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品继续搁置不派发 陈国伟:搞针对牺牲人民,岂有此理!

疫情当前,受苦人民急需援助,政府却仍搞针对、慢办事,只因欠缺一封授权书,就任由属于人民的救命物资留在仓库生虫,令陈国伟痛心直呼:岂有此理! 民主行动党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早前在周一(20日)就揭露,社会福利局准备给其选区的750份援助物资,已经“受困”在敦拉萨镇体育中心逾两周; 昨日,陈国伟与4名助理,以及《当今大马》记者前往敦拉萨镇体育中心,以检查放置在那里的食品援助包是否还在;却发现它们依然原地不动,令陈国伟不禁抗议:“那些物资竟然还在原地,岂有此理!”   陈国伟一行人与记者一同点算那些早该派给蕉赖选区B40低收入家庭的食品援助包,共有750份的红色包装物资,以及750包的10公斤白米; 每份食品物资包内有:13样食品,包括2包面粉、3包一公升包装食油、3包一公斤白糖、1包米粉、1包盐、3罐中型罐头沙丁鱼、3罐炼奶、酱油和辣椒酱各1瓶、3包小包装饼干、1包辣椒干、1包咖啡乌粉及1包红茶。 根据上述物品查询价格后,每份食品救助包的价格总额接近110令吉。 难过得想骂“鱼虾蟹”,更痛心贫苦家庭处境 陈国伟向记者出示数封电邮,内容都是选民面对断炊之虞,而发出的求助信,并感叹在限行令这段期间,他就不停收到这些征求援助的电邮和信函;然而却一再发生这种物资“卡住”的情况,实在讽刺。 他也表示,本身已自掏腰包,或在有心人赞助下,为数百户贫苦家庭提供米粮和日常用品,但这数目远远无法满足需要。 相较于毗邻的敦拉萨国会议员兼外交部副部长卡玛鲁丁(Kamaruddin Jaffar),因为有着执政党议员的身份,一早就拿到社会福利局的授权信,并把物资送出去了。 而陈国伟迟迟无法行动派发物资,因为一直在等福利局的授权信;没有福利局的允许,他们就不可提取物资并分派出去。 然而,就因为他们是在野党,福利局就一直不给予授权信,任由这些物资卡在原地生虫。 另外,陈国伟的助理呈上福利局要求的250个受惠家庭名单后,当局也迟迟没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后来索性逃避接听电话,难以联系上。 对于这政府,陈国伟无奈气愤表示,真的是连鱼虾蟹都要讲出来了。 国盟犧牲、矇騙人民只為打壓希盟 此外,陈国伟对于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丽娜哈伦说,妇女部在分派物资没有遗漏任何一方的说法并不认同;如果情况真如她所说,那为何国盟选区就拿到物资,希盟选区却求也求不到;针对这一点,妇女部能给合理的解释与交代吗? 他也直言,那些物资是纳税人的钱,用来回馈社会、帮助贫困人士,政府是责无旁贷的工作,更何况希盟选区和国盟选区的人民都是一样的马来西亚人,怎么在人民哀嚎之时,国盟政府还搞政治歧视以打压异己?难道慕尤丁自己所说的“全民首相”,竟是如此行事? 这分明是国盟政府旨在打压在野党的肮脏手段,因为不想让希盟和在野党“做好人”,就以繁文缛节牵制希盟,以故意制造在野党办事不力的形象,企图让选民憎恨希盟和在野党。这种行为实在太卑劣,因为他们为打压对手,竟不惜令无辜百姓受苦,实在令人寒心。

国阵倒台即脱离“处境艰难”行列 大马新闻自由指数再攀新高度

最近,无国界记者(RSF)所公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显示: 马来西亚继2019年后,新闻自由指数再上升22级,在全球180个受检测国家中,排名第101。 换言之,从2018年首次政党轮替后,大马新闻自由表现在2年内就上升了44级,并连续两年获评为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国家。 致力保护记者免于迫害,同时推动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RSF),总部设立于法国巴黎。自2002年开始,无国界记者每年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报告。 在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执掌时期(2003年到2006年间),马来西亚的排名曾坐落在第96到第122之间,随后就开始持续下滑。 无国界记者将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情况分为五大类,包括良好、满意、有问题、处境艰难、情况严重。 在最新报告中,该组织形容,大马新闻自由现况就如“呼吸新鲜空气”,指出大马记者的总体环境比以往来得宽松许多,且官方审查已大幅减少。 此外,该组织也认为,大马平面媒体目前提供了“更全面、更平衡的观点”,不仅报道新联盟的新闻,也涵盖了在野党支持者的声音,使得马来西亚也脱离无国界记者所界定的“处境艰难”的国家类别,进而提升到“有问题”(problematic situation)的类别。 其实,早在2019年,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指数突飞猛进,较2018年跃进了22位,在180个国家中,从原本的第145名,升到第123名。 无国界记者把大马这次的名次跃进,主要是归因于前朝国阵政府在2018年大选中倒台。 不过,该组织也提醒,虽然马来西亚废除了反假新闻法,但其他压制新闻自由的恶法仍然存在,如: 《1948年煽动法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以及《1998年的通讯与多媒体法令》。 “这些法律须要全面修订。在这些法律下,当局可以严格控制出版准证,且记者也可在煽动罪名下,被判监禁最高20年。” “这些法律一直以来威胁着媒体从业者,尽管新闻自由度有所进步,但他们仍然不能完全自由地表达观点。” 而如今的国盟政府正一步步恢复国阵的专权,加上保守派伊斯兰党的执政,马来西亚新闻自由前景仍需人民合力监督。

