国巴黎。自2002年开始,无国界记者每年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报告。 在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执掌时期(2003年到2006年间),马来西亚的排名曾坐落在第96到第122之间,随后就开始持续下滑。 无国界记者将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情况分为五大类,包括良好、满意、有问题、处境艰难、情况严重。 在最新报告中,该组织形容,大马新闻自由现况就如“呼吸新鲜空气”,指出大马记者的总体环境比以往来得宽松许多,且官方审查已大幅减少。 此外,该组织也认为,大马平面媒体目前提供了“更全面、更平衡的观点”,不仅报道新联盟的新闻,也涵盖了在野党支持者的声音,使得马来西亚也脱离无国界记者所界定的“处境艰难”的国家类别,进而提升到“有问题”(problematic situation)的类别。 其实,早在2019年,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指数突飞猛进,较2018年跃进了22位,在180个国家中,从原本的第145名,升到第123名。 无国界记者把大马这次的名次跃进,主要是归因于前朝国阵政府在2018年大选中倒台。 不过,该组织也提醒,虽然马来西亚废除了反假新闻法,但其他压制新闻自由的恶法仍然存在,如: 《1948年煽动法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以及《1998年的通讯与多媒体法令》。 “这些法律须要全面修订。在这些法律下,当局可以严格控制出版准证,且记者也可在煽动罪名下,被判监禁最高20年。” “这些法律一直以来威胁着媒体从业者,尽管新闻自由度有所进步,但他们仍然不能完全自由地表达观点。” 而如今的国盟政府正一步步恢复国阵的专权,加上保守派伊斯兰党的执政,马来西亚新闻自由前景仍需人民合力监督。

林冠英秘书长的450亿令吉方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明年的经济不容乐观,人民的生活也很难恢复,因此建议财政预算案应额外再增加450亿令吉拨款,以振兴风雨飘摇的经济。  1) 120亿令吉用于提高每月社会福利局援助金 应立即将社会福利局援助金从现有的每月200令吉至300令吉,提高到每月1000令吉,受惠者包括预料中的100万名失业人士,计划总计耗资120亿令吉。  2) 64亿令吉用于延长暂缓偿还贷款计划 将已在9月30日结束的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预计将耗资64亿令吉,以帮助800万名个人和企业。相比之下,9月30日后实行的针对性延长暂缓偿还贷款和银行援助,只帮到64万5000名借贷者,仅占了800万名借贷者的8%。许多人抱怨指这新措施只惠及了金融机构,反观他们并未就此受益,而仅是获延长还款期限,从而还需支付更高的利息。  3) 130亿令吉用于[email protected]计划 依照希盟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建议,通过[email protected]计划在2年内为员工提供每月500令吉及雇主每月300令吉的聘雇奖掖,以鼓励企业聘用本地雇员。将这项计划扩大至涵盖60万名大马员工和雇主预料将耗资130亿令吉。这也将帮助超过50万名的失业青年。  4) 40亿令吉用于数字化教育 应拨款40亿令吉用于数字化教育。学生们在今年只上学4个月,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因此“线上学习”是个不错的替代方案,需要提供手提电脑给学生,然而政府目前只拨4亿令吉,这显然是不足的。至少需要40亿令吉用于提供200-250万架手提电脑给学生。  5) 100亿令吉用于全部企业,尤其是旅游业 拨款100亿令吉为全部的企业延续生命线。现在很多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政府应该向他们伸出援手,特别是旅游业。有很多旅游业业者,他们购买了旅游巴士,却没有游客。因此政府要确保我国的旅游业能生存,以便疫情结束后,他们还能获利并为国家带来收入。  振兴经济已刻不容缓,政府应该多增加这450亿令吉,虽然增加了4%的财政赤字,但却可以挽救3200万名大马人的生计,何乐而不为呢?

