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被全球霸型科技公司杯葛的交通部长

慕尤丁最近收到来自微软、谷歌、面子书等全球霸型科技公司的“情信”,要求他介入交通部长魏家祥的决定(潜台词是“管好你的下属”),以免马来西亚的国际网络联系受到损害。 事源于11月13日,魏家祥在未事先咨询相关外国投资者和海底缆线拥有人的情况下,就签署了一份联邦宪报,撤销外国船只的沿岸运输权豁免,其中对象包括维修海底网络缆线的潜艇。 由于魏家祥是暗中撤销外国船只的沿岸运输权豁免,因此对此事不知情者甚多,也才导致了微软、谷歌、面子书及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一起向慕尤丁提交一份志期11月20日的备忘录,指出魏家祥这决定将严重打击大马经济。 为什么科技公司如此说? 现代人的生活早已离不开科技与网络,当网线稍微不顺,人们就已觉不安与烦躁;如若网线直接瘫痪,人们甚至觉得世界末日来临!更可况现今因疫情影响,人们的生活与经济活动与网络更加密不可分,因此维系网络顺畅,是国家发展的重要基石。 根据相关提交备忘录的全球霸型科技公司指出,魏家祥所做的决定会拖延大马海底缆线未来的修复,进而伤害大马的互联网稳定。 “海底缆线基础建设代表了数十亿令吉的投资,当数以百万计的大马人依赖网络维生之际,海底缆线一旦需要维修,如今则会面对没有必要的延误。” 他们也指出,外国船只若要申请DSLE,须先获得马来西亚船东公会MASA的认可;而在DSLE管理体制下,修复海底缆线在本区域内耗时最长的国家就是马来西亚,平均需要27天,而菲律宾是20天、新加坡19天,越南才12天。 若在现有的沿岸运输权豁免下,他们平均只需要14天时间就可修复缆线。 “魏式硬撑法”:花式牛头不对马嘴 魏家祥撤销沿岸运输权豁免的课题,是前交通部长陆兆福于11月17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出质疑后,才开始受到关注。 陆兆福指出,在出任希盟交通部长期间,即去年4月1日,他批准了这项豁免政策,本就是为了加快海底缆线修复工程,好让马来西亚的网络基设能够与世界接轨。 他也说希盟政府是在网络业者,包括多家官联企业的催促下,再经过交通部和通讯部的咨询,才决定批准豁免。 然而一向好大喜功、有功赶快领的魏家祥却是“静悄悄地”撤销,似乎不大乐意让人知道他的丰功伟绩,实在令人费解。 同时,也只有马来西亚船东公会(MASA)主席阿都哈克(Abdul Hak Md Amin)公开赞扬魏家祥,声称其决定展现“爱国精神”,把马来西亚利益放在优先地位;阿都哈克也说,其属下会员Optic Marine集团正在向公会注册一艘挂大马旗的铺缆船,势必能贡献国家。 很显然的,魏家祥虽然贵为交通部长,却不是很了解不同船的不同功能性质;在国会上,陆兆福询问魏家祥,本地公司目前有没有相关的专才和船只,能迅速维修海底网络缆线?魏家祥居然公开撒谎说:“有!” 魏家祥显然是分不清楚“铺缆船”和“维修缆线船与潜艇”的分别,所以就觉得MASA那家子公司唯一一艘还在注册中的铺缆船能够进行维修缆线工作。 在陆兆福指责他撒谎后,魏家祥第一时间先否认说谎,再硬拗本地船只虽然不具备适合的船型,但他们的确掌握维修海底电缆的“技术知识”。 言下之意就是根本没有船!没有船,却有“技术知识”,意思是不是说:虽然没有手机,但我们懂得打电话,所以电话就能打通?还是说,虽然没有食物,但我们懂得吃东西,所以肚子就能自动饱了? 最后,在陆兆福和哥宾星的夹攻下,魏家祥虽然还是硬撑自己的做法是“爱国爱民”,但也不把话说尽,表示若在一定时间内,没有马来西亚船只具备相关技能,就会开放给外国船只。还说那并不是问题。 另一大问题:打击外国投资 微软、谷歌、面子书及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所提交备忘录已强调,魏家祥的决定严重打击马来西亚经济,因为这种做法使人感觉马来西亚的政策多变,不利于外国投资。 而且魏家祥的决定也促使本地一家船运公司垄断了相关业务,即便该公司在大马只有一艘的铺缆船。 另外,因为马来西亚是修复海底缆线耗时最长的国家(27天),所以虽然大马比新加坡的距离较短,但业者一般不太愿意将缆线设在我国。 哪个国家不希望能吸引更多全球数据中心来自己国家投资呢?马来西亚也不例外。举例;单单是面子书在数据中心就投资了115亿美金,为美国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186亿美金。 不过,亏得魏家祥的撤销举措,成功让那些中心大大减低来马投资的意愿了。 被科技杯葛,魏家祥OUT 科技巨头公司都表明要求慕尤丁的“紧急介入”,还同时将备忘录的副本附件给11名内阁部长,魏家祥除外。 因为他们认为魏家祥会影响其他部长,而其实我国的许多措施,从电商业、外资、财务到网络安全等领域,都需要仰赖有素质的网络服务,他们希望国盟政府能以客观理性的角度去评估魏家祥的撤销行为。 而截至目前为止,慕尤丁也如同往常般,对于自己属下部长们所犯的过失只字不提,并未公开说明此事,相信后续发展并不会有任何惊喜。若日后我国网络遭遇瘫痪,也别太骂科技公司不给力,毕竟是自己国家还无能啊!

