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公账会?

马来西亚公共账目委员会(简称“公账会”或“PAC”)是马来西亚下议院的一个常务委员会。 公账会是由来自执政和反对党议员成立,也有来自部门和机构如马来西亚财政部、总稽查署、公共服务局、国家总会计司以及经济事务部门的官员,由国会临选委员会来建议其相关人选,来进行委任。而这个国会临选委员会则是由每个政党派出的一位代表所组成的,通常都是政党主席或是秘书长。 简单来说,公账会的主要职责是针对总稽查司报告发现的政府行政弊端问题,逐一展开调查,并向政府提出改善或对付建议。 其中,公账会的权限范围包括以下四点: 审查并报告马来西亚所有的公共账目 检查马来西亚总稽查署的所有报告 检查马来西亚的政府帐目和议会拨款以支付公共开支 公账会也可根据本会的观察和决定去深入调查一些特定的案件,但没有刑事执法的权限。公账会会把整个的调查结果,来作出一个结论,再把建议总结成一份报告,提呈给国会。 从1959年第一届国会所成立的公账会,到至今已经有61年历史。在国阵霸权时代的公账会都是由执政党议员出任主席,多少都会影响公账会的公信力。 其实,任何政党的议员若被委任为公账会主席及副主席,都必须要把各自的党派利益搁置在一旁,因为公账会并不代表任何政党,而是代表国会。 公账会必须确保人民的血汗钱是根据应有的财务规则去善用在政府机关与部门,若总稽查司报告中有提出任何政府财务舞弊与弊端,都应该更进调查。除了总稽查司报告所提及的案件外,公账会也可根据其观察和决定去深入调查一些特定案件。 其中,著名的1MDB洗钱丑闻案,当年也曾经公账会调查,可惜当时的主席为来自巫统的哈山阿里芬,里面的会员也大部分都是国阵的人,导致本应替人民口袋把关的公账会竟变成了漂白纳吉的机器傀儡。 直到2018年希盟成功入驻布城后,进行一连串国会改革。其中就是历史性第一次委任在野党议员为公账会主席,由当时的在野党,巫统的罗纳出任主席,行动党的黄家和则为副主席,这一改革的目的就是要让整个公账会成员之间能取得平衡,而不是只倾斜于执政那方。 可惜,喜来登政变再加上新冠疫情,公账会被大洗牌之余,也被放假8个月,直到11月,国盟才正式重组公账会。 国盟上台以来就多砍各种希盟良政,唯一还让人欣慰的是还愿意遵从希盟委任在野党议员为公账会主席的良政,但公账会因为受法律约束与牵制,而公信力不大。 黄家和就曾坦言,公账会的两大约束就是: 1)议会常规第85条,阐明不允许所有国会委员会,其包括公账会里的所有议会议程及聆讯过程都不能公开; 2)国会(特权及权力)法令第9条,阐明在提呈报告给国会之前,所有国会委员会所得到的证供及证据,是不允许对外公开。 黄家和曾希望,能改善公账会的程序,例如在听证会进行期间,实行公开聆讯甚至进行网上直播模式,公开化听证会的聆讯过程,让媒体和群众也参与其中,不但能是人民更了解公账会所做的事务,也让聆讯过程透明化。 然而,这项改革在作风比国阵更严密保守的国盟里,暂时无迹可寻。

最厚颜无耻奖 -纳吉 / 阿兹敏

纳吉与他的 丑闻案可说是全球皆知的大新闻,尽管纳吉这个名字已经和贪污腐败画上等号,但纳吉仍然还能厚颜无耻地透过社交媒体诉说自己的“清白”;先是在社交媒体打造 “BO SSKU”旋风,塑造亲民形象。从今年2月开始,纳吉频频现身在金马仑、士毛月、晏斗数场补选,顿时成为了媒体的焦点,大批粉丝被圈粉。 其次是在经过证据确凿的审讯过程后,纳吉在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挪用案中被判监禁共12年和罚款2亿1000万令吉后,纳吉不但没有沉寂下来,反而更加活跃于社交媒体上,不断在其面子书专页上为他的户口里有一堆钱编造各种理由,包括是为了捐给孤儿院,惹得他的盲从支持者一片热泪,看穿他真面目的人民一片白眼,厚颜无耻的内功果然深厚。 不但如此,纳吉还被网民冠上“抽水王”称号。因他频频在社交媒体发挥各种“抽水”角色,以攻击希最厚颜无耻奖 - 纳吉/ 阿兹敏盟,如:在雪隆面对制水之苦时,在脸书发问大家“洗澡了吗?”,甚至有网民揶揄自从纳吉在网络变成“抽水大王”后,忙着与网民互动,而冷落了老婆罗斯玛,可能会导致她又买多几颗钻石或者名牌包。 纳吉虽然有罪在身,但却被委任为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他也十分欣然接受,因为可以对准慕尤丁出招,公开提出两项支持2021财案的条件,企图以巫统的支持威胁慕尤丁。可以说纳吉为了帮自己洗脱贪污罪名,将无耻发挥到最高境界。 另一位与纳吉不遑多让,也可同获最厚颜无耻奖的政坛老油条就是阿兹敏。 阿兹敏可说是3月喜来登政变中的幕后大Boss。为了满足自身的权力欲望,他主动违背了当初在希盟时的竞选承诺,欺骗支持他的选民,与盗贼及极端保守派合作,出卖了全国人民。 叛变的阿兹敏和他的阵营几乎人人都当上了高官,而阿兹敏更是身居高级部长之位,还被誉为是是最接近副首相位置的人。 然而,即使被全国人民骂翻,阿兹敏仍然风骚地继续其争权夺利的游戏;他身为国内贸易与工业部的高级部长,却对国家经济毫无建树,一天到晚只会推卸自己叛变的责任,一会说是敦马哈迪指使他做的,一会又说是安华先骗人等等。 最后气得其选区的选民(鹅唛区)入禀高庭,控告阿兹敏发动喜来登政变是违背了其在509大选中所许下的承诺,即留在公正党及希盟以确保希盟竞选宣言获得兑现,已是属于欺诈罪及违反信托义务。 阿兹敏为了权力,厚颜无耻地典当了一切政治原则,背叛自己的政治盟友,出卖支持改朝换代的选民,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但他还是恬不知耻地位居高位、享受高薪俸禄,可说是无耻出宇宙。