魏家祥,被全球霸型科技公司杯葛的交通部长

慕尤丁最近收到来自微软、谷歌、面子书等全球霸型科技公司的“情信”,要求他介入交通部长魏家祥的决定(潜台词是“管好你的下属”),以免马来西亚的国际网络联系受到损害。 事源于11月13日,魏家祥在未事先咨询相关外国投资者和海底缆线拥有人的情况下,就签署了一份联邦宪报,撤销外国船只的沿岸运输权豁免,其中对象包括维修海底网络缆线的潜艇。 由于魏家祥是暗中撤销外国船只的沿岸运输权豁免,因此对此事不知情者甚多,也才导致了微软、谷歌、面子书及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一起向慕尤丁提交一份志期11月20日的备忘录,指出魏家祥这决定将严重打击大马经济。 为什么科技公司如此说? 现代人的生活早已离不开科技与网络,当网线稍微不顺,人们就已觉不安与烦躁;如若网线直接瘫痪,人们甚至觉得世界末日来临!更可况现今因疫情影响,人们的生活与经济活动与网络更加密不可分,因此维系网络顺畅,是国家发展的重要基石。 根据相关提交备忘录的全球霸型科技公司指出,魏家祥所做的决定会拖延大马海底缆线未来的修复,进而伤害大马的互联网稳定。 “海底缆线基础建设代表了数十亿令吉的投资,当数以百万计的大马人依赖网络维生之际,海底缆线一旦需要维修,如今则会面对没有必要的延误。” 他们也指出,外国船只若要申请DSLE,须先获得马来西亚船东公会MASA的认可;而在DSLE管理体制下,修复海底缆线在本区域内耗时最长的国家就是马来西亚,平均需要27天,而菲律宾是20天、新加坡19天,越南才12天。 若在现有的沿岸运输权豁免下,他们平均只需要14天时间就可修复缆线。 “魏式硬撑法”:花式牛头不对马嘴 魏家祥撤销沿岸运输权豁免的课题,是前交通部长陆兆福于11月17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出质疑后,才开始受到关注。 陆兆福指出,在出任希盟交通部长期间,即去年4月1日,他批准了这项豁免政策,本就是为了加快海底缆线修复工程,好让马来西亚的网络基设能够与世界接轨。 他也说希盟政府是在网络业者,包括多家官联企业的催促下,再经过交通部和通讯部的咨询,才决定批准豁免。 然而一向好大喜功、有功赶快领的魏家祥却是“静悄悄地”撤销,似乎不大乐意让人知道他的丰功伟绩,实在令人费解。 同时,也只有马来西亚船东公会(MASA)主席阿都哈克(Abdul Hak Md Amin)公开赞扬魏家祥,声称其决定展现“爱国精神”,把马来西亚利益放在优先地位;阿都哈克也说,其属下会员Optic Marine集团正在向公会注册一艘挂大马旗的铺缆船,势必能贡献国家。 很显然的,魏家祥虽然贵为交通部长,却不是很了解不同船的不同功能性质;在国会上,陆兆福询问魏家祥,本地公司目前有没有相关的专才和船只,能迅速维修海底网络缆线?魏家祥居然公开撒谎说:“有!” 魏家祥显然是分不清楚“铺缆船”和“维修缆线船与潜艇”的分别,所以就觉得MASA那家子公司唯一一艘还在注册中的铺缆船能够进行维修缆线工作。 在陆兆福指责他撒谎后,魏家祥第一时间先否认说谎,再硬拗本地船只虽然不具备适合的船型,但他们的确掌握维修海底电缆的“技术知识”。 言下之意就是根本没有船!没有船,却有“技术知识”,意思是不是说:虽然没有手机,但我们懂得打电话,所以电话就能打通?还是说,虽然没有食物,但我们懂得吃东西,所以肚子就能自动饱了? 最后,在陆兆福和哥宾星的夹攻下,魏家祥虽然还是硬撑自己的做法是“爱国爱民”,但也不把话说尽,表示若在一定时间内,没有马来西亚船只具备相关技能,就会开放给外国船只。还说那并不是问题。 另一大问题:打击外国投资 微软、谷歌、面子书及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所提交备忘录已强调,魏家祥的决定严重打击马来西亚经济,因为这种做法使人感觉马来西亚的政策多变,不利于外国投资。 而且魏家祥的决定也促使本地一家船运公司垄断了相关业务,即便该公司在大马只有一艘的铺缆船。 另外,因为马来西亚是修复海底缆线耗时最长的国家(27天),所以虽然大马比新加坡的距离较短,但业者一般不太愿意将缆线设在我国。 哪个国家不希望能吸引更多全球数据中心来自己国家投资呢?马来西亚也不例外。举例;单单是面子书在数据中心就投资了115亿美金,为美国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186亿美金。 不过,亏得魏家祥的撤销举措,成功让那些中心大大减低来马投资的意愿了。 被科技杯葛,魏家祥OUT 科技巨头公司都表明要求慕尤丁的“紧急介入”,还同时将备忘录的副本附件给11名内阁部长,魏家祥除外。 因为他们认为魏家祥会影响其他部长,而其实我国的许多措施,从电商业、外资、财务到网络安全等领域,都需要仰赖有素质的网络服务,他们希望国盟政府能以客观理性的角度去评估魏家祥的撤销行为。 而截至目前为止,慕尤丁也如同往常般,对于自己属下部长们所犯的过失只字不提,并未公开说明此事,相信后续发展并不会有任何惊喜。若日后我国网络遭遇瘫痪,也别太骂科技公司不给力,毕竟是自己国家还无能啊!