第12大马计划内容摘要

近日由依斯迈沙比里所推出的第12大马计划引发了不少争议。这里就带大家一起看看此大马计划的主要内容摘要,全民一起检视此计划吧! 第12大马计划以“大马一家 - 繁荣、包容和稳固”为目标,政府之前在第11大马计划下的拨款为2485亿令吉,而第12大马计划拨款则高达4000亿令吉,增加了1515亿令吉,以推动国家未来5年的发展。 这次的拨款也是史上最高的拨款。 第12大马计划题为《重置经济;加强安全、福祉和包容性;推进可持续性》。

国阵倒台即脱离“处境艰难”行列 大马新闻自由指数再攀新高度

最近,无国界记者(RSF)所公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显示: 马来西亚继2019年后,新闻自由指数再上升22级,在全球180个受检测国家中,排名第101。 换言之,从2018年首次政党轮替后,大马新闻自由表现在2年内就上升了44级,并连续两年获评为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国家。 致力保护记者免于迫害,同时推动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RSF),总部设立于法国巴黎。自2002年开始,无国界记者每年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报告。 在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执掌时期(2003年到2006年间),马来西亚的排名曾坐落在第96到第122之间,随后就开始持续下滑。 无国界记者将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情况分为五大类,包括良好、满意、有问题、处境艰难、情况严重。 在最新报告中,该组织形容,大马新闻自由现况就如“呼吸新鲜空气”,指出大马记者的总体环境比以往来得宽松许多,且官方审查已大幅减少。 此外,该组织也认为,大马平面媒体目前提供了“更全面、更平衡的观点”,不仅报道新联盟的新闻,也涵盖了在野党支持者的声音,使得马来西亚也脱离无国界记者所界定的“处境艰难”的国家类别,进而提升到“有问题”(problematic situation)的类别。 其实,早在2019年,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指数突飞猛进,较2018年跃进了22位,在180个国家中,从原本的第145名,升到第123名。 无国界记者把大马这次的名次跃进,主要是归因于前朝国阵政府在2018年大选中倒台。 不过,该组织也提醒,虽然马来西亚废除了反假新闻法,但其他压制新闻自由的恶法仍然存在,如: 《1948年煽动法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以及《1998年的通讯与多媒体法令》。 “这些法律须要全面修订。在这些法律下,当局可以严格控制出版准证,且记者也可在煽动罪名下,被判监禁最高20年。” “这些法律一直以来威胁着媒体从业者,尽管新闻自由度有所进步,但他们仍然不能完全自由地表达观点。” 而如今的国盟政府正一步步恢复国阵的专权,加上保守派伊斯兰党的执政,马来西亚新闻自由前景仍需人民合力监督。