第12大马计划内容摘要

近日由依斯迈沙比里所推出的第12大马计划引发了不少争议。这里就带大家一起看看此大马计划的主要内容摘要,全民一起检视此计划吧! 第12大马计划以“大马一家 - 繁荣、包容和稳固”为目标,政府之前在第11大马计划下的拨款为2485亿令吉,而第12大马计划拨款则高达4000亿令吉,增加了1515亿令吉,以推动国家未来5年的发展。 这次的拨款也是史上最高的拨款。 第12大马计划题为《重置经济;加强安全、福祉和包容性;推进可持续性》。

魏家祥,被全球霸型科技公司杯葛的交通部长

慕尤丁最近收到来自微软、谷歌、面子书等全球霸型科技公司的“情信”,要求他介入交通部长魏家祥的决定(潜台词是“管好你的下属”),以免马来西亚的国际网络联系受到损害。 事源于11月13日,魏家祥在未事先咨询相关外国投资者和海底缆线拥有人的情况下,就签署了一份联邦宪报,撤销外国船只的沿岸运输权豁免,其中对象包括维修海底网络缆线的潜艇。 由于魏家祥是暗中撤销外国船只的沿岸运输权豁免,因此对此事不知情者甚多,也才导致了微软、谷歌、面子书及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一起向慕尤丁提交一份志期11月20日的备忘录,指出魏家祥这决定将严重打击大马经济。 为什么科技公司如此说? 现代人的生活早已离不开科技与网络,当网线稍微不顺,人们就已觉不安与烦躁;如若网线直接瘫痪,人们甚至觉得世界末日来临!更可况现今因疫情影响,人们的生活与经济活动与网络更加密不可分,因此维系网络顺畅,是国家发展的重要基石。 根据相关提交备忘录的全球霸型科技公司指出,魏家祥所做的决定会拖延大马海底缆线未来的修复,进而伤害大马的互联网稳定。 “海底缆线基础建设代表了数十亿令吉的投资,当数以百万计的大马人依赖网络维生之际,海底缆线一旦需要维修,如今则会面对没有必要的延误。” 他们也指出,外国船只若要申请DSLE,须先获得马来西亚船东公会MASA的认可;而在DSLE管理体制下,修复海底缆线在本区域内耗时最长的国家就是马来西亚,平均需要27天,而菲律宾是20天、新加坡19天,越南才12天。 若在现有的沿岸运输权豁免下,他们平均只需要14天时间就可修复缆线。 “魏式硬撑法”:花式牛头不对马嘴 魏家祥撤销沿岸运输权豁免的课题,是前交通部长陆兆福于11月17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出质疑后,才开始受到关注。 陆兆福指出,在出任希盟交通部长期间,即去年4月1日,他批准了这项豁免政策,本就是为了加快海底缆线修复工程,好让马来西亚的网络基设能够与世界接轨。 他也说希盟政府是在网络业者,包括多家官联企业的催促下,再经过交通部和通讯部的咨询,才决定批准豁免。 然而一向好大喜功、有功赶快领的魏家祥却是“静悄悄地”撤销,似乎不大乐意让人知道他的丰功伟绩,实在令人费解。 同时,也只有马来西亚船东公会(MASA)主席阿都哈克(Abdul Hak Md Amin)公开赞扬魏家祥,声称其决定展现“爱国精神”,把马来西亚利益放在优先地位;阿都哈克也说,其属下会员Optic Marine集团正在向公会注册一艘挂大马旗的铺缆船,势必能贡献国家。 很显然的,魏家祥虽然贵为交通部长,却不是很了解不同船的不同功能性质;在国会上,陆兆福询问魏家祥,本地公司目前有没有相关的专才和船只,能迅速维修海底网络缆线?魏家祥居然公开撒谎说:“有!” 魏家祥显然是分不清楚“铺缆船”和“维修缆线船与潜艇”的分别,所以就觉得MASA那家子公司唯一一艘还在注册中的铺缆船能够进行维修缆线工作。 在陆兆福指责他撒谎后,魏家祥第一时间先否认说谎,再硬拗本地船只虽然不具备适合的船型,但他们的确掌握维修海底电缆的“技术知识”。 言下之意就是根本没有船!没有船,却有“技术知识”,意思是不是说:虽然没有手机,但我们懂得打电话,所以电话就能打通?还是说,虽然没有食物,但我们懂得吃东西,所以肚子就能自动饱了? 最后,在陆兆福和哥宾星的夹攻下,魏家祥虽然还是硬撑自己的做法是“爱国爱民”,但也不把话说尽,表示若在一定时间内,没有马来西亚船只具备相关技能,就会开放给外国船只。还说那并不是问题。 另一大问题:打击外国投资 微软、谷歌、面子书及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所提交备忘录已强调,魏家祥的决定严重打击马来西亚经济,因为这种做法使人感觉马来西亚的政策多变,不利于外国投资。 而且魏家祥的决定也促使本地一家船运公司垄断了相关业务,即便该公司在大马只有一艘的铺缆船。 另外,因为马来西亚是修复海底缆线耗时最长的国家(27天),所以虽然大马比新加坡的距离较短,但业者一般不太愿意将缆线设在我国。 哪个国家不希望能吸引更多全球数据中心来自己国家投资呢?马来西亚也不例外。举例;单单是面子书在数据中心就投资了115亿美金,为美国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186亿美金。 不过,亏得魏家祥的撤销举措,成功让那些中心大大减低来马投资的意愿了。 被科技杯葛,魏家祥OUT 科技巨头公司都表明要求慕尤丁的“紧急介入”,还同时将备忘录的副本附件给11名内阁部长,魏家祥除外。 因为他们认为魏家祥会影响其他部长,而其实我国的许多措施,从电商业、外资、财务到网络安全等领域,都需要仰赖有素质的网络服务,他们希望国盟政府能以客观理性的角度去评估魏家祥的撤销行为。 而截至目前为止,慕尤丁也如同往常般,对于自己属下部长们所犯的过失只字不提,并未公开说明此事,相信后续发展并不会有任何惊喜。若日后我国网络遭遇瘫痪,也别太骂科技公司不给力,毕竟是自己国家还无能啊!