阿邦佐的奇思妙想

说到贪污腐败我们会想到巫统,说到宗教极端必定是伊党,但是说到“吹牛”就非砂拉越首长阿邦佐莫属。自2017年上任以来,阿邦佐就口出狂言发表了一堆天马行空的计划,让砂拉越沦为国人的笑柄。 上任不到100天,阿邦佐对外宣称,砂拉越将进入轻快铁(LRT)时代,放眼在2020年落实南砂轻快铁计划,衔接古晋、三马拉汉和西连三个地区,以减少交通拥挤带动经济发展。今年7月,阿邦佐的LRT计划正式胎死腹中,并转换成更为荒谬的智轨列车(ART),预计将在2025年投入运作。 智轨列车是中国去年年底推出的公共交通系统, 通过氢气燃料来行驶,目前该系统也不曾在任何国家成功运行的例子,但是异于常人的阿邦佐已经把目光放在智轨列车,让其他州属的国人为之羡慕。 无可否认,阿邦佐对氢气的热爱,不仅此而已。在2017年,砂拉越政府花费了1000万令吉,建设了一间氢气加油站、一间氢气生产厂和购买了三辆氢气巴士。 然后在2019年8月开始试跑,结果两个月后,因技术问题即刻被搁置。直到今年1月,氢气巴士才再次启动,但不久后又因技术被逼停运直到现在。事实上,缺乏基本的公共交通工具,一直是砂拉越所面临的问题,然而阿邦佐却一意孤行,推出了一堆不切实际的计划,把简单事情弄得复杂,受苦的却是人民。 7G 幻想曲 随着数码经济的崛起,为了跟随全球脚步,阿邦佐也不甘示弱,准备在砂拉越建立自己的7G光纤网络,让砂拉越在未来,能够走向网络时代的最前线。令人羡慕的是,当全球在迈进5G的时代,阿邦佐已开始策划迎来7G的时代。 当然,为了实现7G的理想,阿邦佐也必须确保有充足的基本网络设备,来应对高端的7G技术。在2017年,阿邦佐就扬言要兴建5000座电讯塔,让砂子民能够获得该网络服务。毕竟,砂拉越目前网络的覆盖率大约只有50%,还有许多地方连4G、3G、2G甚至E的网络服务都难以获得。 建造更多电讯塔,让砂子民能够获取更好的网路服务,这点无可厚非,但是建设5000座电讯塔,绝对是前所未闻。事实证明,砂拉越政府直到今年,只增设了300座电讯塔,比预计的少了16倍之多。 今年,阿邦佐还提出要自创砂拉越电讯网络公司,为了确保砂拉越各范围的社区都能享有网络服务。令人不解的是,创立自家的电讯公司需要花费更高的时间和资源,也缺少这方面的专业,为何阿邦佐不建造更多的电讯塔,再让现有的电讯公司能够以便宜的租金,安装信号发射器,让更多的电讯公司互相竞争,人民才能从中受惠。创立一家电讯公司,涉及的资金庞大,阿邦佐是不清楚,还是另有奇谋呢? 俗语说,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有梦想是好事,但阿邦佐不切实际的点子,不仅是显露了自己的智慧,也侮辱砂拉越人的智慧。