希盟领航:民主、廉洁及经商指数突飞猛进

自2018年5月希盟接手联邦政府后,我国逐渐在全球具 有权威性的指数排榜行上表现甚佳,这也表示希盟政府在推动改革的路上已经初见成效,让国人看见了改变,其中在这四项指数排行榜,包括世界银行全球亲商排行榜、 国际反贪透明指数、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及全球民主指数,我国的排名也是进步神速、突飞猛进,这体现了希盟在改革的路上已经超越国阵,也突显了希盟在打造投资与做生意环境以及政治体制改革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获得国际上的肯定,值得鼓舞。 自一马丑闻爆发以来,震惊了全世界,而我国的廉洁排名更是在国际上一落千丈。2018年终于在全民海啸下促成改朝换代 后,在希盟的领导下,我国在民主、廉洁和亲商的排行榜上逐步取得突破和进步,重整声望。同时这几项指数的进步,也表示着我国正走着正确的轨道上。 【世界银行全球经商排行榜】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2019年经商环境报告》,在190个国家当中,马来西亚在全球排名位居第15。从2018年的第24名上升至2019年的第15名,上升9个名次,重新跻身全球最佳经商环境前20名。 2020年跃升3名,排名第12。 希盟政府在过去的一年里做了很多改善经商环境和投资的改革亮点,其中包括在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少数投资者、纳税、跨境贸易、执行合约和办理破产的这些评估指标上,采取了更多的改革措施,以进一步的提升在马来西亚做生意的便利度,以及吸引更多的外资。 希盟政府提供贷款和奖励,帮助推动更多的中小企业转型和迈向自动化、数码化,以朝向工业4.0的大方向迈进。同时,希盟也在努力吸引外资,以及打造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真正的投资及经商好环境。 【国际反贪透明指数】 马来西亚在《2019年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评分也是比2018年取得进步,从2018年的47分提升至53分,评级排名从第61名,提升10个排位,上升至排位51名。一个国家的贪污印象指数满分是100分,得分越高表示越廉洁,而得分越低表示越腐败。 希盟上任后致力于打击贪污,大刀阔斧地解决前朝重大的贪腐案件,让贪腐案件进入审讯期,其中包括纳吉SRC洗钱案、罗斯玛砂拉越太阳能舞弊案、前副首相阿末扎希47项失信、贪污及洗黑钱案件、联邦直辖区前部长东姑安南被控收取地产商200万令吉贪污案等等。 其中一个例子是,希盟坚持让公账会主席一职交由在野党议员出任,以便在野党可以更有效率的监督执政党,加强制衡,以杜绝发生任何的贪污舞弊案。 我国的贪污印象指数获得进步,也代表希盟对肃贪所采取的措施看到了成果,让我国成为一个更干净、更透明的国家,甚至在国际上获得认可。 【全球民主指数】 根据经济学人发布的《2019年民主指数》报告,其中在167个国家里头,马来西亚排名第43位。马来西亚的排名也从去年的第52名上升至第43名,上升了9个名次。而马来西亚在2019年取得7.16分,创下了历史新高。 马来西亚的得分已经从2017年国阵时代的6.54分,2018年的6.88分,增长至如今的7.16分。《2019年民主指数》是根据5个领域的分项分数计算出整体得分,包括:选举过程和多元性、政府运作、政治参与、政治文化及公民自由,其中最民主是10分,最专制是0分。 2018年国阵下台,全民用选票来结束了国阵带来的“痛苦指数”后,在希盟的领导下,我国的“民主指数”上升,自由度更高。 【全球新闻自由指数】 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指数也是突飞猛进,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23,比起去年进步了22个排名。而这次的大跃进,也让马来西亚成为东南亚的榜首。排在大马之后的东盟国家是印尼(第124名),接着是菲律宾(134)、泰国(136)、缅甸(138)、柬埔寨(143)、新加坡(151)、汶莱(152)、老挝(171)、越南(176)。 “无国界记者”(RSF)公布《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其中马来西亚得分36.74,比去年大幅降低10.67分。在这项指数评比中,得分越高,表示新闻自由度就越差,得分越低表示越自由。随着国阵的倒台,带来了新的自由氛围,希盟废除了《2018年反假新闻法令》,以确保媒体享有新闻自由。自国阵倒台,由希盟领航后,马来西亚打开了很大的政治参与度和言论自由度。即使面对着假新闻的泛滥,以及一些主流媒体的乱带风向,希盟政府仍然坚持废除《2018年反假新闻法令》,可见新政府尊重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结语】 简言之,只有更健全完善的民主制度,人民才可享有更好的保障和权益。然而,马来西亚在深化民主、改革崩坏体制的这条路上,仍然面对阻碍,所以希盟新政府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努力,要打拼。 改朝换代后,在迈向民主和廉政的路上,希盟面对着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的蔓延、假新闻的泛滥、政府机构内部的官僚操控(deep state)、人民感受不到改变等等的难题,可算是困难重重。但是希盟绝不会轻易放弃和退缩。 改革是无法在一夕之间就得到修复或者一步到位,所以人民也无法立刻有感,感受到其中的变化,因此会有出现期待落差。但是,希盟对深化民主和改革的承诺不曾动摇,因此希望大家可以给点耐心和时间, 必定会看到希盟所做的改革在未来落实见成效。 【摘自】火箭报 2020年3 —4 月刊 第6页内容  