今日沙巴,明日砂拉越

砂拉越选举即将到来,在那之前,砂首长同时也是国盟一份子的阿邦佐有必要回答以下几道问题: 1. GPS跟伊党在砂选举究竟是什么关系? 2. GPS跟伊党是否会在砂选举合作? 3. GPS是否认同伊党的主张? 阿邦佐的答复绝对不可以含糊不清,也不可以选前是这样,选后变那样,必须是坚定且明确,这关系到砂拉越乃至东马的未来。伊党已经在西马执政中央,也成功进入沙巴,砂拉越是迄今为止全国唯一还没被伊党入侵的净土。 有些东马人对于伊党的了解,不及西马人透彻,心想:哎呀!伊党也就那么几席,不可能影响大局的啦。有这想法就大错特错。俗话说:有了一,就会有二,过后就会有三四五六七。“不开始”就是最好的防御方法。伊党入侵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缺口绝不能开,一旦让伊党在砂拉越成功站稳脚步,他们就会慢慢的展开伊斯兰化进程。 伊党左右逢源享齐人之福 伊党比巫统还有远见,对金钱政治也不热衷,策略是以“议席换理念”。伊党礼让多数的议席,以换取巫统支持逐步落实伊党的治国理念。自巫伊同盟后的补选,多数是由巫统上阵,伊党不与巫统争议席。作为回报,巫统也对禁酒、355法案、戏院男女分开坐等课题上采取默许的态度。当国家越来越伊斯兰化时,自然而然有利于伊党。 再者,伊党现在是关键少数,巫统和土团都要争先讨好他。从刚结束的沙巴选举便能看出端倪,伊党并没有竞选沙巴选举,但为了讨好伊党,国盟委任伊党沙巴州秘书为官委议员,不费一兵一卒便进入沙巴政局。由此可见,伊党利用其微妙的身份,游走在巫统和土团左右逢源,把利益最大化。 从吉兰丹和登嘉楼来看,伊党的治理水平肯定是三流的,但伊党的政治手碗绝对是一流。伊党是否会进入砂拉越政局,取决于阿邦佐的态度。如果阿邦佐支持,那他就是砂拉越的吴三桂,砂拉越人民不能让他们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