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大臣不理解小农民困境生计 张玉刚促州政府展开对话咨询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7月6日(星期一)针对彭州务大臣有关金马仑农地政策之言论发表新闻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指出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关于金马仑农地租约政策的文告,有多处偏颇的观点,并没有真实反映金马仑农民的困境和挑战,尤其没有将小农场的困境和挑战纳入政策考量范围,就贸贸然征收高昂租金犹如杀鸡取卵,恐怕会把小农民逼入绝境。 首先,张玉刚驳斥大臣关于农业地租金没有涨价之言论,所有的金马仑农民都知道现在农业地临时使用准证(TOL)被州政府征收的费用是每年一英亩884令吉(包括每一英亩的水费),对比州政府即将征收的每年1英亩4500令吉年租金,的的确确是涨价了500%。 “也许,州务大臣认为这些农业地已经转换成租赁合约,必须把土地税、门牌税、水费、环境费、垃圾费都包含一起,那么我促请州政府应该公开价钱的细节分类,何以在经济最恶劣的情况之下仍向农民征收如此高昂的费用?除此之外,州政府尚未公布土地测量费、MyGAP准证收费、合约律师费、塑胶棚执照费等农地附加收费,这种种费用加在一起积少成多,恐怕对农民将会是雪上加霜。” 张玉刚表示,州务大臣在其文告中对金马仑农民所作出的种种指控,如大量非法开垦活动、私自转租农地给外劳、使用过量农药导致河流环境污染等等,是以偏概全,对大部分奉公守法的金马仑农民并不公平。 “州务大臣的言论是一竹竿打翻整船人,你怎么可以因为一小撮害群之马,就合理化高昂的农地租金?更何况马来西亚是法治社会,土地局应该严厉监管以上所有的恶劣行径,采取正确措施对付或教育无良农户,而不是要大部分人为小部分人的恶行买单,州政府这么做只不过是在推卸责任,诿过他人。” 张玉刚强调,金马仑许多小农场只占地约1至2英亩,一向来都属于自供自足的小本经营,如今面对高昂的农地租金,加上蔬菜种子,肥料,农药,员工薪金等高企不下的成本开销,小农民恐将无法承担沉重的财务负担。他促请州政府应该即可与农民展开对话咨询,正确理解小农民的困境和挑战,根据农场规模制定相应的土地租约政策,扶助和振兴金马仑农业。

阿兹敏—— 史上最不知耻的叛徒

前经济部长阿兹敏这几天忙碌地穿梭在五星级酒店里与他“新交”的“好朋友们”(包括巫统、伊党、马华等)吃饭、商讨如何搞他最想要的后门政府。 当全球都在苦恼着因为肺炎疫情不退所面临的经济寒冬期时,马来西亚也急需经济振兴政策以度过难关,帮助中小企业此恶劣环境中能继续站得住脚。然而,我们曾经的经济部长阿兹敏对救国救民救经济全都没有兴趣;他只对“后门”有兴趣,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震惊全国的政变行动,逼迫马哈迪不可交棒于安华,并与他和其他10只从公正党跳出来的青蛙,还有巫伊组成新联盟来推翻希盟政府。 其实人民早就厌倦政治恶斗,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更希望的是能够全国齐心守经济;而阿兹敏身为经济部长,不搞经济,反而全都丢给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只专心一致搞叛变!而且,事后竟还能大言不惭地高喊“自己不是叛徒”?深感阿兹敏的厚脸皮都能够挡子弹了。 说到底,阿兹敏为什么有经济不搞,要搞政变呢?因为在他心里眼里根本都没有人民,而只有他自己的政治事业。对于他来说,如果马哈迪真的交棒于安华,那么他的野心就无法实现;这对阿兹敏来说,才是头等大事!人民的生死?人民的托付?人民的信任?他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或许阿兹敏曾经也有过良心,但为了权与利,在过去几天里,他已典当了一切政治原则,背叛自己的政治盟友,出卖支持改朝换代的选民,算是完全丢弃了他做人的良知了。 阿兹敏的叛徒行为固然重创了希盟政府,但受害最深的还是选民。民主行动党在此对阿兹敏的一切行为深表不屑与不齿,也望民众能够看清这位忘恩负义、卑鄙九流的政客嘴脸。 (目前最新进展,前朝国阵突弃阿兹敏的后门,要求重新选举。叛徒变弃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