公账会大爆料

国盟夺权上台后忙于争权夺利,没有及时重组公账会,所以公账会从今年3月开始“被放假”,耽搁了公账会履行审查政府行政的职责。 国盟治理无方、处事怠慢,国会在8月27日委任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为公账会主席之后,拖延至11月3日才完成委任12名朝野国会议员为新成员委任,公账会方可正式投入运作。 公账会随即快马加鞭,召开多次会议及汇报,在短时间内揭发了交通部直颁合约存有政治影响、吉隆坡市政局的土地交易程序不妥、飞行车计划子虚乌有等报告,引起大众哗然,毕竟政府行政与人民息息相关,如果政府资源或公帑被滥用,等同于侵占并剥削人民的利益。 交通部直颁合约存政治影响 报告揭发:2015年交通部属下道路收费系统(RC)及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两项计划(总额达1亿4945万令吉),在未经招标下,直接颁给TC Sens公司,而马华领袖黄日升持有该公司25%股份,直颁合约存有政治影响。 涉及对象: 时任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廖中莱,被传召时声称不知道黄日升是该公司股东。 时任马华中委黄日升(现任种植及原产部副部长),出席听证会时竟回答24次的“不知道”。 报告结论: 没有充分的理由进行直颁合约。 没有评估TC Sens公司财务和技术。 直颁合约任命承包商存在政治影响。 合约管理与执行存在弱点: 延迟了16个月签署合约 未完成最终验收测试却已付款, 未获部门批准的第三方实施该系统。 计划三度延期完成。 报告建议: 直颁合约必须有充分理由。 执法机构包括反贪会展开调查。 议员的公司若涉及政府计划须申报。 政府不可豁免有需要评估的项目。 后续行动:反贪会接获相关情报,而展开调查,未公布调查细节。 吉隆坡市政厅卖地没SOP 报告揭发:2011至2015年联邦直辖区属下的吉隆坡市政厅,没有根据标准作业程序(SOP)出售政府土地,共进行了97宗土地交易。 涉及对象: 由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领导的联邦直辖区基金会(YWP)涉及有关土地交易,存有利益冲突。 联邦直辖区基金会否认指控,扬言采取法律行动。不过,黄家和回应,法律行动可被视为干涉国会权力属违法。 报告结论: 出售土地没有标准作业程序。 宽松程序无法保障当局利益。 发放未经部长同意的发展准令。 直辖区基金会管理层存有利益冲突。 报告建议: 检讨2020年吉隆坡城市蓝图发展准令 ...

阿汉峇峇上演神隐剧

常常闹出笑话和神隐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竟然在没有通知议长的情况下,缺席国会在12月9日进行的卫生部财案委员会辩论总结及回答提问。 当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在国会追问 关于阿汉峇峇的下落时, 副议长莫哈末拉昔竟然回答不知道阿汉峇峇身在何处? 民主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郑国霖则嘲讽说可以等待部长回到国会议会厅内才回答提问。突然执政党有议员冒出一句,阿汉峇峇是在国会范围内,“部长是在办公室内! ”。 国会顿时演变成 “寻找失踪的阿汉峇峇 ”大会,而卫生部的副部长诺阿兹米只好硬着头皮,说是受到部长阿汉峇峇的委托上阵代替部长做部门总结和回答提问。 部长阿汉峇峇在第二天才在面子书做出解释,说他是因为接触过新冠肺炎确诊者,而被指示居家隔离。 如果阿汉峇峇是被指示居家隔离,为何连副议长也不知道阿汉峇峇被隔离这个消息,显然阿汉峇峇并没有提前通知议长,根本不尊重国会、不尊重议长、不尊重自己作为卫生部长的角色,没有履行职责及负起担当和责任。 卫生部长在非常时期面对如此重要的部门财案委员会辩论总结,为何不提早通知国会和议长,他是因为隔离而无法出席辩论总结,却选择让子弹乱飞,副手挡子弹。 网民们纷纷都在猜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阿汉峇峇是因为忘记通知国会,还是因为害怕再次闹出大笑话而故意缺席部门的财案委员会辩论 总结。 如何指望国盟带领抗疫 国盟内部缺乏沟通,竟然在重要的财案部门委员会辩论总结发生卫生部长在国会闹失踪,议长却不知情的闹剧! 人民要如何指望国盟能带领我们抗疫,打赢新冠肺炎这一场战! 而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在抗疫角色备受负评,除了闹出了 “喝温开水可杀病毒 ”、“与500个国家会谈”和“大马15个州”的笑话和常常神隐起来之外,真的说不出他有何贡献了。 堂堂一个卫生部长,连最基本的沟通都做不好,甚至让国会顿时变成寻人大会 ,除了摇头,只能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