慕尤丁否认是叛徒? 哈哈……

  2020年3月2日,晚上9时,慕尤丁首次以“首相”身份向全国发表声明。可惜,这个声明除了一堆空洞匮乏的托词和解释之外,并没有提出任何实际政策来解决目前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困境与难题,实在让民众听得一头雾水。 在声明中,慕尤丁虽然也表明他知道他自己并不是民选出来的首相,还说他其实并无意成为首相,之所以会站出来是因为要“救国”;然而,当慕尤丁的名字出现在首相候选人名单上时,他似乎就选择性忘记了过去的二月政变是由一群盗贼、叛徒和老顽固所搞出来的乱局,然后自己加入了他们,助他们组成所谓“主流”的后门政府,这种“救国”方式可谓“新奇”! 除此之外,慕尤丁本人似乎借了阿兹敏的剧本,也爆出了那么一句“我不是叛徒”。不过,他却无法很好地解释他到底怎样不是叛徒;倒是他的所作所为却一再证明他就是叛徒。 慕尤丁不敢说他一句招呼也不打,就直接退出希盟,抛弃希盟盟友;虽然那时候他曾表示会全力支持敦马哈迪继续为相,同时却又表示不介意与巫统合作,即使敦马哈迪已表明他并不会接受巫统为盟党,这是否早已预示他会有叛变的行为呢?可惜,当时敦马哈迪并没有想到慕尤丁真会在他背后开后门出走。 先不论政治的风云诡变,仅仅是做人的道义,慕尤丁的确是背叛了马哈迪对他的信任。 回忆一下,曾经废除英文教数理、宣称“马来人优先”、批准养牛公寓案、甚至官拜至副揆并成为巫统署理主席的慕尤丁,根本就是巫统里的模犯生,怎么会在2015年时遭纳吉撤换、2016年又被开除巫统党籍呢? 因为他公开批评纳吉与1MDB丑闻案,并批评巫统的腐败,所以遭到了巫统的唾弃。 无可否认,当时慕尤丁的“义举”及公开批评巫统的言论,为他本人极端马来主义的形象洗白了不少;甚至把他视为打击马来西亚贪污滥权的斗士之一,尽管他自己本身也是可疑重重,但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做演讲时,多次申明巫统是败坏了的政党,他绝不会回去,也不会与其合作,因此人民愿意给他改过的机会,与他共同推翻腐败不堪的巫统、国阵…… 如今,他所说过的话犹言在耳,但他却彻底辜负了人民当初给予的机会和期望。 一个违背人民意愿,视政治民生为奇货可居、价高者得的叛徒,与他自己口中“腐败肮脏玩完了的巫统”组成“后门联盟”,真不知他究竟如何还能说出他是“全民首相”?

确保粮食供应充足 政府应改善物流介入市场

  行动管制令延长多14天,虽然是防疫期间必不可少的无奈之举,然,已经经过了一星期多的限行令适应期,政府也应该观察到民间在限行令之时所遇到的各种困境与难处,并及时给予适当的解决方案。 政府一再强调,限行令不是封城,人民所需要的食材与日常用品仍可从商店采购;而慕尤丁也不停呼吁人民不必囤积粮食,因为粮食供应充足。可日前所爆出的金马伦高原上百吨的蔬菜被逼丢弃的事件,就证明政府在处理与安排粮食物流方面出现了大纰漏,需要尽快填补此漏洞,才不会引起人民的恐慌,争相抢购粮食。 因为行动管制令的实施,政府要求巴刹缩减人手,每个档口只限两名持证移工工作,根本不够人手从罗里卸货,菜饭与收菜商在逼于无奈下只好收摊停业;同时严管交通流量,使得菜车频频遇到执法单位截停,虽然菜车送货到超市没有问题,但却进不去巴刹,使得巴刹的蔬菜供应出现负面的连锁效应。 蔬菜为每天供应的货品,只稍一天停止出货,隔天就会囤积过多蔬菜,进而产生蔬菜过剩被逼丢弃的问题。另外,由于大巴刹蔬菜供应减少,就会导致批发到小巴刹的蔬菜也跟着减少,如此又会出现买不到菜或者买贵菜的问题。 造成以上问题的产生,主要都是各执法单位与各部门的措施互不协调又朝令夕改所造成的混乱。虽说马来西亚是第一次颁布行动管制令,所以在过去的一星期里,大家都还在调适中,那么已过了一星期的限行令,大部分问题也都已浮上台面,就应该着手去解决。 为了避免这种消费者买不到货,而商家却被逼丢货的讽刺局面,政府应该重新检讨、安排粮食物流的布局,放宽对菜饭与收菜商的限制,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卫生条件,让各大巴刹能够保持一定的收货量与出货量。 另外,若政府无法在金钱上提供实际帮助于贫困民众,也可向菜农收购过剩的蔬菜,并有效率和次序地分发给受管制令而深受影响的群体,以解他们目前手停口停的困境。政府可与非营利组织和有关的福利单位共同合作,分发所购得的蔬菜到老幼院及贫穷家庭,既能解决蔬菜过剩问题,同时也可为贫苦大众给予最实在的帮助。 在限行令期间,粮食供应的稳定性需要持续稳妥,才能安抚民心。人民固然必须遵守限行令留在家中,但前提是日常基本需求都能被满足下,才可安心留于家中。而政府正是需要在维稳各界平衡运作中,发挥及其重要的指挥与协调工作,故政府介入粮食供应市场,控制物流与产量是接下来更漫长的限行令中,不可再拖延糊涂的重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