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乱反正 落实新政 —— 希盟执政2年报告

希盟政府执政接近2年时间,相比起国阵执政这么多年,希盟政府就如同初生的婴孩一样,蹒跚学步。从执政初期的摸索,直到今天希盟政府的执政道路依然举步维艰。然而,没有一个政府是可以让全民百分百满意,唯有在这过程中,通过不断的协调、沟通、纠正……经历种种困难后才能作出一番改革。 希盟政府在许多领域也实施了改革,今天《火箭报》就用三大方面来切入,透过简易的方式让读者们可以看到希盟政府在经历一年多的执政岁月后,如何透过执政的力量,为全国人民带来实质变化。 1.稳定国家基础,实现全民繁荣 a.以人口最密集的隆雪一带为中心,逐步实现让全民愿意乘搭公共交通的理念。中央政府积极推动公共交通,通过各种方式让乘搭公共交通在未来成为马来西亚人的主要生活模式。若是公共交通成功推动并且有效运作,那国民将可以在交通花费上省下一大笔费用。马来西亚交通部在开始推行My100及My50月票卡任意在雪隆乘搭快铁、巴士之后,还提升到让民众可透过手机应用(APP)查询火车(KTM)的通勤时间,让乘客更加可以掌握搭车时间。 月票模式在雪隆地区成功推行之后,槟州政府也参与推出“珍珠无限卡”(PAS Mutiara)月票,也让改革成果开始惠及雪隆以外的地区。未来中央政府更会积极加速推动提升马来西亚各地的公共交通,并符合准时、开放数据、放权三项主要目标。 b. 当全世界在迈入更快的网速及网络普及率时,我国更不会落在后头,因此希盟政府也实现选前承诺,将网速大幅提升到一倍,并且跟各大电讯公司达成降价协议,许多网络配套降价高达50%,真正实现“网速加倍、网价减半”的目标。政府更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提到,将会下放2亿5000万令吉来提升全国包括沙巴及砂拉越的光纤计划,希望在五年内实现全国上网的重要目标 。 c .教育普及化也是希盟政府的一大挑战,许多在过去无法上学、提早辍学、因为学校条件无法配合而失去学习机会的学生,都在希盟政府执政后逐一解决。希盟政府就在2018年执政初期提出“零拒收政策”,让所有小孩可以上学,真正实现有教无类精神!依照官方数据,在这个政策下总共增加录取了4821名残障学生、在两年内录取了高达17万人特殊学生、2636名无身份证明学生以及让4369名辍学孩童重返校园;此外,在大学方面还录取了总数1万4911名包括残障人士、运动员、原住民以及来自低收家庭的学生。 从以上数据来看,希盟执政短短不到2年,就已经解决了43731人的求学问题。强国之本,教育为先,虽然国内还是有不少小孩因为各种因素无法求学,但希盟政府从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让小孩学习的机会,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相信马来西亚可以真正实现“人人有书读”的目标。 d. 把残破学校修好,让学生安全上课也是希盟政府执政后主力着手的其中一项教育改革。依照统计,马来西亚就有534所学校是属于残破学校(Sekolah Daif)。本着让学生及教职人员可以在安全的环境教学的意愿,希盟政府目前已经完成了主要来自沙巴及砂拉越共452所得残破学校修葺工作!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维修工作目前进度平均都达到了90%,换句话说,在不远的将来,残破学校将会成为历史名词,马来西亚真正迈入一个拥有安全学习环境的国家。 e. 把乡区亮起来也是希盟政府的其中一个重要目标。在过去国阵执政下,马来西亚面对城乡发展严重不平衡的现象,导致许多人才外流,形成经济上的恶性循环。在马来西亚境内依然有许多地区甚至无法享有最基本的路灯照明。希盟政府在环境部的努力下,在乡区就安装了2万5000盏节能LED路灯!虽然安装路灯的效果不会在短期内看到明显成效,但是只要持续加强城市乡区平衡发展,我国终有一天可以达到城乡平衡发展的长远目标。 2.强化国家经济,修复缺陷程 a. 过去国家许多工程都是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让私人机构得标。这对国家来说并非是良性的经济模式。因此,在环境部研究了各项法案及条约后,宣布终止没有经过公开招标的4项独立发电厂以及2个水力发电厂的合约。终止这些合约可以让国家在未来的20年省下高达114亿令吉,减轻我国日益恶化的经济负担 b. 马来西亚成了其他国家的大型垃圾场这件事长期都有耳闻。希盟政府经过多次的协商及调查后,成功将大量的非法塑废料遣回原产国,并且更加严打非法入口塑废料,避免我国沦为其他国家的大型垃圾掩埋场。虽然这些运回的废料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希盟政府相信,只要坚守程序,将来就可以确保不再有非法塑废料无故流入国内,让马来西亚的废料处理保持合理且可负担的数量 c. 油棕是我国其中一项重要的经济收入,并且通过机制让油棕可以长期永续发展。因此需要透过油棕永续认证(MSPO)来让不论是大小园主都可以在这个机制的管理下,让马来西亚的油棕在不破坏环境的前提持续为人民带来收入。原产业部在执政后积极推动MSPO认证工作,甚至让100亩土地范围以下的小园主享有免费的申请程序,并且派遣官员亲自指导认证工作。