最混淆视听奖 – 依斯迈沙比利

国盟高级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利通过其每天在网上、电视上进行直播,不但成功晋升最高级直播主,还荣获本次颁奖里的最混淆视听奖,实在是实至名归。 相信大家一定对依斯迈每次直播所穿的炫丽战衣十分津津乐道,可见依斯迈是走在时尚的尖端,引领让人忽略他讲话前言不对后语的炫目潮流。 当然,视觉的混淆都不比依斯迈所说的话,更让人民头晕脑胀。 从3月的行管令开始,各种标准作业程序SO P就让商家与人民听得一头雾水,到底各行各业到底可开不可开、餐桌可坐几人、车辆可坐几人、跨州要申请与否或者怎么申请等等各种关键细节的措施,全都一时一样,完全呈现一种“计划赶不上政府变化”的U -turn速度。 更更令人民费解的是依斯迈在人民违反SOP时,罚款人民的姿态向来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但是在官老爷或其家人违反SOP时,却呈现是调查调查再调查,即使是已经有照片为证的情况下,还是nanti- nanti,让人不禁欣慰我们的高级国防部长果然深明兵家中“声东击西”一招,让人民完全摸不着政府政策究竟如何,使人民随时随地都可能犯错,而且绝对没有官家优惠,那就会乖乖呆在家里最安全了。这一招着实高明。 此外,“指鹿为马”也是依斯迈的拿手把戏。他曾与社交媒体上申诉有人故意散播他在聚会上没有与旁人保持社交距离、知法犯法地违反了SOP,然而其实是有心人士故意从侧面拍下他的照片,使他看起来与旁人没有社交距离,所以他又上传了一张正面拍摄的照片以“证明”他是有1米的社交距离。 然而,又再让人民晕头的是他所上传的“澄清”照片,也同样完全看不出他与旁人到底哪里维持了1米的距离。但作为高官的依斯迈说他有1米距离,如果没有看出来,一定是人民眼花或者有心人士栽赃,绝对不会是他这个高级部长的错。 因此,依斯迈获得“最混淆视听奖”绝对是受之无愧,恭喜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