只要大部分国内油棕园主成功申请认证,那就意味着外国更容易接受我们的棕油,加大我们棕油的出口量。 3.重新整顿体制,尊重国家法 a.大专生参与政治是民主国家的表现之一,在过去不合理的法律条文之下,大专生无法参与政治领域是我国向来的弊端。因此希盟政府终于在国会修正了这项法令。换句话说,大专生不再限制于大专法令,而可以更加自由的参与政治活动。而政府也降低了投票年龄到18岁,因此·我国的政治参与度更加贴近所有年龄层,让政治达到真正全民参与的伟大目标。此外,希盟政府还赋予大学更多的自主权,让高等教育的领域可以更加自由的进行学术工作,不再受限于体制束缚。 b.过去许多政治人物中饱私囊,他们没被法办且依然逍遥法外,而身为普通人的我们却无法一窥当中真相。因此希盟政府执政初期就推动所有民选代表需要申报财产,包括部长、副部长及国会议员。而这些公布的财产都可以在网络上直接查询,从而透过全民监督的方式来约束民选代表。虽然在目前为止在野党例如巫统、砂政盟及伊斯兰党并未完成财产申报,但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可以真正实现透明的国家运作机制。 c. 和平集会权力是身为民主国家的其中一项自由。过去政府以霸权的手段来统治国家,从而也压抑了许多民主的声音,扼杀了不少可以发声的管道。希盟政府在推动民主自由上更是直接跨进一大步,修正和平集会法,让和平示威成为我国表达民主诉求的合法管道。人人都有表达诉求的机会,这才是民主的珍贵意义。 d.无限制的领导期限,会引发可怕的体制漏洞。希盟政府在2019年尾提呈修宪,来限制首相任期最多只能是两届。虽然这项修宪法案只是在一读阶段,但是我们也相信在即将来临的国会中可以通过这项法案,让体制改革在国家的历史上写下厚重的一笔。   《火箭报》这期整理的2019改革其实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希盟政府带来的重大改革。碍于版位限制,例如食物银行计划、幼儿园电费减价计划、外资大幅增加、多州修法禁止童婚、低收入群体电费回扣、设立乐龄活动中心、TVET协助毕业生找工作计划、太阳能计划等等都无法一一列举。要知道,管理一个国家涉及庞大的领域,政府所努力的部分也不会是单一领域而已。 话虽如此,希盟政府依然透过整个内阁的努力,让马来西亚真正从改朝换代之后的陌生感逐渐踏入运作的正轨。我们也明白虽然许多改革即使实行也未必马上可以彰显成果,但是只要坚持对的方向、正确的理念,马来西亚一定可以在不远的将来,越来越好!   摘自:《火箭报》 2020年1月- 2月刊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新冠肺炎mysalam早就有受保!即刻申请! 多一份保障就是多一份安心

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宣布新冠肺炎Covid19进入全球大流行;而为了支持与帮助抵抗疫情,新政府拨款100万令吉推出了“Covid19基金”,并希望民众慷慨解囊,以帮助那些受疫情影响的人士。 虽然这个基金计划一出,就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一片哗然,但无可否认这其实是有利于民众的政策。 只是,人才济济的新政府或许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太旺盛,而“忘记”了希盟政府在早前推出的mysalam健保计划,其实早就把新冠肺炎列为其中一项受保的疾病。 凡是确诊患有新冠肺炎、并已登记mysalam健保计划的人士,在接受14天隔离期间,每一天都可获得50令吉的援助津贴。 Mysalam本是希盟政府于2019年就开始推出的免费严重疾病保险计划,让B40低收入群体,并领取生活津贴援助金(BSH)的人士在面临突发严重疾病时也可被保障。实行一年后,政府也关注M40中收入群体的财务状况,便决定将mysalam健保计划的受惠群扩大到M40群体。 在mysalam健保计划中,涵盖45种严重疾病;若M40群体被确诊患上相关45种严重疾病中的任何一种,都会获得一次性4000令吉津贴及每天50令吉的住院补贴,最多14天;而B40群体则获得一次性8000令吉津贴及每天50令吉的住院补贴,最多14天。 早在全球新冠肺炎肆虐时,mysalam健保计划就特别也涵盖新冠肺炎在受保疾病内;若被确诊,将可获得每天50令吉(最多14天)的住院补贴;若因肺炎而引发45种严重疾病的任何一种,亦可获得一次性津贴哦! 如果“Covid19基金”真的有帮助到受影响的人士,让他们在隔离期间真的可以获得基金里每天100令吉的援助津贴,那也是造福人民的一件好事。 这里是温馨提醒民众,mysalam健保计划仍然接受民众申请,还没申请的人,赶快去申请吧! 毕竟,多一份保障,多一份援助基金,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只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提了他可能会发烂渣),但对真正需要的民众来说,却能解其燃眉之急! 欲申请mysalam健保计划,请浏览: https://www.mysalam.com.my/b40/info/